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94 人逢喜事精神爽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天山老人过来陪墨寒羽用早膳,方才得知昨天夜里就在他走后不久,陌殇跟宓妃亲自来王府探过墨寒羽的情况。

    “既然他们来了,你们两个臭小子都不知道派个人来通知为师么。”呜呜…话说这要见宓妃那小丫头一面,怎么就那么难。

    那贼精贼精的丫头就跟她那师傅一样一样的,让他既是无奈又是抓狂,反正有她的日子欢乐多。

    “师傅别恼别恼,我跟大师兄当时也是太过惊讶了,所以才忘了去通知您的。”

    说完,溥颜更是一脸正色的看向燕如风,后者对上天山老人的目光,一本正经的道:“事实就是如此。”

    他们才不会承认,看到陌殇跟宓妃,他们其实压根忘了还有他们师傅天山老人这么个人物。

    这样的话说出口多伤师傅的心呐,看看他们多孝顺,谎话一出口就跟真的一样。

    二徒弟的话,天山老人还会持怀疑态度的话,那么对于大徒弟的话,他就是深信不疑的,这就跟他相信墨寒羽是同一个道理。

    “寒羽你来说。”

    果不其然,当天山老人的目光落到他脸上时,墨寒羽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嘴角一抽,僵硬的回道:“昨晚事发突然,他们来得快也走得快,所以就忘了要通知师傅。”

    “师傅你简直太偏心了,怎么我说的您就不信,非得他们俩说的你才信,不公平我要抗议。”

    “抗议无效。”天山老人一巴掌后在溥颜的脑门上,皱成一团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沉默半晌后他突然冒出一句,“不对啊,难不成那两个小的修为已经在为师之上,否则他们出现在你这里,为师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不对劲,很不对劲,若那两个小的修为真在他之上,天山老人觉得自己太受打击了。

    “这…”

    师兄弟三人默默的对视一眼,心里也着实被这话给惊了一下,天知道他们在这之前,压根没往这方面想好伐!

    “难道他们做了什么?”

    天山老人的猜测一出,墨寒羽三人皆是一愣,要说是不是他们做了什么,还真就是陌殇动了手脚。

    以他们两个的修为,纵使寒王府里里外外都被防卫得更铁桶一样,可却一点都拦不住陌殇跟宓妃,只要他们不想惊动谁,那就谁也发现不了他们的存在。

    当陌殇踏进流韵院,墨寒羽居住的主屋时,便用神识将主屋笼罩并隔离开了,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外面的人不会知道,而外面的人有什么动静,无一例外都逃不过陌殇的感知。

    燕如风跟溥颜之所以可以畅通无阻的走到墨寒羽的房间并发现他们,那可都是陌殇故意放水的结果,毕竟,在宓妃探查清楚墨寒羽的毒发情况,后续其他的还得有人看着,守着,办着。

    真要让宓妃亲自留下来照顾墨寒羽的话,陌殇打心眼里是不会同意的,可他却不会左右宓妃的决定,也铁定会让自己被醋给酸死。

    “阿殇的功夫原本就非常的深不可测,以前他尚且受先天体质的限制,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与人动手,眼下他的身体既然已经恢复健康,那么武功更上一层楼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左右猜来猜去都猜不到正确的答案,那倒不如索性不去想,等再见面的时候问一问就清楚了。

    “如风。”

    一听天山老人喊他的名字,燕如风就反射性的开口道:“师傅也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情。”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小子不是跟在他身边好几年吗?”瞧瞧他的这些个徒弟,压根就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可再一对比老朋友药王的那几个身份都不简单的徒弟,天山老人觉得这三个徒弟挺好的,真的挺好。

    就算在武力值上他这边欠缺一点,但在论操心不操心这个问题上,他可是稳占上风的。

    “虽然我的确是跟在他的身边很多年,但这不代表我就见过他出手,就算我故意挑衅想要让他对我出一次手,他素来都是不予理会的。”

    燕如风跟陌殇之间的相处之道其实是燕如风一直都被陌殇给压着,即便燕如风年长于陌殇,可就是架不住陌殇的气场比他强大啊?

