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76 扬帆起航,踏上归途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三大秘地掀起的惊天风暴,袭卷的是三大秘地,闹得人仰马翻,天翻地覆的也是三大秘地,对于那片神秘海域上的光武大陆却是一点都没有影响到。

    且不说因着陌殇宓妃被带离魑魅林,从而导致魑魅林的封闭,三大秘地与光武大陆之间的牵连被断开,中间不仅隔了一个竹坦崇彦,还有所谓的平行禁制,真真是确保了不会有任何关于三大秘地的消息外泄。

    只是当日紫晶宫与诛神教爆发大战,哪怕在三大秘地有保护禁制,却也传了一些算不得小的响动到大陆上,很多势力也都明显的察觉到了,可就是没能找到导动的具体位置所在。

    其中不乏有多个势力联手一起行动,派了不少高手去探查情况,可都没有得到任何明确的结果。

    紫晶宫与诛神教那一场大战开始得很迅速,结束得同样也很迅速,因而,等到那些势力派出去的高手,快要找到地方的时候,却又突然什么动静都没有了,让他们白跑一趟不说,还浪费了许多的人力跟物力。

    纵然三大秘地也同属于光武大陆上的神秘势力,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三大秘地的刻意隐世,大陆之上渐渐就失去了三大秘地的消息,直到岁月流逝,三大秘地终成为大陆上的一个传说。

    既是传说,知晓三大秘地的人兴许有不少,可真正相信三大秘地是存在的人,却是极少极少的。

    那极少一部分相信三大秘地存在于某个地方,并且合力掌控着光武大陆平衡的极少势力,排在首位的便是曾经十大势力排名前六的各个势力了。

    像是绝地山庄,镜月宗,星象盟等等之类的,从他们各自势力的传承记载中,就算对于三大秘地的描述只有知言片语,却也足以让他们认识到三大秘地是怎样的存在了。

    历代以来,如绝地山庄那样的势力,每一代当家人都不曾放弃寻找三大秘地所在,也不曾放弃要攀上三大秘地,进而更上一层楼的执念。

    只可惜数百年都过去了,他们也没能找到三大秘地的半点影子,甚至就连听说都非常的少。

    直到某一天,南门长风出现在绝地山庄庄主解铮海的面前,终让那位解庄主相信,祖宗们留下的东西是对的,三大秘地是真实存在的,要不他怎能亲眼见到三大秘地之首‘绝望深渊’的顶级家族少主呢。

    于是,南门长风给自己在大陆上找了一个身份地位皆处于高端的高级打手,那些他不便在大陆上出手去做的事情,就统统都交给解铮海。

    当然,同时南门长风也没放过解铮海那两个无论相貌还是天赋皆最为出挑的女儿,只是换了个身份,就成了解思甜跟解安琪幕后的主子。

    见到南门长风,又得了南门长风许下的诸多好处,解铮海自是满心的欢喜的,他觉得他会成为绝地山庄历代以来最伟大的一位庄主。

    他将带领绝地山庄登上一个先辈们永远也到达不了的地位,说不定在他的带领之下,绝地山庄还能成功挤身进入三大秘地的高级世家之列。

    只是解铮海到死那一刻,不但不知道三大秘地的肯体格局,更是不知他其实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重要,从头到尾他不过都只是南门长风捏在手心里玩弄的棋子罢了。

    类似镜月宗之类的,柯志为也觉得他攀上了高枝,孰不知太叔清荣与南门长风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在他们的心里是看不起解铮海,柯志为这种大陆一方势力首领的。

    不管解铮海,柯志为之辈在大陆上有着多么高的地位,在优越感超强的太叔清荣和南门长风面前,若非他们还有可利用的价值,又凭什么让他们自降身份主动布局,让解铮海,柯志为搭上他们的线呢?

