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18 两两相碰,孰强孰弱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寒王府

    “世子爷…”

    “嗯?”

    “呃…”微怔片刻,无悲记起他家世子爷现在的身份,机灵的立马改口道:“王爷,这是刚刚查到的有关庞皇后跟刘太后的资料,还请王爷过目。”

    “牢牢记住你现在的身份,如果连你自己都骗不过,又如何能奢望骗得过别人。”

    “是,属下知错,必当牢记王爷教诲。”

    陌殇扮作寒王住进了寒王府,除了少数几个知情人以外,整个寒王府上上下下都只道陌殇就是他们的王爷,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此王爷非彼王爷。

    不是他们太蠢,太笨,而是陌殇的段数太高,他不想让你看出破绽,你以为你能?

    世人皆知寒王身边有两大护卫,一为幽夜,一为苍茫,他们两个人就如同寒王的影子一样,寒王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甚至于有他们出现的地方,寒王就算没在他们的身边,定然也在附近某个地方。

    是以,真的幽夜跟苍茫在梨花小筑伺候真的寒王,假的寒王身边自然也要用幽夜跟苍茫,于是乎陌殇就把无悲无喜两人易容成了幽夜跟苍茫。

    好在是有真幽夜跟苍茫的悉心指导,受过特殊训练的无悲无喜才能没在寒王府众多熟人之间露馅。

    “嗯,把资料拿过来。”

    “是。”

    “坤宁宫这两日有何动作?”一边翻阅手中厚厚的资料,陌殇一边沉声询问。

    因着宣帝的提醒,陌殇就算从未将庞皇后放在眼里,又或是将其当作对手,但本着不要轻视任何一个敌人的原则,倒也让陌殇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这么长时间以来,倒是他小瞧了庞皇后,也是庞皇后自己藏得太深。

    若非宣帝不惜翻脸想要想尽一切办法请到药王替寒王看诊,以求能解了寒王体内的剧毒,只怕危机感还不太重的庞皇后,行事断然不会露出这么多的破绽。

    庞皇后貌似比他所以为的要不简单得多,以前竟然就被他那样给忽略了。

    “回王爷的话,庞皇后这两日安份得很,除了坤宁宫她哪里也没去。”

    “哪里都没去才更有问题?”陌殇剑眉微挑,表情邪肆到了极点,怎么看都觉得他很危险。

    一个打骨子里就烙印着隐忍跟坚韧的女人,无论是心机城府还是谋略手段,必然都是过人的,真要做出点什么也肯定让人防不胜防。

    女人狠起来的时候,那超强的破坏力,丝毫都不会比一个男人逊色。

    甚至她们的破坏力,远远还要超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

    “属下也是觉得奇怪,故而擅自做主安排了两个猎云骑的人紧密监视庞皇后。”

    “很好,传令给他们,但凡与庞皇后有关的,不管大小都要仔细留意,尤其是跟庞皇后有过接触,又或是间接接触过的人都要特别留意,有任何消息本王要第一时间知晓。”

    “是,王爷。”

    “刘太后呢?”

    “回王爷的话,刘太后除了早中晚用膳过后就抽出小半个时辰在园子里散散步,其余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禅房里诵念佛经,此外再没其他异处。”

    “呵呵…”忽尔陌殇放下手中那份资料,邪气的勾唇冷笑出声,“那两个女人就没一个是省心的,谁跟谁都不是善茬儿。”

    在这之前陌殇的手里就算握有关于庞皇后的一部分资料,却也只是一些明面上跟暗处稍加掩藏就能翻出来的,毕竟在那之前,陌殇可没有想过要掺合进这些破事儿里面。

    不过现在他自己已然身局中,再想脱身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只能力求自己多费点心,盼着事情能早日结束,那样他才能早日解脱不是。

    “想当年刘太后容不下姨母,可谓是费尽了心机,使尽了手段终将庞皇后扶上了位,满心以为庞皇后是个能被她一手掌控的,却不想自以为阴沟里翻了船,庞皇后压根不受她的控制。”

    自那次她们之间闹得不愉快,险些撕破脸皮之后,刘太后与庞皇后之间原本看起来牢不可破的关系便有了裂痕,再加上庞太师夫人的补刀,刘太后焉能继续容忍跟扶持庞皇后?

