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16 两两相碰,孰强孰弱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观月楼内,由着章嬷嬷跟晓碧晓芸两个大丫鬟伺候重新梳妆打扮,换好衣服准备进宫的温夫人,就觉得好似有哪里不对劲儿,好像总少了点儿什么。

    “夫人可是觉着还有哪里不妥?”眼见温夫人坐在铜镜前愣神,章嬷嬷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细小处,没有发现什么心里才稍稍安稳了些。

    皇后的旨意来得晚,整个儿打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好多事情简直都来不及安排。

    不说钱嬷嬷觉着这事儿不妥,就连章嬷嬷心里也是这般想的,可那毕竟是皇后,对于她的旨意又如何能拒绝?

    “没,并无不妥,这样挺好的。”

    “那夫人可是在担心钱嬷嬷?”

    闻言,温夫人起身扭头对上章嬷嬷的双眼,红唇轻启柔声道:“钱嬷嬷去哪儿了,敢情就是因为她没在我身边转修悠,总让我觉得少了点什么。”

    接待完坤宁宫的掌事太监,知晓了庞皇后的意思,温夫人心里就是‘咯噔’一下,钱嬷嬷跟在她的身边也是极有见识的妇人,有些她能想到的事情,钱嬷嬷心里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触动?

    “钱嬷嬷最是关心夫人不过了,只怕她的心中正烦闷无措得紧,急需找个主子给她出出主意。”

    温夫人的性子极好,纵有手段也懂驭人之法,可待对她忠心之人却是极好的,章嬷嬷虽不比钱嬷嬷乃是温夫人的奶嬷嬷,在某些方面更得温夫人的信任与宠溺,可温夫人待她这个在她身边伺候多年的老人,也是相当敬重跟信任的。

    也正因为如此,章嬷嬷只悉心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从不会因着温夫人更重看钱嬷嬷一些就处处与钱嬷嬷攀比,更何况钱嬷嬷也是个心善的,对章嬷嬷更是情同情妹,彼此之间感情很好。

    此时她口中这个‘主子’那是泛指,既指的是相爷,也有可能是三位公子跟小姐,反正相府总共就这么几位主子,钱嬷嬷心中拿不定主意,又着实担心温夫人的安危,难免行事就会没了往日的沉稳与该有的顾忌。

    不过就算此事传开,任谁也不会说钱嬷嬷,只会觉得她事儿做得不错,是个忠心的。

    “无妨。”虽说身边伺候她的都是顶忠心的,可该有的防备还是得有,温夫人深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

    眼见温夫人不愿多谈,许是心里也在想着进宫之事,章嬷嬷便立马转换了话题,恭敬的道:“夫人,时辰差不多了,再不出发的话怕是得晚了。”

    “娘亲。”

    温夫人是知道今个儿宓妃一大早就出了门的,府里碧落阁中那个只是个西贝货,这猛然听到宓妃喊她的声音,温夫人还有点儿反应不能。

    “呵呵…娘亲这表情真可爱,是不是看到女儿太惊喜了?”

    缓过神儿来知道自己被闺女给打趣了,温夫人也是没好气的伸出手指戳了戳宓妃的脑门,语气难掩宠溺的道:“你这丫头说话越发的没边儿了。”

    “唔,我看娘亲的模样不是挺受用的么?”笑嘻嘻的眨了眨眼,宓妃抱着温夫人的胳膊撒起娇来也是让人完全的无法抗拒。

    “钱嬷嬷找上你了。”

    “嗯,碰巧给遇上的。”碧落阁里有着宓妃的替身,她每日出府都会换新的身份,各种角色都有,倒也不怕引人注意。

    要说钱嬷嬷能碰到她,的确也是运气好,不然这几天她们可见不到她。

    “那妃儿都知道了。”

    “知道了,进来的时候我让钱嬷嬷换衣服去了,让她随娘亲一同进宫。”

    听着宓妃的安排,温夫人是一边点头,又一边摇头的,怎么想她都不觉得宓妃会这么容易就同意她进宫啊?

    难道这丫头不是应该叫她想法子推了么?

