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17 两两相碰,孰强孰弱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眼见温绍轩是真的要恼了,温绍云跟温绍宇也就聪明的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免得以后会被惦记上,不停给句话,我这性子最不适合这样的气氛了(绝色病王诱哑妃517章)。温绍宇撇了撇嘴,他的脾气素来急躁一些,凡事就喜欢速战速决,不兴慢条丝理那一套。

    大哥?

    这次别说温绍宇有点耐不住了,就连温绍云也是一样的态度。

    自打那一次从清心观返回星殒城的途中遭遇围杀,他们兄弟三个险些当场丧命,且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做好了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累,也要将武功提高再提高的准备。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有个在武学方面堪称天才的宝贝妹妹,宓妃结合他们各自的先天条件跟后天喜好,特意给他们制定了完全不一样的训练计划。

    虽说每天他们都累成了狗,可功力上升的速度也是杠杠的,他们的实力跟一年多以前相比,不说一个天一个地,至少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如若时光可以倒回,再次面对那一天的围杀,温绍云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就算再多出三四十个黑衣人,也休想再伤得到他们。

    大哥在担心什么?话锋一转,温绍云又道:只要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彻底与相府撕破脸,在这星殒城内他们断然是不敢冲我们动手的。

    正因为心中清楚这一点,身后跟着那么多的苍蝇,温绍云才没有刻意去甩掉。

    二哥说得不错,经过这一年多的锻炼,其实我还挺想跟人动手,看看自己到底进步了多少。

    撇开我们自己已经具备了自保能力不说,单就是一直跟随我们身边的暗卫,只要他们敢动,咱们就不介意把他们给留下来。

    我还什么都没说,你们又知道我在想什么了?温绍轩没好气的看了两个弟弟一眼,沉声道:他们的确是不敢正面向我们出手,但暗地里会如何谁也预料不到,兵行险招这样的事情,可不仅仅只有我们会用。

    温绍云温绍宇对视一眼,轻扯了扯嘴角,两人齐齐无语。

    我们三个一起行动目标太大,也并不容易脱身,分头行动最好不过。身为大哥的温绍轩责任心很重,没有将局势参透之前,他焉能随意让两个弟弟去冒险(绝色病王诱哑妃517章)。

    越是这个时候,星殒城就越乱,某些人也就越发的坐不住,难免就会行差踏错,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既然大哥也认可这么做,还半晌都不说一句话,害我以为怎么着了呢。温绍宇撇了撇嘴,谋定而后动这行事之风还真跟他不搭。

    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妃儿在做什么?

    她有没有遇到麻烦?

    一会儿到了醉香楼,我们便分头行事,各自找机会避开那些‘眼睛’,然后去完成任务,两个时辰之后相府大门口会合。

    大哥放心,我会保证自己安全的。俗话说,跟疯子是没办法沟通跟交流的,毕竟谁也不知道疯子下一刻会做出什么来。

    虽说在相府还具有拉拢价值之前,他们暂且还性命无忧,非不得已的情况下不会有人向他们动手,然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该防备的就得防备。

    好记住你的话。温绍轩睨了温绍宇一眼,他最不放心的就是这家伙。

    看出温绍轩眼神儿表达的意思,温绍云庆幸自己不是那个被再三叮嘱之人,不过为了自己的耳朵着想,他还是出言保证道:大哥把心放回肚子里,就算任务完不成,我也会保证自身安全的。

    我们分开后,对暗处那些‘眼睛’来说,我们从一个大目标被分散成三个给温绍宇听,这个时候温绍轩着想不放心让温绍宇单独行动。

    这倒并非是温绍轩不相信温绍宇,而是他不希望再看到温绍宇受伤,许是那一次温绍宇重伤以至于痴傻,实在是给温绍轩留下了太大的心理阴影。

    对手无论大事情都过去了,现在的温绍宇很健康,他的武功甚至是强过他跟大哥,可温绍云对他的担心一点都没少。

    算算时间,皇上应该派了张公公去别院请药王前辈了吧!温绍宇是个感知力相当灵敏之人,他何尝感受不到两个哥哥对他的维护之心,又何尝不知晓他们对他的愧疚之意?

    他其实什么都知道,就只是不说而已。

    他现在很好,他也是真不想温绍轩跟温绍云始终沉浸在他过去的伤痛里。

    大哥,二哥。

    听出温绍宇话中的严肃之意,温绍轩跟温绍云都不禁为之一怔,在他们的意识里,每当用这样语气说话的,并称呼他们的温绍宇是认真的,严肃的,一本正经的,一点都没有要开玩笑的意思。

    怎么了绍宇?

