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77 扬帆起航,踏上归途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边鬼域殿内,一个个的指令在血月司湛泓维跟幽冥二司的商量之下接连发了出去,潜藏在大陆各个地方的鬼域殿人接到命令,就如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办起事情来也就格外的迅速。

    他们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到什么新的命令了,人一闲着就会无聊,一无聊就会发慌,好不容易有了事情可以做,想当然他们的效率不是一般的高。

    那边陌殇也考虑到了许多的实际情况,为免湛泓维等人跟找上门的赫连子珩等人打起来,他还是非常好心的传了一封信回鬼域殿。

    相信只要看到他的亲笔信,湛泓维他们会知道该怎么招待赫连子珩他们。

    至于南宫雪朗么,陌殇表示他实在没有那个心胸,可以对打他女人主意的男人有好感,哪怕那个男人一直都在极力的控制他对宓妃的感情,也丝毫都没有在宓妃的面前流露出什么异样,但他对此就是很不爽,怎的?

    他这心里不痛快了,自然也不会让南宫雪朗痛快,所以黑心的某世子,在信中可是交待了,若有一个名叫南宫雪朗的找上门,虽说不用赶他出去,但却一定要狠狠的刁难刁难他,要让他知难而退。

    咳咳…为免宓妃知道后说他小心眼,爱报复,陌殇在信中再三交待,为难是要为难的,但别做得太明显,要是事后被宓妃发现,他是不会承认他有交待过那种事情的。

    做事素来小心又谨慎,从不留下痕迹的陌殇甚至在信中交待道,信看完后必须烧掉,否则就要按鬼域殿殿规处治,谁也不许反对。

    一想到那可以堪称变态的殿规,看到陌殇这封书信的湛泓维等人也是齐齐无语,额上滑落的黑线都可以捡起来下出几大碗面条了?

    他们可不可以当作没收到这封信,也没看过这封信?

    君主这是光明正大要他们给某人穿小鞋,还要不让人发觉的节奏啊?

    肿么破?

    他们是做还是不做?

    做的话,不可能毫无痕迹,难免会有暴露的可能。

    不做的话,当着君王妃的面,君主肯定不会收拾他们,还会对他们很好,可背着君王妃的时候,君主肯定会想出各种方式方法,让他们水深火热的。

    那是,做还是不做?

    呜呜…这个问题好难选,好纠结。

    “那个君主的意思你们应该都看懂了,也都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懂了。”

    “也知道该怎么做。”

    “那个我有话说。”

    湛泓维瞥了眼高高举起手的顾伟辰,板着脸嗓音清冷的道:“你说。”

    “咳咳…我就是想说那个叫什么南宫雪朗的男人,他到底怎么得罪咱们君主了。”

    要不君主能那么对他?

    想到陌殇在信中的交待,顾伟辰都不禁在心里默默的替南宫雪朗点了一排的蜡。

    你说你,得罪谁不好啊,偏要招惹上他们君主那样的一个变态。

    说陌殇是变态这样的话,顾伟辰只能在心里说一说,可是万万没那个胆子说出口的,没得君主就要活剥了他。

    “同问。”牧谦笑意盈盈的开口,只是那表情怎么就那么的幸灾乐祸呢?

    敢情,即将要被穿小鞋的男人不是他。

    “你们难道就不觉得,能让某人那么小心眼的,从来就只有一个可能吗?”

    “什么可能,宫灿兄你倒是说说清楚啊!”

    宫灿拂了一下额前的一缕头发,皮笑肉不笑的道:“大概是那个男人在打我家主子的主意,所以…嘿嘿,你们懂的。”

    陌殇对宓妃的占有欲有多强,他们这一群人都深有体会,即便就是他和季逸晨这样的宓妃的手下,也是不能跟宓妃太过亲近的。

    否则,就算他们对宓妃没有想法,某个黑心黑肝黑肺的家伙也能想到法子收拾他们一顿。

    “或许你是真相了。”半晌后,湛泓维轻吐出这么一句话,牧竣牧谦等人点头附议,道:“我们可是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想,戳破真相这种事情跟我们无关,无关。”

    “你们…你们这么撇清干系真的好吗?”

