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80 宣帝担忧,没有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皇上之前交待过了,温相大人来了可以直接进去。”

    “有劳张公公了。”

    “温相大人客气,请进去吧!”

    “嗯。”

    温老爹点了点头,提着袍子从容的走进了御书房,张公公按照宣帝之前的交待,只送了两杯热茶进去,就退到殿外伺候。

    “微臣参见皇上,皇上金安万福。”君是君,臣是臣,纵使温老爹跟宣帝的关系再怎么亲近,他也是时刻谨守自己为人臣子本份的。

    哪怕宣帝不止一次说过,只要不是重大场合,温老爹见到他都不用行跪拜之礼,可温老爹愣就是屡教不改啊,让得宣帝也是对他无奈了,索性就由着他去。

    “你来了。”

    “皇上,是微臣来了。”

    “朕还有三份奏折没看,你且在一旁稍坐一会儿,今日朕找你不是为了政事,国事,而是家事。”

    “是,皇上先忙。”

    “尝尝吧,那是今年新晋的茶,看看味道怎么样?”这一提到吃的,宣帝就难免会想到宓妃,但凡那丫头出手的,就找不出一件不是好东西的。

    算算时间那丫头离开大半年了,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能收到她的消息,到后面却是一点都没了。

    不说宓妃完全失去了消息,就连陌殇的消息,宣帝都失去很长一段时间了。

    好在那小子是个有能力的,饶是他本人不在璃城,璃城里那些个心思活跃的人也没讨到什么便宜,接连几次闹事都被压了下去。

    最让宣帝不待见,又恼怒的大概就要数楚宣王府里那些个人了,要不是他们闹腾得最厉害,还数次不懂规矩的向他上书,宣帝都还不知道楚宣王府里面,竟然还有那样一群不知所谓的人。

    恼怒的同时宣帝又不免会想,当初的楚宣王到底是什么眼神儿啊,怎么那种没脑子的女人都瞧得上,以至于生出来的儿子也都那么蠢,这不是给陌殇那小子添乱么?

    想到楚宣王失踪后,陌殇小小年纪就要独自撑起整个楚宣王府,还要应付王府中那些对他居心叵测的人,宣帝都不禁心疼了他一把。

    要不是璃城之事,宣帝不能插手去管,特么他不但想废了那个老王妃的封号,就连楚宣王那个侧妃,宣帝也想直接弄死有没有?

    “皇上这里的茶,自然是好茶。”

    温老爹的话打断了宣帝的沉思,他缓了缓神告诉自己不能再想璃城的事情,要不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朕可是记得你那里也不缺好茶。”

    “微臣的茶再好,也没有皇上这里的好喝。”说着,温老爹就举起茶杯,一脸享受的喝了一口。

    哼,小样儿,就皇上你那点儿小心思,微臣岂能看不出来。

    他家宝贝闺女给他准备的好茶,他可不准备奉献给皇上,天知道这黑心的皇上,已经从他那里压榨了多少好东西了。

    “等朕处理完这个,再跟爱卿好好的唠唠。”

    闻言,温老爹嘴角一抽,端着茶杯的手一顿,等他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宣帝已经埋首在御案上那一堆的奏折海洋里。

    此情此景,除了作罢他还能再怎么着。

    等到宣帝把手上的奏章都批奏完,已经是小半个时辰后的事情了。

    “不知皇上找微臣来是有什么事情要交待吗?”既然不是国事,是家事的话,温老爹大概就能猜到是什么事了。

    能让宣帝向温老爹开口的家事,关乎的人除了寒王殿下,温老爹再不作第二人想。

    在宣帝那么多个儿子里面,也只有寒王才是宣帝最重视的孩子,也是亏欠最多的孩子。

    “再有一个月左右就要过年了,你可收到宓妃丫头的消息了?”

    宓妃要出海的消息,宣帝知情但温老爹在宓妃生辰前可是不知情的,为着这事儿温老爹着实不待见了宣帝一段不算短的时间。

    好在他们君臣的相处方式就是那样,不然就温老爹那样的做法,皇帝还不得砍了他的头?

