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12 识破此局,别样心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从毒宗到星殒城的路上,媚骨老人果真就如同宓妃所预料的那样,看出了些门道,也心知自己被算计了。

    虽说明知自己是被算计得离开毒宗的,这让媚骨老人心里窝了一把火,整个人那是又怒又恼,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大开杀戒的冲动,就只想用散毒的方式给药王谷的人添添堵,可媚骨老人也着实太想看一看那个胆敢算计他的人是谁,他要看看是谁借给她的胆,居然都敢到他头上来动土。

    连她师傅都不过只是他的手下败将,他倒是要看看身为药王那个老东西徒弟的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竟敢公然与他叫板。

    “怎么,错在哪里说不出来?”

    “师傅,我…”

    “为师教过你什么,你可都还记得。”既是到了星殒城,不管他是主动自己要来的,还是被算计得要来的,媚骨老人都瞬间收起了旁的心思,他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这次也一样。

    若说祝泉的心思,离开毒宗之前媚骨老人没有察觉,但在出了毒宗又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了的媚骨老人,他要还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什么,那他这个师傅做得未免太过失败。

    在他众多的弟子中,祝泉无疑是个能说会道又极聪明的孩子,他很会说话,也极会讨他这个师傅的欢心,天赋什么的更是不错,跟他其他的弟子比起来,祝泉可以说是相当出挑的。

    这样既好也不好,媚骨老人喜欢祝泉这个弟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觉得祝泉骨子里那股狠劲儿,阴戾劲儿跟他很像,都那么的争强好胜,都那么的不甘屈居人下。

    为了往上爬,也为了除掉那些有可能威胁到他们的人,他们摒弃一切,不择手段,只为达成所愿。

    祝泉这样的手段,这样的心思要是用到敌人的身上,媚骨老人会很赞赏,可发祝泉这样的心思手段尽数落到他身上的时候,媚骨老人就有点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了。

    怒吗?

    当然,他绝不允许任何人背叛于他,哪怕那个人是他曾经相当宠爱,相当维护之人。

    可若要让媚骨老人杀了祝泉,他倒并非不是舍不得,而是觉得祝泉还有可利用的价值,既然他要对付寒王那小子,那就让他去。

    媚骨老人是想把寒王带回毒宗,让其拜他为师,再由他亲自调教,可寒王锐气太盛不说,还是一块相当难啃的硬骨头,有人能去煞煞他的锐气也好,到时他收服起来也容易些。

    “回师傅的话,徒儿都记得。”心知这是媚骨老人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祝泉抬头看了媚骨老人一眼,立马又垂下头去,倍感屈辱的咬唇低声道:“在宗里的时候总听师傅提到寒王,又见师傅对他评价颇高,徒儿难免就生了比较之心。”

    “哦?”闻言,媚骨老人只是挑了挑长长的白眉毛,语气微微上扬却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在众师兄弟间,师傅最是疼爱徒儿了,平日里夸赞得最多的也是徒儿,可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寒王,他将师傅的关注都分走了,徒儿便就此生了嫉恨之心,想要跟寒王争个高下。”

    话落,拉耸着脑袋跪在地上的祝泉仍旧没有听到媚骨老人的声音,一颗心就止不住的往下沉,额上细密的汗也越聚越多,打从骨子里对媚骨老人生出浓烈的惧意。

    作为媚骨老人跟前得宠的弟子,祝泉还是很了解他这个师傅的,越生气时他就越沉默,要是他大吼大叫的咆哮发脾气那就还好,至少不会有重罚,亦不会被记账,放在心里慢慢收拾折磨。

    而无言的沉默背后,就将会是媚骨老人疯狂的,不计代价的无休无止的报复。

    “徒儿要让师傅看到,那寒王也不过如此,徒儿不比他逊色,徒儿才是最好的。”且不管他背着媚骨老人做的那些事情,他这师傅知情还是不知情,只要那层纸没有被捅破,祝泉就断然不会主动去提及。

    多说多错,少说方能自保,哪怕就是此刻他跪在媚骨老人的跟前坦白,每一句说出口的话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再三揣摩过媚骨老人心思的。

    “徒儿是个孤儿,无父又无母,是上天的眷顾才让徒儿遇到了师傅,还好运的被师傅收为弟子带回毒宗悉心调教培养,终让徒儿有了今天。”煽情的话谁不会说,论到嘴上功夫好会哄人,祝泉在媚骨老人的面前绝对是个中高手。

