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91 陌殇登门,寒王归来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夫人你得给为夫立场坚定一点。”按住温夫人那只偷偷扯他衣袖的柔软小手,温老爹说得一脸正色,严肃得不要不要的。

    他又不是个傻的,焉能不知他家傻闺女不顾危险出海是为了谁?

    就是正因为他知道宓妃是因为爱陌殇才不顾一切出的海,他才故意问出这样的话,刁难陌殇的有没有?

    “相爷你真是…你让他要怎么回答,说真话还是说假话,要不再说点儿别的忽悠忽悠我们?”手被温老爹紧紧的抓住,温夫人脸上划过一抹羞色,却也不能大力的挣扎,只能随了温老爹的意,就那么任他握着她的手。

    宓妃是为什么出的海,他这分明就是明知故问,存心刁难,“相爷确定听了他的真话,你不会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拍死他?”

    “我…”刚就故意想要为难陌殇了,却没想到陌殇真要对他说出‘宓妃是因为爱他才不顾危险出的海’那样的话,温老爹就如喉咙里堵了一口老血上不去又下不来,整个人瞬间哪里都不好了。

    “怎么,相爷可是不淡定了?”

    瞥了眼身旁笑得乐呵,眸底又掠过调笑意味的妻子,温老爹倍感无语的同时,又不免嘴硬的咬牙道:“本相倒要看看他敢不敢说,哼!”

    “可以刁难他的地方跟为难他的方式多得是,相爷怎么就把他跟妃儿扯在一起,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

    给陌殇找麻烦这种事情,当然是要撇开宓妃来说才能成事,否则陌殇不便反应,他们这做父母的也堵心得很。

    要知道两个孩子可是两情相悦,互许真心的,站在他们的立场还真不便说什么,谁让他们是把孩子的幸福摆放在第一位的呢?

    “为夫错了,夫人说得在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娘亲,又是谁的夫人。”这般得意又自夸的语气,一般很少出现在温夫人的身上,她这也是因为宓妃回来,不知不觉间就被触发了。

    听得温夫人这话,温老爹险些直接笑喷,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纠结,而陌殇则是全程都憋着笑,面上一本正经的,唯有那不停抖动的双肩暴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他家未来岳母大人以前是多么温婉娴雅的一个女人啊,瞧瞧这被宓妃影响得性子都变了不少,不过说句实在的,倒还真可爱。

    只是心中有这样想法的陌殇在看到他家未来岳父大人的脸时,立马告诉自己快把那想法给忘掉,忘掉,未来岳母大人如何不关他的事,只关未来岳父的事。

    “咳咳…这个问题我们暂不讨论,别忘了我们的正事是什么?”一瞬间楼歪得厉害,温老爹虽觉自家夫人乱可爱一把的,想要好好的亲近亲近,但眼下明显场合跟时机都不对,还是再忍忍好了。

    一切,夜深人静的时候再说。

    “妾身可没忘。”

    “是是是,夫人没忘,是为夫忘了。”媳妇儿永远都是对的,就是错了也是对的,温老爹在心中默念几遍,他有这样的想法不得不归功于他的宝贝女儿。

    自以为自己两人贴靠在一起咬耳朵的话,陌殇根本就听不见,孰不知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晰的落入陌殇的耳中,为难不已的陌殇还得装出一副他什么都没瞧见,也什么都没听见的模样。

    虽说这未来岳父大人跟岳母大人的对话很有趣,也很有爱,可他真没有要偷听的意思。

    如此这般在他面前大秀恩爱,真的好吗?

    “伯父伯母,我…”

    深思熟虑过后,陌殇正准备开口回答温老爹之前的提问,不料外面就传来管家的通报声,真可谓是替陌殇解了围有没有。

    就算一会儿要被未来舅兄们狠狠的收拾,陌殇此刻也是万分感谢他们的。

    感谢他们出现得刚刚好,感谢他们解救了他,让他不用再回答那么难以回答,好像怎么说都是错的问题。

    “相爷,夫人,几位公子过来了。”

    闻声,温老爹先是一愣,又见陌殇听了这话大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心下不觉好笑,自己也是正了正脸色,沉声开口道:“世子应该不介意本相跟穆国公的几个孩子进来坐一坐吧!”

    介意,他敢么?

    “不介意,伯父真的不用如此客气。”迎视着温老爹看向他的目光,陌殇觉得他的脸都快要笑抽筋了,可他这明显还是没有搞定老丈人啊?

