关灯
护眼
字体:
V471 大战之殇,终结肃清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少主。”

    “如何?”任凭公冶润钰曾经有过多少的猜测跟推算,也终究没有想过,负责抄查公冶世家的那个人,竟然就是他本人。

    “回少主的话,除了之前少主吩咐过不能动的家主的书房以外,府内其余地方都查抄干净了,没有落下任何一个角落。”

    今日诛神教挑战紫晶宫,紫晶宫应战诛神教,随着诛神教在紫晶宫外的落败,曾归属于诛神教的势力,就将一个接着一个的覆灭。

    不管那些势力是之前就隶属于诛神教,跟随诛神教从‘清岗之地’而来的,还是诛神教野心暴露之后,或自主或被迫臣服于诛神教的,这一次都将被连根拔起。

    赫连迎有不能大开杀戒的顾忌跟限制,而负责处理并善后这件事情的陌殇,他可没有那么多可顾忌的,为彻底以绝后患,陌殇会怎么做,可以说是完全摆在明面上的。

    “很好,吩咐手底下的人再清查一遍,本少主不希望有任何遗漏的地方。”

    三大顶级世家自今日起就将不复存在,不管是曾经的荣光还是往后的什么,在那些人不顾一切行事之时,就已经再也保不住。

    哪怕公冶润钰作为公冶世家的子孙,他不希望公冶世家就此消失在‘绝望深渊’,然而,他却知道眼下是由不得他不舍的情况跟形势。

    破而后立。

    只要他这个公冶世家的嫡出血脉还在,那么公冶世家就还在,只要他坚守住身为公冶世家人应该坚守住的东西,公冶润钰就有理由相信,他还能创造一个新的公冶世家出来。

    至于现在这个从根里就烂掉的公冶世家,留下来只能是祸害,不除不足以正人心。

    遂,公冶润钰哪怕心伤,哪怕不忍,却也明白什么才是他应该做的。

    “是,少主,立华知道该怎么做。”

    听从陌殇的吩咐,回到公冶世家做内应的第二天,公冶润钰就将之前受罚的立华跟立坤找了回来,这两个人是他的心腹,素来只听从他的命令,有他们两人在,公冶润钰能轻松很多。

    “立坤那边你也提醒他一下,加快速度,咱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是。”

    “切记,书房处不能乱闯。”想到他那位隐藏极深,并那么多年一点破绽都不露的父亲,公冶润钰不知该服还是该怎样,反正他的心情是挺复杂的。

    而公冶家主的书房重地,因着公冶润钰是公冶世家的少主,他还是享有非常多特权的,别人不能随意进出的书房,他却可以想去就去。

    那时的他也着实没有发现那书房有何特别之处,仅仅也只是藏了些对他们家族相对重要的隐秘罢了。

    直到陌殇跟宓妃暗探公冶世家,发现湖泊的秘密,方才揭晓这个埋藏在公冶世家的惊天秘密。

    “就算守卫那里的人都被叫走了,留下的人修为都不算高深,可那地方机关密布,危险重重,稍不留神就会当即丧命,本少主不希望有人去送死,你可明白?”

    即便回到公冶世家之前,陌殇就没有任何隐瞒的交待过他,那处书房有诡异,要他切记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丢掉性命是小,坏了他的事,他会叫他生不如死。

    显然,那时的公冶润钰并没有将陌殇的话放在心上,就算他放心上了,却也无法死心,不计代价的都想亲自去湖泊下面探个清楚明白。

    结果他也随着自己的心意那么做了,若非他的运气真真是太好,要不公冶润钰还真会死在里面,根本无法从湖泊下走出来。

    至此,公冶润钰对陌殇的话就深信不疑了。

    “少主请放心,属下叮嘱过他们,相信他们不会违背少主的意思。”

    那地方就连公冶润钰谈及都会色变,立华他们这些人也很有眼力劲的,哪里还敢好奇过重?

    既然少主早有交待,那他们乖乖听命行事就好。

    “让木一将查抄出来的东西都整理出来,你再亲自带队将公冶世家再查抄一遍,时间紧迫你们要抓紧时间。”

    “是,属下这便去安排。”

    “嗯。”

    约莫一柱香的功夫过后,木一将在太叔南门两大世家查抄到的有异的信件跟有古怪的东西,分别统一整理起来装了六个大箱子命人搬到公冶润钰的面前,还将自己收获到一些消息也禀报给了公冶润钰。

    随机翻看了箱子里的一部分东西,公冶润钰沉默的坐在一旁整理自己的思路,直到立华将从公冶世家查抄出来的东西也一一整理到他的面前,他的神色才开始有了些微的变化。

    “除了书房,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了?”

