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85 宓妃归府,陌殇入宫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府

    “大公子,二公子,章嬷嬷来了?”

    温暖如春的西暖阁内,正在埋头处理事务的温绍轩没有开口,倒是坐在另外一边,也不知在捣鼓什么的温绍云出声道:“温清,请章嬷嬷进来。”

    “是。”

    不到两盏茶的功夫,身着藏青色棉袄,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章嬷嬷就被温清领进了西暖阁。

    恭敬的行礼过后,章嬷嬷方才轻声说道:“大公子,二公子,夫人吩咐奴婢过来请三位公子到观月楼用晚膳。”

    “这大冷的天,嬷嬷随便吩咐一个小丫鬟过来说一声就好,何苦自己跑一趟。”

    对于自家母亲身边惯用的下人,温绍轩兄弟几个都还算看重,平日说话也很温和,毕竟,这要少了她们,温夫人处理起府中庶务来就要相对劳累许多。

    “劳两位公子挂心,奴婢穿得厚实不碍事的。”章嬷嬷虽说不是温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奶嬷嬷,但她处事稳妥,性子温和,倒也很得用。

    府中三位公子一位小姐对她都很是关怀,这让章嬷嬷心中很是受用,做起事来也越发的用心,生怕有一点是对主子们不好的。

    “雪天路滑,嬷嬷不用再刻意跑一趟百果园,晚膳时三弟自会一同前去。”

    “是,大公子,那奴婢便回去向夫人回话了。”恭恭敬敬的又福身行了一礼,章嬷嬷才躬着身子退出西暖阁。

    “等等。”

    两只脚刚刚跨出门槛,听到温绍云的声音,章嬷嬷立马就转身,温和的眸光落到温绍云的身上,“二公子叫住奴婢可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当着我们兄弟的面,嬷嬷还有什么话是不好说的吗?”娘亲身边的人也真是奇怪,难道是他刚才看花了眼,章嬷嬷没有流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听了温绍云的话,章嬷嬷的身体明显就是一怔,脸上的表情也是随之一愣,虽说她的情绪刚流露出来,眼见大公子跟二公子都在忙,她便赶紧收敛了,就怕打扰了两位公子处理正事。

    没曾想她这都要离开了,却被二公子叫住要问个清楚明白。

    “回二公子的话,奴婢的确是有一两句话想要说。”

    “哦?既是如此,嬷嬷为何临时又改了主意?”

    章嬷嬷眸光温和的直视温绍云的脸,倒也不再隐瞒的开了口,“今日夫人也不知是怎么的,总是坐立不安的样子,奴婢们伺候在跟前看着心中便很是担心,说是请府医过来瞧瞧夫人却不同意,说她身体没有不舒服,就感觉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温夫人并没有把自己的感受说得太明白,其实倒也不是她不想说,而是那种感觉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相爷这几日上完早朝都是要留在宫中直到晚膳过后才回府的,三位公子平时也很忙,夫人说她帮不上你们的忙,就更不能扯了你们的后腿,所以夫人不许奴婢们把她的事情告诉相爷,又或是告诉三位公子。”

    闻言,不但温绍轩的眉头皱了起来,就连温绍云也是如此,他们兄弟对视一眼,都不禁在心中暗骂自己对母亲的关心太少。

    宓妃会在这几日归来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了,与此同时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再加上今个儿一早,寒王毒发再也无法控制的消息在大街小巷那是传得沸沸扬扬,甚至还有传言说寒王自离开星殒城后就已经毒发身亡。

    这些流言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如同雨后春笋一样的冒了出来,打了温绍轩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即便他们的应变能力超强,也迅速的拿出了对策,但关于寒王的消息已经散播出去,将会引发什么后果出来,压根就不是他们所能左右的。

    好在就算寒王毒发,甚至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这件事情是真的被爆发出来,或许在几天前对他们会是一个相当严重且不可逆转的威胁,但在这个时候被爆发出来,其实倒也影响不到他们什么。

