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10 君臣之道,该出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咦,夫君下床来了,妃儿竟然没有说你?”穿着一袭水蓝色冬装长裙的温夫人进房间来拿一本相府隐秘产业的账本,瞧见没有‘卧病在床’的温老爹,嘴里呛声的话就这么蹦了出来。

    这次不单宓妃是恼了皇上,就连温夫人也不例外,话说谁的男人谁心疼,温老爹被罚跪雪地三个时辰,温夫人能不心疼么?

    这也是温老爹长期服用宓妃给炼制的保养丸,身体才没有被拖垮,换在别家男人身上,眼下可不正是病重卧床休养的时候。

    “咳咳,夫人这气还没消呢?为夫知道错了,为夫向夫人赔礼道歉,夫人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为夫呗!”听出温夫人话里打趣的意味儿,温老爹只觉自己这张英俊非凡的老脸有点挂不住。

    “得了,多的话我也不说了,夫君往后可得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要是你没了我可还年轻,不愁嫁不出去的。”许是跟宓妃接触得久了,温夫人说起笑开起玩笑来,那也是相当放得开的。

    “不成不成,为夫还想长命百岁跟我的美娇娘白头到老呢,哪儿能便宜了别的臭男人。”虽是明知温夫人说出的话就是专门气他的,可温老爹还是忍不住满心的醋意跟急气,长臂一伸就将温夫人给搂进了怀里。

    他的夫人之前疾病缠身,又因他们唯一的女儿而忧思过重,身体破败得不行,整个人看上去死气沉沉,模样比起实际年龄都要大上许多。

    可自打他们的闺女好起来能说话又会武会医之后,就常常精心的替温夫人调养不说,还外加美颜,使得温夫人那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生机与活力,不但容貌恢复得跟年轻时差不多,就连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飞一般的变化。

    当然,这些变化都是好的,都是让温老爹格外沉迷的,带着温夫人出门你若说温夫人已然是快四十的女人,怕是任谁都不会相信的。

    眼瞅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容颜一天比一天好,看起来越发的年轻美丽,温老爹哪里还能坐得住,他可一点都不想身边站着美娇娘,但他却是个糟老头子。

    于是,温老爹可真没少从宓妃那里讨宝贝,当然宓妃也不吝啬给予,毕竟那原本就是她准备好给温老爹的,总不能对待父亲跟母亲两种态度吧!

    “再说了那些臭男人怎么能跟为夫相比,不管哪个方面他们就是骑着马也追不上的。”这样的自信温老爹从来就不缺,说起来自是底气十足。

    他们温氏一族素来都是男的俊女的俏,还从未出过容颜差的,温老爹的相貌自是不必说,要不他跟温夫人结合也生不出温绍轩温绍云温绍宇跟温宓妃这四个容貌顶顶出色的孩子。

    “你…老不正经的。”什么美娇娘不美娇娘的,她这都快四十了,虽然看到她模样的人都不会相信,可架不住她心如明镜啊!

    “为夫哪里不正经了,为夫说的可是事实,一点弄虚作假都没有。”现在的温夫人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不到三十的模样,他若真死了,还别说温夫人是真的一点都不愁改嫁。

    且不说温夫人的背后有穆国公府,娶了她的男人能够得到莫大的助力,单单就凭温夫人这样的美貌,就足以让很多的男人为之心动了。

    跟正值妙龄的女子比起来,温夫人即便在容貌上面占不到多少上风,可独独就在那份雅致跟韵味上面,绝对不是年轻女子所能比拟的,而偏偏就是从温夫人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份独特的气韵,更加的吸引人。

    “不许再说了。”论到嘴上功夫,温夫人自认她不是对手,而且她的脸皮也实在是没有温老爹那么厚,说话有时候那是荤素不忌,她会忍不住要害羞。

    “不说,夫人说不说为夫就不说。”

    “妃儿呢?”

