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73 灵魂体尊主出手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继陌殇跟宓妃在湖泊底下世界与那灵魂体尊主达成协议之后,那灵魂体尊主还算一言九鼎,没有要求陌殇先去祭司大殿,得到祭司大人的承诺后,他才说出那一部分势力的所在。

    他倒是不怕陌殇跟宓妃过河拆桥,事成之后却不履行对他的承诺,也不知他是从何而来的自信,反正他是吃定了陌殇和宓妃是不会反悔的。

    不是他要夸口什么,他一辈子识人无数,谁人可用,谁人不可用,他自有一套衡量人的标准,并且从未出现过任何的差错。

    他这一辈子,唯一一次看错人,也是他唯一一次爱错人,结果便输得一败涂地,偏还不改初心,觉得他对她无止境的好,她就会回心转意,不再抱有借他往上爬的想法,可以安安心心只做他的女人,至于她想要的天下,他愿意亲手捧到她的面前。

    然而,郑淑娴对他的心,到底是冷的,硬的,不可逆转的,她从未将他放在过心上。

    不论是陌殇还是宓妃,他们跟郑淑娴都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如他们这样的人,不开口承诺就算了,一旦开了口那就是不管发生什么,都会竞现自己诺言的。

    既然他的最终目的已经不再是搅得三大秘地大乱,趁乱一统三大秘地,继而影响到整片光武大陆的格局,再趁势一统了光武大陆,甚至是引发针对浩瀚大陆的一系列不可预料风波,那么,他又何必要让陌殇先拿出诚意,他迈出第一步也未尝不可。

    有些事情没想通透前,什么都会计较,可有些事情一旦想明白了,想透彻了,不管做怎样的决定都觉得无所谓了。

    大势已去,大局初定,他不过区区一介灵魂体,就算本身还有些本事,再想成事也是难了。

    如此,他还瞎折腾什么。

    哪怕就是赫连竟那个男人都将郑淑娴给放下了,他难道就真比赫连竟差很多,时至今日都仍是放不下?

    紫晶宫前郑淑娴与赫连竟那一战,他其实就在暗处静静的瞧着,看着深爱赫连竟的郑淑娴为除心魔,对付赫连竟招招式式皆是狠戾杀招,没有半点要留情的意思;

    他也看着深爱着郑淑娴的赫连竟,一招一式应对起来,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守皆没留手的无奈,一时间之间心中千般滋味,却是万般的难受。

    那看似面无表情,冰冷无情,已然遁入空门对世间俗世纷扰皆已不动凡心的赫连竟,实则内心的纠结与矛盾就如同两个长了犄角的恶魔在他的心里打斗着吧!

    与其说由郑淑娴引发出来的一切都是赫连竟自己种下的因,就要自己强忍着切肤之痛了结结出来的果,倒不如说他这个灵魂体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所在。

    要是在那一次出游,他明明看出郑淑娴不是一个安份的,且野心谋求还不小的女人,他没有自负的觉得自己可以调教好她,而将她带在身边,给了她无限成长的可能,兴许今日之事便不会有了。

    他,还将是‘清岗之地’高高在上的诛神教尊主,号令整个‘清岗之地’所有势力,任何人见到他都要臣服在他的脚下。

    至于郑淑娴大概还会游走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中间,评判他们的能力,看看接近谁对她最为有利。

    又或许几年或是十几年后,她依旧有办法出现在他的身边,并引起他的注意,再达到她的预期目标。

    毕竟,郑淑娴若是能有个好的出身,好的背景,她的确是有站到这个世界至高点资本的。

    饶是这世间诸多男儿,比起她来都逊色太多太多,若无立场之分,怕是很难不对她心生敬服之意的。

    “那边书桌上有纸笔,接下来本尊对你们说的,你们可以记下来,也可以画出来。”

    “呃…”宓妃眨了眨眼,明显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话说,这若隐若现的老妖怪,他的诚意分难道是满的?

