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25 决然拒绝,大打出手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宓妃充满讽刺意味儿的话也不知怎的就刺激到了媚骨老人那根算不得多敏感的神经,竟是令得他失神的陷进了往日的回忆之中。

    往中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那些他极力要遗忘的记忆如排山倒海般向他涌来,顷刻之间,媚骨老人只觉自己置身在冰冷刺骨的大海里,目光所及之物一望无际,怎么看不到边缘尽头在何处。

    他用力的想要挣脱,却是怎么也挣扎不开,四肢仿佛被什么紧紧的束缚起来,身体里的力量如流沙般一点点消逝,他极力的想要摆脱那种无力感,可却怎么都不能如愿。

    无边无际的恐惧如同一根根肉眼不可见的丝线,包裹蚕茧一样的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其,那种飘浮在半空中,身体全然失控,不知道方向的感觉有如黑洞般险些将他吞噬。

    汗水浸透了媚骨老人的后背,无法抑制的阴戾之气以媚骨老人为中心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似有一道透明却牢不可破的无形屏障,它阻隔了媚骨老人与外界的联系。

    见此一幕,宓妃嘴角微抽,眸色渐深,暗忖:她这是好运的触发了媚骨老人的心魔?

    该死的,这老毒物有心魔她本该幸灾乐祸,可心魔这种东西就好比一把双刃剑,既是一个人身上的破绽,亦是一个人身上的护身符。

    趁此机会对媚骨老人狠下杀手的话,虽说一定程度上媚骨老人的行为会不太受控制,能让宓妃捡到些便宜,可换个角度想,难免也要防备着因外界刺激太大,而致使媚骨老人心魔放大,无法守住自己的心神,随即坠入魔道。

    “公子。”

    “静观其变。”季逸晨想到的宓妃也想到了,自然明白他想说什么,可眼下却不是他们主仆交心沟通的好时机,“这老毒物对自己都那么狠,不会那么轻意让心魔最终主导他自己身体的。”

    媚骨老人真要那般没用,也不至于跟她师傅相斗这么些年却一直未能分出胜负了。

    “公子,就算咱们不能在这个时候对他出手,但真的不出手相助他一把吗?”季逸晨好看的双眉微微拧起,好似打了几个结,漆黑的眸底有着几分担忧之色。

    所谓心魔,其实每个人都有,只是通常情况下心魔都是不会被触发的。

    心魔出现之时,必然会有所契机,不触动它则无事,一旦触动了它便再难回到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

    “小晨晨是担心他被心魔所控制?”宓妃双手环胸,黛眉轻挑,话里带着几分调笑之意。

    季逸晨好似没听见宓妃对他的称呼,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极认真的开口提醒宓妃,“公子,小心方能驶得万年船,一旦他当真坠入魔道,怕会横生枝节,惹出不必要的祸端。”

    自踏上浩瀚大陆,纵然季逸晨所接触到的人还不算多,可他哪怕就是在光武大陆,也极少见到心魔如媚骨老人这般凶戾的。

    虽说他难免有些好奇媚骨老人因何而生出这么煞气冲天的心魔,但他因性格使然,倒也不会开口问什么,只等他家小姐心情好的时候,自己就会说的,他还是避免浪费唇舌跟脑细胞。

    “唔,小晨晨所言有理,不过对付心魔这样的事情,咱们也不能冒然出手。”

    主仆两人用入密传音在交流情况,一直站在媚骨老人身后的祝泉却是被这突发的状况吓得一脸的呆滞,完全都忘了要怎么反应。

    他不知道媚骨老人怎么了?

    却也更加不敢冒然的靠近媚骨老人,对于危险的本能告诉他,此时此刻的媚骨老人非常的危险,甚至祝泉毫不怀疑此刻他若靠近媚骨老人,怕是会被他师傅给亲手撕了的。

    心魔这种东西,祝泉尚且还没被逼到那一步,自然也就没有机会去触发什么,他便也不懂何谓心魔。

    更何况在祝泉的心里,他的师傅那么强大一个人,世人听到他的名号都惧怕他,对他退避三舍,这样的一人人如何就能生出心魔来?