    魑魅林后,竹坦崇彦各方势力进阶排名赛一战,光武大陆几乎所有势力都重新洗牌了一次,就算幽冥城鬼域殿没有赤焰神君陌殇的带领,在幽冥两司跟暗部血月司的带领下,鬼域殿荣登十大势力之首,以绝对强悍的武力值碾压了所有的对手,从此就奠定下鬼域殿在光武大陆独一无二的霸主地位。

    但凡是在魑魅林给鬼域殿下过绊子的势力,不管强弱最后都被灭了,自此消失在光武大陆的舞台。

    绝地山庄,镜月宗什么的,直接就承受了鬼域殿最大的怒火,最后不但被灭了门,就连属于他的领地,也重新整改后并入了幽冥城的势力范围。

    虽是如此,鬼域殿除了清剿在魑魅林算计他们的势力之外,对于其他的势力却是没有任何的打压,反而任由他们发展,也在大陆上迅速划分了属于自己的势力。

    三大秘地所在的那片神秘海域,最先就是被血月司司主湛泓维发现并探知到的,即便他没有能力进入那片海域,却也从陌殇的知言片语中领悟到什么。

    即便当时不管是陌殇还是宓妃,对那片海域下隐藏了什么都没有说话,可湛泓维还是敏感的察觉到,那个地方应该就是殿主一直在寻找,并且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前去的地方。

    随着进阶排位赛结束,各个势力相继返回自己的势力范围,湛泓维作为陌殇临时指定的鬼域殿代理人,他也没有在第一时单就决定要报复谁,而是领着剩下的鬼域殿人直接赶回幽冥城。

    仇是要报的,但却要将报仇有可能造成的损失降至最低,否则还谈什么报仇。

    一番清算下来,各个势力在魑魅林中都损失巨大,有些势力甚至是直接折损掉进一半的高层核心人员,唯有他们鬼域殿从始至终损失都是最小的。

    哪怕就是人命,不过也只交待出去几条而已,可见在陌殇失去踪迹之前,在他的领导之下,鬼域殿在魑魅林中是行走得如何的顺风又顺水了。

    幽冥城・鬼域殿

    “距离那个地方发生异动已经近半个月了,咱们到底是放弃还是直接杀过去一探究竟?”

    “无论如何我是已经坐不住了,就算那地方是龙潭虎穴,咱们总不能闯都没闯就不作为了吧!”

    “君主一日不归,咱们鬼域殿就一日无主,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总有一天会纸包不住火的。”虽说有他们几个在,鬼域殿乱不了,其他势力就算觉得鬼域殿是块肥肉,却也没那个胆敢扑上来咬。

    “无论如何,迎回君主势在必行。”

    管那片海域有多神秘,有多危险,既然君主跟君王妃都能去,他们如何就去不了了。

    “可有人注意到发生异动的地方就在那片海域?现在可还有人潜伏在那片海域附近?”

    一听血月司湛泓维的这句话,以幽冥两司牧竣牧谦为首的七个人,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到湛泓维的身上,不太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

    鬼域殿的暗部势力,一直以来都是直属于君主陌殇管辖的,除了极个别的人,甚至鬼域殿没人知晓还有血月司司主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湛泓维在鬼域殿几乎是等同于陌殇影子一般的存在,明面上幽冥两司一直代替陌殇处理各种事务,他们的权利看起来很大,实则也要听从湛泓维的指令。

    当然,听不听从湛泓维的指令,前提条件在于陌殇有无事先交待过,否则幽冥两司是可以不听从,并且阻止湛泓维一系列动作的。

    目光坦然的迎视着牧竣等人看向他的目光,湛泓维俊逸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绯色的薄唇抿得紧紧的,“君主离开前将鬼域殿交到我的身上,我不但要对鬼域殿负责,同时也要对你们负责。”

    那片海域是他发现的,为了探知到更准确的情报,他领着人硬闯了那个地方,结果去的人全部折损在那里,就连他也是九死一生。

    若非他被救回鬼域殿,又有君王妃亲自出手,他的这条命也就没了。

    “那个地方我不是没闯过,但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的,你们都亲眼见过,所以我不同意硬闯那个地方,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他们这些人都是君主手下的得力助手,身为代理殿主的他,绝对不会允许他们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就坐以待毙吧!”

