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05 严密监视,寒王毒解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楚宣王府

    “赤霜,你说你家少主我是不是特傻?”

    “……”

    “你说我要这不傻的话,怎么就上当跟出门一样的方便呢?明明一次次上当受骗,还特么就是学不乖,我这脑子是不是缺跟弦啊?”

    只要想到自他踏入楚宣王府就被陌殇给算计,然后莫名其妙成了楚宣王府当家做主,管理一切的人,还要应对外面那些蜂拥而至的‘苍蝇’,赫连子珩就觉得他好委屈。

    阿殇那混蛋简直太没良心了,做什么事情前难道就不能知会他一声?

    此刻正被赫连子珩念叨的某世子,皱着好看的眉头摸了摸隐隐作痒的鼻子,那表情好像知道什么似的,却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用陌殇的话来说,就他心里那点儿目的要是直白的告诉了赫连子珩,赫连子珩能不跑么?

    他不跑得比兔子还快就见鬼了,要知道他的这个表哥最厌烦的就是那些不得不担负在肩上的责任,此番出来历练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又何尝不是他想借此机会,如同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翱翔在蓝天之下呢。

    一旦游历结束,赫连子珩就将回到‘绝望深渊’,接手涅城,届时他将再也没有机会走出‘绝望深渊’,于他而言可是一点都不想困在楚宣王府里面,他想做的是畅游整个浩瀚大陆。

    陌殇正是将这点了解得透透的,他才不能据实以告,要不赫连子珩会有成千上万种办法偷溜,纵使他聪明得紧,也很难防得住。

    “熙然你这是……”

    对上宓妃看向他似笑非笑的眼神,陌殇略显尴尬的轻咳两声,不自在的道:“大概是又被某人给惦记了。”

    “说起来熙然对他也太不人道了。”打从她跟陌殇回来,不说前朝就是后宫关注他们的人也太多了,那些个大臣更是络绎不绝的往楚宣王府跑。

    结果陌殇倒是躲了清闲,住在梨花小筑完全一副不问世事的模样,这可苦了被陌殇忽悠留守在楚宣王府的赫连子珩,那真是想躲身都不行。

    关于赫连子珩的身份,在陌殇的有心营造之下,自然是非常神秘又尊贵的,再加上他跟陌殇之间表亲的这一层关系,又见陌殇对赫连子珩那是格外的看重,自然而然巴不上陌殇的人,转头就缠上了赫连子珩。

    星殒城的楚宣王府乃是御赐王府,虽说自打楚宣王失踪之后,这皇城里的楚宣王府几乎属于无主子居住的地方,楚宣王世子身体病弱,常常都是两三年才到里面住上小半个月,对于这变幻莫测,守卫严密如铁桶跟寒王府能划上等号的楚宣王府,实是有太多的人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有时候人的心态很奇怪,寒王府因有寒王坐阵,故而不管多么有心的人,想要一探都必须三思再三思,相对便显示出楚宣王府的不同。

    府内没有楚宣王世子坐阵,唯有尚算有点身份的就是负责看守楚宣王府的大管家,因此,为了摸清楚宣王府内的布局,可是没少人花心思。

    似乎在他们看来只要摸透了楚宣王府,还愁试探不出寒王府的深浅么?

    孰不知,就凭陌殇那腹黑的性子,就算你住在楚宣王府一笔一笔将楚宣王府的布局都画了下来,又怎么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是真还是假。

    “你是不知道那些人有多烦,这些日子他能坚持下来可见对你这个表弟,他是维护得不得了。”不说这些日子身在楚宣王府,代替陌殇会客的赫连子珩耐性有多么的强大,能忍到这个时候都还没跑,宓妃挺佩服他的。

    就拿宓妃自己来说,许是她的身上背着一个安平和乐郡主的身份,因而,不管亲近的不亲近的,见过的还是没见过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向她递帖子,又或是邀请她参加这样诗会,那样赏梅会什么的。

    宓妃从来不会轻意认同一个人,对于那些个她连见都没见过,又或是仅有一面之缘的千金小姐,大家闺秀,她其实挺不待见的,更没办法跟她们相熟起来。

    毕竟,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她,最是厌烦她们明明一个个怕她怕得要死,却要强忍着心中的惧意接近她,讨好她,也不知这是为了哪般。

    “阿宓这么替他说话就不怕我吃醋么?”

