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79 靠岸登陆,皇上有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阿嚏――”

    “阿嚏,阿嚏――”

    控制不住总打喷嚏的陌殇也是相当的无奈,他摸着自己实在痒得厉害的鼻子,明紫色的眸子渐渐加深,那绚丽的深紫色,只一眼简直就能将人的灵魂给吸进去。

    “起风了,出来怎么也不把斗篷给披上。”

    这艘船是陌殇初到鬼域殿后,自己亲自绘制的图,然后吩咐牧竣监督由造船经验丰富之人加工赶制建成的,从船舱到上面的一二三层楼房,无一不是按照宓妃曾经跟他形容过的那样的超级豪华游轮的模型为模型的。

    那还是在陌殇临出海之前,想到这个时代的船只那蜗牛般的速度,宓妃就越发怀念现代游轮什么的。

    然后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就让陌殇无意中听到了,便好奇的向宓妃请教,那时宓妃也没拿纸画游轮的样子,就随便在地上捡了树枝,当着陌殇的面一边画一边解说,谁曾想陌殇会一直牢记在心里,刻画在脑子里。

    最后,甚至是命人将‘古代版’游轮给真实的建造了出来。

    青城外,当宓妃的目光落到这艘超豪华的大船上时,整个人都有些发懵了。

    直到她被陌殇一路牵着,一步步登上船,从一楼参观到三楼,宓妃都还有种时光错乱的感觉。

    “现在都冬天了,你以为你是铁打的,穿点衣服还能像夏天一样任性。”

    这也是虚无之海奇特的地方,不管冬天的时候,气温有多么的低,哪怕就是零下十度以上,海水都不会结冰,仿佛这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在哪里的海域是恒温的。

    冬天也好,夏天也罢,海水都是带着温度的,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航行时候的危险。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避免了船在行驶过程中,撞上海水里结冰后的礁石或是大型冰块什么的危险,呼啸肆虐的海上风暴还是无法避免的。

    运气不好的话,只需要一个中等程度的海上风暴,就能直接掀翻你的船,让你沉尸大海。

    “阿嚏!”

    正准备要回话的陌殇,没忍住又打了一个喷嚏,鼻子好像越发的痒了,只见他修长好看的一双剑眉深深的拧着,眸底掠过一道冷芒。

    “是感染风寒了吗?”说着,宓妃先是吩咐影南将陌殇的斗篷拿出来,接着便伸手探向陌殇的额头。

    “阿宓别担心,我没事。”

    “站着别动,没事你打什么喷嚏。”

    “世子妃,斗篷拿来了。”

    “给我吧。”

    “是。”

    “下去。”不愿他的二人世界受影响,陌殇直接沉着脸赶人。

    “是。”

    影南那是一个指令,就一个动作,深知他家世子爷这是嫌他碍眼,打断了他跟世子妃的独处,他很有眼力劲的果断退走。

    “额头也不烫啊,怎么会老打喷嚏?”心中疑问没得到解答,宓妃却也没忘拿着斗篷要给陌殇披上。

    “别纠结了,为夫可不爱看阿宓皱着眉头的样子,为夫的阿宓应该时刻都展颜欢笑的。”说着陌殇就接过宓妃手上的斗篷披到肩上,他其实根本一点都不冷,可他又怎愿拂了心爱女人的一片心意呢。

    “可是…”

    “要是阿宓真不放心的话,不妨给我把把脉?”

    “真是的,我怎么就没想到。”

    “宝贝儿这是关心则乱。”

    “少贫嘴。”

    纤细白嫩的手指扒拉开陌殇的袖子,接着搭上他的脉,皱起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如水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瞅着陌殇,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这家伙,脉相沉稳有力,气血充足的,根本一点感染风寒的迹象都没有。

    但却喷嚏不断,这得是被谁惦念得那么狠呢?

    “看来惦念熙然的人很多。”尤其是‘惦念’两个字,宓妃咬字那是咬得极重,偏她眸底又流露出几分幸灾乐祸来,大有要搬好小板凳好看戏的意思。

    “宝贝儿你要保护我,我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对我深深的恶意。”

    这无缘无故的老打喷嚏,惦念的人肯定是没有的,但在背后准备要算计他,坑害他的人肯定不少。

    据他猜测,如此这般不待见他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都是来自相府的。

    呜呜…为什么他的舅兄有那么多个,一个接一个的车轮战,他能吃得消么?

