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90 陌殇登门,寒王归来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夫人你这是……”

    早朝之后,温老爹没有即刻就出宫,而是前去御书房见了宣帝,他这还没说要请上几天假休息休息呢,宣帝虽说没有明着让他在家休息,却也很大方直接的减少了他近三分之二的工作量。

    换句话说,以他的工作效率来说,处理完剩下那部分事情,他每天可以有很长一段时间留在家里。

    这也算是宣帝给他放假了吧,做人不能太贪心,反正他一开始也没觉着宣帝真能给他假,哪怕他的理由是如此的充分。

    咳咳…要说请假回家陪女儿这个理由很充分的话,特么宣帝真要遇上这么几个大臣,估计他得郁闷到吐血。

    工作量大大减少之后,温老爹也是厚道的人,自然不能提出他要全天休息好几天这事儿,聪明如温老爹,很快便意识到,宓妃回来直接回了相府,那么陌殇肯定就是进过宫,见过皇上了。

    也罢,怪不得他这还没开口,宣帝就知他在打什么主意了。

    这不,从御书房出来,温老爹一刻也没耽误,踏出宫门就坐上马车直接回了府,他可没忘今个儿是陌殇那小子要上门的日子。

    千万可别误会,他这么重视这个日子,还真不是他有多待见陌殇,而是他很不待见陌殇,绝对表示不能给陌殇一个好脸色瞧。

    自家闺女那是千好万好,甭管做了什么都舍不得说句重的,更遑论责罚什么的,但迁怒于陌殇这样的事情,温老爹表示他做起来是毫无压力的。

    除非那臭小子压根就对他闺女不是真心的,否则怎么连这点刁难跟委屈都不能受?

    真要如此他家宝贝闺女嫁了过去,还不得被他吃得死死的?

    心疼闺女的爹真是伤不起,他简直有操不完的心。

    “相爷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

    “看相爷面带笑容的,可是皇上准了相爷的假?”要说温老爹那要请假陪闺女的理由,温夫人还真觉得不靠谱,那皇上得是有多不靠谱,才能同意温老爹这不靠谱的休假提议。

    只是他们夫妻又的确跟宓妃大半年没见面了,能多有几天相处相处,温夫人也是乐见其成的,当然很希望皇上能够点头同意。

    “那倒没有。”

    “没有?”

    “嗯,是没有。”

    “那相爷为何看起来还挺开心的?”按理说没有请到假,难道不该脸色很难看,还是说她家夫君其实还挺希望陌殇上门的?

    到底是多年相知相爱的夫妻,温夫人刚流露出那么一点点想法,温老爹就一脸好笑的点了点她的额头,沉声道:“夫人可不兴胡思乱想,为夫才没有盼着那混小子上门。”

    温夫人眨眨眼,红唇更是微微嘟起,那生动形象活灵活现的表情,不禁看得温老爹眸色渐深,他深吸一口气解释道:“皇上主动减少了为夫的一些公务,压根没让为夫提请假的事。”

    “呃…”

    毫不自恋的说,能生出宓妃那么聪明女儿的温夫人,她的智商也是很高的,稍稍细想一下,她便秒懂了温老爹话里的意思。

    “与其让相爷什么也不做的沐休几天,皇上倒是宁可放点长线,每天少让相爷处理些事务,将这时间推得长一点,久一点,这完全就是在堵相爷的后路嘛!”

    “夫人真相了。”皇上打的还真就是这样的算盘,偏偏他还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这有总比没有的好,相爷该知足了,不然每天相爷上早朝的时候,妃儿还没有起床,等到相爷忙完回府的时候,妃儿差不多已经睡了,你们父女两个明明住在同一个府里,每天却连要见一面都难。”

    “可不就是这么个理。”若非如此,温老爹也没想停下来休息休息,他知道宣帝也难,尤其是近段时间。

    可在温老爹的心里,权势地位什么的又如何能与家人相提并论,他当然更在意自己的女儿。

    “现在这样挺好的,既不耽误相爷替皇上办差,又不耽误陪妃儿的时间,妾身觉得满足了。”