    “小女娃娃这是什么见鬼的表情?”

    宓妃俏脸一黑,嘴角一抽,倒也懒得指正他对她的称呼,撇嘴道:“你就不担心等你说出我们想知道的东西后跑了?”

    要不是对这灵魂体尊主,宓妃的心里还有几分防备,他的身上真的有不少让她好奇,想要研究清楚明白的地方啊!

    “你们不会。”

    “呵,你觉得自己很会看人?”想到这人看人的眼光,宓妃表示无力吐嘈。

    “扑哧――”

    许是太过激动的原因,之前淡到几乎要瞧不见的灵魂体,此时竟然凝实了许多,要是他是真的人,还能瞧得见他脸色的话,宓妃想他现在的脸色肯定无比的黑。

    只见他无声无息的飘到喷笑出声的陌殇跟前,极是不满的蹦了蹦,就好像是在骂人一样。

    “阿宓,有时候做人不能太实诚,真话太伤人。”就灵魂体尊主那看人的眼光,不不不,兴许要纠正一下,确切的说是看女人的眼光,陌殇就表示很无力。

    真不知道他是脑子透逗了,还是被驴踢了,又或是被门给夹了,要不怎么可能将郑淑娴那样的女人当成手中宝,宠得连自己小命都被收割了。

    不说他是脑子坏了,就连他的眼睛也都是瞎的,否则就像郑淑娴那样的,哪里能入男人的眼了。

    咳咳…世子大人要求能不这样高么?

    说话要实事求是的,郑淑娴天生一副绝世美人相,又心机手段样样不缺,要是这样都吸引不了男人的注意力,男人的喜欢,那她才是白来这世上走了一遭好伐!

    “嗯嗯。”

    “你们…你们…”灵魂体尊主无法触碰到陌殇跟宓妃,而这两个人也都是心性坚定之辈,就算用激将法也不能诱导他们攻击他,所以灵魂体尊主倍感憋屈了。

    他他他,他愣是拿这两个人没办法。

    “我们很好。”

    “本尊要说的不是这个。”

    “嗯,我们知道。”陌殇跟宓妃万分配合的点了点头,嘴上的行动力不慢,手上的行动力更是不慢。

    只见两人配合得相当的默契,一个拿出宣纸铺在桌上,一个则是站在一旁开始磨墨了,那是一点儿没将某灵魂体尊主的怒火放在眼里。

    “本尊看人的眼光是很好的,很好的,本尊那么相信你们,你们也得对得起本尊的信任才行。”

    闻言,宓妃默默的与陌殇对视一眼,两人的眸底都溢出几分笑意,然,宓妃却是抬起头静静的凝视着灵魂体尊主,绝美的小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直把某灵魂体尊主看得倒退三步以测安全。

    “呼,这丫头气场太强大,他有点儿吃不消。”自言自语完,灵魂体尊主又实在是被宓妃的眼神儿看得浑身不自在,想到他瞧上郑淑娴的确是眼光有问题,还是别在纠结于这个,不然他都要颜面无存了。

    “咳咳…好吧,本尊活了那么多年,看准了那么多人,却难免有一两个看不准的。”

    “你那是没看准么,分明就是自己找虐。”宓妃边说边摇了摇头,感情的事情外人是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去说什么的,对也好,错也罢,都不是局外人能说清道明的。

    不管是灵魂体尊主也好,赫连竟也罢,他们跟郑淑娴之间的关系,就好比周渝和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对错冷暖唯有他们自己心里才能体会。

    “好吧,本尊的确是自己找虐。”

    “咦?你还真自己承认了?”宓妃睁大了双眼,小脸上的表情生动而形象,简直又是直接给灵魂体尊主的心上插了两刀。

    呜呜。这小女娃娃实在忒不可爱了。

    “阿宓,正事要紧。”

    “哦,明白明白。”说着,宓妃就收回目光,专心的磨起墨来。

    看到在陌殇面前如此乖顺,听话的宓妃,灵魂体尊主嘴角跟着抽了抽,只叹为什么他那么努力了,第一次付出真心却未能遇上一个真心待他的女人?

