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86 宓妃归府,陌殇进宫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骑着马一路急驰到距离相府大门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宓妃就勒住缰绳让马儿停了下来,她就坐在马背上,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扇大门,眼眶莫名就红了。

    剑舞红袖紧随其后,看到宓妃停下来,她们断然是不会自己先闯过去。

    别说,没回来的时候,她们想家想得都快要魔怔了,可当家门就摆在自己眼前,那只脚就好像是灌了铅似的,怎么都迈不动了。

    “小姐。”

    “小姐莫不是担心会被相爷跟夫人,还有大公子二公子三公子他们罚,所以不敢进家门了?”

    “红袖,你别乱说话。”剑舞没好气的瞪了红袖一眼,这丫头难道没瞧见小姐都快要哭了么,她不安慰不说,居然还火上烧油,真是讨打。

    “剑舞我哪有胡说,要说小姐这副模样,还真不像咱家小姐的行事之风呢。”正是因为宓妃露出这样一面,红袖才故意这么说的好不好,她才不要看到宓妃这一面呢,实在心里太不是滋味了。

    “你还说,看我不揍你。”

    “哎哟,小姐快救命。”

    仰起头吸了吸鼻子,宓妃暗骂自己没出息,不就是回家么,她都想那么久了,还矫情个什么劲儿。

    “好了,你们也别闹了,咱们过去。”

    “是,我的好小姐。”

    宓妃抿着水润的红唇,轻挑着黛眉,似笑非笑的对红袖道:“敢情你家小姐以前是个坏的?”

    “呃…”红袖先是一愣,而后立马回神,不甚在意的撇嘴道:“小姐这都有心情跟红袖开玩笑了,想来是真没事了。”

    “反应还挺迅速。”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的手下。”

    无语的扫了眼得意洋洋又臭屁得不要不要的红袖,宓妃抽着嘴角移开视线,确定这人是她调教出来的?

    她怎么没这印象,她是那般行事的人么,求不黑。

    虽说相府也有看家护院的护卫,便负责看守相府中门跟其他三个侧门的人却是从铁卫中挑选出来的,远不是寻常看家护卫可比。

    早在听到有马蹄声响起,并且不断朝着相府靠近的时候,轮班的这支铁卫小队就警惕了起来,神情戒备的注意着前方。

    “吁――”

    “来者何人?”

    “小姐回来了,你们还不赶紧派人去通知相爷跟夫人。”不等宓妃开口,红袖率先跳下马背对着面前的八个铁卫道。

    剑舞红袖都是宓妃近身的大丫鬟,府中铁卫自然是见过她们,也认得她们的,再加上剑舞红袖可不是普通的丫鬟,因此,铁卫们对她们就更是熟悉。

    这种熟悉倒不是他们跟剑舞红袖接触了多长时间,而是统领拿了她们的画像,让他们将宓妃身边得用的人都牢牢的记在了脑海里。

    “你是红袖姑娘?”铁卫们没有从宓妃她们的身上感受到敌意,故而,其中一个铁卫板着脸上前问道。

    “正是。”

    对于铁卫的打量,红袖并没有表现出恼怒,毕竟相府的规矩摆在那里,总不能但凡上门来的人,什么身份都没有弄清楚就往里面请吧!

    再说了,她们离开相府也大半年了,红袖可不指望这些个铁卫能一眼就把她们给认出来。

    “小姐真的回来了?”铁卫仔细打量过红袖,心中确认了红袖的身份,说起话来便恭敬了几分。

    宓妃出海的消息是封锁的,哪怕后来温老爹他们知道了,可相府中其他的人却是不知情的,他们只知道宓妃去了江南。

    “难不成本姑娘还会骗你。”

    “那倒不是,卑职只是觉得有些意外,没没有别的意思。”宓妃是主子,在铁卫确定跟在宓妃身边的另一个人就是剑舞之后,他们自然不敢直视宓妃的容颜,那可是对主子的大不敬。

    “自打小姐要回来的消息在府中传开,夫人差不多每天都要亲自到门口看看才放心,此时小姐趁着夜色回府,卑职这才大感意外。”

