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88 陌殇登门,寒王归来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太子府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连环声响,直到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被砸了个干净,憋在心口的那口郁气都没办法释放出去。

    “可恶。”

    砰――

    又是一声响,但这一次却不是凳子砸到多宝格上,掀翻了多宝格所发出的声音,而是某太子因为太过恼怒一巴掌拍碎了桌子发出来的。

    “该死的,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要选在这个时候回来,你他娘的是不是故意的。”

    不出陌殇昨个儿夜里在宫中所预料的那样,他跟宓妃一回来的消息传开,很多人都要坐不住的。

    要说陌殇跟宓妃的行踪也着实太过隐秘,他们从外城回到内城,当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很好的为他们隐藏了一番,四周又有掩护他们的暗卫清场,自然而然无人知晓,他们也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各自回了府。

    直到第二天天亮,楚宣王府的大管家在陌殇的授意下大开中门开始迎客,楚宣王世子身在星殒城的消息方才不胫而走。

    至于宓妃从江南归来的消息要传出去那就更简单了,温绍轩兄弟三个派人去穆国公府给三位表少爷传信,机灵的小厮很有技巧性的便把宓妃回府的事情说了出去。

    这一传十,十传百的,不出一刻钟的功夫,差不多整个星殒城的人都知道。

    前有楚宣王世子入住楚宣王府的消息传出来,后有安平和乐郡主已经从江南归府的消息传出来,这一世子一郡主难不成有什么牵连?

    这要不是提前商量好的,怕是没这么巧吧!

    一时之间,原本沉浸在大冬日里的星殒城,瞬间就沸腾起来。

    这不,当楚宣王世子陌殇跟安平和乐郡主温宓妃回来的消息传进太子的耳朵里,他整个人就如同被点燃的炮仗似的,立马就炸了。

    不管是陌殇也好,还是宓妃也罢,他们的存在都会影响到太子的行动,这无疑是增加了他对墨寒羽出手的难度。

    虽说因着药王谷的规矩,作为药王亲传弟子的宓妃医术不精,也没有要出手相助墨寒羽的意思,但是,常言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宓妃既不是站在他这边的人,那么她就还是有可能会出手相助墨寒羽,这让太子如何不恼,如何不怒。

    万一就因为宓妃一插手,奇迹般的就把墨寒羽的毒给解了,那他要上哪儿哭去?

    为了杜绝墨寒羽的一切生机,不怪太子会这么的着急上火,脑子里各种各样的想法层出不穷,反正就是得先下手为强的弄死墨寒羽在说其他的。

    可偏偏他派出去的人不少,愣是没有追踪到墨寒羽的半点踪迹,这叫他又气又怒,整个人都失控的只能打砸东西来发泄心中的憋闷之气。

    “墨寒羽,不要怪本太子这个做兄长的容不得你,实在是你该死,怪就怪你不该阻挡本太子的路。”

    入目所及之处,什么该砸的不该砸的都砸光了,满地的狼藉映衬着太子那张布满寒霜,阴沉狠戾的脸,别说小孩子见了会直接被吓哭,就是大人见了都不禁感到发怵。

    “明明我才是太子,为什么那些人都站在你一边,明里暗里的帮着你,护着你,本太子容不下你更是容不下他们,早晚有一天本太子会亲自送你们一同下黄泉,如此方能解本太子心中之怒。”

    楚宣王世子陌殇因其身份特殊,地位也很特别,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整个楚宣王府,故,无论他们这些个皇子间的争夺多么的厉害凶险,陌殇都不可能出手相护于谁。

    然而,话虽如此却架不住陌殇跟墨寒羽之间还有着另外一层关系,他们乃是嫡嫡亲的表兄弟,感情又岂是他们这些皇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尤其,陌殇对待他母后的态度,那简直比墨寒羽对待他母后的态度还要恶劣,全然就没有把他们母子放在眼里,就连他的父皇都拿陌殇没有办法。

    单就凭这一点,陌殇有可能会帮助除墨寒羽之外的其他皇子,却独独不可能站到他这一边,除非他当真可以力压所有其他的兄弟,最终坐稳皇位,否则楚宣王府是不能为他所用的。

    若非实在没有办法可以拉拢陌殇,让楚宣王府可以为他所用,太子又怎么可能理会璃城楚宣王府中的那一群草包,就凭他们还妄想跟陌殇斗,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陌殇,你既要护着墨寒羽,那本太子也不惧与你为敌,看看咱们谁能笑到最后。”

    双手紧握成拳,其上青筋毕露,当太子想到宓妃的时候又不禁满脸的阴沉与挫败。

    宓妃是谁?