    毕竟,寒王毒发是真,可寒王还活着,只要耐着性子再等上几天,一旦寒王现身,那些流言就将不攻自破。

    再来,只要宓妃归来,解掉寒王身上的毒,也就不再只是空谈了。

    因此,刚收到流言的消息时,温绍轩等人虽有过短暂的无措,却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应对此事他所采取的应对之策,温绍轩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直接修书一封用信使直接传达给墨寒羽,就看接下来他会有什么动作了。

    也正是忙着处理这些,他们兄弟三人虽说还是每天都到观月楼去向温夫人请安,但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过就一刻钟的功夫,怪不得温夫人什么都没有对他们说。

    “娘亲这样的情况持续多长时间了?”

    “回大公子的话,因着小姐就要回府的原因,夫人这些天其实都是非常高兴且激动的,类似今日这样的情况,前些天并不明显,就只有今天表现得最为严重。”若非如此,章嬷嬷又何至于会露出那样的神情。

    “那娘亲她的气色跟精神怎么样?”

    章嬷嬷看了一眼温绍云,想了想抿唇道:“回二公子的话,小姐离开时留下了许多调养身体的药丸给夫人,叮嘱夫人要每日服用,因而夫人近来的气色是越来越好的。”

    以前小姐患有哑疾,夫人郁结于心,不管再怎么用药养着,那身体也是越养越差,简直完全不能跟夫人现在的身体相提并论。

    到底她家小姐是师从药王谷的,专门为夫人研制的药丸哪有不好的道理。

    “要说夫人坐立不安,神情又很是焦躁,但夫人的精神头却很好,不像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章嬷嬷才越发想不明白,想着想着想远了,也就将自己给吓着了。

    兄弟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正垂眸猜测着什么,章嬷嬷接着又开口说道:“眼看实在找不到事情转移注意力,夫人她就想到了下厨,所以吩咐了奴婢过来请三位公子到观月楼用晚膳,奴婢见夫人那般模样,便想着要是公子们不忙的话,是否能早些过去陪陪夫人,跟夫人说说话,也省得夫人心中有事憋得难受。”

    “嬷嬷先回母亲身边伺候吧,我们随后就过去。”

    “是,奴婢告退。”

    “大哥,你说妃儿她哪天会到?”

    “我不会未卜先知,你问了也是白问。”温绍轩很是不雅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将书案上的东西都整理了一番才语气幽幽的又道:“妃儿回来会在外城靠岸,既然咱们没有收到消息,也就是说妃儿明天后天都有可能会回来,但今天怕是不能了。”

    “这可不一定,妃儿那丫头就不能以常理来判断。”越想温绍云就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拍了拍脑门道:“不行,我得亲自去一趟外城,要不我这心里也不安呐。”

    “你就别跟着添乱了,先去观月楼看看娘再说。”

    “那咱们去百果园叫上绍宇?”

    “嗯。”

    走出西暖阁,迎面就朝他们袭来一股寒风,刮在脸上就跟刀子似的,温绍云忍不住就紧了紧披在肩上的斗篷,“今年冬天好像比去年冷多了。”

    “嗯。”

    “等妃儿丫头回来,她的那些个产业我得尽快还回到她的手上,光是每半个月查一次账本,我这脑袋都要痛死了。”没有接手宓妃的那些产业之前,温绍云纵然知道他家宝贝妹妹很有经商天赋,不管做什么生意都很赚钱,但只有接手之后,亲眼看到那些个账本,他才知道他家宝贝妹妹不是一般的有钱,简直就是太有钱了。

    呜呜…他这个哥哥真是太失败了,完全被甩好几十条街有没有?