    “不管怎样,我们总要做些什么才好,指不定君主正在受难,很需要我们帮上一把呢?”

    听着顾伟晔顾伟辰兄弟两人的话,大家也都觉得很有道理,可同时他们也不怀疑湛泓维的动机,毕竟,他是不会背叛君主的。

    “你们想过的,我都想过,要是可以不用顾全大局,我也不介意再闯一次那个地方,但我觉得我们更应该相信君主,这一次那片海域深处的异动,说不定就是君主弄出来的,难道这不是君主要出来的征兆吗?”

    不怪他要往好的方面想,也不怪他对陌殇那么有信心,而是湛泓维相信陌殇是有那样实力的。

    放眼这世间,只要君主还活着,又有什么地方是能困得住他的呢?

    “呃…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那要不咱们就再等等,将情况打探清楚一点再说?”

    “嗯,我同意蒙昂的说法。”

    蒙昂提出自己的意见后,想了想又接着说道:“那天的异动持续时间并不是很长,不然其他势力肯定就发现具体异动位置在什么地方了,也等不到咱们出手去封锁消息了。”

    “那你的意思?”

    “虽说拿不出明确的证据,但显然那片海域的位置,应该就是传说中三大秘地的入口了。”

    “说重点,这个咱们都想到了。”牧谦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静不下来,脾气也相对牧竣要急躁冲动许多。

    “咱们君主的身份一直是个谜。”

    “这我们也知道。”

    “可那个地方是君主一直在寻找的,冥冥之中也自有牵引,反正我是觉得君主若真在那什么三大秘地,那么危险肯定是不会有的,只是不知道君主什么时候能回来罢了。”在蒙昂看来,不但是陌殇跟那个地方有说不清的关系,就连君王妃也不例外。

    一旁,素来自动减低存在感的季逸晨和宫灿默默的对视一眼,微僵的扯了扯嘴角,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他们虽以奉宓妃为主,可在他们的心里仍旧还抱有别的念头,就是说他们是在利用宓妃作为契机也不为过,但好在他们没有恶意,否则他们也活不到现在。

    “既是如此,那我们不妨一方面吸引其他势力的注意力,尽可能的打消他们对于那一天异动的关注,另一方面加派人手封锁住那一片海域周围的地方,密切关注那个地方的所有动静,确定好情况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同时,咱们也要加派人手分散到大陆上各个地方,暗中打探君主跟君王妃的消息,但要做到不动声色,以免打草惊蛇。”

    随着季逸晨一番话落下,宫灿也不忘补充一下他自己的看法,反正在宫灿的心里,就算天下人都死光了,他那个主子也是不会死的。

    只要宓妃不死,宫灿就有理由相信,陌殇也是不会死的,否则岂不是就要便宜别人了?

    “牧竣牧谦,你们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

    “好吧,之前是我太过着急了。”

    “再等几天看看。”

    要是再过几天还收不到关于陌殇的消息,不管那片海域有多危险,牧竣都不会打消去硬一硬的念头。

    “少数服从多数,我们兄弟也没意见。”顾伟晔顾伟辰是陌殇在鬼域殿的近身侍卫,兄弟两人是负责陌殇安危的,也是最应该跟陌殇形影不离的,可他们很失职,陌殇在魑魅林失去踪迹,他们压根就追踪不到,不难想象他们心中的阴影面积有多大了。

    好在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等到陌殇回归之时,近身侍卫多了一个影南一个影北,妥妥有人要跟他们争宠了,还不知道会有多想死的心呢?

