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22 两两相碰,孰强孰弱9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穆宅

    “你小子怎么过来了,你难道不知道老夫是相当相当的不待见你吗?”

    面对药王那毫不掩饰的嫌弃表情,陌殇仍是笑得一脸温和,能把脸皮练得这么厚也算他的一门本事,可却愣是叫药王恨得牙根直痒痒。

    “虽然药王前辈很不待见晚辈,可晚辈却是很想亲近药王前辈的,一来药王前辈是阿宓最为珍视的师傅,我得替阿宓不在前辈身边的时候好好孝顺前辈;二来晚辈很想娶阿宓为妻,可不就得好好的讨好前辈。”

    因着药王是宓妃的师傅,故而陌殇对药王敬重是有的,却还谈不到讨好的份上。

    只他在意宓妃,倒也不介意在药王的面前将自己的身份一再的放低再放低。

    “哼,你小子是不是就这张嘴巴厉害,我家小妃儿是不是就被你这么给哄骗走的。”

    要说药王对陌殇是顶顶满意的,无论是相貌还是身份地位都跟他小徒弟非常般配,见了陌殇之后,药王真心是不觉得还有别的男人可以入得了宓妃的眼。

    只是一想到自家软萌可爱的小徒弟就要被这臭男人给拐走,药王心里就堵得厉害,不能把火发泄到小徒弟身上,就只能迁怒于陌殇了。

    也亏得陌殇是真的无比看重宓妃,甭管他们这些人怎么刁难,怎么为难,又怎么折腾他,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眼里真诚可见。

    因着这些个,药王也不能做得太过,要真把陌殇给欺负走了,他家小徒弟要哭鼻子可怎么是好。

    “我跟阿宓是两情相悦,互相吸引的,可不是靠甜言蜜语,阿宓怎会是那等肤浅的女子。”

    “我家小徒弟自是最好的。”

    “那是,能得阿宓喜欢是晚辈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哼!”药王冷冷的哼了一声,说起小徒弟的好来,他的表情不是一般的得意与自豪,“算你小子识相,老夫就不为难你了。”

    “晚辈多谢前辈垂爱。”

    药王白眼一翻,没好气的冲陌殇吼道:“去你的,谁要爱你。”

    就算要爱,他老头子也是爱他家小徒弟好不好,谁要爱他这个臭男人。

    “是是是,前辈说得是,晚辈是不能跟阿宓争宠的,就算争了也争不赢。”被嫌弃之后,陌殇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说:我也不需要你老人家的爱好不好,我只要阿宓爱就行了。

    “知道就好,就算你真把小妃儿娶回了家,你也不能跟小妃儿争宠,不然老夫饶不了你。”说着,药王还不忘朝陌殇扬了扬他手中的药锄。

    “是,晚辈谨记。”

    “行了,不扯这些有的没的,你这个时候过来到底为了什么?可是出了预料之外的事情?”

    药王话落之后静待陌殇的回答,安排妥当事情的温绍轩走过来也沉声问道:“世子,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这突然又是唱的哪一出?”

    自那一次痛揍过陌殇一顿,温绍轩对陌殇的态度算不得好却也算不得坏,就本着凭他自己本事去说服他的爹娘答应他跟妃儿的婚事,他这个做大哥的不帮忙也不为难。

    这个不为难也就是大事上面不为难,小事上面不为难他才奇怪,谁叫他抢走了他宝贝妹妹,活该为难为难他,让他知道知道往后定要好好待他妹妹,否则有他好看的。

    “怎的又叫起我世子来。”皱了皱眉,陌殇显然对这个称呼不太满意。

    未来媳妇儿身边围绕的男人实在太多,虽然都是一些对他媳妇儿没有男女之情心思的,可这对陌殇而言就是一场大灾难,他想娶个媳妇儿实在太不容易了。

    “陌殇,陌殇行了吧!”以前那是跟陌殇接触得少,所以对陌殇这个人的某些脾性不了解,现在接触多了,温绍轩倒也摸到他的几分脾性来,一见陌殇露出这样的表情,立马就没好气的改了口。

    妃儿对这家伙那是情根深种,心疼宓妃的他们又怎么可能拆散她跟陌殇,爹娘就算现在没表态,可温绍轩还是能看得出来他们对陌殇的满意。

    更何况以前觉得陌殇不行,那是因为陌殇活不过二十二的断言,现在陌殇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他们还真找不出什么理由不让他们在一起。

