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87 陌殇登门,寒王归来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好在宣帝是不知道陌殇心里在想什么,否则他指不定得被噎出一口老血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混小子竟然还想着去相府爬墙?

    天知道之前因着一直没有宓妃的消息,更是没有半点关于陌殇的消息,相府那一家子是有多么的恼恨陌殇,这也是陌殇不在他们的面前,要是在的话,宣帝都不敢保证这混小子还能不能全须全尾了。

    他要是有个像宓妃那样的闺女被陌殇给拐走了,他这心情铁定就跟温老爹一样一样的,绝逼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陌殇这厮,叫他跟他抢闺女。

    “皇上,眼下可不是走神的好时机,您是不是该回神了?”看到一脸脑洞正在大开的宣帝,陌殇随意的挑了一张椅子坐下,万分无语的主动出声了。

    “咳咳…”

    “皇上既然也猜到我的来意,那我也没什么好遮掩的,有什么话便开门见山直说了。”

    听到陌殇这么直接的话,宣帝也收起自己那颗略显八卦的心,然后没有防备的坐到陌殇的对面,一双精明的龙眸似要将陌殇给看透了。

    只是这小子打小就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家伙,任谁也别想窥探到他的半分心思。

    世人皆知,楚宣王世子先天体病,却生得俊美非凡,天下男儿皆不能与之比肩,其性格亦是温柔如斯,绝对是个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绝世美男子。

    孰不知,别看这家伙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柔亲和,但他骨子里却是凉薄无情,冷漠如冰的,比起墨寒羽的冷,还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令人退避三舍。

    这样的一个陌殇,聪明睿智的程度既让宣帝欣喜,亦让宣帝忧心,好在宣帝就算身为帝王,多疑猜忌是通病,但他却是难得拎得清,也看得明白的一个皇帝。

    自他登基以来,朝中格局一直不太稳定,若非有璃城楚宣王府立在那里,怕是内乱什么的早就起来了。哪怕就是在楚宣王失踪,楚宣王世子尚且还年幼的情况之下,陌殇都将璃城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里,无形之中也给了宣帝莫大的助力。

    金凤国的历代帝王都是非常信任历代楚宣王的,纵然璃城是楚宣王的封地,而璃城也已然可以称得上是金凤国内的国中国,但历代楚宣王对墨氏皇族的忠心却是不容质疑的。

    他们从不参与众皇子间的夺位之争,但却绝对会竭尽全力辅佐成功登位的那一个,助他守护金凤国的万里江山。

    然而,他们也不会参与朝中政事,只会在必要的时候出手,其目的就是守护墨氏皇族,不容他国侵占金凤国一分一毫的领土。

    宣帝与楚宣王感情甚好,再加上他们又都娶了韩国公府的小姐,算起来也是连襟的关系,宣帝对楚宣王的信任就更多了几分。

    即便自陌殇出生,宣帝就没有见过他几次,甚至连抱都没来得及抱一抱陌殇,但在楚宣王失踪后,他却是将陌殇当成自己亲生儿子一样疼爱与维护的。

    这其中兴许也有怜惜陌殇的成分,毕竟陌殇跟墨寒羽年纪相仿,他们这对表兄弟又同病相怜,宣帝难免就要多疼陌殇一些。

    而陌殇虽说老喜欢跟他唱反调,可这个孩子到底心眼极好,心地更是善良,很多事情他不说,却早已在暗中默默的安排妥了一切。

    楚宣王失踪,陌殇掌管璃城,宣帝对陌殇就极其的信任,他相信这个世上谁最不会向他动手,那人必定就是陌殇无疑。

    更何况在宣帝的心里,纵使明知陌殇身体很差,轻意不会动武,也无人知晓陌殇的武功有多么的高深厉害,但宣帝明白,这小子真要对他有异心,他就是猫有九条命也不够折腾的。

    “你的情报工作一向都不比朕差,想来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你这心里都有一本账了,那朕也不跟你说那么多的废话,你且说说就现在的局势,朕该当如何?”