    可就在祝泉犹豫再三,最后仍是决定要退离媚骨老人远一点的时候,猛地就被转过身来的媚骨老人给盯住了,顿时,豆大的冷汗便从祝泉的脑门上落下,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就算如此,公子也该想想对策,以防万一。”

    “即便此时在老毒物的世界里,他还有着自己的本能意识,但从这样的情况看,心魔显然是占着上风的,我若出手难免就会刺激到他的自主意识,万一老毒物不再跟心魔相抗而是反过来对付我,我岂不是成了助他成坠入魔道之人。”

    若非考虑到这一点,宓妃老早就出手了,完全都不用季逸晨提醒。

    “那现在就只能听天从命了。”季逸晨无奈的摊了摊手,还学着宫灿那样耸了耸肩,温润的画风秒变得充满乖邪痞气。

    说时迟,那时快,没等宓妃做出一个决定,事情的发展就有点超出她的掌控了。

    “砰――”

    面目狰狞可怖的媚骨老人不问原由,直接一脚就把祝泉给踹飞了出去。

    身体倒飞出去数米,重重砸落在地,被祝泉碰到的东西‘噼里啪啦’摔了一地,最后狠砸到地面上的祝泉,更是发出一声闷响。

    “师傅,师傅你怎么了?”

    “师傅,我是泉儿啊,你看看我,我我是你的弟子,师傅……”

    眼瞅着媚骨老人的面色越发的狰狞,脚下的步子更是不断的朝他靠近,不能出手攻击自己师傅的祝泉,只能憋屈的选择防御保全自己。

    然而,他的动作哪里能有媚骨老人快速,刚刚要做出防御就被媚骨老一眼识破,挥手就又给了他致命的一掌,看得祝泉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

    不对劲,实在太不对劲了。

    以祝泉对媚骨老人的了解,就算他的师傅要杀他,也绝对不会选择在这样的场合。

    说到底媚骨老人还是很要面子的一个人,江湖上早有传闻说,媚骨老人与药王相斗了一辈子也没能分出胜负,可药王门下的弟子虽少,却是个顶个的厉害,相反媚骨老人门下的弟子就要逊色很多了。

    这一直都是媚骨老人心中的一个梗,因此,哪怕媚骨老人再不厌烦他们这些个弟子,却也绝不可能在外面收拾他们,甚至是打杀他们。

    那样不是明摆着将谈资给光明正大,毫不遮掩的送到别人手上去么!

    “你…一定是你,你到底对我师傅做了什么,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的祝泉,不由得便将愤恨的目光投向了宓妃。

    他师傅会变成这样,除了中毒之外,祝泉实在想不到别的,更何况师傅之前有对无情公子下毒,无情公子反下毒回来也是说得过去的。

    “枉无情公子在江湖上名声还算坦荡,竟不知也是一个道貌岸然暗下黑手的卑鄙小人。”

    无辜被骂却不还嘴这可不是宓妃的风格,她似笑非笑的扫了祝泉一眼,冷声道:“本公子行事素来光明磊落,还不屑搞那些下作的手段。”

    “你想知道你师傅这是怎么了,不妨回去好好问问你师傅,相信他会给你一个很好解释的。”脏水都泼到他家小姐身上来了,季逸晨岂能置之不理。

    “师傅你怎么了,师傅你快醒醒…”

    面对祝泉一声声的呼喊,媚骨老人完全没有一点反应,沉浸在他自己世界中的他,四周只见一望无际没有尽头的大海,他就孤孤单单的身处大海的中心,而祝泉是他视线中唯一出现的活物。

    对媚骨老人而言,在茫茫大海之上能够看到一个活物很不容易,他想要尽快脱离这个鬼地方,就只能牢牢的抓住祝泉这根救命稻草。

    可让媚骨老人万分抓狂的是,当他靠近祝泉抓住祝泉想要开口叫他带他出去的时候,他竟然发现自己不能发声,不管他多么努力的张嘴想要说话,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紧接着他又看到祝泉目露惊恐乞求的望着他,一张嘴不停歇的在叫嚷些什么,但他听不到祝泉在说什么。

    仿佛是脑海里最后那一根神经被崩断,媚骨老人再也无法抑制内心深处的恐惧,他急需一个发泄情绪的突破口,显然祝泉就成为了那个倒霉悲催的人。

    “噗――”

    又一次硬生生挨了媚骨老人一记重拳,祝泉的身体再次被摔飞出去,嘴里的鲜血如同泼墨画般飞溅而出,画面妖冶而绝美。

    “嘶――”瞪着眼看到这一幕,宓妃对那个倒在角落里不知死活的祝泉,愣是抱以了十二万分的同情。

    啧啧啧…遇上这么个师傅也真够倒霉的,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只是她怎么就那么高兴呢?