    “大家意见既然都统一了,那接下来咱们就商量商量由谁负责什么,最多三天以后,如果还是没能打听到君主的消息或是接到君主传回来的讯息,那么咱们就一起去闯一闯那片海域。”

    “好。”

    眼看着大家激动的样子,湛泓维也不知他的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

    但愿接下来的一切都会顺利,他可不想交一个折损了大将的鬼域殿给陌殇。

    ……

    “司马,这片大陆上的风光你不都已经看过了吗?怎么兴趣还跟我们这几个没看过的人一样那么浓厚?”

    总算啊,解脱了,诛神教彻底覆灭之后,他们终于有机会可以跟随着陌殇的脚步,游走在这世间的任何一个地方了。

    “谁说我都看过了?”

    “那个你不是……”

    没等雪老三的话说完,司马金就黑着脸,沉着声幽幽的补充道:“我什么我,我还不是跟你们一样,在进阶排名赛举行之前,我就连玄阳岛都没有出过。”

    至于这满大陆的风景什么的,那简直就是司马金心中一个不可实现的梦好伐!

    但现在好了,他顺利认陌殇为主,而陌殇也历经重重考验,终将阴阳两魂相融于一体,他也就有机会追随陌殇左右,就算陌殇不打算将他带在身边,他也相对以前自由许多,可以去很多以前不曾去过的地方。

    当然,一旦陌殇需要他,如唤他的时候,他必须放下手中一切事情,迅速回到陌殇的身边听候他的差遣。

    “咳咳…原来你跟我们一样啊!”

    “可不,就算进阶排名赛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举行一次,但我们兄弟四个也是从来都没有踏出过竹坦崇彦一步,回想起来还真是心酸得很。”

    “听我说,听我说。”

    “少城主。”

    出了‘绝望深渊’再听到这么个称呼,一袭白衣的赫连子珩怎么都觉得有种乱入的感觉,于是他摆手说道:“这次我可是跟着阿殇混的,少城主什么的以后就没了,你们要是乐意的话,不如以后就喊我一声子珩少爷?”

    要说这一次若不是祭司大人开了金口,赫连子珩也是不能跟着陌殇宓妃一同前去浩瀚大陆游历的。

    不管赫连子珩有多想跟着一起去,但只要一想到需要付出的某种代价,不说赫连嘉澍夫妇不会同意,就连陌殇都不会同意。

    然,祭司大人只是开口提了一下,赫连迎就主动让赫连子珩跟随陌殇一同返回金凤国了,给出的理由竟然是陌殇要上相府提亲,不能一个娘家人都没有。

    咳咳…那所谓的陌殇的娘家人,他们就毫不客气的笑纳了。

    “就是以后到了金凤国,不但咱们的身份要保密,就是咱们的修为也要收敛,尽可能不用是最好的。”对于即将全新展开在他眼前的那一个世界,赫连子珩满心都是期待,要是可以他都恨不得长一对翅膀出来,然后他就直接飞过去了。

    “子珩少爷说得对,不过就算到了那边,咱们的武力值还是能用的吧,就是要下手轻…那么一点点。”

    “是能用,能收敛最好。”要是不能收敛,也就只能毁尸灭迹了。

    说来他们也挺可怜的,虽是跟着陌殇和宓妃一起出的‘绝望深渊’吧,但那两人一出来就把他们给丢了,让他们自己去幽冥城的鬼域殿,然后就要等他跟宓妃从云雾仙山出来再会合。

    最坑的是在此之前的时间,他们不能乱跑,否则一旦错过了什么,某世子是不会负责的。

    “不说那些了,反正咱们都已经抱上宫主的大腿了,只要在离开光武大陆之前不出差错,想来宫主是甩不掉我们的。”

    “也对,只要咱们能从这里走出去,还怕没时间去自由翱翔?”

    影南影北默默无语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激动,实在很不想当着他们的面,点破他们追随的主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要不想你跟着,就是你有天大的理由都不行。

    他要想让你跟着,那你就是躲在地底下,他也有那个技能将你挖出来,保证不会蒙尘。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见鬼的表情,难不成你们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内幕?”

