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02 父女夜话,计划落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府・碧落阁

    “阿嚏――”

    听到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喷嚏声,温老爹跟温夫人对视一眼,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大了,脸上更是流露出担忧之色。

    “小姐这是怎么了?”

    “没事,就是鼻子有点痒。”书案后,宓妃一手翻阅着账本,一手揉了揉隐隐发痒的鼻子,好看的眉头都不禁打了几个结。

    “奴婢给相爷夫人请安。”

    “咦…”听到房外的动静,宓妃手上的动作一顿,嘴里轻咦出声的同时,正要起身的她便听到温夫人轻柔婉约,满是关心的话语,“妃儿,你可是哪里不舒服,好好的怎会打喷嚏,莫不是受了风寒?”

    说话间温夫人已然是快步走到了宓妃的身边,拉着她的手上上下下将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天这么冷,你这丫头怎么也不多穿一件衣服,还有屋子里的火炉也应该多放一个两个,这样也暖和一点。”

    “爹娘,你们怎么亲自过来了,今夜风大雪大的,有事派个小厮过来说一声,我去观月楼见你们啊!”对于温夫人所提的问题,宓妃嘻笑着选择了避开,她并不觉得房间里面冷,真要多摆几个火炉的话,她担心她会穿不住冬装,而改穿夏装,那样岂不太过引人注目。

    若不是考虑到丹珍冰彤跟那几个以白字开头命名的丫鬟们没有功夫傍身,大冬天的没有炉火会受不住,她这院子还真是不需要那种东西。

    “你也知道风大雪大,手这么的冰凉怎么就不记得多穿一点,没得让为父跟你娘替你担心。”温老爹对于女儿的所有柔情与宠溺疼爱,可谓是统统都给予了宓妃,他对宓妃这个女儿也亲近得很,不像其他父亲顾忌得那么多,哪怕就是跟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保持着距离,规矩什么的忒烦人。

    再加上宓妃这个经过异世特殊改造的灵魂,她的言论就是家人之间的爱要说出来,拥抱啊,亲吻啊,这些都是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故而,刚开始宓妃对他们的亲密行为还让他们有点受不住,渐渐的等到他们也融入其中的时候,方才发现有些话说出来之后,家人之间的感情越发的亲密和谐了。

    于是,温老爹也就不再忌讳那些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言论,对于外面的女人,这些当然要特别留意,可对待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女人,他要还这也顾忌,那也顾忌,用宓妃的话来说,那他该活得多累。

    “这次回来爹还以为你长大了,哪里知道还是一点没变,还是跟小孩子一样一样的,就连加减衣服这样的事情都还要有人在身边对你耳提面命。”看着出落得越发出挑美丽的女儿,温老爹这心里既是自豪又是心酸,反正那等滋味不太好受。

    他自豪这么好的女儿,是他的。

    却心酸这么好的女儿已经从那么小小软软的一个粉嫩团子长得亭亭玉立,已然都到了可以出阁的年纪。

    一想到他这乖巧美丽的女儿会被别的男人给抢走,温老爹就心塞得厉害,他不禁会想,早知会有这样的一天,当初还不如生臭小子呢,那样拐的就是别人家的闺女了,他也不至于这么难受。

    “咯咯咯…妃儿可不就是小孩子么,在爹爹跟娘亲的眼里妃儿永远都是小孩子。”挺俏的小鼻子被温老爹毫不客气的捏了捏,宓妃就干脆扑到温老爹的怀里撒撒娇,软软糯糯的声音听得人心都快酥了。

    一旁的温夫人看到这父女俩儿的互动,说是不吃味那都是假的,她总觉得她这闺女跟她爹亲,反正就是比跟她要亲好多。

    可眼见他们父女俩儿这么好,温夫人心里却又满满都是甜蜜跟幸福,这一大一小都是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存在,他们感情越好她就越是开心。

    “爹爹,你快看,娘亲她吃醋了,妃儿是不是最喜欢爹爹啊!”

    “你这丫头。”听到宓妃打趣她的话,温夫人的脸红了红,她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故意板着脸道:“你啊,跟你爹就是一伙的,娘早就认清这个事实了。”

    宓妃眨眨眼,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心说:娘亲,没看出来您这‘怨气’挺大的啊!

    “那可不,女儿就是爹爹上辈子的小情人啊,爹爹对待他的小情人怎么能不疼不宠,娘亲就算吃醋也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的,谁让娘亲生了我呢。”

    “是是是,你是你爹上辈子的小情人。”

    也不知这丫头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这些理论又是从哪里学来的,不过细细想来,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等意识到自己在脑补些什么的时候,温夫人嘴角一僵,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插科打诨是没有用的。”就在宓妃以为自己成功转移了话题的时候,温老爹一句不愠不火的话,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立马就浇了宓妃一个透心凉。

    “噗嗤――”

    实在是宓妃的表情太过生动跟形象,那一脸像是猛然被雷劈了模样,愣是把温夫人给逗笑了。

    “爹爹跟娘亲就放心好了,妃儿自己就是医者,对自己的身体还能没个数?再说了妃儿可是习武之身,还有内力护体,这么穿一点都不冷的。”

