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97 街上偶遇,师徒相见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姐,咱们身后跟了好几只小老鼠,要不要将他们给甩掉?”

    那些家伙就跟一只只臭苍蝇似的,虽然对他们造不成什么影响,可只要一想到他们的眼睛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盯在他们的身上,也着实是挺膈应人的。

    “就让他们跟着,也省得扔了他们,再换来别的不太熟悉的。”马车内,宓妃懒洋洋的躺在贵妃椅上,如水的双眸轻轻的闭着,纤长的眼睫如同两把小刷子,时不时颤动一下煞是好看。

    打从她跟陌殇回到星殒城的消息传开,盯着相府跟楚宣王府的人还少?

    就算宓妃不曾细细的清算,她也知道至少有不下五六拨人在盯着她跟陌殇,只是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现身罢了,暗地里做的小动作可是不少。

    许是完全抹不到她跟陌殇的底,也因着对他们出手风险太大,故而,宓妃跟陌殇在这期间虽然收获的瞩目很多,围绕在身边的苍蝇也很多,但还不曾有人胆敢对他们出手,哪怕就是下水试探的人都没有。

    反观寒王就比他们两个要倒霉太多,刚一回到寒王府,怕是连椅子都还没有坐热,刺杀他的刺客就接二连三的上门了。

    哪怕就是一次次闯进寒王府,又一次次的刺杀任务失败,却依然不减某些人誓必要除掉寒王的决心,不惜一次次折损自己手中的势力,也定要寒王的性命。

    寒王之所以那么令人忌惮,除了他的手里的的确确握着超强的兵权之外,他自己本身也是让人想不忌惮都难的主儿,自他出生到现在遭遇的刺杀次数那是数都数不过来,因此,宓妃是一点都不担心他会挂掉。

    越是临近要替他解毒的日子,宓妃倒越是希望前去寒王府刺杀他的人越多几拨,那样更容易混淆视听,也更利于她的隐藏。

    毕竟她有她的立场,相府是保皇党,历来都不参与众皇子们的皇位之争,遂,宓妃绝对不可能公开站出来替寒王解毒。

    更何况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纵使她拜在药王名下,对外也只说她学的是武,而并非是医,对于医之一道她半点皮毛都没有学到。

    即便她将寒王的毒解了,那个替他解毒的人,也断然不会是她,否则她如何能圆了那个谎去?

    “那小姐要不要查一查他们的主子是谁?”

    “嗯,这个倒是可以查查看,他们想跟便让他们跟,反正你们家小姐今天也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可以让他们传达回去。”

    “传信给红袖吧,她这两天正好在负责情报收集工作。”

    “嗯。”剑舞点了点头,一道隐秘的指令就那么传达了出去,除了他们自己人之外,任谁也瞧不懂那是什么。

    “小姐,咱们要带着他们兜圈子吗?”

    “不用,直接去药楼。”

    “是。”

    近段时间都没有架打,悔夜觉得浑身的筋骨都痒得很,他倒是有心想要收拾那些小老鼠,但无奈小姐不给下达命令不说,还要留下他们,悔夜只觉他这手更痒了。

    “想打架了?”

    “呃…”

    小姐,您确定没有读心术吗?

    悔夜僵着一张脸,嘴角微抽的想着,那搞笑的表情直逗得坐在一旁的剑舞‘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放心,你家小姐不会让你一直这么闲着的,总有让你出手的机会。”那些整天守在相府外面,像是看守‘牢房’一样关注着相府的一群人,早晚她会氐交峤歉还肆恕

    那时可不就要开杀戒,事情闹得大点儿也不怕,不然老这么受制于人,还真不是宓妃惯有的风格。

    砰――

    “怎么回事?”马车剧烈晃动了一下,宓妃‘刷’的一下睁开双眼,嗓音清冷如霜。

    “小姐你可是撞着了?”