    “而且他调教跟培养出来的手下一个个都太厉害了,哪怕就是遇上围攻刺杀,需要逼到他出手的时候几乎为零,我哪里知道他的修为深还是浅。”

    “阿殇与我不一样,他常年都是带着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不管有没有发病,他都是要切记不能情绪过于起伏激动的,纵然得人指点拜师学了武艺,那也仅能稍稍抑制他的病体,让他不那么频繁的发病。”

    “关于他的体质问题,以前如风也曾询问过为师,当时为师就觉得要治好他,简直就比清除掉你体内的毒还要困难万分。”也正是因为这个,成了燕如风固执的留在陌殇身边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此次他冒险出海赌这一把,倒是让他给赌赢了。”天山老人语气幽幽的感叹完,脸上立马就露出几分笑容来,“既然他都可以痊愈,为师相信寒羽也会没事的,那海外的医术,等有时间为师还真得向那小丫头讨教一番。”

    “且不论阿殇的修为如何,他是断然不会背叛我的。”如果他的世界里面,就连陌殇都不能相信了,墨寒羽不禁会怀疑,他到底还能相信谁。

    “那小子是个正的,为师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自己认同的人同样得到认同,墨寒羽感到很开心,“师傅,我们倒也不用担心他们的修为高不高,越高对我不是越好么,更何况宓妃的武功看似没什么章法,但真要论交手之时向对方下死手,我都不敢保证能在她的手里走过十招。”

    前世的宓妃,在她接受任务之前,每天最主要学习的就是如何利用最短最快的速度将一个人杀死,不管你采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将对方弄死就好。

    要杀死一个人,宓妃有着无数个办法,夺人性命之时也是根据杀死对方所花费的时间来给自己制定目标的。

    是以,倘若宓妃与墨寒羽打的是生死之战,那么宓妃绝不可能给予他太多出手的机会,她会在一开始就抓准时机,一击毙命。

    “咳咳…那丫头真有那么凶残?”天山老人极度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为嘛他没有瞧出那丫头有如此凶残的本质?

    “师傅别看我,没有交过手,我不知道。”溥颜只要一对上他家师傅的眼神儿,他就表示受不了。

    “我也没跟她交过手。”那女人是某世子放在心尖上的女人,燕如风表示他除非是想痛快的找死,否则姓温名宓妃的女人,他绝对不可以去招惹。

    最后,当视线又落到墨寒羽的脸上时,墨寒羽弱弱的开口道:“我也没。”

    “你也没?”天山老人火大的吼了一句,怒道:“那你还那么黑她?”

    墨寒羽难得孩子气的撇了撇嘴,他板着一张苍白却极度拥有病态美的俊脸,不咸不淡的说,“师傅您也是没看到她发火的样子,真要惹毛了她,她能将这天地都给焚烧殆尽。”

    时至今日再回想起那一场直烧天际的血红色大火,墨寒羽都觉得自己后背是湿的。

    也是那一次,世人才真正相信流传在大陆上的一个传言,那便是‘楚宣王世子原来还当真是会武的’。

    “三师弟不说我还没有想起来,就是在那一次,楚宣王世子也出手了。”

    “那为师问你们他的修为如何,你们怎么都答不出来。”

    “就从他露的那一手来看,反正我不是他的对手。”

    继溥颜话落之后,燕如风也表示,“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至于三师弟嘛,以前可能打平手,现在就不好说了。”

    “师傅也不用觉得没面子,咱们家三师弟天生根骨奇佳,是个练武的天才,等他体内剧毒清除之后,还怕他的修为停滞不前么。”

    墨寒羽根骨奇佳,天赋更是异常的出众,他若能遇到一个光武大陆的师傅,他的成就断然不可能比南宫雪朗逊色。

    只是有些东西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该是他的跑不掉,不该他的也抓不牢。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们两个就按她给的药方,好好将寒羽的身体调养到最佳状态,至于其他的一切,暂时都不要管。”

    “是,师傅。”

    “还有你寒羽,你该知道你眼下最该做的是什么,其他那些不管重要的还是不重要的,先都交待下面的人去做,等你好了还有什么是讨不回来的。”

    “徒儿谨记师傅的教诲。”

    “早膳过后你在外面花园走走,但时间别太长,为师现在就想坐等那个丫头再次上门。”

    他这心里憋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要是全都得不到解答的话,天山老人一定会崩溃大哭的。

    ……

    相府・观月楼

    “夫人,小姐来了。”

    伸手虚抚了钱嬷嬷一把,宓妃冲她笑了笑,方才越过她提步走进房间,奶声奶气的笑问道:“不知娘亲特意召唤女儿过来做什么呀!”