    眼看这娶妻之路,还遥遥无期中……

    “有道是礼不可废,本相可不能开了那样的先例,该遵守的还是要遵守才好。”

    “是,陌殇谨记伯父的教诲。”

    我去,谁在向你说教了,温老爹怒瞪笑得一脸无害又温和的陌殇,直想爆粗口这要怎么破?

    “请大公子他们进来吧!”

    “是,夫人。”

    就在温老爹跟陌殇还在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以温绍轩为首的穆昊宇六个风格各异,却气质卓绝的表兄弟有顺的依次走出进来。

    “给楚宣王世子请安,世子金安万福。”收拾陌殇什么的是一会儿他们要做的事情,但在这之前,他们都是有着良好教养的人,尊与卑分得很清楚。

    既然楚宣王世子陌殇比他们身份高,那么向他行礼便是再正常自然不过的事情。

    当六人向陌殇微微弯腰行礼之时,只见陌殇迅速的从椅子上弹跳而起,直接避开了他们,嘴角猛抽的含笑道:“今日来相府拜访的人只有陌殇,没有楚宣王世子,几位与殇年纪相仿,不若就直接相称名字,这样的礼殇可是受不起。”

    呼――

    但凡宓妃看重在意之人,便是他陌殇看重在意之人,眼前这六个男人都是宓妃的兄长,无论是亲的还是表的,在宓妃的心里都同样重要。

    既是如此,陌殇就不可能在他们面前摆什么楚宣王世子的架子,没得就让他家小女人不开心了。

    他跟宓妃既然是要天长地久在一起的,那么不管他是何身份,又是否年长于这几个人里面的谁谁谁,他都不再有资格受他们的礼,反而还得恭敬的称他们一声哥。

    算起来陌殇其实还挺吃亏的,但换个角度一想,他没有兄弟,媳妇儿的兄长就是他的兄长,细算下来他其实还是嫌了的,毕竟谁能像他一样,一下子就添了六个手足?

    “礼不可废。”说着,温绍轩不禁面向陌殇,又要再行一次礼。

    温文尔雅的温绍轩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却在陌殇避开他们那一礼的时候,眸色渐深,心里还是挺受用的。

    这证明在陌殇的心里是非常爱重宓妃的,否则他不会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他们这些个宓妃的哥哥跟表哥。

    他越是在意宓妃,也就越是不可能受他们的礼,这让温绍轩不待见他的心情暂缓,不过后面的考验却是一项都不能少。

    “温大公子跟诸位可别折煞殇了,殇是真的受不起,你们就高抬贵手,放殇一马?”今日他要真受了温绍轩的礼,岂非就是在打宓妃的脸。

    果然此来相府,各种陷阱层出不穷的,简直是让陌殇防不胜防。

    “瞧世子这话说得,活像我们欺负了你似的。”温绍宇直来直往惯了,像温绍轩处事的那一套,真心不适合他,他也不乐意那样使。

    “温三公子此言差矣,几位只是在跟殇交流感情,何谈欺负不欺负的。”呜呜…就算是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本世子,本世子不也得笑眯眯的受着么?

    等他跟宓妃成亲之后,以后要生就生男孩儿好了,那样直接拐走别人家闺女就好,自家一定不能生闺女,不然等到他家闺女要被拐跑的时候,陌殇光是想想就很心酸有没有?

    他若真有个女儿的话,女儿又真要出嫁的话,陌殇百分之两百的肯定,他绝对会控制不住那想打断那个男人腿的冲动。

    好在温绍轩等人不知道陌殇在短短一瞬间之内,脑洞就开得那么大,不然也不知他们会不会气得吐出一口老血来。

    这八字都还没有一撇的事情,你怎么就能想得那么长远呢?

    “既是交流感情的话,咱们一会儿不妨慢慢的交流交流?”穆昊宇不怀好意的瞄了陌殇一眼,那眼神赤果果的就在传达着他的挑衅之意。

    “呵呵…这是当然。”

