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78 陌殇,拒绝来往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迎着绚丽的朝阳,鼻翼间满是腥咸的海水的味道,耳边响的海浪轻拍的声音,甲板之上,随行的赫连子珩等人都非常有眼力劲,一看那儿连空气中都泛着粉红色的泡泡,他们就果断的退了。

    秀恩爱神马的,他们伤不起。

    身为光棍男的他们,还要每天被虐,他们更是伤不起。

    “阿宓。”陌殇温柔的轻唤着宓妃的名字,温暖的大手紧紧的将宓妃柔软的小手握住。

    “熙然,我很开心。”

    “我知道。”此生,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宓妃的脸上绽放出如花的笑颜。

    为了她能恣意的笑,他可以付出任何的代价。

    “我要回家了。”

    “不。”

    “嗯?”

    “是我们要回家了,阿宓只说自己一个,是想要抛弃我的意思吗?”

    宓妃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就嘴角轻抽,没好气的瞪着他羞恼的道:“就是要抛弃你,你有意见。”

    她是为着他离开的家,不顾危险出的海,哪怕她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是要建造定个庞大的海上商业王国,但不可否认她最大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出海找陌殇啊!

    因着她的坚持,也因着爹娘哥哥们爱她,疼她,不忍折了她的翅膀,所以哪怕他们心中都明白她出海是为了哪般,却也没有阻止她。

    也正是因为如此,宓妃对他们才越发的愧疚,哪怕倾尽此生,怕是都不能报达他们十之三四。

    “我们家阿宓说了算,我不敢有意见。”一方面陌殇的确是很想回金凤国,只因他要上相府提亲,让宓妃正式打上他的标签,另一方面陌殇又有些惧怕回去,这还不都是怕那些疼爱宓妃的人,不但要阻挠他跟宓妃见面,指不定还会将宓妃给藏起来。

    一想到这里,陌殇就觉得无比的蛋疼。

    偏偏那些人不是宓妃敬重的长辈,就是宓妃爱重的嫡亲兄长,表兄长,甚至还有那么几个师兄,越想陌殇就觉得他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以那些个男人的妹控属性,陌殇只要一想到他们就头皮发麻,有种想要即刻就拐着宓妃私奔的念头,这要肿么破?

    “身怀宝藏的人,难免是会遇到各种各样考验的,我对你有信心。”

    看着陌殇那张‘我已生无可恋’的纠结俊脸,宓妃好兄弟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加油打气,毫不客气的就把自己比作了宝藏。

    “是啊,谁让我抢了他们最心爱的宝贝,别说要受刁难了,就是要挨上几顿打,那也是为夫占了大便宜。”

    “那熙然可要做好被狠揍的准备。”

    “阿宓要记得疼我。”

    “噗――”

    疼他?

    怎么疼?

    等到回去后,宓妃首要做的事情就是陪家人,陪家人,陪家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至于陌殇么,这不天天都见着的吗?

    回去后暂时不见面,也不是不能忍受的事情,更何况她也一定不要表现得非陌殇不可,离不开他的样子,要不真等到陌殇请了媒人上门提亲的时候,宓妃少说也有七八分的把握,他非但会提亲不成,大概还会被打出去。

    最好的办法么,当然得让爹娘跟哥哥们都知道,在她的心里陌殇是排在他们之后的,只有他们才是排在她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回去后,阿宓乖乖在相府等我,等我得到他们的认可后,上门向你提亲。”

    “唔,我能说希望熙然不要被虐得太惨吗?”

    “咳咳…那个但愿舅兄们跟表舅兄们手下留情。”

    “呵呵…”

    “就算他们要生吞活剥了我,我也不会退缩的。”默默在心里计算了一下他的那些舅兄们的战斗值,陌殇颇为无奈的抚了抚额,话说他的追妻之路,貌似还处于遥遥无期中。

    宓妃笑着回握了握他的手,偏着头软声道:“那要我帮忙说你好话吗?”

    “别,千万别。”

    “呵呵…”

    笑望着陌殇那一副‘我怕怕’的表情,宓妃真是笑到肚子痛,她怎么不知道她家男人还有这么可爱逗乐的一面。

    “阿宓不说我好话还好,一说我好话,估计我就真的要追妻无望了。”

    “真的不要我说好话?”

    “不要。”

    “那要我说你坏话吗?”