    她是相府嫡女,温相大人的掌上明珠,真真正正的眼珠子,若能娶了她,不但可以得到温相的支持,还能得到穆国公府的全力相助。

    如若这个身份还不够贵重的话,那她还是父皇御封的唯一一个不但拥有四字封号,并且还手持金册金令享有封地自主权的正一品郡主,饶是一些后宫妃嫔所出的公主,都不及她尊贵。

    换句话说,宓妃是宣帝非常看重之人,也是宣帝非常宠爱之人,但凡宓妃所嫁之人,必当会得到宣帝的看重与肯定。

    太子几次三番接近宓妃,其目的不就是想让宓妃成为他的女人,他甚至还向宓妃许下了太子妃之位,只可惜宓妃不屑一顾。

    如若不是宓妃的身份摆在那里,就凭她那般不给太子颜面,她就不知该死多少回了。

    虽然太子得不到宓妃,但他最大的敌人墨寒羽也得不到宓妃,其他那几个就算对宓妃有想法的王爷,因为忌惮着他也是不敢出手的。

    “温宓妃,你既远走江南,甚至就连及笄之礼都没有回相府,那么你就不该再回来的。”如同宓妃那样对他极有助力的女人,太子既然得不到她,也断然不会让别的男人得到她,尤其还是那种对他相当有威胁的男人。

    明月湖畔,楚宣王世子当众抱着宓妃扬言说宓妃是他的女人,字里行间都表现出对宓妃强烈的占有欲,宣示着他对宓妃的主权,以及清楚的向世人表达了一个意思。

    那就是与宓妃为敌之人,便是他陌殇的敌人,就是跟璃城楚宣王府为敌。

    “你不愿意做本太子的太子妃,不愿做本太子的女人,那么你也休想嫁给楚宣王世子。”咬了咬牙,太子只觉自己胸口又燃起一把无名火,烧得他浑身都不舒服。

    陌殇那个敌人已经够强大了,再加上一个丝毫都不逊色于男儿的宓妃,真要与这样的两个人为敌,太子的心中其实很没底。

    “无论如何,本太子都不会让你如意的。”

    “殿下。”

    “什么事,本太子不是说过谁也不许打扰本太子吗?”

    房门外的人闻言浑身一僵,可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恭敬的回话道:“殿下,是太师来了。”

    “谁?”外公怎会亲自前来,莫不是有了墨寒羽的消息?

    “回殿下,是太师来了。”

    脑海里冒出这样的想法,太子扫了一眼所处的房间,清了清嗓子吩咐道:“请太师到南院暖阁,本太子换身衣服便过去。”

    “是,殿下。”

    与此同时,跟太子在房间里表现得一模一样的还有明王跟武王,他们收到陌殇和宓妃回来的消息也是恼怒得不行,虽也想告诫自己不要发脾气,一定要控制住了,但结果仍是彻底失控,将自己锁在房间里狠狠的砸了一个痛快。

    等到情绪完全平复之后,方才去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转移注意力做其他事情去了。

    至于他们身后的那个烂摊子,自然而然也有专人负责清理,绝对不会传出一点不好的消息到外面。

    楚宣王府

    “阿殇,一会儿去相府拜访宓妃的父母,需不需要为兄跟你一起去啊?”好歹他也是陌殇的表哥,也算是半个长辈了吧,为了让他家阿殇早些抱得美人归,他应该要努努力帮帮他才成。

    梅花树下,一袭尊贵紫色锦袍的陌殇无语加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很好奇赫连子珩这份超强大的自信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让他帮忙?

    呵,还是算了吧!

    “阿殇你那是什么眼神儿,能别这么瞧不起人么?”撇撇嘴,赫连子珩觉得很受打击,这表弟神马的实在太难搞也太不可爱。

    “你确定你是帮忙,而不是帮倒忙?”

    “为兄我怎么就帮倒忙了,有为兄替你说好话,宓妃的爹娘才能更快的接受你,你才能提亲成功。”

    “那你谁啊?温相温夫人认识你么?”

    “呃…”

    赫连子珩整个人一怔,接着浑身都僵住了,是啊,他在光武大陆身份尊贵是不错,可他在浩瀚大陆那就是连毛都不算一根好伐!

    这要不是有陌殇,他指不定得去哪里流浪,谁认识他是谁啊?