    陌殇倒是想直接称呼他们哥的,但这也要看他们应是不应,又或是接不接受,为了不打草惊蛇,陌殇决定还是先相处相处,摸摸他们的底再说。

    如同无悲无喜所议论的那样,在见他的时候,宓妃肯定是不会出来的。

    事实上宓妃被陌殇请到紫竹院,刚刚才见到穆昊宇三兄弟,话都没来得及说上几句,温夫人派的人就过去请了他们过来。

    虽说才分开不到两天,可宓妃还是很想念陌殇的,本盘算着跟温绍轩他们一起到迎客轩见陌殇一面,哪怕不说话都好,结果温绍轩一句话直接掐灭她的小心思。

    心知肚明这是她家大哥故意不让她去见陌殇,也决计不会让陌殇见她,宓妃就只能无奈耸了耸肩,转道回了碧落阁。

    反正来日方长,宓妃相信陌殇,相信他会让爹娘跟兄长们都认同他,她只要安心的等待结果就好。

    “那就好。”温绍云突然伸手皮笑肉不笑的拍了拍陌殇的肩膀,他还就担心陌殇不接受他们的挑战。

    只要他应战,他们还就不怕想不到法子收拾他。

    “给爹娘请安。”

    “给姑父姑母请安。”

    温老爹也是人精一般的存在了,看到面前这六个孩子对陌殇红果果的不满跟挑衅,他觉得自己貌似不用再想法子收拾责罚陌殇了。

    反正有这几个孩子在,陌殇这混小子肯定讨不到便宜,他这心里就满足了。

    收拾吧,狠狠的收拾,将那胆敢拐走他闺女的家伙收拾得越惨越好。

    “起来吧,都是自家人用不着那么客气。”温老爹摆了摆手,没看自家孩子,温和的目光落到穆昊宇三兄弟身上,倒是越发的显得慈爱。

    穆国公府年轻这一辈的三个小子,从他们打小的时候温老爹就特别的疼爱,平日里见也都是如同对待自家小子一样,彼此间的关系倒也不是因为温夫人这个嫡亲的姑母才显得那么亲密,那么好。

    “姑父,爹前几日还在念叨,盼着姑父上门去喝酒来着。”

    穆昊宇话落,穆二爷家的穆昊天便接着开口说道:“姑母有好些日子没去府里看望祖母了,祖母可是对姑母想念得紧,不知姑母什么时候能去府中坐坐,也好解一解祖母的相思之苦。”

    “你个孩子,那‘相思’一词是这么用的么?”温夫人招了招手,穆昊天也是会意的赶紧上前几步,乖顺的站到了温夫人的身边,任由温夫人拉着他的手细细的打量他,那目光既温柔疼宠,又啼笑皆非的。

    “祖母想念姑母了,想念即是相思,又如何能说昊天这是乱用了相思一词。”

    “妃儿刚回府也没来得及去国公府看望外祖母,等明个儿就让你们姑母陪着妃儿一同去国公府,姑父正好前个儿得了一瓶好酒,可不得找国公爷几个好好的品一品。”

    即便是早知道明天宓妃就会去国公府,但此时听到温老爹说明天他们全家都同去府中,穆昊天兄弟三个可是一点都没隐藏自己雀跃的心情。

    唯有陌殇静坐一旁,保持着眼观鼻,鼻观心的状态,这该被冷落的时候,他得受着。

    不该有存在感的时候,他得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还得面露微笑,彰显出自己是有认真在听他们说话,并不是在敷衍了事。

    事实上这个正厅里,上至温老爹跟温夫人,下至温绍轩兄弟跟穆昊宇兄弟,他们哪个不是聪明绝顶之人,若非故意为之,怎么可能那么默契的同时忽略他的存在。

    要说他本身,可从来都不是一个能被忽视的存在好伐!

    追根究底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陌殇还不是自已人,在面对一群‘同仇敌恺’的盟军时,他就算单兵作战能力再如何的突出,也是经不住那么多高手全面碾压的。

    罢罢罢,他只能认输,一切需得等到他成为他们所认可的自己人之后,方才有机会逆袭成功。

    否则他现在是多做多错,索性不如就顺着他们的意,表现得越是可怜越好。

    “祖母要是知道姑母会跟妃儿表妹一同去探望她,指不定会高兴成什么样。”穆昊铮是目前穆国公府年纪最小的公子,他自然也是温夫人跟前最受宠的一个侄子,幼年时就连温绍宇也是不免要吃这个表弟醋的。

    “让母亲这么大年纪还为我们操心,姑母真是心中有愧。”

    “要是姑母真觉得愧疚的话,不如以后常常带着妃儿表妹到府中多陪陪祖母,要是可以让妃儿表妹常在府中小住一段时日,相信祖母能高兴得年轻好几岁。”