    “那我怎么没感觉到,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挺美好的。”

    “要是没有那些算计为夫,要坑为夫的恶意,这世界就更美好了。”

    “难道熙然就不要反省一下自身?”

    “反省自身?为什么?”他不觉得他有问题了,他是个很善良的人好么!

    无比庆幸宓妃是不会读心术的,要不她要被酸死了可怎么破?

    “熙然被恶意包围那定是你人品太差。”

    “为夫人品差?”

    “对,熙然就是人品太差,要不怎么没有恶意来包围我这个人品太好的人啊!”对于打击陌殇的这件事情,宓妃是乐此不疲的。

    正愁这在海上呆着,每天只能在船上活动的日子太过无趣,难得有乐子又怎能放弃。

    “阿宓这么自夸真的好吗?”

    “好,顶好。”

    “你啊!”

    “难得熙然也有词穷的时候,呵呵。”

    “到了浦兰岛后,阿宓就写封报平安的书信,让海东青带回去给伯父伯母,也好让他们安心。”

    进入浦兰岛的范围后,宓妃跟家人的联系就断了,这么几个月没跟家里联系,别说她的爹娘,就是她那几个哥哥也该急疯了。

    “嗯,信我是早就写好了,只是要等到了浦兰岛才能送出去。”离开了大半年的时间,后面大哥他们又失去了她的消息,怕是都着急坏了,宓妃这心里也是很着急。

    “放心,海东青的速度很快,等到他们看到你消息的时候,我们也差不多到了。”

    “嗯。”

    “禀世子爷,前面就到浦兰岛了,咱们是否要在此停留?”影南也知道在这浦兰岛之上,还留有当初跟随世子爷一同出海的侍卫们,这次回金凤国肯定是要带他们一起离开的。

    那些人都是世子爷在金凤国惯用的,等回去之后少了他们,世子爷怕会很不习惯。

    “倘若不做停留的话,属下便上岛将世子爷留下的人都带到船上,等他们收拾一下大概需要两三个时辰左右,要是停留一两天的话,时间上会充裕很多,不至于太赶以免遗漏了什么。”

    “阿宓,你的意思呢?”

    “你手下的人不弱,我手下的人也不差,他们聚在一起就算浦兰岛上各方势力纵横交错,明争暗斗也是层出不穷,我相信他们也能混出个模样来的。”

    “阿宓所言,正是为夫心中所想。”

    影南僵着身子抹了把额上的细汗,抿唇道:“所以呢?两位主子是什么意思?”

    “传令下去,靠岸登陆,先停留一天再说。”

    “是,属下这便去安排登陆事宜。”

    “看他的表情,听他的语气,貌似很兴奋,很激动的样子。”目送影南转身欢快离开的背影,宓妃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

    陌殇温柔的揉了揉宓妃的头顶,嗓音低哑温润,如山涧清泉,“大概是在船上呆得憋闷了吧!”

    “呃?”

    “虽说在光武大陆,三大秘地就隐世在深海之下,表面上看起来三大秘地的人就是生活在海里的,但其实三大秘地所在的空间,应该份属于虚无之海下的某个独立开辟出来的位面,外人瞧着那是在海面下,实则三大秘地跟海可是扯不上半点关系的。”

    三大秘地各有各的风光,云雾仙山宓妃是熟悉的,就是‘绝望深渊’她也不陌生,虽然在这两个地方都有着大面积的海域,可其实在靠近海边的地方,说是人迹罕至都不为过。

    可见,三大秘地出来的人,大约都不太喜欢海上的生活。最初要跟随陌殇一起畅游天下的那些个人,这还只是在海上呆了不到三天的功夫,竟然就憋坏了,想想还挺搞笑的。

    不敢想象这要是没有陌殇炼制出来的那超级变态的空间穿梭神器,就整整需要在船上呆足两个多月,他们会不会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群家伙说是来请示我要不要停留,实际上却是都想停下,哪怕时间短也好,至少他们可以感受一下脚踏实地的感觉。”

    “噗――”

    “就让他们先开心一下吧,毕竟从未出过远门的他们,大概觉得浦兰岛会是他们未来两个月,唯一能够接触到地面的地方了。”

    “你真坏。”

    “我不坏,阿宓不爱。”

    “是是是,我真是爱死你的坏了。”向自家男人示爱什么的,宓妃可不会害羞。

    拥有空间穿梭神器这件逆天宝贝的事情,陌殇除了她以外是谁也没告诉,也不怪赫连子珩他们要认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只能蜗居在船上过活了。

    光是想想那么些日子,他们能活动的地方,除了自己的房间以外,就是宽敞平稳的甲板,所能欣赏的风光就是一望无际,波澜壮阔的大海,一天两天瞧着都还新鲜,可时间一长会腻的好不?

