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99 街上偶遇,师徒相见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呃…”还真不是她幻听,还真就是她师傅啊?

    宓妃努力的眨巴眨巴水灵大眼睛,然后僵着身子停下脚步转过身,嘴角微抽着献媚的道:“原来真的是师傅啊,我还以为自己耳朵出现问题了,以至于太过想念师傅您老人家,居然都把您给幻想出来了。”

    “噗――”

    只见慢步跟在药王身后的,身着一袭白色锦袍跟身着一袭茶色锦袍的两个俊美男人,听得宓妃近乎讨好跟胡扯的话直接就给笑喷了。

    话说,他们家小师妹是什么性子,他们还能不了解么?

    一听她这话就是在忽悠人嘛,只是这丫头胆儿也挺大的,愣是明目张胆的忽悠自己的师傅,他们可不可以当作没看见,以免遭受池鱼之灾。

    “笑什么笑,你们两个不许笑。”被自家小徒弟当着面忽悠,药王表示他的面子本就挂不住了,偏生那两个混账徒弟还敢笑得这么放肆,真当他是死的不成?

    他心疼小徒弟自是不可能对宓妃怎么样,哼,但对另外两个他可不会心疼。

    “是师傅,我们不笑。”

    “对,我们憋着。”

    云锦乐风一前一后的附合着药王的话,漆黑双眸里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小师兄乐风更是毫不避讳的跟宓妃挤眉弄眼,看得药王倍感肝疼。

    “师傅,妃儿想死你了,呵呵。”眼看她家师傅就快炸毛了,宓妃娇笑着就冲药王扑了过去,然后抱住他的胳膊可劲的撒娇卖乖。

    有过在药王谷的那一番经历,宓妃可是相当清楚她家师傅的死穴在哪里,每当快要把某药王给惹毛的时候,她只要撒撒娇,保管她家师傅舍不得再罚她,这招她可是屡试屡爽的,从未有过失误。

    “哼,你还会想为师?为师看你早就把为师忘到那什么哇爪国去了。”

    “咳咳…这怎么可能,妃儿最想师傅了。”

    “真的?”

    “不是真的还是煮的不成,师傅不能怀疑徒儿对您的想念之心。”握了握爪,宓妃笑眯眯的道。

    熙和号从虚无之海行驶到幻海之时,宓妃不但给家里爹娘兄长送了信,同时也传了信回药王谷报平安。

    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药王也好,四个师兄也罢,怕是没少替她操心。

    更何况回来这些日子,宓妃对于自己名下的各种产业的汇总都已经看过一遍,其中绝大部分产业之所以能够发展得这么好,前途一片光明,还真少不了她身边一些人的维护跟用心。

    药王谷纵使隐世,在外拥有的隐秘势力也是不可小觑的,若非因着药王疼她,怕也绝对不会在暗中给予她帮助不说,还替她解决一些麻烦,让得她前进的路更为顺利。

    “师傅,这段日子让师傅操心了,不管师傅要怎么罚妃儿,妃儿都心甘情愿的。”

    “罚,你个小丫头是该罚。”初遇这丫头的时候,她浑身都是防备的刺,根本不允许任何人走进她的世界里,他这个药王也做得挺憋屈的,可是花了好些功夫,又舍下脸面死缠烂打才让这丫头认了他为师。

    哪怕就是带了她回药王谷,最开始的那段时间,他这个师傅都还不曾得到她这个徒弟的真正认可,更是没有一点办法触碰到她的内心世界。

    若非他一直对她真心相待,打从心眼里疼她护她,只怕这丫头也不会把他给装进心里,处处维护。

    “是是是,徒儿该罚。”

    “别以为你这么听话,为师就会舍不得罚你了。”出海那么大的事情,如若不是他后来收到消息,觉得哪里不对劲查了一下,怕是直到这丫头都回来了,他这个师傅还被蒙在鼓里。

    “咦,师傅怎么那么聪明呢,居然连徒儿这点小心思都看透了。”

    药王,“……”

    臭丫头真是生了一张巧嘴儿,几句话就哄得他不想罚她了,这可怎么行。

    说什么这次他也不能轻意饶了这个丫头,不然他这个师傅还有何威严。

    “咳咳…那个师傅,小师妹,容我打断一下你们,你们看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再互诉衷情?”