    “那是夫人大度宽容,这段时间委屈你了,为夫都没能好好的陪陪你。”

    “妾身从不觉得委屈,要是相爷觉得愧疚的话,等空闲下来的时候,多陪妾身出去走走就好。”

    “好,等忙完这段时间,前朝的局势稳定下来,为夫就带夫人去妃儿的封地上住一段时间。”说到琴郡温老爹的心情是想不激动都难,经过短短不到半年时间的发展,现如今的琴郡已非往日所能比拟,温老爹相信只要再给宓妃一两年的时间,琴郡当真会成为超越璃城的存在。

    当初宣帝将琴郡指给宓妃为封地,那是他对宓妃的真疼爱,要不就凭宓妃一个外姓郡主,她怎么可能拥有一个相对还算富裕的琴郡作为封地。

    饶是那时宣帝觉得宓妃能将琴郡打造得超乎他的想象,却也完全没想到琴郡会发展得那么好,单单就是最近三个月琴郡的税收,都已然赶得上去年琴郡整整大半年的税收了。

    这,仅仅还只是一个开始。

    “琴郡现在可是美如画卷一样,夫人定会很喜欢的,为夫还在想着,等咱们老了的时候,就去琴郡安享晚年也是一桩美事。”

    因着琴郡是宓妃的封地,且是独立属于宓妃的封地,加之又有温绍轩代为管理琴郡,故而,温夫人对琴郡也是有诸多了解的。

    想到琴郡的神秘与美丽,又想到温老爹给她描绘的晚年生活之景,温夫人那颗浮躁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婉娴静,美得庄端又大方。

    “妾身都听相爷的。”

    话题一下扯得有些远,温老爹也觉得自己距偏题了,他牵着温夫人的让她坐下,这才言归正传的道:“为夫一回来就看见夫人你在这里走来走去,一脸纠结矛盾的,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

    “那就是有了,夫人且说出来让为夫听听,也好替你分析分析。”

    闻言,温夫人没好气的白了温老爹一眼,她这担心操心的都是他们闺女的事情,本就是他这个做爹的份内之事,怎的还成替她分析的事情了?

    “夫人。”

    “妃儿昨晚不是说了么,今个儿楚宣王世子会上门拜访我们。”

    “所以呢?”

    “哎呀,你怎么还明知故问的。”宓妃是为了陌殇出海这事儿,温夫人气恼归气恼,心中不痛快归不痛快,但就从这件事情里面,就能瞧出一个双面性的问题来。

    他们的闺女要不是真爱上了陌殇,她能不顾一切的出海?

    想当初陌殇还没有出海,却执着的向他们夫妻提出两年之约时,温夫人的心其实就偏向了陌殇,觉得他是一个挺不错的未来女婿人选。

    只是甭管陌殇有多么的优秀,他的身体就是不可逆转的一个硬伤,温夫人就算再满意陌殇,也接受不了自家女儿嫁给他却要守寡这样的事实。

    眼下陌殇平安归来,身体也恢复了健康,按照他的性子定然会上府来提亲,温夫人此时纠结的就是,她这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

    “夫人别恼,坐下咱们夫妻好好说说话。”

    “妾身也想知道相爷是怎么想的?”

    “夫人不妨先说说自己的看法?”

    温夫人听了这话定定的看了温老爹好一会儿,她才叹着气道:“妾身能有什么样的想法,撇开咱家闺女喜欢陌殇这一点不谈,就妾身而言也是对陌殇挺满意的,纵观他的各个方面,那跟咱家闺女很是相配。”

    “嗯。”温老爹安静的听温夫人说,却不急于表达自己的意见。

    “最重要,也是妾身最在意的一点是,陌殇他也喜欢我们的女儿,他更承诺过咱们的女儿要一生一世一双人,除了妃儿以外,他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这样的话,温夫人就不用担心自家女儿的后院了,虽说以宓妃的性子吃不了什么亏,可后院要是不安宁的话,也着实是够膈应人的。

    “别人许下的承诺,妾身兴许还会有所怀疑,但他许下的承诺,妾身相信他不会空口说白话。”