    温绍轩就是再怎么舍不得宓妃,想要把妹妹留在身边多几年,可他断然不会去破坏宓妃的幸福,哪怕送妹妹出嫁他万分不舍不愿,却也是会衷心祝福的。

    尤其眼见陌殇事事以宓妃为先,相处中的细节处做得不比他们三个哥哥差,温绍轩也就默认陌殇是他妹夫这事儿了。

    “出了一些小意外,不过还都在掌控之中。”陌殇眯了眯眼,漆黑的眸底隐有紫光掠过,衬得那俊美的容颜越发如妖似魔,好看得令人屏息。

    “你这个时候离开寒王府来穆宅,目的是什么?”温绍轩可不相信陌殇不知道他这一举动,会引发多少人的关注,又或者说这厮根本就是故意,他想做什么。

    “按照咱们最初的计划,身为寒王的我,不也有一出亲自登门拜见药王前辈的戏码么。”

    “有是有,但时间不对。”温绍轩拧了拧眉,目光幽幽的打量着陌殇,陌殇亦是坦坦荡荡的任由他打量。

    药王行踪明朗化之后,救子心切的宣帝自是不愿再诸多忍耐,接二连三安排张公公到穆宅请药王出手为寒王看诊,一再被拒门外之后,甚至还发展到宣帝亲自出宫到穆宅请药王出手的份上。

    而身中剧毒的寒王,肩上担负着那么多使命的寒王,不到最后一刻他怎能放弃存活的机会。

    是以,宣帝出手归宣帝出手,由他出面的效果又不一样,毕竟若能活着没有人会愿意去死。

    寒王也是人,一个普通的人,他也有求生的本能,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寒王出现在穆宅并不奇怪,怪就怪在寒王一直呆在寒王府,对于住在穆宅的药王一点也不关注。

    除非寒王体内的毒早就解了,否则面对这样绝佳难得的机会,不出面求医就真的有鬼,太容易引起各种猜忌。

    当然,在寒王府到达穆宅的这一段距离,寒王将会遭到多少刺杀,他们在此之前也是推算过的。

    “他们不可能让你如此顺利来到穆宅,路上还发生了什么?”

    “绍轩果真聪明,一问就问到了点子上。”

    药王最是不耐烦听这些,眼见这俩小子在他面前打哑谜,他就黑着脸低吼道:“你们两个混小子要说话就给老夫好好说话,都是自家人转那么多个弯干什么,一个个闲得蛋疼是不是,有什么不能直接说的。”

    “是是,前辈教训得是。”

    “是,我错了。”

    药王的高大上形象老早就在陌殇跟温绍轩的心里崩塌了,反倒是药王这暴龙般的形象更让他们觉得亲近,不过千万不能流露出那样的情绪,不然妥妥要被收拾。

    “赶紧的,你这小子好好给老夫说话。”

    “是。”陌殇委屈的摸了摸鼻子,他可不就是在好好说话么,哪里有不好好说的。

    “还有你,这小子说事情要再说得不清清楚的你就给老夫揍他,狠狠的揍,反正就算你打不起过,他也绝对不会还手的。”不能自己亲手收拾陌殇虽有遗憾,不过这一点都不妨碍药王借助温绍轩的手出出气,发发火。

    他家小妃儿可是很在意她这位大哥的,陌殇要敢动温绍轩一根头发,保管他吃不了要兜着走。

    听出药王的言外之意,温绍轩嘴角一抽,很是有些无语,“前辈放心,晚辈省得的。”

    “哼!”

    眼瞅着又傲娇起来的药王,陌殇无奈的耸了耸双肩,果然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这上了年纪的人就得哄着,要不没好日子可过。

    “寒王府内有小老鼠,他们收到的指令是取寒王的性命,我提前上演这么一出为的就是给那些人添上一把火,促使他们下定决心早日出手。”

    没有千日防贼的,陌殇既已打定主意要将墨寒羽的寒王府给肃清干净,他就不会放过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与其防着他们,或是直接除掉他们,倒不如让他们身后的人出手再狠一点,绝一点,这样拔出萝卜带出泥,也好震慑一番,杀鸡儆猴。”

    “你知道是谁?”

    “嗯。”点了点头,陌殇却是没想再放过那人,即便这将会引起金凤国的动荡,但有他跟墨寒羽在,谅那三国就是想有动作也得给他憋回去。

    “你既心中有数,那我便不多说了。”温绍轩也是个聪明的,从陌殇的眼神里就领会了几分,“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尽管说。”

    老而成精,对于陌殇口中没有说出的那个名字,他这心里有几分数,计划提前也没什么不好,不影响到整体大局就行。

    “绍轩刚才就配合得很好,相信那几位应该快要坐不住了。”从寒王府出来,陌殇就遭遇了六场围杀,那些黑衣人全都是死士,下起手来没有一点留情。

    陌殇早就料到会这样,提前通知了正扮演着楚宣王世子的赫连子珩来与他同行,唯有如此他才能由幽夜跟苍茫护着躲进穆宅不是。

    面对层出不穷的刺杀,陌殇利用了他自己的身份来做伐子,由赫连子珩领着他的猎云骑收拾那些死士,从而避开也他们的正面交锋。

    只可惜这个方法仅能用一次,再使第二次就会惹生疑了,因此,从穆宅离开回寒王府还将有一场硬仗要打。

    “等会儿在穆宅的戏演完,回去的路上再遇刺杀,我会故意露出破绽从而被刺受伤,待回王府后再度毒发,届时就算幕后那人会不会抓住这个机会下杀手了。”