    “怎么样?你家主子怎么说?”前一会儿刚眼巴巴的目送影南去请示陌殇,这会儿又眼巴巴的望着影南回来,赫连子珩心里那个急啊!

    他不喜欢坐船,不喜欢坐船,不喜欢坐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刚到船上那会儿,一则因为这艘由陌殇设计的船非常奇特跟新颖,外观大气奢华,内里布置清新典雅,他既好奇又喜欢,二则因为他是一个没出过远门的孩子,对于即将展开的远行抱着非常大的期待,浑身的细胞都处于兴奋状态之中,是以正处于激动状态中的赫连子珩,完全没有意识到那一上船,就要在船上呆那么长时间啊!

    等那兴奋劲儿过去,猛然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他已经没吃后悔药的时间了。

    咳咳…事实是就算后悔,他也得受着,除非他不要离开光武大陆,不要出去走走?

    显然,在出去游历跟坐船的选择中,赫连子珩咬牙忍痛选择了去游历,坚决不走回头路。

    “别卖关子,快说。”一直都习惯呆在陆地上的风花雪月四公子们,坐了两天的船,他们也表示自己快要受不了,需要下船走走,确定自己还是陆地上的生物。

    司马金站在一旁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对于他这个常年生活在岛上的人来说,坐船神马的已经习惯了,故而,他表示有些不能理解这群家伙的想法。

    “回子珩少爷的话,大家都准备一下,世子爷说停船靠岸。”

    “哦――”

    影南话音刚落,便响起一片欢呼之声。

    “太好了,终于可以到船下活动活动了。”

    “总算能找找脚踏实地的感觉了。”

    “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好好珍惜这一次的机会吧,过了浦兰岛咱们可就要一直呆在船上,直到回到金凤国为止。”

    “雪老三你个混蛋,能不在这么高兴的时候,说这么扫兴的话吗?”

    “就是,也不让我们再最后好好享受一下,你就这么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是想被群殴吗?”

    “别别别,你们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没说…”

    呼,这群家伙太恐怖,太可怕了,他的小心肝到现在还‘扑通扑通’直跳,别给他吓出病来。

    “不妨容我提醒你们一句。”清咳两声之后,影南提高音量来了一嗓子。

    “什么?”

    “提醒?”

    “浦兰岛上可是有不少世子爷手下的,若论武力值,我们兴许可以狠狠的碾压他们,但是,他们可都是追随世子爷十多年的人了,比起我们这些可以被称之为‘新人’的人来说,他们占据的优势明显比我们高。”

    “所以呢?”

    正说得兴趣的影南,猛地被影北无辜至极的问了这三个字,他险些就一口气没提得上来。

    这家伙,确定不是来拆他台的吗?

    好在因着影南的问题,司马金风老大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因此,倒也没人笑出声来。

    在场唯一面不改变,还能安静看戏的人,大概就是赫连子珩跟赤霜了。

    他们一个是陌殇的嫡亲表哥,不管陌殇手下跟的是什么人,其实跟他关系都不大,一个不是陌殇的手下,不用听命于陌殇,他只要护卫好赫连子珩就好,陌殇的手下跟他没有直接利害关系。

    “所以大家都要乖一点,听话一点,办事效率高一点,不然你们就等着被世子爷抛之于脑后吧!”

    以前陌殇的身边有多少个近身侍卫,影南表示不知道,可就他现在知道的,加上他跟影北也足足有四个了,为了谁能留在陌殇的身边,随时听候陌殇的差遣,他们四个差点没有打起来。

    这年头,别说做宠物要向主子争宠了,就是做侍卫也需要在主子面前争宠啊,不然岂不是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有,那也太没存在感跟成就感了。

