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07 疗养记事,返回相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转眼又是三日转瞬而过,日子已经来到腊月十四,再有半个月就是除夕了。

    “怎…怎么样?”

    “郡郡主…”

    宓妃纤细的手指从寒王的腕间移开,她先是看了眼坐立不安,满脸急色的天山老人,又扭头看了眼欲言又止,但满脸都写满焦躁担忧之色的幽夜跟苍茫,嘴角微抽了抽,没好气的道:“诸葛师伯难道已经忘了该如何诊脉了?”

    明明自己就是一医术高明的堪称神医的人物,特么还天天守在墨寒羽身边的,这人是好还是坏他自己不是最清楚么?

    至于在她每天例行替寒王诊脉的时候都露出这种让她瞧了眼睛疼的表情么,很欠抽有没有。

    “咳咳,那个没忘,就是…呃,就是小丫头你也知道的,有道是关心则乱,医者不自医嘛!”

    “可他是你徒弟,你也不是第一次在他身上对症用药,替他检查身体了。”显然,对于天山老人的辩解,宓妃压根就不买账。

    眼见自己的老朋友在自家小徒弟的面前连连吃瘪,药王心里那个舒爽啊,简直都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这就好像他以前在天山老人那里吃的瘪,现在由他的小徒弟统统都给报复回去了,他能不开心得意么?

    “呜呜…小妃儿你就算知道也别点破嘛,好歹也要给师伯我留点面子的是不是?再说了寒羽这孩子实在是吃了太多苦,每次看到他毒发却帮不了他的时候,我这心里就特别的难受,以至于明明亲眼瞧见他体内的毒解了,甚至我自己都还参与其中,后面还是我亲自在照料观察的,我我这心里都觉得不太真实。”

    若说天山老人可以舍弃离慕那个徒弟,却是断然无法舍弃燕如风,溥颜跟墨寒羽这三个徒弟的,尤其是墨寒羽,他在他身上倾注的心血跟关心太多了,可以说他这个做师傅的对墨寒羽,都要比皇上那个做父亲的做得好得多。

    “一次次给他把脉,观察他的情况,明明每次结果都是好的,我却忍不住看了一遍又看一遍,好像不这样的话,寒羽这孩子就不是现在这样的。”

    “师傅,我很好,我真的很好,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从来都没有如此的舒服过。”听着天山老人略带窘迫的解释,仍旧需要卧床疗养的墨寒羽险些掉下眼泪来,在他的心里天山老人亦师亦父,是比起他的父亲还要让他依赖跟敬重的人。

    自打他被天山老人带回天山,从那以后墨寒羽就再也没有见到天山老人清闲过,他每天花费时间最多的,要么就在各种医书典籍上面,要么就奔走在大陆的各个地方,为他寻找控制他体内毒素,减轻他毒发时痛苦的药材上面,几乎从未有过能好好休息休息的时间。

    现在他的毒解了,纵然几经凶险,一次又一次濒临死亡,但他真的坚持了下来,闯过了一道道的鬼门关,他既然好了,还如何忍心看着已然又添了白发了天山老人再为他操心操劳。

    “我就在师傅的眼前,师傅每天都守着我,哪怕不用诊脉就是看看我的气色,也能瞧出我是真的好,以后会更好的。”太多煽情的话,以墨寒羽的性格,他还真是说不出口,但只因面对的人是天山老人,他说的时候倒也不觉得难为情,“师傅,自你收了我为徒从未好好的休息过一天,享享清福,整日里都在为我操心奔波,再多感谢的话寒羽不说,只盼往后师傅能让寒羽好好的照顾你,孝顺你。”

    “哎,你这小子说这些做什么……”话未吼完,天山老人立马就转过了身去,只见他红了眼眶,已然是泪光闪烁。

    在他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个小徒弟变得健健康康,他就是死了也能闭眼了。

    “师傅。”

    “好了好了,咱们师徒不说这些,谁叫你这小子是我徒弟,你体内的毒解了,为师的心结也算了了,为师也好长时间没有回天山了,往后只要你们三个师兄弟好好的相亲相爱,早些个为师带个徒弟媳妇儿回来,为师此生便再无所求了。”

    “呃…”

    这话题为嘛转换得那么快,为何就上升到找媳妇儿这个问题上去了?

