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89 陌殇登门,寒王归来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穆国公府

    “昊宇,你再跟祖母说一遍,你刚刚说什么了?”虽说是温老爹发现了宓妃不在江南的这个秘密,逼问之下得知宓妃出海寻陌殇去了,但这事关重大,温老爹想瞒温夫人自是瞒不住,也就只能对她实情以告。

    相府没有分家之前,因着几房同住一起,又有温老夫人在府里作,温老爹那两个姨娘也是闹腾得厉害,温夫人受了诸多的委屈,为免娘家人替她担心,她便极少回穆国公府。

    渐渐的,也就导致相府跟穆国公府的关系朝着越来越差,也越来越疏远的方向发展。

    直到宓妃从药王谷归来,相府几房分了家,从此各过各的,温老夫人跟两个姨娘被送走,温夫人的身体逐渐好起来,又有宓妃作为两府间的纽带,原就亲近的两府又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穆老夫人年纪大了,她又是温老爹的岳母,对穆老夫人温老爹是相当敬重的,宓妃出海的消息铁定是不能让她知晓,不然要急出个好歹来,不但温老爹会一辈子良心不安,就是宓妃知道一切后也会愧疚一辈子,悔恨一辈子。

    思前想后温老爹对于宓妃真正的去向倒也没有瞒着穆国公,也是看到穆昊宇穆昊天穆昊铮兄弟三个似乎都在搭手管理宓妃的产业,温老爹方才猛然意识到,怕是他那宝贝闺女出海一事,压根就没有瞒着她的亲哥跟表哥,唯有对他们这些个长辈隐瞒了。

    当然,对于皇上知情却没有向他说明这件事情,温老爹也挑不出错来,他的女儿他能不知道?

    她有意要瞒着的事情,在出手之前甭管任何一个小细节她都能想得面面俱到,让你无从发觉,若非如此温老爹又岂能被忽悠了那么长时间。

    “祖母刚才没有听错,孙儿是说妃儿表妹昨天夜里刚刚回到相府。”宓妃出海一事并没有瞒着他们这些个做表哥的,是以其中的内情,穆昊宇几人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哪怕就是他爹穆国公都不定有他那么清楚。

    穆老夫人年纪大了,虽有宓妃给的药丸一直调养着,可到底不能跟年轻人的身体情况相比,因此,他们都非常默契的隐瞒了穆老夫人。

    一直以来就让穆老夫人认为宓妃在江南,并且每个月固定会有两封写给穆老夫人的家书送达,遂,穆老夫人从未察觉到什么异样。

    当初宓妃出海的消息之所以会曝光,一是他们失去了跟宓妃固有的联络,二则是因为临近宓妃十五岁的生辰,按习俗是要举行盛大及笄礼的,但那个时候宓妃根本不可能回来。

    哪怕他们想了很周全的办法,打算要将这事儿给糊弄过去,岂料还是没瞒住温老爹的火眼精睛,让他逼着说出了所有的真相。

    为了将宓妃不举行及笄礼,且宓妃还不会现身这件事情合理的正常化,他们这一大群人可没少花心思,传闻流言什么的弄了不少,反正就是要将宓妃给完全摘除出去。

    恰逢宓妃及笄就象征着成人,代表着可以开始议亲,而后再出阁,星殒城里打着宓妃主意的人家很多,上门打探消息意欲求亲的人也非常的多。

    于是,他们就很有心机的利用了这一点,说是温老爹夫妇还想多留宓妃一两年,现在孩子还小不着急议亲,为了避免众人都请媒婆上门提亲这样的事情发生,经相府跟穆国公府商量之后决定,待宓妃年满十七再行及笄礼,之后再议亲成婚。

    许是宣帝也觉得隐瞒了温老爹真正去向有些愧疚的心理,就在宓妃生辰当天,他对他的臣民说道:梵音寺的高僧曾为宓妃批过命,只道宓妃年方十七之后方能议亲,年十八成亲正好。

    原本这只是宣帝为了杜绝世人对宓妃各种臆测的一种策略,明显他就是胡绉的,却不料他还真是皇帝的一张金口,愣是让他就一语成谶。

    “今日一早轩哥儿就专门命人过来给咱们传信,这要不是昨个儿妃儿表妹回来的时间已经太晚,妃儿又担心打扰到祖母休息,表妹怕是连夜就过来府中探望祖母了。”

    “哼,那小丫头还知道惦记我这个祖母?”