    宓妃丫头回来了,宣帝心里那块石头算是彻底的落了地,他相信很快他和韩皇后唯一的儿子,墨寒羽体内的火毒跟寒毒就能解了。

    届时,墨寒羽的身体再无隐忧,宣帝动起手来也就再无后顾之忧。

    起初他的确从未动过更换储君的念头,即便先皇临去之前就交待过他,只要墨寒羽的毒解了,那么这金凤国的江山就是他的。

    然,随着太子墨思羽一次又一次的让宣帝失望,尤其是近来他跟明王还有武王联合在一起,不断的挑衅墨寒羽,这让宣帝越发的恼怒,更是觉得他不配为太子。

    撇开这些不谈,单单就是太子背后的太师府庞氏一族便让宣帝很是忌惮,未避免他百年之后新皇登基发生外戚专权这样的事情,既太子无法跟太师府断绝关系,那太子就不能为太子。

    否则,即便就是下了地狱,宣帝也觉无颜面对墨氏一族的列祖列宗。

    “寒王已经在回星殒城的路上,顶多再有四五天他便可以回到寒王府。”

    “朕也是昨个儿才得到的消息,你是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听到自家儿子最近的消息从陌殇的嘴里冒出来,宣帝猛地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对着陌殇猛瞧。

    好家伙,这次可不能让这小子给溜了,非得留下来替他做些事情不可,不然他这皇帝太憋屈。

    “我可没有安排人去盯着他,皇上可别往我身上泼脏水。”

    宣帝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他怎么着他了,说话一点也不好听,“那敢情你还未卜先知了?”

    “我是根据时间来推测的。”

    “什么意思?”

    “阿宓在海外的时候找到了替寒王解毒必须要用到的最主要的两味药材,我们在到达虚无之海跟幻海的交界之地,我便传了信给寒王。”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皇上跟寒王都是聪明人,难道会想不明白个中原由?”陌殇本就不是什么话多的人,他能跟宣帝说这么多已经是极限了好伐。

    大概也只有在宓妃的面前,他才会化身为话唠,有着说不完的话。

    “照你这么说,寒王从收到你的消息就起程从封城回来的话,差不多的确是再有个四五六天他就能回到寒王府。”宓妃丫头回来没有第一时间进宫,而是换了陌殇来,想必她是回了相府陪爹娘兄长。

    等到寒王回来至少还有好几天时间,届时,已经回到相府好几天,也陪了家人好几天的宓妃,刚好就能专心的替寒王解毒。

    将这些细枝末节的都想了一遍,宣帝算是明白了陌殇的意思,“你可知宓妃丫头她有几分把握?”

    “她断然不会失手的。”

    “好好好。”宣帝听到陌殇信心十足,万分肯定的话,一连道了三个好,可见他是有多么的激动。

    折磨了墨寒羽那么多年的剧毒就要得以解开清除了,宣帝不禁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只差没有手舞足蹈的跳起来。

    “只要寒羽好起来,朕就再无后顾之忧了。”

    就如同太子所担心的那样,只要寒王身上的剧毒解了,那么他的储君之位铁定保不住,所以他要墨寒羽死。

    之前宣帝一直都在漩涡中挣扎,努力的寻求着平衡之道,也费尽心神的想要将太子拉回正途,期盼他可以做一个好储君,将来做一个好皇帝。

    这一切的一切皆是因为他不知道墨寒羽什么时候就会毒发去了,但凡墨寒羽的身体支撑得住,他是健康的,那宣帝还有什么可隐忍的。

    甭管那些野心勃勃之人谋划布局了多少年,他纵然处处受到压制,却也不再是刚刚登基时的那般模样,不说这些年他做的事情,单单就是韩皇后身死,他咬着牙一点一点做下的安排跟部署,也绝对不会让那些人讨到好处。

    “皇上想清楚了吗?”

    “再清楚不过了。”

    “当真要废掉太子?”

    “朕原本也没想要废掉他,也曾想过好好培养他,让他可以成为一代明君,然而朕还是教不好他啊。”

    紫色的眸子幽深似海,修长好看的剑眉微拧,陌殇这个局外人其实非常清楚。

    要说宣帝的九个儿子里面,哪一个儿子最适合做皇帝,从各个方面综合来看,那人绝对是墨寒羽无疑。

    至于太子的话,撇开他身后野心勃勃的庞氏一族不谈,单单就是他本身,也只适合做一个守成之君。然,即便世人都有这样的看法,偏偏太子并不那样认为,他对自己的期望值很高,却忘了他压根没有那样的能力去做到他所期望的那样。