    不说墨寒羽了,就是燕如风跟溥颜也浑身一僵,怎么他们突然有种被催婚了的感觉,这…这这真是太可怕了。

    “噗嗤…哈哈哈…”看到墨寒羽师兄弟三人一脸便秘般的表情,宓妃实在忍不住就微仰着头大笑了起来,她就不明白了,怎么这上了一定年纪的人都喜欢催婚呢?

    “你们都别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宓妃摆了摆手,一脸无辜的道。

    众人,“……”

    你要真会不好意思,还会毫不掩饰你脸上的‘幸灾乐祸’四个大字吗?

    当他们眼瞎呢?

    他们其实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好不好?

    “咳咳…其实我只是好奇像师伯他们这样上了一定年纪的人,怎么都喜欢催婚呢?”俏皮的眨了眨眼,宓妃话锋一转满是调笑的依次挨着把墨寒羽师兄弟三人瞧了个遍,最后得出答案,道:“唔,其实我觉得你们师傅说得挺对的,除了寒王年纪还不算大,成婚这事儿可以再缓缓之外,燕师兄跟溥师兄确实应该快点把自己嫁出去了。”

    嫁,嫁出去?

    燕如风跟溥颜惊恐的瞪大双眼,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盯着宓妃,有种特别想抽她的感觉有没有。

    但是,他们不敢,某人后台实在太硬,他们双拳难敌四手,搞不好还得挨群殴。

    “阿宓说得对,他们都奔三的人了,再嫁不出去的话那就是剩的了。”什么叫做补枪小能手,就如陌殇这样的,人家哪里痛他就专门往哪里踩。

    “你你们两个嘴巴要不要这么毒,我很老吗?我明明就只比师弟跟你大三岁而已,我怎么就嫁不出去…呃,呸呸呸,嫁什么嫁啊,就算娶亲我也是娶好吗?”溥颜也是被气得狠了,说话都语无伦次起来,那跳脚的模样看得众人直乐呵。

    直接就被宓妃剥离战圈的墨寒羽很是聪明的保持了沉默,就算他已经放下了宓妃,也会诚心的祝福宓妃跟陌殇,但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谈感情的事,至于往后会如何,那就随缘好了。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这个没脑子的二师弟,他难道就一点没瞧出宓妃的真实用意吗?

    此时此刻,燕如风对溥颜的智商感到了深深的担忧,真不知他那‘倾颜公子’的名号到底是怎么来的,难道就仅仅只是他的美色?

    好在溥颜是不知道他家大师兄是怎么想的,不然他得更抓狂。

    什么他是靠美色的啊,他明明就是实力派好不好。

    “好了,这气氛总算没那么压抑了,看来你们也不是看不开嘛!”

    “这什么情况?”一听宓妃这话,溥颜直接傻眼,然后开始回想他有没有干什么特别脑残的事情。

    “师傅,这三天我每天都来给他诊脉,然后再情况修改药方,他体内残余的毒素也都清干净了,剩下的便是好好休养半月,每日坚持泡药浴即可。”

    “小妃儿是想让为师也替他诊一次脉,看看他恢复的情况?”

    “师伯之前说的话也并非全然没有道理,不管怎么着,咱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会医懂医的大夫,多替他诊几脉,再说说各自的看法也无妨。”

    “嗯,那为师就看看。”自古以来火毒与寒毒就不容易清除干净,只要体内稍有残余,那些被清除掉的毒素就有卷土重来的可能。

    一旦毒素重新在体内聚集,那么第一次用的解毒之法便不能再用,并且几乎没有什么治愈的可能。

    而火毒与寒毒交织在一起,从而产生的新型毒素,比起那两种毒来说更为霸道,也更为难缠,药王很难理解天山老人的担忧,当然也能体谅宓妃的想法。

    此番寒王的解毒过程,药王也算是全程参与的,并且宓妃所用到的各种药方,药材都有详细的记载,药王完全可以整理后收入药王宝典之中,用来传于后世。

    最为难得还要数宓妃从海外悉数拿回来的那些珍稀药材,那些早就在浩瀚大陆已然绝迹的药材。

    虽然药王从未问起过宓妃海外的具体情况,听了只听了宓妃的简洁叙述,对于宓妃所隐瞒的那一部分,他老人家其实心中是有数的。

    药王谷存世由来以久,根据药王谷中真正的史料记载,远远不是世人所熟知的那般,历代接任药王之位的传人都会熟读那一部分史料,然,按照祖训非临终之时是不能外传的。

    故而,药王知道除了浩瀚大陆之外,在遥远的虚无之海那一头,其实还有着另外一片充满了神奇与未知的大陆,但他并不想去探究。

    宓妃是他的弟子,她是什么样的品性药王岂有不知之理,既然是她有心想要隐藏的,怕是说出来对浩瀚大陆没有任何的好处。

    既是如此,药王焉有放不下之理?