    嘴角猛抽的看着这群急于撇清关系的男人,宫灿只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他这个实诚的孩子,到底他得是有多蠢才一语道破那不能说的秘密啊?

    “要是我被某人逮住了,你们一个也都别想逃。”就他家主子那么好的姑娘,有男人喜欢才正常,没男人想打她的主意才不正常吧!

    不就是有不开眼的男人正在,或是意欲要打他家主子的主意么,至于搞得他们都草木皆兵,需要严正以对?

    “好了,都别闹了。”好在他们耐着性子再等了等,要不他们全都跑去那片海域,现在可就要坏事了,“既然君主已经对接下来的一切都有了大致的安排,咱们就各司其职,按吩咐行事。”

    “好。”

    “我没意见。”

    “君主回来,君王妃随行,你们商量看看由谁去负责珍月阁的打扫任务。”

    “我去。”这段时间大陆上都安静得很,各个势力都没什么新的动作,他们鬼域殿也乐得轻松,不用防备那么多,“君主可是有着严重洁癖的人,我去盯着打理比较妥当。”

    “那谁负责迎接任务?”

    “这个就交给我吧。”牧谦也是觉得自己有些太闲,不妨就接下这个任务,就让他瞧瞧从那片海域下走出来的,三大秘地的人跟他们有什么不同。

    给每个人都分派好各自负责的任务后,湛泓维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果断的不敢留下这个所谓的‘证据’,只能纠结万分的把陌殇写的信给烧了。

    ……

    一天后,以赫连子珩为首的一行人总算是顺利的到达了幽冥城,也打听到了鬼域殿的所在。

    “本少脸上沾什么脏东西了?”

    “没有。”赤霜是赫连子珩的近身侍卫,从婴儿时期就跟赫连子珩养在一起,懂事后就接受各种培训,方才最终具备留在赫连子珩身边的资格。

    这次赫连子珩外出游历,他的十八大护卫都没有带在身边,唯有赤霜这个侍卫首领追随左右。

    “那他们躲什么?”

    “这个属下不知。”

    “那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本少,是不是本少长丑了?”赫连子珩摸着自己棱角分明,俊逸非凡的脸,他怎么觉得自己魅力下降了。

    要说赫连子珩也是一个极其自恋的美男子,咳咳…赫连氏一族的基因很强大,无论男女皆是属俊男美女那一款的,赫连子珩的爹娘长相都不差,他更是打小就在别人的注目礼中长大,对于他出色的相貌,赫连子珩是绝对有信心的。

    难道是他的出场方式不对?

    要不那些平时一看到他就跟蜜蜂见了蜂蜜似的,恨不得朝他扑过来的姑娘们,怎么感觉她们避他如蛇蝎呢?

    这…他得是长多丑才能让她们有这样的下意识反应?

    “本少感觉到了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这短短瞬间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求安慰。”

    看着赫连子珩那‘我受害伤了,我已生无可恋’的表情,再听着赫连子珩怨恨满满的的话,赤霜恨不得自己能再去投胎一次。

    这画面,简直不忍直视好伐!

    “少爷长得很俊,是个绝世美男子,她们…呃,她们那是没有眼光,不,她们那是眼睛有问题。”

    别说,对于那些姑娘们看到赫连子珩之后的反应,赤霜也觉得非常奇怪。

    虽说他家主子在相貌上面,比起殇少主,不,是现在的宫主要逊色那么一点点,但不可否认的是,赫连子珩的那一张脸,妥妥就是一个男版的红颜祸水,绝对有祸乱天下的资本。

    “难道是本少的问题,吓到她们了?”

    莫名的,赫连子珩突然冒出口的一句话,竟然真的就接近了真相?

