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72 大战之殇,终结肃清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分派好任务之后,紫晶宫的各个主子都有了全新的任务,一连三天谁谁谁都是忙得晕头转向的,其中尤以陌殇跟宓妃最忙。

    纵使在郑淑娴的身后,诛神教还藏着一个真正的终极**oss,但在诛神教兵败紫晶宫之后,整个诛神教的核心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正如外界众人所议论纷纷的那样,下战书却落败后,诛神教不但势气大减,更是群龙无首,陌殇又何尝不是本着趁热打铁的主意,争取要以最短的时间,肃清‘绝望深渊’中所有的诛神教势力。

    “发生什么事情了?老婆子你的脸色竟这般难看?”

    沉思中的长孙依凡听到赫连迎的声音,顺势抬头就给了他一对大白眼,没好气的道:“我这不是脸色难看不难看,而是纠结得都快矛盾死了。”

    ‘清岗之地’已经被东陵靖成功封印,至少三百余年之内不会再生异动,如之前计划那般斩断了郑淑娴等人的后路,将他们逼到明面上来。

    紫晶宫前一场大战,郑淑娴,苗湘莲跟苏天择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却沦为了阶下囚,生死再由不得他们自己掌控,而苗娜娜跟苗琨那对母子却是死得不能再死,他们间接也算是从几代人的恩怨情仇中解脱出去了。

    这一世,无论是欠债的还是还债的,皆已清了。

    下一世,没有因果的他们,兴许会活得更自在,更轻松。

    “纠结矛盾?”赫连迎眉头拧得死紧,实在没听明白长孙依凡话里的意思。

    这婆子也真是的,什么时候在他面前说话也那么多弯弯绕绕了,就不能直白的说给他听?

    “我这心里也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老头子来做最后的决定?”

    “什么事情让你都拿不定主意了,说来我听听再说。”

    “不管他们生前做了什么,现在既然人都已经死了,咱们是不是也能退让一步,将他们给安葬了。”对战之时,长孙依凡对苗娜娜那是招招都不掩饰她对她的杀意,她就是冲着取苗娜娜人头的念头去的。

    谁曾想,最后的结果却是苗娜娜心甘情愿的赴死,还就是死在长孙依凡剑下的。

    原本就为着她曾经对司徒流芳,也就是长孙依凡婆婆做下的那些事情,长孙依凡就算杀了她也不会心生愧疚的,但错就错在不是她凭自己能力杀了苗娜娜的,而是苗娜娜自己将自己的性命,了结在长孙依凡手中的。

    再加上苗娜娜临死之前交给长孙依凡的那件东西,以及她忏悔道歉的话,终是让得长孙依凡有些心软,不能再跟她计较下去。

    “哪怕就是看在她将那件东西交给咱们的份上?”

    赫连迎被这话弄得一愣,接着他就摇头失笑道:“敢情你是担心殇儿跟宓妃丫头会有意见?”

    “呃…那个我的确有些担心。”

    “你就顺从自己的心意将苗娜娜跟苗琨安葬了吧,殇儿跟宓妃丫头就连郑淑娴跟苗湘莲苏天择都没放在心上,又怎么可能关注那两个死人。”

    “老头子,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挺有理的。”

    “他们跟殇儿没有什么正面冲突,虽是敌对关系却也不过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嗯,这倒也是。”

    “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按照你的意思处理那两个人就好,至于郑淑娴她们牢牢看管起来就好,暂时不需要对她们做什么。”

    “好。”

    “真要计较起来,老婆子应该担心担心那公冶语诗才对。”

    听出赫连迎在提到公冶语诗会如何如何后那幸灾乐祸的语气,长孙依凡额上滑下三条竖线,嘴角猛抽的道:“那个女人能屈能伸,能赞能辱,是个心思深的,若不除掉她就好像暗处时时刻刻都盘踞着一条毒蛇,随时都有可能扑上前咬上一口,光是想想心里就阵阵发寒,就是殇儿跟那丫头不追究,我也不能任由她活着。”

    “嗯。”赫连迎认同的点了点头,接着又道:“殇儿跟宓妃丫头都不是一般人能招惹得起的,公冶语诗犯到他们两个小恶魔的手上,咱们完全都不用担心她会死不成。”

    “那行,我会将郑淑娴三人严加看管起来,至于苗娜娜跟苗琨,我便命人将他们的母子的尸体火化,然后葬到岭山丛林中去。”

    “你看看安排吧!”