    闻言,陌殇直接苦着一张脸,可怜兮兮的拉了拉她的袖子,无限幽怨的道:“阿宓,求不黑。”

    好话不能说,坏话当然更不能说,不然她的爹娘哪里还会愿意把她嫁给他。

    搞不好全都以为在出海期间,他怎么欺负宓妃了呢?

    真要那样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这辈子都甭指望能抱得美人归了。

    “我就实话实说,那也算黑?”宓妃丝毫不为苦着一张脸的陌殇心疼,反倒挑衅的扬了扬眉,那模样看得陌殇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调皮的小女人,怎么就见不得他好呢?

    “宝贝儿,你是不是想要抛弃亲夫?”

    “亲夫,谁是我亲夫啊?”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甭提宓妃的表情有多么的无辜了。

    臭男人,叫你时不时就占我便宜,活该就让你急。

    不过一想到她家里的诸位男人们,宓妃也不禁要为陌殇狠狠的掬上一把同情泪,果然呐,想要娶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愿她家男人还能抗得住哥哥们的轮番轰炸了。

    “你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东西。”

    面对一个你不能打,又不能骂,还要时时刻刻顾及她心情的,巴不得将她给捧在手心上的心爱的小女人,她那小嘴要总说出你不爱听的话,你要怎么做?

    陌殇的做法是直接,简单又粗暴的。

    “唔…”

    修长有力的手臂用力的将宓妃拉进怀里搂着,一只手固定她的后脑勺,强势霸道的吻如狂风暴雨般袭向宓妃,直接就把某小女人给晕懵了。

    只见她一双清丽如春水般的眸子瞪得大大的,表情也是愣愣的,显然在陌殇的突然袭击之下,一点都还没有反应得过来。

    “宝贝儿,专心一点哦!”

    什么叫得了便宜还要卖乖,陌殇这货就是这样的,倒也不怕宓妃秋后算账。

    专心,专心你个大头鬼,叫你搞突然袭击,让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阿宓这是生气啦!

    哼!

    可我明明感觉到阿宓也是非常喜欢,非常享受我亲吻的啊!

    你…你你不要脸。

    两人如同连体婴儿一样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海风卷起他们的头发,宓妃乌黑的发丝与陌殇银白色的头发相互缠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黑一白两种极致鲜明的色彩,在阳光下异常的璀璨夺目,那甜蜜唯美的画面,着实令人不舍出声打破。

    一场眼神的厮杀结束,宓妃黑着一张小脸,憋着满心的羞恼告诉自己,不能总是被动的挨打啊,她要反攻。

    对,一定要反攻。

    不能每次都是她被某人吻得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还伴随浑身虚软站不住脚,她要做掌控主动权的那一个,她要看到某人在她的亲吻下沉醉入迷的模样。

    仔细回想了一下陌殇以前是怎么亲吻她的画面,又脑洞大开的自己脑补了一些激情*的拥吻画面,宓妃在心里给自己打打气,咬牙开始付诸于实际行动。

    “嗯…”

    感受到某个小女人在反攻,强势的要从他的手里夺回主动权,陌殇的凤眸颜色更深了,那潋滟的无限风华简直要溺毙了个人。

    对于某个小女人的主动,某人是非常激动,非常开心的,故而,他是一点不介意成为被动的那一个。

    毕竟,他家小女人主动吻他的机会不多,尤其是这么专注卖力,誓要狠狠将他压在下面的机会更不多,他要好好把握,绝不浪费。

    “这样会不会很奇怪?”

    水润的红唇学着记忆中那样,一点一点细致的描绘着陌殇性感的薄唇,来回流连两圈之后,下一步该干嘛?

    心里纵使慌乱,可架不住宓妃面上崩得住啊,活脱脱表现得她非常有经验的样子,看得一直在配合她的陌殇内心喷笑不已。

    某人真心觉得他好能忍,好能装,要不他早就破功了。

    唔,他好想夺回主动权有没有,谁叫他家小女人这么惹人爱,他快失控了。

    “呃,后面要怎么亲?用舌头吗?”宓妃心里想着,绝美的小脸红红的,那娇羞的俏模样,怕是任何一个男人瞧了都会为之心醉不已。

    粉色的小舌笨拙的撬开某人的嘴,在碰到某人牙齿的时候又快速的缩了回来,小脸不禁更鲜红欲滴了,这这也太羞人了。

    就这样,某个小女人顿时心生退意,挣扎着想逃了。

    然,刚尝到甜头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放她不战而逃,先是不动声色的搂紧了她的腰,让她没办法从他怀里退出去,接着就露出被她吻得晕头转向,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样子,让她觉得她的反攻成功了。