    不是我怎么了,而是你们怎么了,不管以前如何,你们只要看着现在的我就好。坦荡的迎视着两人的目光,温绍宇沉声道:我是你们的兄弟,你们关心我,我也同样关心你们,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现在的我很好,前所未有的好,难道你们看不到?

    没等两人开口,温绍宇趁热打铁的继续又道:咱们都是习武之人,也都追求着那个最高的境界,妃儿曾经说过习武之人最是忌讳有心魔,否则终难登大成之境。

    绍宇你这是

    别打断我,听我把话说完。

    温绍云,

    因着我的那一段过去,你们就因是我兄长而未能护得好我,现竟已生出心魔,你们这样叫我如何能安心?如何能快乐?

    他们是亲兄弟,他们想要守护他,他又何尝不想要守护他们。

    以前这一点没有表现出来,那是因为这大半年来,我们未曾遭遇过什么危险,而现在不过就只是分头去完成一点任务罢了,你们因我而起的心魔就蠢蠢欲动起来。

    你们好好想想,到达醉香楼之前什么都别说了。憋着一口气将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温绍宇整个人都轻松惬意了许多。

    果然他就不是一个心中能藏事儿的人,还是有什么说什么来得痛快。

    听完温绍宇的一席话,温绍轩跟温绍云都沉默了,他们谁也无法反驳温绍宇的话。

    那所谓的心魔,他们也并非是没有一丁点儿都没有察觉到,当他们迟迟未能突破,修为停滞不前的时候,聪明如他们就已然察觉了。

    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温绍宇竟会这般直白的点破这一切。

    绍宇,是大哥错了。他只站在他的立场想了问题,却未曾站到温绍宇的角度去想,也该他看不透,自己把自己给困住。

    我也有错。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在这一点上面温绍云丝毫都不含糊。

    他跟温绍宇乃是双生子,彼此心意相通,他是最能理解温绍宇想法的那个人,可他却偏偏钻了牛角尖。

    正如温绍宇所言,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的他很好,他们缘何总要往回看,就不能朝前看么?

    你们自己想清楚就好,反正我是没生你们的气。有他们这样的兄长乃是他的福气,温绍宇有什么可生气的,他就算气也是气他们不顾自身安危。

    心魔那种东西,是能种下的么?

    亏得他们自诩都比他聪明,脑子也灵活,说到底不还聪明反被聪明误。

    一会儿绍云先去一趟穆国公府,接着再去一趟理郡王府,绍宇的任务要重一些,除了去一趟韩国公府外,还得去妃儿给咱们划拉出来的几个地方给某些人找点儿事情做,免得他们太清闲,一个个的目光全都盯在药王前辈的身上。

    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是他们早先就跟宓妃一起商量好的,此时只是依计划行事,倒也不担心出什么差错。

    放心,我是一定会配合好妃儿计划的,穆国公府跟理郡王府就交给我。

    去一趟韩国公府也容易,至于找人麻烦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我的最爱。

    那好,现在咱们就分好工,也免得在醉香楼再耽误时间。温绍轩见他们一副斗智昂扬的模样,眼里的笑意多了几分,我负责去别院,做药王前辈跟寒王之间的纽带,若遇解决不了的意外情况,定要及时发出求救信号。

    嗯。

    温绍云温绍宇点了点头,想了想仍是异口同声的又道:大哥,你这一露面可就太拉仇恨值了,多的就不说了,你自己。

    不管任务有没有完成,两个时辰之后家里见。温绍宇话落,略显担忧的看了温绍轩一眼,眸底掠过一抹幽深转瞬即逝,伸出一只手嘻笑道:我们兄弟同心,齐力也可断金。

    走。

    马车穿过闹市低调的驶进了醉香楼,温绍轩三兄弟依次从马车上下来走进醉香楼,车夫得了温绍轩的吩咐,赶着马车又出了醉香楼朝相府的方向而去。

    隐在暗处的各方有心人看到这一幕,脑门上那都是挂了一排又一排的问号,相府公子们这是唱的哪一出,他们怎么一点看不懂?

