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83 寒王近况,太子算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封城・韩宅

    幽兰轩

    “咳咳…咳…”

    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不住的从房间里传出来,听得守在门外伺候的幽夜苍茫面色一变再变,袖中的拳头也是紧紧的握在一起,就连指甲都掐进肉里而不自知。

    “你想干什么?”

    “王爷他…”

    “王爷都没有开口叫我们,我们闯进去做什么,去看王爷捂嘴吐血无比狼狈的一面吗?”幽夜死死的将苍茫给拉住阻止他闯进房间,压低了声音开口又使劲冲他摇了摇头。

    他也关心王爷,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闯进去,除了让王爷倍感尴尬与窘迫之外,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要是可以,他倒宁可代替王爷受毒发之苦,可那是他想代替就能代替得了的?

    “王爷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最不想我们看到的就是他无力又狼狈的这一面了,难道你想让王爷在这个时候,还要努力维持他在我们面前的形象吗?”

    不管房间里的咳嗽声有多大,声音有多么的刺耳,只要在他们可以确定墨寒羽无事的前提之下,他们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守在门外,不要去打扰他。

    “我…算了,你说得比较有道理。”

    “咱们都再留意一些,小心关注着王爷的情况。”

    “我知道。”苍茫目光深深的盯着面前紧闭的房门,纠结再三那只伸出去的手跟迈出去的脚,到底还是收了回了。

    正如幽夜所说,王爷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他最为狼狈的一面,若非他实在无力支持,是倔强的宁可死也不愿展露人前的。

    “先别郁闷了,眼见这天越来越冷,雪也越下越大,王爷现在的身体既不能热了,也不能冷了,咱们得想想办法让王爷过得更舒适才对。”

    “嗯。”闷闷的点了点头,苍茫又道:“王爷还有半个时辰就该喝药了吧!”

    “嗯,还有半个时辰如风公子就会把药送过来,到时我们就能借机去里面看看王爷了。”

    “派出去的人有消息了吗?”

    这个时候除了相府的人,怕是没人比他们更希望宓妃尽快回来的,最好是明天就能回来,那样他们王爷就有救了。

    当初安和平乐郡主可是承诺过的,只待她出海寻到那两味最主要的药材,那她就能解了王爷体内的火毒跟寒毒,届时,王爷就能跟正常人一样,再也不受剧毒侵扰。

    “没有,进入冬天之后,天气太冷又经常下雪,幻海上的不少海域都结了冰,不利于大船行驶,不说十天半个月就是一两个月在海上也看不到一艘船。”

    暗中在幻海上寻找宓妃踪迹这事儿是瞒着墨寒羽做的,他们只盼着能接到宓妃的消息,那样会不会让王爷的心情好一点,然后就有利于他的病情一点。

    自一个月前,墨寒羽的身体就不是毒发那么简单了,每次挨过毒发那几个时辰如同炼狱般的剧烈折磨,他都如同九死一生那般,接下来差不多每天都要咳几次血,药物对他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咳血什么都还是好的,怕就怕一咳起来就停不下来,然后伤到心和肺,再引发其他的病症,那就真的要死人了。

    “真希望郡主她明天就能出现在星殒城。”

    “但愿吧!”

    “王爷前面那么艰难的路都撑过来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好,上天不会对王爷那么残忍的。”

    幽夜拍了拍苍茫的肩膀,沉重的面色好看了一点点,却是示意他别再开口了。

    就算现在的王爷几乎被勒令不允许动用丝毫的武功,但架不住墨寒羽耳力惊人,哪怕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说话,一个不小心要传进了王爷的耳朵里,光是想想就有种后背发毛的感觉。

    “咳咳…”房间里墨寒羽看着雪白绢帕上刺目的鲜红,嘴角勾起的浅笑,是那样的无奈,那样的无力,又是那样的苦涩孤寂。

    此时的他,完全不复之前寒王的龙章凤姿,瑰姿艳逸,清绝尊贵,因着几月来不断的毒发,他不但清瘦了许多,面色更是非常的苍白。

    那种白,真真是那种让人一眼瞧了就会无比心痛担忧的惨白。

    有时候,他甚至都曾自暴自弃的想,就那么随它去吧,就那么把手松开,然后…他便解脱了。

    自幼身中剧毒的他,体内剧毒还能压制的时候,几乎每月他就要经历一次生与死的搏斗,压制不住的时候,他差不多每天都要承受因毒发而越来越剧痛难忍的滋味,每每那个时候他都恨不得直接拿刀抹脖子算了。