    好话谁都想听,可这说好话也要讲究方式方法的,不然就会弄巧成拙。

    祝泉从一无依又无靠的孤儿,到如今在毒宗地位仅次于几个人,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会说能讨好人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祝泉本人在研毒制毒上天赋也相当惊人,习武的根骨也很不错,这才让得他在媚骨老人跟前有诸多露脸的机会,从而得到重用。

    要是在祝泉的身上没有后面那一部分,就算他再能说会道,媚骨老人也不会高看他一眼的。

    直白的说媚骨老人与药王差不多相斗了大半辈子,他们数次交手各有输赢,没道理药王只收了四个徒弟,却个个徒弟人中龙凤,天资奇佳,他收了一群徒弟还要个个都被死对头的徒弟秒杀碾压。

    当初媚骨老人之所以救下祝泉,并将他带回毒宗,难道真是因为媚骨老人心善?

    别开玩笑了,若非当时发现祝泉天赋不错,媚骨老人怕是连多看他一眼都不会。

    “在徒儿的心里,师傅就跟徒儿的父亲一样,这次徒儿没有禀报师傅就私自行动,欲要找寒王的麻烦,的确是徒儿错了,不管师傅要怎么责罚徒儿,徒儿都是心甘情愿领罚的。”字里行间祝泉都将自己的行为归咎到他是心里不服,在吃媚骨老人看重寒王的醋这件事情上面,对于其他的却是绝口不提。

    “行了,先起来说话吧。”别人不知他因何而救下是孤儿的祝泉,媚骨老人心里能不清楚么?

    此刻听着祝泉用那满含感情,又满是感激的话重提那些往事,媚骨老人只觉面上有些挂不住,心也下意识的软了几分。

    罢了,只要祝泉没有对他生二心,谋算着要背叛他,对于他私底下做的那些事情,媚骨老人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全当自己没瞧见。

    “谢师傅。”在地上跪了那么长时间,得了吩咐的祝泉也没客气,提着袍角就站了起来,不过仍是诚肯的说道:“虽说师傅原谅了徒儿,不过规矩不可废,还请师傅罚徒儿吧!”

    现在他在毒宗虽有一定的地位,可也并非就无人能与他竞争了,为免这次的事情传回去被放大了说,祝泉自然要断绝那样的可能性。

    “好,这般有担当才像为师的弟子。”媚骨老人看着祝泉的脸,凌厉阴沉的双眸对上他的视线,沉吟半晌后出声吩咐道:“一会儿去刑房领六十鞭,就当这次你擅自行动的惩罚,你可有异议?”

    “徒儿谢师傅宽恕。”

    只是被责打六十鞭,这在别人眼里极重的责罚,放在毒宗绝对是最轻的,祝泉也知道他这是赌对了,媚骨老人对他手下留了情。

    要是他此时不被罚,等回了毒宗才被罚,可就不是受六十鞭刑的责罚了,那几个怕是巴不得顺势整死他。

    “今日你受过此罚,这事儿就算翻过去了,以后为师不会再重提,你也要谨记不得再犯。”

    “是,徒儿谨记师傅教诲。”

    “好了,现在你给为师仔细说说星殒城的局势,这次若真与药王谷交手,为师要的是许胜不许败。”距离上次与药王交手,时间早过去一年多了,媚骨老人只恨那次没能毒死药王,还让他收了那么一个妖孽般的女徒弟。

    宓妃的大名,毒宗上下都不陌生,媚骨老人亦是不只一次关注过在他眼里还是黄毛小丫头的宓妃,要知道宓妃的手上可是沾染了他徒弟鲜血的。

    那时媚骨老人与药王交手,暗算了药王的同时,他也被药王打成重伤,就在世人都以为药王谷与毒宗将要爆发大战之际,媚骨老人忙着疗伤,只加强了各种防御,甚至还禁止了毒宗内重要人物外出,否则出了什么事情他一律不允理会。

    而药王则是打着放长线钓大鱼的主意,尤其当时他刚收了宓妃为徒,正忙着打开他这个小徒弟的心,想方设法的想要走进宓妃的世界,得到宓妃的真正认可,哪有时间去搭理媚骨老人。

    初到药王谷的宓妃患有哑疾,她有口却不能言,声带在幼时严重受损,想要重新张口说话很是有些困难,药王当时绝大部分的心思全都扑在了如何让宓妃重新开口说话这事儿上面,媚骨老人就这么被抛之了脑后。

    等到药王再想起媚骨老人是哪号人物的时候,时间已然过去大半年,针对毒宗的计划重新拾起来,很多细节方面都不得不再次重新谋划,于是这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是,师傅。”接下来对于星殒城目前的局势,祝泉就一点没有掺假的,事无世细的统统细说了一遍,为免自己有什么遗漏,他甚至还将自己做的记录贡献了出来。