    罢了罢了,时也,命也,他本不该再强求什么的。

    “你一言九鼎,本世子也是说一不二的人,只等肃清诛神教所有的残余势力,本世子必定亲上祭司大殿,请祭司大人出手让你能重新轮回转世。”

    “本尊从未怀疑过这一点。”

    “熙然,墨好了。”

    “嗯。”

    “那些势力潜藏的地点,你可以写下来,至于其中几个培养潜藏势力的根据地,里面不但地形复杂,同时还阵法密布机关重重,你便按照本尊说的,详细的一一画下来。”

    “好,你可以开始了。”

    “你就不怕本尊在这上面动点手脚?”

    “你会吗?”陌殇不答反问。

    “呵呵…是啊,本尊不会,本尊既然放下了一切,又如何还会再为自己画上一座牢。”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放下之后,他才明白为什么在他死后,他的灵魂无法进入轮回道。

    一切只因他太过执着,心中执念消除后,他才发现曾经纠结的那些事,不过都只是小事而已。

    “说吧。”

    足足一个时辰后,陌殇方才停笔,并揉了揉有些酸的手腕,紧崩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下来。

    一直站在陌殇身边的宓妃,看到桌上整理出来的这些,写得密密麻麻的数张纸,总算明白灵魂体尊主之前的自信是从何而来的。

    这场交易,他们还真是不亏。

    苗娜娜留给他们的东西,拔除掉的仅仅只是郑淑娴这么些年来借着灵魂体尊主生前安插在‘绝望深渊’和另外两大秘地的势力,而真正只听命于灵魂体尊主的势力,却是一点都没有暴露出来。

    眼前纸上记录的这一切,即便就是郑淑娴也是不知情的,在她心里当初杀死灵魂体尊主后,她自以为掌控的那些就是所有了。

    孰不知,她接触到的不过皮毛而已。

    如若她还能再耐心一点,再等上一个月,那么她将就能掌握灵魂体尊主手里这些从未对任何人提及过的势力了。

    然而,郑淑娴却在那之前就对灵魂体尊主动手了,因此,她也再没机会知晓这些。

    “你的手,伸得不是一般的长。”

    “本尊应该多谢小女娃娃的称赞吗?想听到你的一句赞扬还真挺不容易。”

    “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客气。”

    我去。

    谁跟你客气了,宓妃不雅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开口道:“东陵皇岛跟云雾仙山,除了纸上记下的这些,确定没有旁的了?”

    要不是宓妃有那个自信,这灵魂体尊主不会在这个时候向她撒谎,她简直都不敢相信这纸上写的是不是真的?

    “怎么,小女娃娃是不相信?”

    “不,我信。”

    “那你……”

    “虽然本世子妃是相信你的,可这事实太超出人的意料之外了。”

    听了宓妃这话,难得灵魂体尊主也沉默了。

    这要不是他一手主导的,只怕看到这些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只要你们将纸上记下的这些势力都肃清了,那么诛神教也就从此不复存在,由本尊谋划酝酿而起的这场风暴,也是时候画上句号了。”

    只愿来生,他不会再遇上那样一个女子。

    只愿来生,他的真心不会再错付。

    ……

    “阿宓,如何了?”