    “那你醋了么?”调皮的眨了眨眼,宓妃倒不觉得这个醋坛子会吃赫连子珩的醋。

    陌殇摇了摇头,轻笑出声道:“不是为夫瞧不起他,而是我家阿宓眼光那么好,怎么可能瞧得上他。”

    刚喝了一口茶的宓妃险些被某人这不要脸的话给噎着,她没好气的怒瞪他,不阴不阳的抿唇道:“哦,那熙然这是在夸自己呢还是在夸我呢?”

    “阿宓眼光好,当然是夸阿宓的。”陌殇讨好的笑望着宓妃,那漆黑如墨,灿若星辰的凤眸直把宓妃看得没了脾气,“为夫其实也是非常不错的对不对?”

    “对,你很不错。”

    眼见宓妃心不甘情不愿的重重点下头,陌殇也不跟她开玩笑了,微暖的手掌轻抚着宓妃柔顺的发,“等到寒羽的毒解了,他也就自由了。”

    在宓妃到梨花小筑之前,陌殇就已经修书一封,安排莫离送到了大管家的手里,由大管家亲自转交给赫连子珩,相信他能明白他这段时间的打算。

    “意思是熙然准备要送给他的礼物也准备妥当了?”

    陌殇爱怜的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阿宓这么聪明伶俐,我这可真没有成就感,心酸酸的怎么办?”

    “少贫嘴。”

    “但愿那份礼物他会喜欢。”赫连子珩出生的起点太高,日子更是过得顺风又顺水,陌殇能给予他的很少,也只能在别处花些心思了。

    “只要是熙然你送的,我敢保证你就是送他根草,他也能当宝贝。”赫连子珩的脾性从根本上来讲就跟陌殇是一样一样的,若非太看重陌殇,太想给陌殇撑起一片天,凭他的本事又岂会真的走不成?

    他不走,只因他知道陌殇需要他。

    她家有妹控属性的哥哥,陌殇家亦有弟控属性的表哥,哪怕就是寒王那样性情的,对陌殇也是好得要紧,只是他的表现没有赫连子珩那么明显罢了。

    “阿宓,不管是子珩还是寒羽,我已经得到了我的全世界,我希望他们也能得到他们的全世界。”

    “会的,总有一天他们会得到的。”

    ……

    “阿嚏――”

    正满心幽怨的赫连子珩,一遍又一遍骂着自己傻,骂着自己脑袋缺根弦,虽然他话是对着赤霜问的,可他也没指望赤霜能回答他。

    哎,他这手下可没有陌殇那些手下的性子,很多时候都是一个闷葫芦,几棍子下去还打不出个屁来,偏偏有时候冒出一句能把他给气得半死。

    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赫连子珩一般情况下也是不希望得到赤霜回应的,就当赤霜是个树洞,他只要将心里想说的话都跟倒垃圾似的倒出来就好。

    “阿嚏――”

    突然,赫连子珩又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他揉着自己的鼻子,没好气的道:“这是那小子还在背后算计我呢?”

    看着几乎暴跳如雷,一点贵公子形象都没了的主子,一身黑色劲装站在赫连子珩对面的赤霜只能紧紧的抿着双唇,“……”

    “你这是什么表情?”

    赤霜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冷硬的吐出三个字,“没表情。”

    噗――

    “赤霜,你可真会堵你家少主的心。”

    “少主的心是自己堵上的,属下什么都没有做。”

    这太过实诚的孩子,真的很不可爱啊?