    “怎么会不惦记,妃儿表妹最惦记的就是祖母了。”

    穆老夫人看了眼帮大孙子说话的二孙子,没好气的瞪着他们三兄弟,只一会儿就憋不住的笑说道:“就你们三个臭小子会说话。”

    “绍轩说今日楚宣王世子要上相府拜访,姑父跟姑母都要留在府中接待,妃儿表妹也不便出府,所以就决定明天他们一家都过来咱们府中热闹热闹。”

    “楚宣王世子何时回来的?他难道不该在璃城么?”在穆老夫人的印象中,那楚宣王世子陌殇可不是一个能在星殒城呆得住的家伙啊,这要没什么事他怎会呆在这个麻烦缠身的地方。

    闻言,穆昊铮赶紧低下头就笑了,不得不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瞧瞧他家祖母,纯粹就是一开口便真相啊!

    那楚宣王世子呆在星殒城还能干嘛?

    他当然是冲着他们家妃儿表妹去的,要知道轩表哥给他们传信,最大的用意可是叫他们去相府收拾楚宣王世子的呀!

    “祖母,之前楚宣王世子不是去替皇上办差了吗?现在差事办完了,他可就得回来向皇上复命。”

    “嗯,铮哥儿说的也是这么个理,可祖母怎么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呢?”

    这下不只穆昊铮的嘴角抽了,话说这正厅里上至主子,下至丫鬟小厮,那嘴可不全都抽了么。

    “难道祖母忘了么?”

    “忘了,铮哥儿你说说看,祖母忘什么了?”

    “咱们家妃儿表妹可是样样都顶好的姑娘,想要求娶她为妻的好儿郎那是数都数不过来,虽说那楚宣王世子也挺优秀的,但他不也拜倒在咱们家妃儿表妹的石榴裙下了。”

    一听这话,穆老夫人就愣住了,半晌后她张了张嘴,喃喃道:“呃…”

    明月湖畔那次闹得那么大,楚宣王世子陌殇跟她的外孙女可是被绑在一起传了好久,之后还是陌殇以绝对强势的手段平息了一切。

    自那时起,穆老夫人这心里陌殇就是挂上了号的,但她却是对谁都没有提及。

    “这次他回来,又着急着上相府拜访,定然是瞧着妃儿表妹有那么多的人追求心里急上了,所以…呵呵,祖母那么英明睿智的人,肯定懂孙儿的意思了。”

    “懂,祖母懂得很。”

    “祖母就放心好了,绍轩说了妃儿表妹她很好,这要真不放心的话,咱们就等明个儿表妹来了,亲眼瞧瞧她是不是就跟绍轩说的一样。”

    “只是太长时间没看到那丫头,你们一个个都在老婆子我的面前说,妃儿丫头她很好,等到江南的事情处理完她就回来了,结果一次次让老婆子我空等。”

    穆老夫人这话说得,穆国公三兄弟外加他们的妻子都要抬不起头了,要说他们也是无辜的,可真要说这事儿怪谁,他们才舍不得责怪宓妃。

    “既然妃儿丫头已经回来了,那么她是早一天来看我这个外婆还是晚一天来看我这个外婆,我都不在意。”人老了就盼着儿孙都环绕膝下,她就宓妃那么一个外孙女儿,不疼那丫头她疼谁去。

    “行啦,你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也都别赖在我个老婆子身边,该干嘛都干嘛去。”

    得,这过河拆桥得都那么可爱,让他们有点尴尬之余,还觉得份外的好笑。

    “夫人,你留下陪娘多说会儿话,为夫带几个孩子去外院书房谈点事情。”

    “妾身知道了。”

    不但是穆国公这样交待了自己的妻子,就是穆二爷跟穆三爷亦是如此,他们三兄弟带着了穆昊宇三兄弟,而他们的妻子都留了下来。

    “二哥。”

    临出院门前听到穆月兰喊他的声音,穆昊天猛地停下脚步,“怎么了月兰?”