    “被她两位师兄给叫走了,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商量,我也不便多问。”对于宓妃这个女儿,温老爹那是完全采取放养的节奏,凡事只给建议,至于决定他是不干预的。

    在温老爹看来,虽说他心里仍把宓妃当成小女孩儿,需要时刻受他保护,可他也知道自家闺女大了,对人对事都有了自己的想法跟主见,只要她认为是对的,温老爹就能无条件的支持她,并给予她强大的后盾,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夫君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但凡跟寒王有关的这整件事情,无论大小妃儿都是不会瞒着你的。”寒王的毒已经顺利的解了,目前就留在楚宣王世子的别院休养,温夫人是从宓妃回府那天知道的。

    她跟寒王和楚宣王世子的母亲乃是最好最亲密的手帕交,彼此的感情亲如姐妹,对于两位姐妹先后的离世,温夫人是非常伤心难过的。

    在得知她们离世的时候,温夫人先后各得一场大病,若不是温老爹照顾得仔细,怕是宓妃也要做个没娘的孩子。

    她们三姐妹,当初一人嫁入宫中为后,一人远嫁璃城做了楚宣王妃,虽说彼此都是嫁给了自己喜欢心爱的男人,但无疑嫁入相府的她是最幸福的那一个。

    可随着韩皇后跟楚宣王妃先后离世,温夫人在相府又接连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温夫人只感叹她们姐妹的命运何其的相似,终有一天也会走上相同的路。

    后来宓妃好了,温夫人也找回了自信,开始全新的生活,现在先是陌殇的身体好了,紧接着寒王体内的毒也解了,温夫人由衷的替已逝的那两位姐妹高兴,她们的孩子会好好的,以后也好好的,她们终于可以安心了。

    每当看到陌殇跟墨寒羽的时候,温夫人的感情就会很是复杂,她们姐妹三人果然是她嫁得最好,也过得最幸福。

    不管曾经的她都经历过些什么,至少一切风雨已然过去,最重要的是她还活着,她还能守着自己的孩子,亲眼看着他们成家立业,娶妻子生。

    “夫人可是又想起韩皇后跟楚宣王妃了。”对那两个才情四溢,貌似天仙的女子,温老爹再回想起来也只有满心的感叹了。

    斯人已逝,该放下的还是得放下。

    “还是夫君最了解我,我就是在想现在世子跟寒王都恢复了健康,她们泉下有知也该安心了。”

    温老爹紧紧的将温夫人抱在怀里,给予她最无声却是她最需要的支持,柔声道:“以后世子跟寒王都会好好的,她们来世也会投生到一个好人家,重新开始属于她们崭新的人生。”

    “我没事,就是突然想到了而已。”

    “别想那么多,容易伤心费神。”

    “嗯。”

    “妃儿向皇上承诺过,她是一定会护好寒王的,再加上还有一个不动声色却始终掌控着全局的世子在,只要咱们坚持到除夕,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有关寒王的情况,宓妃知道她爹很关心,于是便什么都没瞒着,该说的她都说了。

    虽说寒王体内的毒是解了,可接下来近半个月的疗养时间才是最关键的,因此,他们之前铺开的那场戏还得继续往下唱,不然岂不穿帮了。

    “我之前就想着寒王毒解了,我得找个时间进宫给皇上通通气,却把最重要的问题给忽略了,好在妃儿提醒得及时,要不可得坏了事。”

    闻言,温夫人若有所思的看了温老爹一眼,接着慢慢幽幽的道:“嗯,夫君现在可是‘病人’。”

    当初他们把温老爹的病情说得那么严重,这要两三天时间就痊愈了,还能出门去上早朝了,这不‘啪啪啪’直接打脸么,也亏得温老爹能把这事儿给忘了。

    可见她家这个男人,对皇上是有多忠心,又对这个国家是有多爱重了。

    “夫人这是在家里,咱能不提这事儿么?”没病却要装病,温老爹也是够苦的。

    “外面现在的形势是这样的,太子他们已经隐约查到世子那处别院在什么地方了,周围更是安排了很多的人过去,只差出手试探证实一番,之后应该会采取某种行动。”

    “哎,夫人知道的比为夫还多,为夫只觉满心的挫败。”

    噗――

    看着温老爹那近乎耍宝的行为,温夫人很难维持自己贵夫人的形象,顿时就捂嘴笑喷了。

    “毒宗那个姓什么…哦,对,就是那个姓祝的,不知为何什么动作都没了,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温暖的手掌轻轻抚平温夫人微蹙的眉头,温老爹接口说道:“妃儿曾给毒宗宗主透露过消息,祝泉没了动作,应该就是为了迎接媚骨老人的到来。”

    “药王行踪成谜,那些人的目光一直都盯在妃儿的身上,可眼见妃儿这些日子一直留在府里哪里都没去,顶多就是出府一趟将云锦跟乐风两个请了来,他们觉得妃儿不好对付,主意就又打到了云锦跟乐风的头上。”

    说了这么多,温夫人想表达的意思也无非就一个,那就是她女儿不好对付,可那两个小子就是好对付的?

