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24 决然拒绝,大打出手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看着媚骨老人神色变幻莫测,那双本就阴戾的眼睛越发的幽深阴冷,宓妃仍是那一副毫不在意,压根不为所动的慵懒姿态。

    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在媚骨老人越发强势的气场之下,她看似存在感越来越低,可却无人能忽视她的存在。

    “本公子虽说平日里闲散惯了,既不插手江湖之事,亦不涉足朝廷之事,就只管守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儿,一直都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心理战这种战术宓妃也会用,只是她有些摸不透这个老毒物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又或者说是在媚骨老人的提议被她拒绝之后,他会做什么。

    比起处于被动状态,宓妃更喜欢掌控主动权,再次开口带着点闲话家常的意思,“毒宗也好,药王谷也罢,你们都与本公子无冤亦无仇,本公子还真没什么心思跟你们牵扯上关系。”

    该死的,这黄口小儿莫不是在有意试探?

    媚骨老人长长的白眉毛抖了抖,眼神越发深邃,那张干枯的长满了皱纹的脸黑沉如墨,周身寒气四溢,令人不禁望而却步。

    “前一刻无情公子不还说自己是药王谷的人么,怎么下一刻就不想跟药王谷有所牵扯了呢。”

    宓妃双眸含笑,坦坦荡荡的与媚骨老人对视,丝毫不惧他的试探,“哦,那媚骨老人觉得本公子是出自药王谷的吗?”

    “是与不是貌似仅在无情公子一念之间,本宗主可是说不准。”对于宓妃将皮球反踢回来的举动,媚骨老人既怒且恼,着实有些拿捏不准这小子的脾性。

    “可就本公子在江湖上的行事之风,貌似更像是出自毒宗的呢。”宓妃眯了眯眼,俊美的脸上笑容越发明媚绚丽,只是眸底的冷意也更盛。

    “哈哈哈……”

    听着宓妃的话,媚骨老人仰头畅快的大笑出声,笑过之后他轻抚着大拇指上的黑玉扳指,略带几分欣喜的道:“本宗主倒真是希望无情公子是出自我毒宗的,眼下正有这样的机会,无情公子何不考虑一二。”

    这无情公子的行踪虽说诡秘,可他却并非全然不在江湖上露面,只他每次露面好似都带着血腥的杀戮,以至于江湖上很多门派都怕无情公子怕得要死。

    但就正如无情公子刚才所说的那样,他的原则是人不犯他,他不犯人,只要你不招惹到他的头上,哪怕你就是杀人放火,血洗灭门他人家族,他就算看到了,也有人向他求救,他连眼皮都不屑掀一下。

    这样亦正亦邪,行事随心所欲,完全不受束缚的处事之风,可不就像极了他毒宗之人。

    好在宓妃没有读心术之类的特异功能,否则此刻窥视到媚骨老人心中所想的她,百分之百她得恶心得吐出隔夜饭来。

    她虽行事只凭个人喜好,亦正亦邪,不受束缚,更不喜管闲事烂做好人,但她可没有杀人不眨眼,行事不择手段,尽干些卑鄙阴毒之事。

    说她像毒宗的人,去他丫的,姑奶奶特么抽死你丫的,叫你想太多。

    “本宗主已经老了,可无情公子你还年轻,大把的好日还在后面等着你,只待本宗主百年之后,就凭无情公子你的能力,也不是没有接手毒宗的可能。”

    这句话的暗示意味太重,宓妃仅是微微一怔便回了神,很是将媚骨老人的这个举动阴谋论了。

    倒是自打宓妃走进这个会客厅,就一直沉默不语就连表情都没有的,如同木桩般站在媚骨老人身后充当背景板的祝泉脸色一变再变。

    怎么可能?

    师傅怎么可能会动了要让无情公子接手毒宗的心思,那他们师兄弟在师傅的眼里到底算什么?

    不,一定是他想太多,师傅断然不可能那么做,哪怕师傅真的很想将无情公子划入毒宗的势力,也绝对无法割舍他牢牢握在手中的权利。

    近段时间他的表现着实令媚骨老人很是失望,而且对于他的私自行动,俨然触犯到了媚骨老人的底线,就算面上媚骨老人没把他怎么样,还是表现出一副对他很看重的样子,但祝泉不傻,焉能不知他的师傅对他已经很是不满。

    尤其再发生今日的这些事情之后,祝泉几乎可以非常直白的感受到媚骨老人对他的不满跟怒意,只因这里是药楼,否则他岂会只是被教训几句,由媚骨老人亲自出手打他的可能都有。

    甭管心中如何的慌乱,脑子里又闪掠过多少的念头,祝泉再三告诫自己保持冷静,切莫让一切情绪外露,不然他往后的路将会更加的艰难。

    一次次深呼吸后,祝泉恢复了平静,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唯有他宽大袖袍中紧紧握起的拳头,任由指甲完全扎进手心里都感觉不到疼,方才是他此刻最为真实的一面。