    “回少主的话,是的。”

    “那好,你们再整理一下,等木二回来,就带上这些东西去紫晶宫。”

    “是。”

    倒是木二没让公冶润钰等太长时间,继他们把话说完之后,木二就领着人抬着几箱子东西回到公冶世家,第一时间就到公冶润钰面前汇报情况了。

    看过那些查抄出来的东西,公冶润钰的脸色很是难看,浑身都笼罩着一层低气压,让得他跟前的人都恨不得自己不存在才好。

    这个针对紫晶宫赫连氏一族的局太大了,投注在里面的人力物力简直超出公冶润钰的想象,若非看到这些摆在他眼前的东西,他是怎么都无法相信的。

    “要变天了。”神色凝重的一巴掌拍在箱子上,公冶润钰语气幽幽的低喃道。

    在这些东西呈上去之前,兴许赫连氏一族还会有所留手,但这些东西呈上去之后,公冶润钰却是一点都不敢保证了。

    这事情太大条,让他都有些不敢接这烫手的山芋。

    “少主,咱们的责任就在于将这些东西呈送上去,至于该怎么处理,怎么做却不是咱们能左右的,而且也不是咱们想如何就如何的。”

    虽说他们没能看到箱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只隐隐知晓一些皮毛,但这也足以让他们心中警醒了。

    有些东西还是不知道的好,要不他们都不禁要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灭口。

    紫晶宫外,紫晶宫对诛神教大战结束之后,那些以公冶家主为首的各个势力之主皆是死的死,伤的伤,被俘的俘的,就没一个逃脱的。

    其中,三大顶级世家的家主都活着,不过就他们得到的消息,那三大家主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呢。

    现在的公冶世家除了公冶润钰这个少主以外,其余的都是活不了的,像他们这样的,若不是追随的主子是公冶润钰,也都属于要被击杀的那一类人。

    “准备一下,咱们进宫。”

    “是。”

    眼看公冶润钰下了决定,立华立坤等人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怕某人转不过那道弯来。

    ……

    “大小姐…”

    “嘘!”

    公冶语诗沉着脸,那双妩媚勾人的眸子危险的眯起,警惕的感知着方圆百米内的动静。

    看着将手指轻放在嘴巴前做出静声动作的公冶语诗,跟随在她左右听命行事的数十个黑衣人都果断的闭上了嘴巴,崩着神经警惕的察看四周。

    强者的世界里信奉强者为尊,他们这些人都是被公冶语诗一一收服的,一个个都败在公冶语诗的手上,对她的命令自然而然是百分之百执行,不敢违抗的。

    同时,他们对于公冶语诗的为人也相当清楚,见她如此小心警惕,就好像四周有眼睛在盯着他们一样,他们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候,小心谨慎一些总是没错。

    “大小姐怎么了?”

    “莫不有什么异常?”

    “咱们该不会被什么人盯上了吧?”

    听着耳边压低后响起的疑问声,公冶语诗没有感知到异常,心里有些不得劲,脸色就越发的难看,不过她还是出声道:“特殊时期特殊对待,你们都集中精神感知一下周围的动静,我总觉得有些异常。”

    女人的直觉一向都非常的准确,公冶语诗也因为敏锐的直觉救过她好几次,也助她脱离过好几次的危险。

    “是,大小姐。”

    也不知是她对宓妃那个人有了心理阴影还是怎么的,公冶语诗总觉得在城内观战的时候,宓妃是注意到她的,并且她看向她的眼神还非常的意味深长。

    这让公冶语诗的一颗心提得高高的,不上不下很是难受,偏又实在拿这事儿没办法。

    每每只要一回想起她在宓妃手中吃的那些亏,受的那些折磨,公冶语诗就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吃宓妃的肉,喝宓妃的血,yy着要如何折磨宓妃方能消她心头之恨。

    可与此同时,她的心里又充满了非常的多的惧怕,是的,就是惧怕。

    宓妃折磨她的手段很高明,不弄死她却让她在倍受折磨的时候恨不得去死,那一次次的折磨,一次次的鞭打,就好像身处十八层地狱,每天她最不想承受的酷刑,都要一遍遍在她身上上演。

    反正她怎么痛苦,她就怎么来,简直就是一个头上长着尖角的恶魔。

    “出城后我就觉得好像有人在暗处盯着咱们的一举一动,那些人必然是高手,你们都仔细感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是,大小姐。”

    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公冶语诗要是有事,他们也落不到好,自然是有劲儿要朝一处使。

    “咱们继续往前走,不露声色最好。”

    “嗯。”

    秉着小心为上的原则,公冶语诗不想托大,她可不想她好不容易得来的生的机会,就那么没了。

    她要活着,哪怕就是脱离紫晶宫后,她每天要承受的折磨与痛苦也不少,她还是要活着。

    只有活着,她才能报仇。

    “大小姐会不会太小心了些,这方圆百里之内都没什么异常啊?”