    然而,每熬过一次毒发,墨寒羽就知道,他这一辈子哪怕就是选择死的权利都没有。

    他若没有生在皇家,母亲不是已逝的韩皇后,不是皇祖父最宠爱的皇孙,不是父皇最重视宠爱的皇子,他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吧!

    只是生在帝王之家,即便他不争不抢,就做个与世无争的普通皇子,但真就可以与世无争了,你不争也会被视为绊脚石。

    那你,是争还是不争。

    八皇子跟九皇子就不争,也不参与任何的党派,可他们不也被太子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各种阴谋诡计齐上阵吗?

    太子对八皇子和九皇子动手的时候,若非还有他护着,怕是已经成了一坯黄土了吧!

    “王爷,该喝药了。”

    思绪被打断,墨寒羽微怔片刻,便把手中染了鲜血的绢帕卷了起来,然后丢进火炉里烧了。

    也是亏得绢帕的品质上乘,要不房间里还不得有股烧焦的味道?

    “进来吧!”

    “王爷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还有王爷午膳想要吃什么?”

    “本王无事,只是有些咳嗽罢了。”

    “来,把药喝了。”燕如风一袭青衣,面无表情的将一碗黑漆漆,散发着浓郁苦味的药递到陌殇的跟前。

    虽然每天都在喝着这样的药,可墨寒羽表示他还是对这种气味,这种味道接受无良。

    “温度刚好,快喝。”

    墨寒羽目光幽幽的看了看他,最后败在他执着的眼神之下,无奈的接过药碗,仰头一气呵成的把药给喝下了肚。

    “可以吃点蜜饯,去去嘴里的苦味。”

    “嗯。”

    “来,王爷快吃一块。”

    “好了,本王不是易碎品,你们不用表现成这样。”从宓妃炼制的药也不能控制他体内的剧毒发作,燕如风跟溥颜只能延缓他的毒开始,墨寒羽就从星殒城出发,前往了边关封城这个地方。

    封城的塞外风光非常好,他的母亲曾经非常喜欢,未出阁前几乎每年都会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等她出阁后,外祖父便做主将这座别院给了母亲作为嫁妆,就这么自然而然到了墨寒羽的手里。

    他为何没有选择边关别的城池居住,无非也是因为这偌大的韩宅里,每个地方都有他母亲的足迹,也有他母亲的影子,他住着心安。

    “把手给我。”墨寒羽是他师弟,随着呆在他身边的时间越长,他便越是心疼这个师弟,只想将这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搬到他的面前,只为换他一个健康的身体,让他不再受毒之苦。

    “大师兄,执念太深不好,不利于你的修行。”时也,命也,若上天要收回他的命,他的确命该如此,墨寒羽只希望他身边的人都能好好的。

    尤其是一直陪在他身边,如父如兄待他的燕如风,墨寒羽只愿他真留不住要离开的那一天,他不要坠入心魔,害了自己一生。

    那样,便是他死了,也会愧疚难安。

    “闭嘴,不要打扰我诊脉。”这些天眼见越发压制不住墨寒羽体内的剧毒,燕如风整个人都有些暴躁,只是在墨寒羽的面前他控制得很。

    半晌后,眼见燕如风收了手,幽夜才看向他,开口问道:“如风公子,王爷他怎么样了?”