    “有劳药王师伯了。”经过宓妃的一番戏言调解,房间里的气氛总算不再那么沉闷而压抑,墨寒羽的脸上又重新挂起了浅浅的笑容。

    他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在他对天山老人说出那句‘他很好,他从来没有觉得如此舒服过’的话时,在场的所有人不是松了一口气,而是对他的心疼又加重了几分,鼻头微酸心里涩涩。

    这么些年不管他身边的人怎么关心他,担忧他,甚至是体谅理解他,却无人能够切身的体验到他毒发时的痛苦,谁也不知道每每毒发他究竟是凭借着怎样的毅力,才能一次又一次的硬撑过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听到墨寒羽那样一句话,天山老人没有觉得释怀,反而是险些落下泪来。

    “老夫是个护短的,你既喊我一声师伯,我替你诊脉就没什么好劳烦不劳烦的。”听得药王这话正心中有些感动的墨寒羽刚想说点儿什么,只听药王接着又道:“再说了你小子可是一本活脱脱的教材啊,火毒跟寒毒本就难解,你这混合了两种毒的更难解,现在小妃儿替你把毒给解了,老夫可是白得了一个鲜活的病例,这绝对是千古难得一见的。”

    墨寒羽,“……”

    说好的感动呢?

    那都是错觉吧!

    这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滋味儿真是说不出的酸爽。

    “师傅您认真一点。”

    “咦,难道小妃儿改…呃…小妃儿难道改喜欢师傅,不喜欢姓陌那小子了。”指间搭在墨寒羽腕间的药王,差点就脱口而出宓妃改喜欢墨寒羽而不喜欢陌殇了,他觉得这样很好,他挺看好墨寒羽的。

    呼,好在他及时刹住车,要不麻烦大了。

    他老人家心里明白,他家小妃儿跟陌殇是一对儿,还是那种拆不开的,他这心里其实也是认可了陌殇的,就是一想到陌殇拐走了他的小徒弟,还时常在他面前秀恩爱,他就特别想要给陌殇添添堵,让陌殇心里不痛快。

    可他若因为这个将墨寒羽拖下水,似乎很有些不道德,更何况他人虽然老了,可是眼睛没瞎,心更没糊涂,哪能瞧不出来墨寒羽那小子也是对他家小妃儿有意思的?

    眼瞅着人家这都是要放下的意思了,药王庆幸他没把心里的话说出口,要不他这罪过真是大得有点不能弥补。

    “是是是,我最喜欢师傅了。”

    “那小妃儿就跟为师回药王谷住断时间,咱们就不理姓陌那小子好不?”

    闻言,宓妃直接白眼一翻,嘟着嘴没好气的道:“药王谷呢,我是一定会回的,但这回去的前提条件是先得过完年,然后看着我家大哥欢欢喜喜的迎娶新娘子进门,最后才能走得掉。”

    “这么一算不是至少还得两个月时间,不行不行,为师等不了。”

    “师傅别闹。”

    “就闹。”

    “噗――”

    此刻,药王在外的形象轰然坍塌,众人看着他那超级孩子气,甚至都快要耍赖以达成目的的时候,先是瞧傻了眼,紧接着就全都笑喷了。

    “师傅不闹的话,我少说也在药王谷住上一个月,可若师傅……”

    不等宓妃把话说完,药王好似怕她后悔一样,抢过话头就接口应道:“成交,小妃儿可不许反悔。”

    “不反悔,我保证。”

    师徒俩交易谈成,药王的人也从墨寒羽的腕间移开,他起身拍了拍墨寒羽的肩膀,轻笑道:“寒羽小子你且放宽心好好休养,你的身体恢复得很不错,要是机缘足够好的话,应祸而得福也不是没有的。”

    前半句话药王的意思很明显,通俗易懂,后半句话就值得仔细推敲,好生琢磨了。

    “一切自有天意,随缘就好。”