    “没有。”

    “那就好。”闻言,剑舞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便解释道:“前面有三辆马车挡着路了,旁边过来一辆差点直接撞上咱们,好在悔夜闪躲得快。”

    要不,哪里会只是马车晃了晃这么简单,没准儿还得把宓妃从马车里给撞飞出来。

    “哦,在这星殒城敢撞本小姐的人,本小姐还真挺好奇对方是谁的。”眯了眯眼,宓妃眼中掠过一抹杀意,最好这只是一场意外,否则她不介意替某些人找点事情做的。

    “小姐稍等,我去问一问。”

    “嗯。”

    也不知杨夫人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温老爹跟温夫人前脚刚刚离开阮将军府,她便直接领着儿子女儿上门了。

    她对阮夫人可没有什么姐妹之情可言,打从心底里也没将阮夫人当成是她的姐姐,她能那么放下身段,舍弃脸面讨好甚至是巴结阮夫人,还不就是因为妻凭夫贵,她那个姐夫阮将军如今正得圣宠,她的夫君想要更上一层楼,她可不就得讨好阮夫人。

    但凡有利可图,杨夫人自觉她是没什么不可以舍弃的。

    想当年阮夫人嫁给默默无名还被远调的阮将军,紧接着就举家搬去了唐龙关,那时杨夫人是要多看不起阮夫人就有多看不起阮夫人,说话更是没有一句好听的,做的事情也足以让阮夫人彻底寒心。

    原本在杨夫人的认知世界里,无法给她创造利益的阮夫人根本不配当她的姐姐,她也只当没有阮夫人那样一个姐姐,认为已经远去边关的阮夫人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多年来就全当没有那样一个人。

    可谁曾想,阮将军会被调回星殒城,非但如此皇上还升了他的官,并且相当看重于他,阮夫人就这么妻凭夫贵爬到了她的头上。

    最让杨夫人受不了,也心中恼怒至极的,明明她所生的女儿婉姐儿是打小就按照世家名门的规矩教导出来的大家闺秀,各个方面都极为优秀,根本不是南宁县主那么个野丫头可相提并论的。

    但,她的婉姐儿想尽了办法也无法接触到的贵圈儿,凭什么南宁县主一回来便有人相邀?

    她有什么资格做县主,那被尊为县主的姑娘应该是她的女儿才对。

    为了提高身份,让她的夫君可以坐上更好的官职,这些年杨夫人花了不少的心思,可成效却并不如意,于是她便将目光放到了杨骊婉的身上。

    她的女儿容貌不差,琴棋书画也是自小培养,样样都精通的,只要她的婉姐儿可以嫁入皇家,又或是王公贵族之家,那么她所渴求的一切还不触手可及。

    只是像杨府那样的门第,真正出身尊贵的人家是不屑与之相交的,因此,杨骊婉所能接触到的人,大多也是跟她的家世背景差不多的,这便导致早早就开始议亲的她,根本挑不到合心意的人家。

    好不容易因着南宁县主的回归,杨夫人占着南宁县主姨母的身份,自然而然就要求南宁县主不管出席什么层次的宴会都要带着杨骊婉,以便杨骊婉能接触到那些尊贵的人儿。

    眼看她们母女这都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呢,南宁县主居然就跟相府大公子定亲了,紧接着南宁县主就不再出府参加席会,一门心思待起嫁来。

    想那相府的门第,完全不逊色于一般郡王府,侯府,甚至是国公府,再想那温大公子在外的盛名,杨夫人就气得不要不要的。

    起初,杨夫人不是没有动过毁了这门亲事,让这门亲事结不成的念头,可两府的亲事很快就定了下来,根本没给她准备的时间。

    后来她一想,相府跟阮将军府结成了亲家,那她作为南宁县主的亲姨母,杨府自然也就跟相府搭上了关系,细算下来对她也不是没有利的。

    没了南宁县主,杨骊婉便出席不了那些贵圈的宴会,她想攀高枝的愿望自是落空,左右权衡思量一番过后,杨夫人索性就降低了一些标准。

    别的人家攀不上,那只要攀上相府,还怕心中所求不成么?

    是以,在杨夫人的授议之下,杨骊婉的目光落到了温绍云跟温绍宇的身上,反正不管用什么手段,就是要得到他们两位中其中一位的青睐即可。

    届时,只要杨骊婉能跟温绍宇两兄弟扯上一点点关系,凭着南宁县主跟温大公子的婚期在即,杨夫人就一点不担心她的女儿嫁不进相府。

    到阮将军府之后,杨夫人就跟到了自己家似的,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外人,想去哪里直接就闯了过去。

    她明知阮夫人对她很有意见,可她依旧我行我素,瞧见了也只当没瞧见,反正她是吃定了阮夫人不敢把她怎么样。

    只要阮夫人胆敢给她一点委屈受,那她就直接回娘家请爹娘做主,看她是不是愿意背上一顶大不孝的罪名。

    有了杨夫人绊住阮夫人,就算南宁县主一点都不想出府去逛待,却愣是被没脸没皮的杨骊婉硬缠着出了府,说什么眼看着南宁县主要成亲了,她这个做表妹的还没能送上一份合南宁县主心意的礼物,愣是要拉着南宁县主到外面亲自挑选。