    这一次陌殇跟宓妃离开,宓妃的身边自然是谁也没带,呼延宇齐也知晓她的性格,因而,倒也未曾替宓妃安排什么人手。

    反正在呼延宇齐的心里,他这个徒弟哪里都好,更不是那种会缺手下的人。

    至于陌殇身边要跟着他一起离开的人就相对要多了些,且不说有赫连子珩这个表兄要一路跟着,除了公冶润钰在陌殇的安排下留在涅城,代陌殇管理整顿那些世家之外,司马金跟风花雪月四公子,以及影南影北这两个近身侍卫都要跟着陌殇一同离开。

    分散开来还不觉得,这要聚集在一起之后,特么这支队伍实在太过壮观了些。

    “没有,我们没有内幕。”

    “对。”

    影南影北被赫连子珩几人的赤果果,火辣辣的眼神儿看得后背发寒,手脚冰凉,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发着颤,额上黑线那是一条条的往下掉。

    “那个我刚才只是在想,世子爷跟世子妃都是行动率超高的人,虽说他们去云雾仙山,理论上会比咱们晚到幽冥城鬼域殿一步,但谁敢保证实际上,世子爷跟世子妃会不会比咱们早到。”

    “所以我们的意思是,咱们就先别扯那些有的没的,还是抓紧时间赶到幽冥城比较妥当。”接着影南的话,影北一边抹汗一边补充说道,“要是咱们敢让世子爷在幽冥城等咱们,那后果有可能太美好,以至于我。我我都不敢看。”

    随着影北的话音一落下,赫连子珩几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陌殇,再自行脑补了一些陌殇有可能会有的反应,然后,他们全都齐齐打了个寒颤,不自觉的伸出手抱住了自己的胳膊。

    那什么,他们还是先赶去幽冥城,乖乖等着陌殇宓妃回归吧!

    至于那什么让陌殇宓妃等他们的这种事情,在心里想想就行,绝逼不能付诸于实际行动。

    否则,见光死。

    “什么也不多说了,赶紧确定一下幽冥城的方向,咱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到达那里。”

    “这个我去打听。”

    眼见他们的注意力终于不再集中在他跟影南的身上,影北是狠狠的松了一大口气,特么他们刚才的眼神实在太吓人了。

    “阿嚏――”

    “看来有人在惦记你。”

    陌殇揉了揉有些痒的鼻子,不由得停下脚步,伸出修长的大手轻捏了捏宓妃的鼻子,一点不脸红的调笑道:“我以为刚才是阿宓在想我。”

    “不要脸。”

    “难道阿宓就一点不想为夫?”

    “天天都看得到的,有什么可想的。”

    “意思就是见不着的时候,阿宓会非常的想念我。”每次在快要将宓妃给惹毛的时候,陌殇总能妥妥的收手,看着宓妃恨不能咬他一口解气的时候,他就笑得特别的张扬。

    果不其然他的话一出口,宓妃的绝美的小脸就黑了,只见她笑嘻嘻的双手环上陌殇的胳膊,然后一只小手摸到他腰间的软肉,皮笑肉不笑的使劲一拧,软软糯糯的道:“不是有句话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熙然也不用太感动,要不我会不好意思的。”

    说话的同时宓妃还不忘加大手劲儿,坚决不愿惯着陌殇这喜欢逗弄她的毛病。

    “嘶――”

    饶是陌殇自认忍痛能力是一流的,也不太吃得消宓妃这一手啊,他怎么觉得腰上那一块肉都不是他自己的了?

    “宝贝儿我错了。”

    “嗯?”

    “是我一日不见阿宓就会犯了相思病,阿宓就是十天半个月不想我一次,那都没什么的。”

    “臭熙然,你可真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那为夫也只是在阿宓面前才这样。”

    祖宗,他的小祖宗,能不能松手了啊?

