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81 不能说的秘密,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目送那群家伙逃也似的直奔船下而去,不死心想解惑的赫连子珩就目光幽幽的盯着陌殇,可架不住某人太面无表情太淡定,反倒是让他自己瞧不下去了。

    瞥了眼窘迫的赫连子珩,宓妃很不厚道的抿唇笑了笑,可她也是半点没有要解答赫连子珩问题的意思。

    空间穿梭神器是件宝贝中的超级宝贝,越少人知道就越好,总之就连她跟陌殇也是非必要情况下不会使用的。倒也不担心会惹人注目。

    若非是因为她想要急着回家,依照陌殇的性子怕是不会炼制出这么件东西,她又怎么可能去拆自家男人的台。

    “宓妃。”

    “咳咳,你喊我也没用。”

    “子珩表哥,你是不是想跟我打架,嗯?”

    这这这,他这是被威胁了吗?

    赫连子珩一脸的懵圈,可他为什么要被威胁啊?

    他干什么了他?

    “那个我说错话了。”拍了拍受到惊吓的小心肝,赫连子珩是个非常执着的人,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所以安抚了自己,又给自己做足了心理暗示之后,他将看向陌殇的目光落到宓妃的身上。

    看着,他就那么看着,小眼神儿里满满的都是‘求解惑’的意思。

    “宓妃表弟妹,你看看我这真诚的小眼神儿,你就告诉我呗!”

    臭表弟,真是臭死了。

    丫丫的,他不就是喊了一声宓妃的名字么,居然就威胁要跟他打架。

    难不成他家这表弟妹的名字不是取来给人叫的,可这话赫连子珩只敢在心里吼吼,不敢嚷嚷出来好憋屈有木有?

    他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噗――”

    太可乐了,这是要笑死她的节奏吗?

    还他真诚的小眼神儿,她怎么不知道不说话时一副仙气十足,飘逸出尘的赫连子珩还有如此活宝的一面。

    撒娇的男人伤不起,遇到撒娇男人的女人更是伤不起,宓妃表示她有点接受不良,要不要找个地方躲躲?

    “赫连子珩。”咬牙切齿有木有,陌殇告诉自己看在赫连子珩把宓妃给逗笑了的份上,他不跟这个家伙一般见识。

    可一想到这家伙竟然向他的表弟妹撒娇,还目露幽怨神马的,陌殇是一头黑线外加嘴角直抽,他控制不住想要揍他一顿怎么办?

    “听到了听到了,别喊那么大声。”怕怕的缩了缩脖子,赫连子珩的表情立马就变了,又是那温润儒雅,气质出尘的谪仙之姿。

    变脸之快,令人咂舌。

    每次被连名带姓的称呼,就向赫连子珩传达着一个信息,那就是有危险降临,他得避一避。

    “不想说就不说吧,我也就纯粹是好奇。”无奈的摊了摊手,耸了耸肩,赫连子珩只得选择忍痛遁走。

    呜呜…他是真的很好奇很好奇,无法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他这心里就跟住了七八只小猫似的,挠得他心痒难耐有木有。

    可是,某表弟是个熊孩子,一点都不体谅表哥他的心情,简直坏透了。

    吼吼――

    他要去别处找点吃的,好好弥补一下他受了伤的幼小心灵。

    “南宫雪朗到底不是自己人,阿殇你心中一定要有数才行。”他是陌殇的嫡亲表哥,他对这个表弟又是极其的宠溺,说他是个弟控哥哥都不为过。

    谁都有可能出卖陌殇,唯独他不会,而赤霜是他的近卫首领,只会听命于他。

    有他在,赤霜就是自己人,就跟无悲沧海他们一样,虽绝对不可能背叛陌殇的。

    “他不会的。”

    “呃…”闻言,赫连子珩微怔,半晌后挑眉不解的道:“阿殇对他那么有信心?”

    “我可不是对他有信心,而是我相信东陵前辈看人的眼光。”

    南宫雪朗能被东陵靖收为徒弟,除了他们之间有师徒缘分之外,最为重要的一点,还得是南宫雪朗的品性过关,否则东陵靖也不可能传他真本事。

    毕竟,东陵皇岛的传承与‘绝望深渊’或是云雾仙山都是一样的,皮毛只要是门下之人就可以学,但真本事却不是谁都有机会接触的。

    “既然阿殇心中有数,那表哥就不多言了。”

    “其实你想知道的,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

    赫连子珩转身离开的脚步猛地顿住,他扭过头一脸怀疑的望着陌殇,抿唇不确定的道:“阿殇表弟,你真要告诉我,确定不是骗我的?”

