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75 扬帆起航,踏上归途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浩然正气殿

    “还是你个老家伙运气好,竟然都有接班人了,可怜我还要日夜操劳,真真是劳心又劳力啊!”

    对于某人的诉苦,端坐于首位之上的呼延宇齐直接就左耳进右耳出,全当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你说说,你说说,老头儿我那么多的徒弟,怎么就还没有你一个徒弟强?”

    “宁缺勿滥,懂不。”实在被东陵靖说得恼了,呼延宇齐不忘默默的补上一把刀。

    想当年,意欲要拜他为师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人品天赋皆很出挑的也不是没有,可他愣就是一个也没瞧得上眼,直到预知到宓妃的存在。

    为了收到这个徒弟,他也真可谓是下了血本的,百年修为那是说舍就舍,怕的就是错过了宓妃,不能将她收归自己的门下。

    有关于那个叫做21世纪,被称之为现代的异世,那是呼延宇齐心中的秘密,除了偶尔会在宓妃的面前提起,他是不会对任何人说起的。

    天机,窥视一次就够了。

    再来一次,他得把自己的命也丧送掉。

    “哼,说什么宁缺勿滥的这光明正大的牌子,说白了你个老家伙就是看准了才出的手。”

    别人不了解呼延宇齐是个什么真脾性的人,他能不了解么?

    对于呼延宇齐的真面目,他东陵靖是最有发言权的,毕竟,某人的真面目可不是谁都有机会亲眼瞧一瞧的。

    虽说呼延宇齐比起东陵靖来年长了许多,可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交情,所谓的忘年之交,大概说的就是他们这样的。

    要不,两个真实年岁相差那么多的人,彼此间称兄道弟的还真少见。

    “没有把握的事情,你会去做?”

    “的确,本仙主原本就是个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人,哪怕就是收徒弟也是如此。”

    “你你…你还真说得出口。”

    “本仙主不过就是陈述事实罢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哼,本岛主不跟你扯这些有的没有,现在就只说一件事,你必须得答应本岛主才行。”

    诛神教虽灭,却在东陵皇岛引发了一系列的风波,东陵靖也是前个儿晚上才处理好一切,又听说今个儿宓妃丫头要回云雾仙山,他才巴巴赶过来的。

    任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清岗之地’第一势力诛神教的那位被传得神乎其神的首领尊主,竟会布下那么大一个局,谋划了那么多,手也伸了那么长。

    回想他接到宓妃的那一封信,若不是知晓宓妃是个什么脾性的丫头,他定会认为宓妃是包藏祸心,故意在分化东陵皇岛,以便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好在他对宓妃有所了解,同时也从呼延宇齐给他的书信中了解到,原来那位尊主的手,不单单是伸进了东陵皇岛,就连云雾仙山和‘绝望深渊’都没有落下,尤其是针对‘绝望深渊’的手段,简直超出他的想象。

    至于云雾仙山也就跟他的东陵皇岛差不多,一番彻查下来,好几个长老同时落网,哪怕就是现在回想起知晓一切,证实一切时的那种心情,东陵靖都只觉满心皆不是滋味。

    一场潜藏的致命危机于无声之中解除,东陵靖最应该要感谢的人就是宓妃。

    遂,他是一收到宓妃要离开‘绝望深渊’的消息,就立马放下手中的一切事务,直接赶到云雾仙山。

    “什么事?”

    “你先答应了,本岛主才说。”

    “不说拉倒,谁乐意搭理你。”前一句话刚一出口,呼延宇齐就后悔了。

    特么的,他怎么就忘了,这没脸没皮的老东西,那可是从来都没忘记要打他徒弟的主意。

    一想到他都不是宓妃唯一的师傅了,要是再让宓妃认可师傅,那他这个师傅岂不是越发的没有地位?