    他,已经败在她的手上。

    果不其然,就如陌殇心中所预想的那样,看到他那般模样的宓妃,妩媚娇俏的眸子里绽放出绚丽夺目的光彩,心中份外的得意与自豪,哼哼,原来不是只有她才会被吻得那没出息样的,某人跟她也一样。

    只要她肯化被动为主动,就能让某人沉醉,可她却一点没意到某人微垂的凤眸中,那丝丝狡黠的幽光。

    “小女人,火可是你自己点的,想逃,没门。”为了诱使他家小女人更加深入的吻他,陌殇也是下了血本了,演技值那是‘刷刷’的往上狂飙。

    可怜一步一步自己往坑里跳的宓妃,压根一点没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了,还自以为她被压了那么多次,终于逆袭反攻成功了呢?

    香软的小舌很顺利就顶开了陌殇的牙齿,成功入侵那一刻宓妃还愣了愣,这会不会太顺利了?

    眼见他家小女人有要回神的趋势,陌殇果断的上前一步,逼迫着宓妃进行一下步,刚开始的时候,陌殇还能忍受宓妃时不时用她的小舌来挑逗一下他的,慢慢到了后面,他实在是忍不住,只得放弃原本的计划,再一次反被动为主动。

    “唔…”

    唇舌交缠,哪怕就是站在甲板上,四周都吹着海风,那甜蜜的温度都不断的升高再升高,完全都控制不住。

    对于再次被压的感受,宓妃咬牙吐出两个字,“无耻。”

    大骗子,居然挖好了坑,诱使她自己一步步往下跳,实在是太阴险,太无耻了。

    “宝贝儿你真甜。”一个长长的深吻结束,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反正陌殇是得到满足了,笑得无比的温柔,也无比的荡漾。

    双臂紧紧的将宓妃环抱在他的怀里,看着贴靠在他胸口娇喘连连,面色绯红的小女人,他的心胀得满满的,只觉整个人都被幸福包围着。

    他迫不急待的想要将她娶进家门,昭告天下这是他的女人,断决所有想要打她主意人的念头。

    “哼,混蛋。”

    “谁叫宝贝儿那么诱人呢,为夫只是情不自禁。”这世上,能让他失控的女人,也唯她一人吧!

    他那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纯粹就是个笑话。

    “油嘴滑舌。”

    “阿宓,明年我们就成婚吧!”宓妃的及笄礼已经过了,她也已经成年了,早在去年她其实就是可以开始议亲的姑娘。

    然而,去年在宓妃尚未穿过来之前,她是个哑女又性情孤僻,不喜与人接触,就算相府门第再高,也没人上门提亲。

    更何况那时候的宓妃是有未婚夫的,虽说后来退了婚,陌殇就算回去后,上门提了亲,温老爹也同意了,一番准备下来,成婚的时间怕也要等到明年年底了。

    一想到还有那么长时间,他的小女人才能跟他住在一起,陌殇就觉很心塞。

    “那么急?”就算明年,她这具身体的实际年龄也才十六岁,放现代这还是一未成年,这就要结婚了?

    订婚什么的,宓妃其实是没意见的,只等陌殇请了媒人上相府向她爹娘提亲,然后过了明面,他们就算定了亲,至于成婚的时间,宓妃总觉得她还小,等到十八岁她真正的成年行么?

    “不急了,三媒六聘的一系列礼节走下来,就算我们定亲了,成婚的时间也要排到明年底了,算算还有近一年的时间准备,真的不急。”

    就如宓妃之前所说的,他可是身怀宝藏的人,周围一直虎狼环视,怎么着也要将这宝藏尽快迎回家里不是。

    “可是我想等到我十八岁的时候才成婚怎么办?”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从来就不是单方面的,既然陌殇提到了这个话题,宓妃觉得他们很有必要沟通一下,说出她心里的想法再谈别的。

    “十八岁?”