    还有那海上航线建立起来,她的海上商业王国建成,温绍云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放眼这浩瀚大陆,怕是再无人能够拥有跟宓妃一样的财富。

    “妃儿回来怕是也用不上你的。”

    “呃…”

    “但凡妃儿的手里有可用之人,她会舍不得让你我那么辛苦的。”在宓妃的眼里,她巴不得他们天天玩着,口袋里都能随时揣满了银子。

    至于谁负责赚银子,那人当然是她。

    黑着脸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温绍云撇嘴道:“大哥,不带你这么打击人的。”

    “绍云兴许可以想一想,凭借咱们家妃儿的本事,她这好不容易出一趟海,大概也许会拐些人回来的吧!”

    那丫头赚钱的点子是一个接一个,想法也是层出不穷的,可她爱赚钱却又最是讨厌事事要自己处理,当甩手掌柜这样的事情,宓妃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莫名的,温绍轩不禁在心里默默的为某些个倒霉蛋点上几排蜡。

    “噗――”止住笑,温绍云抽着嘴角,露出很是无奈却又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大哥,你可真是了解咱家妃儿。”

    “咦,大哥事情处理完了,二哥账本看完了?”

    “绍宇你这是要去哪里?”

    面对不答反问的温绍轩,温绍宇只得收起自己那一颗调笑的心,“今个儿没去给娘请安,我正准备去,顺便再蹭个晚饭。”

    “你的算盘倒是打得极好。”

    “二哥莫不是嫉妒我?”

    “刚才章嬷嬷过来传母亲的话,叫我们过去用晚膳。”

    听了温绍轩的话,温绍宇了然的笑了笑,“那咱们赶紧去观月楼,别让娘亲久等了。”

    “走吧!”

    一路上,三兄弟就他们各自负责处理的事情都简洁的提了一下重点,顺便听听他们的看法,免得出了差错而不自知可就麻烦大了。

    就这么谈着谈着,不一会儿便到了观月楼,哪怕还隔着院门都隐隐能瞧见温夫人在厅里走来走去的身影。

    “娘。”

    三兄弟快步迎向温夫人,异口同声的喊道,陷在自己思绪里的温夫人被吓了一跳,但看到三个儿子,她的脸上又很快露出温婉的笑容,柔声道:“轩哥儿,云哥儿,宇哥儿你们都来了。”

    “娘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居然都没有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在路上温绍宇就听两个兄长说起了温夫人的情况,他上前挽住温夫人的胳膊,扶着她让她坐到椅子上,然后就笑说道:“娘亲莫不是在想妃儿?”

    “哎,你这小子。”

    “既然我们家的宝贝妃儿要回来了,那娘就该知道妃儿最在意的是什么,所以娘可得保重好自己的身子,不然可得仔细妃儿不理娘。”

    “我…”温夫人张了张嘴,想要反驳自家小儿子却又发现她竟无言以对,这是种什么见鬼的感受。

    “呵呵,娘可别着急着否认,您的心思啊都写在脸上,不信娘问问大哥跟二哥,看看他们是不是也瞧出来了。”

    “为娘真有表现得这么明显?”也不知怎的,虽说早就知道她的闺女就这几日要回府,可还就今天她的感觉特别不一样。

    “娘,妃儿说了会回来就一定会的,您别把自己崩得太紧。”

    “轩哥儿也是这么想的?”

    “娘是不是觉着妃儿今天要回来?”话出口虽是疑问的语气,可温绍轩那表情,妥妥就是一肯定句。

    温夫人看看这个儿子,又看看那个儿子,突然发现她的心思竟然一个都没瞒住,她这做娘的好失败有没有?

    就这么被三双眼睛紧紧的注视着,温夫人真是又窘又迫,好想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

    “娘承认,娘这心里就是有那么点感觉,难道你们没有吗?”她是知道她这三个儿子这几天忙得就跟陀螺似的,不但是他们三个,就连穆国公府那几个小的也没闲着。

    闹了这半晌,听到温夫人这么句话,温绍云也是控制不住嘴角直抽,他无力的抚额,又有些生怕打击到温夫人的低声道:“娘,外城码头我们一直都派人守着呢,若有妃儿的消息,早就该传了回来。”

    “还有这回事?”显然温夫人不记得有这样一回事,可这事儿还是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的。