    “咳咳…赤霜啊你老实回答本少主几个问题,记得要如实的回答,不许拒绝不答,更不能保持沉默。”

    赤霜抿唇,表情肃穆,怎么看都有一种风潇潇兮易水寒,将士一去不复返的惆怅啊?

    “你说本少主对你好吗?”

    “好。”

    “你说本少主对阿殇好吗?”

    “好。”

    “那你说阿殇他对本少主好吗?”

    尚未被赫连子珩忽悠过去的赤霜短暂的怔愣片刻,倔强的抿着嘴,低声嘟囔道:“好。”

    殇少主,不,应该说是宫主他对少主是挺好的,不过那个‘好’的方式明显跟少主不一样,也就显得在赫连子珩和陌殇之间,看起来总像赫连子珩在吃亏一样。

    如若他家少主的真心相待没有换来陌殇的诚心以待,赤霜就算表面对陌殇恭恭敬敬,心里定然也不会把陌殇当一回事儿。

    陌殇以真心相待赫连子珩,忠心不二的赤霜自然心中有数,也就不多嘴他家少主老是被欺负这事儿了,说得多了不是给他家少主心里添堵么?

    “真好?”

    “真好。”为表示他说的是真话,赤霜还特意重重的点了点头,那表情认真得不能再认真。

    问题明明是自己要问的,可看到赤霜这个样子,赫连子珩只觉胸口跟堵了一团棉花似的,怎么都不得劲儿,浑身不舒服怎么整?

    “那你说本少主是不是真的傻?”

    “傻。”

    “是不是也真的蠢,要不怎么能一再的上当受骗,被卖了还在帮人家数钱?”

    “嗯,蠢。”

    “这么说本少主在赤霜的心里那是又傻又蠢了?”

    “傻,蠢,没救了。”

    赫连子珩,“……”

    要不要这么实诚,真不怕他翻脸么?

    “既然你家少主都蠢得无可救药了,你要不要落跑?”

    “不要,跟着少主。”

    “你这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怎么每次本少主问你,你都沉默不语,是怕触怒本少主?”

    赤霜,“……”

    不是他不想回好不好,而是某少主曾经明明就明令禁止过他,在他自言自语,自说自话的时候,绝对不许回应他,否则就狠狠的罚。

    要不身为忠仆的他,怎么可能任由他家少主这样自我否定又自我折磨,他怎么都会安慰一二的。

    好在赫连子珩不知道赤霜心里在想什么,否则他被呛到吐血都是好的。

    说什么安慰,你那分明就是补刀好么?

    “哼,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难得看到赤霜那张脸会有情绪的变化,赫连子珩怎么舍得不多逗上一逗,天知道这些日子他有多无聊,又有多烦恼。

    那些个疯狂往楚宣王府凑的文武大臣,简直比起涅城中的某些人都要讨厌十倍百倍,他是一刻都不想面对,偏生他又不能跑路。

    阿殇那没良心的家伙还真是到了自己的地盘,说没踪迹就没了踪迹,赫连子珩纵使有心,短时间之内也无法将他找到。

    唯一的办法除了等,还是等,赫连子珩觉得他要再不找点事情给自己做,他就要疯掉了。

    “少主别玩了。”

    “哎,你知不知道你家少主我快要无聊死,外加烦死了,要是可以的话本少主真想弄死那些本少主一眼都不想看到的人。”

    临行前父亲交待过他,身处浩瀚大陆不到万不得已,切忌不能犯了杀戒,不然因因果果,难免就会在他自己的身上,或是家人,又或是子孙后代的身上报应回来。

    对此,赫连子珩还是颇有忌讳的,能不动手就不动手算是他的底线。

    “少主何必跟那些人一般见识,他们还没有资格让少主放在眼里,烦在心里。”

    “呃…”

    “少主,属下说得不对么?”