    膳楼所处的位置就跟药楼差不多,地处繁华中心,周围车水龙马,人来人往,热闹得不得了。

    不是乐风要自夸,而是就凭他跟三师兄云锦的相貌,出现在人群里是很难不引起轰动的,再加上一个美绝人寰又身份尊贵的宓妃,想不引起围观都不可能。

    就算他们的师傅不再年轻了,可那通体的气质也远非常人可比,因此,一道道投射在药王身上的目光,那也是赤果果的好不?

    如此情景之下,乐风一点都不享受这些目光,他只想找机会开溜。

    宓妃顺着乐风的目光往四下一瞧,额上落下几条黑线,她抿着水润的红唇,道:“师傅,咱们到里面去说话,坐下来慢慢说。”

    “嗯。”注意到那些人打量的目光,还发现几只藏身在暗处的小老鼠,药王的眸光渐深,却是脸上带着慈爱的浅笑,摸了摸宓妃的头,“就听妃儿的,师傅也是没有被人围观这嗜好的。”

    “悔夜。”

    “是,小姐。”一听宓妃叫他的名字,甘在一旁充当背景板的悔夜就知道她的意思了,“三位请随我来。”

    “师傅跟三师兄小师兄先进去,我安排点儿事再去见你们。”

    “小师妹要帮忙么?”乐风冲宓妃眨了眨眼,目光若有所指。

    “要帮忙的话,可不用跟我们客气。”

    “小师兄跟三师兄就放心好了,真要帮忙的话,我可不会客气。”

    “嗯,那我们就随师傅先进去了。”

    “去吧去吧。”

    因着先前闹的那一场,安平和乐郡主出行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星殒城,是以宓妃的一举一动都格外的惹人注目。

    尤其是药王领着云锦跟乐风出现之后,围观众人那可真是恨不得伸长了耳朵听他们说话,就怕自己听漏了什么,会没有谈资。

    世人皆知,相府嫡女温宓妃,也就是皇上亲封的安平和乐郡主那是拜入药王门下的。

    是以,那位当得起安平和乐郡主喊一声师傅的,仙风道骨的老人家,他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药王,那是药王谷的药王啊!

    一时之间,药王现身星殒城的消息就如狂风暴雨般,瞬间侵袭了整个皇城。

    不出一刻钟的功夫,太子府,明王府,武王府等等,甚至是消息都传进宣帝的耳朵里。

    “小德子,你说那丫头这是玩的哪一出啊?”宣帝剑眉紧蹙,一脸的疑雾重重。

    宓妃有说她会替寒王解毒,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药王会来星殒城啊?

    他这心里没底,怎么就总觉得会因为药王的出现,而掀起什么不可预知的风险。

    “皇上若是心中有疑问,不妨直接问问郡主就好,相信郡主会给皇上一个合理解释的。”能让皇上用这般亲呢语气说话的人,张公公一听就知道指的是谁。

    “药王谷素来神秘,那药王更是行踪飘忽不定之人,虽然传回来的消息上是说药王到了星殒城,并且还与宓妃丫头碰了面,但朕总觉得不太真实。”

    想那药王也不是一般的人物,他岂会不知现在星殒城的局势,这个时候他冒出来,简直太招惹是非了。

    “皇上,药王来了星殒城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又有那么的百姓亲眼目睹了他与郡主之间的亲密互动,这消息怕是假不了。”

    “你说得对,这个时候收到消息的太子他们怕是坐不太住了。”突然,宣帝周身的气息猛地变冷,他的声音更是冷寒如冰,让得张公公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低垂着头小心翼翼的瞄了瞄宣帝高深莫测的神色,张公公聪明的选择了保持沉默。

    这个时候他是说什么错什么,还是乖乖管住自己的嘴巴比较保险。

    纵然皇上再怎么厌恶,再怎么不待见一心想要置寒王于死地的太子等人,可太子等人身体里流着皇上的血,他们都是皇上的亲生儿子,故而,有些话皇上可以说,他区区一个做奴才的可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那绝对是嫌自己命太长的节奏。

    “晚些时候你给朕安排一个可信的小太监,让他隐藏身份去相府替朕传一个口谕给宓妃丫头。”

    “是,皇上,奴才记下了。”