    他们这一行人是清一色的,相貌皆非常出众的男子,各种风格,各种类型,简直完全可以满足众女人们看美男的爱好。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外貌跟他们整个人给人的气质,以及无形中从他们各自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让得幽冥城中的人对他们都抱着,可以远观不能接触的态度。

    因此,不是没人注意到赫连子珩一行人,而是他们就算什么都没做,单单只是出现在幽冥城都非常的惹人注目了。

    以至于当赫连子珩面带微笑,气质温润亲和的上前随便拉了一个姑娘,尽管是很客气的询问去鬼域殿要怎么走,都把周围一众打量他们的人吓得速退数步,以测安全。

    这段时间大陆上看似风平浪静的,实则波涛暗涌,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掀起风暴来,这一行人个个看起来都是高手的样子,又在这个时候进入幽冥城,还询问要怎么去鬼域殿,该不是上门来踢场子的吧!

    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别说那个被赫连子珩大帅哥问话的清秀美人儿了,就是旁边那些刚才还竖着耳朵想要听他们对话的男男女女,也是‘刷’的一下退了个干净。

    那灵敏的下意识反应,可不就深深的伤了赫连子珩一把,让他不禁都要怀疑他是不是长得太锉了。

    “那什么他们不会以为咱们是去鬼域殿挑衅的吧!”

    “唔,有这个可能。”月公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帅气的扬了扬眉,刚才他也去打听消息了,结果受到的待遇也没比赫连子珩要好。

    说实话,他对自己的长相也是相当有信心的。

    “那要不咱们解释一下?”

    听了雪老三这话,风老大都忍不住想要给他一巴掌,“你以为他们会听你的解释?”

    “没准儿还会认为你是在狡辩。”花老二拧着眉,语气却轻松愉悦的补刀。

    “看他们的表情也知道,想从他们嘴里是问不出什么了,反正我们已经到了幽冥城,总会找到鬼域殿位置所在的。”

    “嗯,就按司马说的,现在咱们分头行动,分散开去打听消息,不管结果如何,一个时辰后就在这里会合。”

    “这样也行,那本少就跟赤霜一组,就走这边街,你们要怎么分配就随意。”

    “我们两个一组。”影南影北原就是一对,常常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

    “我跟老三一组,老大跟小四还有司马就为一组吧!”

    “好。”

    眼见分好组,司马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特么他该庆幸自己不是被丢下的那一个吗?

    还是说他其实就应该是跟公冶润钰为一对的?要是公冶润钰在的话,他就不显多余了?

    鬼域殿的人在巡查幽冥城的时候都不会穿着统一的服饰,就跟在现代警察穿便衣执行任务一样,那些负责巡查的人都穿着便衣,悄无声息的混迹在人群里面,看到的事情跟探听到的事情,往往都是最为真实的。

    同时,他们获取情报的速度也是最快的。

    这不,半个时辰前,他们这队负责东城门口的巡查卫刚刚接到上面传下来的命令,要他们留意一行相貌还算出众的年轻男子。

    如若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且先悄悄打听一下他们是来幽冥城做什么的,要是他们是冲着鬼域殿来的,那么也别抱有敌意,礼貌客气一点将他们请到鬼域殿再说。

    从赫连子珩他们一行人走进幽冥城的东大门开始,他们其实就已经被伪装得很好的巡查卫发现了,并且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他们。

    只是巡查卫还没想好要怎么上前跟他们搭讪套话,赫连子珩就动作极快的拦下一位姑娘,然后还被当成危险品避开了。

    想到那画面,好些个巡查卫不厚道的笑了。

    “你们要去鬼域殿?”

    刚要分头行事的几人一听这话,一个个立马就停下脚步,一双双如同雷达般的锐利眼神落到一号巡查卫的身上,直看得一号巡查卫恨不得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

    特么的,他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很强大的威压。

    要是早知道会这样,他肯定不会站出来,就由着他们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转,一定等到他们累得像狗一样的时候,他才出现来给他们指路。

    “你是谁?”

