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13 耐住性子,无情公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阿嚏――”

    “王爷,可是觉得冷了?属下再去搬两个火炉进来,溥颜公子交待过千万不能让王爷受风寒。”

    “那你先去搬火炉,我把窗户关上,然后再去请燕公子跟溥颜公子过来给王爷诊一下脉。”

    寒王,“……。”

    他的存在感什么时候如何的低了?

    这要做主他的事情,是不是也应该问问他这个当事的意见?

    怎的还从头到尾都将他给无视了个彻底,寒王越想越是心塞,日渐恢复红润气色的俊脸僵着,刚想开口说点什么,鼻头却又痒了起来,不由得话未出口,接连又是两个响亮的喷嚏声。

    “阿嚏,阿嚏――”

    该死的,谁在念叨本王。

    墨寒羽心里的懊恼低咒自是无人知晓,却让得原本就对他身体异常小心跟关注紧张的幽夜和苍茫险些急白了一张脸,哆嗦道:“快,快去请燕公子跟溥颜公子,王爷受风寒了。”

    “哦哦,我我这就去。”这几天以来,幽夜跟苍茫可是一板一眼,完全不讲变通的执行着宓妃临行前的交待,那照顾起墨寒羽来不比照顾国宝大熊猫还要精细了。

    “站住。”眼见苍茫一脸慌了神就要往外跑,墨寒羽的脸这一刻是直接就黑了。

    特么的他又不是纸糊的,不就打了几个喷嚏吗?

    至于将他们吓成这样,难道他还能咽气了不成?

    “王爷。”

    “都给本王回来站好,哪里都不许去。”摸了摸仍在发痒的鼻头,墨寒羽不禁在脑海里不断的回想,最近他应该没有得罪谁吧,怎的还会被人给‘惦记’上呢。

    此时的他,当然不会知道他是在宓妃跟陌殇间无辜躺枪了。

    “王爷,您身体要是不舒服,可万万不能拖着,不能瞒着不说啊!”

    “是啊是啊,王爷您就让属下们去请燕公子过来瞧瞧,要是没事也好放心不是?”

    墨寒羽目光幽幽的扫了他们一眼,性感的薄唇紧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喜怒不辨的沉声道:“看来你们两个很喜欢替本王做主,商量关于本王的事情都不用问问本王这个当事人的意见么,嗯?”

    “王爷…”幽夜苍茫满脸担忧的对视一眼,期期艾艾,千回百转的叫了墨寒羽一声,后面的话却又故意没有说完,听得墨寒羽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闭嘴。”崩着一张黑脸,墨寒羽怎会不知他们对他是太过关心担忧才会如此,只要他稍有不适就会让他们跟惊弓之鸟一般,生怕他会有个好歹,“本王有不有事,好不好,本王心中有数,断然不可能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

    幽夜苍茫抬头对上墨寒羽认真而坚定的眸光,心下也是觉得自己太小题大作了。

    “本王不是易碎的青花瓷,一碰就能碎了,不过打了两个喷嚏罢了,至于让你们这般兴师动众?”

    “王爷,是是属下们错了。”

    “本王知道你们是担心本王,你们就把心给放回自己肚子里,比起你们来说,本王比你们更不想自己的身体再出任何差错。”

    若非是因着他,星殒城不会乱成这样,他身边的至交好友们也不会因他而忙作一团。

    他们个个都以真心待他,处处为他着想,墨寒羽知道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精心养好自己的身体,不让他们再为此担心。

    只有他的身体彻底恢复了健康,那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报答。

    从他踏入梨花小筑,再到他踏出梨花小筑,墨寒羽知道他在这里犹如凤凰那般浴火之后涅重生了。

    重获新生的他,也是时候该要担当起他的责任,继而履行他的使命。

    那些曾经用生命守护过他的人,今后,他亦愿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他们。

    “王爷没事就好,属下就是太担心了。”

    “都是属下们不好,我们这样会不会无形中带给王爷压力了,真要如此属下们可真是该死。”

    “本王还能不知道你们。”

    听出墨寒羽话中的调笑意味儿,幽夜跟苍茫只得对视过后连连傻笑。

    “还不起来,地上跪着很舒服?”