    “是啊,我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莫不是大小姐太紧张了?”

    “这次紫晶宫跟诛神教开战,咱们可是什么动作都没有,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话虽是这样说,可说话的人却没啥底气,莫名的心上也生出几分不安来。

    “好了,大家都别瞎猜了,既然你们都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想来也是我太小心,或是多心了。”手下这些人已经是公冶语诗手中为数不多的可用之人,总不能让他们质疑她,那样于她的领导不利。

    可不管是不是她多心了,该防备的公冶语诗一点都不会少防备,她自己心中有数就好。

    “大小姐,那要不咱们就先多绕些圈子,然后在回根据地,你看可行?”

    “这个提议不错,要是真有人在暗处监视着咱们,其目的只怕也是想要打探到咱们的落脚点,既是如此咱们带着他们绕绕圈子,兴许还能引他们主动现知也说不定。”

    “行,不管暗处有没有眼睛,咱们都小心着些,让前面开路的人领着咱们绕圈子。”不管当时宓妃看向她所在方向的目光是什么意思,公冶语诗都决定防着她,坚决不能再栽在那个女人手里第二次。

    想她苦心经营,又精心谋划,结果没能得到陌殇不说,反而还是陌殇从她身上取了血,最后成功救了他的命,而她却没有落到一点好处。

    那些下作的手段暂且不提,她寄予了厚望的赤练情蛊,原本还以为能让陌殇乖乖听命于她,此生只忠于她一人,残酷的现实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

    是,赤练情蛊的确让她拥有了一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却是…却是…公冶语诗简直都要找不到形容词,心里何止是憋屈两个字能形容的。

    想到那个男人每天对她做的事情,想到她怎么都离不开那个男人,又想到为了止住精神上跟身体上的痛苦,她沾染了多少男人,公冶语诗就觉得自己特别的肮脏。

    只是每天那个时候她都无法控制自己,而且她的能力会变得非常的强,根本无人能控制得了她,只除了那个男人能让她安静下来。

    前提却是她需要跟那个男人数十次的*欢好,她的身体也会在那个时候发生非常恐怖的变化,每每那个时候她都恨不能死得不能再死。

    然而,每经历一次那样的事情,公冶语诗就会发现她的身体里多了一些变化,那些变化极是细微,若不是她太过敏感,也是发现不了问题的。

    “是,那大小姐咱们就这边走吧。”

    “嗯。”

    公冶语诗一边跟着大部队走,一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许是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常,担心害怕这才是陌殇跟宓妃不杀她,放她离开,甚至绝口不提要报复她的最主要原因,公冶语诗的心里就跟猫抓似的难受。

    可偏偏她也找了医术高明的大夫为她检查身体,得出的结果都是她很健康,虽说之前她饱受了非常多的折磨,但不可否认宓妃吩咐风老大给她吃的那些丹药,绝对都是非常好的东西。

    “老大,看来她的警觉性很高。”

    “咱们差点儿就暴露了。”

    “真要被她发现我们,就是她不能灭掉我们,那两位主儿也绝对饶不了咱们。”

    风老大看着身边这三个你一句我一句讨论得厉害的兄弟,黑着脸抽着嘴角冷声道:“既然你们都知道,那就给我把浑身的皮都崩得紧一点,要是再给我整出动静,那就休怪我不念兄弟之情了。”

    “老大别生气,咱们兄弟这不是太无聊了么。”

    “可不,大战打得那么激烈,结果咱们只能躲在暗处眼睁睁的看着。”

    “哎,不能出手的滋味真难受。”

    “我的手到现在都还痒着,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活动活动。”

    “为了满足你们的愿望,我保证会将你们的心声告诉世子爷知晓的。”风老大就近拍了拍花老二的肩膀,不辨喜怒的沉声说道。

    想打架,成,他保准他们有机会打个够本。

    “呃…老大,小弟怎么突然觉得四周阴风阵阵呢?”

    “有么?”风老大瞥了月小四一眼,话锋一转又道:“她在领着咱们绕圈子,你们都将自己给藏好了,要是再引起她的警觉,该怎么向世子爷交待可就是你们自己的事。”

    公冶语诗这个女人心机深得很,若不是自她离开紫晶宫后,他们兄弟四人就一路跟着她,也不会发现她还藏了这么些东西。

    怕只怕自以为将公冶语诗拿捏得死死的苏天择,也绝对不知道他手中这枚棋子,藏得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深。

    “老大别生气,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呵呵!”