    他疼,是真疼。

    “哼,这次就放过你,再有下一次…哼哼!”接连两个‘哼’字,强烈表示她下一次是不会再手软的。

    陌殇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腰,郑重其事的点头道:“为夫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很疼?”

    “呃…不疼。”

    紫色的凤眸对上宓妃不太相信的眼神儿,陌殇轻咳两声再次保证道:“不疼,真的不疼。”

    “唔,下次我会轻点的拧。”刚才那一下,宓妃是真的下狠手了的,也不知被她拧的那地方肿了没有?

    就算宓妃是心疼陌殇了,她却也不愿表现出来,免得这家伙下次还那样逗她。

    “阿宓下次可得手下留情。”原本还觉得他家小女人是认为自己手劲太大,保证下次不再拧他了,结果她却说‘下次她会轻点的拧’,陌殇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能控制住两只脚,自己把自己给伴一跤。

    “快些走,先到幽冥城再说。”诛神教覆灭之后,一切都是如计划中那样,一步一步进行得相当顺利,就算偶有出入也是不多,宓妃的心情就不由得越来越好。

    计划每进一步,也就意味着距离她回到金凤国的时间又提前了一大步。

    只要一想到很快她就可以见到爹娘跟哥哥们,她就有些控制不住满心的雀跃。

    明明分开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很长,可她就是很想很想他们,心里满满的都是对他们的惦念。

    “阿宓不要着急,最迟后天我们一定可以到达幽冥城的。”

    “我知道,可我还是急。”

    “我们会很快回去的,我保证。”静静凝视了宓妃一小会儿,看着她那双仿佛是会说话一样的眼睛,陌殇哪能不明白她心中的想法。

    她想回家,她迫切的想要回家。

    她的眼中充满了思念,她就像一个在外的游子那般,迫切的想念着母亲的怀抱,父亲的关怀,兄长们的疼爱。

    “嗯,我相信你。”

    虽说宓妃还不清楚陌殇瞒着她在准备什么,可她却相信陌殇迟早都会告诉她的。

    在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刻意要隐瞒的事。

    “对了,你那样将南宫雪朗甩掉真的好吗?”突然,宓妃想到被陌殇故意甩下的南宫雪朗,也不知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想到临出云雾仙山前,东陵师叔拉着她说的那些话,要她一路上对南宫雪朗多一点照拂,又想到陌殇将人给甩了,她的承诺就如同打了水漂了。

    怎么都觉得有些脸红,不太好意思啊!

    “为夫只是不想他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你这话,骗鬼去吧。”

    “阿宓,你那么担心别的男人,我会吃醋的。”

    闻言宓妃是直接一头黑线,还能不能愉快的沟通了,“好,咱们不谈他。”

    吃醋的男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宓妃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阿宓不用担心,他一个大男人是走不丢的。”

    “……”

    “再说为夫也没有直接丢下他,还是给他留了线索的,要是他没本事自己找到地方,那可不能怪为夫不带着他。”

    对陌殇解释实在无言以对的宓妃只能扯着僵硬的嘴角冲他笑了笑,道:“不说他了,咱们快些走吧!”

    南宫雪朗,你就自求多福,我爱莫能助。

    “阿嚏――”

    “莫不有人在算计我?”南宫雪朗也是没想到他会被陌殇给直接抛下,显然他把陌殇想得太大方了。

    那个男人的心眼,特么比起针眼也没大多少,别以为抛下他就能甩掉他,他是铁了心要跟他们一同返回浩瀚大陆。

    “陌殇,我做好准备了,随时恭候你的各种刁难跟挑衅,看看咱们谁先落败。”

    也是陌殇不知此时南宫雪朗心中的想法,不然他肯定不会好心的给南宫雪朗留线索,暗示他去幽冥城鬼域殿。

    他一定要给南宫雪朗指条错的路,等他回过神来,他跟宓妃都已经起程离开光武大陆。

    “这第一局,咱们不妨比比看,谁先到达幽冥城,进入鬼域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76扬帆起航,踏上归途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