    “二哥,一会儿你们去相府的时候,我们几个能不能也一起去,我们都好长时间没见到妃儿了,真的好想她,好想快点见到她。”

    “这…”

    “好二哥,求求你了,你就让我们跟着吧,我们保证会很乖的。”

    穆昊天额角滑下三条黑线,这是乖不乖的问题吗?

    “今天不行,不管你们怎么撒娇都不行。”他们兄弟今天去相府可不是见宓妃的,而是专为收拾陌殇去的,带着她们不太方便。

    这个时代毕竟尊卑分明,人分三六九等,有着高低贵贱之分,陌殇的身份是摆在那里的,他们若不是占着宓妃表哥的身份,又得宓妃敬重,而陌殇又是真心爱着宓妃,想要求娶宓妃为妻,不然以陌殇的脾性,他怎么可能放任他们,纵容他们没规没矩?

    就算他们恼恨陌殇抢走了他们的妹妹,想要收拾收拾他出气,前提条件却也是必须保证陌殇的颜面不是?

    “二哥知道你们想妃儿表妹,可那么长时间都等了,也不在乎再多等一天,反正明天妃儿表妹是一定会出现在你们面前的,到时候你们想怎么交流感情就怎么交流感情。”话落,穆昊天直接就溜了。

    眼见一个没抓住穆昊天就跑远了,穆月兰羞恼的跺了跺脚,低吼道:“二哥――”

    前院・书房

    “大哥,今天这样的日子,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也去相府走一趟?”宓妃虽说只是他们的外甥女,可在他们心里却是当成女儿一样疼爱的,陌殇要拐走他们的闺女,还不兴让他们去把把关么?

    就算他是身份尊贵的楚宣王世子,这要不能让他们满意了,那就休想打宓妃的主意。

    “大哥,我赞成二哥的意思。”

    穆国公看了两个弟弟一眼,漆黑深邃的双眸微微眯起,周身的气场全开,不禁让人有种他要去找某世子干架的阵仗。

    “嘿嘿,看来大哥也很想揍那小子一顿啊。”

    “爹,二叔三叔,昊宇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听着他家二叔跟三叔的话,穆昊宇那是一头黑线‘刷刷刷’的往下掉。

    “昊宇想说什么?”

    在穆昊天跟穆昊铮的眼神鼓舞之下,穆昊宇面对穆国公三兄弟锐利且炙热的目光,他就不免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而后咬牙痛快的道:“爹,二叔三叔,你们不管怎么说都是长辈,总得端着一点长辈的架子啊,不能楚宣王世子一出现在相府,你们就巴巴的跑了过去。”

    “大伯,爹,三叔,我认同大哥的话,真要那样的话你们岂不是很没面子,也太给楚宣王世子长脸了。”

    穆昊天话音刚落,穆昊铮也接口补充说道:“大伯,二伯,还有爹,咱们可得把架子端足了,就要等着楚宣王世子亲自上门见你们才好,那才叫给咱们家妃儿表妹长脸呢。”

    站在他们的立场,嘴上虽是对陌殇有着诸多的不满意,可换一个角度一想,如宓妃那样的怕也只有陌殇才配得上,因此,甭管他们心里有多认同陌殇的存在,嘴上却不会轻易放话。

    不然,他们家的姑娘太容易娶到手,往后不珍惜了要怎么办?