    “看来夫人对他很有信心。”

    温夫人笑着摇了摇头,她抿了抿水润的红唇,语带几分醋意的道:“这可不是妾身对他有信心,而是咱们闺女对他有信心。”

    那丫头分明就是吃准了他们不会拿陌殇怎么样,同时,她对陌殇又相当的有信心,认定了不管他们如何反对,如何折腾,陌殇都有办法搞定他们。

    咳咳…虽说用‘搞定’一词有些怪怪的,可事实不就是如此。

    “听完夫人的话,为夫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毕竟那往后过日子的人是咱们闺女,她开不开心,高不高兴,幸福不幸福才是最为重要的。”

    “嗯,就是这个意思。”

    “既然妃儿认定了陌殇,而陌殇也兑现了当初对我们的承诺,貌似我们还真没办法反对他们在一起。”

    “相爷的意思是……”

    “为夫的意思是夫人就别再矛盾纠结了,从心底深处来说,我们压根就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只是同意归同意,我们还得端着点架子,不能让那小子觉得娶我们闺女很容易,以后不珍惜了可怎么办。”

    越听温夫人的眼睛就瞪得越大,合着她这是白担心了一场?

    她所担心的一切,压根就没有?

    “为夫虽说心里是认可他们在一起的,但借着这次的事情也必须要给那小子一个深刻的教训不可,不然以后妃儿再为他去犯险,为夫得被气死。”

    海上就已经非常危险了,那虚无之海之上更是不必多说,只要一脑补宓妃在海上的画面,温老爹就无法淡定得下来,他不忍责怪宓妃,便只能迁怒于陌殇。

    如若在他合理的挑剔挑难之下,陌殇但凡表现出一丁点儿的气愤与不耐,那么就算让宓妃恨他一辈子,温老爹也绝对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届时,就算陌殇能说出一朵花来,他也休想他会同意他的提亲,让宓妃娶他为妻。

    “有了相爷这番话,妾身心里也有底了,接下来不管你们做什么,妾身都会好好配合的。”

    “眼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那小子应该快到了,咱们得先晾晾他。”

    “这下马威会不会太……”

    “他要等不了就叫他直接滚蛋,哼,想娶我们闺女的人多得很,不差他一个。”

    一听这话温夫人嘴角猛抽了抽,她憋着笑掩唇道:“瞧你那得瑟的样儿。”

    果不其然,在温老爹牵着温夫人的手去梅园赏梅赏雪的时候,陌殇领着无悲无喜在相府中门递上了拜帖。

    也毫不意外的温老爹直接交待门房,先晾他一个时辰,再将人给恭敬的请进前院,仿佛之前的冷就是一场梦幻,完全就没发生。

    被晾在府外一个时辰,陌殇在来之前就预料到了,有过心理准备的他,从头到尾都表现得温和有礼,风度翩翩,一点不耐烦都没有。

    谁又会知道,陌殇早就做好要被晾上两三个时辰,甚至四五个时辰的准备,因此,猛地这才被晾一个时辰,他面上不显分毫,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看来,他这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还是挺心疼他的,呜呜…他好生感动怎么办?

    “本世子要是没有发声的话,等会不管在相府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许开口,懂了吗?”

    “知道了世子爷。”无悲无喜对视一眼,他们可不敢坏了世子爷的好事,不然被送去回炉可怎生是好。

    更何况眼下正是特殊时期,这次世子爷回来身边跟着太多的人,顾伟哗顾伟辰就不说了,早在浦兰岛之时他们就有过接触,那影南跟影北简直活脱脱就是抢了他们俩的差事,这要再被主子嫌弃的话,他们该不会被发配边疆吧!