    直面赫连子珩施加给他的威压,一号巡查卫双腿直打颤不说,额上豆大的汗珠那是‘刷刷刷’的往下落,但他却紧咬牙关,愣是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跪下去。

    他们鬼域殿的人,绝对是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的硬骨头,哪怕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巡查卫,甚至都没能见过他们的君主一面。

    “你倒是硬气得很。”说着,赫连子珩赞赏的看了这人一眼,收回了施加在他身上的威压。

    一号巡查卫:“……”

    他硬气个毛线,他只是反应慢,一时之间没能反应得过来。

    扯着袖子抹了把脑门的汗,一号巡查卫简直就是怒瞪着赫连子珩一行人,很不客气的吼道:“你们不是想去鬼域殿吗?”

    “嗯,我们的确是要去鬼域殿。”有时候赫连子珩是相当佩服他那个亲亲表弟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明明来到光武大陆的时间不长,可他却建下了鬼域殿这么大一个势力。

    以前鬼域殿在大陆上就是排名第三的势力,现在却已经是稳坐第一把交椅了。

    成长速度之快,令人咂舌不已。

    “要是你们相信我的话,那就跟着我走,要是你们不相信的话,也可以自己去找鬼域殿在什么地方,只是容我善意的提醒你们一句,就算最后你们可以成功的找到鬼域殿在什么地方,可要是没有人给你们领路的话,哪怕你们个个都是高手,也是需要留下点什么东西才能进得去的。”

    鬼域殿近年来,尤其是最近这两个月,在大陆上那是威名赫赫,有人惧怕,自然也有人不信邪,准备充足前来硬闯鬼域殿的人不是没有。

    只是最后那些人都沦为了鬼域殿,金碧辉煌磅礴大气正殿前那片食人花海的花肥了。

    “你这话说了不等于没说吗?”

    明摆着这是不管他们信还是不信,都要跟着他走才行的节奏啊?

    那他还说那么多做什么,是嫌口水太多了么?

    “自主选择权在你们手上。”

    一号巡查卫完全不知道他此话一出,赫连子珩等人有多么的想要弄死他,再弄死他。

    要不是他们没在一号巡查卫的身上感受到恶意,又或是杀气,这人早该成为一具尸体了。

    “一句话,你们到底要不要跟着我走。”他可不像他们闲得很,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好不好。

    “咳咳…子珩少爷,你的意思呢?”

    赫连子珩看了看风老大,又看了看司马金,最后目光才落到一号巡查卫的脸上,语气低沉暗哑,极富男性魅力,“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我们的?”

    闻言,一号巡查卫直接白眼一翻,毫不客气的回道:“你们以为幽冥城是什么地方,鬼域殿又是什么地方,从你们一脚踏进幽冥城,你们便被盯上了。”

    看着一号巡查卫那一脸‘他们很单蠢’的表情,赫连子珩磨了磨牙,他告诉自己要不是他修养好,特么他肯定要教训教训这个小子。

    “你们也不用觉得自己很特殊,毕竟,每一个进入幽冥城的生人,都会被格外的关注。”

    听到后面这句解释,赫连子珩的面色好看了一点,他们一路急行赶到幽冥城,又急于找到鬼域殿好落脚,因此,倒是失了不少的警惕之心,以至于被人盯上都没有察觉。

    这事儿要怪也怪不到别人的头上,完全就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还劳烦你带一下路。”

    “如此,就请吧!”

    眼见这人待他们还算客气,赫连子珩跟风老大等人对视一眼,默默的在心中腹议,是不是鬼域殿中陌殇的人收到消息,知道他们要来,所以才……

    等他们跟在一号巡查卫的身后走到鬼域殿外,看到那磅礴大气的正殿前那一片似是望不到尽头的食人花,一行人皆是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果然这地方是不能乱闯的。

    “那个司马,那花海里面全是阵法吧!”