    知晓宓妃不是去了江南,而是出海寻陌殇之后,温老爹就在心中问候了陌殇成千上万遍,要是当时陌殇就在温老爹的面前,这斯文儒雅不会武功的温老爹,怕是得瞬间化身为武将,提着大刀追杀他。

    气恼不忿过后,温老爹想到那些让人闻之则色变的海上风暴,他就满心都是对宓妃的担忧了。

    “没有,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妃儿的消息了。”若不是他一直坚信他的宝贝闺女本事大,能力强,不管遇到什么都会逢凶化吉的话,光是那些脑补的画面,就能让温老爹感到崩溃。

    “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还是那虚无之海上没办法传递信息,绍轩他们几个派了不少人在幻海跟虚无之海的交界处打听,却是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

    “朕也很长时间没有收到她的消息了,不但是没有宓妃丫头的,就连陌殇那小子的都没有。”

    一听宣帝提到陌殇,温老爹直接就黑了脸,沉声道:“皇上别在微臣面前提那小子的名字,微臣怕自己会殿前失仪。”

    “呃,这么严重。”

    “那个混账小子不回来则已,他要回来微臣恨不得打断他的腿。”

    “咳咳…”看着温老爹黑着一张脸,叫嚣着要打断陌殇腿的模样,宣帝着实被刺激得不轻。

    看来,这家伙是气得狠了啊?

    陌殇小子,得罪了你的未来岳父大人,朕就坐等看你好戏了。

    “都怪那个混小子,要不是他,微臣的宝贝闺女也不会被拐走,更不会出海去那么危险的地方,那混小子简直就是一个祸水。”

    不就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吗?

    难道还能比他长得更好看?

    闺女必须好好教教,怎么可以被男色所惑,不妥,这大大的不妥。

    全然不知温老爹在脑补些什么画面的宣帝也很无奈,这老家伙会不会走神走得太厉害,他的眼里还有他这个皇上么?

    “皇上,等那混小子回来,皇上您就赶紧将他赶回璃城去,不能让他祸害了我家闺女。”

    宣帝听了这话不但嘴角在抽,就连眼角都控制不住的狠抽了两个,他抿唇道:“像宓妃丫头那么精明的丫头,她是能被祸害的?”

    那句宣帝没说出口的话是,就宓妃丫头那样的,她不祸害别人就不错了,谁敢祸害她啊?

    确定那不是在找死?

    “皇上这话说得好没道理,我家闺女最是乖巧不过,她能祸害谁,都是别人招惹她的。”

    好吧,在女儿控属性超强的温老爹面前,饶是宣帝能说会道也讨不到便宜,只能叹服的败退。

    “既然陌殇那混小子你不满意,那就不妨将宓妃丫头许给……”

    话到喉咙口的时候,宣帝猛然顿住,脸上僵着笑的将话给咽了回去。

    他倒是想说将宓妃丫头许给他的儿子寒王,可一想到近三个月来墨寒羽身上交替出现的火毒跟寒毒,宣帝就再也说不出那样的话来。

    固然他是皇帝,他可以强制性的让任何人的女儿嫁给寒王为妻或是为妾,但那个对象要是换成宓妃的话,宣帝是不舍得的。

    寒王是他的儿子没错,他疼寒王也没错,可宣帝觉得他跟宓妃更投缘,在他心里是将宓妃当成自己女儿一样疼爱宠溺的。

    在陌殇跟宓妃是一对爆出来之前,宣帝没开口说要收宓妃当女儿的话,其实是打着让墨寒羽娶宓妃做王妃,让宓妃当他儿媳妇的想法,不曾想他那个榆木脑袋的儿子,竟然比陌殇那小子晚了一步。

    让得他是不但女儿飞了,说连儿媳妇都飞了,后来御封了宓妃做郡主,宣帝那失落的心才稍稍得到满足。

    眼下,宓妃没有消息,陌殇也没有消息,能够解掉墨寒羽身上火毒跟寒毒的药又还差一两味最重要的,旁的不能代替不说也没有效果,随时都有可能去见阎王的墨寒羽,宣帝哪里还能说出让宓妃嫁给他儿子的话。

    那不是让宓妃往火坑里跳吗?