    顺势被宓妃带到软榻上落座的温老爹跟温夫人听到她这么解释倒也信了几分,自家三个臭小子不是都说过了么,妃儿虽然比他们后习武,但这丫头天赋惊人,简直就是天生练武的料,她的功夫比起她的三个哥哥都要强。

    “女儿手凉是天生的体质原因,并非是被冷的,更何况当初师傅可是为女儿好好调理过身体的,断然没有留下什么病根。”

    “妃儿刚才是在看琴郡的账本?”药王在星殒城出现的消息,温老爹自然也是收到了,可不管外面怎么传,他都没有派人出去打听。

    毕竟,药王出现在星殒城,最有可能就是冲着宓妃来的,他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宓妃就好,从宓妃嘴里说出来的定然也比外面的可信度要高。

    只是今日宣帝交了几件不太好处理的差事给他,让他忙到很晚才回府,听钱嬷嬷说起宓妃到观月楼找过他,温老爹便知宓妃心意了。

    “嗯,琴郡好歹都是我的封地,我可不得把它给经营好了。”当初对于琴郡的种种规划,现如今都一一步入了正轨,虽说每月的盈利并不多,可宓妃有信心有理由相信,顶多再过三个月,琴郡可以给她创造的财富,不会低于她出海一次。

    当然,这个出海指的可不是去到光武大陆,而是虚无之海上面那十来个被她锁定的买家跟卖家。

    “最多两年时间,我定要将琴郡打造得跟璃城一样。”话说在陌殇管辖下的璃城,宓妃还一直都是只闻其名,却未曾亲自去见识一下,小手摩挲着下巴,宓妃清亮澄澈的双眸骨碌碌的直转悠,唔,她要不要去璃城暗访一下,不管怎么说那地方她以后也要常住的说。

    “爹爹相信我闺女有那个本事。”

    “呵呵…爹爹会不会对我太有信心了。”

    “我女儿本来就那么优秀,爹爹对你很有信心。”从看到宓妃的那一份发展蓝图开始,温老爹就看到了他这个女儿的能力,也感受到了她的野心。

    可以说他是个没原则宠女儿的,只要宓妃觉得开心,她想做的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去阻止,更何况他的这个女儿心里明白得很,从来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原则性也非常的强,温老爹压根就不担心她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爹爹真好,我真是爱死爹爹了。”凑过去亲了亲温老爹的左脸,宓妃也不忘扭头过去亲了亲温夫人的右脸,软声道:“娘亲也好,妃儿最爱你们了。”

    “哈哈哈…”

    畅快的大笑过后,温老爹也问出了他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妃儿,药王他……”

    “这也正是妃儿从梨花小筑赶回来要跟爹爹说的事情。”

    “哦?”梨花小筑是楚宣王世子位于星殒城效外的一处别院,位置非常的隐秘,不是一般人能找得到的,温老爹也仅是听说过而已。

    “师傅接到我在海上传给他的信,知道我已经平安回来的消息,但因这段时间我实在太忙,也没能回药王谷一趟,所以等不到我回去看他,师傅就只好跑来看我了。”宓妃摊了摊手,表情也很是无奈,她其实压根没想到她那个师傅会走出药王谷,亲自到星殒城来逮她。

    “妃儿,你师傅他很疼你,你一定要好好孝顺他。”在温夫人的眼里,要是没有药王的话,她的妃儿不会学得一身好武功,更不会习得一手好医术,便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大的改变,遂,温夫人对药王真的是非常感激,也非常敬重的。

    “嗯,妃儿会好好孝顺师傅的。”

    “药王这动静闹得可真不小,也实在是太惹人注目了,怕是很多人都要坐不住了。”这是宣帝所担心,亦是温老爹所担心的。

    “这也怪我,刚听到师傅叫我的时候,我还觉着自己幻听了,心想师傅不可能出现在星殒城,也就没搭理,谁知就把师傅给惹毛了,然后就弄成了现在这样。”

    回想当时的情景,还真挺搞笑的。

    听到这样的说法温老爹也是抽着嘴角相当的无语,总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太可能出现在他这个精明的闺女身上,不过他也不觉奇怪。

    毕竟他这闺女有时候是挺聪明,可有时候那股迷糊劲儿,真有叫人抓狂的本事。

    “虽说师傅的出现会惹出不少的麻烦,也会让好些人寝食不安,夜不能眠,甚至是激进的走向极端,不计代价的疯狂出手,但若利用得当的话,对咱们也未必无利可图。”

    这类事情家里人一向都不让温夫人接触,此时她听着丈夫跟女儿的对话,也丝毫没有要发表自己看法的意思,她只要照顾好家里就行,其他的她没有能力去管,就尽可能的别给添麻烦。

    “妃儿是想把水给搅浑了,还越浑越好?”