    即便现在就连掌控后宫大权都已然失去的刘太后,但她还是很有资本跟庞皇后斗上一斗的,想来这也是宣帝对于她们之间明争暗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之一。

    “庞皇后一日不低头,一日不臣服,刘太后的心将不可能再放到她的身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击着桌面,陌殇不介意将那两个女人阴谋化,毕竟能坐到她们今天的那个位置,没些真本事怕是早就被拉下马了。

    庞太师夫人不管是为着自家,还是一门心思只想扶持自己的嫡亲外孙太子登上那个位子,她的心始终不在她的娘家荣昌伯府上面,而刘太后却恰恰与她相反,眼瞅着她都一把年纪了,甭管保养得有多好,终有一天她会死去,可在她有生之年她又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荣昌伯府就那么日渐落败下去。

    只要一想到她曾贵为皇后,现在贵为太后,竟然都未能带给荣昌伯府荣耀,反而荣昌伯府还日益衰败,刘太后的心里怎么都不得劲儿。

    一口气积压在胸口二三十年,就算是个好人也得憋出点毛病来。

    恨只恨她没能有个嫡亲的侄女儿,甚至是没能有个嫡嫡亲的侄孙女儿,这要是有的话,哪里还有庞皇后什么事儿,也不至于她将庞皇后扶上了后位,她的心却不是向着她,而是向着太师府的。

    荣昌伯后院女人一大堆,可除了他的正妻之外就没有一个肚子是争气的,故而,荣昌伯名下就两个嫡子,哪怕就是一个庶女都没有。

    若说荣昌伯没有女儿,甚至连庶女都没有一个,这是在刘太后心口上捅刀子的话,那么荣昌伯世子,刘太后的嫡亲大侄子,现年已经三十有二,纵然妻妾成群,不说生个儿子继续香火,就连丫头片子都没能生出一个来,简直就是在把刘太后放进油锅里煎了。

    眼见她兄长一脉在子嗣上面如此的艰难,几乎都可以预见以后会如何,刘太后的心怎能不凉。

    可是凉有什么办法,她不还得要护住荣昌伯府的荣华富贵么,要是再不趁着她还活着的时候谋划一二,待她百年之后是不是整个荣昌伯府都要没了?

    都说人死如灯灭,眼睛一闭就什么也没了,刘太后打从年轻的时候就极为要强,初入宫时她兴许吃过好些苦头,可她的日子却是越过越好的,那些曾经踩着她压着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都被她弄死,最后终于稳坐后位。

    她在后宫之中汲汲营营了一辈子,自是什么事情都想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哪怕就是对她唯一的儿子亦是如此,无怪乎宣帝会对她忍无可忍。

    “王爷所言甚是,刘太后怕是真的要弃了庞皇后这个人了。”无悲曾替命调查过刘太后,对于刘太后那些隐秘势力多少还是知道些的,也心知那个女人不能小觑。

    庞皇后心里早就不耐烦刘太后什么事情都要插手,明明她才是皇后,她才是六宫之主,凭什么处处都要低太后一头,凡事都要太后拿主意,明着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是早就盼着刘太后赶紧去死了。

    她能真听刘太后的话就有鬼了,而刘太后也未必就全然信任庞太后,若非是为了得到刘太后手中的那一部分势力,庞皇后何至于如此在刘太后的跟前伏低做小。

    “她们打从一开始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现在同样为着利益闹成这样也不奇怪。”翻阅完有关庞皇后的资料,陌殇揉了揉眉心,不禁庆幸好在他这么做了,否则一点准备都没有怕是要出乱子。

    这女人狠起来,的确比男人还要狠。

    “王爷,刘太后跟庞皇后自打三天前见了一面,两人都没了动静,属下总觉得她们各自呆在各自的宫里,这才一点都不正常。”

    要是能有机会将慈宁宫跟坤宁宫的地下都搜查一番,无悲心想定能找到很多有趣的东西。

    那两个女人明着看来是安份得很,且还什么都没做,但偏偏就是如此,反而更惹人怀疑。

    “是狐狸就会露出尾巴,将人给本王盯死了。”

    “是。”

    “另外,稍稍透露些消息给皇上。”

    “是,王爷。”

    想起皇上对于刘太后跟庞皇后的态度,陌殇好看的眉头微拧了拧,玫色的薄唇轻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沉声道:“庞皇后可还有想方设法的接近皇上?”