    于是,他就会开始不计代价的借助外力,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对象,哪怕最后他真的如愿了,却会猛然发现,围绕在他身边的全都是豺狼虎豹,稍不留神他就会粉身碎骨,被蚕食得什么都不剩。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孤立无援的太子如何守得住墨氏皇族的江山,纵他有那个心,也是没那个力的,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金凤国易主。

    “世子是个明白人,朕心里想的你就算猜不到十分,少说也七七八八了,更何况先皇早有旨意,只要寒羽身体健康那他就是继朕之后新一代帝王的不二人选,太子的位置一直都是属于他的。”

    楚宣王府在金凤国是极其特殊的存在,关于先皇的这一道遗旨,固然很是隐秘,几乎没有几个人知晓,但知情的人里面就有楚宣王。

    陌殇身为楚宣王世子,那道只要墨寒羽身体健康便为太子的旨意,他亦是知晓的。

    “太子的性子越发的左了,他要真坐上朕的位置,怕是朕的那些个儿子没有一个活得了。”

    哪怕在他所有的儿子里面,宣帝真正疼爱的儿子只有墨寒羽一个,可其他的那八个到底身上也流着他的血,要喊他一声父皇的,即便他待他们不似墨寒羽那般,却也是希望他们可以好好活着的。

    “寒羽他则不一样,他若为帝,至少他的那些个兄弟,哪怕就是太子也还能有条活路。”

    “皇上心中既已有决定,我亦知晓该如何做了。”

    “往后有世子辅佐寒羽,朕相信金凤国的未来会越来越好的,朕老了,往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对此,陌殇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他将自己近来收到的一些情报捡了重要的,且必须让宣帝心中有底的说了,也算是提醒宣帝要早做准备。

    “皇上想要我出手解决一些事情倒也不是不可以,但皇上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当初离开的时候,我就向皇上坦言过,若我还能活着回来,是要上相府提亲的。”

    “世子这是要朕给你和宓妃丫头赐婚。”

    陌殇摇了摇头,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等我上相府提亲成功之后,皇上再下旨给我和阿宓赐婚。”

    没有搞定未来岳父岳母跟舅兄们,陌殇可不敢让宣帝直接给他和宓妃赐婚,那不是逼着温老爹他们更不待见他吗?

    只有等他上门提亲成功,再让宣帝给他们赐婚,这样锦上添花才妥当。

    “这有何区别?”

    “区别大了,未来岳父他们不好搞定啊。”说到这个陌殇就难免有些头疼,不过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哈哈哈……”

    注视着陌殇那张快要拧巴起来的俊脸,宣帝畅快的大笑出声,笑过之后他才一本正经的沉声道:“哼,要是宓妃丫头是朕的闺女,你小子也别想轻易拐走她。”

    “看来皇上是一点也不需要我帮忙啊,那不如…”

    没等陌殇把话说完,宣帝立马就打断了他,面上有些挂不住的低吼道:“待世子你提亲成功,朕不但亲自为你们赐婚不说,还御赐宓妃丫头丰厚的嫁妆给她长脸,你看如何?”

    好歹宓妃也是上了皇家玉碟且拥有封地的正一品郡主,她若出嫁的话,宣帝本身就是要送出一份嫁妆的,但眼下他竟然用来堵陌殇的嘴,也是够搞笑的。

    “当然了,像你这么好的孩子,朕也会在温相的面前替你多说好话的。”

    “皇上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免得弄巧成拙。”一旦明天他跟宓妃回到星殒城的消息传开,数不清的麻烦也会找上门来,陌殇想要顺利的定下宓妃,有些事情就得掐灭在萌牙状态。

    “皇上也知道我出海是为了什么,现在好不容易活着回来了,并且还害得阿宓错过了她人生中唯一一次的及笄礼,这次回来我最大的目的就是要上相府提亲,把阿宓给明正言顺的定下来。”

    宣帝听着陌殇的话没有开口,他也算是看着这两孩子间感情发展的,自知他家那臭小子是彻底没了机会,便就不说那些刺激陌殇的话了。

    说得再难听直白一点,那就是墨寒羽都没有冒出来,他这个做爹的出面实在太丢份。

    眼看着陌殇跟宓妃间的感情,宣帝也是乐见其成的,“既然我跟宓妃的身份,注定我们都不可能平凡,也不可能不招惹麻烦上身,所以为了有安稳日子可以过,本世子是真的不介意砍掉某些伸得太长的手的。”

    瞬间了悟陌殇要表达的意思后,宣帝莫测高深的勾唇笑了笑,“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后面有朕压着。”

    正巧他寻不到合适的出手机会,眼下陌殇动了这样的心思,他焉能不好好的配合配合。

    “但愿皇上不会觉得本世子太能闹事。”

    “咳咳…朕不管你要怎么闹,总之护好寒羽,保证不动摇国之根本就好,其他的随你去闹。”瞧瞧,这世上怕也再找不出第二个像他这么‘开明’的皇帝了。

    “任何胆敢坏本世子好事的人,不管他是什么样的身份,这次只要犯到本世子的手里,他怕是就不能全须全尾了,皇上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哟!”