    他在极力的克制自己,也在极力的压制自己的情绪,他太过了解媚骨老人,知道媚骨老人对无情公子的试探诱惑背后,难免就没有对他的试探。

    “毒宗不比别的地方,讲究血脉亲缘,传位什么的,在毒宗历来都是有能者居之,绝对是非常适合无情公子呆的地方。”

    抛出未来毒宗宗主之位来诱惑宓妃,媚骨老人存的心思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也一点都没掩饰他的意图。

    在试探宓妃态度的同时,媚骨老人也在观察他的徒弟祝泉,但凡祝泉流露出点别的情绪,那么他的这个七弟子怕就留不得了。

    别看媚骨老人门下弟子众多,得宠得用的拉出来数数也有十多个,可那十多个徒弟就愣是没有一个真正被媚骨老人放进心里的,他最在意的人从来就只有他自己。

    于媚骨老人而言,他那么多的徒弟,想要在他面前露脸的话,你就得让他看到你的能力,让他知晓你能为他创造价值跟利益。

    在他眼里人只分两种,一种有用的,一种没用的。

    有用的能为他所用自是最好,有用的却不能为他所用的那就只能毁掉。

    他得不到且无法掌控又对他有所威肋的,留在这个世上做什么,凭白给他添堵么,就是不择手段也要斩草除根。

    自己教养出来的弟子是什么性子,媚骨老人心知肚明,一旦祝泉对他这个师傅生了二心,他岂能在自己的身边留下这么一条会咬人的毒蛇。

    也亏得祝泉对他师傅也是了解的,不然什么时候他被弄死了都不知道。

    “呵呵…媚骨老人给出的诱惑还真大。”祝泉的小动作媚骨老人没瞧见,宓妃却不小心瞄到一眼,啧啧,一对彼此间不再有信任的师徒,还算是个不错的收获,至少都不需要她再花什么心思去挑拨了。

    区区一个毒宗,就想收卖她,让她往坑里跳,媚骨老人这脸未免也托得太大了些。

    “唔,本公子若说对此一点都不心动,大概媚骨老人你也不相信。”

    “既是如此,不知无情公子意下如何?”在无情公子同意归入毒宗之前,媚骨老人也是有着十足的耐性,他可以许诺诸多的条件,也放出诸多的诱惑。

    只是在无情公子点头同意之后,他的那些条件跟承诺会不会兑现,媚骨老人就不会保证了。

    “纵然本公子手上的势力比起毒宗跟药王谷来差了很多,可情报消息还是收集了不少的。”

    “无情公子此话何意?”

    白皙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轻扣着桌面,宓妃嘴角带笑,眸底却是一片冷意,“媚骨老人身处局中,焉能不知本公子言下之意?”

    星殒城中混乱的局势,既是宓妃布下的局,亦是顺应时事的最终发展局面。

    金凤国前朝与后宫的动荡不是一年两年,而是自宣帝登基就存在的,多年来表面上的风平浪静,隐约都让人遗忘了平静背后的黑暗与肮脏。

    宓妃无意搅动风云,却是形势所逼,就算她不出手,寒王最终也会出手的。

    就如陌殇所言,宓妃不仅是他命中最大的变数,亦是寒王命中最大的变数,因着宓妃的存在,一些原有的轨迹发生了变化。

    陌殇出海到光武大陆,揭开了他母亲的身世之谜,从而也揭晓了他的双重身份,纵历经磨难却也有惊无险的‘重获新生’。

    可以说宓妃不仅仅只是寒王命中最大的变数,亦是寒王命中的贵人,在宓妃替寒王解毒之后,寒王的命相随之改变,帝王之相彰显无疑。

    寒王的性情与宣帝是截然不同的,宣帝会妥协,可寒王却是宁可玉碎也不为瓦全的人,与其处处受制于人,还不如直接开战。

    比起隐忍蛰伏起来,容后再徐徐图之,寒王会不介意用鲜血来铸就他的帝王之路。

    当然,立场不一样,角度不一样,所思所想都不一样,宓妃不认为她有资格去评说宣帝的做法跟选择是对还是错,更没有资格去指责寒王的决断是对是错,她只知道从寒王‘重生’的那一刻开始,金凤国也将迎来它的‘重生’。

    除非宣帝没有让寒王为储的决定,否则动荡再所难免,可在动荡过后,金凤国的明天更值得世人所期待。

    “朝廷的动荡起伏貌似跟我们这些江湖人士无关吧!”