    就算苗娜娜是被否定的,苗琨也是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上的,但他既然存在了,身体里也流淌着赫连氏一族的血,他跟赫连迎就有着斩不断的联系。

    眼下,苗娜娜在临死之前悔悟,留给他们的东西对肃清诛神教残余势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苗琨也已经死了,过往的一切也都应该随风而散了。

    “给他们母子挑块好一些的墓地,也算全了他与我们一族的缘分。”

    “是,我记下了。”

    “嗯。”面色沉重的点下了头,猛地又想到什么的赫连迎不忘对长孙依凡交待道,“苗湘莲是苗琨的女儿,苏天择是苗琨的孙子,待他们死后,老婆子也把他们火化了,然后就葬在苗娜娜母子的旁边吧。”

    至于郑淑娴,在赫连迎的心里,他可以原谅当年事件中的任何一个人,却独独无法原谅她。

    若不是她为一己之私,不会有故意接近赫连竟一事,也不会有苗娜娜一事,更不会有苗琨,苗湘莲跟苏天择被养歪,满心都对赫连氏一族充满仇恨这事儿。

    但凡郑淑娴还有人性,她就造就不出这么多的悲剧。

    苗娜娜的一生都毁在郑淑娴的手里,要是没有她,苗娜娜就算带着苗琨也走不上今日这一条路,她兴许会过着相对平凡的日子,但家人在一起却很开心。

    然,这世上没有如果,郑淑娴种下了什么样的因,就会结出什么样的果。

    “我记下了。”

    “那个女人…”

    “老头子你就是糊涂了,老婆子我都没有糊涂,那个女人就该受千刀万剐,凌迟而死,她就算死了都不配葬在地下,以免污了那片土地,她就活该尸骨无存。”

    一听长孙依凡这番毫不客气的话,就知道她也是极不待见郑淑娴的。

    “对了,老头子你怎么有空过来,事情都处理完了?”

    “嗯,该处理的都处理干净了,那些查抄出来的东西也登记造册了,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最终做出判决的人是殇儿,他不是我,你该知道他的行事之风。”

    相信至此之后,别说‘绝望深渊’之内无人胆敢挑衅陌殇的权威,就是东陵皇岛跟云雾仙山也要避其锋芒。

    为了尽早处理干净诛神教落下的这些烂摊子,陌殇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定是哀鸿遍野一大片,他除了能对宓妃生出怜惜之心外,对其他人可是铁石心肠的。

    一直默默关注着各方反应的赫连迎,纵使有心想要提醒陌殇不要那么狠,不要那么绝,但转念一想到,紫晶宫他早晚都是要交到陌殇手里的,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内心里还是希望陌殇借此事树立出自己威望的。

    唯有如此,他才能真正的掌控紫晶宫的大权,而不会在他退位后被架空手中权利。

    “殇儿那孩子,他就是一个天生的王者,赫连氏一族有他,不愁不兴旺。”

    只是,赫连迎也知道‘绝望深渊’这个地方,不管再怎么的好,也是困不住他的。

    如若他想将陌殇强行困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怕是往后连陌殇的面都见不到了。

    且不说赫连迎现在没有那个实力强行留下陌殇,就是他有那个实力,也不会甘心只留下陌殇的一个躯壳,而无法将他的心留下的。

    “诛神教覆灭肃清后,咱们可就留不住他了。”问题一旦转回到这里,赫连迎就无比的心塞。

    “以前我也觉得能留下他,但从他坚持拒绝公冶语诗开始,我就知道这里是留不住他的。”

    “是啊,若不是这次诛神教之事还牵扯到了他本人,只怕不管咱们斗死斗活,他都不会插手。”

    “呵呵…老头子还挺了解那小子的。”

    “哼,老子是他外祖父,他那性子老子能不了解?”