    “这倒是可以考虑,妃儿也该在岳母的跟前敬敬孝,再没比岳母更疼爱她的外婆了。”提到穆老夫人,温老爹就难免会想到他的母亲温老夫人,一时间情绪不免就有些低落,心中堵着的那口气也是憋得难受。

    不管温老夫人有多么的不着调,又有多么的拎不清,还是她做了多少的错事,坏事,但有一个事实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抹杀掉的。

    她是温老爹的亲娘,不管温老爹是不是狠下心肠将她远远的送走,让她去清修,希望她能够有悔意,知道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能够诚心悔改。

    届时,他也能有一个理由说服自己,亲自去将她给接回来,毕竟不管温老爹因着某些事有多么的恼她,可她既是温老爹的亲娘,温老爹就不可能对她绝情绝义。

    倘若温老爹真那么做了,那么他的人品大概也值得推敲,值得怀疑了。

    正因为他是那么的纠结与矛盾,才像一个有着七情六欲,有血有肉的人不是?

    想到穆老夫人对宓妃无私的疼爱,又想到温老夫人对宓妃的各种不待见,甚至是恨不得折磨死宓妃,温老爹就忍不住满心的恼怒。

    宓妃是他疼爱的女儿,是他倾其一生都要捧在手心上疼爱的女儿,他这个做儿子的不盼着温老夫人能像对待两个庶女那样疼爱他的宓妃,却也但求她不要因着那两个庶女,甚至是其他房所出的女儿来折悔,践踏他的宓妃。

    但凡温老夫人对待宓妃这个嫡嫡亲的孙女儿有穆老夫人十分之一的好,温老爹也做不出送她离开那样的决定来。

    “相爷,那不是你的错。”到底是那么多年的夫妻,温老爹情绪的变化,直接就影响到了温夫人,只看他那复杂而幽深的眸色,她便知道他在想什么。

    “老话儿说的,隔辈儿亲隔辈儿亲,母亲疼爱妃儿可不就因为妃儿是她唯一的外孙女儿么,自是格外看重了些。”至于她的那个婆婆温老夫人,温夫人表示她无力去评价些什么。

    她自嫁入相府便上孝顺公婆,和睦妯娌,下相夫教子,照顾好夫君,秉着自己吃亏受点委屈,若能让相府平和的原则,她该让的不该让的统统都让了,该忍的不该忍的她也统统都忍了,结果换来的不是他们的感激,反倒让他们觉得她好欺负。

    尤其公公温老相爷去世之后,温老夫人这个婆母对待她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说时时刻刻,随时随地的践踏搓磨她,那也是隔三差五就要端着婆婆的身份折辱她一番。

    不管是人家也好,人后也罢,她索性就连面子什么的都不顾,完全不给她这个做媳妇的留一点脸面,想怎么搓磨她就怎么搓磨她。

    宓妃为她挡刀落下了病根,身体变差需要常年用药将养着,对女儿满心愧疚的温夫人,她虽为相府的当家主母,自知手中的权利有多么的重要,可她为了能照顾好宓妃,还是决然的放下手中大半的权利。

    以她的细心周全,完完全全是可以将宓妃照顾得非常好,不可能发生一丁点意外的,然而,就是因为温老夫人的各种刁难,才会在那样一个雨夜让宓妃受了寒,紧跟着就感染了非常严重的风寒,持续高热不退。

    就算当时温夫人动用自己手中的关系请了医术最好的御医过来替宓妃看诊,却一个个都说没有办法,好不容易等到宓妃的高热退下来,宓妃的声带却也因为高烧不退的原因给毁了,从此,再也不能发声说话。

    这是温夫人心中最大的痛,为此她对温老夫人的憎恨可谓是达到了顶点,只是身为这个时代的女人,可不像宓妃拥有那么多的现代想法,她只知道孝道可以压死人,身为儿媳妇的她,如何有资格去指责她的婆婆,更何况宓妃会从此失声压根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指向温老夫人。

    温夫人除了恨,除了怨,她还能做什么?