    “去见阿宓爹娘兄长的事情我自己就可以搞定,子珩表哥你只要替我守好王府就成。”今日过后,沉寂已久的楚宣王府相信会非常热闹的,而他是个不喜欢热闹的人,所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反正就算他从璃城回到星殒城,绝大部分时间落脚的地方也是梨花小筑,可不是这座楚宣王府。

    这一次,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他住进了王府,总不能让王府没有能主事的主子,所以陌殇毫不犹豫就要将赫连子珩留在王府替他主事。

    至于他,躲出去才好出手,不是么?

    “你这王府看着人不多,可却守得跟铁桶有得一比,哪里还用得着我替你守。”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们是他们,而子珩表哥是主子,这能混在一起说么。”

    莫名的听着这话赫连子珩觉得哪里不对劲,可他想来想去也没发现哪里不对,更无法从陌殇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也只能将疑问放在心里。

    好好琢磨琢磨,他就不信他发现不了问题在哪里。

    “阿殇表弟该不会想丢……”

    “这里可是本世子的地盘,就算要跑路那人也肯定不会是本世子。”

    咦,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样?

    赫连子珩双眉紧紧的皱成一团,一张俊脸也是拧巴着,“阿殇放心,王府为兄铁定给你守得好好的。”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眼见目的达成,陌殇看着赫连子珩露出的笑容就越发的柔和了,那简直就是让赫连子珩受宠若惊,同时也不忘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那什么,他真的没有被算计吗?

    那他这心里,怎么就‘突突突’的不安呢?

    “属下等给世子爷请安,世子爷金安万福。”

    “都起吧。”

    “谢世子爷。”

    行完礼,莫失莫忘等人都起身站了起来,他们是被留在外城负责整理船上的东西,并一路押送回楚宣王府的一队人马。

    像是同样被留在外城,没有跟随陌殇一起进城的司马金和风花雪月四公子一行几人,他们到达王府后就接了陌殇的命令,回到陌殇安排给他们的房间休息去了。

    至于他们几个跟世子妃混得很熟的属下么,自然而然是要陪着世子爷去相府的。

    “禀世子爷。”

    “如何了?”

    “回世子爷的话,所有运回王府的东西都已经分类整理妥当,并且记录下了详细的清单后入了库。”

    “嗯。”

    “按照世子爷的吩咐,今日需要带到相府去的礼品,奴才也都已经准备妥当,带上东西世子爷随时都可以出发。”他们王府实在太冷清了,平时连个主子的影子都见不着,这好不容易他们家世子爷有了中意的姑娘,而且那姑娘还是那么的优秀,大管家当然是希望他家世子爷能早日讨得温相大人跟温夫人的喜欢,再成功拿下安平和乐郡主,这样王府才会有生气。

    容他再想远一点,要是世子爷跟世子妃成婚后,还能再生两个小主子,那就实在太完美了。

    “仔细确认过了吗?”

    “请世子爷放心,奴才仔细检查过三遍,绝对不会有问题的。”难得世子爷有这么强烈要成家立室的心思,大管家心说:他怎么可能是拖后腿的人,把事情交给他来办,绝对是妥妥的没有问题。

    “将礼品清单拿给本世子看看。”即便是知道他今日上相府的门,那纯粹就是过去讨打的,讨骂的,但陌殇的心情还是相当的雀跃。

    只要阿宓的心在他的身上,那么不管他将要受到怎样的刁难,他都无所畏惧。

    “是,请世子爷过目。”

    拧着眉一一看过之后,陌殇将清单递给赫连子珩,而后喃喃道:“你说这些礼物会不会太少了点?”

    赫连子珩看着那满满长长的一大张清单,嘴角下意识的抽了抽,等他再听到陌殇那句嫌少的话,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你那什么该死见鬼的表情。”

    “我觉得我的表情很正常。”

    “那子珩表哥觉得我再添上几件怎么样?”他送出的这些东西在世人眼中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可在陌殇的眼里也不过就是一物件儿罢了,若它们能讨得宓妃的欢心,讨得宓妃家人的喜爱,那是它们的造化。

    反正他的就是宓妃的,就算现在不给她,等她过门之后也会全都交到她的手里,早给晚给都一样。

    至于他给宓妃的东西,宓妃是自己留着还是要送给家人,就完全不在陌殇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那个我就问一句?”

    “什么?”

    “今个儿你去相府是干嘛去的?”难道是他理解有误,今日陌殇去相府不是寻常拜访而是上门提亲?

    联想到这段时间赫连子珩对宓妃爹娘兄长们的了解,他少说有七八分的把握,他这个阿殇表弟真要带着这么多的礼物去相府,怕是还没走进相府大门,特么就会被赶出来。

    原因么,实在礼物太多,很难不让人怀疑,陌殇这是亲自上门提亲去啊?