    纵然墨寒羽是个好的,可前提也得是他身体健康,要不娶了宓妃就是害了她。

    总不能等他撒手人寰之后,就让宓妃丫头年纪轻轻就守活寡?

    宣帝自问,他就算私心重,可当对象是宓妃的时候,他也干不出那样的事情。

    这,便是宣帝。

    他哪怕心机深沉,手段狠辣,城府深不可测,可他为人处事有底线,是个是非分明的好皇帝,要不温老爹也不可能那么忠心于他。

    “皇上,可是寒王殿下他……”宣帝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的话是什么话,温老爹是何等的聪明,立马便明白了过来。

    可就算温老爹也是心疼寒王的,但他也不可能将宓妃和墨寒羽送作堆,要是他们两情相悦还好,他就是不舍也会尊重宓妃的决定,可偏偏宓妃跟陌殇才是一对,这叫温老爹要如何反应?

    虽说宝贝闺女被陌殇拐走,温老爹气得要死,初时对陌殇生出的好感都消磨光了,但他到底是个疼爱闺女的好父亲,嘴上说什么要让陌殇好看,说白了还不就是不甘心宓妃被抢走,非得在陌殇身上找点存在感罢了。

    “是,寒羽他近三个月来,毒发得厉害。”若不是宓妃离开前,炼制了许多的药丸给墨寒羽以备不时之需,又有燕如风跟溥颜在身边的话,他怕是早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墨寒羽自四个月前就去了边关,这才没让他毒发的消息扩散。

    原本墨寒羽是要连他一起也瞒着的,可宣帝着实觉得墨寒羽离开得太突然,给出的理由也太牵强,他暗中派人留意着,总算发现了端倪所在。

    “那孩子原是想要连我一起瞒着不告诉的,后来我发现了,他没办法只能说出了真相。”

    有他这个做皇帝的爹替他圆谎,替他周全,防御工作总要比他自己做得妥当,也不易让人察觉。

    “皇上。”

    “你也别说安慰朕的话,这么多年了,每每看到他毒发时的模样,朕都忍不住会想,是不是任由他就那么跟着他的母亲一样去了,对他才是最好的。”

    温老爹静静的听着,心知这是皇上想要找个人说说话好发泄发泄,以免憋在心里难受,搞不好还急出病来。

    他就全当自己是个树洞了,同为父亲的他,很是能够体会宣帝心里的想法。

    想当初他的三个儿子都遭遇刺杀,大儿子跟二儿子重伤,小儿子甚至直接重伤至痴傻,面对温绍宇的时候,他的心情大概就是宣帝这样的。

    “寒王吉人自有天相,上天都还没有放弃他,皇上可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然韩皇后会不开心的。”

    “是啊,羽儿是她唯一的孩子,她临死前还紧紧抓着朕的手,要朕好好把她跟朕的孩子养大,可是…你看看朕把羽儿养成了什么样,华儿她若知道怕也会怪朕的。”

    “这不是皇上的错。”

    “不是朕的错?”话匣子打开之后,宣帝也没什么可顾忌的,把自己心里想找个人倾诉的一股脑的倒了出来,“但凡朕要有本事一点,华儿她不会死,羽儿也不会中毒,都怪我,都怪我啊!”

    明明他们这对父子,应该是天下间最为亲密的父子,可就因为那种种原因,让得墨寒羽疏远他,跟他的关系简直降到了冰点。

    “看到他被体内的毒折磨得生不如死,朕恨不得能替他承受那一切,只愿他能平平安安的。”

    “若有来生,朕情愿斩掉他与朕的父子亲情,愿他只投身在一个平凡普通的家庭,做一个平凡健康的孩子。”

    “天下无不是之父母,寒王他会理解皇上的。”

    “你啊,就会捡好听的说给朕听。”