    “夫人,云锦跟乐风会让那些人打到主意的。”要不如何能牵扯出药王,又如何让那些人跳出来阻止药王去寒王府给寒王看诊,从而隐藏寒王不在寒王府,并且已经解了毒的这个事实。

    只有将那些人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开,寒王才能真正的得以安全。

    “呃…这是你们的事情,我才懒得去管。”说着温夫人就找出那本蓝色封面的账本,抿了抿唇又道:“夫君若是无事可做,不妨跟我去账房,咱们也好查查最近三个月的账?”

    他这几日都在装病,手上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想处理的呢又不能真的去插手,因此,温老爹还真不是一般的清闲。

    好不容易温夫人这有事情让他帮忙,他哪有不同意的道理,立马点头道:“好,为夫能为夫人效劳真是太好了。”

    “放心,夫君也在账房呆不了一会儿,妃儿既然不限制夫君在府中的行动了,应该很快就有事情要来跟夫君商量,在做安排了。”

    相府外面的‘眼睛’的确很多,但也架不住相府的守卫太过森严,加之又有宓妃散布在外的一些小东西,那些‘眼睛’是无法近距离靠近相府的。

    至于相府里面,经过三次的清理已经相当的干净了,仍旧存留至今的那几枚暗桩,说得难听一点那是宓妃跟三个哥哥和温老爹商量过后故意留下的,以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安插进来新的,那会不便于掌控。

    那几枚暗桩的一切举动皆在隐秘的监视之中,倒也不怕他们将不该传出去,又或是宓妃他们不想让人知道的消息传出去。

    “小师妹是觉得该我们上场了?”云锦挑了挑眉,俊美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挂着邪魅逼人的笑意,只是那漆黑的眸底怎么都带着几分算计。

    “唔,三师兄不是早就耐不住,迫切的想要出手了么,反倒是说得我有多着急似的。”皇上急着要召见她,一来的确是他太过关心寒王的事情,二来应该也是为了她爹被罚跪一事。

    要说宓妃其实挺佩服宣帝的,毕竟她在历史上看过太多太多的皇帝,还愣是难以找出一个跟宣帝差不多的。

    这个时代奠定了属于这个时代的格局,君即是君,臣即是臣,哪怕真是皇帝错了,你能让皇帝道歉,你能让皇帝低头么?

    有道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次虽是宣帝迫于无奈罚了温老爹跪雪地,可他若非实在没办法,想来也不会如此行事。

    就她这对待宣帝谕令的做法,也亏得是她遇上的人是宣帝,这要换一位帝王,说得难听一听都足够砍她好几次脑袋的了。

    虽说这其中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在演戏给某些人看,可她的举动也着实太过打宣帝的脸,真要计较起来宓妃也的确是不占理,她总不能就因着这么点事情而闹出什么来,那岂非坏了或是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某些东西。

    届时将要引发怎样的后果,宓妃简直不敢想,她也绝对不会冒然那么去做。

    “小师妹想什么呢?”

    “啊,小师兄你在说什么?”