    “嗯。”

    “看来那人的确没骗我们。”

    “那些阵法摆得非常精妙,就是我想要毫发无伤的通过也难。”

    能从司马金嘴里听到‘难’这个字,可见面前这片花海是有多么的危险致命了。

    “注意我脚下的步伐,踏错一步死于非命的话,我可不会负责替你们收尸。”

    话落之后,一号巡查卫想想也不对啊,立马就改口道:“我说错了,要是你们死在这里的话,是不用收尸的,那些食人花会把你们的尸体收拾得很干净。”

    我去!

    这混蛋到底是谁调教出来的,怎么就那么欠收拾呢?

    “你放心,我们都惜命得很,不会踏错的。”

    “那你们跟紧了,等把你们送进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见他们都听懂了他的意思,一号巡查卫也不拢苯哟潘蔷屯锩孀摺

    至于他要领人进鬼域殿的这个消息,早在他们进入鬼域殿攻击范围内的时候,应该就已经传到高层的耳中,因此,一号巡查卫完全不担心,领着这些人进去后会没办法交待。

    且看,这些人来鬼域殿的目的是什么,要是他们不怀好意,那结果就只能是呵呵了。

    “大哥,你说君主这次带回来的人,难道是要跟君主一起回金凤国的?”

    那地方就连他们都没有去过,说句心里话,顾伟辰从现在开始就已经怨上风老大等人了。

    这要是没有他们的话,这次随君主回金凤国的人,会不会就有他们了。

    “不知道。”

    “哎,跟你说话真没劲。”

    “你其实可以选择闭嘴。”

    顾伟辰:“……”

    “扑哧――”

    “谁在笑。”

    那个没忍住笑出声的人自然就是赫连子珩,面对顾伟辰羞恼的怒瞪,他表示毫无压力,最后还气死人不偿命的开门见山的道:“你们的君主是叫陌殇吧,我是他嫡亲的表兄赫连子珩,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子珩少爷。”

    顾伟晔顾伟辰:“……”

    这么自来熟的人,真有可能是他们君主的表兄吗?

    于是乎,一场初见的相互介绍认识的会面,就在某种奇怪的氛围中结束了。

    “在君主回来之前,就请你们先住在摘星楼,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直接吩咐里面的人去做,只要你们的要求不过份,我们会尽可能的满足。”

    换言之,顾伟晔这话的潜台词就是,不管你们是何身份,但在君主回来之前,我们是不会对你们太过恭顺的,所以,你们要乖一点。

    “好,烦请你们在阿殇回来之后,立马派人通知我。”

    “是的,子珩少爷。”

    “行了,我们没有别的问题了,你可以去忙了。”

    “嗯。”顾伟晔礼貌的微点了一下头,干净利落的转身大步离去。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摘星楼,赫连子珩不禁摩挲着自己的下颚,若有所思的道:“不愧是阿殇表弟手下的人,还真是颇具他为人处事的风格。”

    风老大等人:“……”

    什么话都让赫连子珩说了,他们也只能无言以对了。

    陌殇跟宓妃的速度很快,夜幕降临的时候,两人便出现在了鬼域殿,害得看到陌殇的那些人,一个个都忍不住怀疑自己眼花了。

    “熙然,你的人貌似都不认得你了。”

    “为夫怎么听出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呵呵…没有,绝对没有。”

    也不怪鬼域殿的人要不认识陌殇,现在陌殇的样子跟他离开鬼域殿时的样子,不说有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但那银白色的长发跟璀璨的紫色凤眸,就实在是非常扎眼了。

    这要不是陌殇的脸没变,依稀可以从那精致绝伦的五官中认出陌殇的影子,只怕他们都要将陌殇当成入侵者,爆发一场大战了。

    “君…君主?”

    “嗯。”

    湛泓维跟牧竣等人听着那一个轻浅的‘嗯’字,只觉头皮都要炸起来了。

    呜呜…他们真没有要质疑他的意思?

    也怪他们太眼瞎,就算君主跟之前有些不太一样,可那站在君主旁边的君王妃没变啊,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君主的身份?

