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96 婚期落定,不速之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燕归阁

    “呀――”

    “疼死了。”

    “嘶――”

    佟儿捂住自己的脑门,嘉儿泪眼汪汪的揉着自己的下巴,两人同时惊叫痛呼出声。

    “嘉儿,这大白天的难不成你身后有鬼在追你不成,怎么那么莽撞呢,好在这是撞到我,要是撞到县主可怎么办?”

    这妮子平日里也没这样咋呼啊,佟儿皱着眉头可谓是百思不得其解,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流露出一抹沉思,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

    “怎么样,我没把你给撞坏吧!”虽然自己的下巴也是痛得要死,还差点就把舌头给咬到,可她要没这么冒失,也不至于险些闯下大祸。

    “没坏,就是疼得很。”

    扯着嘴角受着佟儿递向她的白眼,嘉儿神秘兮兮的小声道:“我这也是太开心才忘乎所以的,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太开心?”

    “这个消息么,不但咱们听了很开心,要是县主听了的话,肯定会更开心的。”一想到她家县主跟相府大公子那俊男美女的组合,嘉儿就忍不住满眼冒红星。

    “县主听了会高兴的消息,莫不是温大公子来了?”

    迎视着佟儿冒着星光的双眸,嘉儿先是摇头接着又点头,看得佟儿那是一头的雾水,“哎呀,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到底怎么回事赶紧说。”

    “温大公子倒是没来,可温大公子的父亲跟母亲却是同时上门了。”这要不是相府的那位嫡小姐之前没有回来,她家县主早就与温大公子成婚了,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都苦苦的等着温大公子上门来迎娶呢。

    不得不说,嘉儿对宓妃是有着相当深的幽怨的,可这也仅仅只是她心里的想法,万万是不能表现出来,又或是指责宓妃什么的。

    她是南宁县主身边的大丫鬟,近身伺候着南宁县主,她又岂会不知温大公子有多么宝贝他的妹妹,别说她家县主还没有跟温大公子成婚,在温大公子的心里宓妃排在前面,就是往后县主跟温大公子成了婚,妹妹跟妻子哪个更重要都还很难说呢。

    不为别的,单单就为了她家县主能跟未来小姑子相处妥当,她也不能拖南宁县主后腿不是?

    若不能讨好宓妃,那就要做到不得罪宓妃,如此一来,哪怕就是看在温大公子的份上,她家县主的小姑子也会对县主多几分敬重的。

    “那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你快些进去告诉县主,也好让县主高兴高兴。”

    “这是自然,要不是为了这个,我也不会这么冒失。”

    “佟儿,嘉儿,你们在说什么?”一直呆在绣楼绣鸳鸯被面的南宁县主下楼来透气,便听到两个丫鬟的说话声,其中有句话她没太听得清楚,正犹豫着要怎么开口问。

    “县主的嫁妆是早就备好的,该是新娘子要亲手绣制的嫁衣,枕套,被面什么的,不也早就绣好了么,怎么县主还一直绣一直绣,这可都绣足好几套了,县主这是准备用到哪一年去啊?”

    “你个丫头,竟然打趣起你家县主来了。”南宁县主看着嘉儿那表情生动,语气鲜活的模样,忍不住好笑的点了点她的鼻头,见她一个劲的摇头企图摆脱的她的控制,画面实在有些搞笑。

    “奴婢说的可都是事实,县主就应该出来四处走走,逛逛,可别老是呆在绣楼里绣东西,没得把眼睛给熬坏了。”

    “嗯,嘉儿这句话奴婢也认同,这要真把眼睛给熬坏了,就算县主自己不心疼,姑爷可是会很心疼的。”

    饶是南宁县主跟温绍轩的亲事已经落定,两人之间就差一场婚礼仪式了,可只要身边的人一提及温绍轩,她就忍不住会脸红,心跳的速度还会不自觉的加快。

    很多时候她都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可就算一次次对自己做足了心理暗示,保证自己下一次听到温绍轩不会再脸红心跳,然而残酷的事实说明了一切。

    温绍轩三个字,便是铭刻进她灵魂里最不可磨灭的记忆,亦是她此生最不能失去的。

    “什么姑爷姑爷的,你们不要乱叫。”

    “温大公子跟县主的婚事那是板上定钉的,他就是姑爷啊,奴婢可没有乱叫。”

    “你…你还说,看本县主不撕烂你的嘴。”

    眼看着南宁县主又羞又恼的追着嘉儿要打她,佟儿却不忘在一旁补刀道:“县主可别把嘉儿给打坏了,要不谁来给县主报喜啊!”