    “小师妹是不是走神儿也走得太厉害了,敢情你家师兄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全都没有听见?”乐风对上宓妃那清澈无辜的水灵大眼睛,一张俊脸就那么垮了下来,他真是感到了无比的挫败。

    “呃…”宓妃呆了呆,眨了眨眼只得伸手轻扯了扯乐风的袖口,软声讨好的道:“对不起嘛小师兄,我就是想东西给想偏,想远了。”

    也不知怎么的,宓妃突然就想到她那个师傅呼延宇齐对她说过的一番话。

    他说,她是这个位面世界最大的变数,她的未来是没有办法推算的。

    除了她这个不可预测的变数之外,陌殇其实也是一个不确定的变数,原本陌殇应该死于他二十二岁生辰的前夕,就如同在他出生之后,梵音寺那个得道高僧所断言的那样。

    然而,因为她的出现,陌殇选择了出海,就此解开了他母亲的身世之谜,亦同时确定了他乃真正的紫晶宫之主,阴阳同具一体的先天天赐灵体终相融于一体,他创造了一个奇迹。

    临出海寻找陌殇之前,宓妃去过一次梵音寺,也是在那里她被告知,若想知道她因何而魂穿异世之谜,唯有在光武大陆方可揭晓。

    事实证明那人没有说谎,她曾经心中所有的疑问,甚至于就是她埋藏在内心深处,几近让她入魔的心结都是在光武大陆解开的。

    前世以那样绝决的方式将她培养成一个冷血特工的,可以被她称之为师傅的男人,竟然亦是今世她欲解开心魔,最终寻求到所有答案之人。

    呼延宇齐去到21世纪,是因他所得到的一个机缘,一个与她本人有着莫大关联的机缘。

    这个世界相府千金温宓妃出世之时,亦是21世纪的她出世之际,说到底她与温宓妃其实就是拥有同一个灵魂的人,她们唯一的区别在于她们的灵魂有着主次的差异,她的灵魂为主,温宓妃的灵魂则是为次。

    至于她的灵魂为何会一分为二,仍是连她师傅呼延宇齐都未能解开之谜。

    当浩瀚大陆温宓妃体内的次灵魂即将消散之际,自然而然就将21世纪宓妃的主灵魂给召了回来,说到底她其实就是温老爹跟温夫人的亲生女儿。

    虽说这其中有太多东西是宓妃无法解释清楚的,可当她知道她即是她的时候,内心其实是非常激动与欣喜的,也正是源于她执念的放下,她的灵魂与身体彻底相融,再也没有了隔阂。

    围绕在她跟陌殇身上的未解之谜,宓妃隐隐知道那个真相应该就在‘绝望深渊’的祭司大殿,可她牵挂太多,执念亦太深,根本未到去揭晓一切的时机,因此,当陌殇询问她是否去一趟祭司大殿的时候,宓妃断然拒绝了。

    此刻猛然想起这件事,也是出于宓妃的某种直觉,她感到有危险在靠近,而这个危险还是不应该出现在浩瀚大陆的。

    “小师妹想的不能说?”

    “也不是不能说,只是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宓妃颇为烦躁的抓了抓后脑勺,水润的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好半晌后才又开口道:“三师兄,小师兄,我刚才心里想的事情等我回药王谷的时候再谈,也许师傅会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定。”

    在云雾仙山的一些卷宗里面,宓妃曾经看到过药王谷之类的字眼,是以宓妃很是怀疑,座落在浩瀚大陆之上的药王谷,到底与云雾仙山有无关联。

    细算下来宓妃在药王谷呆的时间并不长,谷中摆放在明处的各种典籍,她确有完全都翻阅过,但这并不排除药王谷还有隐藏的,她不曾看过的东西。

    “事情很严重?”

    “算吧!”

    什么叫算吧?

    云锦跟乐风师兄弟俩看着宓妃,而宓妃却是什么也不愿再说了,“两位亲爱的师兄大人,不管你们怎么看着我,现在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熟知宓妃说一不二脾性的云锦跟乐风只能收起心中的好奇,顺势转换了话题,“媚骨老人已经到了星殒城,祝泉倒是打算领媚骨老人住到井福巷,可媚骨老人不同意,坚决的住进了南大街的柳宅。”

    “小师妹觉得咱们需要将媚骨老人的消息放出去吗?”药王谷与毒宗誓不两立,毒宗的人也没少冲乐风等人背地里下黑手,故而,宓妃的四个师兄不多不少还都与毒宗是结了仇的。

    尤其是乐风,最严重那一次可是连命都险些丢了,他憋在心里那口气,一直都没有找到宣泄的出口,眼下机会就摆在眼前,他焉能不上心?

    宓妃摇了摇头,似笑非笑的道:“不用那么麻烦,只要师傅一现身,一露面,媚骨老人肯定会自己跳出来的,咱们等着便是。”

    “寒王府那边都准备好了吗?”