    “谢王爷不罚之恩。”

    “世子跟郡主那边可有传消息过来?”梨花小筑位置虽说隐秘非常,可不管别院外的障眼法有多么的高明,也不能否认这处别院就座落在这片土地上面。

    虽说短时间内,太子他们无法确定梨花小筑的具体位置所在,可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的他们,也断然能锁定住梨花小筑大概的位置。

    如此一来,别院外的眼线太多,传递起消息来风险就大了许多,由不得墨寒羽不操心。

    “世子跟郡主并没有传新的消息过来,但只要有新的消息,世子跟郡主定然会让王爷知晓的。”

    “嗯。”

    “王爷实在不用担心,世子早就说过,就算太子他们确定了梨花小筑的具体位置,但梨花小筑也不是谁想闯就能闯的,除非太子他们很想将自己手下大部分的人都折损在此地,否则太子他们不会冒然采取行动。”

    “属下同意幽夜的说法,梨花小筑的守卫比起楚宣王府都要严密,就算太子他们想要动梨花小筑却也只能在背地里动,绝对不能往明面上摊。”

    梨花小筑只是一处别院不错,但这梨花小筑却不是普通的别院,他是属于楚宣王世子的别院。

    谁若在明面上对梨花小筑动手,那岂不是明目张胆的告诉世人,他是在挑衅楚宣王府,挑衅楚宣王世子吗?

    “这个地方在世子的心里有着很特殊的意义,楚宣王府被毁他或许不会恼,可若谁要毁了这里,他的怒火无人能承受得起。”在墨寒羽很小,母后也尚未离世的时候,他曾在这里小住过一段时间。

    他曾听他母后说过,他的小姨楚宣王妃极其钟爱梨花,楚宣王为了搏小姨一笑,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跟精力寻到了这一处风水宝地。

    梨花小筑之所以名唤梨花小筑,只因此处别院里里外外都种满了各个品种的梨树,别院外的梨树尚还遵循自然规则该开花时开花,该结果之时结果,可奇就奇在别院内的梨花一年四季常开不败,尤为湖心亭周围的梨花为最。

    这倾注了楚宣王无数心血的别院落成之日,便是被楚宣王当作向韩国公府提亲的聘礼之一送给了他小姨楚宣王妃。

    可想而知楚宣王妃收到这份聘礼的时候,她是有多么的感动与高兴,后来随着他们的孩子陌殇出世,这处别院就成了陌殇自来到这个世上,所收到父母送出的第一份礼物。

    梨花小筑于陌殇究竟存在着怎样的意义,大概也唯有陌殇自己知晓,墨寒羽能体会到的不过只是他的十之二三罢了。

    “这里见证了他父母的爱情,同时也算是他与宓妃的情定之地,他是断然不会让任何人闯进这里的。”墨寒羽毫不怀疑,但凡擅自闯入这里的人,最后的结局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解毒前后的他,无论哪里对他来说都太危险了,也只有这个地方是最安全的。

    纵然真有人能猜出他在这里,可他们知道又如何,真就敢不顾一切,不惜与陌殇正面为敌么?

    他的这个表弟多年来只守着璃城,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可他手中的军队之强大,用兵之神,没有与他交过手的人是不知道的。

    即便墨寒羽没有与陌殇在战场上交手的可能,但他们了解彼此,当他在战场上一战成名,被世人称之为不败战神的时候,那个永远隐在暗处运筹帷幄,谈笑之间就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陌殇,他又是什么呢。

    他将什么都给了他手下的将军,自己却对世人送他的‘病弱世子’称号不置可否,淡笑置之。

    “王爷您…”

    “她是本王的妹妹,本王是她的哥哥。”

    错过一时,便是错过一世。

    墨寒羽纵然后悔当初对宓妃动心之时未能及时向她表白,从而错过了她,但墨寒羽却并非死缠烂打之辈,宓妃心里没有他,那他能做的也唯有成全。

    只要她能得到幸福,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师傅耍着无赖要收宓妃为徒,让他们师兄弟三人都称宓妃为师妹,他的用意墨寒羽又不傻,哪里就真的看不出来。

    天山老人是用这样的方式,提醒他该放下了,既然此生他们无法成为一对情侣,那就珍惜他们相遇相识的这一段缘分,做一对师兄妹也好。

    但愿来世他能生得平凡而普通,不再错过她。

    “她要的幸福,本王此生都给予不了,只有阿殇才能给她,她想要的幸福,从今往后本王会只当她是妹妹,用一个哥哥的身份去疼她,宠她,护她。”