    “真的无关么?”

    毒宗可不单单只是江湖势力,私底下可不单单只有金凤国皇室之人与毒宗合作,就是其他三国也有。

    只是这种事情素来做得隐秘,就是毒宗内也只有高层才知情,无情公子他是如何知晓的?

    他手下的情报系统当真那么厉害,还是说毒宗高层出了内贼,并且与无情公子还是有所牵扯的?

    两个问题盘旋在媚骨老人的脑海,让得他的神情越发不耐,那看向宓妃的眼神都好似凌厉的刀子。

    “以前有关还是无关,本公子其实不太感兴趣,只是现在却由不得本公子不感兴趣。”

    “此话何意,听得本宗主倒是糊涂了。”

    “那便不知媚骨老人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了。”装,你以为就你会装,本小姐也是能装会演的。

    “寒王。”

    “可不就是他。”

    “寒王对于我们之间的谈判有什么影响吗?”毒宗与药王谷即将展开的一战,寒王就是那根导火索,媚骨老人心中焉能没数。

    若说之前媚骨老人瞧上了寒王,打着要将寒王拐回毒宗做他徒弟的心思,可在发现他被算计,寒王还是那根引发毒宗与药王谷大战的导火线之后,媚骨老人对寒王的态度就发生了惊天逆转。

    现在他跟无情公子谈交易,又从无情公子的嘴里听到寒王两个字,媚骨老人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药王谷与毒宗的仇怨世人皆知,尤其是在媚骨老人暗算药王失败之后,你们之间结下的仇怨可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本公子不管卷入你们哪一方,貌似结果都不会太美好。”

    “你无情公子还会惧怕这个?”当初他与药王交手,两人打得难分难解不分伯仲,之后的确是他用三笑逍遥散偷袭暗算了药王,对这一点媚骨老人并不想否认。

    哪怕就是被宓妃这么直白的指出来,媚骨老人也是面不改色,“我毒宗与药王谷乃是世代仇怨,别说毒宗对不起药王谷,也别说药王谷对不起毒宗那样的话,我们两派本就是宿敌,本宗主对药王出手那是理所当然。”

    他做事从来都不拘着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看到结果就行,至于旁的任何他人去说又能如何。

    “媚骨老人这么说倒也没错,只是难保媚骨老人某天会不会对本公子也用上这样的手段。”

    别看媚骨老人向他抛出那么大诱惑的橄榄枝,宓妃也并非什么良善之辈,只是她做事更讲究原则,也凡事都有自己的底线罢了,未必她就真不知媚骨老人打的是什么算盘。

    “难道对待自己人跟对待敌人,无情公子是同一种标准吗?”

    “本公子对待自己人素来宽厚,逸晨你说是不是。”

    “是,公子。”季逸晨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却在宓妃看不到的地方极其不雅的翻了一大白眼。

    他家小姐对待自己手下的确很是宽厚,可她的眼光也着实太过毒辣,以至于但凡被她给惦记上的,那妥妥得贡献出自己所有的价值才算完。

    “可本公子却不太信得过毒宗的人。”话锋一转,宓妃含着笑说出的话却让媚骨老人真接冷了脸,禁不住都要感叹是不是他对这黄口小儿的态度过于温和了,以至于让他在他的面前放肆到这般地步。

    “这么说来,对于本宗主的提议,无情公子是拒绝了。”

    “话可是媚骨老人你说的,本公子可什么都没说。”宓妃一脸无辜的看了看怒气难掩的媚骨老人,别说一再挑衅这个老毒物的感觉还挺爽。

    瞧他那话说得是多么的冠冕堂皇,处处都在为她着想,实则扯开那张遮羞布,说白了媚骨老人明里暗里都在示意宓妃臣服于他。

    放眼这世上,能生出让宓妃臣服于他这等心思的人,大概也就媚骨老人这么一个了。

    “无情公子可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与我毒宗结成联盟,于你而言可谓百利而无一害,你却是没有理由拒绝的。”之前媚骨老人一直不相信无情公子与药王谷有关,但此刻他却忍不住要心生怀疑了。

    只是如果无情公子真是药王谷的人,那他不更应该抓住这次机会,顺利打入毒宗内部吗?

    “我药楼建立至今也近一年时间了,以毒宗的势力不可能近日才知晓,媚骨老人早不登门晚不登门,这个时候跑来跟本公子谈交易,难道就真的没有要推本公子出去跟药王谷交上第一战的意思?”