    听完祝泉的话跟他的分析,又再看过他的记录,媚骨老人心中很是有些数。

    “呵呵…”

    莫名的,看着主位上那连连冷笑出声的媚骨老人,祝泉就吓得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不得不承认,无论任何时候,不管他在外人面前多么的邪肆张狂,到了媚骨老人的面前,他就好比被剪去利爪的猫儿一样,丝毫都不具备攻击力。

    “看来这次药王谷是有备而来的。”媚骨老人沉着脸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恼怒的随手一挥,那张安放在祝泉身后的梨花木多宝格就应声而倒,发出一阵‘噼里啪啦’刺耳的声响。

    寒王,好一个寒王,本宗主还真想知道你是知情的还是不知情的。

    这场以寒王为导火线的两派大战,媚骨老人还真是挺期待的。

    “师傅的意思是……”

    猛然对上媚骨老人暗藏讥笑的眼神,祝泉似是瞬间就秒懂了。

    怪不得药王会突然出现在星殒城,原来这几天发生在星殒城内外的事情,竟然全都是一个局,一个阴谋。

    可怜仍被笼罩在迷雾中看不清楚局势,还满心以为自己接近真相的太子等人,此时此刻祝泉都不禁要为他们掬上一把同情的泪。

    当然,同时他也挺可怜同情自己的,要知道即便是他也掉进了这个局里而不自知,如若任由事态继续进行发展下去,后果会怎样连祝泉自己都无法预料。

    “几个月前,为师跟寒王交手过后,你的几个师兄弟围攻寒王,最后却也没能将寒王给留下来,让他负伤被人救走,寒王与我毒宗的梁子算是就此结下。”

    那次之事虽被寒王给隐瞒了下来,没有闹开之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很少,再加上有毒宗插手,消息的散播速度就更慢了,诸多的痕迹还被抹了去。

    毒宗之人围攻寒王,并且他这个毒宗宗主当时还在现场,若是直接将寒王给杀了还好,就算传了出去,他毒宗也不怕与朝廷为敌。

    可笑就可笑在,毒宗围攻了寒王却让寒王只是负伤被救走,根本没有什么性命之忧,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叫他媚骨老人的脸往什么地方摆。

    因此,自那次围攻之后,媚骨老人纵然觉得寒王将消息隐瞒起来的举动很奇怪,可他却没有往深处去想,只觉得以寒王的性子断然不会轻意咽下那口气,然,寒王又是一个精于谋算之人,他不出手大概是不想打无准备之仗。

    是以,今日造成这样的局面,媚骨老人还真怪不到旁人的身边去,哪怕此事真是寒王与药王谷合谋的,媚骨老人除了接招之外,他还能如何?

    “药王谷自有他们的情报渠道,寒王被围攻一事,他们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

    “师傅的意思徒儿明白了。”

    且不论这次药王出现在星殒城,他的最终目的是不是真的要替寒王解毒,但单从药王谷借着几月前毒宗对寒王的那一次围攻大作文章,顺势将毒宗跟药王谷的恩怨牵扯出来,祝泉就嗅到了药王谷对毒宗的挑衅之意。

    兴许正如师傅所言,药王此次是冲着他们毒宗来的,而寒王不过就是一根导火索,一根即将触发药王谷与毒宗大战的导火索。

    “师傅,如果寒王体内的毒解了,那形势对咱们可是大大的不利。”比起太子那样好掌控的人,寒王实在有着太大的变数,不管是从私心上来讲还是从大局上来讲,祝泉都不建议留下寒王。

    对于一个无法掌控在他们手里的上位者,最后还是不要存在的妥当。

    “而且我们现在根本无法判断药王到底是真想借着寒王之事与咱们毒宗开战,还是药王打着与咱们毒宗不和的幌子,实则根本就是想要光明正大的替寒王解毒,稍有不留神咱们就得掉进陷阱里。”

    若是前者,打也就打了。

    可若是后者的话,他们这样的谋算值得细细沉思的地方就多了。

    “你的疑惑也是为师的疑惑。”祝泉这小子到底不愧是他很看重的孩子,不管什么事情往往只要他稍有点拨,他就能分析得头头是道。

    药王若真想与他开战,媚骨老人自是不惧,可他若是打着对付他,让他不痛快的幌子,实则就是想救寒王,那媚骨老人纵使对寒王很感兴趣,也是断然留不得寒王了。

    就如祝泉所言,比起太子之类的人,身中剧毒的寒王都不好操控了,更何况是恢复了健康的寒王?