    那些个王爷里面打宓妃主意的人多着,陌殇以前那是懒得搭理他们,但现在谁要敢蹦Q到他的面前,那就别怪他出手无情了。

    “留他们一条命就好。”

    “那本世子可得好好承着皇上的情,也绝对不会让皇上失望的。”

    “朕相信你是有分寸的孩子。”

    “我之前对皇上说的那些还望皇上心中警惕一些,同时也派人仔细的查一查,提前防范的同时早做准备总是好的。”

    “嗯,你说的那些朕记下了,一会儿便把指令传达下去。”

    “寒王那边我会派人暗中盯着,务必会保证他安全的,就请皇上安心吧。”

    墨寒羽是陌殇认同的人,不管他将来会不会坐上那个位置,陌殇都是要护着他的。

    “虽然你们这对表兄弟平时彼此间话少得可怜,但你们的感情却是胜过许多亲手足的,朕希望你们能一直都这样。”

    “嗯。”

    “反正来日方长,今晚我来见皇上,一则是因为回来了应该到皇上跟前报个道,二则也是因为收到那些消息,不得不连夜进宫给皇上通通气,三则也是帮阿宓向皇上带句话,最迟后天她会亲自进宫来面见皇上,至于皇上心中还有什么要问的,到时可以直接问阿宓。”

    “好,朕知道了。”点了点头,听到殿外打更的声音,宣帝接着便道:“夜深了,你的身体也才刚好,先回王府好生休息,其他的咱们慢慢再谈。”

    “那我便先走了。”

    “回去的路上小心。”

    “嗯。”

    陌殇就跟他来时一样,悄悄的来,也悄悄的走了,什么动静都没有引发。

    若非他就坐在宣帝的面前,跟宣帝说了那么多的话,此刻宣帝都要以为自己是不是正在做梦还未曾醒来。

    垂眸沉思片刻,速度的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宣帝便叫来暗卫交待了几句,这才将张公公喊进来。

    “朕交待你的可都记清楚了?”

    “回皇上的话,奴才都记下了,保证完成任务。”

    “楚宣王世子今晚没有进过宫,知道吗?”

    “是,奴才没有见过楚宣王世子。”

    “行了,这折腾了大半晚上,朕也乏了。”

    “奴才伺候皇上就寝。”

    “嗯。”

    张公公替宣帝宽了衣,扶着他躺到龙床上,再替他盖好锦被,直到确定宣帝已经入睡,他才轻手轻脚的退到殿外。

    脑海中不禁回想起楚宣王世子的模样,那一头飘逸的银发,那一双摄人心魄,潋滟瑰丽的紫眸,简直太令人震惊了。

    许是一切事情都安排妥当,且并无什么遗漏之后,宣帝那个焦躁的心便安定了下来,身体精神一放松,他便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梦里,寒王的毒解了,彻底的恢复了健康。

    那些个埋藏在金凤国的毒瘤也都一一被拔除,前朝也好后宫也罢,都恢复了平静。

    然后,金凤国在寒王的英明带领之下,风调雨顺,国富民安,其他三国惧于寒王的战神威名不敢来犯,没有战事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国家一步步越来越强大,无论军事力量还是经济力量都越发强盛,真真正正的展开了一个旷古绝今的太平盛世。

    ……

    翌日,不但大雪初停,就连寒风也不吹了,多日不见的太阳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钻了出来,露出了难得的笑脸。

    相府里的几个主子看到这样好的天气,直道正是因为宓妃回来了,就连太阳都要出来沾沾喜气。

    这可把宓妃给宓模舛寄亩亩。

    打着他要向皇上请假陪闺女的主意,温老爹百般不情愿且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相府上朝去了,那仿佛‘生离死别’的情景瞧得温夫人牙疼。

    等到一家人聚在观月楼暖阁用早膳的时候,温夫人就讲出来给宓妃听,还真是把宓妃给宓搅耍比氯碌浪趺淳湍敲纯砂亍

    因着宓妃回来了,温绍轩三兄弟也把手上的事情都放了下来,在他们心里还有什么是比宝贝妹妹更重要的,事情什么的等联络完感情再处理也不迟。

    对此,宓妃只得感叹自己魅力太大,实在是无法抵挡啊?