    据陌殇得到的消息,也不知庞皇后在刘太后那里受了什么刺激,原本已经对皇上冷了心的她,不知为何又在皇上面前大献起殷勤来。

    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在陌殇看来这是庞皇后有所求。

    诚然,面对热情过头,又脸皮超厚的庞皇后,实在想不出问题根源在哪里的宣帝,除了一边防备着庞皇后一点,另一边就只能将这一切举动归为庞皇后对他有所求上面了。

    至于庞皇后要向他求什么,宣帝还有没有糊涂,他自是知道为的是太子。

    “这倒是有。”

    “怎么回事?”任谁看到无悲脸上那纠结别扭,又隐隐透露出几分好笑的神情,都不免要心生好奇的,陌殇也是普通人,好奇心他也有。

    “回王爷的话,刚开始庞皇后求见皇上,皇上还会见上一见,一两次之后皇上就不乐意见了,也有意识的回避庞皇后。”

    秒懂了他家世子爷挑眉的意思,无悲清了清嗓子接着又道:“庞皇后接二连三在皇上那里碰了软钉了,倒也不出现在皇上的面前了。”

    “她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

    “王爷所料不假,庞皇后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皇上不见庞皇后,庞皇后估计也是不想讨人嫌,于是就改成每隔两个时辰,要么就给皇上送送汤,要么就给皇上送送点心,反正就没有你想不到,她做不到的,搞得皇上那是不厌其烦。”

    听到这里陌殇好像猛地领悟到什么,可那个在脑海里灵光一闪的念头转瞬即逝,快得他抓都没能抓住。

    “就庞皇后送的那些东西,皇上自是不要的,只要东西一送进御书房,立马就被皇上打赏给了身边伺候的内侍,自己那是一点没要。”

    都说狗急了还要跳墙,兔子急了还要咬人,谁知道这个时候的庞皇后会做出点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万一她真要脑子一热就对皇上动手了呢?

    皇上真要不防着她,说得难听一点,真要中了招谁来负责,还是谨慎点好。

    “她还继续送?”

    “送,怎么不送,送得越发殷勤了。”

    听完这些再结合资料上所述,陌殇不禁越发觉得以前是他小看了庞皇后,这个女人若为男儿之身,成就怕是得在太子之上。

    亏得太子还是庞皇后所生,愣就是没有学到他母亲的那股精明劲儿。

    “就算皇上不收,还当着她的面儿将东西打赏给下人,庞皇后也一点儿没恼,仍是坚持送,还送得更多了。”

    “对此皇上是何态度?”

    “属下打听过,皇上被庞皇后这一闹,简直烦心的不是一星半点儿,这要不是顾忌庞皇后到底还是一国之母,该留的脸面得给她留着,估计都要下旨命令庞皇后不许出现在他面前,更不许往他面前送东西了。”

    “原来如此。”

    无悲,“……”

    世子爷您这唱的哪一出啊?

    属下怎么完全看不懂?

    什么原来如此,他到底说什么了他?

    “看来正如皇上所言,她的目标是本王,这手段虽说算不得高明,却着实很是有效。”陌殇猛的一拍脑门,颇为庆幸今日是无悲在他跟前当职,不然换了无喜在他身边伺候,听不到那么多的话,他就是想出为什么,也没有这么迅速。

    “呃…王爷,属下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没关系,你只要绝对服从本王的命令就好。”想冲寒王下手,也得看看他陌殇同意不同意。

    “扣扣扣…”

    “谁在外面?”

    “回王爷,是属下。”

    “进来回话。”

    “是。”

    无喜推开门快步而入,走到陌殇跟前先是行了礼,接着就道:“王爷,府中那包藏祸心的内应找到了。”

    “哦?”