    “娘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妃儿回来的第一件事情肯定是回家,咱们安心等着便是。”经过大半年细心周道的调养,温夫人的身子算是差不多彻底养好了,不但容貌一点都不显老不说,身体的各项指标也绝对可以评得上一个‘优’字,远不是去年时可相提并论的。

    虽说家有一个神医妹子,将身体调养到最佳状态不用愁,可温夫人这身子也是好不容易才养起来的,温绍轩平日里可是维护得紧。

    “好好好,娘不想了,不想了还不成。”

    “娘最近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温绍宇坐在温夫人的身边,还不忘将头轻靠在她的肩膀上,那一副撒娇的样儿也是没谁了。

    温夫人看着小儿子一脸的温和,又赶紧让温绍轩跟温绍云坐下说话,这才把心思放到温绍宇提出的问题上面,“什么事情?”

    “娘的年纪在长,可这性子却是越发像小孩子了,嗯,用妃儿的话来说应该就是娘怎么越来越萌了,好可爱的说。”

    噗――

    听着温绍宇形容她的话,温夫人错愕的瞪大了双眼,最后仍是没忍住给笑喷了。

    她萌?

    她可爱?

    这浑小子确定说的是她?

    “娘啊,儿子说的可是大实话,您可不能打我。”眼见温夫人又气又恼又无奈的扬起手作势要打他,温绍宇立马弹开身子,咋咋呼呼的就嚷嚷开了。

    “你个调皮鬼,这要换了别家的孩子都是孩子他爹了,偏你还像没长大似的。”

    一听温夫人这话头,敢情她是不再想宓妃了,却又抓着想要他跟二哥赶紧找个女人回来的意思?

    唯有已经定了亲的温绍轩老神在在的静坐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一脸黑线,嘴角直抽的两个弟弟。

    “咳咳…娘,咱能不谈这个问题吗?”

    “娘,就您儿子我这样的,什么样的姑娘找不着啊,但姑娘虽多总得找个看得顺眼的吧!”

    不知怎么把话题扯到这上面的温夫人倍感无奈的摇了摇头,“随你们去吧,为娘懒得管你们两个不省心的。”

    她跟温老爹的态度一样,不干涉孩子们的婚事,就算很想他们早些成家立室,但就如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总得找个顺眼的姑娘不是,要不那一辈子要怎么过。

    “娘,咱们还是等妃儿回来,先把大哥跟南宁县主的婚事办了才是。”

    “嗯,绍宇说得对,这才是我们家的大事。”

    眼看着两个极其不想成家的儿子,果断将火力引到大儿子身上去,温夫人就更无奈了,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说他们了,“行啦行啦,不谈那些有的没的了,你们爹这几日都回来得晚,咱们就不等他了,早些开饭。”

    “娘又亲自下厨了,那我可有口福了。”

    “娘都做什么了,是我们爱吃的?”

    “娘,虽然我们很喜欢吃娘做的饭菜,可下厨这样的事情娘以后还是交给厨娘做吧。”

    “下不为例,娘听你们的。”儿子心疼她,温夫人怎会不高兴,扭头吩咐出声,“钱嬷嬷,摆饭吧。”

    “是,夫人。”

    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美味佳肴刚摆上桌,就惹得温绍宇肚里馋虫直叫唤,直接就扑桌上去了。

    “娘,您这是做了几个人的量,这么多咱们怎么吃得完。”看着那摆了满满一大桌子的各式各样的菜,温绍云也是瞪大了双眼。

    “至少一大半是妃儿喜欢吃的。”一人一句到最后,温绍轩做了个总结。

    正当温夫人窘迫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外面响起几个丫鬟问安的声音。

    呼,相爷回来得真是时候,刚好解了她的围,真不亏是她的好夫君。

    “相爷今个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呃…”冬日里的天黑得早,虽说眼下也不过刚到酉时正,但也算不得早了好伐,“夫人,这还算早么?”