    要不是理智尚存,情绪没有完全失控,宣帝定然都要闹着拿酒来,他要跟温老爹喝个不醉不归。

    “皇上,燕大夫跟溥大夫不是跟在寒王的身边吗?难道就连他们也不能稳定寒王毒发的情况吗?”眼下的确是没有宓妃跟陌殇的消息,可现在没有不代表再等等就不会有啊,“妃儿是个重承诺的孩子,她既答应了会治好寒王殿下,那她就一定不会失言的。”

    “今个儿早朝前,朕收到燕大夫传来的密信,说是已经越发控制不住羽儿体内的火毒跟寒毒,要是宓妃丫头跟陌殇小子再不回来,他跟溥颜顶多还能帮助羽儿再坚持两个月时间。”

    一听这话,温老爹心里就是一个‘咯噔’,他虽然相信宓妃一定会回来,可却拿不准未来两个月时间,那孩子会不会回来啊?

    这要是回来不了,寒王岂不就……

    “要是两个孩子在两个月内回不来,羽儿他就真的回天乏术了。”这也是宣帝叫来温老爹最主要的原因,他不禁在心里奢望着,宓妃没有给他传递消息,肯定会给她的爹娘传递消息,他找到温老爹不就可以得到她的消息了?

    其实他早该知道以宓妃的性子,她若归来必定不会瞒他,毕竟她向他承诺过,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替墨寒羽解毒的。

    “一定会有办法的。”

    “但愿吧!”

    “等微臣回府,再让绍轩多派些人手乘船到幻海跟虚无之海交界的地方看看,只要有妃儿的消息,就让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嗯。”宣帝点了点头,对此却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暗中他也派了人去幻海上寻找宓妃的踪迹,可两个多月来什么消息都没有,“快临近新年,朝中事务繁多,你肩上的担子也不轻,羽儿的事情就先放放,等开年再说。”

    兴许,那个时候宓妃丫头就回来了,宣帝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皇上,不如让微臣去一趟药王谷。”

    “去药王谷,这成吗?”

    “药王谷的具体位置在什么地方微臣确是不知晓,可妃儿离开前告诉了微臣一个地址,说那里是她三师兄名下的一座别院,微臣想去那里碰碰运气,若能见上云公子一面,兴许能帮得上寒王的忙。”

    “好,但愿药王谷能看在宓妃丫头的份上,对羽儿出一次手。”就算不能解了墨寒羽体内的毒,至少也让他能拖的时间更长一些。

    “微臣会尽力的。”

    “那就先这样,你就劳累些跑一趟。”

    “皇上要保重龙体,只有皇上好好的,才能护得住寒王殿下,才能替寒王殿下撑起一片天。”

    “朕心中有数。”

    “微臣告退。”

    宣帝没再说话,只是走回御案后,背对着温老爹摆了摆手。

    从御书房出来,温老爹的面色凝重,心情也非常的沉重,对着张公公交待了几句让他照顾好皇上之后,加快脚步就出了宫。

    回府后温老爹也没闲着,派了小厮去知会了温夫人一声,他就转身进了书房。

    随后,穆国公被请到书房,铁卫副统领刑编又将温绍轩三兄弟都请到了书房。

    “爹,大舅舅。”

    “都过来坐吧。”

    穆国公跟温绍轩三兄弟,这一个舅舅,三个外甥看着温老爹那凝重的表神,心里都齐齐的打了一个突。

    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接下来我说的话,大舅兄跟你们三个听过之后就赶紧忘了。”

    “可是皇上找你说了什么?”

    借着穆国公的话,温老爹倒也没有隐瞒他跟皇上的谈话,说出了寒王毒发,最多还能再趁两个月时间的事情,以及他要上门去摆放云锦的这事儿也说了出来。

    等他起程离开后,朝上的事情就要穆国公多费心,家里的事还得温绍轩三个留点心,近来朝堂上风云变幻的,看似平静无波,内里早就已经坏透了。

    “妹夫你放心,朝堂之上我会留心的。”

    “爹,要不就由我去找云公子?”