    “原本是要告诉你的。”

    “那你就快告诉我吧,告诉我吧,嘿嘿!”

    “可你刚才怀疑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怀疑阿殇表弟啊,肯定是阿殇你看错了。”

    “既然子珩表哥不相信我,那我还是不要说了。”

    赫连子珩:“……”

    怎么办?

    他好想揍人。

    然而,悲催的是他干不过他,呜呜……

    “其实那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不能说。”

    我去――

    既是不能说的秘密,你丫的叫住我是几个意思啊几个意思?

    逗他好玩么?

    赫连子珩黑着脸,没好气的怒吼道:“我走了,再也不要跟你们夫妻玩了,你们实在太不友爱了,我受伤了。”

    “熙然,你这么欺负他真的好吗?”空间穿梭神器的秘密,不告诉别人可以,但告诉赫连子珩的话,貌似根本不是问题啊?

    以后陌殇要回‘绝望深渊’,她要回云雾仙山,难免会使用到那东西,赫连子珩可是自己人中的自己人,让他知道也能以防万一。

    “不用担心他,他过一会儿就会好的。”透过赫连子珩的性子,陌殇已然看到了他的本质。

    “他那么好说话,那是因为他重视你个表弟。”宓妃撇了撇嘴,还是觉得陌殇这货太心黑,有这么个表弟的赫连子珩很受伤。

    她头上有几个宠她到不要不要的哥哥,自然就很能体会赫连子珩对待陌殇的那种心态。

    毫不怀疑只要是陌殇想要的,赫连子珩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替他弄来,目的很简单,不过就是想看到陌殇开心罢了。

    “熙然可是难得有个好哥哥,你得学会珍惜。”

    收回凝视赫连子珩离开背影的目光,陌殇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发顶,轻声道:“我会的。”

    幼时不懂事的他,看到庶兄文耀无微不致照顾文修的时候,他非常的羡慕。

    那时的他将他们当成是兄长一样的想去亲近,可却发现他们对他只有算计,甚至是一次一次想要他的命,渐渐的陌殇就不再去期待什么兄弟之情了。

    后来,在韩国公府他遇到了姨母的孩子墨寒羽,那个他应该叫表哥的男孩子,倒是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兄长的味道。

    他天生体弱,犯病又如家常便饭,再加上他身份尊贵,几乎没什么人会跟他玩在一起,而墨寒羽那个时候也身中了火毒跟寒毒,也是时常毒发。

    就那样,两个几乎是同病相怜的孩子,相处起来渐渐亲近了许多,彼此也认同了彼此的存在。

    墨寒羽只比陌殇大几个月,可他却很有一个兄长的风范,照顾起陌殇来也是很细致,不毒发时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正常的孩子,比起先天体弱多病的陌殇,不但要高些还要壮一些,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一对相差三四岁的兄弟。

    可以说那段住在韩国公府与墨寒羽朝夕相处的日子,是陌殇前二十年里面最美好的记忆。

    哪怕在那之后,他跟墨寒羽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彼此之间就连话都很少说,可在他们彼此的心里,却是独独只认同他们彼此的。

    “若是没有得到百草秘地,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救得下寒王的命,但拥有百草秘地的我们就跟开了外挂似的,熙然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只等我们回到星殒城,我就立马把解药炼制出来,还他一个健康强壮的身体。”

    陌殇不出海的话,关于楚宣王妃韩锦芸的真实身份就永远不可能曝光,陌殇也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真正的外祖家姓赫连,而不是姓韩。

    可不管如何,韩国公府养育了赫连梓薇,老韩国公夫妇当得起赫连梓薇一声爹一声娘,也当得起陌乾一声岳父一声岳母,更当得起陌殇喊他们一声外祖父外祖母。

    那么多年,他们将赫连梓薇当作亲生女儿一样的养育长大,在赫连梓薇‘死’后,他们又因为担心陌殇在楚宣王府的处境操碎了心,想尽一切办法的给予陌殇支持。

    哪怕他们做的那些没起到什么用,可那份心意千金万金皆难求。

    虚无之海的深处,光武大陆的存在是不能被浩瀚大陆百姓知晓的,赫连梓薇就算回来,她也只能是韩锦芸,只能是韩国公府嫁出去的姑奶奶。

    关于她的真实身份只能隐藏,只能绝口不提,否则谁知道会掀起怎样的风暴。

    “谢谢你,阿宓。”