    原本还一直都觉着,就算宓妃要回府,也定然是大白天的回来,哪里知道会这么赶。

    “不用刻意安排人去通知相爷跟夫人他们,本小姐亲自去观月楼向他们请安。”

    即便铁卫们没有直视宓妃的脸,可就算时隔大半年,他们仍是听出了宓妃的声音。

    “卑职等给小姐请安,欢迎小姐归府,小姐金安万福。”

    看着齐刷刷跪了一地的铁卫,宓妃眉眼含笑的摆了摆手,嗓音清冷却悦耳动听,“都起来吧!”

    “谢小姐。”

    起身后,领头的铁卫指着另一个铁卫轻声道:“赶紧的,去观月楼通报一声,就说小姐回府了。”

    “是。”

    眼见那人一溜烟儿就跑得没了影,宓妃也是无语了,却只听那领头的铁卫出声解释道:“还望小姐见谅,因着夫人早有交待,只要小姐回来必须第一时间通知她,不然…不然卑职等就要受罚。”

    “无妨,你们做得很好。”宓妃下了马,任由铁卫将马牵走,她迈着略显沉重的步子走进了相府。

    “我们陪小姐去观月楼就好,你们当好自己的差就行。”

    “是。”

    目送宓妃领着剑舞红袖消失在九曲长廊的转角处,领头的铁卫喃喃自语道:“小姐真回来了?”

    “头儿,小姐回来了。”

    “嗯,我很确定。”

    “总不能咱们集体眼花。”

    “咳咳…好了,小姐的事情可不是咱们能议论的,赶紧的都给我站好了,好好当差才是要紧事。”

    得了指令的铁卫往观月楼去的速度,那简直可以用健步如飞来形容,那飞一般的姿态,惹得府中丫鬟小厮频频对他投去注目礼。

    只可惜某铁卫速度太快,不但他自己没觉得哪里不对,就连好些丫鬟小厮都不禁觉得自己是眼花了,刚才没什么东西从自己眼前掠过。

    观月楼正厅内,温老爹温夫人跟温绍轩三兄弟刚拿起筷子,饭还没吃到几口就听到铁卫那中气十足的一声喊。

    “报――”

    “怎么回事?”实在是那声音太大也太吓人了些,差点没把温夫人的筷子从手上吓掉。

    “娘,那铁卫虽然只喊了一个字,但却不难从他的语气中听到兴奋之意,想来说不定有好事。”

    闻言,温老爹只是白了说话的温绍宇一眼,然后安抚性的拍了拍温夫人的手,“别恼,为夫出去看看。”

    “不用了,铁卫不是那等没规矩之人,他既然失礼的闯到这里来,不妨叫进来问问。”

    “也好。”温老爹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筷子,让人将铁卫叫了进来。

    铁卫整个人正处于宓妃回府的兴奋状态之中,因此,他是全然没有察觉到厅里的气氛,恭恭敬敬的向温老爹等人行完礼,请完安后,张口就道:“相爷,夫人,三位公子,小姐回来了。”

    无疑,铁卫的话简直可以媲美一颗深水炸弹,直把温老爹五人炸了个外焦里嫩。

    那什么,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

    “你你说什么?”

    “回相爷的话,卑职是说小姐回府了,此刻应该正往观月楼而来呢。”

    终于,这回五人彻底听清楚了,他们没有出现幻听,还真是说的宓妃回来了。

    “妃儿回来了,你没有骗本夫人。”

    “回夫人,卑职怎敢开这样的玩笑。”铁卫笑得憨厚,那呆愣愣的模样还挺讨喜。

    “好好好,好啊,妃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说着,温夫人就连手脚都不知要往哪里放,整个人急得就围着温老爹团团转。

    虽然温夫人这模样挺搞笑的,但任谁瞧了都不可能笑得出来,“走,我们接闺女去。”

    此时此刻,温老爹全然忘了他之前说要等宓妃回来,再好好教训她的话。

    “对,你瞧我糊涂得,咱们接闺女去,也不知妃儿是不是瘦了。”

    “大哥,妃儿真回来了?”