    似是看穿温夫人的想法,宓妃挑了张椅子坐下,语气慢慢幽幽的也实难看出她的真实情绪,“有道是躲得过和尚躲不过庙,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庞皇后这么不加掩饰的邀娘亲进宫赏梅,今个儿推了,明个儿后个儿她还能想出别的法子,还不索性就随了她的意。”

    “娘亲也是这样的想法。”从宓妃进门后,章嬷嬷就领着其他伺候的丫鬟退了出去,留足了她们母女说话的空间,这一点不但温夫人很满意,就是宓妃也觉得章嬷嬷还是个人物。

    “除了钱嬷嬷随娘亲进宫之外,我还安排了樱嬷嬷跟在娘亲身边,她是从宫里出来的,本身又会武功,带着身边以防万一。”

    “樱嬷嬷不是被妃儿派到外面办事去了,她能赶得急回来?”

    “娘亲就放心好了,自是赶得急的。”就算赶不急也得赶得急,她可一点都不放心将她娘送到庞皇后那个阴险毒辣的女人身边去。

    谁知道她是不是被逼得急了,正憋着一肚子的坏水。

    “可眼下时间不多,樱嬷嬷她……”

    “娘亲只管放心的乘坐马车去宫里,樱嬷嬷会在宫门口跟娘亲会合的。”具体细节宓妃已经传了信给樱嬷嬷,只要她看完信就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出海回来宓妃还真挺感激宣帝将樱嬷嬷几个御赐给她的,撇开她们是宫中出来,又曾是暗卫的出身,单单就她们那灵活又多变的脑子,就让宓妃很是喜欢。

    这样的人她只要稍加培养就可以独挡一面,而且像她们那样的人,一旦认主就会忠心不二,永不背叛。

    是以,对于宣帝给的这几个人,宓妃是真满意,同时也在心里记了宣帝几分好,毕竟他若不是真心为她着想,又打心眼里宠着她,怎么可能给她那么好的资源。

    “庞皇后的意图暂时不明,不过想来她从娘亲这里下手,多半也是为了试探。”

    接着宓妃倒也没什么隐瞒,将现在的一些局势尽量精简的说与了温夫人听,她的母亲是个极聪慧的女人,政治敏感度也是有的,只是外边儿男人们的事情她不愿搭理罢了。

    “她怎么就容不下一个孩子。”听完宓妃的话,温夫人心中有了底,就算面对一些突发的情况,她也有自信可以很好的应对。

    打心底里来说,温夫人是极不喜欢庞皇后的,当年韩皇后之死虽说里里外外都瞒得紧,可温夫人知道那件事情肯定跟庞皇后刘太后她们脱不了干系,后宫中那些个女人也休想搞干净自己。

    若非必要温夫人是一点都不想看到庞皇后的,哪怕就是对着庞皇后演戏,温夫人心中也觉得膈应至极。

    这么多年过去,锦华都已然化作一堆白骨,她唯一留下的孩子更是饱受了那么多年的痛苦折磨,每每都在生死线上徘徊,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解了毒恢复健康,她如何就不能退让一步,给自己也给她的儿子积下一点福德。

    “娘,寒王已经好了。”

    “嗯,娘知道这个,可眼看她不择手段都要阻止药王去给寒王诊脉,娘想起你已逝的华姨,这心里就难受。”纵然当初她们三姐妹各自嫁人,一人贵为皇后,一人贵为王妃,可她们之间的感情却从未疏远变得淡漠过。

    宓妃出生时,韩皇后已然不在,可在温绍轩温绍宇跟温绍云小时候只要不是正式场合都是直接喊韩皇后华姨,喊楚宣王妃芸姨的。

    因着身份之故,温夫人就算再关心,再心疼寒王也只能放在心里,面上却是不能表露的。

    “为了权欲,她已经疯魔了。”庞皇后那个女人宓妃接触不多,对她却也着实喜欢不起来,看着慈眉善目,心地极好的模样,那眼底深处的丝丝算计难免让人瞧了心中不舒服。

    若说以前庞皇后估计还会顾着宣帝,毕竟他们夫妻一场,庞皇后对宣帝的感情做不了假,爱肯定是爱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面对她的付出却从不给予任何回应的宣帝,庞皇后怕也死了那个心。

    得不到宣帝爱情的庞皇后,身边唯一能抓得住的就是握在手中的权利,还有她唯一的依靠她的太子。

    为了太子能顺利登上那个位置,她的手段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狠,越来越没有下限,只要可以让太子上位,她杀起人来就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纵然要她亲手屠城,怕也不会让她生起愧疚之心。