    正如师傅说的那样,这一生莫要辜负了他与宓妃相遇相识的这一段缘分。

    “王爷能放下就好。”幽夜抿了抿唇,半晌后幽幽的吐出这么一句。

    犹记得那一次雪地相遇,之后察觉到王爷心思的他,便满心以为王爷跟郡主是能走到一起的,谁料天意弄人,命运之轨行走的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方向。

    “今个儿天气很好,你们随本王去湖心亭坐坐,也能赏赏开得正艳的梨花。”

    “是,王爷。”苍茫应了声,会意的拿了斗篷过来给墨寒羽披上。

    “记得吩咐手下那几个知情人,让他们全力配合阿殇的所有行动,切莫露了馅。”

    提到陌殇扮作寒王回到寒王府一事,幽夜跟苍茫的脸色就有点古怪,难免就惹得墨寒羽侧目,冷声道:“怎么回事,说。”

    “咳咳…回王爷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王爷都操心过头了,世子他扮的王爷实在太像了,哪怕就是棋一他们都知情,也差点儿真把世子爷当成王爷您了。”消息刚传回来的时候,幽夜跟苍茫都直接傻眼,暗叹世子爷出手就是不凡。

    “可不,世子爷他的易容术简直太厉害了。”

    “哦?”墨寒羽扬了扬眉,虽然陌殇对于海外发生之事没有细细向他叙说,可墨寒羽也不难知道他在海外是有了奇遇。

    且不说陌殇的一头黑发变成了一头银丝,一双璀璨潋滟的黑眸又怎么变成了一双流光溢彩,勾魂摄魄的紫眸,墨寒羽知道只要他想,那他扮作他的模样,就断然不会露出丝毫的马脚。

    至于苍茫口中所说的易容术太厉害,太高明,墨寒羽却是不信的。

    好歹他也是天山老人的弟子,纵使不精于医术,却也知晓所谓易容术的由来,因此,陌殇扮成他到底用的是不是易容术,墨寒羽心知肚明,却也不会去点破什么。

    “阿殇他扮的越像,也就越能混淆视听,为本王争取的时间也就越多,让棋一他们不要质疑阿殇的任何决定,只要绝对服从就行。”话落,墨寒羽仍旧没有多放心的再次交待道:“这个世上谁都有可能害本王,唯独他不会。”

    凭心而论,陌殇如若真有夺取这个天下的心,墨寒羽是愿意成全的,即便皇爷爷还在世,他定然也不会反对。

    不管皇爷爷年轻的时候多么的荒唐,又如何的昏庸,但自他登基为帝,不管多少人挑拨他与璃城楚宣王府的关系,他都不曾猜忌过,亦从未怀疑过楚宣王的忠心。

    墨氏皇族与楚宣王府陌氏一族之间的紧密关系,远远不是外人所能想象的,金凤国历代帝王怀疑谁对皇位有心思都断然不会去怀疑楚宣王府,否则也不会有璃城的存在。

    在金凤国历代楚宣王都可以被称之为暗皇,如若楚宣王府陌氏一族真有那样的心,早在好几代之前,楚宣王一脉就能取代皇族墨氏。

    说出来纵使有些丢人,可那一段历史却是不能磨灭的,墨氏皇族史上还真出了几位可以称之为昏君的存在,如若没有楚宣王府一直支撑着,今日的皇族究竟姓什么还真有待商榷。

    随着毒发的次数一次次的增加,所用的药物也越发压制不了他体内的毒素,墨寒羽也就老早想好了最后一步。

    这些年他虽不动声色,却也是将他的那些个皇兄们都清清楚楚的看了一遍,他深知在他几个皇兄里面,压根没有一个有真真正正的帝王之才。

    最初墨寒羽还想着,好好培养太子,可却发现太子越发的上不得台面,明王跟武王又实在没有那个本事,再加上太子一再对他出手,丝毫不顾兄弟手足之情。墨寒羽也就渐渐冷了心思。