    “自寒王殿下住进梨花小筑,世子爷住进寒王府,并且以寒王殿下的身份在王府中行走,很是引起了一些关注,其中便有那人。”

    “接着往下说。”

    “许是因着拿捏不准王爷您的态度,那人倒是耐得住性子又缓了两天,今日终于忍不住出了手。”要说那人不是一般的狡猾,只差一点就又让她逃脱了。

    这个‘逃脱’指的可不是逃跑,而是又让对方将自己隐藏起来,她若不出手,他们将很难锁定到底谁有嫌疑。

    毕竟寒王府不是他们自己的地盘,这寒王府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寒王精挑细选留下来,背景也都是干净清白的,可饶是如此还是出这么个背主的东西,如何能不叫人气恼。

    世子爷是外人,处理起那人来很容易,也不会于心不忍,可换成寒王殿下的话,怕是会很伤心难过吧!

    “可有惊动到她?”

    “没有,按照王爷的吩咐只暗中确定了她的身份,并不曾打草惊蛇。”

    “很好,别的先什么都不要做,只管在暗处盯着她就行,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去做,不要让她察觉了。”

    “是,属下省得。”

    “另外,她若想要传递消息出去也别拦着,你们应该知道如何去做。”

    “王爷放心,这事儿属下很拿手。”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陌殇放下手中的笔,将刚写好的信装进信封里面,冷声道:“送去梨花小筑交到寒王手中。”

    现既接手了寒王府,那么处理寒王府中的事务,陌殇要做的决定哪怕就是墨寒羽也改变不了,他给他修书一封,目的不过也就是告之一声罢了。

    纵然墨寒羽不同意,该做的事情陌殇一件也不会少做,更何况墨寒羽岂是那等能容忍背叛之人的人?

    “王爷,庞皇后邀了温夫人到坤宁宫赏梅,也不知她意欲何为?”这是无喜刚收到的消息,也不怪无悲没有向陌殇汇报。

    “温夫人在宫里?”

    “回王爷的话,算算时间温夫人此时应该刚到坤宁宫。”

    若说之前陌殇对庞皇后还只是觉得她难缠,尚未动过杀机,但这一刻当庞皇后的手伸到温夫人身上时,难得在陌殇心底涌起一丝杀意。

    “再调派两个猎云骑的人过去,务必要保证温夫人的安全。”且不说温夫人是他未来岳母大人,陌殇得好好的护着,单单就凭温夫人跟他母亲之间的那份友情,陌殇也不能让人伤着温夫人。

    “是,属下立马就去安排。”

    “锁定住那人的一切行动,暗中看着就行,本王不介意你们给她大开方便之门,若不让她找着机会接近本王,本王又如何得知她的真实意图呢。”

    漆黑的眸底偶有紫光掠过,陌殇面上越是平静心中的怒火便越是旺盛,庞皇后针对他还能是为什么,无非就是想要他的命罢了。

    不不不,庞皇后哪里是针对他,她要对付的分明就是他那表兄寒王殿下。

    “这…王爷,她要是对王爷不利,咱们也由着她么?”

    “由着她,难不成你们还担心本王真中她的招不成。”

    “那王爷也用不着拿自己去冒险啊。”半晌没有开口说话的无悲,表情相当幽怨的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陌殇挑着好看的眉头看了看他,笑眯眯的道:“本王不让她好好发挥她的作用,那接下来那出戏要怎么演,你们切记好好配合,不要露了马脚。”

    “请王爷放心,属下等保证完成任务。”

    “安排一下,本王要出府拜访药王。”

    这是早就计划好的,无悲无喜默默对视一眼,皆是看出自家世子爷眼中的跃跃欲试,还能怎么着,他们不得赶紧安排好一切,想等着被回炉么!

    目送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两个手下,陌殇无语的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喃喃低语道:“庞皇后,本王已做好准备,静待你出招了。”

    而你,可有做好接本王出招的准备。

    既然原本就不属于你的位置坐得太不舒服,本王还真是不介意亲眼目睹一下废后的风姿。

    “阿嚏――”

    “娘娘您可是觉着冷,要不奴婢伺候着娘娘再换件厚点儿的衣服?”

    庞皇后揉着隐隐作痒的鼻子,描绘得相当精致的柳叶眉皱成一团,冷声道:“不用了。”

    谁在算计她,千万可得藏好一点,不然犯到她的手上有他受的。

    “外面风大雪大的,你们这群没眼力劲儿的,还不赶紧去请温夫人进殿来暖和暖和。”

    “奴婢该死,这就去请丞相夫人进来给娘娘请安。”

    ……

    “怎么样,如何了?”