    “我可不是为了你。”

    “就算不是为了我,也得谢谢你。”决定出海那会儿,除了想要找到活命的办法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想要跟宓妃白头偕老之外,陌殇又何尝不是想要到海外去寻能解墨寒羽体内奇毒的办法。

    以前他认定的兄长,唯墨寒羽一人,而现在又多了一个赫连子珩,他们都是陌殇想要好好珍惜一辈子的人。

    “我可是个重诺之人,当初我可是答应过皇上的。”

    “嗯,我知道。”

    “不跟你说了。”

    “阿宓明明就是说不过为夫。”

    嘶――

    宓妃笑眯眯的一脚狠狠踩在陌殇的脚背上,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哼,本姑娘的便宜可是不好占的。”

    话落,宓妃便足尖轻轻点地,如同一只红色的蝴蝶就那么翩然飞了出去。

    是夜,流金岛上寒风呼啸,刚刚爬出来的明月又被厚重的乌云给遮挡了,只见天空之上一片黑压压的,怎么瞧怎么压抑。

    所有呆在院子里的人都不禁抬头望天,默默无语的想:这天,该不会下雨吧!

    “小姐,你找我们?”

    流金岛也算是季逸晨跟宫灿的家了,时隔数月后再回到这个地方,不禁勾起了他们许多的回忆。

    冬日里,天总是黑得比较早,他们也没出去逛多长时间,回来时周围就已经黑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都到下半夜了。

    “嗯,找你们来也没别的,就是有件事情需要询问一下你们的意见。”

    “小姐请说。”

    在到浦兰岛之前,季逸晨跟宫灿因为认了宓妃为主,所以一直都是叫宓妃主子的。

    到浦兰岛跟宓妃手下的人认识之后,觉得所有人都喊宓妃小姐,只有他们两个喊宓妃主子怪怪的,于是便跟着沧海他们一起改了口。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你们不用紧张。”

    宫灿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复又笑说道:“小姐,我们没紧张。”

    “好吧,你们没紧张,坐吧。”

    “是。”

    别说她心黑,更别说她心狠,她这可是给了他们自己选择机会的。

    就算以后真的被坑了,那也是他们自己选的路,哪怕跪着也得走完了。

    “小姐有什么话可以直说,求别笑得这么。这么的…呵呵,小姐这么看着我们,我们心里很慌。”

    宫灿的原话其实是这样的,求别笑得这么不怀好意,满眼算计的看着他们,他们好怕会误入贼坑。

    咳咳…那什么他这话真要说出口了,会不会被某小姐杀人灭口。

    “我们听着呢,小姐你说。”

    “呃…”宫灿偶有抽风就算了,怎么连季逸晨都是这副表情,宓妃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有表现得那么明显。

    “咳咳…”清了清嗓子,宓妃清清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冷声道:“你们奉我为主之后,在光武大陆该完成的使命,陌殇也助你们一臂之力完成了。”

    “小姐说的这个我们都知道。”

    那意思是小姐你的言外之意呢?

    宓妃嘴角一抽,真心觉得她就不应该替他们着想的,直接拐走就对了。

    “流金岛虽说现在已经成了我的一个据点,可这里总归是你们的家,待天亮之后我们就要起程离开了,你们要不要考虑留下来。”

    “小姐,你这是要抛弃小灿灿的意思吗?”

    抛弃?

    我去。

    宓妃额角倒竖着三条黑线,她果然不太了解宫灿的真实本性,“我的意思是你们如果不想跟着我去金凤国的话,留在流金岛不也是在替我看家吗?”

    当然,宓妃没有说出口的真心话是,她其实很希望他们拒绝这个提议。

    要知道流金岛各个方面的安排已经很完善,留下宫灿跟季逸晨在这里简直就是浪费,她要把他们拐走,安排到其他地方去发光发热。

    “大哥,小姐这话好像没什么问题。”

    “嗯。”

    “那你觉得小姐她有在坑我们吗?”

    季逸晨拧眉,不由得就开始仔细回想宓妃对他们说的话,想来想去貌似没什么问题跟陷阱啊?

    于是他点头道:“应该没有吧!”