    “三师兄放心好了,熙然办事出不了差错。”

    云锦点了点宓妃的鼻头,语气颇酸的打趣道:“在小师妹心里他真就那么好?”

    “唔,熙然的确是很好啊,三师兄跟小师兄可以为难为难他,但可不能太欺负他,好歹咱们都是自己人嘛!”

    听得这话乐风直接就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又不甘心的接过话头,“小师妹这话可敢当着你家三个哥哥说?”

    “小师兄你心真黑,咱们现在要讨论的不是这个好不好?”话说看着自家男人因为她而被为难,宓妃其实还挺开心的,不过开心过后剩下的就只有心疼了。

    难免会在心里感叹,哎,可怜的熙然你看上谁不好,怎么偏偏就选了我呢?

    “小师妹还小呢,咱不着急嫁人成不?”

    “嗯,我认同小师弟的话。”

    “好啦好啦,如你们的愿,我家亲哥跟表哥们虽然嘴上没说,可他们却是已经认同了熙然,还有你们也别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明明也很看好熙然的。”她家男人那么优秀,腹黑又心眼超多的,还能搞不定这些人,宓妃得意的腹议着。

    云锦,乐风,“……”

    “就算我跟熙然在一起,以后也嫁给了熙然,但我跟你们之间的感情永远都不会变啊,你们仍然是我最最敬爱的师兄,你们在我心里的地位一点都不会受到影响,哪怕就是熙然也比不上的。”

    “停停停,我们打住不说这个。”眼前这小师妹虽说不是打小就养在他们身边,由他们看着长大的,但就这么看着她被别的男人给抢走,这心里还真挺不是滋味儿。

    乐风话落,云锦也紧接着怒瞪宓妃,沉声道:“女孩子要矜持,小师妹不能让他太快得手了,不然以后都没有家庭地位。”

    “噗――”

    家庭地位?

    宓妃眨眨眼,再眨眨眼,谁能告诉她,她家三师兄这是跟谁学的,她有这么教过么?

    “哎哟,小师妹你至于用茶水给师兄我洗个脸吗,虽然师兄我的确是长得人神共愤,天怒人怨的俊美无双。”

    抽着嘴角万分无语的宓妃无力的抚了抚额,她真是无法高看她这三师兄一眼,这脸皮厚得也是没谁了。

    “咱们言归正传,明个儿三师兄跟小师兄就各自找机会出场吧,咱们总得给那些人制造一点机会,也好顺势让师傅有机会出场不是。”

    “放心,三师兄保证完成任务。”若能借此机会重伤毒宗也好,这样有利于他们彻底铲除毒宗这颗大毒瘤。

    云锦的话得到了乐风的认可,他一手撑着下巴,一手轻点着桌面,嗓音清润而沉稳,“小师兄也不会让小师妹你失望的,咱们计划了那么久,总得钓上几条大鱼才不亏。”

    “算算时间熙然应该已经到了寒王府,他会扮成寒王跟咱们演上一出戏,接下来咱们只要等他示意就可以采取行动了。”

    “撇开寒王府不说,楚宣王府也是引发关注最多的,陌殇去了寒王府,那楚宣王府由谁坐阵?”云锦皱了皱眉,这就好比按下了游戏开始键,中途可是不能断片儿的,任何一个细节出错,他们的计划就有可能完全暴露。

    “楚宣王府有熙然的表兄坐阵,出不了乱子的。”事情陌殇已经写了信知会赫连子珩,相信以赫连子珩的本事,那些打楚宣王府主意的人,绝对没一个能讨到便宜。

    “那人可靠吗?”

    “三师兄放心,他是不会伤害熙然的,至于他是何身份咱们容后再谈,你们只要知道他是可以信任的就行。”

    “小师妹再安排一下其他的,我跟你小师兄也是时候出场了。”

    云锦眯了眯眼,他很是期待这场与毒宗之间的正面交手,相信他们的师傅也相当的期待。

    目送两位师兄离开,宓妃唤来悔夜交待了两句,她便回房换了件轻便的衣服,悄无声息的出了相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10君臣之道,该出场了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