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15 两两对碰,孰强孰弱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哟,小师弟你这儿挺热闹的啊?”

    正被一群黑衣人围攻的乐风嘴角一抽,手下杀敌的动作也不慢,却是没好气的扭头怒道:“三师兄你既然那么清闲还不快来帮忙,仔细看戏太过乐极生悲。”

    “该死的。”冲着云锦吼完,乐风看着损失大半仍不肯撤退的黑衣人,冷着一张俊脸低咒出声。

    要说此时的云锦其实也挺狼狈的,月白色的锦袍上虽说没有溅到血,却也不可避免的沾到些泥,可见他在出现在这里之前也是经过一番残酷打斗的。

    “小师弟想要三师兄我帮忙总得许诺点儿什么好处吧,师兄从不做亏本买卖的,怎么着也要收点利息的你说是不是?”云锦的注意力好像全都投注到了乐风的身上,可他虽面上含笑,语气中也满满的都是调笑打趣的意味儿,但那幽深晦暗的眸色,却在彰显着他丝丝入扣的防备。

    纵然离开相府,他们师兄弟二人决定露面开始,该如何行动他们彼此就有过约定,云锦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偶然,更确切的说他是被空气中某种不同寻常的气息给吸引来的,在他跟乐风的计划里,压根就没有这一出。

    显然乐风也是个一点就透的聪明人,察觉到云锦眼底的警示,他便越发随性的跟云锦呛声斗嘴,两人谁也不让谁。

    “三师兄出手的价码太高,我这实在支付不起你那高昂的利息。”

    “咦――”看着腹背受敌的乐风,又见他死活都不许诺他好处,云锦剑眉轻挑,语气微扬,“啧啧,小师弟就赶紧开口让师兄助你一臂之力呗,师兄也不要多的,就把这两年你收集的那些珍贵药材都送我就成。”

    该死的,怎么还藏着不出手。

    仅仅只是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隐有波动,片刻之后又消失无踪,云锦险些控制不住咒骂出声。

    原本还以为围攻他的黑衣人已经足够的多了,没曾想他会想错,对方派出多围攻他几倍的黑衣人对付乐风,这分明就是想要生擒了乐风的意思。

    “三师兄你这太贪心了。”

    “怎会?不过就是要你些药材罢了,哪里当得起‘贪心’二字,小师弟真是太看得起三师兄了。”眼见那些黑衣人的攻势越来越猛,手段越来越凌厉,甚至还使起暗器跟毒来,云锦面不改色,心中却是越发的着急担忧。

    以他跟乐风之间的师兄弟感情,如何可能在这样的关头说这些,云锦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先引出藏在暗处的人,不然搞不好他跟乐风两人都得栽在这里。

    那些人身上的气息飘忽不定,武功绝对弱不了,而且又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由不得云锦不小心应对。

    “对咱们行医之人来说,药材可就是一个医者的生命,三师兄都要我的命了,这还不算贪心?”起初,乐风的确是有将后面那条半大鱼钓起来的心思,可随着他与黑衣人交上手,又灵敏的察觉到暗处还藏着人,他就不得不聪明一眼选择给自己留后路了。

    在他跟三师兄两个人之间,他们选择了着重对他下手,可见是将他当成了那个可以随意揉捏的软柿子,觉得抓他比抓云锦容易。

    为了确保藏在暗处的人摸不透他的底线在哪里,乐风不敢在黑衣人面前完全暴露自己的实力,他只能掐着分寸与人过招。

    “三师兄要是不想帮忙就赶紧走呗,没得师弟我瞧着你这见死不救的模样来气,万一分个心伤着了,又或是挂了,你看师傅跟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小师妹会不会放过你。”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乐风这样以一己之力与近百个黑衣人大战,他就算功夫再好,体力消耗也是不能避免的,再加上对抗得久了难免乏力,这样绝对就露了大破绽给他的对手。

    他倒是有心想要全力爆发,用自己全部的实力来解决这恼人的麻烦,但背后还有人虎视眈眈始终让乐风放心不下,他的底牌断然不能全露了。

    云锦出现后,乐风心里的底气更足了几分,配合起云锦演起戏来,乐风也是一点都不含糊。

    “咳咳…小师弟未免也想太多了,现在师傅正在去寒王府的路上,肯定是顾不上你的,大师兄跟二师兄隔得太远,他们就算有心也是无力,至于小师妹近来忙着筹备她家亲亲大哥的婚事,也着实没那个精力挂心于你。”

    眼瞅着暗处的波动越来越大,乐风沉着脸挥手斩杀掉两个,华丽的茶色锦袍染上温热的鲜血,他妥协的道:“成交,我快支撑不住了,三师兄赶紧来帮忙。”

    “真同意了,保证不反悔?”