    “这两天情况很好,没有恶化。”

    “那就好。”只要没有恶化,那就说明王爷还能撑得更久一点,那么等到郡主归来的机会也大一点,活下来的机会就随之上升。

    “要保持平稳顺畅的心情,不要忧思过重。”

    “好。”

    “你会没事的。”

    “嗯。”

    “喝完药身体会乏,你且先睡上一觉,等一个时辰后溥颜来给你施针。”

    “好。”

    面对燕如风的种种交待,墨寒羽无法拒绝,更不忍心拒绝,他着实不愿再看到他们担忧的眼神,更能体会他们心里那种治不好他的自责与愧疚之情。

    “让幽夜伺候你睡觉,我去药房看看。”

    目送燕如风离开的背影,墨寒羽这次却是没再开口,可当燕如风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脚步,他扭头转身看着他一本正经的道:“那位安平和乐郡主答应要还你一个健康体魄的,不管海外再如何的艰险,她都没有放弃,你也不要放弃。”

    虽然一直没有收到宓妃的消息,燕如风心中着急得跟什么一样的,但燕如风却从未怀疑过宓妃会不回来。

    那个女人,只要她做出了承诺,那么哪怕就是死,她也会兑现的。

    “就算她赶不回来,不是还有楚宣王世子吗?”

    “我,不会放弃的。”

    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墨寒羽沉声开口,他知道她会回来,可他也怕会等不到她。

    她是唯一让他心动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他想要守护一生的女人,但她却不是属于他的。

    一步错,终身错。

    他与她,终究是错过了。

    若有来生,他定然不会比陌殇出手晚,那样她大概应该会与他走在一起吧!

    “你能那么想最好,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当然,燕如风可不是在诅咒陌殇,而是希望借此让墨寒羽振作起来,毕竟他的主观意识对他身体的影响也很大。

    燕如风走了,幽夜跟苍茫却是没有离开,他们看着墨寒羽,那眼神赤果果的就是‘王爷,您快上床睡觉’的超强直视感。

    “桌上有两封信,一会儿你们就送出去,一封亲手交到温大公子的手里,另外一封亲手交到皇上的手里。”

    “请王爷恕罪,属下是不会离开王爷的。”

    “请王爷收回成命,属下也不会离开王爷的。”

    “什么离开不离开的,本王只是叫你们去送封信而已,这能耽搁多长时间?”

    幽夜跟苍茫听了还是固执的跪在地上,怎么也不愿接下这个任务,“就算只有一天,我们也不离开王爷。”

    要不是场合不对,墨寒羽都忍不住想要爆粗口了,“那两封信很重要,本王不信任其他人,你们亲自去送最为妥当。”

    “可是…”

    “没什么可是,本王的身体本王自己知道,莫不是你们觉得本王就要死了,十天半个月都等不了,把你们打发走是不想让你们看本王最后一眼,再送本王最后一程?”

    墨寒羽这话说得有些重,幽夜苍茫一听这个,跪在地上头垂得更低了,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难道他们能说,有那么一瞬间,他们心里想的就跟墨寒羽说的一样一样么?

    那样会不会让王爷想要直接把他们给掐死。

    “王爷,属下没…”

    “既然没有那样的想法,一会儿本王睡下后你们就赶紧去送信,不要耽误了本王的大事。”

    虽仍是心有不甘,可主子的命令不能违背,也只能咬牙答应下来,恭敬的道:“是,王爷。”

    大不了在他们临走之前,去拜托如风公子过来盯着王爷,反正药炉那边还有溥颜公子在,也误不了什么事。

    去送信一个来回大概十天左右,他们在路上可以尽量少休息,这样速度还会更快一些,只能取争早去早回了,要不王爷这里也不好交待。

    “幽夜,见到温大公子之后,除了将信交给他之外,不许提及她什么时候会回来这件事情,否则以后你也不用留在本王身边伺候了。”

    “王爷…”他这心里刚生出那么一点苗头,想趁着送信的功夫打听打听郡主的消息,怎么王爷一开口就断了他的后路。

    “你们的心思本王懂,可有些事情强求不得,更何况该回来的时候她就会回来了。”

    还没到那个时候的话,就算你天天上门去问,她也没有回来,没有消息的。

    “是。”

    “皇上若是问起本王的身体情况,你可知该如何回答?”