    “应该没有?”大哥,你这得是有多不确定,让我还怎么参考你的意见。

    “先不说别的,阿灿想一直呆在岛上,哪里都不去吗?”已经跟着宓妃走过不少地方的他们,又如何还甘心就困守在这一座岛上。

    “不想,我要去看外面的世界。”

    “那咱们能接受小姐的建议吗?”

    “不能。”

    “所以,不管小姐说的那番话有坑还是没坑,咱们只要不想呆在岛上,那就都得跳。”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宫灿瞪大了双眼,居然无言以对。

    “怎么样,你们的决定是什么?”这兄弟两人性格大不相同,可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相似点,只要牢牢捏住他们的七寸,就不怕他们不乖乖听话。

    外面的世界,诱惑力太大,宓妃还真不怕他们不上钩,“你们不用担心我身边人手不够用,等我回府后,还有很多人手的。”

    “小姐,你不能抛弃我们。”

    “对,我们要跟小姐一起离开。”

    “岛上一切都运行正常,我们留下也没什么用,倒不如跟着小姐,等小姐有需要的时候,我们还能帮帮忙。”

    “小晨晨也是这个意思?”

    “呃…是。”

    小姐,求别叫小晨晨,季逸晨苦着脸幽怨的瞅了宓妃一眼,他不想被某个醋坛子惦记好伐!

    “那好吧,我尊重你们的意见。”

    “明天一早就离开么?”

    “是啊,小灿灿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没有,如果小姐没有别的事情,那我跟大哥就去收拾收拾,准备一下行李。”

    “行,你们下去吧。”

    “那小姐好好休息,我们就先走了。”

    “嗯。”

    一直到季逸晨跟宫灿的身影消失在房外的花园尽头,陌殇才随意的披了件睡袍就走了出来,“阿宓。”

    “怎么?”

    “我突然很为你手下那些人的智商捉急。”说完,陌殇还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他真的很为他们的智商捉急,他家小女人那么精明一个人,怎么就养出了一群智商欠费的手下?

    唔,这个问题值得好好深思一番。

    宓妃张了张嘴,眼睛眨了眨眼,她,“……”

    “话说,宝贝儿这么坑他们,就不怕他们反弹么?”

    “我有坑他们吗?”

    “嗯,阿宓是光明正大坑的,是他们自己太傻。”

    “虽然我挖好了坑,但我可没有逼着他们往下跳,是他们自己跳下去的,我都叫他们想清楚了的。”

    “嗯。”陌殇点头,笑得意味深长。

    “不跟你讨论这个,明天一早就离开,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这个不是阿宓应该操心的事情。”

    “我只是顺便问问。”

    “你家夫君我手下养了那么多人,要是他们连点小事情都做不好,还处处需要为夫操心,用阿宓的话来说,为夫是不是应该把他们都。嗯,炒鱿鱼。”

    “你学得倒是挺快。”

    “那是阿宓教导有方。”

    宓妃撇嘴,眸底掠过一丝无奈,她发现近段时间陌殇越发黏她了,这是她的错觉吗?

    “阿宓就别想那么多了,那些事情他们会处理的。”

    “嗯,那我就好好睡一觉,静待明天一早就出发起程回家。”

    “除了这个以外,阿宓还可以想想要送些什么东西给家人,为夫可以代劳准备。”

    “礼物什么的倒是不用再准备了,停留在鬼域殿那几天我就准备了很多,已经很充足了。”

    那几天陌殇在忙着炼制空间穿梭神器,也不太顾得到她,宓妃眼看自己又帮不了什么忙,便转移注意力到给家人收罗礼物的事情上了。

    “为夫也是准备了一些,等到星殒城的时候,阿宓就替为夫送送礼,收买收买人心。”

    “嗯。”

    “明天出发,我们也不用绕道,直接将熙和号开到外城海域,从那里进入内城,前后只需几个时辰。”

    “这样会不会太招摇?”

    “招摇?”陌殇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握着宓妃的手,紫色的眸光幽深似海,看起来既邪魅又危险,却又让人忍不住想要朝他靠近。

    “阿宓以为星殒城内平静吗?”