    “哼,你们两个臭丫头,竟然看起你们家主子本县主的笑话来,说,一会儿你们想怎么受罚。”

    “别介,县主别生气,奴婢可是有好消息要禀报的。”

    “嗯嗯,县主就让我们将功折罪吧!”

    将功折罪?

    南宁县主嘴角一抽,额角滑下三条黑坚线,话说这个成语确定是这么用的吗?

    “少贫嘴,都给本县主进来回话。”

    “是。”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紧跟上南宁县主的脚步穿过抄手游廊,走进西边儿的花厅。

    “嘉儿去前院了?”

    “县主早上的时候不是说有几种丝线的颜色没有了吗,吩咐奴婢去针线房找找看有没有,要是没有就出府去买,奴婢从针线房回来的路上,碰巧遇到大管家,就听大管家说温相大人跟温夫人亲自上府来拜访。”

    “温伯父跟温伯母来了,佟儿,快些给我重新梳妆打扮一下,我得去前院向他们请个安。”

    虽说她跟温绍轩算得上是两情相悦了,而且温夫人对她的印象也极好,可南宁县主能见到温老爹的机会不多,她还是很想在未来公公面前留下个好印象的。

    “哎,我的好县主哟,今个儿可不适合你去请安,你就乖乖留在闺房,静待夫人来见你就好,其他的就不要忙活了。”

    整个儿被嘉儿给抱住,又拖回椅子上坐下的南宁县主很懵圈儿,她怎么就是白忙活,还不能去请安了?

    “咳咳…县主别这么看着奴婢,奴婢好怕怕的说。”

    “你个死丫头还不快说,你是想要急死我吗?”以前好歹她跟温绍轩还有书信往来,就算彼此见不到面,却也可以通过书信一解相思之苦。

    可随着临近年关,温绍轩跟她之间的书信往来就断开了,她已经足足有一个多月没有收到关于温绍轩的任何消息了,心里真是要急死了。

    亲事落定之后,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南宁县主在阮夫人的严厉教导之下,那通常都是一个两个月出不了一次府门的。

    “县主别恼,奴婢这就说,这就说。”

    “快说。”

    “奴婢一听大管家说是温相大人跟温夫人来府里了,这不就想替县主打探打探他们是来做什么的吗?”说到这个嘉儿都不禁要感叹自己的机敏,“于是奴婢就去悄悄打听跟观望了,然后就听到温夫人对夫人说,她跟温相大人特意到府上是为了定下温大公子跟县主的婚期。”

    “是…是是这事儿?”

    “可不就是这事,奴婢听得真真的,绝对错不了。”

    “那…”张了张嘴,话到喉咙口南宁县主又给咽了回去,她可不好意思直接问出婚期定在什么时候,那显得她有多恨嫁似的。

    “奴婢也想多听一会儿来着,可奴婢被将军给发现了,就只好灰溜溜的溜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嘉儿要说不用县主去前院请安呢,这要去了县主可不得很尴尬。”

    双方父母商量婚期,她这个小辈着实不适合呆在现场,还是躲在闺房清净。

    “我这心里乱乱的,慌慌的,你们就先下去吧,让我自己一个人呆会儿。”

    “县主别想太多,奴婢们就先退下了。”

    “嗯。”

    “你说,县主她不会有事吧!”

    “幸福来得太突然,县主大概是觉得不太真实吧!”

    “唔,有可能…”

    宓妃回相府也差不多快十天了,南宁县主纵使没有出过府却也是知晓这个消息的,她甚至也猜想过,只要宓妃回来的话,她跟温绍轩的婚期也就近了。

    当初,他们的婚期之所以会推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宓妃缺席了,她理解也体谅温绍轩的感受,可她心里难免还是忍不住满是酸涩。

    是的,她也不过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小女人,心眼也是很小的。

    没有宓妃作为比较的时候,她知道她在温绍轩的心里排在第一位,可有宓妃作为比较的时候,她在他的心里还是第一位的吗?

    哪怕明知吃宓妃的醋很没有道理,但偶尔也有会钻牛角尖的时候,愣就是会较真,然后心情就不好了,胡思乱想也就越发厉害了。

    一个时辰后,当阮将军跟阮夫人到燕归阁看她的时候,临窗而立一脸忧思模样的南宁县主就这么落入了夫妻两人的视线中。

    “婕儿。”

    “爹,娘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阮将军慈爱的看着他的嫡长女,不禁就想到她刚出生那会子,小小的,软软的,这一转眼就到了该出阁的年纪,他这心里还挺舍不得的。

    “我跟你爹刚来一会儿,倒是婕儿你站在窗边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别看外面出着太阳,可寒风刮得呼呼的,怎么也不披件斗篷,要是受了风寒可怎生是好。”

    “娘,女儿可是自幼在唐龙关长大的,哪有星殒城里那些闺秀那么的娇气。”

    “婕儿坐到爹娘身边来。”

    阮将军看着出落得亭亭玉立,娇美如花的女儿,一颗心胀得满满的,南宁县主倒是极少看到她爹露出这样的柔和的一面,心下不禁欢喜。

    “之前为父就有看到你身边的大丫鬟在前院会客大堂外探头探脑的,想必婕儿也知道为父跟你娘是来找你说什么的了吧!”