    纵然他们都有心想要替自己的主子做点什么,可以他们对温绍轩等人的了解,一个个还真不敢冒然就出手,即便今个儿这样的机会难得,谁让温绍轩他们兄弟三个身边连个近身的护卫都没有。

    然,谁又敢保证这不是一个陷阱,专门不带护卫就等着他们跟傻子一样的上钩。

    主子可是早有交待,与温绍轩等人交手可以,但绝对不能伤其性命,否则倒霉的可是他们自己。

    怎么办?咱们动还是不动?

    万一是个陷阱,那咱们岂不是得全军覆没?

    他们三个在一起,咱们要锁定目标也容易,怕就怕他们现在进了醉香楼,一旦他们三个分开的话,咱们到底跟哪一个啊?

    突然,某暗卫一压低着声音,满是纠结的冒出这么一句。

    其余暗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呃貌似这还真是一个大难题。

    他们真要分开了,他们该跟着谁?

    跟着谁才能打探到他们主子想要的情报?

    说到底他们人手有限,不可能分成三个,像个男人一点,别那么磨磨叽叽的。

    某暗卫一嘴角微抽,沉着脸道:不如咱们找人合作,就算我们分属不同阵营,跟的主子也不一样,但就眼前来说我们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反正我们又不合作别的,倒也不怕主子怪罪。

    这个办法行得通吗?

    我看行。

    某暗卫二紧崩着一张脸,犹豫半晌他还是出声道:说起来咱们跟那些家伙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这次就算没有主子的授意,可主子要看的素来都是结果,至于过程他倒不一定会问(绝色病王诱哑妃517章)。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是觉得他的提议好得不能再好,我们主子手下的人手算是多的,可架不住近段时间需要监视的人太多了,就是再多的人手都不够用,他们的主子想必就跟咱们主子一样。

    那咱们找个人去试探试探他们的意思?

    谁去?

    某暗卫一见所有视线都落到他的脸上,他微抽着嘴角没好气的道:我去就我去。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某暗卫一回到队伍,抿唇道:他们的意思也是咱们就这次的事情合作。

    人手怎么安排?

    温大公子他们再怎么分开也只有三个人,我们这一队八个人,抽出身手最好的两个为一组,剩下的三个人为一组,然后按实力决定跟踪他们三个中的哪一个,你们可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听了某暗卫一的话,其余几个都点头没有意见,我们听你指挥。

    咳咳不光是我们,他们那些也是这样安排跟划分的,这样联合起来,每一个大队里面都有咱们自己的人,倒也不怕吃亏,同时咱们的战斗力也加强了,真要动起手来也不惧。

    成,那咱们就这么干。

    干。

    就在这些‘眼睛’商量作战计划的时候,醉香楼里的温绍轩三兄弟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趁此良机赶紧就各自溜了。

    他们不分开,目标虽说很大却很是安全,那些人跟踪跟跟踪,监视归监视,却断然不可能向他们出手。

    然而,一旦他们彼此分开,目标分散减有点超出温绍轩兄弟三人的预料,但索性他们也并非单独行事,身边也是跟着人的,端看谁比谁更耐得住性子了。

    啧啧,跟得这么紧,看来想办正事还得先把你们都给甩掉。温绍宇撇了撇嘴,脚下的步子不由得踩得更快,转道就领着身后那些‘眼睛’逛大街去了。

    与温绍宇情况差不多的还有温绍云,走出醉香楼没多久他就察觉到自己又被盯上了,话说那些人找人的本事可真厉害,他想不佩服都不行。

    温绍云也打着要先甩掉这些‘眼睛’的打算,可他没有选择去逛大街,意欲借着人多的地方给他们上演一幕迷幻障眼法,他则是一反常态的直奔花街柳巷而去。

    这般举动,愣是把紧跟在他身后的各方人马都瞧了一个懵圈儿?

    比起温绍云跟温绍宇两个,说不得温绍轩就要幸运一点,打醉香楼出来之后,他又转道回了醉香楼,接着就在雅室中又呆了一刻钟,这才换了装再次打醉香楼离开。

    等那些‘眼睛’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然到了咸阳街,正巧碰到张公公从宫里出来坐着轿子到了穆宅前,而穆宅的管家正将他往宅子里请。

    大公子

    不用管我,按着妃儿交待你的行事就好。穆宅原本不叫这个名字,是宓妃买下这处宅子后,特意用了母亲的姓氏来命名的。

    穆这个姓在金凤国也是大姓,单星殒城就不只穆国公府一家姓穆,因此,在药王没有住进穆宅之前,任谁也不知道这地方竟然是宓妃名下的别院。

    是的大公子,奴才明白了。

    进去吧!