    别说,宓妃模仿的童音还十足的像,听得温夫人握住她的手,又疼又宠的点了点她的鼻子,“你啊,刚满岁的那一天便是这么奶声奶气喊爹,喊娘的,可把娘亲给高兴坏了。”

    宝贝女儿是因为她的原故才早产的,刚出生那会儿真怕她养不活,随着她一天天长大,又担心她是早产儿,各个方面会不会比别的孩子差。

    哪曾想这孩子小是小,弱是弱,可她模样长得好,雪玉可爱,粉雕玉琢的,笑起来的时候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好似夜空中会说话的星子,那么的星光璀璨,光芒四射。

    幼时的宓妃除了长相狠狠压了一把相府中同辈的小姐们之外,在其他的方面她也是个好强不服输的,温雪莹温紫菱在一岁之后就会走路了,宓妃便在满岁宴当天不但稳稳的走了好几步,还直接开口喊爹喊娘,发音标准,嗓音清脆,格外的讨人喜欢。

    “呃…有吗?”宓妃眨了眨眼,开始装起傻来。

    “那时妃儿还小,不记得很正常。”当年,温老夫人因着两个庶女满岁没有举办周岁宴而大闹,更是不准温老爹替宓妃这个唯一的嫡女筹备周岁宴。

    撇开温夫人跟温老爹夫妻感情深厚这一点不谈,温老爹重视嫡女这一点也不谈,这便许是温老爹跟宓妃之间的一场缘分。

    一场父女情缘,否则就算温老爹再不喜府中两个庶女,外面也不至于传出温老爹只有一女这样的传言。

    这还不都是因为温老爹在外人面前总说,他自己只有宓妃这一个嫡女,他所看重跟疼爱的也唯宓妃一人。

    “娘亲在想什么,可是想到什么不开心的往事了?”

    “没有,娘就是胡思乱想的,一切都过去了。”即便有温老夫人的阻挠,温老爹到底还是强势的为宓妃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周岁宴。

    因此,不管温夫人当时心里对温老爹这个丈夫有多么的失望,看在他为了他们的女儿如此煞费苦心,又着实心疼宠溺女儿的份上,她都可以选择原谅。

    “好日子还在后面呢,娘亲可得往前看,妃儿还没有好好孝顺孝顺娘亲呢。”

    “你这张小嘴啊,真是越来越会哄娘亲开心了。”宝贝女儿回来之后,温夫人的心情那是一天比一天好,虽说每天要处理的事情依旧那么繁多,可她愣是觉得天很蓝,云很白,四处的风景都好得不得了。

    这大概就是那所谓的人逢喜事精神爽,眼瞅着事事都朝着她所期盼的方向发展,心情不好才有鬼。

    “那妃儿哄得娘亲开心吗?”

    “开心。”温夫人脸上的笑容又明艳了几分,看得宓妃都险些花了眼,果然她家娘亲是个大美人,越看越是赏心悦目呢?

    “皇上虽然减了你爹不少要处理的公务,他的时间也相对宽裕很多,可你爹还是很忙。”

    “嗯。”

    “你大哥他是当事人,这事儿没有敲定之前不能知全他,省得他不好意思。”

    听到这里宓妃好看的眉头扬了扬,貌似有点明白她家娘亲这么神神秘秘找她来是为什么了。

    “你那二哥跟三哥是个不着调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定得下来。”提到温绍云跟温绍宇,温夫人就气得牙根直痒痒。

    她不过就是盼着他们早些成婚,早些给她相看个儿媳妇,又不是要杀了他们,至于一个个那么抗拒?