    “嗯,在我以前生活的那个地方,十八岁才算成年,所以我们可以先定婚,但结婚的时间能不能等到我十八岁。”

    宓妃以前生活的那个地方,陌殇也是听她讲过的,因此,他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宓妃的想法,只是难免还是有些失望罢了。

    “好,我们先定婚,我等阿宓到十八岁。”只要她愿嫁他,别说多等两三年了,就是七年八年,十年他都能等。

    “不生气?”不是没有看到陌殇那一瞬间失望的表情,可宓妃还是想要坚持自己的想法。

    “傻丫头,我为什么要生气,多等两年再成亲的话,我还能准备更多的聘礼。”

    “呃…”这话题跳跃性好大,要她怎么回答。

    “不过阿宓让我多等了两年,说,你要怎么补偿我?”之前他还在苦恼,要怎么让温相跟温夫人同意将女儿嫁给他,但现在么,陌殇却是一点不担心了。

    温相跟温夫人最是疼爱宓妃不过了,就他本身的条件来说,绝对是无可挑剔的,真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楚宣王府的封地远在璃城,他们不乐意将女儿嫁那么远,是觉得想见一面都难。

    可女儿终究都是要出嫁的,因而,其实温相他们心情也很复杂,想到女儿定了亲,很快就要成亲,留在身边的时间越来越短,那么他们就会越发的不待见未来女婿,不管未来女婿有多么的优秀,多么的出众。

    反正抢走他们闺女的人,就不是好人。

    眼下阿宓既然提出要等到她十八岁的时候才出嫁,就算定亲之后,她至少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可以陪在父母和家人身边,陌殇就不相信他许下这样的承诺,温相跟温夫人还会不答应他的提亲。

    “笑得那么阴险,你又在算计谁?”有时候宓妃觉得她自己都挺黑的了,可她爱上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黑透了。

    最可恨的是,这该死的男人竟然连她也坑,连她也算计,偏偏每次她还不自知。

    “咳咳…阿宓不要转移话题,快说你要怎么补偿我。”

    “你才转移话题。”

    “阿宓这是想要赖账的意思?”

    “我压根就没欠账,不存在赖不赖的问题。”

    “好吧,我同意阿宓不给我补偿,反正来日方长,咱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讨论这个问题。”

    宓妃:“……”

    她怎么突然有种她即将就要掉进贼坑的赶脚?

    “照着这样的速度,两天后我们就能到达浦兰岛,然后我们就可以乘坐空间穿梭器,直接到达阿宓想到的任何一个地方。”

    空间穿梭器便是属于陌殇传承记忆中的宝贝,为了炼制成功那件东西,可是耗费了陌殇不少的心血。

    好在,结果是好的,就算手法还不算太成熟,总归是成了。

    “那咱们怎么不在青城的时候就……”后面的话没说完,宓妃想到什么就又咽了回去,她扁了扁嘴,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道:“我忘了咱们还有人在浦兰岛上了。”

    要是让那些家伙知道她跟陌殇要抛弃他们自己走掉,不难想象以后会有多么的热闹。

    “不仅是因为这个?”

    “那还有什么?”因为走得急,对于那什么空间穿梭哭器的具体功用,宓妃还没能了解清楚。

    她既然都能魂穿异世,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是她不能接受的?

    反正不管在这个世界上发生什么,宓妃都不觉得奇怪,她的接受能力是非常强的。

    “青城属于光武大陆的外围地带,也是通过虚无之海连接浦兰岛的扭带,两者间的这一部分,一不属于虚无之海的范围,二不属于浦兰岛的范围,可浦兰岛却是距离青城最近的一座岛屿,因此便成了我们最佳的选择。”

    “光武大陆范围内不能使用空间穿梭器,所以才必须要去浦兰岛。”

    “对,就是这个意思,不然在鬼域殿的时候,我们就能直接离开。”

    宓妃了然的点了点头,总算抓住被她给遗忘的某件事情了,“那熙然觉得咱们从浦兰岛出发,把哪里当作目的地好啊?”

    “空间穿梭器太过逆天,我不建议在金凤国领地内使用,但阿宓若是着急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有了这么个宝贝,已经是节省很多时间了,我也不想因着一个空间穿梭器影响到浩瀚大陆上的几个国家,所以我们把目的地设在流金岛吧。”

    “那里可靠吗?”

    “以前不可靠,但现在那里是属于我的,更何况还有季逸晨跟宫灿在,不会出问题的。”

    “嗯,那样也好。”

    “流金岛的位置距离幻海与虚无之海的交界处不远,第一站我们可以先到流金岛,然后近距离的考察一下幻海上有哪座岛屿可以作为传送点使用,以后咱们往来于两片大陆就容易多了。”

    陌殇边听边点头,手掌轻抚着她的发,嗓音低沉浑厚煞是好听,“就听阿宓的。”

    “本姑娘可是很民主的,你有什么别的意见可以随时提出来,咱们商量着解决。”

    “宝贝儿的安排很好,咱们就这么办。”

    “成。”

    “只要你开心就好。”

    ……

    金凤国・相府

    流云院内,接连响起幽怨的叹息声,真是闻者伤心,禁不住都要泪流满面。

    咳咳…这样的说法有些夸张。

    “这都三四个月没有收到妃儿的信了,也不知她怎么样了?”