    “嗯。”温绍轩重重的点了点头,脚下的步子却早已经跟着温老爹便迈了出去。

    不管之前都发生了什么,眼下宓妃平安归来就好,其他的不重要。

    “看来娘还真是跟妃儿心有灵犀,妃儿这不刚好就赶上这顿晚膳了。”

    这个时候听到温绍宇嘴里冒出这么一句,温绍云也是扯了扯嘴角,他竟无言以对。

    走在熟悉的府里,宓妃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她脚下的步子迈得很快,她可不想让爹娘亲自出来迎她,离开这么长时间,让他们操心记挂这么长时间,怎么都该她去向他们请安的。

    刚走到观月楼前垂花门时,抬头便看到迎面向她走来的温老爹温夫人,还有她的三个哥哥,宓妃立马就鼻头一酸,眼泪‘刷’的一下,不受控制的就落了下来。

    “爹,娘,大哥二哥三哥……”明明是有千言万语的,可一开口才发现,她竟不知要说什么。

    “妃儿,我的孩子。”

    眼见宓妃落泪,那就跟在挖温夫人心尖上的肉一样,让得她的心都拧了起来,直接挣脱开温老爹的手,张开双臂就扑向了宓妃。

    “娘。”任由温夫人将她搂在怀里,宓妃深深的嗅闻着属于温夫人的气息,眼泪无声滑落,心却无比的安定。

    母亲的怀抱好温暖,母亲的味道好让人安心,她真不是一个好女儿,着实太伤父母心了一些。

    “妃儿可是受委屈了。”自打那一次自杀未遂之后,温夫人可就再也没见宓妃掉过眼泪,这次她的眼泪‘刷刷’的往下掉,可不就让温夫人脑补了许多。

    摇了摇头,宓妃将头埋在温夫人的怀里,瓮声瓮气的软声道:“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女儿,谁敢给我委屈受啊,我我就是太想娘了才哭的。”

    要说宓妃也不想哭啊,可那眼泪‘刷’的一下出来,她完全就控制不住嘛!

    想想也挺丢脸的,就是她的前世今生加起来,特么她也没掉过这么多眼泪好伐,这就跟不要钱似的,叫她怪难为情的。

    “娘,妃儿好想你,好想你。”

    “娘也想妃儿,我的宝贝可算是回来了,你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你要有个好歹你叫娘可怎么活。”听着女儿软软糯糯撒着娇说想她,温夫人哪里还能板得起脸来教训她,更何况眼见宝贝女儿哭得那么伤心,她哪里还忍心多说她一句。

    女儿回来抱的第一个人不是他,说想的第一个人也不是他,温老爹心里那叫一个酸啊,简直都能醋死一大堆了。

    可眼下这妻子跟女儿抱着哭作一堆,温老爹能怎么办,除了在一旁干瞪眼之外,他什么都不能做。

    “娘,妃儿知道错了,都是妃儿不好,让娘操心了。”埋头在温夫人怀里的宓妃偷偷的吐了吐舌头,她就知道回来免不了一顿教训,可就算是被教训,她这心里也甜得不要不要的。

    有人关心,有人惦记,有人想念的感觉真好,再没什么比这更让宓妃满足的了。

    “你啊,娘还不知道你,你可不就是吃定了娘舍不得罚你,舍不得骂你,你才有那么大胆子先斩后奏的。”要是她早说自己是要出海,温夫人真不敢保证她会同意,搞不好一哭二闹三上吊她也不同意宓妃去。

    这丫头把她的性子摸得准准的,让得温夫人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才好。

    “臭丫头,别以为你娘不会罚你,为父就不会罚你了,这次非得给你一个狠狠的教训不可。”别看温老爹说得一本正经,严肃得不要不要的,但他眸底温和宠溺看着宓妃的眸光却是骗不了人的。

    他这个做爹的,此时此刻明显就是吃温夫人的醋了,夫人也真是的,都抱闺女好长一段时间了,就不能让他也抱抱?