    “本世子知道你们的忠心,可这忠心也得看时候,你们家世子妃的家人就算再怎么不待见本世子,顶多也就是存着教训的心思,咱可别把事情想复杂了。”

    正因为温老爹温夫人他们对宓妃异常的疼爱,是以陌殇心里非常清楚,只要宓妃选择的,认定的那个人是他,那么温老爹他们就可能会坚持反对。

    在他们看来只要宓妃可以得到幸福,他们的看法压根就不重要,更何况他也是真的不差,与宓妃可是非常相配的。

    “是,属下明白。”

    无悲无喜心里可不就是明白么,怕只怕他们家世子爷要受一顿皮肉之苦了。

    他们忠心护主是可以,但显然要是坏了世子爷的事,他们就是再护主也没用。

    “都给本世子放机灵点儿,把你们世子妃娶回府才是最紧要的。”

    “是,属下等会全力配合世子爷的。”

    “嗯。”

    就在主仆三人简短的交谈声中,管家恭敬有礼的将陌殇请进了前院的迎客轩,身着粉蓝相间袄裙的丫鬟送上新鲜精致的瓜果点心,再奉上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茶水。

    “请楚宣王世子稍坐片刻,相爷随后就到。”

    “嗯。”对于温老爹的心思,陌殇不敢说自己摸到了十分,却也参透了七八分,等起来倒是毫无压力。

    无悲无喜站在陌殇的身后,等管家退出去之后,就不由得很有技巧性的四处打量了一番,“世子爷,您说今日相爷会让您见世子妃么?”

    “相爷他们藏世子妃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明知今日世子爷要来还让世子妃出来的?”

    “呵呵…你说得还挺有道理。”无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说:世子妃是能用常理去判断的人么?

    只要世子妃想见世子爷,那是谁拦都没用,什么办法也都是白搭。

    “你们两个给本世子安分点,不许吵闹。”

    “是。”

    正当两个拉耸着脑袋挨训,温老爹领着温夫人不急不徐的到了迎客轩,此时管家也正在向他们夫妻汇报陌殇在那一个多时辰内的各种表现。

    总体来说,听完管家的话,温老爹是相当满意的,而温夫人的脸上也露出了温婉的浅笑。

    “去通知大公子他们,让他们过来迎客轩。”

    “是,夫人。”

    温老爹拍了拍温夫人的手,又凑到她的耳朵细细的交待了几句,温夫人先是眉头皱得死紧,随后才慢慢的放松下来,抿唇道:“相爷还需谨记事犹不及。”

    “夫人放心,为夫心中自有分寸。”

    “如此就好。”

    以陌殇的修为,他的神识可以轻轻松松的笼罩住整个相府,但为表他对温老爹夫妇的尊重,那样对自己有利的事情陌殇并没有做。

    只是在等等的过程中听到由远及近传来的脚步声,他才放出神识,将迎客轩纳为自己的临时领地。

    遂,温夫人对温老爹说的话,陌殇听了个正着,瞬间就决定他以后定要好好孝敬温夫人,她可真是他的亲娘有没有?

    好在温夫人不知此刻陌殇心中所想,不然她肯定会被吓坏。

    从陌殇认定宓妃的那一天开始,他在宓妃爹娘的面前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一个想要娶他们女儿为妻的晚辈,世子身份神马的不顶用。

    他的身份在任何人面前都是尊贵且不可侵犯的,但在宓妃,在宓妃的爹娘,宓妃的兄长们面前,他的身份就只有一个。

    以他对宓妃的看重,断然也是不可能在温老爹夫妇面前摆架子的,故而,陌殇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他可不能让温老爹温夫人进来向他行礼,早在发现他们到了迎客轩后,陌殇就恭敬的站在门边候着了。

    这不,温老爹跟温夫人刚踏进正厅,陌殇就无可挑剔的向他们行了一礼,嗓音温润清悦的道:“晚辈陌殇见过温伯父,温伯母,愿伯父伯母身体康健,事事如意。”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这样温和有礼,且进退有度的陌殇,温老爹觉得他就是使再大的劲儿,那也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凭白浪费他的表情。

    “你…你你真的是楚宣王世子?”

    陌殇素有天下第一美男之称,这个天下指的自然就是浩瀚大陆,他的那张脸虽说并没有很多人真正的看到过,但他的脸辨识度绝对相当的高,只要见过他的人,都不禁会将他给烙印进自己的灵魂里。

    初见时,温夫人看到陌殇,不也将他惊为了天人。

    “伯母,我是如假包换的陌殇。”银发紫眸,他这般模样出现在浩瀚大陆,还真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了。

    “你的头发,还有你的眼睛,怎怎么会变成这样?”