    “嗯。”与其他在这里想七想八,倒不如就像张公公所说的那样,心中有什么疑问,直接向宓妃询问答案即可。

    那丫头行事素来极有分寸,在针对寒王的问题上,一有什么变动也会提前知会他一声,怕的就是他没有心理准备,这次药王突然出现在星殒城一事,宣帝担心宓妃也是临时遇上的。

    至于要如何弱化药王出现在星殒城一事,还得从长计议再说。

    不管药王此番前来星殒城是为了什么,哪怕他的到来跟寒王没有一点关系,却很难不让人将药王跟寒王联想到一起,甚至认为药王的出现就是为寒王而来的。

    毕竟寒王毒发再也抑制不住,只能将命给吊着的消息早就传得沸沸洋洋,压根不需要什么人再对此进行宣传,药王医术高明,难保他选择在这个时候来星殒城,就不是冲着寒王来的。

    本着宁可错杀,亦不可放过的原则,寒王也罢,药王也罢,近几日都别想过安生的日子。

    御案后龙椅上,宣帝锐利的眸色渐渐加深,他让张公公退出去之后,立刻便唤来暗卫,细心周密的交待了他们几件事情。

    直到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之后,宣帝不安的心方才渐渐的落回到肚子里。

    ……

    “县主,你要再转下去,奴婢都要给你转晕了。”

    南宁县主,“……”

    她也不想这样的,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啊,要是不走一走,转一转,就那么呆坐在那里,她怕自己会憋死。

    “县主不就是在担心安平和乐郡主么,奴婢这就出去问问好了,这样你也好安心是不?”话落,佟儿就要转身往门外走。

    也不知安平和乐郡主在忙什么,要是她没时间陪她们县主就早说嘛,也省得她们县主这么焦急的在这里等她,偏又半天都看不到她的身影。

    之前在膳楼外,是她吩咐她的侍女带她们主仆三人到这个雅室稍坐片刻,她也说了自己随后就来的,可这摆在眼前的结果,是说她家县主被放鸽子了吗?

    “佟儿回来。”

    “可是县主……”

    “没有什么可是,叫你回来就回来。”

    “是是是,奴婢不去问了还不成吗,县主别生气,生气就不漂亮了。”

    南宁县主睨了眼佟儿这个贫嘴的丫鬟,她走到窗边坐下柔声道:“她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说好会来她就一定会来,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县主这都还没过相府的门呢,就这么护着未来小姑子了。”

    “本县主看你们两个丫头就是欠打,真是越发没有规矩了。”

    佟儿跟嘉儿对视一眼,两人的嘴角都是齐齐抽了抽,垂着眸子反思了一下自己,“知道的会说你们护主心切,不知道的指不定会在背后怎么编排我们主仆,你们是本县主身边的大丫鬟,一言一行除了代表着你们自己,更是代表着本县主,若是你们这性子还不改一改的话,怕是往后不能再继续留在本县主的身边。”

    她知道这两个丫鬟忠心,也知道她们是怕她受委屈,可这不也需要看对象是谁么?

    “县主,奴婢知错了。”

    “是奴婢们错了,请县主责罚。”

    看着跪在她面前的两个丫鬟,南宁县主轻声道:“既然知错了就要改,先起来吧,罚不罚的咱们回府再说。”

    “是,县主。”

    “你们要知道安平和乐郡主跟一般的闺阁千金是不一样的,她每天要忙的事情很多,不可能像你们家县主我一样的清闲,单单就是管理她的封地琴郡,她就不可能清闲得了,你们可明白。”

    在南宁县主的心里眼里,她可是将宓妃当成是偶像一样来崇拜着的。

    她对宓妃的一切想法都是好的,从未有过半点的怀疑跟不确定,她也相信宓妃若是对她有什么意见,她绝对没有那个耐性跟她玩心眼,耍手段,她压根就会完全不屑搭理她。

    “县主,是奴婢们想得太简单了。”

    “好了,你们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许是她在楼下被什么事情绊住了,咱们再等一等就好。”

    “是,我们听县主的。”

    “这里也没有外人,本县主不用你们伺候,找个地方坐下吧。”

    嘉儿跟佟儿摇了摇头,县主是主,她们是仆,她们不能失了规矩。

    “大公子,你怎么过来了?”门外,没有接到宓妃新指示的剑舞,自然是守卫着南宁县主的安全,不敢擅离职守。

    “接到妃儿传信才过来的。”