    他与陌殇乃同年出生,他也仅比陌殇大月份,虽说他一直都知道陌殇先天体弱,兴许真的活不过二十二,但墨寒羽始终相信,上天不会真的待他们表兄弟那么凉薄。

    倘若真的必须有一个人要死,墨寒羽希望那个人是他,如此,他便能一力扶持陌殇登上那个位置,如此金凤国方能永世留存。

    比起他的那些个兄弟,显然陌殇更适合坐到那个位置,他也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以前的他,非非常手段他不会,现在的他,不管什么手段他更不会了。”

    幽夜苍茫也不是傻的,就算没有十分明白墨寒羽话里的意思,却也暗自琢磨出几分味道来。

    ……

    “听你这话里的意思,那媚骨老人第一个打上主意的还不是我师傅,而是我了。”宓妃眨了眨眼,貌似还有些不能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倒也不是没打药王前辈的主意,只是他明显对你更为感兴趣。”

    “他不是对我感兴趣,是对我这药楼很感趣才是真吧!”

    “唔,阿宓真聪明。”陌殇慵懒的斜靠在椅背上,暗磁的嗓音清润悦耳,“药楼自建立之初到现在,完全可以说是一块吸金石,每日多的不说,至少也有三四千两的收入,一个月下来就是十二万多两白银,一年下来也有一百四十多万白银,这还不是药楼最真实的盈利,谁家能有几块这样的吸金石。”

    这笔账陌殇只是粗略的计划了一下,一年就有一百多万的盈利,怎么可能不让人眼红。

    如若不是无情公子在江湖上的名头太过响亮,且大多数人都不想得罪一个既懂医又擅使毒的人,只怕药楼压根没有机会能在星殒城生存至今。

    人都是趋吉避凶的,能活着就没有人想死,得罪一个措不清根底,毒术还丝毫都不逊色毒宗的人,显然颇有几分觉得嫌自己命长的意思。

    故而,明面上无人敢打药楼的主意,私底下想要拉拢药楼的各方势力却是数都数不过来。

    其中表现得最为积极的当属太子,明王跟武王三方势力了,不管他们其中任何一方得到无情公子的支持,可以让药楼为己所用,无疑都是给他们凭添了莫大的助力。

    一来,药楼的财力可以帮他们招兵买马,二来,药楼积攒下来的人脉,就更是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都想要掌控在手的。

    “要不是在药楼建成之前,你就包装出了一个神秘莫测,背景好像还大有来头的无情公子出来坐阵,你以为在不暴露你身份的前提之下,药楼你能保得住?”

    宓妃撇了撇嘴,完全无法反驳陌殇说的话,这要不是她身边的资源足够的多,药楼指不定会握在谁的手里。

    “当初为了摘干净你自己,在你的谋划下无情公子性格亦正亦邪,飘忽不定,医毒双修的他介于药王谷与毒宗之间,因而,那些人才只想着拉拢你,并非除掉你。”

    “哼,那也要他们除得掉再说。”对于自己的东西,宓妃向来都守得紧,谁要从她嘴里夺肉,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是是是,我的阿宓最厉害了。”

    “换在以前或许我还真的担心,但现在么,要是有谁不怕死主动送上门来,我也就受着了。”师傅心里打着的主意固然没有跟宓妃明说,宓妃还是隐隐猜到几分,也明白她那师傅分明就是借故向她讨好处呢。

    不过对于药王的做法,宓妃并不反感罢了。

    “以阿宓现在的修为,就算真与媚骨老人交上手,为夫也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那个老毒怪既然盯上了我,我要不露面好像还显得我怕他了,熙然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出去晃一晃,将星殒城这池水搅得更浑一些?”

    笑望着对面椅子上满眼算计,笑得跟只小狐狸似的宓妃,陌殇是真拿她没办法,“药王失去踪迹之后,祝泉的出现加上他的有意为之,太子等人的目光齐齐都投向了药楼,他们都在猜测药楼之主无情公子究竟是谁的人。”

    “哦?”还有这么一回事,宓妃倒是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她微挑着好看的黛眉,忽尔露齿一笑,道:“不知我被归为了谁的阵营。”

    “有人说你是毒宗的,亦有人说你是药王谷的,至于你属于谁的阵营,又或是为谁办事,多半都偏向了寒王,还有一小部分说你隶属相府。”

    “呃…相府?”