    有了灵魂体尊主指明的方向,陌殇的行动力也是相当迅速的,短短不过五天时间,‘绝望深渊’的诛神教便是彻底肃清了。

    从此,再无任何的遗漏。

    “师傅那里我是亲自传了消息回去,东陵皇岛的情况就不太清楚了。”虽说东陵靖待宓妃极是亲近,也不只一次说过要拐她去当徒弟,但对于东陵皇岛,宓妃还是相当陌生的,而且也并不知道他们的联络方式。

    东陵靖带着南宫雪朗离开后,对外所有的联络方式也都已经更换新的,哪怕就是赫连迎也无法在他不主动的情况下联系到人。

    因此,宓妃也只能将要送往东陵皇岛,给东陵靖的那封信也一并传回去给了呼延宇齐,相信待呼延宇齐看过她写他的信后,该知道如何处理另外一封信。

    “也别想太多,你师傅可不是个优柔寡断之人,他知道要如何取舍。”事情处理得越发的顺利,陌殇的心情就越发的飞扬,因为这代表着距离他能离开这个地方的那一天,就越发的近了。

    要是有可能,陌殇还当真不想再回到这里。

    只是他的身上也背负了太多的责任,不是他想如何就能如何的,他只能在顺从自己心意的基础之上,尽可能的做到最好。

    “嗯。”

    “阿宓,再给我几天时间。”

    宓妃抬眸看了陌殇一眼,脸上的表情柔和了几分,声音也软糯可人,“那有什么,多的我不也等了。”

    这些天她一直都是跟在陌殇身边跟他一同处理事情的,肃清诛神教余党的进度也是宓妃一直在盯着的,陌殇想要说的她心里都明白。

    虽说该处理的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那些小细节的地方,也实在轮不到陌殇亲力亲为去处理,交给其他人也一样,但事情零零散散的,还是得有些天才能完全处理妥当。

    “这里的事情不处理好,安排妥当,就算熙然要带我离开,我也是不会同意的。”

    离开后,短时间之内肯定是不会再回光武大陆,那么总不能呆在金凤国还要时刻担心这边的情况,所以,宓妃认为将事情圆满解决掉是非常有必要的。

    “好,我明白阿宓的意思了。”

    宓妃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道:“哼,你哪是明白我的意思,分明你心里就是那么想的。”

    “不瞒阿宓,要是可以的话,这地方我是再也不想回来了。”对陌殇而言,貌似紫晶宫这地方,还真从头到尾都没有给他留下过什么美好的记忆。

    甚至在这个地方,还有某些比较不堪的回忆,真真让他觉得晦气。

    “可是你我都知道,对这里我又不能不管。”他得了飘渺秘境,体内那神秘的封印乃是他自出娘胎便带有血脉传承,故,紫晶宫赫连氏一族的兴衰荣辱便都是他该肩负起来的使命,想摆脱都不行。

    在赫连迎还在纠结怎么说服陌殇接手紫晶宫的时候,孰不知陌殇早就已经知道,这紫晶宫就是他这一生都摆脱不了的责任,那简直就是想甩都甩不掉。

    “我也没比熙然好到哪里去。”

    “也是,云雾仙山阿宓也是甩不掉的。”已经得到云雾仙山诸位长老认可的宓妃,注定就是云雾仙山下一代之主,谁也动摇不了她的地位。

    “听起来,熙然这是在幸灾乐祸?”

    “那怎么可能。”

    “好了,既然已经决定好了,熙然也就找个时间跟赫连宫主好好谈一谈,总得将一些话说在前面。”

    “嗯。”这边事情完后,他们还得一起去一趟云雾仙山,有些事情也是宓妃必须亲自处理的。

    转眼,四五天又悄然而逝。

    在这一天,宓妃先是接到了她师傅呼延宇齐的来信,接着又接到了东陵皇岛东陵师叔的来信。

    信中的内容很简洁,也就差不多是宓妃想要知道的那些内容,看过之后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意外的。

    且不说看到那样的事实摆在眼前,呼延宇齐跟东陵靖会如何处理,单单就是将事情放到赫连迎的面前,他也绝对无法姑息那几位长老。

    虽说,在事发之前,那几位长老一直以来的所有行事皆无偏差,也是维护各自秘地的,但谁敢保证在灵魂体尊主发出指令过后,他们还能一如从前?