    要说颜值高就是有这样的好处,若不是这银发,这紫眸配上陌殇那张俊美绝伦,风华万千的脸,衬得他越发的飘然若仙,却又如妖似魔,从骨子里就带着极致的魅惑,让人瞧见他的第一眼不是惊诧,不是惧怕,而是深深的惊艳,怕是换了旁人变成这银发紫眸的模样,会直接就将人给吓到。

    “可是陌殇这个样子吓到伯母了?”

    “没没有,我我只是有些吃惊。”陌殇在温老爹跟温夫人的面前是收敛了自身带有威压气息的,因此,他给人的感觉非常的温和,也让接触到他的温夫人感到舒服,是以温夫人是真的没有被他给吓到。

    “在海外因着一次奇遇,我的身体被治好后,头发就变成了银白色,眼睛也随之变成了紫色,要是之前当真吓到了伯母,还望伯母见谅。”

    闻言,温夫人连连摆了摆手,注意到陌殇眼中那一闪而逝的落寂时,她忍不住就心疼起陌殇来。

    这也是个苦命的孩子,纵使有着高贵的血统,尊贵的出身那又如何,他年幼丧母不说,唯一的依靠楚宣王还失踪了,偌大的璃城交到他的手中,他还要拖着病体担负起他身为世子要担起的责任……

    没想到这些的时候并不觉得如何如何,此时想到那些温夫人只觉自己一颗心都拧得生疼了。

    这个孩子太苦了。

    “咳咳…夫人,作为主人我们可是失礼得很,进得门来都没有请世子坐下。”眼见温夫人的立场那么不坚定,只差一点就要站到陌殇那边去,温老爹心里那个气啊,对陌殇越发不等见了。

    这混小子着实可恶,不但拐走了他的宝贝闺女,这是还想拐着他未来岳母站在他一边是不?

    “伯父不用跟陌殇客气的。”自己的小心思被未来的岳父大人给戳破,陌殇也只得无力的抹了把脑门上的虚汗,他刚才该不是在虎嘴上拔毛了吧!

    温老爹怒,谁跟你客气了。

    “来者是客,是不能站着说话,世子快些请坐。”

    “伯母也坐。”这要不是有温老爹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陌殇还真能为了讨好未来岳母大人上前扶住她的胳膊撒撒娇什么的。

    对于自己的小心机,陌殇是坦坦荡荡一点都没有加以掩饰,他一开口就将自己放在晚辈的位置上,同时避开称呼温老爹为相爷,温夫人为温夫人,而是亲近的唤他们伯父和伯母,一下子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他的态度那么好,语气那么真诚,就是温老爹想挑刺也挑不出来,只能在心中气闷。

    “好,坐,我们都坐下再说。”

    “楚宣王世子……”

    虽说打断别人说话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可陌殇还是坚决的打断了温老爹的话,他道:“伯父直接叫我陌殇就好。”

    温老爹心中一堵,有种想抽陌殇的念头怎么破?

    可还没等温老爹做出决定,陌殇接下来的举动,顿时就让他的脸色为之一变。

    “伯父伯母,陌殇今日登门是来向你们请罪的,是我没有遵守好对阿宓的承诺,还让她因为我而冒险出海,虽说阿宓如今是平安归来了,但对阿宓我始终都是心怀愧疚的。”话落,陌殇径直就跪在了温老爹夫妇的面前,瑰丽的紫色眸子里满是真诚,足以见他的诚心。

    “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温夫人跟宓妃不一样,她是生在这个时代,长在这个时代的人,心里有着极强的尊卑观念,她虽贵为丞相夫人,却也没有陌殇来得尊贵。

    眼见陌殇就这样跪在她的面前,温夫人惊愣得只差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不管有什么话要说,世子还是先起来再说。”跟温夫人有相同反应的人,当然还有温老爹,他也是被陌殇的举动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压根没反应得过来。

    “快些起来,起来。”温夫人起身伸手去扶陌殇,陌殇却拉住她的手,沉声道:“陌殇今日跪得心甘情愿,没有一丝一毫的勉强,还请伯父伯母就让我跪着把话都说完吧!”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

    “伯母,跪您我乐意啊!”