    “咳咳…妾身不是那个意思。”话落,温夫人就迎向了温老爹,帮着他将斗篷脱下来,再交由丫鬟去挂好,“相爷回来得刚刚好,晚膳刚摆上桌。”

    “爹。”

    “都坐下,吃饭。”温老爹冲三个孩子摆了摆手,又抬头扫了眼桌上的菜色,而后便轻笑道:“夫人这是准备了妃儿的那份儿?”

    “是又怎么样,你们几个还真是父子啊,居然全都结合起来打趣我一个。”要是妃儿在就好了,她闺女肯定是站她这一边的。

    “呵呵…”笑望着温夫人那孩子气的一面,不但是温绍轩兄弟三个觉得他们的娘越活越可爱,就连温老爹也是这样认为的。

    现在的温夫人,可是比起年轻时候的她,要更得温老爹的心了。

    “夫人别恼,为夫是站你这边的,等咱们妃儿回来,看这三臭小子还得瑟,就让妃儿收拾他们。”

    “我闺女肯定帮我。”

    “是是是,那咱们趁热赶紧用膳。”今日传出寒王毒发甚至已经身亡的消息,皇上听后震怒,在早朝上发了好大一通的火,下令大理寺彻查。

    寒王不在皇城,太子,明王跟武王又连成一气,共同的目的就是清除寒王的势力,近来可谓是蹦Q得尤为的厉害,让宣帝很是头疼。

    他这个丞相也不容易,每天要处理的公务差不多能与宣帝所媲美了,可把他累得够呛。

    好在寒王毒是真,没有药物能再控制也是真,但妃儿要回来了却是真的,因此,这样的消息现在可以由着它去传播,只等寒王现身便能不攻自破。

    “动筷子吧,凉了可就不好吃了,等妃儿回来,娘再给她做好吃的。”虽说宝贝女儿的厨艺并不比她差,甚至比她还要好,但她这个做娘的心意难得,可不是府中厨娘所做能比的。

    “夫人亲自下的厨,那为夫可就不客气了。”话落,温老爹第一个动了筷子,然后温绍轩兄弟三个才动了筷子。

    “唔,娘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说着,温夫人不忘给他们兄弟三个一人夹了一个鸡腿,又给温老爹盛了一碗汤。

    “娘也吃。”父子四人果真默契得很,不约而同的都朝温夫人碗里夹菜。

    要是此时宓妃也在,这一家子用晚膳的气氛会更温馨,更唯美,令人羡慕。

    星殒城

    东城门口

    “表哥,你先跟无悲无喜他们回楚宣王府。”

    漆黑的夜幕下,大雪纷飞,街上早已经铺了一层雪,全然不见白日里的热闹与喧嚣,赫连子珩现在只想要一个清幽小院,然后有张柔软的大床,再好好泡一个热水澡就行,至于其他的他暂时没有想法。

    也好在他们这一行人紧赶慢赶在这个时间点进入星殒城,否则还不定要被怎么围观呢。

    “怎么都行,我听阿殇的安排。”耸了耸肩,赫连子珩可不是那等没眼力劲的人,这个时候正是陌殇跟宓妃忙的时候,他就算帮不上什么忙,也不能拖后腿不是。

    “无悲无喜,先送表公子回楚宣王府再等本世子的命令。”

    “是,世子爷。”

    “阿宓,我送你回相府。”熙和号靠岸后,他跟宓妃下了船只简单的交待了几句,便骑了马往星殒城赶路,结果还是弄到天都黑透了才进城。

    外城怎么说都是宓妃的地盘,就算留在那里的人手不够多,陌殇也不认为有什么人敢打熙和号上面东西的主意。

    “我自己回相府就好,熙然还是赶紧回王府换身衣服连夜进宫一趟比较妥当,有些事情咱们还是要早做准备为好。”回城的途中,宓妃就将关于墨寒羽的传闻听了个耳朵起茧子,心下亦是一紧。