    “为了太子,她会不计代价扫清一切障碍的,寒王便是她眼中最难以拔除的那一个。”因有先帝遗旨,加上寒王确是身中剧毒,一条命都是吊着的,她们才会没有大动作,就只静待寒王慢慢死去。

    要是没有那道遗旨的约束力,寒王又未曾手握重兵,他的处境又岂是‘糟糕’二字可以形容得了的。

    随着寒王一次次的撑过毒发,那些人又如何还能坐得住,自是安排了一次又一次的刺杀,目的就是想要寒王的命,又岂料寒王会一次次化险为夷。

    这次眼看就是寒王短短二十余年人生中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不说庞皇后,就是任何一个对那个位置有企图心的人,断然都不会允许寒王有机会活命的。

    “庞皇后行事虽说疯狂了,可她不是那等没脑子,心中也无成算的女人,就算她想套娘亲的话,试探娘亲一些事情,却也不会做得太明显,否则她树敌太大于她没有半点好处。”

    “娘亲知道。”温夫人没有一点不耐的听着宓妃的每一句话,有个如此贴心又顾忌她情绪的女儿,她开心都来不及,“娘亲可是受庞皇后的邀请进的宫,而且还是进的坤宁宫,她是万万不敢对娘亲下手的,除非她已经做好了与皇上与咱们相府撕破脸的准备。”

    “呵!她倒是想要女儿命来着,不过她还没那个胆,手也伸不到这么长。”宓妃冷笑一声,转念一想那是寒王的敌人,她只要搬根小板凳看戏不就好了。

    以前寒王不动手,那是因为他的身体,他自觉是个看不到希望的人,而且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还要想想他的麒麟军跟赤湮军,总不能他一死就让他们没了着落,那样他于心何忍。

    至于现在,重获新生的寒王再没了之前那些顾忌,说得直白一点,他已然拥有那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资格。

    对付他的那些敌人,最好也是最残忍的方法就是当着她们的面,摧毁她们最渴望得到的一切,方才是对她们最完美的报复。

    “庞皇后很精明,你娘亲也不傻,今日进宫谁试探谁还说不准呢。”

    “噗嗤――”

    看着温夫人神采飞扬,自信满满的样子,宓妃不禁笑喷了,她娘亲要不要露出的一面还挺逗人的。

    “好了,娘亲不跟你闹了,继续闹下天都得黑了。”

    “嗯,那女儿送娘上马车。”

    “好。”

    此番进宫,温夫人只带了钱嬷嬷,至于樱嬷嬷要到宫门才能见到,其余就连丫鬟都没有带一个。

    母女俩儿边走边说,宓妃隐晦的告诉温夫人,她还暗中安排了影卫跟着她,若有什么突发来不及应对的状况,直接用音令召唤影卫即可。

    “昨个儿夜里,熙然进宫见过皇上,皇上提醒他要仔细防备着庞皇后,怕是庞皇后已忍不住要动手了,而且貌似太后也静不太下来。”

    选在这个时候召她母亲进宫,庞皇后的动作很是惹人怀疑,尤其在知晓庞皇后与刘太后乃是面和心不和之后,宓妃不得不把这事儿给阴谋化。

    尤其,虽说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哪里有太后的手笔,但直觉告诉宓妃这事儿怕也刘太后脱不了什么关系。

    “妃儿放心,娘也会防着太后的。”

    即便她是受庞皇后之邀进的宫,却也避不开刘太后,既进了宫不去慈宁宫向太后请安,那岂不是让人直接温夫人不懂礼数,不知规矩?

    “反正娘亲事事小心就好,不管会闹出什么样的麻烦,娘亲谨记一切以自身安全为第一就好。”

    “别的记不住,这点娘亲记得牢牢的。”临上马车之前,温夫人点了点宓妃秀挺的瑶鼻,婉声道:“娘还没有看到你哥哥们娶妻生子,还没有亲手送你出阁,哪里舍得就那么走了。”

    “年后大哥就成婚了,未来大嫂身子骨挺好,就凭我大哥的实力,绝对很快就让娘亲抱孙子。”

    “你个没羞没臊的丫头,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说,这要被人听到你还有什么清誉可言。”

    对上她娘万分不认同的眼神儿,宓妃赔着小心缩了缩脖子,浑不在意的撇嘴又道:“娘亲,我是认真的。”