    “不行,你必须要答应。”

    “其他的事情尚可以谈,但若你是要提收宓妃做徒弟一事,本仙主劝你还是不要说了,就算你能说出一朵绚丽的花来,本仙主也不会点头同意的。”

    直到此时想起陌殇说的那句话,呼延宇齐都觉得无比的心塞,此时此刻,就越发不能同意东陵靖要收宓妃做徒弟这件事情了。

    “你徒弟已经那么多个了,从一都能排到二十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那怎么能一样。”

    “如何不一样了,本仙主瞧着你这个关门弟子就非常不错,你可以好生培养培养。”眼见东陵靖那缠死人的功夫又要上来,呼延宇齐立马就祸水东引,将静坐于一旁充当背景板的南宫雪朗划拉了出来。

    这小子虽说比起陌殇那臭小子和他亲亲徒弟来说是差了点儿,但比起其他人来说,南宫雪朗已经足够的优秀,东陵靖也该知足了。

    “雪朗自是不错。”

    “既然他不错,那你便培养好他,也是可以继承你衣钵的。”

    这断言一出,听得东陵靖是一头黑线,南宫雪朗也是嘴角眼角齐抽,他多无辜啊,躺枪也不带这样的。

    更何况以他的身份,是不适合继承东陵皇岛的,而且他本身也不愿意去继承。

    “都说这不一样了,雪朗好是好,但宓妃丫头却更为出色,老头儿一定要收她当徒弟。”

    呼延宇齐黑着脸,没好气的怒道:“有你这么做师傅的吗?也不怕打击到你徒弟?”

    想收宓妃做徒弟,做梦,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

    “老头儿我说的是事实,他要这都接受不了,还怎么做我徒弟。”话落,东陵靖也不忘扭头看向南宫雪朗,沉声问道:“雪朗,为师那么说你受打击了吗?”

    南宫雪朗嘴角一抽,实在很不想介入这两个老头之间的争斗,却又被他师傅盯得头皮发麻,只能硬着头皮回话道:“没有。”

    宓妃的确比他强,虽然说出来有些伤面子,可却也不是不能接受。

    “我们师徒的关系,哪里是你一句话就能挑拨的。”

    “本仙主可从未想过要挑拨你们师徒的关系,最后再重伸一遍,宓妃是不会做你徒弟的,你就死心吧!”

    “不可以,宓妃丫头一定要做我徒弟。”这可是东陵靖赶来云雾仙山最大的目标。

    他要收宓妃为徒,一定要收宓妃为徒,不然他不死心啊不死心。

    不能什么好东西都让呼延这老家伙抢了,他却连毛都落不到一根。

    呃,貌似宓妃她不是东西啊?

    咳咳…宓妃她是东西,这么说也不对。

    抹了把额上根本不存在的虚汗,东陵靖只能庆幸他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口,否则呼延宇齐会不会收拾他,他不知道。

    但,宓妃要是知道的话,铁定不会因为他是长辈就放他一马的。

    呜呜…想到那丫头的彪悍程度,东陵靖小心肝颤啊颤的,他很怕怕好不好?

    “理由?”这老东西要不跟他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他今个儿非跟他打一架不可。

    感受到从呼延宇齐身上散发出来的深深恶意,东陵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咽了咽口水低声道:“宓妃丫头天生就应该是做我徒弟的,她在排兵布阵,奇门术数方面的天赋比我还要强,她合该就是属于东陵皇岛的。”

    岛上那群老东西,一直以来就对下一代继承人的要求极高,要不也不至于这么多年来都没能选出个继承人,要是宓妃能拜入他的门下,何愁东陵皇岛后继无人啊!

    只是,宓妃丫头不好拐。

    “你还要脸不要脸了,嗯?”

    “咱们是在谈正事,这跟本岛主的脸有什么关系?”

    呼延宇齐脸一僵,额角跳了跳,他揉着隐隐作痛的眉心,低吼出声道:“你怎么不说她在医毒之术方面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怎么就没觉得,她天生就应该属于云雾仙山,只因藏书阁内那些就连本仙主都参不透的孤本古籍,就只有她能融会贯通?”