    太子府中,太子遣退了暖阁内伺候的所有下人,就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发起脾气来打砸东西,真要被人瞧了去,还不知被传成什么样儿。

    尤其是在这特殊时期,稍有不好的被传出去,对他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回太子殿下的话,张公公怒气冲冲的从穆宅出来,想来是被药王给拒绝了。”

    “都打探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本太子细细说来。”打从知道他父皇派了张公公到穆宅请药王进寒王府替寒王看诊,太子险些就控制不住自己失控的情绪,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来。

    好在他的理智尚存,知道冲动行事对他没好处,也就按捺了下来,只是这地上精致细腻的地毯,在被他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踩踏下也快宣告报废了。

    “不管是好的消息还是坏的消息,本太子都要听最真实的,若让本太子发现你们在敷衍本太子,你们便后果自付。”

    “殿下息怒,属下等不敢。”

    “好了,说吧!”

    “是。”

    穆宅只是安平和乐郡主名下的一处别院,里里外外的守卫自然不似相府那么众多,他们这些暗卫打探起消息来就容易了很多。

    不过也有很不如意的地方,那就是药王武功太过高强,跟他们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冒然靠得太近的话,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

    遂,未免引起太大波动,而后事情传到皇上或是安平和乐郡主的耳中,再让穆宅的守卫加强,以至得不偿失,各方暗卫们行事都极有默契,反正就是打定主意不要靠得太近,只要可以探听到消息就行。

    至于那些更深层次的情报,想想还是拉倒吧,就怕他们有命听,却没有命带得回去。

    再加上药王有意让某些消息外泄,倒也对那些自以为藏得很好的暗卫们来了个直接无视,在达成自己目的同时,也没甚损失。

    谁也不知道在穆宅前院大厅,药王跟张公公说了些什么,张公公又跟药王说了些什么,反正各方暗卫看到的就是园子里药王阴沉着一张脸,而张公公则是怒气冲冲。

    一看这情景,想来也是事情谈崩了才会如此。

    只见相府大公子温绍轩夹在药王跟张公公之间,这边要哄着,那边也要说好话,整个人是急得不得了,完全失了往日里谪仙公子的风姿。

    看在不停说好话的温绍轩面上,张公公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再次恭敬的,真诚的请药王替寒王殿下看诊,还许诺了皇上给出的诸多好处。

    偏偏药王愣是个油盐不尽的,不管张公公怎么说,怎么请求,他老人家说不去就不去。

    最后闹得实在没办法,温大公子眼见也是化解不了这样的矛盾,只得先安抚了药王,又将张公公请到一边,就说请张公公先行回宫向皇上复命,药王那里他再劝劝。

    眼见天色已晚,继续谈下去也没个结果,张公公就憋着那口气同意了温绍轩的提议,领着两个小太监怒气冲冲,愤怒难当的出了穆宅,坐上轿子回了宫。

    “可都看得真切了?”

    “回太子殿下的话,园子里那一幕不只属下等看见了,就是明王武王他们的人也都看见了。”

    “药王的态度很强硬,是真不愿替寒王看诊?”

    “依照当时的情况来看,药王的态度的确很强硬很坚决,说的都是药王谷的规矩不能破,所以请张公公回去。”

    “嗯。”点了点头,太子心里还是疑云重重,“张公公被气得狠了?”

    “回太子殿下,药王说话都不带拐弯的,张公公乃是皇上身边的红人,素来被人给奉承惯了,猛地遇上药王这么一人,怕是想不生气都难。”

    “呵呵…那倒也是。”只要药王还在星殒城一天,太子那颗提起的心就没办法落下,只要药王还在,寒王就还有解毒的希望,太子焉能坐得住。

    “继续盯着穆宅,一有消息即刻回报。”以太子对寒王的了解,那么好一个机会摆在眼前,他怎么可能不争取一把,可哪怕就是要正面跟寒王对上,太子也是不会退缩的。

    再来,他的父皇可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之人,这次张公公被拒,下一次指不定他就自己亲自出宫来请药王替寒王看诊了。

    所以,无论如何太子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再想办法,再出手。

    他要杜绝这一切的发生,一定要杜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18两两相碰,孰强孰弱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