    这些温夫人固然从来都没有对温老爹说过,却也在宓妃刚哑的时候恨毒了温老爹,若不是考虑到她还有三个儿子,还有宓妃这个年幼需要父爱的小女儿,当时濒临疯狂崩溃边缘的温夫人险些就要跟温老爹和离。

    在温夫人的心里,她虽做不到原谅温老夫人,可她却也不会阻止温老爹想念他的母亲,关心他的母亲,毕竟那是她丈夫的亲娘。

    “咱们家闺女招人疼。”温老爹看着温夫人柔和亲切的微笑,脸上也是露出笑容的转移了话题。

    据他安排在温老夫人身边的眼线回话,时至今日他的母亲依旧不觉得自己有错,更不曾有半点的悔意,那他还想那多干什么。

    这大概就是他的母亲跟他的女儿没有那亲近的缘分,温老爹也不想将她们硬是送作一堆。

    毕竟俗话说得好,手心手背都是肉,这要他如何取舍,好在宓妃虽然性子冷淡凉薄,骨子里还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疏离,可她对自己的家人却是维护得紧,不容他人欺辱半分的。

    只要温老夫人不触及到她的底线,那么作为一个晚辈该给长辈的尊严与尊重,宓妃还是能够做到的,即便在她的心里是真的不待见这人,可就因她在意身边人的感受,有些不便说出口的委屈,她便自己受着了。

    世人都说温老爹宠闺女宠得没边儿,谁又能知道温老爹之所以宠宓妃,绝不单单只是因为宓妃是他跟自己心爱女人所生的唯一的女儿,更多的是源自于宓妃爱憎分明,敢爱敢恨的性情。

    温老爹在这个女儿的身上,总是会看到年轻时候自己的影子,他对宓妃怎么可能不疼,怎么可能不宠。

    “无悲无喜,赶紧去把马车里把我替伯父伯母还有几位公子准备的礼物拿进来。”

    “是,爷。”

    话落,无悲无喜领命而去,正厅里紧张又压抑的气氛,因着陌殇适时的开口而有所缓解,温老爹纵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承了陌殇这个情。

    “世子好算计。”

    “殇作为一个晚辈上门拜访伯父伯母总是不能空着手就来的,今日备下的礼物,一则么是在伯父伯母面前混个脸熟,二则么就全当是殇送上的赔礼。”话锋一转,陌殇努力的维持着脸上的微笑,嗓音清悦的道:“当然,这些个赔礼只是真正赔礼的利息。”

    大家都是聪明人,一听陌殇的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此刻的陌殇不禁万分感谢他那个不靠谱的表哥,还好他没有带着那几马车的东西过来,否则他能不能走进相府的大门都是个问题。

    不过送上一两件投其所好的礼物,就能让‘算计’这么个词从温老爹的嘴里蹦出来,陌殇禁不住在心里替自己捏了把冷汗。

    还好那些东西他没有送出手,不然他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明明不过只是送些礼物,却要被当成‘聘礼’之类的来对待,光是想想陌殇就膈应得慌。

    固然他送出手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可能被他挑选出来作为聘礼使用的,又怎么可能是些寻常的物件儿。

    “明个儿阿宓既是要上国公府做客,那我便后日再登门拜访穆老夫人跟穆国公,还请穆世子给殇这个机会。”没等穆昊宇主动发难,陌殇开门见山式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他知道宓妃很重视她的外祖家,既然穆国公府是宓妃护在羽翼之下的,那么也就是陌殇要护的,对于宓妃很看重的外祖母,陌殇定然是要亲自上门拜访的。

    “楚宣王世子放心,昊宇自当把话带到。”穆昊宇是穆国公的嫡长子,理所应当便是穆国公世子。

    只是他这个世子,比起陌殇那个世子来说,品级就要低上许多了。

    “起程回来的时候,我跟阿宓都分别替大家准备了不少的礼物,原本我是想着将那些礼物都一起送过来,但…但大管家说那样不妥,这才临时改了主意。”陌殇是个腹黑的货儿,最是明白该怎么替自己谋取好处。

    为什么不妥?

    这不,粗心又没急时转过那个弯来的温老爹跟温绍轩他们一头雾水,温夫人却是懂了陌殇的意思。

    “倒是难为世子想得那么周到。”在外人的眼中陌殇跟宓妃这两个人是一前一后回到星殒城的,加之他们两人无论做什么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这要是陌殇带着大量的礼品送到相府,可想而知会被传成什么模样。

    从陌殇的立场出发,外界因他的举动而衍生出来的猜想与舆论对他会很有利,反正他就是想娶宓妃为妻,巴不得这天下人尽皆知。

    可他却更在意宓妃的清誉,容不得宓妃的身上有一点脏水,除非是温老爹跟温夫人点头同意了他跟宓妃的事,否则陌殇就会牢牢的守着宓妃的清名。

    虽说,清名神马的宓妃压根不在意,可一直以来都想要给宓妃最好的陌殇却不能不在意。

    “伯母,殇跟你们固然立场不同,但追根究底我们爱着同一个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以为她好的出发点为起点的,所以,只要是对阿宓有益的事情,殇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守护。”

    “好孩子,说起来你的父亲楚宣王对我还有着救命之恩,妃儿小时候他还曾亲手抱过,兴许这便是你与妃儿之间的缘分。”

    “伯母,您的意思是我过您这一关了吗?”