    人家闺女的爹娘兄长此刻正恼着你小子呢,你小子还上门赶着添火加柴,这要易地而处换成是赫连子珩的话,他也会给陌殇来个闭门不见。

    “还能去干嘛,不就本世子出海回来了,也间接表明一下本世子遵守了两年之约,还有么就是让阿宓也跟着他陷入了险境,我得亲自上门去赔罪啊!”

    他倒是想直接请了媒人去相府提亲,但他也怕温老爹那么儒雅的人一个人提刀追杀他好伐!

    所以,在没讨好那几位‘祖宗’之前,提亲神马的陌殇是想都不敢想。

    “那个阿殇表弟,为兄要是说了你不喜欢听的话,你得保证不追究。”

    关于赫连子珩的身份,回来之前陌殇就想好了,就说他是他的母亲韩锦芸早年认的一位义兄的儿子,那他们可不就是表兄弟的关系。

    回王府处理了一些事情之后,陌殇就对大管家交待过,除了他之外,赫连子珩就是王府里的第二位主子,见到赫连子珩要向见到他一样的恭敬。

    因此,赫连子珩在楚宣王府身份很高,王府里的人对他也非常的恭敬。

    “从你的嘴里向来吐不出什么好话,本世子早已见怪不怪。”

    闻言,赫连子珩嘴角狠狠一抽,特么真不想跟他说话有没有,不过为了他家表弟的终身幸福着想,他这个做表哥的就大度一点吧。

    “阿殇表弟既然还没有得到宓妃父母的点头认可,也就是说阿殇你现在还不能上门去提亲,而且你不是说此番还要上门赔罪么,那你带着这么多的东西过去,难免就会让人想歪的。”

    “想歪,为何?”

    眼见平日里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此时愣是没转过那个弯来,赫连子珩也是无语凝噎。

    大管家听到赫连子珩的话,站在一旁连连点头表示认可,只是他的身份低微,对于主子的命令执行即可,这要说得多了反而是他的错。

    “还能怎么想歪,在你们这里一个男子上门提亲需要准备多少聘礼我是不太清楚,可在我们那里,今日你要送到相府的东西,可是十足的中等世家送出的聘礼规格啊!”

    虽说赫连子珩才到星殒城前后不过一天时间,但架不住他消息灵通,对于这里的风土人情他可是有深入了解的,就怕自己在这里犯了不必要的错。

    只要管家准备的这些东西一被陌殇带去相府,他有理由相信这会引起某种轰动的。

    要知道那些礼物的数量加起来,愣是比不少的贵族子弟娶亲的聘礼还要多得多,难道这还不足以让人产生某种不切实际的误会?

    陌殇也是个聪明人,之前想不明白那是没转过那个弯来,听了赫连子珩这只差明说的话后,他要再没明白过来就该去撞墙了。

    “咳咳…那什么本世子送的是赔礼不成么?”

    “成,怎么不成,阿殇你财大气粗,当然是想怎么赔就怎么赔。”

    从宓妃的为人处事便能看出一些她父母的脾性,要这清单上的东西真是陌殇要送上的赔礼,赫连子珩可不相信宓妃的爹娘会收下。

    “你这堪称是天价一样的赔礼送出手,怕是会比你上相府提亲招惹出来的麻烦更大。”

    “大管家,你也觉得本世子这么安排不妥当?”心中虽是有了几分决定,但陌殇还是决定多问一个人的意见再说。

    大管家是他父王培养出来的心腹,对他亦是忠心耿耿,多年来替他尽心尽力的打理星殒城的楚宣王府,陌殇对他还是非常信任的。

    “回世子爷的话,奴才赞同子珩公子的话。”

    “哦?”

    “世子爷跟世子妃这次回来,原本就在星殒城掀起了惊天的风浪,不管是皇亲贵族,名门世家还是官家商户,他们的目光都盯在世子爷跟世子妃的身上,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倍受瞩目。”

    静静的听着大管家说话,陌殇微蹙着眉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奴才是觉着世子爷上相府拜访加赔罪,稍稍带几件礼物就很妥当,实在不必拉那么好几车过去。”

    想他接到陌殇的命令,打开库房准备礼物装车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他家爷这是要上相府提亲呢?