    “说句直白的,咱撇开自己的那点小私心不谈,单单就论楚宣王世子那个人,且不说咱们都觉得楚宣王世子很好,无论各个方面都与妃儿表妹很相配,他们两人若结成连理也是一桩美事。”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穆昊铮接着又神采飞扬的继续往下说,“就是姑父姑母他们心里对楚宣王世子也是满意的,只是这次妃儿表妹出海着实让他们有些恼怒,想要教训楚宣王世子是必然的。再说三个表哥,他们原就是最疼妃儿表妹不过的,自家养了那么多年的宝贝妹妹被别的男人给拐跑了,心里那个酸爽自不必说,他们打着各种主意为难楚宣王世子那还真不叫为难,那叫联络感情,是考察未来妹夫的必要手段。”

    听过多穆昊铮这长长的一段话,穆三爷这个做爹的面上那表情真叫一个精彩。

    咳咳…他还是头一回发现,他这个儿子竟然如此的能说会道?

    要说穆昊铮以前也没这么多的话,性格虽说活泼跳脱一些,但绝对不会一开口就长篇大论,这可都是接手宓妃产业后被操练出来的。

    “不说三位表哥了,就是咱国公府的妹妹要出嫁,我跟大哥二哥也不会轻饶了那些臭小子们的。”

    “噗――”看着穆昊铮那活灵活现,生动又逼真的愤恨加咬牙的表情,等穆国公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时候,他就已经喷出来了。

    “爹,你还好吧!”显然,饶是穆昊宇也不知道他爹还有这样的一面,短暂的怔愣过后他才回过神来。

    “咳咳…”茶水呛到气管里面,穆国公也是憋得一脸通红,整个人尴尬窘迫得不要不要的。

    缓了好一会儿,穆国公总算不觉得难受了,他看着面前的三个孩子,极力的板着脸交待道:“就像你们说的那样,今日我们这些个长辈同去相府是不妥当,那无异于自降身份然后太给楚宣王世子脸面,咱是得等他亲自上门拜访才成。”

    “爹能想明白就好。”

    “以前吧,你们姑父姑母不太同意楚宣王世子跟妃儿的事,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楚宣王世子先天体弱,曾被断言活不过二十二,但眼下他出海归来,想来身体是恢复了健康,要不依照承诺他断然是不会再出现的。”

    “别说妹妹跟妹夫当时担心楚宣王世子活不长久,妃儿若真嫁过去会守寡,就是我们心里都是这样的担忧,但那时虽看出两个孩子有意,事情却也没有摊到明面上来说,便就一直这么拖着。”放眼这皇城内外,年轻一辈比较出挑的公子哥儿,在他穆二爷的心里,能够配得上宓妃的好男儿,除了一个陌殇,另外一个就是墨寒羽了。

    尤其是意外得知寒王心仪宓妃的时候,穆二爷还曾暗叹墨寒羽有眼光。

    可后来从温老爹口中得知宓妃对寒王不来电,却是对楚宣王世子很有好感,当时的穆二爷有点懵圈,再次感叹他家外甥女魅力无穷大。

    陌殇可是被断言活不过二十二的人,相比之下墨寒羽虽说身中火寒剧毒,可既然是中了毒,那么就会有机会可以解毒。

    因而,当陌殇跟墨寒羽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穆二爷的心其实是偏向墨寒羽的。

    “现在那楚宣王世子身体要是好了,他若求娶妃儿倒也是一桩美事。”

    如同穆二爷那样的想法,穆国公跟穆三爷也是有过的,只是他们虽然疼爱宓妃如自己的亲生女儿,但宓妃是个自己主意极正的人,她要是不喜欢任谁也勉强不了。

    穆国公府也好相府也罢,他们两家都是很讲道理的人家,对待儿女的婚事也不像别人那样,古板的只讲究什么父母之命,到底那是自家儿女往后要生活一辈子的对象,绝不能马虎了事。

    “身体不好曾是楚宣王世子身上最大的缺点,他若好了且对妃儿还是一样的心意,咱们替妃儿把把关就好,最终的主意还得她自己拿。”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穆国公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那今天就让三小的去相府打打头阵,咱们就在府中看着,看那楚宣王世子是如何看待咱们这些个做妃儿舅舅的?”