    世子爷可不会给他们留面子,整起他们来也是毫无压力的,还是自己乖觉一点比较妥当。

    “跟紧她,她肯定还有后招。”

    诛神教落败后,死的死伤的伤,被俘的被俘,能再挑起大梁的人几乎没有。

    缺失了能主事之人,诛神教必定大乱,以世子爷的手段肯定很快就能肃清那些残余之人,一旦空出手来,要对付的人就绝对是公冶语诗了。

    “这个我们知道。”

    “那女人还憋着坏水呢,而且她在世子妃手上吃了那么大亏,怎么可能不想讨要回来。”

    “对于她的一些异常表现,老大,咱们要不要先给世子爷报个信,也好看看世子爷有无新的指示?”

    “要是等到接近那女人根据地的时候再发信号,怕是会被察觉到。”

    风老大点了点头,沉声道:“老三,你去传信。”

    “知道了老大。”

    “跟上她,注意隐匿自己的气息。”

    “是。”

    “该死的,难道真的只是自己的错觉?”公冶语诗面上虽是认同了手下们的说法,但她心里一点都没有放松,反而越发的警惕了。

    只是她的修为不弱,一般人就算再会隐匿自己的气息,也断然不可能一丝气息都不流泄出来,莫不是对方的修为在她之上?

    不是公冶语诗要自夸,她的修为跟她的美貌比起来那也是成正比的,放眼整个‘绝望深渊’能压她一头的人其实并不多,当初被软禁在兰陵宫,若不是宓妃封了她的修为,她也不至于落得那么凄惨。

    可她也相当庆幸,庆幸宓妃既没有毁她的容,也没有废了她的修为。

    哪怕最后一次是由宓妃亲自对风老大下令,让风老大鞭打她的脸,公冶语诗当时是愤怒至极的,可之后却没太怎么恨宓妃。

    离开紫晶宫后,公冶语诗查看了自己的脸,伤得固然是重,但她手上有灵药,她的脸也并非不能恢复,这心里的恨,心里的怒就少了许多。

    “不该是这样的,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一个个疑问从心里冒出来,公冶语诗心中腹议着,脸色也是一变再变。

    诛神教现在群龙无首,郑淑娴就算没死也成了紫晶宫的阶下囚,苏天择固然也还活着,可他断然是无法脱身的,之前那些追杀她的人,也在苏天择被擒之后撤离了,那还有谁想要她的命?

    当陌殇跟宓妃这两个人浮现在公冶语诗脑海里的时候,她只觉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是他们吗?

    那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他们不可能亲自向她出手,那暗处的眼睛是谁?”公冶语诗不断的反问自己,却又迟迟都得不到答案。

    一个一个的,公冶语诗逐一排除陌殇身边有可能被安排来监视她的人,结果一个个的又都被她否决了。

    就算她曾失败过,可她对自己的情报网还是相当有信心的,陌殇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他的身边怕是派不出什么人来,至于那个温宓妃,她不是涅城的人,她就算有人手也绝对出现不了在这里。

    结合这些细细想来,公冶语诗实在很难相信,还有什么样修为在她之上的人被陌殇安排来监视她了?

    “若真如她心中所想,那陌殇也真是看得起她。”公冶语诗心中想着,脚步却是不自觉的加快,猛地想到什么就立马叫人到身边,然后对他就是一阵耳语,也不知她在算计些什么。

    事实的真相可不就是陌殇很看得起公冶语诗吗?

    何止是派了一个人来监视公冶语诗,而是整整安排了四个,风花雪月四公子这在公冶语诗眼里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她身边的人,竟然一个不少全在她这里。

    好在公冶语诗是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否则指不定她立马就得被气得吐血。

    ……

    紫晶宫

    一个接着一个命令传达出去后,紫晶宫上下众人的行动力也是相当的迅速,一点都没让陌殇操心,他们也不敢让陌殇操心。

    谁让,动起真格的来,陌殇的变态指数,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世子爷,从三大世家以及那些家族势力府中查抄来的有异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还请世子爷过目。”

    “里面的东西你可看过?”陌殇没有急着去看箱子里面的东西,就算不用看他也或多或少猜到一些。

    想前两次他跟宓妃出宫去暗探,那可不是白去的,手上就算没有证据,可看到的东西可是不少。

    “回世子爷,属下看过一些。”

    “哦,上面都说了些什么?”