    “外面那些人现在就盯着你们三兄弟呢,与其让你们去倒不如为父去来得妥当,而且对外的说辞为父跟皇上都商量好了,不怕惹人怀疑。”

    “那好吧,爹你一路小心。”

    ……。

    转眼,五天时间转瞬而逝。

    饶是陌殇跟宓妃都没有想到,无悲无喜他们能在浦兰岛上建立那么大一个势力,简直就跟鬼域殿在光武大陆就是霸主一样的。

    虽说这其中还包括了宓妃手下沧海他们的功劳,但说到底在沧海他们来的时候,无悲无喜他们就已经在浦兰岛占据了一定的地位,不然后面的发展也不会那么顺利。

    作为光武大陆外围青城距离最近的一座庞大岛屿,浦兰岛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资源环境都是一等一的,固然它不属于青城,更不属于光武大陆,可它却跟光武大陆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是以,世世代代居住在浦兰岛上的原住民,他们所修炼的功夫虽比不得光武大陆上原住民修炼的那么高级,但他们修炼的功夫比起无悲沧海等人所研习的武功,那等级可就高多了。

    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还是无悲沧海他们这一群就连武力值都相对别人逊色很多的外来者,受打压,受排挤都还是好的,怕就怕那些人算计他们的性命。

    最初在浦兰岛的时候,他们一直都处于被压着打的局面,基本上没有什么还手的能力。

    可他们这一群人也不愧是经由陌殇和宓妃的手调教出来的,一个个的应变能力跟学习能力,那简直都可以用超级学霸来形容。

    为了打破受压制的局面,无悲沧海等人谁也没有怨天尤人,在强者为尊的世界里,绝对的实力才是硬道理,所以他们从不觉得受欺压就是别人的错,那只怪他们太弱,否则谁敢欺到他们头上。

    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后,他们开始反省自己的种种问题,寻找提升自己武力值的办法,后来还真让他们找到了适合自身修炼的功法。

    那种功法不是他们在浩瀚大陆所修习的传统功法,也不是浦兰岛人生来便可修习的功法,而是融合了这两种衍生出来的新型功法。

    它所能展现出来的威力,弥补了浩瀚大陆功法的不足,增强了攻击力,却也减轻了很大一部分光武大陆功法对他们体质的要求,使得他们不再受体质的限制,有了独属于他们自己的修炼方式。

    偶尔回想起赫连子珩在看过无悲沧海等人之后说的话,宓妃都不禁感到好笑。

    他说:“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变态,就能调教出什么样变态的手下。”

    显然,这是他对于无悲沧海等人给予的非常非常高的评价,一般人还听不到他的夸赞呢。

    也不知陌殇宓妃那俩儿变态是怎么调教手下的,那能力简直就是杠杠的啊,他要不要去偷偷师,也好让他手下的人都学习学习,要不哪天他不在的时候,那些个家伙还不得愁死?

    “阿宓想到什么了,乐成这样?”

    在浦兰岛靠岸后,又在无悲的带领下回到他们的驻地,了解到他们这数个月来的发展,陌殇最终决定再多停留一天。

    一来,浦兰岛上自己的势力存在很有必要,不能他们走了就给丢了。

    二来,寻找新的接班人不是儿戏,马虎不得,不然往后出了乱子更麻烦。

    虽说这个势力是由无悲无喜等人建立起来的,可他们的人手到底有限,因此,势力里面还有不少加入的当地原住民。

    经过商量和讨论,陌殇跟宓妃都觉得其中一个加入他们势力的原住民很不错,将势力交到他的手上不会出问题,叫他来询问过后,他倒也相当有自信的接受了。

    尤其是在宓妃将这个势力的名字改成‘鬼域殿分堂’之后,浦兰岛上那些原本打着等无悲沧海他们离开后就要抢夺这块肥肉主意算盘的人,瞬间就跟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再也生不出旁的心思。

    即便浦兰岛上的人基本上是没有机会进入光武大陆外围青城的,但时间长了难免会有几个幸运之人,极其意外的进去了,又出来了。

    因此,浦兰岛上的原住民其实对于光武大陆上的一些消息是非常灵通的。

    比如,幽冥城是什么地方,赤焰神君是谁,鬼域殿在光武大陆又占据着怎样的地位。

    鬼域殿三个字一出,直接秒杀一大片,掐断了某些有心人的所有念头。

    为此,宓妃还曾调笑过陌殇,道:“啧啧,没想到我家男人的威名已经传播得如此的广阔了。”

    陌殇闻言挑眉轻笑,柔声自得的道:“那是。”

    “也没什么,就是偶然间又想到了某个人说我们是变态的事情。”不只他们是变态,就连他们的手下人也都成了变态,这还不够搞笑么?