    这要换在宓妃这个灵魂穿越来之前,温老爹就算再怎么疼爱女儿,肯定也不会要求抱抱,或是亲亲,但在宓妃来了之后嘛,这样的举动在他们一家人之间,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就如同宓妃所言,这是家人之间表达喜爱的一种交流方式,喜欢也好,爱也好都要大声说出来,还要有所表示。

    亲吻跟拥抱,就是最简单直接的。

    “你这眼里心里就看到你娘了是吧,你爹我就是一小透明?”

    “噗――”

    不怪宓妃要笑场啊,实在是她这爹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小透明这样的词,他竟然都活学活用了,简直险些惊掉宓妃的下巴好不好?

    “妃儿还不赶紧给你爹一个爱的抱抱,瞧瞧他那心眼小得,娘不就是多抱了你一会儿么。”温夫人看到自家夫君那吃醋又恨不得将自己拉开,好亲近亲近女儿的模样,简直就是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居然又给笑了出来。

    “爹爹,妃儿简直爱死你了。”话落,宓妃离开温夫人的怀抱,直接就扑进了温老爹厚实的怀抱。

    “哼,你个丫头片子才不爱你老爹我呢,你爱的是那个臭小子。”一想到他的宝贝闺女是被陌殇那混小子给拐走的,温老爹就那个恼,那个怒啊,很想抢把大刀追杀那小子有没有。

    要不是因着那小子,他这闺女能离开他们身边这么久?

    起初,温老爹还能骗骗自己,他这闺女只是对陌殇比较有好感,喜欢是肯定的,但应该还没有到爱得深那样的地步,但自打知道宓妃出海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去寻陌殇之后,温老爹才知道他这傻闺女,到底是有多看重陌殇,对陌殇的感情又是有多深。

    “才不是呢,爹爹在妃儿心里可是排第一的,谁也抢不走呢。”吐了吐舌头,宓妃遄乓徽帕常蘖Φ谋硎纠系云鸫桌矗且膊皇且话闳耸艿闷鸬摹

    “那小子在妃儿的心里,绝对不能排在爹爹的前面。”

    “嗯嗯,这是当然的。”

    “妃儿想爹爹吗?”

    “想,妃儿想爹爹,好想爹爹,也好想回家。”赖在温老爹的怀里,宓妃就像一个爱撒娇的小女孩儿那样,尽情肆意的享受着温老爹浓浓的父爱。

    爹爹的怀抱跟娘亲的怀抱不一样,可却都让她那么安心,哪怕只是轻轻的靠着,都让她觉得无比的幸福。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跑那么远。”听着宓妃说想他,想家的话,温老爹的一颗心都软了,轻轻抚着她的发,嘴里的话仍是冷硬得很,“快些让爹瞧瞧,我的宝贝闺女可是瘦了,要是那混小子没照顾好你,等爹明天就上楚宣王府去揍他。”

    哼,就算他这闺女心中有陌殇又怎么样,只要那混小子想娶他闺女,就得先过他这一关。

    “爹爹放心,女儿可一点都没瘦,还长高了不少呢。”

    “嗯,是长高了些。”瞧着宓妃没瘦,而且气色什么都还好,温老爹心下稍安,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宓妃的身高,发现她的确是长了个,不由脸上的笑容就多了几分。

    “爹爹倒是不用亲自去楚宣王府收拾他,等他明个儿自己上门,爹爹可以关起门来狠狠的收拾他。”

    听着自家闺女这话,温老爹表示很受用,“爹爹要真收拾他,你个小丫头就不心疼?”

    “他皮糙肉厚的欠收拾,女儿要心疼也是心疼爹爹啊,才不会心疼他。”

    “真不心疼?”

    “不心疼,爹爹跟哥哥随便怎么收拾他,反正他是一定会受着的。”

    她的爹爹跟兄长,宓妃还能不了解么,顶多也就是让陌殇受些皮外伤,绝对下不了狠手的。

    当然,陌殇想要顺利的上门提亲,还得看看他有什么新本事了。

    “好,有丫头这话爹就放心了,明天爹就递折子休息一天,留在府里好好的收拾他。”敢拐走他的宝贝闺女,他要不让陌殇脱掉一层皮,特么他就不是姓温。

    好在宓妃是不知道温老爹心里在想什么的,不然难免她心目中的父亲形象要受影响。

    “爹爹,现在还生气么?”