    “呵呵…”难得看到陌殇那张万年不见一变的脸上露出欣喜愉悦的表情,温夫人没控制住就笑出了声,“我这关你是过了,可相爷他们那边我可是不会插手,也不会帮你忙的哟!”

    “谢谢伯母。”搞定了未来的岳母大人,陌殇喜形于色的道了谢,而后又喃喃道:“阿宓是你们的宝贝,也是我的宝贝,我想要娶她为妻,跟她白头到老,那么不管前面还有什么样的困难在等着我,我都会勇往直前的。”

    岳母大人都同意了,距离岳父大人松口大概也不远了,至于宓妃的这些个哥哥么,陌殇倒一点没觉得头疼,显然对付他们要比对付温老爹跟温夫人容易太多。

    他们都是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彼此之间不管发生了什么,自然就有他们男人解决问题的方式。

    “等后日登门,殇也替穆世子你们准备了些许小礼物,还望不要推迟。”陌殇来相府只准备了相府几个主子的礼,没曾想温绍轩动作会那么快,把穆昊宇三兄弟都给找了过来。

    温老爹就那么看着陌殇一一派发礼物,发现陌殇这小子功课还做得真是充足得很,竟然将他们各自的喜好摸得如此的清楚,可见也是下过功夫的。

    这不管是送他的还是送温夫人的,又或是送温绍轩三兄弟的东西,无一不是他们所钟爱的东西,投其所好这一招陌殇运用得那简直就叫一个炉火纯青。

    “爹,娘,咱们相府的景致虽说比不得楚宣王府,但冬日里的景色还是极美的,不如就让我们兄弟几个陪世子到外面走走?”

    “去吧!”温老爹哪能不知道他们几个小的在打什么主意,但对陌殇他是又气又恼,偏生还拿他没办法,若能让几个小子收拾他一顿,也能驱散他心头的几口郁气。

    可不得不说陌殇的诚意也打动了温老爹,饶是他当年求娶温夫人的时候,也没似陌殇这般低三下四过。

    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既是妃儿喜欢的,他也瞧着还不错,便就成全他们吧!

    “相爷这是同意了。”眼看着陌殇被温绍云跟穆昊铮拉走,温夫人好似瞬间就读懂了温老爹的心思。

    “知我心者,非夫人莫属了。”

    “那相爷还由着几个孩子去闹?”温夫人拧了拧眉,心里总是有种毛毛的感觉。

    “那是他们年轻人交流感情的方式,夫人就不要多想了,更何况有轩哥儿盯着呢,他是个有分寸的孩子,不会有事的。”

    就这么温夫人被温老爹三言两语就忽悠走了,等回到观月楼后没多久,温夫人就更是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想陌殇跟温绍轩几个孩子了。

    ……

    时光飞逝,转眼就又过了几日。

    “王爷,咱们是直接进城回寒王府还是就停留在城郊别院?”

    包裹得密不透风的马车内,墨寒羽正在与溥颜对弈,闻声狭长的剑眉微拧,沉吟半晌后开口道:“进城,回王府。”

    关于星殒城内流传他毒发且身亡的流言,墨寒羽早就已经知情,这段时间他之所以什么作为都没有,也是明白一个道理。

    一个他若出现,一切流言就将不攻自破的道理。

    摆在眼前的事实,与虚无飘渺的臆测,当然是前者更容易令人信服。

    “给本王高调的进城,高调的回府。”这个时候墨寒羽也不怕遭遇刺杀,但愿他这样的出场方式,可以警告警告某些人。

    他不作为不代表他没脾气,真要惹毛了他,他可不会顾念什么情份不情份的。

    “是,王爷。”

    很快,幽夜打出寒王府的标记,从城门口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了寒王府。

    一时之间,寒王从边关返回皇城的消息就如烧不尽的野草般,风一吹就又疯狂的生长了起来。

    其传播的速度之快,远远超出某些人的预想之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91陌殇登门,寒王归来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