    “对,说得很对,本少主的确是着相了,跟他们一般见识实在有辱身份。”

    “少主能这么想就对了。”

    主仆二人谈话刚告一段落,大管家便带着陌殇的亲笔信出现了,“老奴给子珩公子请安,子珩公子万福。”

    “大管家这么晚怎么亲自过来了,该不会府里闯进来了小老鼠?”要赫连子珩说那些人也真是不死心,明知道楚宣王府守卫森严不说,还四处都布满了机关陷阱,奇门术数,愣是不怕死的来了一回来二回。

    刚开始的时候赫连子珩还能将来人当作小玩具,耐着性子逗上一逗,等到多两次过后,心知那些人闯不进来之后,赫连子珩就彻底失去了信心。

    不过就一些无关紧要的小老鼠,压根不用他亲自出马,王府的侍卫解决不了,还有王府的暗卫出手清理,他乐得清闲。

    “回子珩公子的话,今晚倒是没有小老鼠硬要闯进来,老奴是来给子珩公子送信的。”

    “送信?”掏了掏耳朵,赫连子珩还以为自己幻听了,谁会给他写信,他在这里可是一个熟人都没有。

    当然,宓妃不能算作是朋友,那是被他当作家人的人,哪里是朋友可以相提并论的。

    “子珩公子没有听错,老奴确是来送信的。”这信莫离可是再三交待,必须得由他亲手交到赫连子珩的手中,中间不能假他人之手,大管家哪里能不慎重再慎重。

    “谁的?”

    “回子珩公子的话,信是世子爷交待要老奴亲自交到公子手中的。”

    “阿殇的信,他现在人在哪里,哪有他这么做主人家的,居然把我一个客人丢到府里,他自己却跑了,这是什么道理,说得过去么他。”

    心知被世子爷丢下的某公子心里其实憋着一把火,大管家虽是执行陌殇命令的,却也难免要心疼赫连子珩一把,谁叫他上了他家世子爷的那条贼船呢?

    这就好比当初的唐公子那样,完全就是卖身给他家世子爷了,再想跑难呐!

    “老奴倒是知道世子爷他去了哪里,但就算老奴说了子珩公子也不定找得到,就算能找到肯定也要花费些功夫,不是三五日就能成事的。”

    “呵呵…”闻言,赫连子珩冷笑出声,“难道他小子还能上天了不成,什么地方会是本少主找不到的,你说,他在哪里?”

    等他找到陌殇,他保证不打死,对,他一定不会找死他的。

    他只是要跟他干上一架,出出心里这口憋屈着的气,不然他怕自己早晚得把自己给憋死。

    “世子爷他在别院梨花小筑,那地方素来神秘,哪怕就是老奴也只听过没有去过。”言下之意就是,子珩公子若想寻世子爷就别为难老奴了,就算你掐着老奴的脖子,老奴也还是不知道啊。

    “赤霜,这梨花小筑本少主怎么听着有点儿耳熟?”

    突然被点了名的赤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沉声道:“少主,在属下今个儿一早向你禀报的消息里面,其中一条就是关于梨花小筑的。”

    据他的调查,那些欲与殇少主为敌的太子等人,他们差不多也都认定了殇少主就在梨花小筑,甚至也隐隐有所怀疑认定药王师徒也在那里,遂,那些人的眼线可谓是全力在寻找梨花小筑的具体位置。

    “那么多人都找不到,看来本少主一时半会儿还真没办法见到他。”心里权衡了一下,赫连子珩没在坚持,“大管家先将阿殇的信给本少主看看吧!”

    “信在这里,请子珩公子过目。”

    赫连子珩轻点了下头,接过大管家双手奉上的信,也没回避什么直接就找开看了起来,等到信里的内容完全被他记在脑子里,方才随手就将信给毁尸灭迹了。

    “算他小子还有良心,不然本少主跟他没完。”

    眼见自家少主心情变好,赤霜也是松了一口气,他终于可以不用再三被某少主的威压洗礼了,这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子珩公子,不知世子爷可有在信中对奴才们有何安排?”