    “不反悔。”黑着脸乐风怒吼一声,“你要再不出手我要挂了,师兄你可就连药材渣子都瞧不着了。”

    演了这么半天戏,始终没能将蛇给引出洞,不得不说云锦也是相当的挫败,对于今日安排这些的那个人,想不高看一眼都不行。

    “稳住稳住,看三师兄的。”话落,云锦直接就跳进了包围圈,腰间的软剑一出,瞬间就收割了数条生命。

    师兄弟两人借着错身而过的空隙交换了一个唯有他们彼此才能看懂的眼神,随后便很默契的按计划行事了。

    因着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过交流,更没有任何的眼神接触,以至于总算是达成所愿,成功欺骗了暗处某个人的眼睛,让他做出了决定。

    大量的黑衣人纵使武功不如云锦跟乐风,但架不住他们人多,故而,死在云锦乐风手中的黑衣人虽说众多,他们两个人也难免在保存了一部分实力的前提下,或多或少的挂了彩,攻击与防御都渐渐开始落入下风。

    “戏演得还真不赖。”

    接收到云锦投射给他的眼神儿,乐风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只无声的回道:“咱们彼此彼此。”

    说他会演戏,哼哼,在他们师兄弟之间最会演戏的家伙就是他的这位三师兄了。

    随着云锦跟乐风开始落入下风,又隐约有了节节败退,意欲逃跑的迹象,暗处那双令人极其不舒服的眼睛,也总算是露出了相当满意的笑意。

    不打没把握之仗是他的习惯,最开始想要活捉的人也不过就乐风一人,可他却也毫不介意可以再吸引来一个云锦,只要他顺利将药王的这两个徒弟带回去,他曾经所渴望得到的一切都将会得到。

    “动手。”随着站在高处整个身体都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男人一声令下,数十个身着灰色长袍面无表情,甚至是行动都略显僵硬的人尽数涌向了云锦跟乐风。

    “总算是来了。”感受到身后的震荡,云锦跟乐风默契的对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表达出这个意思,同时他们也松了一口气。

    时时刻刻都要防备潜伏在暗处,随时准备给予自己致命一口的毒蛇,任谁崩着也不会好受。

    “丫的,小爷总算不用再憋着了。”

    乐风,“……”

    一边撇嘴表达了他对云锦的无语,另一边乐风也不得不承认,云锦吼出口的也正是他想吼出口的。

    早前在与宓妃一起制定计划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一旦出手将要面对的危险就绝对是成倍的增长,遭遇刺杀围攻这样的事情简直不用说得太明白。

    这次的围攻其实是在乐风意料之中的,可他没想到人数那么多的情况之下,后面竟然还藏得有?

    尤其暗处那些人更让乐风感觉非常的不舒服,不知是他们身上带着的东西,还是源于他们自己本身。

    也是亏得乐风警觉性高,在与黑衣人交上手之后,很快便察觉到了不对劲,立马就打消了速战速决,彻底斩杀掉所有黑衣人一个不留的念头。

    在他有意藏拙,又与黑衣人进入焦灼的战况,一来确有拖延时间等待支援的意思,二来乐风是铁了心想要将后面藏着那部分人也给引出来。

    “竟然全都是毒人,该死的毒宗。”确定将暗处所有人都引出来之后,云锦便再也没了顾忌,出手的速度足足快了三倍。

    眼见黑衣人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云锦的脚下,乐风亦是不甘示弱,师兄弟两个就好像在比赛谁杀的黑衣人更多一点,那速度之快看得黑衣斗篷男眼角嘴角齐抽抽,心中更是恨得要死。

    “药王谷的人,果然阴险。”