    结果留心一打听才知道,压根不是他心里想的那么回事,可主子的命令又不能违背,大管家也只能硬着头皮按照吩咐准备了。

    这厢他心里正在犹豫要不要将自己的意见说与陌殇听听,反正还有时间可以再做其他的决定,不曾想陌殇会主动询问赫连子珩,且最关键的问题还被赫连子珩一语道破。

    有人说开了话头,大管家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一股脑的就把自己的想法吐了个干净,“奴才知道世子爷爱重世子妃,也想给世子妃的家人最好的,但今天这样的情况实在就用不上这么多东西,只等世子爷上门提亲那天,想送多少就送多少过去,那是摆在明面上的事情,任谁也想不歪,闹不出误会来。”

    “而且世子爷送小定礼跟送聘礼到相府的时候,可以怎么贵重怎么送,那可是表现世子爷看重世子妃,给温相大人他们长脸的事情,届时,相信相爷跟温夫人会格外满意世子爷这个女婿的。”

    长长的一番话说完,某人也没个反应,大管家心里那个紧张,那个着急,简直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阿殇你听听,群众的意见你在做决定的时候也参考一下,我们真不是不让你送。”

    面对陌殇的沉默,大管家表示快要受不住了,赫连子珩适时的开口,无异于救他脱离水深火热的深渊。

    “你们说得有理,是本世子想差了。”熙和号上带回来的东西,除了宓妃给她家人准备的之外,剩下的就是陌殇给宓妃家人准备的东西,属于他私人的其实很少。

    至于临回来前,赫连迎等人替陌殇准备的聘礼之类的东西,统统都收在储物空间里,随身携带即可,一点都不占地方。

    这就导致陌殇压根没把运回来的东西当成是自己的所有物,想到要去相府,可不就吩咐大管家将东西备好,他要送过去。

    呼――

    好在赫连子珩靠谱了一回,要不等他真带着这几大车的东西去到相府,呃…结果可能有点太美好,着实令人无法直视。

    “眼看这时间也差不多了,本世子现在就写几件东西出来,大管家去找出来放到马车上,其余的东西送回库房,等到本世子去相府提亲之日,再送也不迟。”

    “是,奴才这就去办。”

    陌殇动作也快,就着相府的几位主子,投其所好的按照他们的脾性挑礼物,这事儿简单难不到他。

    很快,大管家就拿着陌殇列好的礼物名单飞也似的跑了,脑子里想的都是不能耽误了世子爷的大事。

    “我得出发了,子珩表哥就请自便吧!”

    “为兄用不着阿殇表弟照顾,你管好自己就成。”赫连子珩撇了撇嘴,这星殒城能有多大,难不成他还能走丢?

    反正以他的身手,浩瀚大陆是压根没有敌手的,倒也不怕被谁惦记或是算计。

    他的好脾气,好耐性也是看对象的,那人若不是陌殇,犯到他手上的,大概也要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后悔自己投胎来这个世上的。

    “刚才忘记交待大管家还要备上一份厚礼,穆国公府那边也是不容忽视的。”遇到一个不管在自家还是在外祖家都倍受宠爱的姑娘,陌殇表示他还挺有压力的,毕竟在抱得美人归之前,这些个人他一个都招惹不起,必须得供着,不能得罪,否则他将会有穿不完的小鞋。

    目送陌殇快步离去的背影,赫连子珩顶着一脑门的黑线扭头看着赤霜,不经意的出声道:“你说,你家爷以后喜欢上一个姑娘会不会比阿殇表弟幸运一点?”

    “唔,公子可以娶孤女为妻,她没有家人也就没人会为难公子了。”

    赫连子珩:“……”

    “还有就是公子在喜欢上一位姑娘之前,可以先打听清楚那位姑娘的家庭成员都有哪些,如果除了爹娘还有诸多的兄弟姐妹,那公子就果断的舍了吧,如果那姑娘就只有爹娘什么的,那公子就比殇少主幸运了。”

    噗――

    悔啊,赫连子珩悔得连肠子都要青掉了。

    他错了。

    他不该让赤霜发表自己意见的,听听,你听听,这是打着不气死你就不罢休的念头啊!

    “赤霜。”

    “属下在。”赤霜盯着赫连子珩的脸,实在想不明白他家公子怎么就一脸便秘的神色呢?

    “没什么,本公子就是想说你非常有才,真的。”重重的拍了拍赤霜的肩膀,赫连子珩脚下步子踩得飞快,他要一个人去冷静冷静。

    赤霜是谁啊,他可是赫连子珩的贴身侍卫,如何能任赫连子珩单独行动,于是他果断的追了上去。

    再然后,隐身在暗处的一二三四五个暗卫,齐刷刷的全笑喷了。

    子珩公子很有趣,他的侍卫特么更有趣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88陌殇登门,寒王归来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