    不过好在她身边的人手最迟今天晚上就能到达相府,届时,那些被搁浅下来的事情就有人去做了,让哥哥们放放假也不是不可以。

    这边宓妃乖乖的呆在温夫人身边,陪着她聊天哪里都没去,温家三兄弟也在,一来他们也想听听海外的事情,二来陌殇今日不是会登门么,他们兄弟要是都不在,岂不是太不给陌殇面子。

    为了好好的迎接陌殇一番,温绍轩兄弟三个可是分别都给穆国公府送了信的,相信宓妃的三个表哥不一会儿就会来了。

    见此情景的宓还能说什么,她就算心里担心陌殇也什么都不能说,更什么都不能做,要不陌殇的下场肯定会更惨。

    没办法,熙然,你就自求多福吧,我爱莫能助。

    那边在距离星殒城还有数百公里的一个小镇上,环境清幽的客栈小院内,不时传出剧烈的咳嗽声,听得人一颗心都得拧起来。

    “咳咳…”

    “咳…”

    “王爷。”

    看到墨寒羽那似是要把心肺都咳出来的难受模样,幽夜苍茫一脸担忧的都想要代替他去咳,尤其是看到那洁白手帕上又一次染了血之后,他们更是瞧得胆战心惊。

    “咳…咳…无妨,本王没事。”随手扔掉手中染了血的手帕,墨寒羽总算是止住了咳,惨白的脸因剧烈的咳嗽染上不正常的红晕,看起来竟是有种病态的惊艳之感。

    “溥颜公子,如风公子,王爷现在这样的情况还适合赶路吗?”如若不能再继续赶路,哪怕就是要冒着被责罚的危险,幽夜也要去相府请宓妃到这里替墨寒羽解毒。

    “天气越来越冷,一路上不管我们再怎么给王爷保暖,总归是没有住在专门的房间里要好,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一旦王爷感染了风寒,那后果岂不是……”

    溥颜薄唇紧抿,半晌后开口道:“这两天风大雪也大,咱们先在这个小镇上多停留两天,观察看看情况再决定下一步要怎么走。”

    “本王还撑得住,真要不行了本王会开口的。”他又如何舍得让宓妃为他奔波,他只盼着宓妃能够好好的,哪怕陪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不是他。

    可只要宓妃跟陌殇在一起能够幸福,他又有什么是不能为她做的。

    “如风公子您的意见呢?”幽夜太过了解他家王爷的性子,这没有得到燕如风的回答,他哪能安得下心。

    “先就照着溥颜的提议办,等风雪小些了咱们再起程,反正也不急于这几天赶到星殒城。”墨寒羽身份太特殊,盯着他的人也太多,以至于他们回星殒城都要乔装改扮,否则甩不掉的麻烦着实让人头疼。

    陌殇跟宓妃出海归来,燕如风也是迫切的想要知道陌殇的身体如何了?

    可毕竟当初陌殇离开时,曾请求让燕如风留在墨寒羽的身边照看墨寒羽,而燕如风也答应了。

    遂,在没有亲手将墨寒羽交还到陌殇手里之前,燕如风都不可能轻易离开。

    “本王有些乏了,想要睡一会儿,等该喝药的时候幽夜再叫醒本王。”

    “是,属下伺候王爷休息。”

    溥颜跟燕如风对视一线,冲墨寒羽点了点头也就退出了房间。

    至于幽夜跟苍茫固然还想要说点什么,可一对上墨寒羽那双似能看透人心的眼睛,两人就跟小车抛了锚似的,瞬间就熄了火。

    “放心吧,本王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没希望的时候都还在咬牙坚持着,眼看希望就在前方,他又岂能轻言放弃。

    不管身体有多么的难受,毒发有多么的痛苦,那么多的日子他都熬过来了,又如何能甘心就此放弃。

    活着,他一定要活着,好好的活着,只有这样远在天堂的母后才能放心,不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87陌殇登门,寒王归来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