    “不气了,你个磨人的小丫头,真是让爹爹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就只能宠着你了。”

    “呵呵…果然爹爹才是女儿的真爱,嘻嘻。”话落,也不给温老爹反应的时间,宓妃直接凑过去亲了亲温老爹的左脸跟右脸。

    见此情景,温夫人也忍不住吃起醋来,语气幽怨的道:“妃儿偏心,你都没有亲过娘亲。”

    “娘亲,女儿也爱死你了。”

    比起温老爹多得了宓妃两个亲吻的温夫人心里平衡了,脸上的笑容那是止都止不住。

    然而,他们夫妻是开心了,痛快了,满心的郁结都消散了,求被冷落在一旁的温家三兄弟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娘要跟妃儿亲近,那是他们敬重的娘啊,所以不能跟娘抢。

    接着,老爹吃醋差点发飙,那是他们敬重的爹,也只能就眼睁睁的看着不能抢。

    特么现在是该轮到他们了吧!

    “妃儿,你就不想三哥?”

    “妃儿,你就不想二哥?”

    “妃儿,你居然忘了大哥么?”

    温绍云跟温绍宇不愧是双胞胎,两人不但同时开口说话,还就连说的话跟语气都一样。

    作为大哥的温绍轩当然也不能落于人后,他开口的时间跟温绍云温绍宇那可是同步的。

    清澈的水眸从爹娘的身上移开,宓妃笑着一一扫过三个哥哥的脸,而后便如一阵清风拂过,果断给了三个哥哥一人两个香吻。

    “大哥二哥三哥,妃儿好想你们。”说着,宓妃倒也一个不落,从温绍轩开始,给了三个哥哥一人一个超热情的长长的拥抱。

    “哼,你个臭丫头好生会说话。”

    “三哥…”宓妃抱住温绍宇的胳膊就是一阵猛摇,软软糯糯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酥到人的骨头里去,直把温绍宇闹得没了脾气。

    “你个小丫头可是让三哥担心坏了,别以为撒撒娇就没事了。”

    “我都想三哥想坏了,三哥难道就没有想妃儿么?”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宓妃猛然发现,原来她哄起人来也是一套一套的,“撒一次娇不行,妃儿就天天撒娇,看三哥还生气不生气。”

    温绍宇:“……”

    他生气,他生气个毛线啊生气。

    看到这小丫头平平安安的回到他们身边,他高兴都来不及的,哪里还会生气。

    可他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了,要不这丫头往后行事铁定越发不受控制,他真怕自己的小心脏不够强大,没准哪天被她一吓就不行了。

    “看来妃儿的心里就只有三弟啊。”

    “呃…”这是跟三哥联络感情得太过,二哥吃醋了?

    再一看旁边笑眯眯望着她的大哥温绍轩,宓妃顿时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呜呜…二哥三哥两个加起来也没一个大哥厉害啊,宓妃悲催的认识到,貌似她家大哥不好哄啊!

    不咸不淡的瞥了眼宓妃的小苦瓜脸,温绍轩什么都没说就那么专注的看着宓妃,他倒想知道这小丫头要怎么来哄他,不能好处全被绍宇那小子给占了。

    “二哥,妃儿最喜欢二哥了。”最难搞定的boss还是放在最后面吧,她先哄好温绍云再说。

    一听宓妃这话,温绍云直接就是一头黑线,喃喃自语道:“妃儿你就不能换句新鲜的。”

    “噗――”

    看到他们兄妹相处的搞笑画面,温夫人着实没忍住给笑喷了,温老爹轻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倒也不参合到四个孩子的交谈中去。

    “二哥,我的好二哥,妃儿好想好想你,你就别生妃儿的气了呗!”虽说想要独霸妹妹的意念很强烈,但温绍宇也知道,宝贝妹妹不是他一个人的,眼见宓妃松开抱住他的手臂又缠上二哥的手臂,他只能无奈退居一旁。