    “好。”

    “就这么办。”穆三爷点头后,俊逸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浅笑,“咱们家妃儿那么好的姑娘可不能便宜了楚宣王世子,咱们的架子可得好好端起来才是。”

    穆国公,穆二爷:“……”

    虽说对此他们有些无言以对,但从他们的表情来看是绝对认同滴!

    “昊宇,昊天,昊铮你们该知道怎么做吧!”

    “爹(大伯),我们知道。”

    “行啦,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到相府后不用着急回来,好好考验考验某某人,让他知道知道咱家的姑娘不是那么容易拐的。”

    说出这话之后穆国公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那什么就他们家宓妃那样的性子,真是那么好拐的?

    真要好拐的话,为何她又偏就看上陌殇了呢?

    “是。”

    兄弟三个无奈的对视一眼,这都还没有冲陌殇放大招呢,怎么他们就莫名的有点同情起陌殇来了呢?

    阿嚏――

    从楚宣王府出来,那辆象征着楚宣王府,代表着楚宣王世子陌殇的超豪华,超炫酷紫色马车又出现在星殒城了,几乎都不用谁出声,但凡看到这辆马车,周围不管是其他的马车还是行人,无一不是异常默契的让开了路。

    “世子爷怎么总打喷嚏,莫不是感染风染了?”

    “属下倒不认为世子爷是染了风寒,指不定就是世子妃在想念世子爷,这才给世子爷一点点提醒。”

    采纳了赫连子珩跟大管家的意见,陌殇这次去相府就只带了几件精心挑选,又投其所好的礼物上门,身边也只带了无悲跟无喜,其余被留在王府的人,任谁不是巴巴的想要跟着陌殇一起啊,无奈主子不同意,他们就含泪留下了。

    正准备开口的陌殇,话还没出口他就又是‘阿嚏’的一声,只觉他这鼻子越发的痒了,心中也越发预感不太妙了。

    “世子爷这是真病了?”

    “要真病了,世子妃肯定会……”

    不等无喜把话说完,陌殇笑得一脸无害,又温和有礼的模样,那威慑力真不亚于他冷着脸说话,“你们两个何时变身话唠了,嗯?”

    闻言,无悲无喜浑身一僵,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凝固了,活像被欺负了的小媳妇儿。

    “世子爷,属下错了。”

    “哼,本世子看不是你们世子妃在想念本世子,而是有很多人在惦记本世子啊!”

    说到惦记两个字,陌殇还真是咬牙切齿的,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自打宓妃踏进相府的大门,她肯定没有时间来想他,她的思绪会被某好些人完全霸占的。

    呜呜…想想他也委屈的好伐,他这一片真心的,怎么想娶个媳妇儿就那么难。

    “但愿你们家世子爷我,今个儿不会挂彩。”

    无悲无喜:“……”

    都怪他们想得太简单,他们怎么就把世子妃的那些哥哥们给忘了,忘了呢?

    莫名的无悲无喜两人也禁不住在心里替陌殇掬了一把同情泪,看上的媳妇儿太受宠,又有太多人疼,这貌似也是一件令人十分头疼的事情。

    “把车赶快一些,你们家世子爷现在可不敢让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久等。”

    “是。”

    听着很有节奏的马蹄声,陌殇靠坐在贵妃椅上闭目养神,紧张的情绪刚刚冒出来就被他给狠狠的掐灭,而后又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宝贝儿,你可得站在为夫这边啊?要是可以的话,还是得多替为夫说点好话才行,要不为夫啥时候才能把你娶回家,跟你朝夕相处。”

    这个时候的宓妃肯定是不知道陌殇此时心中在祈祷什么的,就算她知道,在被盯得那么紧的情况下,也绝对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沧海,小晨晨跟小灿灿就跟你们住一个院子,你领着他们安顿一下。”

    “是,小姐。”