    果然窝里反这样的戏码,她最喜欢了,尤其是在媚骨老人暂失理智的时候,非但是没朝着她跟季逸晨出手,而是对他的徒弟动了手,都不禁让宓妃怀疑这老毒物到底是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呢。

    毕竟之前,媚骨老人对他的徒弟祝泉可是真的下了杀心的。

    “公子,看戏是要付出代价的。”

    “呃…”听着季逸晨这话,宓妃嘴角微微一抽,抿唇道:“行行行,我想办法想办法。”

    特么的总不能让媚骨老人打完祝泉,再接着来打她,就算要打架她也不想跟一个疯子打好伐!

    “媚骨老人,你就真的甘心被心魔所控,从此沦为心魔的奴隶吗?”

    “不曾想堂堂毒宗宗主,竟然会败给自己的心魔,可笑简直太可笑。”

    “怪不得你不如药王,不是药王的对手,此番毒宗与药王谷一战,本公子还是更看好药王谷,就算要与之做交易本公子也应该与药王谷合作,毕竟这一战看起来药王谷的胜算更大。”

    为了能让媚骨老人听清楚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宓妃不禁在声音中加入了浑厚的内力,以至于她的话如同雷鸣般在媚骨老人的耳畔炸开。

    顷刻间,拨云见日,身处黑暗中的媚骨老人睁开眼,总算看到了明媚有阳光。

    四周潮水退去,一切归于平静。

    “你都知道些什么?”顾不得满身的狼狈,媚骨老人挣脱心魔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便是质问宓妃。

    当年他做下那些事情,几乎所有知情人都已经被他一一除掉,哪怕就是一个后代都没有留下。

    至于那些他暂时撼动不了的知情者,至今还活着的也不出一手之数,那些家伙也都老而成精了,断然知晓祸从口出的道理,如何就能泄露了?

    要说年轻一辈知晓他的往事,媚骨老人还很是有些自信,就算他们知道畏于他的威名也会闭紧嘴巴,任谁也问不出个一二。

    然而,近两年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无情公子,他就算再怎么厉害在他眼里也无非就是个黄口小儿,这样的他究竟有什么力量能够探知到他的过往。

    无视会客厅里满室的狼藉,袖袍中的双手屈握成拳,媚骨老人一点想要宓妃臣服于他的心思都没有了,他改变了主意。

    无情公子这个人留不得,否则迟早都是祸患。

    “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怎么听媚骨老人这话里的意思是想杀人灭口?”

    “本宗主行事从不问原由,无情公子既然将本宗主的往事打探得那么清楚,想来对于本宗主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心有数,没有异议吧!”

    “当然。”宓妃挑了挑眉,她还真不惧跟媚骨老人交手打上一架。

    “看来无情公子倒是很期待跟本宗主切磋一二。”

    “素闻媚骨老人不但一身毒术冠绝天下,就是武功修为也高得吓人,本公子心生好奇,难免就想探知一二。”打太极谁不会,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宓妃想要弄到手的东西此时应该已经到手。

    如此,万分不待见媚骨老人的宓妃,自是巴不得他能快些离开。

    “哼,无情公子,本宗主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要不要归顺毒宗,臣服于本宗主。”

    是狐狸就总会露出尾巴,这一刻媚骨老人果真半点都不在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

    “哈哈哈…归顺毒宗,媚骨老人确定自己不是猴子请来的逗逼,专门来讨本公子欢心的吗?”话落,宓妃不给媚骨老人回话的机会,顺势又冷声道:“毒宗想要本公子归顺,简直痴人说梦。”

    “你别真以为本宗主不敢把你怎么样。”

    “而你媚骨老人想要本公子臣服于你,替你效力,无疑就是白日做梦,凭你,也配。”

    凭你,也配。

    如果说宓妃之前的态度还没到激怒媚骨老人的程度,那么这四个字,就已然崩断了媚骨老人脑中最后的那一根弦。

    他不会败给自己的心魔,更加不会沦为心魔的奴隶,当然他亦不比药王差,他定会带领毒宗灭了药王谷,实现毒宗数代人都未能实现的大计。

    “无知小儿,你找死。”