    实在是被杨骊婉缠得没有办法,又着实就如弟弟阮思汶那样,极其的不待见杨夫人,南宁县主终是松了口,愿意跟杨骊婉一同出府逛街买东西。

    南宁县主已经是定了亲的人,一言一行都需要格外的注意,以免折损了她自己的清誉不说,还替婆家相府招黑,故而她出门身边不但带了嘉儿跟佟儿两个大丫鬟,还带了两个手脚功夫不弱的二等丫鬟。

    这不刚离开将军府,杨骊婉就告诉南宁县主,她还约了几个平日里玩得好的小姐妹,说什么希望南宁县主不要介意,她这还不是直接开口通知一声么,压根没给南宁县主拒绝的机会。

    “小姐,咱们要不要想办法赶紧回府,奴婢觉得不太对劲儿。”

    “表小姐她根本就是不怀好意,没安好心。”

    南宁县主看了两个丫鬟一眼,从之前的一些细节处,她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可一时间她根本找不到什么理由说要回去,难不成要撕破脸?

    正当南宁县主犹豫之际,‘砰’的一声巨响吓了她一大跳。

    剑舞下了马车上前将事情简单的询问一下,知晓了南宁县主的身份之后,她便眸色暗沉的退了回去。

    “剑舞,怎么回事?”

    “小姐,有一辆马车上坐的是南宁县主,她好像是遇到麻烦了。”

    “是她?”

    “是的,马车上有阮将军府的标记,而且我有听到南宁县主的声音。”

    “你去将她们都叫下马车,本小姐会一会她们。”宓妃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她这倒是没打算在温绍轩成婚之前跟她这位大嫂见面,但目前好像是天意如此啊。

    跟杨骊婉私交较好的姑娘,除了一个严月春,还有一个姓马的,一个姓文的,一个个都是眼界超高的那种,只可惜就是命不太好。

    在剑舞亮出宓妃的身份之后,端着架子仍坐在马车里不愿意露面的几个,终是灰溜溜的让丫鬟搀着下了马车。

    南宁县主也在嘉儿跟佟儿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她倒是没想到自己运气会那么好,竟然偶遇了未来小姑子。

    “南宁给安平和乐郡主请安,郡主金安万福。”按照品阶来说,宓妃比起南宁县主那尊贵的不是一星半点,哪怕她嫁给了温绍轩,成了宓妃的大嫂,在这尊卑鲜明的时代里,她向宓妃行礼也不算委屈了她。

    “南宁县主免礼吧。”宓妃仍是静坐在马车里,一点都没有要露面的意思。

    杨骊婉跟严月春三人对视一眼,面色很是不好看,心里更是不停的嘀咕,她们的运气怎么就那么背,遇上谁不好偏偏遇上宓妃这么个煞星。

    “怎么,你们几位的教养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见到本郡主连礼都不会行了吗?”不似对待南宁县主那样的风和细雨,宓妃像杨骊婉发难的时候,她不但释放出几分威压不说,单是那冷若冰霜的声音就足够四个‘美人儿’好好的喝上一壶了。

    迎面直袭向杨骊婉四人的威压有如实质,立马便让她们面色惨白,整个人都摇摇欲坠,双腿抖得厉害,最后终是‘啪’的一下跪地了。

    “以本郡主的身份,倒是受得起你们的跪拜之礼。”

    四五辆马车堵在一起,自是引来了诸多的看客,可当众人知晓其中一辆马车里面坐着的人,竟然是安平和乐郡主的时候,围观看热闹的他们都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

    “刚才撞本郡主马车的那位小姐,难道不该向本郡主道个歉吗?”话锋猛地一转,宓妃又冷声道:“莫不是你本就意欲谋杀本郡主?”

    那邪气玩味儿的语气,直接就能把人给活活吓死,只见跪在地上的四个人越发颤抖厉害了。

    惨白着脸,紧咬着下唇,杨骊婉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南宁县主,就在南宁县主有些受不住要开口的时候,宓妃忽然再次开了口,“剑舞,替本郡主教教她们规矩,敢这么无视本郡主存在的人,活着都是浪费空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97街上偶遇,师徒相见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