    “呃…是。”

    “妃儿她在后院,你去吧。”

    “是,大公子,那南宁县主就交给你了。”

    “嗯。”温绍轩面色温和的点了点头,漆黑如星子般的双眸目送剑舞潇洒离开。

    当他接到药王出现在星殒城的消息,正准备要出门亲自探查一番的时候,又接到宓妃传给他的消息。

    信上大致的意思就是,她的师傅跟师兄来看她来了,她没有时间陪未来大嫂南宁县主,让温绍轩亲自到膳楼接南宁县主,然后再送南宁县主回家。

    对于杨家,宓妃也是直言不讳的提了提,她相信自家聪明的大哥明白她的意思,也知道该怎么做。

    “县主,好像是温大公子。”

    “什么好像不好像的,分明就是姑爷的声音嘛。”

    收到两个丫鬟调侃又暧昧的目光,南宁县主直接就羞红了一张脸,她还以为宓妃之前说,让温绍轩来送她回府是说着玩的,哪里知道她还真把温绍轩给叫来了。

    难道宓妃她这么长时间没有现身,就是去给她安排这样一个惊喜了吗?

    咳咳…若是宓妃知晓此刻南宁县主心中的想法,她\定不免感叹,这可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你们两个快别说了。”

    “是,奴婢们不说。”

    当嘉儿跟佟儿挤眉弄眼满脸笑意的时候,站在门外一袭青衣的温绍轩抬手敲响了房门。

    “请进。”

    听到回应声,温绍轩温文尔雅的推门而入,抬眸便对上窗边目露羞色的南宁县主,他的心便一阵柔软。

    这段时间他太忙,也没太顾得上她,如今见她气色什么的都还好,心下不免满意了几分。

    要说温绍轩对南宁县主是挺亏欠的,不过若是让他再重新选择一次,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偏差。

    他的婚礼,怎能没有宓妃出席。

    “温大哥。”期期艾艾的对上温绍轩满是柔色的黑眸,南宁县主不便脸蛋儿红红的,就连耳根也红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每次见到温绍轩,她就忍不住会很害羞。

    “嗯。”温绍轩嘴角噙着笑意点了点头,见她羞红了脸不觉眸中笑意加深,“走吧,我送你回府。”

    “啊?”

    正当南宁县主因他这句话而怔愣,甚至是傻眼,毫不掩饰自己脸上失望之色的时候,温绍轩突然又转身过来,温暖的手掌轻抚了抚她的头,柔声解释道:“妃儿的师傅跟师兄来星殒城了,他们有事情要商量,所以妃儿传信给我,让我送你回府。”

    “哦。”她太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只想跟他说说话,想听的并不是这个好不好,越想南宁县主就越觉得委屈,不知不觉竟连眼眶都红了。

    “妃儿让我跟你说声抱歉。”

    “没…没没关系的。”

    “最近这几天城里会很乱,也会很危险,要是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你要记着就别出府了,知道吗?”

    “知知道了。”

    “有什么话,我们一会儿在马车上说。”就这么被一个女人心心念念的惦记着,感觉貌似还挺不错的,温绍轩如是想着。

    “啊…哦。”

    “呵呵…”满目柔色的看着手足无措,表情份外可爱的南宁县主,温绍轩不禁笑出了声,“安心在府里等着我来迎娶你,什么都不要去想,只要高高兴兴的就好,其他的都交给我。”

    “嗯。”

    “走吧!”

    “好。”

    知道温绍轩不是没有话想对她说之后,南宁县主的脑袋终于也正常运转起来,细细回想温绍轩说过的话,她猛然意识到什么,一双清亮的眸子不禁睁得大大的。

    宓妃的师傅,那岂不是药王?

    宓妃的师兄,那也随便出来一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啊?

    怪不得温绍轩要叮嘱她无事不要出门,就目前的局势而言,乱还是好的,危险什么的还真不是开玩笑的,为了她的小命着想,南宁县主打定主意今日回府后,她就乖乖的安心待嫁,什么都不管了。

    ……

    膳楼・后院

    “小师妹你这是……”

    宓妃乱没形象的坐在椅子上,赶紧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接着又喝了一杯才算了事。

    “我快累成狗了。”

    “噗――”

    听到宓妃的话,刚把茶水喝到嘴里的药王就喷了,他挑着眉道:“你个丫头这什么古怪的形容,你是狗么?”