    宓妃的主动亲近让温绍云心中很是受用,面上却是分毫不显的,哪怕他也体谅宓妃赶路辛苦,却是也要让宓妃清楚明白的知道,他这个二哥也是不好哄的。

    “今日不为难你。”

    “二哥真好。”虽然这简短的一句话大有要秋后再算账的意思,但见温绍云看着她的目光柔和下来,宓妃也只能先认了。

    在不子接下来的日子,她好好哄哄呗。

    “今个儿的晚膳可是娘亲自下厨做的,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妃儿你爱吃的,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想必妃儿也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一会儿记得多吃一点。”

    温绍轩只是安静的在一旁看着两个弟弟跟宓妃亲近,他这个大哥一点动作都没有,不但温老爹跟温夫人在心里默默的替宓妃捏了一汗,就是温绍云跟温绍宇看着这样的温润优雅的大哥也是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而面对这副模样,这般姿态的宓妃那就更不用说了,她宁可温绍轩骂她一顿都比这样强好伐!

    “大哥。”

    “乖。”似是没有看到宓妃清丽水眸中的讨好之意,也没听出宓妃软软喊他是在撒娇,温绍轩从善如流的将宓妃的小手牵过来,嗓音温和清润的道:“刚才我已经吩咐钱嬷嬷她们将饭菜重新热过了,现在进去吃正好。”

    宓妃拧巴着一张小脸,乖乖的跟上温绍轩的步伐,心里那说不出的滋味就好像刚吞了一个破了皮的苦胆似的,苦得她泪流满面有木有。

    话说,温老爹跟温夫人在经历过宓妃归来的欣喜之后,难免也觉得这次要好好教训教训宓妃,可他们夫妻吧,看到娇俏的闺女又下不了手,那心情真叫一个纠结。

    这不,眼看着宓妃在温绍轩手里碰了个软钉子,他们也就只当自己没瞧见。

    此时此刻,就连温绍云跟温绍宇都从温绍轩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友好的危险气息,果断的兄弟两人对宓妃投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接收到这个信息的宓妃扁了扁嘴,绝美的小脸都快皱成一个包子。

    “妃儿跟在大哥身边觉得很委屈?”

    “没有,绝对没有,大哥最好了,最疼妃儿了,妃儿最喜欢大哥了。”

    难得看到自家宝贝妹妹如此慌乱又急于解释的一面,在宓妃看不到的地方,温绍轩的眼里划过一道宠溺的笑意。

    “大哥真心黑。”

    “妃儿真可怜。”

    “你们两个走快一点,一会儿饭菜又该冷了。”温夫人听到温绍云两人对温绍轩的评价,弯弯的柳眉也是拧了拧,一巴掌拍在他们的背上。

    一家人回到正厅,热气腾腾的饭菜再次摆上了桌,宓妃看到那些她最喜欢的菜,眼眶开始泛红,鼻头也是酸酸的,那种眼泪直掉控制不住的感觉又来了。

    她赶紧仰着头,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欢快的再次抱住了温夫人,“娘,谢谢你,我要把这些菜全都吃光。”

    “都饿了吧,坐下吃饭,其他的吃完再谈。”

    “嗯嗯。”对于温老爹的提议,宓妃举双手赞成,越是朝着外城靠近,宓妃就越是心不在焉,更是没什么胃口吃东西,这没闻到饭菜香的时候没发觉,尤其在看到这么她喜欢吃的,又想到这是温夫人亲手做的之后,她这肚子就越发的饿了,“爹爹,娘亲,大哥二哥三哥我都快饿死了,我要开动了哦!”