    “哈哈哈…你这心态摆得很正,你这辈子到现在也算是将这一生所有该吃的苦,该受的罪统统都受完了,以后会好的。”

    “嗯。”

    “小羽子,这世人的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先苦后甜的,一种是先甜后苦的,你便是那前面的一种人,不管日后如何,师伯只愿你守正心,齐正身,永远都不要舍弃你生来骨子里便烙印着的真和善。”

    对于他的称呼在药王口中,一会儿是寒王,一会儿是寒羽小子,一会儿又变成小羽子,墨寒羽也是无力的抚了抚额,内心表示无比的抗拒。

    他宁可被叫做寒羽小子,也不想被叫做‘小羽子’好吗?

    这会让他有相当不好的联想,墨寒羽此时此刻内心有点崩溃,可从他的脸上真什么都瞧不出来。

    “小子谨记师伯教诲。”

    “老家伙现在你可放心了。”

    “放心,有你个老东西出手,我能不放心么。”任谁都听得出天山老人说的是反话,可偏偏就是没有人替他说话,不管是谁反正都不想被拖入他跟药王的战圈。

    “哼,你个老家伙早就瞧出了什么,还硬装成那般模样真令人恶心。”

    不可否认天山老人在替墨寒羽诊脉的过程中,的的确确察觉到了一些墨寒羽体内的变化,并且那些变化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在他看来那就是一个大机缘。

    这要换在别人的身上,天山老人早就欣喜了,可这机缘潜藏在他徒弟的体内,他就有点拿不准了。

    “老东西,我要向你挑战。”

    “挑战就挑战,谁怕谁。”

    “那你们就到外面打吧,慢走不送。”话落,宓妃朝他们挥了挥小手,跟着就别过脸去不再看他们一眼。

    这俩儿老头儿加起来都快两百岁了,还时常这么闹腾有意思么?

    药王,天山老人表情怔愣的瞅了宓妃一眼,他们这是被嫌弃了,说着玩的这一架,这是非打不可的节奏?

    “师傅,师伯请吧!”云锦可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那笑眯眯伸手做出‘请’这个姿势的模样真是要多欠打就有多欠打。

    “咳咳…师傅,我们会替你加油的。”莫名被天山老人目光扫到的溥颜嘴角一抽,半晌就憋了这么句话。

    等到天山老人的视线落到燕如风脸上时,后者无比淡定的薄唇轻启,冷硬的道:“嗯,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原本还想在自家徒弟面前装装可怜,搏取同情的药王,一见他这老朋友落得如此下场,顿时就收了那样的心思,他可记得他的这几个徒弟没一个省心的,尤其是他最疼的小徒弟简直不要太毒舌。

    于是,药王拖着天山老人灰溜溜的遁了,继续呆下去药王都担心这些人得憋坏了。

    笑吧,笑吧,尽情的笑吧,他眼不见为净。

    “你们两个的心现在可以放回肚子里了,不过近半个月你们可得监督好他,泡药浴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我的要求可是卧床休养,每天适量下地走走是可行的,但长时间行走坐卧绝对是禁止的,你们可都记下了。”

    “回郡主的话,我们记下了。”

    “在他身体完全恢复之前,切忌忧思过重,处理公务什么的能缓就缓,不能缓的交给别人去做,每天的药必须按时服用,切记多躺才能好得快。”

    “是,请郡主放心,我们会监督好王爷的。”

    幽夜跟苍茫最关心的就莫过于墨寒羽的身体了,只要是对墨寒羽好的,他们就算要受罚也会坚决执行的。

    “咳咳…宓妃这番话也可以直接交待给我就行。”

    这次宓妃还没开口,陌殇就接口道:“就你那性子,没人盯着你能乖乖听话才有鬼。”

    墨寒羽望向一脸不容质疑之色的陌殇,一时间他竟无言以对。

    “你若相信我的话,一些必须要尽快处理安排的事情可以交给我做。”要说墨寒羽那句‘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的话,对陌殇而言是真的感触颇多。

    纵然他自幼没有剧毒缠身,可他自出娘胎就先天不足,从小长到大都是一副病歪歪的模样,时常病发也是常有的,身体很少有舒服的时候。

    那时的他被断言活不过二十二,整个人甚至还衍生出第二次人格出来,若非这次的出海之行,陌殇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就那样自娘胎里就带着‘病’的他,竟然会是受上天眷顾的?