    虽说发现自己被骗很是恼怒,可箭已在弦上,却是不得不发了。

    毒人已经执行他的命令,全部都朝着云锦跟乐风扑了过去,任务没有完成之前,就是斗篷男自己也无法再将毒人给招回。

    “这些人浑身上下都是毒,三师兄你自己小心。”尽管朝着他们围过来的人,看着仍旧还是人的模样,可他们早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了。

    这些人浑身都带着剧毒,哪怕就是他们的头发跟眼珠子都是剧毒之物,谁碰谁中招。

    眼瞅着这些会移动的毒物涌过来,乐风只觉全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让他不舒服极了。

    “别担心我,顾好你自己就行。”

    “这些毒人一个也不能留,必须彻底消灭了。”

    “嗯,我知道。”

    也是亏得两个早早察觉有异,因而提前做了一些准备,不然就算不栽在这里,定然也将身中剧毒带着重伤逃脱。

    之前与黑衣人交手,甭管是云锦还是乐风不停的往四处跑,那可不是白跑着玩的,他们所经的每一处都是相当有讲究的,防的可不就是后面冒出来这群人?

    “三师兄,你说是咱们家小师妹研究出来的毒药毒一点,还是这些毒人身上的毒更毒一点。”乐风虽是个不擅毒术的,可架不住他有一个喜欢捣鼓各种毒物的小师妹,为了以防万一他这身上带的毒药也不在少数。

    “试试不就知道了。”反正不管结果如何,云锦对宓妃那是相当的有信心。

    “成,咱们合力将这些毒人都引过去。”

    “好。”

    两人仅仅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流,便知晓了对方的意图,遂,压根没有给予斗篷男半点反应的机会,那令他暴怒的一幕就发生了。

    只见最后一个黑衣人倒下,云锦跟乐风再次被一群身着灰色长袍的毒人所团团围住,按照常理来说,为了保命他们应该要主动进攻,争取杀出一条血路来不是吗?

    但事实是他们并没有那么做,而是不知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散了出来,趁着白雾笼罩那片刻的功夫,云锦做好最后一步,乐风主动进攻激怒了毒人,成功将毒人引入阵中,惊险万分的抽身而出。

    “呼,真是吓死我了。”拍了拍胸口,乐风庆幸自己还是全须全尾的。

    咳咳…宓妃捣鼓出来的毒药有多毒,最厉害的他虽没有尝试过,可当初在药王谷他们师兄弟四个没少被宓妃拿来试毒,个中滋味乐风表示只有自己才懂。

    “啧啧啧,小师妹这次给的可是好东西,回去我得再找她讨点儿。”

    云锦冷眼看着陷入阵中的毒人,接二连三的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肉眼可见的黑色毒气不断的从他们的身体里冒出来,他就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不得不承认,这太惨了。

    他跟乐风略懂一些奇门术数,阵法会摆却也摆得并不算高明,可用来对付这些没有自主思想,只知听命行事的傀儡却是绰绰有余了。

    “这次暂且放过你们,咱们下次再较量。”斗篷男见大势已去,并且还折损了这么多的毒人,那张被遮挡住的脸阴森可怖,险些就压制不住心中的暴虐之气。

    好在这次他也不算完全没有收获,至少他知道药王收的那个女徒弟,是个精于毒术之人。

    如此,回去他也多少能交差吧!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未免也太随意了些。”

    “可不,怎么真当小爷是软柿子,想捏随时都可以上来捏上一捍?”

    斗篷男眼见云锦跟乐风一左一右的堵住了他的去路,心下不禁有些后悔他怎么不早一点逃。

    “难为你这一场精心的算计。”话锋一转,云锦似笑非笑的又道:“不留下点什么,如何对得起我们的这一身狼狈。”

    “唔,尤其秘密知道得太多,也唯有死人才能真正的保守,你说对吗?”

    “想要留下我,那得看你们的本事。”纵使心中发虚那又如何,气势上绝对不能输了。

    见识过云锦跟乐风的真正战斗力之后,斗篷男对这种以一敌二的战斗方式表示非常的不满,这要让他对付其中一个还行,两个一起上他根本不是对手。

    就算他没脑子也知道,这次若是真落到云锦乐风手里,他断然比死都还要难受。

    然而,你若叫他自我了结了,他又如何对自己狠得下那个心?