    “妃儿坐大哥身边来。”

    伸出去的筷子微微一顿,宓妃眨眨眼,可是迫于她家大哥的‘淫’威,宓妃还是乖乖坐到了温绍轩的身边。

    “妃儿也挨着二哥坐,三弟闪一边去,刚才你可是霸占妃儿最久的。”

    “我…”

    温绍宇看着温绍云那要跟他大干一架的架势,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在心中暗骂道:混蛋,就是不爽我抢占先机,是宓妃第一个亲近的哥哥么,居然还找个抹黑他的借口,真是可恶。

    他那分明就是下手快,抢在他前面了而已。

    “不是饿了么,多吃一点。”

    “大哥也吃。”看着碗里堆得跟小山似的食物都是温绍轩给夹的,宓妃的身子崩得更紧了,自己吃的同时也不忘狠狠给温绍轩夹了不少的菜。

    呜呜…大哥,我错了。

    对她采取这样的‘暴力’也是不对的,呜呜……

    ……

    “你是谁?”

    若非不曾在连夜潜进皇宫的陌殇身上没有感觉到恶意甚至是杀意,宣帝便不会阻止张公公大喊‘有刺客,快护驾’这样的话。

    可饶是如此,张公公也被吓了个半死,但作为宣帝的贴身内侍,他倒也条件反射性的就挡在了宣帝的前面,神情戒备的朝着宣帝目光所在的地方看去。

    究竟是谁?

    大晚上的不睡觉闯进皇上的寝殿?他的胆子到底是有多大?莫不是认为皇宫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

    一个个想法不断自张公公的脑海里冒出来,别看他浑身抖得厉害,可他要护卫宣帝安全的决心却是异常坚定的。

    “陌殇。”

    “谁?”有那么一瞬间,宣帝不禁都认为自己是出现幻听了。

    陌殇那小子就算是近几日就会回来,但总不能他想他出现,他就真的出现了吧!

    “陌殇。”

    等再次听到陌殇说出自己的名字,宣帝很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听,眼前这人定是陌殇无疑。

    纵然心中还有几分防备,可宣帝也不是一般人,立马便对张公公命令道:“退到殿外守着,朕没叫你不许进来。”

    “皇上,这…”

    “去吧,这是朕的命令。”

    宣帝惜命吗?

    答案是肯定的,若无几分把握,他是断然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的。

    “是,皇上。”

    待张公公退到殿外,并且顺手将殿门关上之后,宣帝又道:“你可以现身了。”

    当陌殇出现在宣帝的视线里,宣帝看着他的模样,双眼斗然瞪得大大的,眸底满是不敢置信,他不禁后退两步喃喃道:“你你真的是陌殇?”

    “如假包换。”一袭尊贵的紫色锦袍,衬得陌殇的皮肤比女子还要好,一张脸棱角分明,俊美非凡,精致的五官仿佛就是上天手中最完美的作品,他的容貌非笔墨所能描绘,他的气质亦无任何语言所能形容。

    脸,还是那张脸。

    但这个银发紫眸的陌殇,还是让宣帝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你的头发跟眼睛是怎么回事?”短暂的沉寂过后,宣帝似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病好之后,头发跟眼睛就变成这样了。”陌殇在宣帝面前素来随性惯了,他真要拘束起来,怕是宣帝反而会不习惯。

    关于他的头发跟眼睛的颜色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陌殇只一句话简单的概括过去,至于详细的那些情况,他没打算要说。

    相信以宣帝毒辣的眼光,他也明白点到即可的道理。

    “我这刚登上外城码头就听到不少的流言传闻,看来皇上的日子过得很有滋很有味。”

    一听陌殇这打趣的话,宣帝就直接一头黑线,不用再验证旁的人,这非常不可爱的小子绝对就是那个让宣帝无比头疼的楚宣王世子无疑。

    “哼,你个小子回来得正好,有些事情是不是你该出面替朕震震场子。”

    对此陌殇不置可否,没有点头同意却也没有出声拒绝,让得宣帝瞧明白了点什么,不甚在意他的表情,又道:“怪不得今晚朕总是睡不着,敢情就是为了等你这小子来,说来听听吧,你小子素来可就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家伙。”

    闻言,陌殇翻了个白眼,这大晚上的他要没事,他发神经才跑到宫里,与其跑到这里来,倒不如爬墙去相府,还能跟他的宝贝儿亲近亲近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86宓妃归府,陌殇进宫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