    如果这个时候她跟陌殇没来得及赶回来,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单单就是这样一个消息,对于墨寒羽就是致命的,哪怕他有手段将流言压下来,但他的身体却是撑不住了。

    这事儿不想还好,一想宓妃都不禁额上落下冷汗,她可不想做一个失信之人呐。

    “可…”

    “我知道熙然想说什么,只是咱们来日方长,你回来了的确应该去见见我的爹娘,但这并不急于一时,明天后天都可以。”

    “话是这么说,但为夫还是想亲自送阿宓回府。”

    时常听到陌殇在她面前自称‘为夫为夫’的,宓妃都快免疫了,实在无力出声纠正他,也就随着他去,好在这家伙知道什么时候能叫,什么时候不能叫。

    “熙然先听我把话说完。”

    “好,阿宓你说。”

    “除了有些事咱们要提前准备之外,熙然觉得我回相府后,还能顾及到你么?”宓妃无辜的眨了眨眼,那表情该死的叫人又爱又恨好不好。

    还未登上码头的时候,宓妃是近乡情怯,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但一路急驰踏进东城门,一步步向相府靠近的时候,宓妃才发现她恨不得自己长了一对翅膀,能够瞬间就飞到家人的身边去。

    “宝贝儿,你真狠。”虽说陌殇有点不想承认,可他却不得承认,只要宓妃出现在相府,那他这个‘外人’还不哪边凉快哪边去么?

    不说那对疼爱宓妃的爹娘会霸占宓妃,就是那三个妹控哥哥也不会让他再靠近宓妃的,而他的小女人离家那么长时间,定然也是忙着跟家人联络感情的,那他…呃,还果真就是小透明,换个时间再上门吧!

    “呵呵…”瞥了眼无比幽怨的陌殇,宓妃紧了紧手中的缰绳,清澈的眸光凝视着他,软声道:“我等熙然明天到府中来看我。”

    “那好吧,阿宓路上小心。”

    “知道了,有剑舞跟红袖在,谁能伤得了我。”

    “明天,等我。”

    “嗯。”

    话落,宓妃就领着剑舞跟红袖朝着相府的方向急驰而去,直到宓妃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中,陌殇才冷声道:“走,回楚宣王府。”

    陌殇是个洁癖超级严重的家伙,即便楚宣王府他不时常居住,可这王府里里外外无论过了多长时间,绝对都是一尘不染的。

    因此,回到楚宣王府看到府中的一切,陌殇表示他相当的满意,而赫连子珩却不得不承认,他家这个表弟调教手下果然很有一套。

    叫来管家交待一番后,赫连子珩自己挑了一处中意的院落住下,陌殇则是迅速的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什么人都没有带便独自前往皇宫。

    甚至于直到他在宫中见了宣帝,再悄无声息的回到王府都没有人察觉。

    皇宫

    寝殿内,宣帝固然早早的就躺到龙床上休息了,可今夜也不知怎的,他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实在睡不着的宣帝干脆随意披了件外袍就坐了起来,反正殿内暖和得很,倒也不用担心受凉。

    “皇上,您怎么了?”

    “无事。”

    张公公身为宣帝的贴身近侍,最是了解宣帝的习惯不过,夜里只要听到轻微响动,他便会出声询问,看看宣帝有什么吩咐。

    “皇上可是白日里太累了现在却睡不着,要不要奴才去给皇上泡杯凝神茶?”

    “朕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就是想睡却睡不着,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办完一样。”

    “……”

    “罢了,小德子你且进来陪朕说会儿话,兴许一会儿就能睡得着了。”

    “是,皇上。”

    这厢张公公刚刚轻手轻脚的推开殿门,还有一只脚没踏得进去,听到响动抬头便看到宣帝凌厉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住某一处,厉声道:“谁在那里,给朕滚出来。”

    ------题外话------

    么么哒妞儿们,荨滴存稿君又阵亡了,今天更新得有些晚,但素荨会努力存稿滴,争取每天都早早的更新,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85宓妃归府,陌殇入宫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