    在浦兰岛的时候,宓妃写了家书让海东青给带回相府,而他也是一点没闲着,这几天汇集到他手上的各种情报里面,关于金凤国朝堂上的一些事情那是最多的。

    他掌管着璃城,管理着一座楚宣王府,里面的各种弯弯绕绕,人心算计就让陌殇感到相当的厌恶,而入眼金凤国墨氏皇族,他那个皇帝姨夫撑得更是不容易。

    以前,他没什么可在意的,也从未将什么放在心上,就算明知朝堂上乱得可以,他也不插手只看戏。

    然,此番出海经历那么多之后,陌殇懂得了一个道理,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他跟宓妃想要过安稳宁静的生活,有些障碍就是不得不除的。

    “我只能说皇位的诱惑力太大了。”

    “那阿宓喜欢那个位置吗?”

    “怎么,熙然想要推我上去做女皇吗?”

    “不。”听了宓妃的话,陌殇果断的摇了摇头,接着又很郑重其事的道:“阿宓不需要去做世人的女皇,只要做我的女王就好,但凡阿宓想要的,我都将亲手捧到你的面前。”

    怎么办?越来越会说话的陌殇,真是让她越发的喜欢了,心里不断冒起的粉色泡泡是什么鬼?

    “我对那个位置才没有兴趣,熙然也不能有兴趣。”

    “放心,为夫只能阿宓有兴趣。”

    莫名那个被某人刻意咬得极重的‘兴’字,怎么就能让宓妃想到一些少儿不宜的限制级画面呢?

    呜呜…她好污,她学坏了?

    “算算时间,阿宓的家书顶多明后天就会送到你大哥的手里,但愿他们收到阿宓平安的消息,不会再想着要怎么狠狠的收拾我。”

    “扑哧――”

    “宝贝儿,不管你的家人问你关于我的事情,你要记着既不能夸我,说我好话,也不能贬我,说我坏话,不然他们要是不同意让你跟我定亲,我会郁闷得自杀的。”

    “自杀?”宓妃语气拔尖上扬,不管心里还是眼里都是不相信。

    特么,她就是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升起东边落下,也不相信如他这样的男人会自杀。

    “阿宓,你该不会是想……”

    没等陌殇把话说完,宓妃立马伸出手捂住他的嘴巴,然后瞪着他道:“放心,关于你的我什么都不说,至于要怎么让我爹我娘我哥哥他们答应你的提亲,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反正我是不会帮忙的。”

    “成,为夫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搞定他们的。”

    为了抱得美人归,他就是不择手段,阴谋阳谋齐上阵也要搞定未来岳父,未来岳母跟未来大舅兄他们啊!

    ……

    相府

    翌日,一大清早相府便大开中门,温夫人亲手将白狐皮斗篷给温老爹穿好,又再三交待随行的铁卫要照顾好温老爹,提起的心才稍稍落下。

    “夫君,天冷地滑,不管能不能见到云公子,你都要把自己照顾好了。”

    “夫人放心,为夫省得。”

    “那好,多的妾身就不再多说了,只要夫君记得妾身在家等你就好。”

    “嗯。”温老爹回握了握温夫人的手,柔声道:“天冷很,眼看又要下雪了,夫人快些回内院去歇着,有事就吩咐下人去做,不要太过操劳了。”

    “妾身知道。”

    “为父离开这几日,你们三个一定要把你们母亲照顾好了,要是……”

    “爹,爹你就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娘的。”

    “混小子。”

    “爹,路上小心。”

    “都回去吧,也别太引人注目。”

    话落,温老爹就搭着铁卫副统领的手腕上了马车,很快马车就驶离了相府所在的街道,不多时就消失在街角转弯的地方。

    “娘,回去吧!”

    “嗯。”

    直到再也看不到温老爹,温夫人才由嬷嬷搀扶着往回走,越是临近新年,她就越是思念女儿。

    这个时候温老爹又离开了,温夫人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

    “唳――”

    温绍轩三兄弟陪着温夫人回观月楼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两声长一声短的海东青嘹亮的鹰啼声。

    “大哥。”

    “是海东青的声音。”

    “妃儿有消息了。”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海东青,什么叫妃儿有消息了,温夫人猛地抓住温绍宇的胳膊,下意识手下的力道竟然叫温绍宇都感到吃痛。

    ------题外话------

    偶是存稿君,因着荨中秋的时候要回娘家过,所以提前几天就开始存稿了,等到今天终于是中秋了,在此荨祝所有看文的妞儿们中秋快乐,月圆人团圆,心里想的事都能如愿。

    么么哒大家,如果后面两天的更新的章节字数不是很足,也希望大家见谅,荨码字手速不快,能存到这么多,也真的是非常的努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81不能说的秘密,消息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