    毕竟,哪他这样的先天特殊体质,浩瀚大陆根本无人瞧得出来,也唯有在光武大陆才是正常的。

    偏他其实又是不幸的,两魂占据一体,饶是有着紫晶宫那样的底蕴,他不也险些丧命吗?

    “信,我怎会不信你。”

    “你既相信我,那在除夕之前就好好留在这里调养身体,其他的事情自有我来处理。”

    “好。”

    有了陌殇的承诺,墨寒羽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一来他相信陌殇的能力,二来他也知道一个健康身体的重要性,这等于是他的第二次生命,他如何能不珍惜。

    要知道就为了给他这一次新生,他身边的人已经付出太多,他不能让他们失望,更不愿他们再为他操劳担心。

    “虽说禁止你做事,但外面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只要是你应该知道的,我们会让幽夜跟苍茫跟你说,你也不用担心双眼摸黑抓瞎。”

    “嗯,那就再辛苦你们一段时间。”

    “无所谓,与其说那些麻烦是你惹来的,倒不如说跟我们也有本质上的关系,既是早晚都要处理掉的,我们也不怕辛苦。”

    以前墨寒羽不作声,只想守着皇爷爷交给他的军队,那是因为他怕自己随时都会离开,在他离开之前他要给予他们最大的保障,因此,他对那些人是一再的容忍。

    但从此刻起,他不会再忍,亦不会再退让了。

    金凤国的天,是时候该变了。

    “你先休息,我送阿宓回相府后再来找你。”

    “嗯。”

    “三师兄跟小师兄还是随我一起回相府,燕师兄跟溥师兄还是负责日常照看寒王,若发现什么不妥的话,记得传信给我。”

    “好。”燕如风以前是因为陌殇身体不好,所以他跟在他的身边,陌殇出海之后,他便为了陌殇的一个请求留在了墨寒羽的身边,现在他们这对表兄弟都恢复了健康,他竟有些不知一个人该去哪里了。

    溥颜原就是追随墨寒羽左右的,他倒没有什么别的想法,自然也没能兼顾到燕如风的想法,见他承诺了下来他也没什么别的好说。

    从流韵院出来,云锦跟乐风就挡住陌殇的路,“小师妹跟我们一起回相府就好,就不劳烦世子你再专门跑一趟。”

    “不劳烦,一点都不劳烦。”

    “你不劳烦,我们劳烦,谁让我们不想看到你呢,你这是不想给我们师兄弟面子。”

    陌殇张了张嘴,对于他们这近乎耍赖的行为应对无能,求救的目光就看向了宓妃。

    “小师妹你可不能帮忙。”

    “对,小师妹可不能偏心。”

    “我谁也不帮,心也不偏。”每次看到陌殇被为难的时候,宓妃就不难会想起在紫晶宫,赫连梓薇不了解她,不看好她,而非要将陌殇跟公冶语诗送作堆的日子,那时她的心情大概就跟现在的陌殇差不多。

    为了她帮着陌殇说话,越发增加他们彼此的矛盾,宓妃一直都秉持双方谁也不帮的原则,由着陌殇去解决,她只要做他坚实的后盾就好。

    “三师兄跟小师兄就容我跟他说几句话,然后我们一起回相府不带他。”

    “好吧!”谁让是自家小师妹开的口,云锦跟乐风都拒绝不了。

    “阿宓,我…”

    “行啦,就算我们不能见面,不还能传信么,再说了等你回到楚宣王府,还怕没机会跟我见面。”

    陌殇一想也是那么回事,便也不纠结能不能送宓妃回府这事儿了,“那阿宓可得天天给我写信。”

    “好,这个没问题。”

    “回相府的路上小心,我这别院怕是被盯上了。”说到这个陌殇眯了眯眼,幽深的眸底满厉光。

    “熙然想办法说通我爹跟我娘,那样他们可就为难不到你了。”

    就算为难,顶多也就她三个哥哥和表哥他们那样,痛扁陌殇一顿当出气,然后就只能接受了。

    “宝贝儿真聪明,敢情我这一直是走错方向了。”

    “少贫嘴,你去见寒王吧,我跟两位师兄就先离开了,这个时候星殒城里热闹得很,我倒要看看能钓上来几条大鱼。”

    “等我安排好这边的事情就回去帮你。”

    “嗯。”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07疗养记事,返回相府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