    宓妃张了张嘴,有种她不管说什么都要被喷的感觉,本来么她要站在温夫人一边,貌似很对不起她的二哥跟三哥,可若她要公开表明她跟二哥三哥站在一边,那她这娘亲还不得用她那幽怨的小眼神儿直接将她秒杀?

    “你呢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娘亲唯一的闺女,娘跟你爹还想着多留你两三年再让你出阁的,结果倒好你这丫头还没及笄就跟陌殇小子相看对眼了,还愣是就被他给拐走了。”

    温夫人跟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的女人一样,她们的思想非常的传统,自小就被灌输女子要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观念,这要不是宓妃小时候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怕只怕也会被温夫夫教导成跟她一样庄端优雅的名门闺秀。

    女儿长大了就是要嫁人的,在浩瀚大陆男子跟女子成婚都是相对比较早的,上流社会中男子一般年满十六便会开始议亲,而女子则是会在十四五岁的时候议亲,等到亲事敲定再一系列的流程走下来,少说也需要一年半载的时间,那时男子要么十七八,女子要么十五六,这样的年纪成婚刚好。

    相对上流社会的男女而言,出生在普通百姓甚至是相对落后贫穷很多的村子里,绝大部分的女子十二三岁便会议亲,一般不超过三个月便会成亲。

    以前温夫人从来没往那方面想,是因为她的女儿尚在娘胎便与郑国公世子订了婚,谁又曾想那个当初瞧着挺好的孩子会当众悔婚不说,还险些害了她女儿的性命。

    哪怕这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但每每只要一想起来,温夫人对郑国公世子就恨得不行。

    此事不堪,不提也罢。

    “咳咳…”温夫人那一变再变的脸色,以及她看向宓妃那复杂难明的眼色,顿时就让被温夫人言论惊到而怔愣住的她回神了,不由得急于说话的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于是一张俏丽的小脸都被她给咳得通红通红的。

    宓妃对着自己的胸口一阵猛拍,然后哭笑不得又满脸撒娇的对温夫人软糯的道:“娘亲,咱们不是在谈二哥和三哥的事情吗,怎么战火就突然烧到女儿身上了,呵呵…”

    “哼,你个丫头这是把你二哥三哥推出来做挡箭牌?”瞥了眼笑得满脸讨好之意的女儿,温夫人真是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既然宓妃已经认定了陌殇,而在他们一家人的心里对陌殇也是看好的,就算目前还有对陌殇的考验期,但这个期限不可能太长。

    换句话说,只要他们一松口,陌殇就会立刻请长辈跟官媒上门提亲,届时,已经及笄的宓妃必然是要跟陌殇早日完婚的,他们就是想留也留不住。

    三媒六聘一路走下来,他们能拖的时间也不过就一年左右,莫不还要拖个两年三年?

    真要拖到那种地步,怕是外面的各种流言也满天飞了,温夫人如何舍得自己女儿受这样的委屈。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些,温夫人才会提到温绍云跟温绍宇不乐意成婚这事上面,又顺势说到了宓妃。

    “知我心者,非娘亲莫属。”

    “你啊,那张小嘴就跟抹了蜜糖似的,是要甜死个人?”

    “娘亲只要美美的做个温夫人就好,其他的就不要操心了,我家二哥三哥最是出色不过的男儿,他们现在不想成婚那是因为还没有喜欢的人,等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另外一半圆,指不定会多着急求着娘快些上门去提亲呢。”

    一听小女儿这话,温夫人明白理是那么个理,可她这心里还是不得劲儿。

    不过再想到她跟温老爹对家里四个孩子寻找另一半的事情都是持开明态度的,家世什么的都不重要,只要那姑娘身世清白,性格大方得体就成。

    要说这以丞相府挑选儿媳妇的要求,温夫人的这点要求压根不能称之为要求。

    “行行行,娘就听你的,暂时不会在他们两个臭小子的面前提让他们相看姑娘的事情了。”

    “娘亲你真好。”

    “这要以后你两个哥哥找不到媳妇儿,你个丫头片子就记得赔娘两个儿媳妇。”

    “噗――”

    儿媳妇,她要肿么赔?