    影南口中的四个,还包括了顾伟晔跟顾伟辰,那兄弟俩儿也是很阴险的,只差一点点就抢了他跟影北的差事,好在他们反应够快。

    离开鬼域殿的时候,除了顾伟晔顾伟辰执意要跟着陌殇之外,就是血月司跟幽冥二司也想跟着,但陌殇直接就拒绝了。

    开玩笑,那几个家伙要是都跟着他走了,那鬼域殿要交给谁管理。

    于是,湛泓维跟牧竣牧谦被留了下来,同时还有蒙昂也没能逃脱被留下的命运,倒是顾伟晔跟顾伟辰如愿的跟着陌殇离开了。

    而季逸晨跟宫灿是属于宓妃手下的人,宓妃离开他们自然是要跟随的。

    对一个致力于疯狂增加开设自己产业,却又要当甩手掌柜的人来说,将季逸晨跟宫灿带在身边,绝对是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从最开始宓妃打算拐走他们这对兄弟,打的主意就是在他们心愿了后,带着他们回金凤国,然后无限压榨他们身上的商业价值,让他们替她管理她名下的各种产业,而她只要等着收钱就好。

    好在季逸晨跟宫灿不知道宓妃心里是怎么盘算的,不然他们肯定铁青着脸,早已哭晕在厕所。

    话说,他们到底是跟了个什么样的主子,实在太欺负人了。

    “看他们这样子,是要攒足了劲儿在你面前争宠啊,这效应不错。”

    “有竞争才会有效率,我很看好他们。”

    看陌殇这理所当然的样子,宓妃嘴角一抽,顿时就无言以对,是她道行太浅了吗?

    怎么完全不是他对手。

    “难得我手下有这么多各个方面的人才,同时他们的能力又非常的出挑,所以不好好利用一下的话,那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侮辱。”

    不管是他从‘绝望深渊’带出来的人,还是顾伟晔跟顾伟辰那两货,别以为他带着他们是没事要他们做的,等回到金凤国,他就将他们打发到各个地方去,最好是让他们每天忙得跟陀螺打转一样,给他赚提亲的聘礼。

    “相信他们会明白我的这份苦心的。”

    “呵呵…”

    绝美的小脸微僵,宓妃干笑着扯了扯嘴角,心说:好在那群家伙都已经上了你的贼船,并且一点都没有发现你那险恶的用心,不然他们会不会直接选择跳海来以示解脱啊?

    狠,这真是太狠了。

    原本她还觉着自己那么压榨季逸晨跟宫灿很心黑,很不好,但见识过陌殇对自己手下人的压榨方式之后,宓妃觉得她简直太仁慈温和了有没有?

    “阿宓没有听过一句话么?”

    “什…什么话?”

    “能者多劳。”

    “噗――”

    捂着嘴,宓妃庆幸自己没有喝水,更没有在这个时候吞口水,否则难保她不会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高,真是高。

    那么压榨劳动力,还能说出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要说陌殇这厮也是一大人才啊!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蹿上心头啊?”雪老三后背发凉的缩了缩脖子,双手不住的轻抚自己的胳膊,看能不能让自己温暖一点。

    “有。”

    “我也有。”

    “……”

    赫连子珩双手环胸,不怀好意的挑了挑眉,一本正经又幸灾乐祸的道:“刚才你们讨论得那么激烈,难道是当另一头甲板上的阿殇是聋的吗?”

    聋的吗?

    聋的吗?吗?吗?

    顷刻间,只见司马金风老大等人都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似的,喉咙里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每个人都是一副‘别管我,我已经生无可恋’的表情,再配上他们各自脑门上浮现出来的‘完了’两个字,那画面真是绝了。

    “扑哧――”

    看到赫连子珩这一句就秒杀全场的场面,饶是独自立于二楼游廊上的南宫雪朗都没忍住笑喷了。

    这些人还真有意思,那表情也太生动形象了,确定不是出来逗乐的吗?

    “都还愣着做什么,准备靠岸下船。”

    “啊,哦,是。”

    旋即,‘刷’的一下,除了赫连子珩之外,其他人顿作鸟兽状散了。

    陌殇从浦兰岛离开后,无悲无喜等人就在浦兰岛扎根了下来,同时也非常积极的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势力,甚至他们为自己定下的目标,是要将整座浦兰岛都列为他们的归属地。