    “是是是,你了解,这次殇儿要不是着急着处理完那些事就带宓妃丫头离开,他是不会这么积极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赫连迎这心里才越发不是滋味,似是看穿他的心思,长孙依凡才又笑说道:“老头子不妨就放心将紫晶宫交到殇儿的手上,至于要怎么管理这件事情就不是你该操心,而是殇儿该操心的了。”

    “这…”

    “殇儿是个责任心极强的孩子,他若承诺之事,无论如何他都会做到的。”

    “理倒是这么个理。”

    闻言,长孙依凡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又道:“想要殇儿接手紫晶宫的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咱们要无条件的相信他,不管他要如何行事,只要支持他就好。”

    “这样成吗?”

    “成,怎么就不成了,反正殇儿是不会将紫晶宫给败掉的就对了,至于其他那些咱们还在意个什么鬼。”

    “到头来最看不开的人竟然是我?”赫连迎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他其实还一直都认为,那个不放心将紫晶宫交到不受掌控陌殇手里的人,会是长孙依凡呢。

    不曾想,没看通透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啊老头子,想让殇儿乖乖接手紫晶宫,你不妨从宓妃丫头那里动动手。”

    “嗯?”

    “宓妃丫头的师傅是呼延前辈,而呼延前辈只有宓妃丫头一个徒弟,并且我可是听子珩说了,宓妃丫头是能调动其他长老弟子的人,这说明宓妃丫头是得了云雾仙山上下认可的,她继承人的身份跑不了。”

    要说这也是天意,要不陌殇跟宓妃这两个继承人,都不可能只安份呆在一个地方呢?

    “你不说这个,我还真给忘了。”

    您忘性可真大,长孙依凡面无表情的在心中腹议,“现在想起来也不迟,他们这两个孩子注定不会只停留在咱们三大秘地,外面的世界更为广阔,让他们自由翱翔才是正理。”

    “行了,你说的我都懂了,容我再仔细想想,你先去处理苗娜娜跟苗琨吧。”

    “好,老头子你慢慢想。”

    ……

    公冶世家・湖泊底

    这两三日以来,‘绝望深渊’在经历着历史性的重大洗牌,从弥月城外围,一直到涅城内围,紫晶宫派出数十队人马按照陌殇的标记行事,一一清除那些隐藏的暗部势力。

    比起流言事件落下帷幕,涅城内的寂静无声,历经紫晶宫与诛神教一战之后,城里城外几乎家家户户都是闭门不出的,就怕自己沾染上个什么是非。

    越是这个时候,众人这心里就越是没底,虽说他们没有参与什么,可也担心自己被牵连什么的。

    往日里最为热闹喧嚣的街道,现如今是冷冷清清,路上就连半个人影都瞧不着,似是处处都散发着日渐萧条的气息。

    如此沉重而压抑的气氛,怕是唯有等到诛神教被彻底肃清,一切方才能恢复正常。

    “阿宓,你跟在我身后走。”

    第三次破解开湖泊四周,危机四伏的必杀之阵,小心谨慎的一步步下到湖底,陌殇跟宓妃的心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复杂。

    回想他们第一次察觉到公冶家主的书房有异,第一次发现这个湖泊的秘密,第一次冒险引开守卫下到湖底,再到第二次有惊无险的暗探湖底,无疑只有这第三次,他们不是偷偷摸摸来的,而是光明正大的往里走。

    “好,我知道了。”

    “小心一些。”

    “你也是。”

    一步步紧紧跟随在陌殇身后,宓妃看着眼前修长挺拔的身影,心里甜甜的,他这样的守卫之姿,可全都是为了她。

    不管是遇到危险,还是发生什么意外,只要稍有异常,陌殇做出最坏的打算就是利用他的身体来完全护住宓妃,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若他有能力反应得过来,那么他跟宓妃就谁也不会受伤。

    “咦――”

    “怎么了?”