    “呃…”

    两个问题接连砸在东陵靖的身上,直接就把他给问蒙了,傻眼了。

    “貌似你说的也有道理。”

    “呸,本仙主说的自然有道理,你就不要再胡搅蛮缠了,不然本仙主跟你急。”

    仍不死心的东陵靖瞧着呼延宇齐那张黑沉的脸,张了张嘴还想再说点儿什么,终是没有勇气再开口。

    他其实还是挺怕的,就怕呼延宇齐不顾颜面,就真的出手将他给丢出云雾仙山,那样他可就真颜面扫地,毫无半点威严可言了。

    “报――”

    正当殿内气氛压抑之际,通报之声传来,总算是缓和了现场的低气压,让得南宫雪朗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他还真担心他师傅会跟呼延仙主打起来,真到那时他该帮谁才好?

    “说。”

    “回仙主的话,大小姐回来了。”

    大小姐,这是云雾仙山上下所有人对宓妃的尊称,只等她继承云雾仙主,她便是新一代的仙主。

    因着她是呼延宇齐的嫡传弟子,故而,云雾仙山其他长老名下的弟子,除去嫡传弟子之外,其余弟子看到宓妃皆要喊上一声师姐以示对宓妃的尊重。

    至于能让宓妃喊上一声师兄的人,在云雾仙山其实是很少的,别看云雾仙山长老众多,弟子也众多,但各个长老收徒弟要求都非常高,鲜少有被收为嫡传弟子的。

    是以,宓妃在云雾仙山的地位,可以用至高无尚来形容都不为过。

    “她到哪儿了?”

    “回仙主,大小姐应该很快就到浩然正气殿了。”

    “等她来了,让她直接进来就不用再通报了。”

    “是,仙主。”

    “下去吧。”

    目光幽幽的目送那人离开,东陵靖固执的看着呼延宇齐,打着商量的说道:“一会儿老头儿直接向宓妃提出要收她为弟子这件事情,不管她同意还是不同意,你要向我保证不能出言去左右宓妃丫头的决定如何?”

    “你就那么肯定她会同意?”

    “只要你不插手,要是宓妃丫头同意了,那老头儿自是不胜欢喜,可她要是不同意,老头儿也就死心了,不再缠着你,你看成不?”

    “好,那就如你所愿。”

    宓妃丫头那是什么性子,呼延宇齐能不清楚,他可一点不认为宓妃还想要拜师,天知道他这个宓妃师傅是怎么来的。

    哎,不说了,只怕他说出来都够写上一部血泪史了。

    不多时,宓妃领着陌殇就出现在浩然正气殿外,负责守卫的人看到她,立马就恭敬的行礼。

    “仙主知道大小姐回来很高兴,说是等大小姐到了就直接进去,不用再行通报。”

    “嗯,我知道了。”

    “大小姐请。”

    感受到这些人对宓妃发自内心的恭敬与看重,陌殇的眼里就多了几分笑意,他柔声道:“看来阿宓在云雾仙山比为夫在紫晶宫混得要好很多。”

    至少,他收服紫晶宫众人的心,不是初到紫晶宫之时,而是在他融合阴阳两魂之后。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啧啧啧,小丫头真是经夸,瞧瞧那小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我只当那是赞美。”

    笑望着宓妃甜美如花的笑脸,陌殇的心情也被感染到,整个人的气势有所收敛,面部表情也柔和下来,倒让殿外的守卫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呼,他们险些就要抗不住那样的威压,要是不小心跪了下去,真可就丢脸死了。

    “一会儿阿宓可得在你师傅面前替为夫多说说好话,为夫可是记得他好像很不待见为夫啊!”

    “唔,那是你活该。”

    “阿宓。”一个尾音拖得长长的,幽幽的,柔转千回的,愣是听得宓妃没服脾气。

    话说,她怎么就爱上了这么个男人呢?