    “是的,阿宓你没有听错。”

    “说我属于相府,这意思岂不直接向了我?”宓妃伸手指了指自己,陌殇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谁让你出自药王谷,就算你说自己不通医术,但世人哪那么容易相信,觉得你是装的大有人在。”

    瞧瞧这话说得,她竟无言以对。

    可不,她哪里不通医术,她分明就是太精医术了好吗?

    “不然阿宓以为他们怎么会一再加派人手盯死了相府,甚至是完全盯死了你。”也亏得是他家小女人的功夫都出神入化了,不然想出相府还真是一大难题。

    相府的眼睛实在太多,稍有不留神就有暴露的可能,短时间之内陌殇也是找不到办法可以将他们的注意力给吸引走。

    “这次的事情我可不想将相府牵扯进来。”皱了皱眉,宓妃对太子等人印象越发不好了,尤其在听爹娘说过的,太子等人还在打她的主意,宓妃就恼得不要不要的。

    要是可以的话,她都很想潜进他们的府里,直接一个个了结他们得了。

    “别担心,为夫会想到办法的。”

    “你要有办法,老早就去做了,哪里还用等到现在。”宓妃不客气的戳破陌殇,还不忘冲他发射两把小飞刀,叫他不想清楚就宽慰她。

    陌殇无奈的瞄了宓妃一眼,沉声道:“晚些时候阿宓就以无情公子这个身份去会一会媚骨老人,药王亲上寒王府被阻的戏码也该闪亮登场了。”

    “熙然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心里想的那样,借着药王前辈的出现,转移一部分太子他们的注意力,接着又借由无情公子与媚骨老人的对碰,再转移他们一部分的关注力,剩下那一部分就交由为夫来解决。”

    “你想做什么?”

    “阿宓不妨猜一猜?”难得见到宓妃的脸上出现沉思的表情,陌殇自是想要多逗上一逗。

    静下心来想了好一会儿,宓妃也没搞明白他的真实意图在哪里,只得摇头道:“不猜了,我就要听你说。”

    “虽说咱们也安插了眼线出去,可效率难免就太低了一些,所以为夫决定要打进敌人的内部。”

    “呃…”红唇微张,宓妃猛地反应过来,惊诧的道:“你要将相府外剩下那一部人全变成自己的人?”

    这事儿说容易挺容易,可说难也是真的难好伐!

    “别把眉头皱得那么紧,此事为夫心中有数,断然不会出差错的,阿宓静待为夫的好消息就成。”

    “哼,你是一天不占我便宜你就浑身不舒服,谁要嫁给你了,三句话不离‘为夫为夫’的,你是谁的夫啊?”近来因着寒王一事,陌殇也不能天天去相府请求温老爹跟温夫人的同意。

    只要一想到她爹她娘还有她那些哥哥见到陌殇就跟见到仇人似的表情,宓妃还很坏心眼的觉得那场景忒逗乐。

    “小女人,你休想跑得掉。”除夕之前,他是一定会让温老爹松口的,届时他就可以请人光明正大去相府向她提亲了。

    至于那些打她主意的男人,别怪他下手太狠,谁让他们不长眼要看上他的女人。

    “咦,这么自信?想到办法让我爹点头了?”

    “秘密。”

    “呃,连我也不能知道。”

    “不能。”陌殇坚决的摇了摇头,倒也不怕宓妃给他小鞋穿,对他的小女人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满心的期待就得了这么一句话,宓妃恼归恼,可也希望她的婚事可以早些定下来。

    一来,她跟陌殇本就是两情相悦,定下婚事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二来,也是身处这个时代的悲哀,很多事情都会身不由己,纵然宓妃早有替自己打算,可该防的还是要防。

    太子等人的年纪已经不小,府中虽说都有侧妃什么的了,可正妃之位仍旧空悬。

    温老爹早前就对宓妃隐约提过,今年的除夕宫宴怕是会很不太平,宣帝必然是会赐婚的,可太子等人的目光都放在宓妃的身上,战火难免就会波及到她的身上。

    莫不陌殇打的是这个主意?

    “阿宓只要乖乖等着做我的新娘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一眼就看透宓妃心中所想的陌殇笑了笑,只能说宓妃想到的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可是他的杀手锏。

    他还就不相信当他给出那样承诺的时候,温老爹坚决不松口,只要温老爹一点头,那他跟宓妃的事情就怎么也跑不掉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13耐住性子,无情公子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