    “如此良机,傻子才不会动手。”寒王的存在挡着了太多人的路,只有寒王死了,那几个才能距离皇位更近一步,哪怕就是换成药王自己,在不知这是陌殇布局后结果的情况下,定然会忍不住出手的。

    寒王府是寒王自己出的,路上遭遇刺杀虽然惹人怀疑,却也难以说明什么,毕竟寒王这些年来都被刺杀习惯了,但凡他会出现的地方,不遇到刺杀这样的事情好像都说不太过去。

    纵然事后宣帝怀疑,甚至是对是谁向寒王下的杀手心中有数,他也很难做什么。

    难不成在寒王死后,宣帝还能狠着心肠将他另外几个儿子都处死?

    “先遇刺杀受伤,接着再是体内剧毒发作,就算寒王回府之后死因是别的,也终将被掩埋起来,这样行事的风险最小,既能顺利除去寒王这个心腹大患,又能保证自己不被牵连,很是符合那座深宫里某些人的行事之风。”

    “药王前辈说的也正是晚辈心里想的。”要不怎么说庞皇后藏得很深,而且行事相当的谨慎小心,压根不会留有任何的痕迹供人追查。

    一连两天,陌殇不仅盯牢了后宫,尤其是盯死了庞皇后,但那个女人行事隐秘不说还极其的谨慎,根本就让陌殇难有出手的机会。

    俗话说没有机会不要紧,他可以创造机会,庞皇后找不到绝佳的出手机会,那么他不介意亲手送她一个。

    “你要假死。”这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温绍轩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对上陌殇隐隐泛着紫色流光的凤眸,心下惊疑不定。

    并非温绍轩仁慈,也并非他觉得某人不该下台,不该死,而是他担心那人一旦被牵扯出来,将会引发整个金凤国的动荡。

    “她既然是颗毒瘤,那么或早或晚都是应该拔除的。”若非先帝年轻时干出的那些荒唐事,以至于宣帝登基后无法独掌金凤国的朝政大权,又岂能容许那样的女人荣登后位,让得庞氏一族权势更上一层楼。

    “当年他们种下了什么样的因,如今自会结出什么样的果,以前不动他们是因手中实力不够,又担心不好善后,动摇到金凤国的根本,让其他三国有机可趁,借机合力攻打金凤国,故而一再的隐忍与纵容。”

    先帝离世之时,陌殇年纪尚小,可他是个早慧的孩子,就算无法完全理解他们话里的意思,却或多或少听明了许多,只是他们那些大人以为他什么也听不懂罢了。

    大概不会有人像他跟寒王一样,知道宣帝是在怎样一种情况下登上的皇位,也不会有人知道韩皇后究竟做出了怎样的牺牲,方才换得金凤国近十年的安稳。

    是以,自那以后陌殇常年呆在璃城,只要金凤国没有大祸,他就索性什么都不管,全当遵守他对韩皇后临终前的承诺。

    知晓一切却无力阻止一切发生的寒王,他是那次事件中最无辜也受伤害最大的一个,他无法怨怪他的父皇,更无法怨怪他的母后。

    只是韩皇后离世之后,在一日一日期待父爱,而宣帝却并不只有他一个儿子的孤独等待中,渐渐的寒王心冷了。

    他不怨宣帝,亦不恨宣帝,纵然心中还有关心与担忧,却也无法让自己再去亲近他,期待他。

    “皇上那里……”

    “这世上若问谁最想拔除庞氏一族,怕是非皇上莫属了。”埋藏在内心深处那么多年的仇与恨,爆发出来那一刻是非常恐怖的。

    “但愿不会引发战事,不然苦的还是老百姓。”温绍轩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区区一个靠威逼上位的皇后而已,凭她,还不具备那样的资格。”

    听出陌殇话里的冷意,温绍轩不禁想起陌殇的另外一个身份,他斗然瞪大了双眼,抿唇道:“你要出手。”

    “呵!”陌殇轻笑一声,嗓音暗磁低沉却满是邪气,“就算我不出手,寒王他就真的会什么都不做?”