    既是谁也无法保证,那便唯有抹杀了。

    那灵魂体尊主不愧是一位惊才绝艳,天才得不能再天才的人物,他揣摩人心之精准,谋划之精妙,简直就是天衣无缝,让人防不胜防。

    谁能想象得到,他安插在三大秘地的一颗颗重要棋子,身份地位竟是那样的高,又是藏得那样的隐秘,手中还握有那么大的权利,如若一切就按照他的计划那般发展下去,可见他是真的没有说大话。

    无论是‘绝望深渊’还是东陵皇岛,云雾仙山,最后都将成为他的囊中之物,他一统三大秘地不是没有可能的。

    “收到回信了?”

    “嗯。”沉浸在自己思绪里,只是下意识出声回应的宓妃,压根不知是谁在跟她说话。

    “东陵皇岛跟云雾仙山可有什么损失?”灵魂体尊主是故意引他跟宓妃去湖泊底下世界找他,也是他主动放弃了一切,因而,那些隶属于他的势力是完全不知道消息的,是以陌殇不认为会出什么乱子。

    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他问得就相对保守一些。

    “咦,你回来了。”

    “不然呢?阿宓以为谁在跟你说话。”

    “没没谁,我就是在想事情没太注意。”对上陌殇不怀好意的紫色双眸,宓妃干笑着扯了扯嘴角,孩子气的连连摆手以示她的无辜。

    “师傅废了那三位长老的修为,同时也将那三位长老名下的所有弟子什么的都彻底清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的保持原样,有问题的已经一律抹杀。”

    从前世开始宓妃就知道,她那位师傅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慈悲心肠的,任何犯到他手上的人,总是能后悔自己出生到这个世上。

    “据师傅所言,看完我那封信之后,东陵师叔简直就是怒极攻心,信中所提及的四位长老在东陵皇岛地位很高,对外也极有威望,他就是再怎么怀疑人,也断然不会怀疑到他们几个的身上,然而事实却是……”

    “证据摆在那里,由不得他不信。”

    “是啊,所以他才那么生气啊!”

    也幸好是宓妃在信中提及了某位灵魂体尊主,否则指不定还得被人误会她有什么谋算呢?

    一方面,东陵靖固然觉得不敢置信,甚至怀疑是宓妃弄错了,另一方面他却也不得不承认,你是那四位长老那样在东陵皇岛的存在,一旦他们叛变,对于东陵皇岛而言就将是灭顶之灾。

    好在东陵靖也了解宓妃的脾性,知道她不会玩弄这些心眼,因此,一番细致的清查下来,还当真让他摸到一些蛛丝马迹,证实了宓妃信中所提及的一切没有半点虚假。

    至此,东陵靖也不怕下狠手了,比起让他痛心的四大长老,显然东陵皇岛以及生活在岛上的普通民众更为重要。

    “对了,那位祭司大人他同意了么?”诛神教已灭,便是他们向灵魂体尊主兑现承诺的时候,陌殇一大早就去了祭司大殿,宓妃是知晓的。

    “他有理由不同意吗?”提到那什么祭司大人,陌殇就相当的不感冒。

    要是用宓妃的话,应该是这样说的,要不是那神棍说话做事都只做一半,怎么会让赫连迎误会救陌殇的办法,只有让他跟公冶语诗相结合?

    要不是那神棍明知三大秘地风暴将近,却始终躲在祭司大殿没有任何作为,事情又何至于闹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怎么,那位神秘的祭司大人给熙然气受了?”这不科学啊,她家男人什么时候能受别人的气了,他不气别人就要烧高香了。

    “没有,为夫就是觉得,他那什么祭司大人,其实就一神棍,别的本事没有,还就喜欢装神弄鬼。”

    “噗――”

    那位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过去晓未来,纵观前世今生的伟大祭司,怎么到了她家男人的眼里,就活脱脱成一神棍了?