    “爹爹可真聪明,轻轻一点就明白我的想法了。”

    “看来妃儿是都计划好了,要不要说出来爹爹听听,也好看看有没有爹爹能使得上力,再配合配合的地方。”

    “最近怕是盯着我的人不少,所以进宫是不成了,皇上那里就需要爹爹做传声筒了。”

    “嗯,这个爹爹能帮忙。”

    “爹爹让皇上放心,女儿向他保证过的事情绝对不会失言的,更加不会让寒王陷入险境。”

    “皇上身处那个位置虽说难了一些,但皇上对你这丫头是真打心眼里疼爱,他对你可是信任得很。”

    宓妃听到温老爹的感叹只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若非是感受到宣帝对她无条件的信任,宓妃也断然不会诚心待他,哪怕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就如温老爹所言,身处那个位置之上的宣帝很不容易,他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也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哪怕他对她真的有所防备,甚至是有所利用,只要没有越过宓妃的那条底线,那她便什么都不会去计较。

    “不管有任何关于你不好的传言,但凡没有从你的口中得到证实,都不曾动摇过皇上对你的信任,爹爹跟你说这些并不是要你记皇上的恩,而是咱们温家人都是问心无愧的坦荡之辈,该记着的便要记着。”

    “爹爹放心,皇上他是个好皇上,咱们可是忠臣之后,可不得尽心尽力的替皇上守好江山么。”

    “寒王的毒……”

    “爹爹不用欲言又止,关于替寒王解毒一事,好坏我都向皇上直白明说了,皇上的意思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比起让寒王就那么拖着,他情愿不顾一切的赌一把。”

    “能成功吗?”

    “这个我不敢保证,但我会竭尽全力。”

    “好,爹爹相信你。”

    “我替寒王解毒这事儿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可一旦寒王的毒解了,必然便会牵扯出什么,与其让他们费尽心机不择手段的去查去翻,倒不如直接给他们指明方向,让他们明知道是谁出的手,却愣是想找麻烦都不能太过,而且还不能光明正大的找。”

    为了能让她家师傅站出来,她也是付出了‘代价’的好不好,宓妃怎么可能让那些想找她麻烦的人痛快了。

    “妃儿,你这是想要拖你师傅下水?”

    “咳咳…爹爹这样的表情真是吓到我了,我这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还跟师傅商量过的,他也同意了。”

    “那你给爹爹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这样不会给药王,给药王谷带去麻烦吗?”药王谷一直都是隐世的,四国之争他们是不能参与的,否则……。

    看出温老爹的担忧,宓妃也没有隐瞒的开口说道:“爹爹应该知道毒宗吧!”

    “嗯,知道。”

    “那爹爹也应该听闻过药王谷与毒宗的宿怨是不死不休的那一种吧!”

    “这…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呵呵,关联可不就在这里,而且我要利用的也在这里,寒王的身体按照我离开时的状况,一直服用我炼制的那些丹药,绝对是不可能提前毒发的,但促发寒王体内剧毒爆发的根本原因,正是那毒宗宗主对寒王出手了,也正是因为跟毒宗宗主交了手,寒王才落得这般下场的。”

    “如此的话,咱们的确可以在这上面作文章。”

    “可不,世人皆知药王谷与毒宗的恩怨,寒王是毒宗宗主要弄死的人,那么药王非要救他的话,就可以归咎于药王谷与毒宗相斗,让寒王捡了一个便宜。”

    “会不会太刻意?”

    宓妃摇了摇头,再次出声道:“爹爹可知我第一次见到师傅是在什么情况之下,当时的师傅中了毒宗宗主的阴招,身中剧毒险些一命呜呼,这事儿可是在江湖上闹得沸沸洋洋的,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药王谷跟毒宗会有一场大战,结果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都自顾自的觉得,药王谷跟毒宗是在酝酿一场更大规矩的斗争。”

    话听到这里,温老爹已然明白宓妃的打算,接下来宓妃又将她整个计划的细节都说了一遍,最后才道:“这个计划爹爹就找机会说给皇上听听,趁着还有时间,若有不妥当之处咱们再行商量。”

    “好,爹爹会尽快跟皇上通通气的。”计划想要进行得完美,其中可少不了皇上的戏份。

    “需要大哥他们负责的部分,明个儿我去找大哥他们说道说道。”

    “嗯。”温老爹见宓妃方方面面都安排推算到了,他这心里提起的石头也算落了地,“时间不早了,妃儿早些休息,事情是永远处理不完的,等明个儿再慢慢的处理。”

    “知道了。”

    “别太累了,娘跟你爹就先回去了。”

    “是,我都记下了,娘处理府中庶务也是累的,等年一过还要忙大哥的婚礼,可得注意休息,需要人手的话直接到我这里调,不用跟女儿客气。”

    温夫人含笑点了点头,柔声道:“娘不会跟你客气的。”

    亲自送温老爹跟温夫人出了碧落阁,宓妃这才转身往回走,冷声道:“红袖,让龙凰旗旗主来见我。”

    “是,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02父女夜话,计划落定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