    温夫人,“……”

    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省心的傻闺女儿。

    “娘亲你别不信我,要不咱们就来打个赌,我未来大嫂保管进门就会有喜,而且还是过门喜……”

    哪里还能等到宓妃把话说完,只见温夫人额角都快跳出两个包来,她伸手一把捂住宓妃的嘴巴,简直就是咬牙切齿的低吼道:“赶紧回去,什么都不许再说了。”

    这让人又爱又恨的小丫头,听听她那是什么话,竟然还拿这事儿跟她打赌。

    也是好在轩哥儿不知有这么回事儿,要不温夫人都不敢想象她的大儿子脸得红成什么样儿。

    望着松开手直接就进了马车,还吩咐铁卫副统领赶紧驾车离开,完全不想再听宓妃说话的温夫人,宓妃扯了扯嘴角也是倍感无语。

    “这大少夫人过门后要真如小姐所言,会很快有身子,还是顶好的过门喜的话,夫人怕是会高兴坏吧!”

    “钱嬷嬷,妃儿她胡闹,你还真信。”近几个月来,要说最让温夫人高兴的,一来是温绍轩快要娶妻了,二来就是宓妃平安归来了。

    话说,轩哥儿大婚后真要如宓妃所言,南宁会是过门喜的话,温夫人还真会非常高兴。

    “回夫人的话,这倒不是老奴对小姐的盲目相信,从以往的种种迹象来看,小姐说话行事可都不是闹着玩的,没有根据的事情小姐可不会说。”

    钱嬷嬷的话让温夫人足足愣了好一会儿,半晌后她抿着红唇,“但愿如此,这样我也能早日抱孙子,日子还是很有盼头。”

    “可不,所以夫人凡事都要放宽心,切勿忧思过重。”

    “这话儿咱们自己说说就好,可千万别传了出去,搞不好得闹笑话。”

    “夫人放心,老奴省得。”

    想着想着,温夫人不禁喃喃道:“那丫头,怎么越来越有神棍的潜质,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大街上算命那种,温夫人早前是挺信那个的,偶然一次机会宓妃陪她逛街,她正欲让人给宓妃也算算,不料宓妃不乐意,还解释说那些都是骗人的把戏,什么神棍之类的。

    “夫人如今倒是把小姐会说的话,自个儿都捡了个遍。”

    “噗――”猛一回想,温夫人嘴角僵了僵,笑说道:“别说,还真是。”

    这边马车里主仆两个相谈甚欢,时间也是过得飞快,再没有一点的紧张感。

    相府门前,目送马车远远离开,转过身的宓妃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冷声道:“残恨。”

    “小姐。”

    “查,给我仔仔细细的查庞皇后,不要受之前收集情报的影响,从头开始查她,但凡与她有过接触的,不论重要或是不重要,统统都重新调查一遍。”

    “是,小姐。”

    残恨领命离去,宓妃又分别叫来几个人,紧连下达了一系列的指令,周身萦绕的冷意不禁令人退避三舍。

    “小姐,云公子跟乐公子回来了。”

    “他们在哪里?”

    丹珍福了福身,笑着回话道:“都在碧落阁等着小姐呢,院子里还丢着一个毒宗的人,就是那人全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里面看不清真面目。”

    说到这里丹珍挺不满的,那什劳子毒宗的人也真没品味,一个个都喜欢藏头露尾。

    “走,回碧落阁。”快步朝着碧落阁而去的宓妃,想到什么就问什么没有半点的避讳与顾忌,“我三师兄跟小师兄怎么样?他们有没有受伤?”

    “云公子跟乐公子都挂了些彩,人也挺狼狈的,完全颠覆了奴婢对他们以往的认识。”

    宓妃拧了拧眉,看来事情的发展有些超出她之前的预料,闻得两位师兄都受了伤,脚下的步子踩得更大,也走得更快了。

    “趁着奴婢出来找小姐的功夫,云公子跟乐公子应该回房梳洗去了。”

    “嗯。”

    回到碧落阁,宓妃也仅是扫了一眼躺在雪地里那个斗篷男,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到云锦跟乐风的身上,语气清悦却低沉的道:“三师兄,小师兄你们怎么样?”