    这些年墨寒羽如若不是被体内的剧毒限制着,他岂会只有现在的作为,他能做的其实更多。

    只因他要替自己手下的军队留下一条后路,这才处处隐忍只守不攻,否则陌殇可不认为那些人能是他的对手,“从他体内剧毒清除的那一刻开始,金凤国的历史从那一刻起,便注定要改写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该舍去的留下就是祸患。”既然陌殇没有避讳他就对温绍轩说了这些,药王也不介意评说一二。

    他虽看相没有梵音寺那个老和尚厉害,却也看得出墨寒羽是个命不该绝的。

    只要他能渡过二十岁后的生死之劫,那么他的帝王命相就彰显无疑了。

    往后他的人生纵然小有风浪,结果却是平安顺遂的。

    “前辈的意思是……”因着宓妃的关系,温绍轩是知道药王精通一些面相之术的。

    “老夫可什么都没说。”药王摇了摇头,一脸的无辜,看得温绍轩嘴角直抽,他还没怎么着呢。

    “阿羽的命格可是贵不可言的。”

    药王神色莫名的扫了陌殇几眼,到底没忍住出声调侃他,道:“陌殇小子也会看相?”

    “这倒是不会。”

    “那老夫倒是好奇你这种说法又是从何而来的?”

    “自是从前辈脸上看出来的。”

    “呃…”药王愣了愣,他刚才的表情有那么明显,竟然把自己的心思都给泄露了?

    一下下抚着胡子的手微顿,心思被看破的药王面上有些挂不住,更是不待见的怒瞪陌殇好几眼,温绍轩看到此处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在阿宓替阿羽解毒之前,从阿羽的面相上看,他的命格虽说尊贵不凡,却是极其凶险,命带死劫的。”这也是看在温绍轩是他未来大舅兄的份上,陌殇才愿意耐着性子向他解释这些,“可在阿宓替阿羽解毒之后,阿羽如同重获新生,他的面相也随之改变,命格贵不可言。”

    帝王之相什么的,陌殇倒是不好言明,就由得温绍轩自己去领会。

    “行啦,轩小子就不要担心寒王了,他往后都会好好的,就因着他这么一个变数,连带着金凤国也重获了新生。”

    几乎是秒懂了药王的弦外之音,温绍轩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最后终归于平静。

    “呆会儿还得请前辈跟绍轩再陪着我演一出,对方迟迟不动手,我可不得给他们创造好机会。”

    “你这小子就是个黑心的。”

    陌殇,“……”

    “放心,我会好好配合。”现在的金凤国太乱了,温绍轩也是期待着能有他施展自己抱负的那一天。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老夫,你又不是小妃儿,就算撒娇也是不顶用的。”

    “噗――”

    眼瞅着陌殇的脸直接僵住,嘴角不受控制的猛抽,温绍轩着实没忍住,立马便笑喷了。

    药王浑然不觉自己有哪里说错,还不忘补刀的道:“你一个臭小子就算撒起娇来也没有小妃儿可爱,以后再敢用这样恶心的眼神盯着老夫瞧,看老夫不揍你。”

    万分无辜又万分委屈的陌殇嘴角抽搐得更厉害了,他抖着嘴角抹了把脑门上的黑线,没好气的开口嚷道:“晚辈就算要撒娇也是找阿宓撒去,对象再怎么着也不能是您啊!”

    就算药王真想看,陌殇还做不出来呢。

    “你这小子欠打是不是?”居然胆敢拆他的台,果然一点都不可爱。

    这也是错,那也是错,陌殇深深体会到了药王的难缠,“我有收到阿宓的新消息,你们要不要听?”

    “小妃儿的。”

    “妃儿传了什么信给你?”

    对上两双好似泛着狼光的眼睛,陌殇僵着脸咽了咽口水,仍是好脾气的道:“媚骨老人去药楼了,这会儿阿宓怕是跟那老毒物杠上了。”

    “不行,老夫得去帮小妃儿,那老毒物可不是好东西,万一小妃儿中了他的招怎么办。”说着,药王就要起身去药楼。

    一听药王这话温绍轩也是有些坐不住,刚想说他也一起去,陌殇就出声阻止道:“放心好了,阿宓就算跟媚骨老人对上也不会有事的,要是没有这点把握,我老早就去护着她了。”

    “老夫的小徒弟自是厉害。”

    “是,阿宓最厉害了,可她的性子你们也明白,要是因着你们的出现坏了她的事,可别怪她专门挖坑给你们跳。”

    药王看了看温绍轩,温绍轩又看了看药王,几乎是同一时间决定,那丫头还是不要惹为妙。

    “告诉你们这消息就是让你们放心,那媚骨老人到了药楼,原是想给阿宓下马威的,又岂料在季逸晨的手里就败了一个回合。”

    “哈哈哈…好,那个季小子不错,我家小妃儿眼光就是好,哈哈哈…”

    想到媚骨老人吃瘪的样子,药王就笑得万分的畅快,哼哼,那个老毒物也有今天,这真是该死的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22两两相碰,孰强孰弱9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