    苍茫嘴角动了动,低沉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来,“属下回告诉皇上,王爷情况稳定,如风公子新研制的药能暂时抑制王爷体内剧毒的发作。”

    自王爷离开星殒城后,之前一直潜伏着,被压着的太子动作就越来越多,行事也越发没有顾忌,尤其是近两个月朝堂风云变幻,各种明争暗斗轮番上演,宣帝撑得也是相当的辛苦。

    不管墨寒羽有多么的怨恨宣帝,但宣帝终归是他的父亲,是他母亲叫他不要怨恨的人,他对宣帝的感情可谓是又爱又恨,舍不得放不下。

    哪怕很多时候宣帝顾不上他,墨寒羽也不想亲近他,可他又怎会愿意,让这个时候已经劳心劳力,操不完心的宣帝再忧心他的身体。

    数月前他毒发,一度险些控制不住要了他的性命,从那时开始墨寒羽就没有想过要告诉他,让他以为他一直很好就好,至于其他的他可以自己抗,自己撑。

    然而,许是到底父子连心吧,每当墨寒羽饱受毒发之苦,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时候,宣帝就总觉得胸口仿佛压了一个块石似的,那窒息到喘不过来气的感觉,令他心生恐惧的同时更增加了他对墨寒羽的关注。

    随着那种情况出现的次数越发的增多,宣帝也着实没有办法忽略这种情况,太医每天都来给他诊平安脉,每次都说他的身体没有问题。

    那么,每当他出现那种情况的时候,是不是就是在预示着什么?

    直到他自己发现墨寒羽的情况不对,方才知晓他每每心口犹如压了巨石透不过气来的时候,其实就是墨寒羽毒发最严重的时候。

    那一刻,宣帝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大概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

    “很好,皇上他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本王的事情就不要让他操心了。”

    “是,属下明白了。”

    “将信送到皇上手中后,回王府传本王之令,对某些手伸太长的人,用不着客气。”

    闻言,苍茫的双眸猛地一亮,继而嘴角勾起一抹嗜杀的微笑,冷声应道:“是,王爷。”

    封城驻军营里还有着一个替身墨寒羽,他一直代替墨寒羽出现在各方探子的视线之下,让那些知道他的身体很好,接连几个月都不曾毒发了。

    至于封城内的韩宅,基本上无人知晓它是属于已逝韩皇后的嫁妆,更不知道它现如今就在墨寒羽的名下,因此,真正的墨寒羽到达封城后,一直都将养在府里,只在幕后操控一切。

    随着墨寒羽离开星殒城,如太子明王武王之类的人就如雨后春笋般不断的往上冒,以前他们虽然也是表和心不和,为达自己的目的也可以随时合作,随时拆伙,反正只要能给墨寒羽找不痛快就行。

    现在他们三方势力却是完全联起手来,不再计较各人得失,你配合我我配合你,大有不先将墨寒羽给除掉,他们就谁也别想上位的那架势。

    陌殇离开前跟宓妃离开后,以及墨寒羽暗中出手对他们造成的损失,近几个月也让他们都恢复了过来,甚至还增添了不少新的势力。

    此刻,王爷竟然告诉他可以不再隐忍,可以开始还击,苍茫怎能不欣喜,怎能不兴奋。

    虽说面对太子明王等人的一再试探,军营里那个‘墨寒羽’没有露出什么马脚,而且每一次交锋,他们也没吃大亏没有大的损失,但那种面对攻击却不能掌握主动权大开杀戒的憋屈,留在心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想要释放那种心情,战斗才是最佳选择。

    “不拘着什么方式,本王只要看结果就好。”

    “是,属下办事保证不会让王爷失望的。”

    “砰――”

    正当墨寒羽起身要躺到床上去小睡一会儿,紧闭的房门便被一脚直接给踹开了,那巨大的‘咯吱’声响,惹得墨寒羽主仆三人是频频对某人投以最火热的注目礼。

    “咳咳…你们别这么看着本公子,本公子会不好意思的。”

    我去,谁乐意看你了,瞧你那自恋的样儿。

    “本公子只是接到一个好消息,以至于太激动了,想要迫切的找人分享,不然谁要来踹你的门了。”

    “什么消息?”

    “你猜?”混蛋,好歹他也是他的二师兄啊,怎么在这个小师弟的眼里,他跟大师兄的位置就那么的不对等呢?

    “猜不到。”

    “别啊,小师弟你那么聪明的人,一定能猜到的。”

    墨寒羽额上滑下三条黑线,半晌语气幽幽的道:“我是病人,二师兄不知道么?”