    虽说是疑问的语气,却是在肯定的陈述一个事实,宓妃毫不避讳的揭露媚骨老人不能对人言的小心思,小算计。

    她要让媚骨老人知道,欲借她这把刀去杀人,还得看他本事够不够,底气足不足。

    “据本公子对毒宗的了解,对你媚骨老人的了解,你的心胸又岂真是那么广阔的?”要说起媚骨老人的为人,宓妃的语气满满都是轻蔑与不屑,任何一个尚有良知的人,对于那待欺师灭祖之辈都不会有好态度的吧!

    关于媚骨老人的那一段隐秘的过去,宓妃会知情自然不可能是从江湖上打听来的,而是从她师傅药王的口中得知的。

    媚骨老人是个弃婴,上一任毒宗宗主万剑仇捡到他的时候,媚骨老人已经气息微弱,只余一口气在吊着,那万剑仇见他可怜,便将他带回毒宗扶育成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当年那个可怜的小弃婴渐渐长大成人,他的精骨奇佳,天赋更是卓绝,故而被惜才的万剑仇收为亲传弟子,带在身边教养。

    毒宗乃是浩瀚大陆各种毒药的发源地,所处的地界更是生长满了毒花毒草,各种剧毒之物,随随便便一个毒宗弟子都是会使毒的。

    万剑仇虽说武功平平,但他毒术精湛,乃是毒宗近五代以来最为出色的一代宗主,他见媚骨老人在毒术方面的天赋异常惊人,便更是悉心培养于他,对他寄予了厚望,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性命最后会终结在这个他一手养大的孩子身上。

    正如媚骨老人对宓妃所说的那样,毒宗是个能者居之的地方,历代宗主之位的传宗亦是如此,这一点媚骨老人确是半点都没有撒谎。

    只是万剑仇在收媚骨老人这个徒弟之前,名下已经有了一名大弟子,他的那位大弟子无论各个方面都非常的优秀,已然被内定为下一代的宗主继承人。

    若说进入毒宗之后,各个方面都表现得惊才绝艳的媚骨老人硬是被谁始终压着一头,那个无疑就是媚骨老人的大师兄。

    在得知自己完全失去宗主继承人资格之后,媚骨老人满心的不甘,更是心怀怨恨,他觉得师傅万剑仇偏心,觉得大师兄其实根本比不上他,他唯一不如大师兄的地方就是他没有一个强大的家族背景,是以大师兄才能力压他一头接任宗主之位。

    为了坐上宗主之位,媚骨老人先是设计除去了他的大师兄,后被他师傅万剑仇发现,正欲清理门户之时,媚骨老人又伺机杀了万剑仇。

    不管媚骨老人背地里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人前的名声都非常的好,打从他除掉他的大师兄之后,宗内无人再能与他争锋,眼瞅着宗主之位就将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可偏偏就在那个时候,他的阴谋被师傅万剑仇撞破,痛失大弟子的万剑仇自是容不得媚骨老人,而眼见成功距离他仅有一步之遥的媚骨老人如何甘心放手,即便一开始他没有想过要杀万剑仇,可在万剑仇要将他的罪行公布出去那一刻,他是彻底的动了杀心。

    怕给自己在外的名声摸黑,媚骨老人不但亲手杀了他的恩师,更是残忍的将他的恩师分了尸,让几只恶狗吞食了他师傅的血肉。

    对外却有计划的设了一个局,将他师傅的死亡说成了失踪,并且他师傅的失踪还跟药王谷有关。

    旋即,媚骨老人如愿并提前坐稳了毒宗宗主之位,接着他就一边不断的挑衅药王谷,要药王谷交出他的师傅,另一边又想方设法的谋划筹谋,终将他那已经死去多时大师兄的家族连根拔起,斩草除根一个没留。

    至此,媚骨老人才真正的放下心,哪怕就是他做的那些事情曝了光,也再没有谁能动摇他的地位。

    面对毒宗一次次的挑衅,压根没有动过万剑仇药王谷怎愿背上这样的黑锅,便由当时还没有成为药王谷谷主的药王接手彻查此事。

    随着药王深入的调查,所谓前任毒宗宗主失踪实则已经死亡的真相渐渐浮出水平,也是从那一刻起,媚骨老人与药王结下生死大仇,更是从那一刻起,媚骨老人之外响彻整个江湖。

    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曝了光,毒宗内自是有人不服媚骨老人,不但要他下位还要他自裁谢罪,可媚骨老人是会自杀的人吗?

    不,他不可能自杀,所以他只能杀人。

    凭着他那一身鬼神莫测的毒功,对待不服他的人,媚骨老人只奉行一个字,那就是――杀。

    杀到你怕。

    杀到你臣服。

    杀到你畏惧于他,从此再不敢有二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24决然拒绝,大打出手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