    “呵呵…一个欺师灭祖的老畜生现在都还活得好好的,本公子又怎会去找死呢。”眨了眨眼,面对暴怒的媚骨老人,宓妃的面上仍旧是一派轻松自在,云淡风轻的模样,看得媚骨老人浑身哪哪儿都疼。

    这小子,简直就是他的克星,气煞他也。

    “公子,不如就让属下来会一会他。”

    “逸晨退下,虽然本公子很能理解你几个月来都不曾与人动手,着实手痒得厉害,可你也要体谅体谅你家公子,本公子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跟人打过架了,实在也是技痒得很。”

    季逸晨,“……”

    媚骨老人,“……”

    是他太久没有下山到外面走一走,看一看,以至于世道都变了吗?

    不然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堂堂毒宗之主,竟然也落得个被人挑三捡四的下场。

    “本宗主不介意你们主仆一起上,收拾一个是收拾,收拾两个也一样。”

    季逸晨听到这话,神色莫明的抬头扫了媚骨老人一眼,那种好似在看白痴的眼神儿,险些没把媚骨老人气得跳脚,一张老脸越发森冷可怖,小孩儿瞧了不定受到怎样的惊讶啼哭不止呢。

    “二打一可不太好,要是哪天传出去,岂不是对本公子的名声有影响。”

    “公子所言甚是,属下便不跟公子抢了。”

    “嗯,逸晨果然深知本公子的心意,今日不妨就趁此机会,本公子教你一套掌法,你可得用心的学着。”

    “是,属下必不会辜负公子指导之意。”

    听着宓妃与季逸晨的对话,分分钟将他踩踏进尘埃里,甚至是一点都没将他看在眼里,媚骨老人要是还能忍,他就简进不是人了。

    与他交手还想顺便教导手下武功掌法,她这得是有多瞧不起他,贬低于他,媚骨老人原本只想先给宓妃一个教训,让她知道怕他,惧他,畏他,从而一步步沦为他的打手。

    但现在,媚骨老人只想不顾一切代价的杀了宓妃,唯有如此方才能解他心头之怒。

    “看招。”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以前宓妃只是听说媚骨老人的一身毒功如何如何的厉害,却未曾亲眼见识过。

    此刻,几个呼吸间与媚骨老人交手数十招,宓妃算是领悟媚骨老人这一身毒功的由来了。

    撇开媚骨老人所做下的那些恶事不谈,单单就凭他在毒术研究上的造诣,还真当得起天才一说。

    这天下的武功也好,内功心法也罢,不论高与低都与毒扯不上关系。

    可偏偏媚骨老人现在所使的功夫,不论招式也好,还是他的内功也罢,统统都带着剧毒,而且还被媚骨老人练至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换了一般人与媚骨老人交手,他简直就是分分钟都能收割到人命的。

    这也是宓妃百毒不侵,因而,媚骨老人在她面前毫无优势可言,隐隐还有被宓妃所压制的迹象。

    偌尚换成季逸晨来与媚骨老人交手,即便季逸晨修为胜过媚骨老人一筹,应对起来也极为麻烦,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媚骨老人钻到空子,给他身上下点儿毒。

    那些毒就算不致命,却也能降低你的战斗力,从而慢慢被媚骨老人给耗死。

    “看来媚骨老人武功大有精进,本公子今日算是开了眼界。”药王与媚骨老人交手不只一次,但宓妃却从未在她师傅口中听他提及媚骨老人的武功路数如此诡异,想必媚骨老人这套功法也是近一年才练至大成的。

    毒药这种东西,既能伤敌,亦能伤己。

    宓妃很是能理解在没有十足把握不会伤到自己的前提之下,以媚骨老人的谨慎跟小心,焉能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险?

    “你到底是何人?”无情公子的背景,饶是以媚骨老人的情报网都没能查到,不然哪能跟他好商好量的谈话,老早就采用他以前的手段了。

    听宓妃话里隐隐透露出来的消息,这个小子对他的事情好像知之甚详,莫不毒宗当真出了内贼。

    “本公子是什么人貌似跟媚骨老人无关,好奇心会害死猫,这个道理媚骨老人不会不懂。”

    “你是药王谷的人。”

    “你说是便是吧,本公子不屑与你口舌之争。”

    如果宓妃直接否定,媚骨老人还能认定点什么,可宓妃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就让他拿不定主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25决然拒绝,大打出手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