    公冶润钰倒也不含糊,直接将他认为最重要,最不能忽视的几样找了出来,尤其是一些极为重要的书信,“全部看完箱子里的东西太耗费时间,不如世子爷先瞧瞧这些东西。”

    “呈上来。”

    从影北手里接过那一叠书信,陌殇每看完一封,他脸上的表情就越发的高深莫测,瞧得一旁没有发言的赫连迎等人也是心里痒痒的。

    “熙然,信上写什么了?”

    “阿宓自己看吧。”

    “哦。”

    接过那些信,一目十行的看完,宓妃的嘴角也是不可抑制的抽了抽,扭过头去那满是同情之色的目光,就那么直落落的落在郑淑娴的身上。

    枉她自以为聪明,却不知她才是被摆弄的那一个,还真是可悲又可笑啊!

    “宓妃丫头,怎么回事?”

    “你们自己看呗!”

    三大世家还好,关键是那些中低等的家族,原来他们才是‘绝望深渊’真正的毒瘤。

    如若一切都按照那人计划的那样成功了,紫晶宫就将真正的不复存在,那些潜藏在弥月城,涅城的势力,直接就将占据‘绝望深渊’的半壁江山。

    这,不可谓不惊天地,泣鬼神,光是想想就令人浑身胆颤发麻。

    “幸好,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赫连迎看完那些信件,后背愣是被冷汗给浸透了。

    依次传阅了那些信件后,东陵靖跟呼延宇齐的脸色都变得相当难看,原来在他们两人的地盘,也还盘踞着连他们都不知晓的黑暗势力。

    之前被清除掉的,不过只是表面上的浮尘罢了,真正能够动摇东陵皇岛跟云雾仙山的势力,压根连头都没有露。

    可想而知,当那些势力接到指令,共同发起难来时,三大秘地将面临怎样的冲击?

    而这个局,竟然是早在百余年前就布好的,其中所花费的心血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眼下整体局势已破,我得赶回东陵皇岛主持大局。”东陵靖之前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原本还觉得‘绝望深渊’的事情解决后,东陵皇岛除了那些暗桩就不会有事,哪曾想其中还有这般。

    “师傅不如也回云雾仙山一趟吧。”要说宓妃看到呼延宇齐还相当的惊讶,要知道她当初离开之时,她这便宜师傅可没说过要踏足这里的。

    “你个没良心的臭丫头就巴不得赶为师走?”想到陌殇说的,在宓妃心里他这个师傅没有宓妃的另一个师傅好,他就非常的心塞。

    “呃…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

    噗――

    意识到自己喷笑出声后,赫连子珩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连连摇头道:“你们就当我不存在,不存在,呵呵…”

    “这些信中所提及的也是一大隐患,为师也的确需要亲自回去处理。”

    “请师傅放心,等这里事情处理完了,我跟熙然会回云雾仙山的。”

    “嗯。”

    就算呼延宇齐有些看不顺眼陌殇,可谁让这小子是他徒弟喜欢的人,他老人家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不过想要他给陌殇好脸色瞧,那果断是不可能的,他不揍他都是好的。

    “熙然,这东西是苗娜娜临死前给我的,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想了想,长孙依凡又补充说道:“她说希望里面的东西对我们有用,你想办法打开看看。”

    “阿宓你瞧瞧?”

    陌殇固然精通阵法,可在机关术方面他却不是很精通,知晓的也仅是皮毛,倒是宓妃对此有些研究,他想也没想就把东西递给了宓妃。

    这东西既然是苗娜娜临死前给长孙依凡的,秉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原则,陌殇还是有理由相信苗娜娜没有害人之心的,因此,他也没什么防备。

    “让我瞧瞧。”接过东西摆弄一番后,宓妃倒是成功的打开了里面的东西,看过之后她的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柔声道:“熙然,有了这东西咱们善起后来,应该会容易很多。”

    说话间,宓妃不忘将这东西打开,让一直关注着事情进展的郑淑娴看了个清楚明白,只见她怒极攻心狠吐出一口血来,方才幽幽的又道:“郑老女人,你以为你是主宰一切的人,孰不知那个被你利用的人才是真正在幕后操控一切的人。”

    被点了哑穴的郑淑娴口不能言,一双眼睛却是睁得极大,她的眸底满是不敢置信。

    “你对他逢场作戏,他也对你逢场作戏,你们还真是臭味相投的一对。”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还真是意外连连,原以为郑淑娴就是那幕后的**oss,结果她不过只是个假的,真正的终极boss压根还没有露面。

    “那人应该就藏身在公冶世家那处书房内,收拾那些残余势力的任务就交给你们来负责,我跟阿宓去会一会那人。”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71大战之殇,终结肃清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