    相府那样的门第,南宁县主嫁过去是属于高嫁,两家议亲之时,阮将军甚至从未想过他们阮将军府会跟相府有这样的交集。

    温绍轩年纪轻轻,可他才名远扬不说,各个方面的能力也是极其的出挑,能有这样一个孩子做他的女婿,阮将军就光是想想心里就乐得不行。

    不曾跟温绍轩有过接触之前,阮将军其实还有些犹豫是否要将南宁县主嫁去相府,但在跟温绍轩见过面,谈过一次话后,阮将军就彻底放心了。

    他相信,他的女儿嫁给温绍轩那样的男儿会幸福的,如此他又何惧世人说他借着女儿攀高枝,那无非就是他们吃不到葡萄还嫌葡萄酸的心理。

    “嗯。”

    “温夫人说正月十八是个极好的日子,娘跟你爹也觉得那个日子极好,打算就让你在那一天出嫁。”

    “正月十八?会不会太赶了一点?”果然是幸福来得太突然,打得她措手不及。

    “早在之前你跟轩哥儿成亲要准备的东西都是准备妥当的,时间算起来还很充裕,一点都不会赶。”要说像温绍轩那样各方面都极其出挑出众的女婿,哪怕他都已经定了亲,盯着他的女人还是太多了,阮夫人想不着急都不行。

    虽说她也很舍不得这么快把女儿嫁出去,但想来想去还是早点嫁出去的好,省得某些有心人算计这算计那的。

    “女儿全凭爹娘做主。”

    “我阮将军府虽说比不得相府,可爹不会委屈你的,定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

    “爹,女儿从来都不委屈,有爹跟娘的疼爱,女儿是个很幸福的孩子。”

    “等你嫁到相府,安平和乐郡主就是你的小姑子,不管她是好相处还是不好相处,婕儿你作为大嫂定要处处都让着她。”

    “爹…”

    听到这番话,南宁县主双眼瞪得大大的,她实在很难想象她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咳咳…爹不曾见过安平和乐郡主,却是听过关于她的诸多传闻,至于她的性格到底如何却是不了解的,从上次延迟婚期就看得出来,轩哥儿对他这个妹妹是极为疼爱跟宠溺的,你定要跟她好好相处才行。”

    “爹,我会的。”

    “哥哥疼爱妹妹无可厚非,就算轩哥儿更偏疼安平和乐郡主一些,你也不要吃醋。”

    “爹,娘,女儿是见过安平和乐郡主的,她为人很和善的,断然不是那等不讲道理之人。”怕只怕早在那个时候,宓妃就已经给了她评价,否则她不定能跟温绍轩走在一起,“再说还有温大哥在呢,他就算宠妹妹却也不会毫无原则的,我也定不会受什么委屈。”

    “娘倒不是说她有哪里不好,只是跟你这个傻丫头说说某些可能,要是真觉得委屈了你就换一个角度想,养闺女早晚都是要嫁出去的,不管轩哥儿做哥哥的再如何疼爱妹妹,他也不能让他心爱的妹妹单着一辈子,只等安平和乐郡主出嫁了就好。”

    “就是你娘说的这么个理,安平和乐郡主已经及笄了,不管温相夫妻还想留她在身边多久,也都到了议亲的年纪,倒是不用跟她计较太多。”

    “嗯,爹娘的话女儿都记下了。”

    “给,打开看看吧。”

    “娘,这是什么?”下意识的接住阮夫人递向她的半大箱子,南宁县主一脸好奇的问道。

    阮夫人摇了摇头,温柔的凝着南宁县主的眼,柔声道:“娘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这是温夫人临走之前让娘转交给你的,说是安平和乐郡主送给你的一些小礼物。”

    “安平和乐郡主送的?”

    “嗯。”

    拿着钥匙将锁打开,外表普通的箱子打开之后,里面大大小小不下百件各式各样的发饰首饰,差点儿没闪瞎阮将军夫妇的眼。

    也不知这些首饰是采用什么材质制成的,一件件都绚丽多彩,星光璀璨的,只瞧上一眼都会迫不急待的想要拥有。

    “怎…怎么会这么多?”单就面前这只箱子里装的发饰跟首饰,就比南宁县主所有的首饰加起来还要多,还要价值连城。

    “这些…”

    阮将军拿起一只华盛在手中把玩了一阵,半晌后抿唇道:“这些东西应该都是海外之物,相府这位郡主手笔不小啊。”

    这么多价值不菲的东西,说送就送,还真不是一般的任性。

    “来自海外的东西,难道她…”

    “有些事情你们心里有数就成,没必要说出来,懂吗?”