    “安排倒是有的,不过还得容本少主再好生谋划一二,所以在这之前,大管家做好该做的就行,其他的明日本少主自有安排。”

    “是,如果子珩公子没有别的吩咐,那老奴就先退下了。”赫连子珩的身份,陌殇回府的第一天就有对府中众人明说,因而,楚宣王府上上下下对赫连子珩都非常的恭敬,对于他的命令自然也是听从的。

    他们都是陌殇手下培养出来的,除了忠心之外,时时刻刻铭记在脑子里的便是服从二字,既然陌殇早有交待,他们就断然不会跟赫连子珩唱反调。

    “夜深了,大管家早些回去休息。”

    “老奴谢子珩公子体谅。”

    “嗯。”

    目送大管家躬着身子离开,赫连子珩周身的气势猛地一变,俊美无双的脸上露出丝丝邪笑,颇有深意的开口道:“赤霜,走,随本少主乔装改扮一番,出去演上一出戏。”

    “是,少主。”

    难得有他家少主觉得好玩的事情,赤霜除了选择支持还能做什么,当然是乖乖的从了。

    ……

    梨花小筑

    流霜院

    “幽夜。”

    “王爷,属下在。”听到寒王的声音,始终守在门外不肯离开的幽夜轻轻的推门而入,不出意外的又听到寒王不间断的咳嗽声。

    他的眉头拧了拧,语气冷硬而恭敬又不失关心的道:“王爷您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属下去请溥颜公子过来或是通知世子跟郡主?”

    “老毛病了,本王无事。”

    幽夜走到寒王的床边,一边伸手扶住寒王,一边拿了枕头垫在他的腰后,让寒王可以坐得舒服一些。

    “属下给王爷倒杯热水暖暖胃吧!”王爷素爱喝茶的,可自打宓妃初次替他诊过脉,严禁他再饮茶之后,王爷倒是养成了喝热水的习惯。

    “嗯。”

    一杯温度适宜的热水下肚,墨寒羽觉得干涩的喉咙舒服了很多,“一切进行得可还顺利?”

    “王爷就放心好了,郡主的计划天衣无缝,咱们各方人马又配合默契,肯定什么乱子都出不了的。”幽夜没有说出口的是,就算真的出了乱子,不还有世子爷在前面顶着么,这个时候世子爷断然不会允许王爷操这份心的。

    更何况幽夜从来都不认为宓妃是个会打无准备之仗的,一计划失败了,二计划就会顶上,前两个计划都失败,指不定还有第三跟第四计划,那才符合郡主她的行事之风。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惊天地泣鬼神,无人胆敢与其正面交锋。

    “本王不是纸糊的,身体不能动,脑子还没有不灵光。”

    “郡主可是交待过的,不许王爷忧思过重,但凡王爷想知道的,属下必定毫无保留的全部交待,可王爷眼下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好好休息,等到痊愈了有什么是王爷不能做,做不了的。”

    “本王倒是不知何时幽夜的这张嘴,越发能说会道了。”

    “属下这是实话实说。”

    “那好,你们是如何安排的说与本王听听,本王不会插手的。”

    深知自家王爷是个什么样的脾性,这一点也是宓妃等人早就预料到的,因此,老早就交待过幽夜,如果墨寒羽没问就什么也别说,他若问起了就把一切都告诉他,也免得他自己瞎琢磨,没事都能被想出事来。

    “之前郡主一直没有行动,就是为了等待一股东风,昨日那股东内便到了。”

    “毒宗的人出现了。”墨寒羽沉声开口,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王爷就是王爷,一猜就中。”

    “少贫嘴,不然本王有的是法子收拾你。”

    对上某王略带警告的眼神,幽夜立马变得一本正经起来,“据郡主分析,媚骨老人的七弟子祝泉既然来了星殒城,那么媚骨老人应该也快到了,为了把戏唱好,按照郡主计划好的,咱们的人开始分头造势了。”