    “娘亲实在想太多了,这世上想嫁给我哥哥的女人,那简直不要太多,更何况娘亲你看大哥不就挺好的吗?”说着,宓妃还不忘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大哥那么不染纤尘的谪仙性子都能遇到合自己心意的姑娘,娘亲就应该对二哥和三哥多点信心。”

    啪――

    “娘,你干嘛这么大力拍自己的脑门?”

    温夫人伸手点了点宓妃凑向她的小脑袋,没好气的开口道:“还不都是你这丫头,娘被你闹得险些就把最紧要的事情给忘了。”

    “呃…”宓妃眨眼再眨眼,她很无辜的好不好?

    “娘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你的意见,妃儿觉得等开了年,就让你大哥将南宁县主娶过门好不好?”

    温绍轩跟南宁县主是早就定下了亲事的,按照他们一家原定好的计划,温绍轩跟南宁县主的婚礼将在十月举行。

    结果么,自然而然是宓妃错过自己的及笄礼,又远在海外未归,故而,温绍轩向南宁县主传达了自己的意思,南宁县主体会到温绍轩不想留下小妹无法出席自己婚礼的遗憾,她便同意了温绍轩的提议将举行婚礼的时间延后了。

    反正她已经跟温绍轩定了亲,而且温绍轩延迟婚礼的举动,既非他心中没有她,又非他想要毁婚,只不过是不想在自己的婚礼上留下遗憾,南宁县主有什么可不同意的,不能理解的。

    更何况南宁县主对宓妃那个小姑子很有好感也很是喜欢,她是温绍轩最为在意的宝贝妹妹,那她一个做人家大嫂的,难不成还要吃小姑子的醋?

    “当然好了,要不是因为我,大哥早该抱得美人归了,指不定大嫂还给娘亲添了个可爱的孙子呢?”

    “娘请人看过,正月十八是个好日子。”

    “距离正月十八也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娘亲可有就成亲的时间跟阮府沟通过,时间上来得急吗?”

    这到底是她亲亲大哥一辈子唯一的一次婚礼,宓妃可不想马马虎虎了事,必须得盛大出彩才行。

    “因着你大哥的婚期是往后延了的,所以不管是你大哥的聘礼,还有阮府那边嫁闺女的嫁妆这些,其实早就是准备好的,就只差一个下聘礼的仪式跟举行婚礼的仪式了。”

    “这样的话,那就定在正月十八那天让大哥娶亲吧,我会空出我所有的时间来配合娘亲的。”

    “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怎么能帮着娘做这样的事情,你啊只要将你手下的人派几个给娘使使就成。”

    她这闺女手下的丫鬟,那可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办事又快又好,少不得有时候她瞧了都眼馋。

    不过这样也好,女儿身边的人厉害一点,等到她出嫁的时候,就让那些人都去做她的陪嫁丫鬟,温夫人倒也不怕自己女儿被欺负了。

    “那没问题。”

    “等晚上娘就告诉你爹,然后找时间亲自去一趟阮府,把婚期给定下来。”

    “娘,您把大哥聘礼的清单给我瞧瞧呗!”

    “妃儿想打什么主意?”

    看着温夫人盯着她猛瞧的小眼神儿,宓妃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她抿唇道:“娘亲这是担心女儿不舍得大哥拿那么多聘礼去娶媳妇儿呢?”

    “哎哟!”

    “还知道叫疼,看来没傻。”

    “呃…”

    相府的底蕴很深厚,而当初温夫人嫁过来的时候,她的嫁妆也是相当的丰厚,她跟温老爹就这么四个孩子,属于他们的自然是要分给四个孩子的。

    且不说温绍轩娶亲,温夫人给他准备的聘礼非常丰厚,就是往后温绍云跟温绍宇成亲,他们的聘礼也不会比温绍轩逊色。

    其次,对于宓妃的嫁妆,温夫人除了将自己绝大部分的嫁妆都留给宓妃做嫁妆之外,她这个做母亲的更是自宓妃小时候就在一点一点给她积攒嫁妆。

    是以,等宓妃出嫁之日,她的嫁妆很是令人咂舌震惊。

    “娘知你有很多的产业,那些产业都非常的赚钱,还有你那封地最迟明年夏天就能将你前期投入进去的全部收回来不说,还能为你创造很大的盈利,娘知道你不缺金银,可这些东西都是你的,你就自己留着,至于你的三个哥哥还有娘跟你爹呢,委屈不到他们的。”