    “瞧瞧他做的那些事儿,就没有一件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呃…”宓妃眨眼再眨眼,然后想了想,为嘛她觉得陌殇说得很有道理。

    但凡他要插一下手,也是不至于发展成现在这样局面的。

    “他已经答应送那人去轮回,咱们再去一次湖底世界将他给带出来吧。”

    “好。”

    几个时辰之后,灵魂体尊主出现在紫晶宫冰泉殿上,临去轮回转世之前,他最后的要求就是见赫连竟一面,也见郑淑娴一面。

    大战之后,郑淑娴被囚,按理说赫连竟是可以再次离开的,可不知什么原因,他愣是留了下来没走。

    虽说他在紫晶宫内并不受待见,但他好像全然不在意这些,也不知他是在等什么。

    直到灵魂体尊主提出要见赫连竟一面,陌殇跟宓妃方才隐隐领悟到什么。

    冰泉殿上短暂的一次碰面后,灵魂体尊主出声道:“小女娃娃能不能让本尊跟他们都单独说几句话,也算圆了本尊最后的心念。”

    “那你们去偏殿吧!”

    “多谢。”若隐若现的灵魂体尊主对宓妃施了一礼,而后沉声道:“赫连竟,请。”

    赫连竟的目光先是扫了眼看到灵魂体尊主后就脸色大变,惊惧不已的郑淑娴,接着收回目光才道:“请。”

    谁也不知道偏殿内,灵魂体尊主跟赫连竟之间到底谈了什么,反正在那之后,赫连竟就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的离开了。

    此后,赫连迎等人再也没有收到过有关于他的消息,就好像他这一次的出现,也不过只是一个幻觉罢了。

    再然后,陌殇就命影南影北将郑淑娴送去了偏殿,至于灵魂体尊主跟她之间的谈话,他们虽心有好奇,却是谁也没有去偷听什么。

    只是继那一天的谈话后,郑淑娴就好像突然绝望了,心中再无一点希望,整个人都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待陌殇送灵魂体尊主去祭司大殿轮回之时,被关押在地牢里的郑淑娴,也不知她用了什么办法,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自杀成功了。

    原本还在纠结怎么弄死她的长孙依凡,瞬间就没办法纠结了,人都已经死了,难道她还能鞭尸不成?

    最终,长孙依凡也没再对郑淑娴的尸体做什么,只是命人将她扔进了深山老林,至于会不会被野兽什么的拆吃入腹,那就不是她该关心的问题了。

    之后,长孙依凡询问了陌殇跟宓妃的意见,两人就如赫连迎所说的那般,对于苗湘莲跟苏天择母子的生死,他们两人压根就不关心。

    犹豫再三,长孙依凡亲自到地牢里对苗湘莲跟苏天择道:“诛神教已灭,三大秘地也已经渐渐恢复往日光景,你们自裁吧!”

    苗湘莲苏天择母子默默无语的对视一眼,眸底溢满了苦涩,却也接受了长孙依凡的提议。

    诛神教已灭,他们还活着做什么?

    所有人都死了,他们母子留下又还能怎样?

    报仇吗?

    早已经没了那样的动力。

    “待你们死后,本宫主夫人会将你们的尸体火化,然后送去岭山,将你们安葬在苗娜娜苗琨母子的旁边,但愿你们来世投身在好人家。”

    话落,长孙依凡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寂静无声的地牢里幽幽的响起一句道谢的声音。

    “谢谢。”

    那道声音轻轻的,浅浅的,好似怕惊了什么,听起来格外的心酸苦涩。

    第二天,看守地牢的守卫来报,说是苗湘莲跟苏天择母子已经饮下毒酒,气绝身亡了。

    “先火化,再葬了吧。”

    “是。”