    “宝贝儿。”

    “当着我的面,师傅他不会的。”言外之意就是,背着她的时候,他们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要怎么对决就不关她的事了。

    “宝贝儿你还真忍心。”

    “嘿嘿,那是自然。”宓妃咧嘴一笑,那得意洋洋的小模样,看得陌殇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宓妃丫头。”

    刚刚踏进大殿的门,只见一道黑色身影就直扑向宓妃,陌殇顿时就黑了脸,反应迅速的抱着宓妃就避开了去。

    扑了个空的东陵靖停下脚步,一脸哀怨之色的瞅着宓妃,活像宓妃怎么着他了似的,看得宓妃嘴角直抽抽。

    “宓妃丫头,你真是太伤师叔我的心了。”

    宓妃一脸黑线,她能说她不想被他熊抱么?

    她对说,您老的热情太吓人,宝宝差点儿就吓死了么?

    “站住,不许过来。”当着他的面要抱他的女人,有问过他的意见么?

    “噗――”

    眼见东陵靖吃瘪,呼延宇齐那叫一个痛快,就连看向抱着宓妃的陌殇,那眼神儿都柔和了许多。

    “咳咳…本岛主乃宓妃丫头的长辈,就是抱一下她也不会怎么样,你个小子那是什么见鬼的表情。”

    “要抱可以,回去抱你自己的女人。”

    回去抱他自己的女人?

    东陵靖闻言脸色一黑,抿唇怒道:“你小子这样会没有姑娘喜欢的。”

    “阿宓喜欢就好,别人不必在意。”

    “……”他是那个意思吗?

    他不是啊?

    “东陵师叔有话直接跟我说便是,实在是不用那么热情,晚辈有些消受不起。”

    “那个师叔我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情。”

    “既然师叔没有要说的,那……”

    “等等。”

    宓妃挑眉看他,东陵靖默默垂了垂眼,不过短短近十日未见,这丫头周身的气场怎么越来越强大,他都险些要压不住了。

    “那个宓妃丫头,你看你阵法天赋那么好,不如就拜我为师,也好到东陵皇岛学习最正宗的奇门术数如何?”

    清润的水眸淡淡的扫了正满眼期待之色望着她的东陵靖,宓妃咬牙淡笑道:“不如何。”

    “呃…”

    有设想过无数种回答,却独独没料到这种回答的东陵靖愣住了。

    “东陵师叔不妨好好培养名下弟子,反正我是不会再拜谁为师了。”

    奇门术数之类的,一直以来都只是宓妃的一个兴趣而已,懂就行不必太过精通。

    拜入东陵靖名下,没得又要担上东陵皇岛那么个大摊子,宓妃又不是个傻的,她才不会自己挖坑埋了自己呢?

    “宓妃丫头你真不再考虑一下?”

    “东陵师叔,我考虑得很清楚了。”

    “你个丫头真是太不可爱了。”既然宓妃本人都不同意,东陵靖也实在不好过多的强求。

    罢了罢了,就当他跟宓妃没有师徒之缘得了。

    “要那么可爱做什,可怜没人爱么?”

    东陵靖瞪大双眼,没好气的道:“谁都有可能没人爱,就唯独你不会。”

    没瞧见她身边,此时此刻都不忘占有性将她揽在自己怀里的男人么。

    “虽说我不会拜东陵师叔为师,但我不是还喊你一声东陵师叔么,所以往后真要有什么事情的话,咱们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学习的。”

    换言之,若是东陵皇岛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她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好,好好好。”一连道了四个‘好’字,不得不说听了宓妃后面一句话,东陵靖是满心安慰了。

    “师傅,徒儿还是头一回到云雾仙山做客,不如师傅带徒儿四处去转转?”已然决定要放下一切的南宫雪朗,哪怕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却也懂得收敛他的目光,以免给宓妃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在他温和的笑容之下,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么的羡慕陌殇。

    怪只怪,一念错过,便是终其一生。

    “云雾仙山的风景可是好得很,为师便带你出去逛逛。”明摆着这时候呼延宇齐是有话要跟宓妃单独说,他留下来是不妥当,借着南宫雪朗的提议,东陵靖倒是可以走得名正言顺。

    “也好,云雾仙山的景致与东陵皇岛大不一样,南宫贤侄可以四处欣赏游览一番。”

    “嗯。”

    “老家伙,那老头儿我就先行一步。”

    “好,等晚上本仙主替你接风洗尘。”

    “那行,咱们晚上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等到东陵靖师徒的身影消失在大殿内,陌殇才不咸不淡的开口道:“需要我也回避吗?”