    “毒宗真是一个令人无比厌恶的地方。”

    “怪就怪你们的手伸太长,实在太过引人注目了。”

    不等云锦话音落下,斗篷男就率先采取了主动攻势,带着剧毒的黑色长鞭‘啪’的一下挥出,所过之处生机殆尽,树木被腐蚀出一个大洞。

    接连几次凌厉的强攻之后,丝毫都不恋战的斗篷男趁机就要逃遁,乐风反应极为迅速的挡住他的去路,沉声冷笑道:“别以为就你们毒宗的人会使毒。”

    “听说毒宗的人骨子里就带毒,他们是不怕毒的,所以你可以往狠的来,不怕把他给折腾死了。”

    “嗯,三师兄所言有理。”

    斗篷男有心防备却是防不胜防,再加上他根本抵挡不住两个人的连番攻击,刚开始还能不露败迹,很快就显出劣势,不出一刻钟的功夫终被生擒。

    “该死的,你之前倒是藏得好,搞得小爷不知道多被动,还险些真被你给耗死。”说着并不解气,乐风没忍住就狠踹了中了毒,又被点了穴扔在地上的斗篷男。

    “身上的伤没事吧?”

    闻言,乐风摇了摇头,看向云锦抿唇道:“三师兄你呢?”

    “没事。”

    “咱们都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想必师傅的境况也不会太好。”皱了皱眉,乐风接着又道。

    事情的发展很是有些超出他们的预料,本以为那些人就算心有算计也不会这般明目张胆,可事实显然是他们太高看那些人了。

    为了阻止又或是断绝寒王一切有可能的生机,那些人还真是煞费苦心。

    只可惜寒王命不该绝,冥冥之中早有天意,不是他们人力所能阻止的。

    “咱们出来有段时间了,小师妹怕是等急了,收拾一下先回相府再说。”

    “嗯。”

    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轮流擒着斗篷男往相府而去。

    此时,也正如云锦所言,一直没有收到消息的宓妃因为担心他们的安危,的确也是等得急了,实在不放心就安排了沧海跟悔夜外出寻找他们。

    “云公子,乐公子,你们没事吧!”还真别说,在沧海跟悔夜的眼里,云锦跟乐风一向都是一副清贵的,翩翩佳公子的形象,何时这般狼狈过。

    “你们怎么来了?”

    “小姐察觉到那几方势力都有异动,尤其是其中一方,很是担心两位公子的安危,不放心就让我们出来找找,万一有事也能有个照应。”

    沧海素来是个话少的,也就只能由悔夜开口解释,他跟在一旁点头即可。

    “毒宗也有动作。”半晌,沧海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一张清俊的脸紧崩着,还真挺有性格。

    “大战了一场,我们大伤没有小伤连连,整个儿都快累死了,这人你们拎着。”

    悔夜顺势接住直接被乐风丢出去的斗篷男,嘴角微抽了抽,“毒宗的?”

    “嗯,等回府让小师妹好好审审他,肚子里应该装有不少东西。”

    尤其毒人的出现,他们不但要尽快通知宓妃知晓,还必须让师傅也有个心理准备,但愿没有大批的毒人聚集在星殒城外,否则究竟会有多少人无辜丧命,乐风简直都不敢去想。

    “这些都是小姐给的疗伤药,云公子跟乐公子要不要用一些?”

    “外伤我们都处理过了,有没有内服的?”

    “有的,云公子。”

    宓妃是个护短的性子,对自己手下人从来都不会小气,给的东西也是最好的,云锦接过悔夜递上的药瓶,直接从里面倒出两粒青色的药丸,然后将药瓶还给了悔夜。

    “给,先服下,咱们也能恢复一些体力。”

    “嗯。”

    这厢沧海悔夜接到云锦跟乐风,一行四人带着一个俘虏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相府。

    另一边行踪暴露的药王索性也就不躲了,他大大方方的住进了宓妃位于咸阳街的一处别院,而后便吸引了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上门拜访。