    湖底的世界陌殇不是走第一次,他的记忆力是非常好的,自打头一回走过之后,这湖底有些什么地方,哪个地方有什么东西,陌殇都是完全刻画在脑海里的。

    不说是他,单就是宓妃,也能就这湖底的世界画出一张极其完整的地图来。

    “熙然有没有觉得,咱们这一路走来太过容易了些?”话落,宓妃的双眉拧得越发的深了,一张俏脸也跟着沉了下来。

    “阿宓,可有察觉到有什么毒物吗?”

    “没有。”

    “看来是有人在等着我们来了。”

    “嗯。”宓妃黑着脸点了点头,扯着陌殇的袖口嗓音清冷的道:“既然人家都主动在等着咱们自己送上门了,那咱们还不快一些去一探究竟。”

    “照顾好自己。”

    “放心,这次出来我身上带着不下百种毒药,谁敢招惹我,我就毒死他。”

    不下百种毒药?

    陌殇眼角跳了跳,嘴角也跟着抽了抽,看着宓妃柔声夸赞道:“好,阿宓真是乖孩子。”

    “去你的,咱们赶紧顺着这条路过去。”

    “是,听夫人的。”

    臭男人,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占她便宜,好在是没有趁机吃她豆腐。

    “没路了。”就算已经来过这湖底世界两次,陌殇仍是对这个地方感到异常的惊叹,只是眼下他们脚下的这个地方,貌似他们从未来过。

    “既是没路了,想来那等我们找上门来的人就在这个地方了。”说着,宓妃极有规律的上下左右都走了一遍,然后抿了抿唇,道:“熙然,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个地方就是整个湖底世界的心脏位置所在。”

    “阿宓的意思是,如果毁了这个地方,这整个湖底世界都将消失于无形?”

    “嗯,就是这么个意思。”

    “那要不咱们试一试?”

    “好啊!”面对陌殇的提议,宓妃欣然同意。

    可不等陌殇跟宓妃动手,便在两个亲眼目睹的情况下,一道虚无却很高大的金色身影自他们脚下的地面钻了出来,很是吓了宓妃一跳。

    “这…这这是灵魂体?”宓妃惊愕的张大嘴,水润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道金色人影。

    “的确是灵魂体。”要是没有两魂相融的那种经历,陌殇也断然不敢确定,出现在他跟宓妃面前的人影,其实就是一灵魂体。

    不管修为多么高深的灵魂体,说到底都是无法伤人的,他们虽说有着模糊的身影,却无半点的攻击力。

    然而,身为灵魂体的他们也是有着自保能力的,活着的人攻击灵魂体会遭受到反噬,因此,灵魂体在这个世间,其实是相对安全的。

    “老了,我老了啊,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们很好,很好……”

    “你是诛神教的那位曾被尊为首领的尊主。”灵魂体是个什么状态,陌殇早就告诉过宓妃,因此,宓妃对面前这个灵魂体就没什么防备,反正他伤不到她,顶多也就只能膈应膈应她。

    只是,她温宓妃是那么好膈应的吗?

    “小女娃娃眼神儿挺好。”

    “你什么时候死的?”

    “本尊死了很长时间了。”时间久远到他自己都快想不起来了。

    对了,他是怎么死的呢?

    “你人都死了还能那么折腾,也算一大人物了。”宓妃与陌殇对视一眼,此时算是明白,苗娜娜将那东西交给他们,只怕也在面前这个灵魂体的意料之中。

    若不是那件东西,又怎么能引陌殇跟宓妃再来一次这湖泊底下的世界呢?