    一听这话不仅温夫人无语了,就连温老爹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敢情他们夫妻这是遇到狗皮膏药了,还是一沾上就甩不掉的那种?

    “让阿宓陷入危险,又让伯父伯母对阿宓操不完的心,担不完的忧,这都是因我而起,不管伯父伯母要怎么责罚我,我都心甘情愿的受着。”

    除了在宓妃面前,陌殇有过这样的耐心之外,此刻跪着在温老爹夫妇前面说出这样一番话,也当真是陌殇能做到最好的了。

    因为他们是宓妃所在意的人,所以他诚心以对,并且打心底里尊敬他们。

    “不瞒伯父跟伯母,纵然我当初向你们许下两年之约,嘴上说着真到那一刻的时候,我会放手,会期盼阿宓另嫁他人获得幸福,其实我的心里却从未想过要放开她的手,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哪怕粉身碎骨我也会去争取。”

    “幸得上天垂怜,给了我一个新生,就算伯父跟伯母极力反对我跟阿宓在一起,我也绝不可能放手的。”

    听得这话,温老爹皮笑肉不笑的乐了,他怒道:“本相要真不同意呢?”

    “伯父要真不同意,那么我会坚持到伯父点头同意为止,不管这期间会发生什么,我都不会退缩。”

    “哼!”

    “要我对阿宓放手是不可能的,而我也的确是因阿宓让伯父伯母担心了,所以不管伯父伯母要怎么考验我,我都乐意接受你们的考验。”

    只要考验过后,能点头同意他跟宓妃的婚事,陌殇表示他什么苦,什么罪都能受。

    哪怕就是温老爹要提着鞭子抽他一顿,他也会满脸笑容的受着。

    “你是吃定了我们一定会同意你们在一起,哪怕就是以故意刁难你为前提?”

    陌殇目光坦荡的迎视温夫人的打量,他先是摇了摇头,而后嗓音低沉的道:“并非是陌殇吃定了伯父伯母,而是伯父伯母太爱阿宓,不忍她伤心难过。”

    瑰色的唇瓣勾起温柔的弧度,陌殇因想到了宓妃,紫色的眸底满是宠溺纵容之色,“伯父伯母因为爱着阿宓而愿意为她妥协,而我跟伯父伯母是一样的,我也爱她,所以心甘情愿的愿意满足她的一切愿望与要求。”

    短短不过几句话的交谈,温夫人发现她压根对陌殇狠不下心肠,这小子句句话直戳她的软胁,也不知他是故意的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看着陷入沉思中的夫妻两人,陌殇没有就此沉默下来,而是选择了趁热打铁,一点都不耽误功夫,“还望伯父伯母成全我跟阿宓,只要伯父伯母点头,陌殇就请长辈与官媒一同上门求亲,小子别的不敢保证,唯一可以保证的就是不会让阿宓受一丁半点儿的委屈,也会倾尽自己所有的努力,让她成为这世间最幸福的那个女人。”

    “行啦,你的意思本相跟夫人都明白了,但一码事归一码事,你小子别想混为一谈。”

    “咳咳…那个伯父伯母可以慢慢考虑,不着急的,不着急。”陌殇尴尬的清咳几声,暗忖:特么的谁说不着急了,他很急的好不?

    “起来吧。”

    “嗯,谢伯母。”

    “你要求娶妃儿这事儿咱们容后再谈,现在咱们得好好说道说道因为你,让妃儿冒险出海这件事,你得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本相饶不了你。”

    合理的解释,这要他怎么解释?

    陌殇万分无语的抽着嘴角,他怎么觉着这是温老爹在故意整他,要不怎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阿宓之所以会冒险出海寻他,那肯定是因为他的小女人爱他,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出海的啊?

    但是,他能这么回答温老爹么?

    答案显然是不能的,否则某羞恼的老爹,岂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90陌殇登门,寒王归来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