    “行啦,你别把他们吓坏了。”

    “他们要真那么胆小,本君就该考虑要不要送他们去回炉重造了。”

    “是,你说得有道理。”

    “那是自然。”

    果断的,宓妃扭过头去不再看陌殇一眼,对着跪了一地的湛泓维等人轻声道:“都起来吧。”

    “谢君王妃。”

    “赫连子珩他们都到了吗?”说话间,陌殇牵着宓妃的手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回君主的话,子珩少爷他们是上午到的,属下将他们安置在摘星楼。”

    “南宫雪朗呢?”

    听到这个名字,湛泓维等人都齐齐抽了抽嘴,心说:君主,不是属下们不按照您的意思好好的招待那位南宫公子,而是他还没来,您就先回来了。

    “回君主的话,他还没到。”

    “无妨,你们派人在幽冥城留意一下,发现他之后立马带他到鬼域殿。”

    “是,君王妃。”

    “阿宓要不要回珍月阁休息一下,我抓紧时间处理一下离开这段时间积压的公务。”

    “好。”

    转眼又是一天,在路上发生了一点意外的南宫雪朗,总算是顺利的来到幽冥城,同样也是由一个巡查卫将他带到了鬼域殿。

    所有要随陌殇一同前往浩瀚大陆的人都到齐之后,陌殇也将鬼域殿内积压的公务处理完了,同时,他也留下了一份未来一年内鬼域殿的发展计划书,就算他人不在,亦可保证鬼域殿不乱,并且稳坐大陆之上各大势力的首位。

    “阿宓。”

    “怎么了?”

    鬼域殿中有不少陌殇出海前,宓妃替他准备好却没用的东西,现在要回去了,陌殇又舍不得将东西就放在这里,可不就成了宓妃的活。

    想了想也只能将这些东西都当成是行李,然后一件一件的收起来,好在他们目前手里宝贝多,就算有再多的东西想要带走,也可以都装在储物空间里面,要多方便就有多方便。

    “阿宓,能再多留几天吗?”

    宓妃收拾衣服的手微微一顿,昨天不是已经都安排妥当,顾伟晔将船都准备好了,怎么现在陌殇又跟她说再多留几天?

    微凉的指尖轻点了点宓妃的鼻头,对上她不解又静待他给个说法的眼神,陌殇的心便拧得生疼,“阿宓想不想明天出发,顶多后天就回到金凤国。”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阿宓想不想这样。”

    “真有那样的办法,那我为什么不想。”天知道就算他们现在有准确的航线,甚至他们使用的船也是顶级的,可就是这样从明天出发,等回到金凤国的时候也都是一个半月后的事情了。

    要是换了普通的船,又没有精准的航线,没有三五个月就别想回得去。

    “办法是有,不过我还没有试验成功。”陌殇原是想等他试验成功后再告诉宓妃的,但眼下他的试验正到了关键时期,最后是能多在鬼域殿停留几天。

    “熙然从‘绝望深渊’出来就是在忙这个?”

    “嗯。”

    “成功的几率大吗?”

    “那东西我是按照飘渺秘境中得到的传承记忆来炼制的,先辈们肯定是用过,只是我头一回炼制,能有几成的成功几率我不敢保证。”

    “无妨,左右也不过就是早几天跟晚几天罢了。”

    “阿宓要相信为夫,为夫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我信你。”

    跟宓妃说清楚之后,接下来的几天,陌殇都将自己锁在书房里了,哪怕就是宓妃也没能见到他的面。

    直到第五天的时候,面色有些苍白的陌殇才从书房里走出来,但那双紫色的凤眸里,有着怎么都掩饰不住的兴奋与得意。

    功夫不负苦心人,他总算是炼制成功了。

    “牧竣,传本君主之命……”

    看着陌殇这是要下命令立马起程的意思,宓妃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他的话,“要说也是明天,现在你必须乖乖跟我回房休息,其他的想都别想。”

    两天之后,青城城外蔚蓝的海面上,一艘奢华至极的三层大船扬帆起航,正式朝着浩瀚大陆的方向行驶而去。

    “爹娘,哥哥,我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77扬帆起航,踏上归途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