    “放心,很快你就不会是病人了。”

    呃…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溥颜,特么真想抽自己一巴掌啊,丫的叫你嘴快。

    “你有阿殇的消息了。”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对上某王笃定的目光,溥颜只得不甘的撇嘴道:“嗯,一刻钟前刚收到的,顶多再有十天,他跟那丫头就回来了。”

    “溥颜公子,你的意思是郡主她要回来了?”幽夜苍茫抓住的重点就是‘那丫头’三个字,然后他们就不容错认的确定那就是宓妃。

    至于溥颜口的陌殇么,毫不犹豫的被他们给直接赤果果无视掉。

    “是的,所以你们家王爷有救了。”

    “太好了。”

    “这真是太好了。”

    “王爷。”

    墨寒羽还算淡定的瞥了眼已经兴奋得找不着北的幽夜跟苍茫,默默无语的表示,他手下怎么就养了这么俩儿货。

    “本王没聋,听得叫。”

    “嘿嘿,我们只是太兴奋,太激动了而已,王爷好好休息,我们现在就去送信,送信。”

    溥颜见幽夜跟苍茫都跑了,显然是墨寒羽有事交待他们去做,倒也没有特别关注,只是从怀里拿出另外一封信,“给你。”

    “阿殇的信。”

    “嗯,其实我很好奇信中写了什么,不过小师弟可以放心,师兄我绝对没有偷看。”

    看完信后,墨寒羽沉默了,可他脸上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根本就不能以此来评判他是喜还是怒。

    “你怎么这副表情?”

    “无事。”

    一见墨寒羽露出这样的神情,溥颜就知道不管他说什么都没用,这家伙的嘴巴紧得很,要指望他再开口,简直无异于上青天。

    “小师弟小睡半个时辰吧,师兄我一会儿再来。”说着溥颜就转身大步离开,他还要去药炉跟他家大师兄分享分享他的喜悦之情。

    傍晚的时候,墨寒羽先是接到温绍轩写给他的信,信中提及宓妃即将归来的消息,随后他又接到宣帝写给他的信,内容与温绍轩说的差不多,都是告诉他宓妃要归来的消息,只是还交待了他几句别的。

    “阿殇,宓妃,你们回来了真好。”

    终于,他可以不再一个人硬撑着,终于有人可以替他分担。

    ……

    太子府

    是夜,大雪纷飞,万籁俱寂,漆黑的天幕上没有半点星子,黑暗笼罩着整个世界。

    “太子殿下。”

    “再去月门看看,太师到了没有。”

    “是。”

    约莫一刻钟后,紧闭的书房门被敲响了,太子墨思羽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起身便迎了上去。

    “外祖父。”

    “外面天冷,太子赶紧进去吧。”

    “来人,再送一个火盆过来替本太子外祖父暖暖身子,还有吩咐厨房送些御寒的汤过来。”

    “是,殿下。”

    走进书房后,庞太师只觉一股暖气扑面而来,冻得有些僵硬的脸舒服了不少,任由婢女将他肩上的斗篷取下来,又活动活动了手脚方才向太子使了个眼色。

    “行了,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都退下。”虽说能在他书房伺候的婢女都是他的心腹,可既然庞太师有此要求,太子也是不介意满足他的。

    “外祖父,可有消息了。”

    “有了。”

    “那消息确定了吗?”

    “两个时辰前,刚刚确定。”

    “那么说封城驻军军营里那个墨寒羽真是假的,他不过就是墨寒羽放在那里吸引我们注意力,牵制我们的冒牌货?”

    “是啊,咱们都被他给耍了。”

    这个消息要是能提前两三个月知道,对他们而言会相当的有利,完全可以借机大大折损墨寒羽的势力。

    然而,眼下虽说确定了消息是真的,可却也错失了对付墨寒羽最好的时机。

    “他竟然玩出这样一手,可见他是真的毒发,并且快要回天乏术了。”

    “就算不是,应该也差不了多少。”庞太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也只能尽可能的安慰自己,慢慢来不着急,他们还有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83寒王近况,太子算计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