    他们兄妹间感情好,温夫人自然很高兴,也很乐意,可是要让她这个做妹妹的给哥哥出聘礼,温夫人表示她有点不能接受。

    “反正我已经决定了,不但大哥成亲我要出一半的聘礼,就连二哥和三哥以后成亲我也出一样的,要是娘不给我看清单,那我就琢磨着自己准备,要是到时候……”

    “夫人,小姐跟三位公子感情好着呢,再说妹妹给哥哥添上一份聘礼那也是一份心意,等到小姐出嫁的时候,大公子他们不也得替妹妹添上一份嫁妆?”

    “钱嬷嬷说得真是太对了,莫不是娘亲觉得我给的聘礼太少太寒酸,所以才不乐意的。”

    温夫人被宓妃这一堵,险些不受控制的冲她喷出一口血来,“你这丫头存心想把娘给气死不成?”

    “那娘给不给我看?”

    “给,能不给么。”温夫人冲她翻了个白眼,然后才吩咐钱嬷嬷去将她给温绍轩准备聘礼的清单拿过来。

    她这要真不给宓妃看,还不知道这丫头会给她制造出多么巨大的‘惊喜’。

    “当初妃儿弄那么的产业,就是想着赚很多的钱,然后一家人痛痛快快的花,我名下那些产业除了爹娘之外,三个哥哥也是有占股分红的,另外有几个产业的分红我也给外婆和表哥表姐他们了。”

    随着宓妃话音落下,温夫人完全怔住了,一双温婉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宓妃,似要在她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娘亲,我这么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噗――”

    一个没忍住,温夫人脸上的表情就崩不住了,她整个人都要傻眼了。

    “娘亲放心,你闺女我很有钱,最不差的就是钱了。”

    是啊,这要是她没钱,如何会不但给自家三个哥哥占股和分红,还给昊宇他们几个孩子,当然温夫人也觉得她的母亲没白疼宓妃,这个孩子时时刻刻都是记着她的。

    “这聘礼清单你拿着,回去看看有什么想添的你就添上,越是临近年关事情就越多,娘也知道你有不少事情要忙,所以娘就不留你了。”

    “那成,娘亲快些去一趟阮府将婚期给定下,咱们两家也好早做准备。”

    “好。”

    目送宓妃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之后,温夫人方才缓缓收回目光,却只听耳旁钱嬷嬷的声音响起,“小姐心里那么看重三位公子,又那么看重穆国公府,夫人应该高兴才对。”

    这要换在其他府中的小姐,妹妹断然不会主动说要给哥哥送聘礼,怕是巴不得什么好东西都留给自己做嫁妆才好。

    “是我想差了,我原想着妃儿是要嫁去璃城楚宣王府的,她在那里就算身边有得力的人手,可若手中有银子使也会方便很多,这才想拒绝她给轩哥儿出聘礼。”

    “夫人这是关心则乱,以咱们家小姐的脾性,能让她吃亏的可还没有。”

    “哪曾想那丫头竟然还说不只轩哥儿她要出一半的聘礼,就连云哥儿跟宇哥儿她也要出一样的。”不得不说宓妃那几句话,彻底刷新了温夫人对于宓妃个人资产的认识度。

    离开观月楼,宓妃踏进碧落阁就对剑舞红袖吩咐道:“回来这么些天了,我还没有去了解一下我的那些产业,今个儿下午咱们就出去转转。”

    虽说她从光武大陆带回很多的好东西,可其中有些若出现在浩瀚大陆并不好,倒不是她不舍得拿出来给温绍轩做聘礼,想了想还是觉得重新挑选一些宝贝更为妥当。

    至于她的那些宝贝么,还是可以挑选出来一部分给她三个哥哥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94人逢喜事精神爽上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