    经过几个月的发展,由无悲无喜等人所领导的势力已经成为浦兰岛之最,其余势力皆不敢挑衅其威,还算达到了预期的目标。

    熙和号,也就是陌殇跟宓妃现在乘坐的这艘船的名字,头一个字取自陌殇的字,第二个字则是取自宓妃的封号,他们两人的名字还都不太适合组在一起念,感觉会很奇怪。

    而熙和这两个字就非常的不错,寓意也非常的好,陌殇很是满意。

    这艘结合了古代风格的仿现代豪华游轮,陌殇造好之后就没打算给自己用,他将熙和号送给了宓妃,算是在他们定亲之前,他送给宓妃的第一件聘礼。

    自陌殇走后,无悲无喜就养成了习惯,每天都会安排人在海边守着,只要发现一搜船就要上报,因此,当熙和号不断朝着浦兰岛靠近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将消息通报给了无悲无喜。

    熙和号那么奢华的一艘顶级大船,哪怕就是远远行驶在海面上,那也相当的惹人注目,想不引人注意都难,故,无悲无喜等人一听到消息,一群人‘呼啦啦’就朝着海边涌去。

    他们有种特别强烈的预感,这一次来的人肯定就是他们的世子爷,当然,还必须要有他们的世子妃才行。

    因此,当陌殇牵着宓妃的手从熙和号上下来,立马就享受到了无悲无喜的夹道欢迎。

    “属下等参见世子爷,参见世子妃,世子爷世子妃万福金安。”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

    “小姐平安归来真好。”

    “都起来吧!”不说男人那种生物是不能熊抱宓妃的,就是女人那种生物也是不行的。

    眼见剑舞红袖就要扑到他女人的身上,陌殇果断长臂一伸,直接搂了宓妃入怀,让两个哭得梨花带雨的美人儿扑了个空不说,还险些摔个狗啃泥。

    “咱们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再谈,确定要在这里被人当作猴子一样看吗?”宓妃轻拧了拧陌殇的腰,这家伙怎么可能那么对待她的人。

    “无悲,前面领路。”

    “是。”

    世子爷回来了,世子爷平安归来了,看样子世子爷的身体是全好了。

    只想到陌殇好了的他,愣是全程忽视了陌殇那一头银发跟那一双瑰丽的紫色凤眸,可见他的关注点都偏到了什么地方。

    ……

    金凤国・皇宫

    御书房

    “温相大人请留步。”

    早朝过后,一身朝服的温相跟穆国公走在一起,彼此低声交谈着什么,气氛非常的融洽。

    就在快要走出宫门的时候,温相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停下脚步,穆国公也只能跟着停下来,不过却是回避的向旁边走了几步。

    “张公公。”

    “温相大人,皇上宣您到御书房觐见。”

    “皇上要见本相?”散朝后,皇上也没给他什么暗示啊,怎么突然就要召见他,还让张公公跑到宫门来堵他?

    温相面上不显,心下却是琢磨开了,也不知皇上这是唱的哪一出。

    “回温相大人,是的。”

    “那容张公公稍等片刻,本相跟穆国公说两句。”

    “温相大人,请。”

    不过就是跟穆国公说几句话的事情,身为宣帝的贴身近侍太监,惯会察言观色,揣摩人心跟个人精一样的他,哪里会有什么意见。

    更何况,不管是温相也好,穆国公也罢,那都是皇上心里眼中的重臣,是皇上的心腹大臣,哪里是他一个区区太监等不起的。

    再说了,哪怕就是看在安平和乐郡主宓妃的面子上,张公公不也得对温相客客气气的,谁叫他既不敢得罪宓妃,却又收了宓妃不少的好处呢?

    “你先去御书房见皇上,其他的事情咱们晚些时候再谈。”

    “那大哥出宫后就直接去相府吧,或者等我见完皇上就直接去穆国公府?”

    “不了,我出宫后直接去相府等你,正好母亲说想小妹得紧,明个儿就让小妹带着轩哥儿他们三个去府里坐坐,也好让母亲安心。”

    母亲她那哪里是想见小妹了,她那分明就是想见妃儿那孩子,可那丫头出海后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传回来,穆国公这心里也是恼上了陌殇。

    然,宓妃出海这事儿是瞒着穆老夫人的,要不真得出大事不可。

    “也好,那大哥就先出宫吧。”

    “嗯,你也赶紧去见皇上,别让皇上久等了。”

    “好。”大舅兄欲言又止的话是想问什么,温相岂有不知之理,可他也实在是没有宓妃的消息,心里比起穆国公可更是着急。

    等那丫头回来,他非得好好教训教训她,正正他这个为父之风才行。

    “张公公久等了。”

    “那温相大人,咱们就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79靠岸登陆,皇上有请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