    ……

    紫晶宫此次清剿的动作很大,一点都没有注意在‘绝望深渊’的影响,哪怕是搞得人心惶惶,在陌殇的带领下也没有丝毫的收敛。

    也正是源于此,以极快的速度就奠定了陌殇在‘绝望深渊’至高无尚的领导地位。

    外面事情闹得大,传播着的消息也很多,哪怕公冶语诗一直小心翼翼的藏着,她也收到不少的情报,以至于每天都似惊弓之鸟一样,活得提心吊胆。

    “怎么样了,都收拾好了吗?”正满心焦躁不安的公冶语诗,转过身时一看到她派出去的人就立马出声问道。

    那焦急的语气,无一不在彰显她的着急。

    “回大小姐的话,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那好,传本小姐之令,让他们带着东西都准备好,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不,不光光是离开这里,而是离开‘绝望深渊’,更甚至是离开光武大陆。

    “大小姐,咱们真要离开?”

    “不离开难道要留下来等死吗?本小姐原本还打算让紫晶宫跟诛神教斗个你死我活,然后我们坐收渔翁之利来着,可你们看看那诛神教,竟然就这么被一锅端清了。”

    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公冶语诗心中越发没底,她的直觉告诉她有危险,必须赶紧离开。

    要是晚了,那就来不及了。

    “但凡诛神教能有用一点,没有被紫晶宫给全部肃清,本小姐至于要带着你们一起离开吗?”

    说是离开,倒不如说是逃走。

    “是,属下明白了,现在立马就去传达大小姐的命令。”

    “赶紧去,抓紧时间,我们必须马上就走。”

    “是。”

    只是没等那人退出大厅,外面就直接有人打进来了,浓郁的血腥之气,吓得他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

    “公冶小姐这是要准备去哪里?”

    “你…你们…”猛然看到陌殇跟宓妃就出现在她的眼前,短暂的震惊过后,公冶语诗的脸上就是一片明悟。

    是了,之前那次她就觉得自己是被人给盯上了,现在想来她可不就是被人给盯上了吗?

    呵呵…亏她还以为陌殇对付她不会那么大手笔,绝对不会安排风花雪月四公子一同来监视她。

    没想到,真没想到啊,他竟然舍得下那么大手笔,还当真就派了四个人来监视她,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之前那是没时间,现在本世子妃的时间还挺充裕的,所以咱们今个儿就好好算算账。”

    没道理她被这个女人算计了一把,不亲自讨要回来的,哪怕在神之祭台,她就已经狠狠的算计了公冶语诗一把。

    “你们竟然言而无信。”

    “此话怎讲?”

    “你们答应过不会再追究我的,那你们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面对公冶语诗的指责,宓妃相当淡定的抿了抿唇,冷声道:“那咱们就不算之前的账,就算算最近这十来天的。”

    公冶语诗能发展起现在的势力,除了她本身以外,还有最大的一个因素就是已经去轮回转世的那位灵魂体尊主了。

    当初,他就是因为太过无聊,又意外发现这个公冶语诗跟郑淑娴在某些性格方面还颇为相似,所以就设计让她被苏天择发现,继而促使她沦为苏天择手中的一枚棋子。

    然后,公冶语诗也着实没让灵魂体尊主失望,她果然不甘只当一枚棋子,她要成为那个下棋之人,于是,在公冶语诗不知情的情况下,灵魂体尊主助她达成了所愿。

    “阿宓,速战速决。”

    既是女人之间的战争,陌殇觉得他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他便守在宓妃的身边,等宓妃需要的时候再出手。

    灵魂体尊主轮回前,最后向宓妃透露的就是跟公冶语诗有关的几句话,也让宓妃明白,究竟要如何才能让公冶语诗彻底绝望,真真正正的生不如死。

    “温宓妃,这是你我的战争。”

    “本世子妃知道,所以他是不会出手的,你可以放心。”

    “那你就去死吧!”

    ------题外话------

    ‘绝望深渊’的事现在是告一段落了,下章起男女主就起程回金凤国了,荨会努力加快进度的,大家一起努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73灵魂体尊主出手终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