    阮夫人握着南宁县主的手,神情略有些复杂的看了阮将军一眼,“她人都回来了,那些人想动她不容易,你们也不用太过紧张。”

    “嗯。”

    “爹,娘,这些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那位郡主怕也是猜到你会说这样的话,她让温夫人留下话了,箱子里的东西你若不喜欢,可以直接扔了,她既送出手的东西,断然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

    “听你娘的,这些东西你就自己收着,等出嫁的时候当作嫁妆带回相府,她既然都主动向你示好了,你嫁过去之后也要有大嫂的风范,对她好一些。”

    “知道了,爹。”

    “好了,你们娘俩儿再说会儿贴心话吧,爹到前院书房去处理公务了。”

    “嗯,爹慢走。”

    这厢阮将军前脚刚走,没等阮夫人跟南宁县主说上两句话,已经十岁的阮思汶一头大汗的闯了进来。

    “汶哥儿,你这…”

    “娘,大姐,杨夫人跟她女儿和儿子又来了。”提到他不喜欢,不待见的人,小小的阮思汶脸色很臭,语气满是不屑与轻蔑。

    有那么一瞬间,阮夫人被‘杨夫人跟她女儿和儿子’闹迷糊了。

    杨夫人谁啊?

    足足好半晌的功夫,她才回过味来,不由伸手戳了戳阮思汶的脑门,没好气的道:“什么杨夫人杨夫人的,她是你的姨母。”

    不喜脑门被戳,阮思汶赶紧躲到南宁县主的身后,又忍不住冒出一个脑袋反驳道:“娘,我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的女儿,更讨厌她的儿子。”

    他的那个什么所谓的表弟杨易琨,但凡他喜欢的他都要抢不说,抢过去了还必定给他弄坏,让他再也用不了。

    还有那什么都要跟他姐姐一争高下,却时时刻刻不忘贬低他姐姐的表姐,阮思汶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怪只怪他太小了,他要不是弟弟而是哥哥,铁定会让杨易琨跟他姐好看。

    “姐姐也不喜欢她们。”

    “你这孩子就算不喜,也不能说出来啊。”

    扑哧――

    “看吧,其实娘也很不喜欢杨夫人跟她女儿和儿子的是吧是吧。”

    “是是是,娘也不喜欢她们,这下你满意了。”阮夫人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瞪了小儿子几眼,自打南宁县主跟温绍轩定亲之后,她的那个妹妹上门是越发的频繁了,明里暗里都是让她给牵线,替她的女儿杨骊婉做媒。

    最恼人的是杨夫人盯上了温绍云跟温绍宇,还说什么杨骊婉跟南宁县主是表姐妹,她们姐妹俩儿若能同时嫁进相府那是一段佳话。

    温绍云跟温绍宇是她家的吗?

    她说做媒就能做媒的?

    当时就被气笑了的阮夫人不禁想杨夫人,你当你是谁啊,全世界都要围着你转呢?

    “哼,她们的脸皮真厚,咱们两家的关系又不好,她还总是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老上门,简直就是…就是不要脸极了。”

    南宁县主摸了摸阮思汶的头,柔声道:“汶哥儿,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眼界可不能小得就跟后宅妇人一般,你不喜欢她们避开她们就好,千万不能在她们的面前失了你该有的仪态懂吗?”

    “我知道了,大姐。”

    “乖,去绣楼避避吧。”

    “嗯。”

    送走了小信使阮思汶,南宁县主拧着秀气的柳叶眉,抿唇道:“娘,她们应该是得到温相大人跟温夫人上门的消息了,怕是过来打探都送了些什么东西吧!”

    目光落到圆桌上的箱子上面,毫不扭捏就道:“嘉儿佟儿,你们把这只箱子藏好。”

    “是,县主。”

    箱子里面的东西,随便拿出一件都够引人注目了,这要是被她那个姨母跟表妹瞧见了,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说,南宁县主自然不想惹事上身。

    “你也别露面了,娘就见她们。”

    阮夫人话音刚刚落下,没等她离开燕归阁,杨夫人领着她的女儿跟儿子就直接找过来了。

    “临近年关姐姐是太忙了吗?不知有什么是妹妹可以代劳的,别客气,姐姐尽管说,妹妹务必全力以赴的替姐姐把差事办妥了。”

    一听这话,阮夫人的脸直接就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96婚期落定,不速之客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