    造势,造的当然是药王谷与毒宗不和,媚骨老人跟药王有生死之仇的势,同时爆出来的还有寒王因何而毒发的原由,从而衍生出些什么来。

    首先放大药王谷与毒宗的恩怨,亦放大寒王与毒宗之间不死不休的仇怨,接着引出媚骨老人的得意弟子祝泉,将他设计套牢成为引发药王意欲出手相救寒王这件事情,届时毒宗与药王谷必有一战,媚骨老人跟药王少不了要打一场,最后才是把一切巧合都合理化,让人纵使心中有疑却也无法得到证实。

    “宫里有皇上盯着,星殒城内有温大公子跟理郡主世子他们盯着,楚宣王府有子珩公子坐阵,城外一切尽掌控在郡主跟世子的手里,一有风吹草动咱们便能及时做出应对,不怕那些人不上当。”

    “咳咳…”苍白的手紧了紧肩上披的衣服,墨寒羽眸色渐深,沉思半晌后道:“再给苍茫传达一道本王的指令,就说……”

    墨寒羽后面的是对着幽夜耳朵说的,他的声音也仅能他们两人听得见。

    “王爷放心,属下都记下了。”

    “明天夜里就要开始解毒了,本王也乏了,你便退下吧!”

    “属下等王爷睡着在离开,属下保证不会坏的。”

    墨寒羽看了幽夜一眼,而后便收回目光躺下去闭上了双眼,幽夜上前替他盖上被子,又默默的退到一旁,直到确认墨寒羽真的睡着了,他才轻手轻脚的退到房外。

    “溥颜公子这么晚了你怎么会过来?”

    溥颜挑了挑眉,不答反问的开口指了指房间里面,压着低沉的嗓音道:“他才刚睡下?”

    “是的,王爷刚睡下。”

    “今晚不用你守夜,我不放心他,就由我在外间守着他,也好观察一下他的情况,也好让宓妃师妹解毒时的成功几率高一些。”

    幽夜犹豫片刻,心知溥颜不会伤害他家王爷,倒也放心不少,“那属下就先谢过溥颜公子了。”

    “想来我那个师弟肯定交待了什么事情给你办,趁我守着他的时候,你快些去办。”

    “是,那幽夜告退。”

    溥颜走进房间先是去看了看墨寒羽,见他睡得还算安稳心下松快了些,一个人走到外间软榻坐下时,脑子里不免就开放回放他家师傅天山老人跟药王见面互损的场面了。

    一想到在他们师傅的授意之下,死皮赖脸的愣是将宓妃变成了他们师兄弟三人的宓妃师妹,溥颜也是感到相当的无语。

    天山老人可不觉得他是死皮赖脸,话说他自打知道药王收了个女徒弟,心里就打着让他的徒弟娶了药王女徒弟心思的,结果倒好寒王没抓住机会,宓妃被陌殇给抢走了,他的徒弟媳妇儿给飞了。

    这可不就吵着药王,非要认宓妃当徒弟,药王自是不可能同意,两个老头儿险些没大打出手,直接将琼华堂给掀了。

    最后么,经双方协定宓妃不用拜在天山老人门下,但他们师兄弟三人却多了个宓妃师妹,宓妃也莫名就多了三个师兄,其中一个竟然还是寒王,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缘分。

    “没能做成一对有情人,间接成为了师兄妹倒也挺不错的。”面朝着墨寒羽的方向,溥颜自言自语的喃喃出声。

    情之一字,最是难说。

    他无法理解墨寒羽在宓妃变成他师妹,且只能是他师妹的事实之后是种怎样的心情,可溥颜却是知道,他会真心诚意的祝福陌殇跟宓妃。

    兴许,对于墨寒羽的这一段感情来说,这才是他最好的结局。

    若说以前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话,那么从那天之后,墨寒羽有了资格,可以像一位兄长那样肆无忌惮的去疼爱和宠溺宓妃。

    那无关乎情爱,却是真挚难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05严密监视,寒王毒解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