    就算此时不听也没关系,反正等到事后,宓妃也会将一切都告诉他。

    “用不着。”

    宓妃略感头大的看着这两个人,莫名就在他们的眼神对碰中品尝到了浓浓的火药味。

    “师傅。”

    “为师还没把他怎么着呢,你个没良心的丫头就着急了?”

    宓妃嘴角一抽,敢情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个错?

    “临离开之前,你还能带着这小子回来一趟,为师就非常满意了。”

    “不管我去到哪里,都不会忘记师傅的。”

    “行啦,就你嘴甜。”能从宓妃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不容易,呼延宇齐也不想作得太过,于是话锋一转接着又道:“聪明如你,应该猜到为师要跟你说什么了吧!”

    “嗯。”淡淡的点了点头,对于呼延宇齐要跟她说的事情,宓妃是一点都不意外。

    要知道就连陌殇在离开前,都抓紧时间接手了紫晶宫,难不成她还逃得了。

    “多在这里停留一下,等明天你的继位仪式结束之后,你们再起程离开光武大陆也不迟。”

    “师傅应该知道短时间之内,我是没办法管理得好的。”

    纵然光武大陆跟浩瀚大陆是处于同一个位面,但两块大陆之间相隔实在太过遥远,就算她已经有了出海的经验,知道该走怎样的线路,但要随时在这两者间来回,这还是相当大一个问题。

    “你所顾虑的,为师也想到了,这并不影响你接任云雾仙山之主的位置。”

    宓妃眨了眨眼,一时间她竟被说得无言对对。

    “等你接手仙主之位后,在你不在的期间,为师可以代你管理,不过某些决策性的决定,还是得要你自己拿主意才行。”

    宓妃:“……”

    一旁的陌殇见此情景,也是默默的为宓妃掬了一把同情泪,转念想到自己,他也不免要为自己掬上一把心酸泪。

    这是套路,妥妥的套路,把他跟宓妃都套得死死的。

    “好吧,师傅既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作为徒弟的我还能说什么。”

    “你们也都累一天了,就先回去休息休息,等到晚上接风宴时再出来,明天的继任仪式为师早就安排好了,宓妃只要准时出席就好,其他的都不用管。”

    “是,师傅。”

    “好了,去吧。”

    直到踏出浩然正气殿那一刻,宓妃的脸色都是臭臭的,陌殇揉了揉她的发,安抚道:“阿宓不是早该想到了,又有什么可恼的。”

    “我是想到了,可是没想到他这么迫不急待啊!”烦躁的抓了抓后脑勺,宓妃表示心情很抑郁。

    “别恼,不还有我这个倒霉蛋陪着你么。”

    “也是。”

    “阿宓现在心情好了,不妨带为夫四处走走,也好看看云雾仙山的风景,当然,最重要的是要带为夫去看看阿宓曾经在这里住过的房间。”

    “知道了,我们走这边。”

    ……

    “你真想清楚了?”

    “是的师傅,我想得很清楚。”

    “哎…”

    “师傅不用担心我,早一点或晚一点,我总有一天会放下的。”

    东陵靖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南宫雪朗一眼,沉着脸厉声道:“那小子眼眼可毒得很,为师可不相信他什么都没瞧出来。”

    刚才在大殿上,与其说陌殇那句话是冲着他说的,倒不如说是对南宫雪朗说的。

    纵然南宫雪朗掩饰得极好,可一个男人看向自己心爱女人的眼神,却是怎么都伪装隐藏不了的。

    陌殇也是男人,他要看不懂才奇怪。

    “你要跟着他们一起回金凤国,谁知道那小子会不会突然就寻个机会,悄悄的给你穿小鞋,故意针对你?”