    “自打断了跟妃儿的联系,我这颗心提起来就没落下过。”

    温绍云跟温绍宇这对双胞胎,一开口之后,那无边无际的怨念就更深了。

    难得的是坐在窗前的温绍轩都忍不住咒骂道:“都怪陌殇那个混蛋,要不是他拐走了妃儿,妃儿现在还乖乖呆在家里,陪在我们身边。”

    “对对,那陌殇就他丫的一个大混蛋。”

    “等他回来,小爷要揍死他。”

    目光不咸不淡,又满是挑衅的看了眼磨拳霍霍准备要跟陌殇动手的温绍宇,温绍云凉凉的道:“你确定你打得过他?”

    “哼,难不成那混蛋还真敢对我动手?”

    他打他,他要敢还手,温绍宇表示他一定让他这辈子,下辈子都娶不到他宝贝妹妹。

    “你还真有脸说。”

    “别告诉我,在你要揍他的时候,前提条件是让他对你下狠手?”胜之不武么?温绍宇才不会那么觉得,反正不管他多有道理,胆敢拐走他家宝贝妹妹就是他没理,就该乖乖让他修理。

    他要敢拿年龄跟身份说事儿,呵呵,小爷他也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就算你敢那么做,他也绝对会乖乖任你收拾的。”除非,陌殇是不想将妃儿娶回家了,否则甭管他们怎么刁难他,他绝对都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

    “你……”恨得牙根赴痒痒的温绍云怒瞪了温绍宇几眼,要是眼神能杀人,他这双生弟弟都被眼神刺穿了,“说句实在的,我其实挺希望他跟我们动手的,那样咱们就有理由有借口阻止他跟妃儿了啊,偏偏那小子精明狡诈得很,那是任凭咱们怎么为难他,他都温和有礼,儒雅清贵非妃儿不娶的架势。”

    “大哥,你快想个法子把那妖孽给收了吧!”

    接收着两弟弟投射过来的,灼热得有些过份的目光,温绍轩依然是那副飘然谪仙,温文尔雅的模样,整个人仙气十足,“现在说什么都是空谈,与其想着怎么收拾陌殇,倒不如想想妃儿什么时候能回来。”

    也不知那丫头安全与否,要是安定下来,找没找到陌殇,好歹也给他们传个信,结果什么消息都没有。

    抱着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这样的念头,温绍轩也是一再的安慰自己,妃儿什么事都没有,她不传信回来是因为那边没办法传信,等到她返航线的时候,肯定就有新的消息传回来了。

    “这眼看着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好希望妃儿明天就能出现在我的眼前。”

    “你做梦没醒的吧!”

    宓妃出海的消息,之前是瞒着温老爹跟温夫人的,临近宓妃生辰的时候曝了光,这便不是相府主子间的秘密。

    “从妃儿生辰后,娘隔三差五就不停的念叨,妃儿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让我好好打探消息,我就连作假让她安心都不成,她要看妃儿的亲笔信。”

    至于之前宓妃借话去江南,而每个月写下的家书,自宓妃出海消息曝光后,温夫人就不看那个了。

    “娘也拉着我说过很多次。”温绍云摸了摸下巴,不禁觉得好笑的道:“看来我们兄弟都有这样的经历。”

    “码头那边安排人盯着,一旦有妃儿的消息,或是陌殇的消息立马传回来。”

    “这个交给我。”

    “好,那绍宇也准备一下,要是他们年前都没有回来,等过完年咱们亲自出海一趟。”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到新年,原本爹娘就非常担心了,要是这个时候他们兄弟再离开的话,怕是要出事不说,而且也肯定会遭到反对。

    “我知道了。”

    “最重要的是,等妃儿回来,一定要将那家伙列为拒绝来往户。”

    混蛋,都是因为他,他们才这么提心吊胆大半年的。

    “扑哧――”

    双胞胎兄弟喷笑出声后,一本正经,严正以待的点头狠声道:“对,就是要将他列为拒绝来往户,省得他老打妃儿的主意,想要把我们的宝贝抢走。”

    ------题外话------

    撒花撒花,妹控属性的哥哥们出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78陌殇,拒绝来往户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