    她要是狗的话,那他这个做师傅的成什么了?

    光是想想,药王就觉得份外的心塞。

    “师傅,你可知道你这般高调出场,到底引发了怎样的风暴?”

    膳楼外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宓妃就是想要阻止消息的散播都不行。

    “师傅相信你,你一定可以摆平的。”

    如此不负责任的话传进宓妃的耳朵里,她真后悔拜了这么个师傅,“麻烦是师傅惹出来的,作为徒弟的我替师傅收拾麻烦也不是不可以,就是师傅总得付出点什么。”

    “你个丫头片子想要为师替你背黑锅?”

    “什么叫黑锅啊,有师傅这么说徒弟的么。”宓妃闲闲的翻了个白眼,原本她正愁替寒王解毒还没有个很好的说辞,眼下她这师傅出现得简直刚刚好。

    “那也没有徒弟这么算计师傅的好伐!”

    “这怎么能说是算计,我可不相信师傅来星殒城是来游玩的。”

    “为师是来看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闻言,宓妃摇了摇头,抿唇道:“虽然师傅最主要的原因是来看徒弟我的,但也不排除师傅没有别的目的。”

    药王,“……”

    这丫头还能把他的心思摸得更透一点吗?

    做她师傅还真是没有安全感,他能换个徒弟么?

    呜呜…这个徒弟大多数时候,简直太不可爱了。

    “小师妹应该知道天山老人跟咱们师傅交情非浅吧!”

    “咦,小师兄的意思是……”

    “天山老人找师傅不是一天两天了,小师妹你懂的。”

    宓妃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呆萌的望着云锦,软声道:“三师兄,妃儿不懂。”

    “你就可劲的装。”云锦冲宓妃翻了个白眼,不打算跟这丫头较真。

    “师傅。”

    “行了,别用这样的眼神儿看着为师,为师答应你还不成。”

    “呵呵…我就知道师傅最好了。”

    “虽然为师是答应了你,但你替寒王解毒总要想个好说辞的,否则服不了众啊。”就算他是药王,也不能坏了某些规矩,不然往后他还不得烦死。

    “师傅放心,妃儿定会想个万全之策的。”

    “嗯。”

    “对了,师傅跟三师兄小师兄可有住的地方,需要我来安排吗?”

    药王师徒三人对视一眼,齐齐摇了摇头,便听宓妃接着又道:“要不就住相府吧!”

    “住在相府太容易被人盯上,搞不好你跟你的家人想要出行都会成为麻烦。”

    “唔,三师兄所言有理,那不如就住我在城里的别院,外人倒是不知我名下有哪些宅子,就算想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查得到的。”

    “这……”

    不等乐风把话说完,药王就直接开口问道:“妃儿,你准备在哪里替寒王解毒?”

    “当然不能在寒王府,替寒王解毒的地方我倒是早就想好了,而且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楚宣王世子的梨花小筑,那是知道的人很多,真正能找到地方的几乎就没有。

    就目前而言,梨花小筑绝对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之一了,“按照之前的约定,寒王跟天山老人他们应该都秘密住进了熙然的梨花小筑,不如师傅跟两位师兄也住到梨花小筑去?”

    “熙然,就是你喜欢的那个臭小子。”自家宝贝徒弟被拐走了,药王还不曾见过那人,每每想起药王心中的那把火就烧得很旺。

    “好,为师就要住那里,你让那个臭小子亲自来照看为师。”

    “呃…”宓妃无辜的眨了眨眼,看到她家师傅难看的脸色,只能默默的在心里对陌殇说一句:熙然,你就自求多福吧!

    “阿嚏――”

    梨花小筑内,刚把寒王一行人迎进正厅的陌殇,猛地接连打了两个喷嚏,他揉了揉隐隐发痒的鼻子,怎么就总觉得后背在漏风呢?

    莫不是谁在算计他?

    ------题外话------

    很抱歉又断更了三天,荨早在半个多月前就感冒了,然后吃了药也一直不见好,国庆期间天气变化又大,时冷时热的导致感冒越发的厉害,终是没能逃脱又进医院了。

    更新从今天开始恢复,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请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99街上偶遇,师徒相见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