    “师傅想太多了。”

    “你个混小子,为师这是担心你知道不?”

    “师傅,他不是那样的人。”就算陌殇真要对他出手,他也不会在背地里搞小动作,他只会正面的向他宣战。

    对付情敌在背后坑人这种事情,不太符合陌殇的行事风格。

    “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为师自会向宓妃丫头开口,让你与他们同行,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多谢师傅。”

    翌日,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如同昨天约定的那样,从头到尾宓妃什么都没有做,她只要乖乖等着出席继任仪式就好,其他的自有呼延宇齐在统一安排。

    足足近两个时辰的继任仪式完成后,宓妃整个人都要抓狂了,这简直太繁复无聊,要不是还顾及着呼延宇齐这个师傅的脸面,宓妃能直接睡过去。

    亏得当时陌殇继任紫晶宫宫主之时,宓妃觉得他痛苦,残酷的事实证明,她才是最苦逼的那一个。

    继任仪式结束后,宓妃正式升级成为云雾仙山新一代的仙主,统领云雾仙山。

    她的师傅呼延宇齐退居幕后,可在她不在云雾仙山期间,替她行使仙主的权利。

    徒弟回到金凤国就要跟陌殇定婚,然后成婚,身为师傅却无法出席她的婚礼,说不遗憾那是假的,但呼延宇齐却是没忘替宓妃准备嫁妆。

    “这些都是为师替你准备的嫁妆,你要收好。”

    “师傅,这会不会太多了点。”抽着嘴角,宓妃真心觉得她富有得不能再富有了。

    原来钱多了,也会觉得不真实的。

    “这点东西算什么,为师可是将整个云雾仙山都给你做陪嫁了。”

    “呃…”

    她乃云雾仙山之主,却要嫁给紫晶宫之主,这可不就是云雾仙山成了她的陪嫁?

    “你的婚礼不在这里举行,为师也没办法将云雾仙山作为嫁妆给你……”

    “师傅,我跟熙然会先在金凤国举行婚礼,然后还会在紫晶宫再举行一次婚礼的。”

    “还有这么回事,你个丫头也不早说,害为师在心里纠结了那么许久。”

    “师傅你也没问好伐!”

    “打住,论嘴皮子功夫为师可不是你的对手,身为徒弟的你要手下留情懂不。”

    “是,师傅。”

    “你东陵师叔的小徒弟南宫雪朗跟你们一样都是来自浩瀚大陆的,此次他也想跟随你们一同回去,你以为如何?”这事是东陵靖问到他头上的,呼延宇齐也不好不管,只得向宓妃提上这么一句。

    那南宫小子明显就是喜欢上他徒弟了,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这徒弟已经有了陌殇那个小子。

    虽说南宫小子也很优秀,但跟陌殇小子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一点点,所以,呼延宇齐还是更看好陌殇。

    也只能感叹南宫雪朗命不好,遇上什么样的对手不好,偏偏要遇上陌殇那么个变态,但愿他能早些从对宓妃的感情里走出来,要不岂非是要孤独终生?

    这可不好,不好。

    “无妨,他要一起也行。”

    “该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你离开的时候为师就不送你了,保重。”

    “嗯,师傅也保重。”

    宓妃跟陌殇离开云雾仙山的那一天,呼延宇齐果真如他所言那般,没有出来相送。

    “既然舍不得,为何不多留她几天?”

    “留得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早一天晚一天她还是要走,我又何必要多此一举。”

    “哎,说得也是。”

    近几个月以来,南宫雪朗是一直由东陵靖带在身边教导培养的,现在南宫雪朗一离开,他这个做师傅的真是觉得哪里都不如意。

    总觉得吧,好像是缺了点什么。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今日的离别是为了来日的相聚,老夫还等着起。”

    “你个老家伙都等得起,那本岛主也等得起。”

    只愿,当南宫雪朗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已经走出对宓妃的那段无望的感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75扬帆起航,踏上归途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