    “那么高的称赞,阿宓应该虚心的受着。”

    “嗯,我受着。”

    “不过阿宓也不用担心,为夫肯定会找着机会,让他亲身体验一下被变态收拾的无限快感。”

    敢说他是变态,简直不想活了。

    “咳咳…我没担心。”宓妃眨了眨眼,在心里默默的替赫连子珩哀悼一声,帮不了你了,你就自求多福吧!

    但凡被陌殇这货惦记上的人,从来就没有一个能顺利逃脱的。

    所以,洗净脖子等着被收拾吧!

    “怎么样,流金岛这个地方不错吧,熙然转了一圈有没有发现它有很大的利用空间?”

    “阿宓的眼光很好,单单就是这岛上的那些珍稀的木材也足够你赚得满盆钵了。”

    “呵呵,除了木材之外还有不少的好东西,现在可都是我的了。”前前后后他们在浦兰岛停留了两天,无悲他们动作也非常的迅速,交接什么的进行得非常顺利,有了鬼域殿那块活招牌,只要不是存心找死找虐的,大概都不敢去老虎嘴上拔毛。

    就在送行宴的那天晚上,陌殇让所有人都登上熙和号,然后他便趁着夜色在熙和号停靠的那片海域施下了一个浓雾禁制。

    等到第二天浓雾消散之后,熙和号已然没了踪迹,浦兰岛上的人也只会认为,陌殇等人是在夜里出发离开的。

    至于呆在熙和号里却被收入了空间穿梭神器中的众人什么异常都没发现,直到他们再一次出现在流金岛前,方才惊呼出声,“这…这这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哥,这里不是流金岛吗?”

    “就算咱们长了翅膀,也不能眨眼就到了这里了吧!”

    面对宫灿接连砸过来的两个问题,季逸晨也是白眼直翻翻,他现在脑子也是一片迷糊,要他回答什么?

    看到流金岛的那一刻,他也很想有人能替他解一下惑好不好?

    唯有完全不知所措的赫连子珩等人,要不是宫灿惊呼出声,他们甚至都还以为自己不是离开了,怎么又回到浦兰岛的错觉。

    只是,眼前这地方貌似又跟浦兰岛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

    灵气,就是岛屿周围环绕的灵气。

    浦兰岛靠近光武大陆,所以那个地方纵使灵气并不充裕,却也是整座岛都被灵气笼罩的,而眼前这叫什么流金岛的,固然风景什么的都不错,可周围却是没有半点灵气的波动。

    “我们需要补充水源,大家都收拾一下,然后下船去把船上该补充的补充,这应该不需要本世子手把手教你们怎么做吧!”

    “不用。”

    “我们会做。”

    他们又不是胆儿肥了,哪里敢让这个恶魔教,找死也不带这样的。

    空间穿梭神器的秘密只要宓妃知道就好,陌殇可不会向他们解释什么,就让他们一头雾水好了。

    反正,陌殇也有把握相信,在场除了他跟宓妃的人不会说出去之外,就算是南宫雪朗以及他手下那些人,也会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的。

    谁的人谁约束,陌殇只是微笑着向南宫雪朗投去一个‘你懂的’眼神,之后就什么解释都没了。

    “这次靠岸后,一直到踏上金凤国的土地都不会再停船了,所以想活动活动的,本世子奉劝你们千万不要浪费时间在一些没有答案的事情上面。”

    得,有了这句话,他们还想什么想,赶紧下船四处逛逛才是王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80宣帝担忧,没有解释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