    “你将天下人都当作你的棋子,供你征战天下,肆意杀伐,你运筹帷幄掌控全局,却不料自己也身陷局中,被一个女人欺到头上,步步算计,最后把命也给搭进去。”

    “呵…你个小女娃娃当真聪慧得紧。”

    “过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布下的局天衣无缝,就算过程曲折了些,最终也都按照他算计好的方向在发展。

    但他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他会爱上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爱上一个对他满心算计,只想将他当作垫脚石往上爬的女人,多么的可笑,又多么的可悲。

    他明知应该拔剑杀了那个女人,就如同斩断他的生死劫一样,可他愣是对她下不了手。

    以至于一时的心软,错过最佳的时机,也让得那个女人有了可趁之机,找准机会就谋夺了他的性命。

    自他死后,诛神教就易了主,她成功的借着他上了位,好像也全然遗忘了他的存在。

    “你的眼神儿不太好。”爱上什么样的女人不好,偏偏要爱上郑淑娴那样的,不是找虐是什么。

    “呵呵…小女娃娃说得对,我就是眼神儿不好,偏还对她格外心软,格外不忍。”饶是他死了,沦为了一个四处飘荡的灵魂体,但身上诛神教之主的他,其实也有着杀死郑淑娴,夺回诛神教的本事。

    只是他没有那么做,并且自那以后,他也再没出现在郑淑娴的面前,只是一直隐藏在幕后,如同一个局外人一般静静的看着。

    “你引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可没有兴趣听你跟那老女人的故事,没得恶心死人。”

    “小女娃娃就不怕吗?”

    “怕什么?”短暂的几句交谈后,宓妃就发现这个灵魂体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他对她跟陌殇没有半点的恶意,既是如此宓妃对他又何惧之有。

    “罢了罢了,我早就是一个已死之人,曾经的野心也随着时光的流逝被消磨掉了,我引你们来也只是想跟你们做一个交易罢了。”

    陌殇将宓妃拉到他的身后,目露警惕防备之色的看着面前若隐若现的灵魂体,沉声道:“你有什么要求?”

    “你小子果然直接。”

    “说。”

    “我助你们彻底清除掉诛神教残余的所有势力,而你们则要答应我,在事成之后将我的灵魂体带到祭司大殿,请祭司大人助我轮回转世。”

    大势已去,诛神教终归是留不住的,他纵心有不忍,却也无力阻止。

    “你既然早就没有一统三大秘地的野心了,那你还搞出这么多事。”说到这个宓妃就咬牙切齿,恨不得再把这老妖怪弄死一遍。

    “游戏在本尊死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不是喊停就能停的,因着你这小女娃娃跟这臭小子的出现,最后的结局不是被改写了吗?”

    “合着这还是我们的错?”

    “当初本尊既然有信心,有把握布下那么大一个局,自然也是想过种种后果的,要不是你们这两个变数的出现,三大秘地顶多半年以后就会全成为本尊的。”

    对此,陌殇跟宓妃都没有怀疑,他们两个人的确就是那个变数。

    宓妃自异世而来,陌殇原本也应该是死的。

    “除了你们现在清除掉的,其实本尊的手里还有人,而那一部分可不太好对付,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本世子答应你的要求。”

    “好,够爽快。”

    “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本世子妃保证你会再死一遍,并且死得非常有节奏感。”

    莫名的,金色灵魂体猛地后背一寒,对上宓妃那似笑非笑的小眼神儿,他的小心肝儿就颤啊颤的,心里也七上八下的。

    “本尊说话算话。”

    “成交。”

    ------题外话------

    啊啊啊,要来不及更新了,呜呜…

    原本今天这章计划是能写完的,结果今天荨临时有事外出了,回来的时间也很晚了,现在只更了这么多,请妞儿们见谅么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72大战之殇,终结肃清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