    熙和号上的东西,属于陌殇的已经被带回楚宣王府,自然属于宓妃的那一部分,也差不多时间被带回到相府。

    在相府宓妃的身边是不缺人手的,单就她的碧落阁里面能独挡一面的人就有很多,沧海他们将东西运回来也就算完成任务,剩下归类整理再入库就有四个一等丫鬟和四个二等丫鬟就能办得妥妥当当。

    这些东西虽说先入碧落阁宓妃的私库,但这些东西原就是她给家人和穆国公府众人准备的礼物,只等这几天忙完她就要一一送出去,才不要留在手里。

    “你们也累了,正好这几天我也会很忙,你们便趁这几天时间好好的休息休息,等我空出手来你们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早在回来之前,宓妃就有想好要替季逸晨跟宫灿安排什么任务,哪里能容得他们潇洒自在。

    “小姐不用担心我们,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星殒城反正就那么大,本小姐也不想拘着你们,一会儿我会吩咐丹珍去门房说一声,你们可以不用通报我就随意出府,不过可别忘了回来。”

    宫灿一听这话立马就乐了,他嘻笑道:“小姐放心,回家的路我们肯定记得。”

    “想怎么着就随你们的意,但若是遇到不长眼的人也别怕给我惹麻烦,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她的人,她还护得起,招惹她的人,还就得洗净了脖子等着她的报复。

    “嗯,我们不会落了小姐面子的。”

    “行啦,去吧!”

    目送季逸晨宫灿跟着沧海悔夜他们离开,宓妃又唤来红袖让她给龙凰旗传信,两天之后她要旗主来见她。

    龙凰旗是隶属陌殇的,在他出海后就给了宓妃,回来前宓妃有意将龙凰旗还给陌殇,陌殇却说整个龙凰旗以后都是她的。

    自然,龙凰旗以后的主子不再是陌殇,而真真正正是宓妃了。

    龙凰旗与季逸晨兄弟不同,后者人少可以说成是宓妃的护卫,可以像沧海他们一样住在相府,可龙凰旗住在相府却是不妥。

    因此,宓妃直接在距离相府最近的一条街上挑了座宅院,便让他们住了进去。

    距离近,一来方便宓妃给他们下达指令,二来也有让他们在暗处护卫相府的意思。

    “小姐,送来的东西已经全部入库了。”

    “嗯,你们也辛苦了,吩咐下去今个儿碧落阁加餐,让小厨房多准备些好吃的。”

    “谢小姐赏。”

    “小姐,大公子派温清过来传话,说是表公子他们到了请小姐过去。”

    “是在紫竹院吗?”

    “是的,小姐。”

    “我去大哥的院子,你们就留在碧落阁吧。”

    “是。”

    出了碧落阁,刚走到紫竹院外,宓妃就听到三个表哥爽朗的笑声,粉嫩的嘴唇微微勾起,绝美的小脸绽放出最为绚丽的笑颜,如同一缕清风吹了进去。

    “大哥二哥三哥,大表哥二表哥三表哥。”

    听到宓妃的声音,穆昊宇三兄弟立马就回过头来,只见身着一袭水蓝色袄裙的宓妃出落得越发的清纯绝美,气质清冷尊贵,仿如从天而降的仙女一般。

    “妃儿表妹来了。”

    “呵呵,我们家妃儿表妹真是长得越发的漂亮,这要走在外面二表哥都有些不敢认。”

    “妃儿表妹快些坐到大表哥身边来,让大表哥看看咱们家的宝贝妹妹是不是都瘦了。”

    被那么多人关心,被那么多人在意,宓妃的心里可是甜得很,乖顺的任由穆昊宇他们打量,当然她也不忘调笑一下她的这位大表哥,“唔,妃儿竟是不知大表哥还有这样的一面,真令妹妹我意外。”

    这样的一面?

    他的哪一面?

    穆昊宇顿觉一头的问号,难道他跟宓妃的代沟已经那么可怕,他都理解不了她话中的意思了?

    还没等穆昊宇弄个清楚明白,温清便走进花厅禀报道:“几位公子,相爷派人来传话,楚宣王世子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89陌殇登门,寒王归来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