    他毒宗多年的大计,断然不能葬送在他的手上,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媚骨老人心中就已然做出了决定。

    “在药王谷的传承中曾有这样一条规定,若非形势所逼药王谷不得参与四国之事,更不能出手救治四国皇室中人,此条传承不但约束着药王,同时也约束着药王名下的所有弟子。”

    “难怪即便有着安平和乐郡主那个女人作为朝廷跟药王谷之间的纽带,药王谷也无人出手相助寒王。”

    媚骨老人的这话没有掺假,药王谷确是有着这样的规矩,因而,作为药王谷一员的宓妃,从一开始她的确没有想过要替寒王解毒。

    后来看着金凤国的局势,又见她的父兄那是一头全都扎在了寒王的身上,她就有了不得不出手相救寒王,且还不得不救的理由了。

    然而,药王谷的规矩虽说是死的,可她既拜入药王门下又如何能违背谷中传承,是以,宓妃方才想到了这样折中的办法。

    利用毒宗与药王谷的宿怨,打着挑衅毒宗,要与毒宗动手的幌子,实则就由她出手替寒王解毒,而后又让药王替她担着救治寒王的名。

    如此,药王谷也算是在形势所逼之下,不得已而参与了四国之事,救治了四国皇室中人。

    “现在咱们已经错失先机,星殒城也乱成了一锅粥,药王他们行事想必越发的便利了,为师命你即刻调动毒蝎,让他们找到药王的踪迹,务必给本宗主盯死了他。”

    “是,师傅。”

    “另外,为师并不相信此番药王现身星殒城,他的身边只有两个徒弟,让人给本宗主仔细的查。”

    “师傅是说药王的大弟子跟二弟子隐在暗处?”

    “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虽说媚骨老人很不想承认药王名下,包括宓妃在内的五个弟子,无论是天赋还是别的方面都极其出挑,他的弟子论单打独斗怕是一个都赶不上,但事实就是事实,他纵使恼怒也改变不了什么。

    药王的大弟子萧凡跟二弟子诸宸的大名,祝泉那简直就是如雷贯耳,毕竟他在他们两个的手中可是吃过大亏的,没准儿他们还真就如师傅所言,正如毒蛇一般隐没在暗处,随时准备伺机而动呢。

    “请师傅放心,徒儿一定会摸清楚情况的,定不会坏了师傅的大事。”

    “行了,一旦有药王的消息,不拘着什么时辰立马来告诉为师。”

    “是。”

    摆了摆手,媚骨老人示意祝泉出去,他这几天接连赶路,整个人也是乏得厉害。

    现在他就只想舒服的洗个澡,然后睡上一觉,等明个儿就好好的会一会那行踪成谜的药王。

    早在毒宗之时,星殒城药楼的大名,媚骨老人就已然听闻过了。

    只道是药楼之主乃是一个医毒双修的鬼才,人称无情公子,此番媚骨老人来此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会会药楼之主无情公子。

    在毒术方面,媚骨老人有那个自信敢说他认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

    可他却在药楼发现了近六种连他也研究不出成份的毒药,这让媚骨老人如何不对‘无情公子’感兴趣?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媚骨老人对无情公子感兴趣的程度,就是比起对寒王来都要多得多。

    “阿嚏――”

    同一时间,药楼里正以‘无情公子’身份出现的宓妃猛地打了几个喷嚏,她摸着自己不停发痒的鼻子,没好气的嘟囔道:“到底谁在算计我。”

    “唔,大概是媚骨老人。”

    “呃…”

    听得回星殒城后就直接以寒王的身份住进寒王府,并且还易容成寒王模样的陌殇语气肯定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宓妃眨了眨眼,抿唇道:“熙然是不是收到了什么新消息。”

    “是收到了,这不第一时间就赶着给你送来么。”陌殇很想揉揉宓妃的发顶,可在看到她一身男装扮相之后,不知为嘛有点下不去手。

    意识到陌殇心中所想,宓妃亦是不客气的道:“你可别碰我知道不?”

    “为何?”他自己的小女人,怎的还不让碰了?

    “咳咳…那个你顶着寒王的脸跟我亲近,我会觉得很奇怪,还还有点别扭。”

    陌殇,“……”

    虽说宓妃的话里没有别的意思,可陌殇还是一下子就想到了寒王对宓妃的心思,顿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讪讪的收回手,陌殇打定主意,在他还是寒王扮相的时候,坚决不能跟宓妃有亲密的举动,不然以后他吃起自己的醋来,也当真是够心塞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12识破此局,别样心塞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