    此刻的咸阳街也正是各方眼线密布的地方,尤其是穆宅内外,温绍轩前脚刚出现在穆宅门口,后脚有关他的情报就传遍了整个星殒城。

    温绍轩本来就是要住进穆宅,需要间接作为药王与寒王搭上线的媒介,他这好不容易甩开麻烦到了穆宅大门口,实在不需要谁多说,他也是要进去的。

    管家迎了张公公进别院,请到前院大厅里说话,又吩咐理解理解,谁让药王谷就是那么超然呢。

    管家是宓妃手下的人,心思也是个玲珑的,就算知道是演戏,他可不也要顾着点张公公的颜面?

    到底那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儿,有些地方能注意的,他自当做到最好。

    无妨,药王酷爱钻研医术,尤其做研究试验的时候不喜人打扰,咱家还是能理解的。

    多谢张公公体谅。

    管家客气了,咱家乃是奉了皇上旨意,今个儿不管要等上多少个时辰,定是都要见上药王一面的,还望管家从中好好说和说和。

    奴才自当尽力。

    嗯。张公公就算不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该他知道的宣帝一点儿没瞒他,他也知道今个儿他出现在穆宅就是走一个过场的。

    穆宅既是郡主名下的,在这里当差的想必也是郡主手下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张公公就是在谁面前端架子,也不能不给宓妃面子不是?

    尤其郡主待他可算极好,张公公还是一个知恩图报之人的。

    是轩话。

    是,药王前辈。

    许是因着宓妃的关系,药王对宓妃三个哥哥的态度很是不错,想必这其中除了宓妃,还有温绍轩三兄弟的个人魅力在里面。

    你既来了,媚骨老人那老毒物怕也是按捺不住出手了。以药王对媚骨老人的了解,他从来就容不得他人的挑衅,哪怕憋个十年八年的,终有一日他要挑衅他之人后悔终身,尸骨不存。

    药王前辈看完这封信就明白了。那些跟踪监视他们三兄弟的‘眼睛’也没猜错,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其中必有一个身上带有极为重要的东西。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温绍轩身上这封信固然重要,可却不是真正重要的那件东西。

    信是宓妃用特殊方式写下的,此乃药王谷历代传承下来的传达信息的方式,除了药王谷的嫡系弟子,别人就算拿到了信也没用。

    一张白纸,怎么看都万分堵心的吧!

    一点都不可爱的臭丫头,居然还敢威胁起自己的师傅来,实在太不可爱了。看完信,药王就被气得哇哇大吼大叫,嘴里直念叨着宓妃超级不可爱。

    什么叫做幻灭啊?

    此时此刻,药王高大上的形象,就这么在温绍轩的心里轰然坍塌了。

    咳咳你什么都没看见。猛地回过神对上温绍轩回避的接下来她是怎么安排的?

    话一出口,温绍轩嘴角就是一抽,他特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欠收拾来着?

    给,你自己瞧。

    默默接过宓妃的那封信,再默默看完之后,温绍轩的嘴角僵了僵,总算明白为什么药王会被气得跳脚了,这还真是他家宝贝妹妹的风格,只是那漆黑眸底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宠溺笑意,不知怎的就看得药王脑门抽抽抽的疼。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哼哼,他老人家算是看透了,温家的三个小子,还有他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徒弟,骨子里的某些脾性那是一样一样的,不做一家人都太亏得慌。

    看完就把信给烧了。

    是,前辈。

    那个呃,就是你们那个皇帝知道咱们的计划吗?

    回前辈的话,皇上是知晓的。

    闻言,药王点了点头,抚着长长的胡子沉声道:那行,老夫就陪着他的人演上两出戏。

    辛苦前辈了。

    哼,老夫知道你跟寒王那小子是生死之交。也亏得这些孩子感情纯粹,药王倒也极看好寒王,相信金凤国的未来有他们这些年轻人会很好。

    这话叫温绍轩怎么回,他索性就露出温润雅致的浅笑,愣是把药王看得没了脾气。

    你是留下还是跟老夫一同去前厅?

    晚辈就跟着前辈一起,唱戏唱戏总得唱全套不是。

    哈哈哈你这小子也是个黑心的。药王目光幽幽的看了温绍轩一眼,而后朗声大笑着转身离开,看起来心情还极好的样子。

    温绍轩深吸一口气,看着药王的背影渐渐远去,赶紧收拾起心情快步追了上去。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17两两相碰,孰强孰弱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