    整条咸阳街都是没有普通百姓居住的,这条街上的府邸都是侯,伯等爵位,以及三品以上官员才有资格入住,不然药王住的别院门槛都要被踩烂。

    打着各种主意想要进别院见上药王一面,又或是找药王看病求诊之类的人,那是走了又来,来了又走,别院的管家大冬天的愣是忙得满头是汗。

    能替宓妃看守别院的人,那都是能力顶不错的,也是得宓妃信任之人,因着早前就接到过宓妃的交待,是以管家应对起那些达官贵人来很是有一套。

    从头到尾态度都是不卑不亢,谁来都笑脸相迎,既不得罪人却也愣是谁也没见着药王的面。

    太子等人倒是想对药王动手来着,可这人是他们明面上能动得了的?

    且不说药王的武功修为如何,单单就凭他住在咸阳街,这事儿要闹大了,谁也甭想讨到好处。

    思虑再三,也唯有加派人手将药王死死的盯住,一旦他有靠近寒王府的念头,立马就得想办法给搅黄了,断然不能让寒王有解毒的可能。

    当得知宣帝派了张公公出宫,带着他的旨意亲自去咸阳街宓妃的别院请药王替寒王看诊这个消息之时,庞皇后先是在坤宁宫狠狠的打砸了一通东西,待得冷静下来,她又愤恨的砸了一面铜镜。

    “皇上,你好,你真是好,呵呵…”

    “臣妾不想做得那么绝的,是你们逼的,都是你们逼的。”

    “皇上你别怪臣妾心狠,这都是你逼着臣妾做的决定,真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怪你自己……”

    如果说在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前,庞皇后对于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还有犹豫的话,那么此刻她已然是下定了决心。

    收到沧海传回的讯息,宓妃倒是没有继续留在药楼,也暂时歇了以无情公子的身份去会一会媚骨老人的心思,第一时间赶回了相府。

    反正她家师傅也还没有正式跟寒王府有所接触,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她又何必自降身份去见媚骨老人,不若等他自己找上门更好。

    前脚刚踏进相府的大门,迎面便看到神色慌张的钱嬷嬷朝她这边走来,可满腹心事的钱嬷嬷却压根没发现她的存在,这可是以往没有的事情。

    “钱嬷嬷,发生何事了?”

    “老奴给小姐请安,小姐金安万福。”钱嬷嬷原是担心温夫人,到了前院没瞧见温老爹,也只得到门房看看,不论等到哪位主子回来,至少也能多一个询问的对象。

    “不是都说了,见到我不用这么多的礼。”

    “礼不可废,老奴知道小姐心疼老奴。”

    “嬷嬷这副神色,可是娘亲她出什么事了?”宓妃拧了拧眉,这两日她忙得很,倒是疏于对温夫人的关心。

    正愁找不到人说说她心中的担忧,钱嬷嬷一见宓妃这不正好么,问谁都不若问宓妃来得妥当。

    “小姐,宫里皇后传来旨意,说是让夫人即刻进宫,到坤宁宫赏梅。”

    “这个时辰?”

    “回小姐的话,正是。”想了想,钱嬷嬷又道:“老奴觉得皇后这是来者不善,夫人真要进了宫,万一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眼下已是未时末,就算温夫人接到旨意就立马进宫,前前后后少说也得一个半时辰,届时就并不多申时了,冬日里天黑得早,庞皇后这是要赏哪门子的梅?

    宓妃微垂的水眸掠过一道冷光,庞皇后最好是没耍什么心机手段,否则她不介意好好给她一个教训,就算不能弄死她,她也定然叫她浑身都不自在。

    “她到底是皇后,对于她的旨意,娘亲要没有一个好的说辞也是推拒不得的,钱嬷嬷把心放回肚子里,我让樱嬷嬷陪嫌亲进宫,再安排几个影卫暗中保护,想来不会出什么差错。”

    “小姐所言甚是,那老奴……”

    “为免皇上挑刺儿,嬷嬷也随娘亲一同进宫吧!”

    “是,有了小姐的安排,老奴这心里踏实多了。”

    宓妃改了道直往观月楼而去,脑子飞速的运转着,以不同的角度推测了庞皇后数十个打算跟念头,不管她的谋算是什么,但凡她敢将手伸向她母亲,她就会放过她。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15两两对碰,孰强孰弱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