    表情还是那样的表情,可却不难从宓妃的语气中听出她的担忧跟紧张。

    “没事。”泡了个澡,重新换了衣服的云锦只觉自己又活了过来,伸手摸了摸宓妃的脑袋,小师妹的关怀他还是很受用的。

    乐风同样也是揉了揉宓妃的发顶,嗓音清润的道:“别担心,就是一些皮外伤罢了。”

    感觉自己享受了一把小狗狗的待遇,宓妃也只得无奈扯嘴,罢了,就看在他们吃了苦又受了罪的份上,不计较他们对她的小动作了。

    “你们没事就好。”

    “师傅他怎么样了?”

    “师傅没事,可能就是吵了点儿,闹了点儿,按照师傅的性子他应该会感到相当的烦躁。”

    云锦乐风默默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小师妹把师傅安排去了哪里?”

    “才不是我安排的,是师傅自己决定的,他还临时篡改了剧本。”不过就宓妃现在掌握在手的情报来看,姜还是老的辣,被她师傅临时改那么一出,愣是歪打正着的破坏了某些人的某些好事。

    “呃…”

    “咸阳街两位师兄应该不陌生,师傅住进了我在那里的一处别院,也算是间接射过了一场充满试探性的围杀。”按照他们之前的预计,云锦跟乐风现身后肯定会引发人对他们动手,可宓妃没想到会引发那么多的人对他们动手不说,目的还想生擒了他们。

    可见,对方来者不善,而且谋求还颇多。

    “咳咳…看来我是活该倒霉。”

    云锦话音刚落,乐风就不满的接口道:“最倒霉的应该是我好不,你算哪门子的倒霉。”

    想要生擒或是围杀乐风的人比自己高出一两倍,云锦果断又同情的拍了拍乐风的肩膀以示安慰,只是他那满脸欠抽的表情,看得乐风牙根直痒痒。

    “先别闹了,咱们把正事谈谈再说。”

    “嗯。”

    ……

    “大哥这是怎么了?”

    “感染风寒了?”不像,他家大哥气色简直不要太好,完全没有染上风寒的症状。

    对于某些时候温绍宇自说自话的本事,温绍轩也是相当无语的。

    “我看大哥不是染了风寒,而是未来大嫂在想他,惦记他。”

    温绍云话音落下,温绍宇就不住的点头,嘻笑道:“大哥快说,是不是未来大嫂在想你。”

    南宁县主人不错,就算温绍云跟温绍宇只远远瞧见过一两次,他们还是很认可这个未来大嫂的。

    “别胡说。”

    “大哥这是害羞了,我们可没胡说。”温绍宇撇了撇嘴,话说就南宁县主那稀罕他们家大哥的样子,想没想他们还能不知道。

    “你们怎么就没觉得是妃儿在想我。”温绍轩揉了揉隐隐发痒的鼻子,只觉后背那丝凉意还没有退下去。

    刚才有那么一刻,他是真觉得自己被什么给盯上了,回想起来他都禁不住要替自己捏上一把汗。

    “大哥你都是有媳妇儿的人了,妃儿想谁也不会想你,她要想也是想我这个三哥。”

    这是什么理论,温绍轩听了只想翻白眼,可不等他说什么,温绍云就没好气的开了口,“妃儿最想的应该是我,大哥三弟都要靠边站。”

    “去去去,妃儿明明跟我最好了,你们敢不承认。”温绍宇喜欢拆温绍云的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尤其在他有理的情况之下,更是要争个输赢的。

    凭心而论,温绍轩跟温绍云不得不承认,在他们三兄弟里面,宓妃的的确确更亲近温绍宇一些。

    这也是他们心里吃醋,时不时要联合起来抢宓妃,让温绍宇着急的根本原因所在。

    “行了,都别闹了,要是为这个把正事耽误了,看妃儿还理不理你们。”越想,谪仙般的温绍轩就越是觉得,唔,他该不会真的被宓妃给惦记上了?

    只要一想到宓妃那层出不穷的鬼点子,温绍轩就觉得双腿有点发麻。

    但愿那丫头没想真算计他。

    可温绍轩又哪里知道,他的预感是真的,宓妃是真的要算计他,而且还是打定主意要在他的新婚夜算计他。

    咳咳…她那也是为了让爹娘早些抱孙子,让她亲亲大哥早日做爹,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可以很快就有个软乎乎的小侄子或是小侄女抱抱,这感觉不要太美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16两两相碰,孰强孰弱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