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27 重伤毒发,筹谋得逞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半个时辰之前,朱雀街上还车水龙马,往来行人络绎不绝,好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大批的蒙面黑衣刺客持刀执剑出现,目标直接寒王府的马车,街上的普通百姓亦被波及,慌乱中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落下横尸街头的下场。

    惨叫连连,兵荒马乱的一阵疯跑过后,朱雀街上两边的商铺尽数门窗紧闭,周边的各种贩卖东西的小摊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运气好点的摊主跑了个没影,运气差点的摊主直接被杀。

    临近年关,家家户户都需要添置年货这些物品,故而,星殒城内甭管哪条街,这个时候百姓聚集都是最多的。

    黑衣杀手冲出来的那一刻,引发的慌乱可想而知,而他们手中的屠刀又收割了多少的无辜生命,沾染了多少的鲜血也能用眼睛看得到。

    好在黑衣杀手们的目标统一且明确,他们要杀的人是寒王,并非这些普通百姓,也是为了要清场,他们才会先向普通人下手,意在将他们给吓走好腾出地方来。

    不然束手束脚,又总有人冒出来,就算对他们没什么威胁,也或多或少会让他们分心,无法派出更多的人手围攻刺杀寒王。

    寒王位高权重,身份尊贵,即便是在他们刺杀寒王之前,其他方面的安排都已经做足准备,尽可能的将有可能成为寒王助力的兵力都调派走了,可留给他们的时间仍是不多。

    欲想成事,还得速战速决才行。

    只是这个时候的寒王固然没有什么战斗力,可架不住寒王府的侍卫个个都是好手,再加上还有寒王府的暗卫跟影卫相护,他们想得手简直困难重重。

    哪怕他们的人手比起护卫寒王的人手足足多出了两倍还有余,黑衣杀手们面对那个还未露面的寒王,也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成功将其击杀。

    然,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必须取寒王性命,否则他们也就不用回去了。

    既然已无退路,回头难逃一死,那么何不牢牢抓住进这个机会,至少拼了命的去刺杀寒王,他们这些人都还有一线生机不是。

    最坏的结果也无非就是死在寒王手下的这些侍卫手中,倒也算是他们的归途。

    若赢,最好。

    若输,寒王命不该绝。

    “缠住那些侍卫,过去两队人刺杀寒王。”

    “是。”

    “左右包抄过去。”

    街道的中央,马车的外围有十多个暗卫围成一团,牢牢将马车护住,不让任何一个杀手有机会靠近。

    里面一圈除了幽夜跟苍茫两大世人所熟知的寒王近身侍卫,还有另外四张生面孔,应该是不常在寒王身边露面的。

    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寒王手下人才众多,暗卫跟影卫的数量更是一个谜中之谜,身边有高手相护才是正常的,要是没有的话不但这些杀手要怀疑这是一个局,就连杀手们背后的主子也要怀疑这是寒王布下的一个局了。

    所谓兵行险招不就是这么个理,这个时候寒王也难免会有孤注一掷的盘算,不惜将自己置于险境,以身犯险以便达到引蛇出洞的目的。

    “王爷。”

    “露出破绽的时候小心谨慎一点,莫要心急坏了事。”马车里传出陌殇喜怒不辨的声音,虽然听着没什么情绪起伏,可无悲却是从中听出了点什么。

    世子爷的心,到底不如世人所想的那般硬,视线掠过那些躺了一地的寒王府侍卫们的尸体,甚至是暗卫的尸体,还有那些无辜百姓的尸体,无悲似能感受到他家世子爷在想些什么。

    只是有些牺牲必不可少,该前进的步伐也绝不能被左右,被阻断。

    如果这些牺牲都算得上多的话,那么待得大战将起之时,无辜死去的人只会更多。

    “属下明白。”

    不知何时天上下起了雪,先只是飘着一些,慢慢的越下越大,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刮在脸上如刀割般的疼,心下不禁也冷了几分。

    马车里陌殇轻靠在软榻上,从那些黑衣杀手出现,他就一直闭着双眼未曾睁开。

    即便是他没有睁开眼睛去看,再用耳朵去听,凭着他出色的感知能力,马车外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感知,就连无悲片刻的怔愣,他都大概知晓他心中所想。

    整个朱雀街都被笼罩在陌殇的神识之中,为避免更多无辜之人的死亡,陌殇联系了赫连子珩,至于该怎么做,陌殇相信赫连子珩不会不知道。

    虽说赫连子珩不能再用楚宣王世子的身份出来搅一次局,却未必就不能用他自己的身份。

    “幽夜,接下来是咱们出场的时间了。”

    “嗯。”无悲先是怔了一下,接着就点头应声,这个时候他还真怕无喜会冲他喊一句‘无悲’。

    那么多黑衣杀手朝他们冲过来,一个个的又不是聋子,其中更是少乏高手,难保不会让他们心中起疑,继而推算出什么。

    这个时候,游戏开场到现在,世子爷都还没说停要是就给停了,无悲简直都不敢想象那样的后果。

    “你以为我傻?”

    “咳咳…”

    脑子里正混乱的想着,突然就接收到‘苍茫’递过来的一个眼神,幽夜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一张脸也是涨得通红。

    撇开幽夜苍茫这两个西贝货之外,另外的四大护卫以及其他暗卫都并不知晓此时马车里坐着的此寒王非彼寒王。

    可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就在他们的身后,若想要伤害他们的王爷,那就得踏着他们的尸体过去。

    虽说此刻幽夜跟苍茫的神色看起来有点奇怪,但他们却从未怀疑过幽夜苍茫对王爷的忠心,更何况他们家王爷那么英明神武,断然不会把奸细放在身边的。

    “留下四个人,哪怕就是死也要保护好王爷。”

    “是。”

    “其余人都跟上,咱们迎战。”

    “杀――”

    这个时候不管是幽夜还是苍茫,他们都选择了站出去持剑对敌,并没有留下守护寒王的马车。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两个乃是寒王身边最得力的两个近身侍卫,武功修为应该是最高的,只要牵制或是杀掉了他们俩儿,必定造成寒王府人心涣散,届时,才是出手斩杀寒王最好的时机。

    显然,敌人能想到的,幽夜跟苍茫也都心中有数,为了加速这场戏上演的节奏,他们只能给对方创造机会,吸引他们来困死他们。

    “你们几个全都过去,盯死幽夜苍茫。”

    “是。”

    “大家小心应敌,他们的刀剑上有毒。”

    寒风中,漫天飞舞的大雪下,战况越发的激烈,整条朱雀街前后都被黑衣杀手封死,寒王想要顺利回到寒王府唯有硬拼杀出一条血路来。

    黑衣杀手的人数比起寒王府的人要多出两倍有余,即便就是寒王手下无弱兵,个个都是好手,却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应对起来相当吃力。

    最开始双方激战还能打成平手,谁也不占上风,渐渐的寒王府便落入下风,众人疲于应对,呈现出几分败退之象,更是催发了黑衣杀手们骨子里的血性。

    他们从接到刺杀寒王的这个命令开始,就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的人,寒王不死他们就得死,是以只有成功诛杀掉寒王,他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眼见自己这方越来越势终,幽夜挥手斩杀掉两个黑衣人,厉声对苍茫吼道:“他们人多势众,咱们无力与其硬拼,你领一部分人驾着马车赶紧带王爷离开朱雀街,外面会有王爷的亲兵过来接应,我来断后。”

    杀寒王很重要,若能除掉寒王的得力干将之一也能稳定他们的军心,趁着幽夜向苍茫喊话之际,三个黑衣人合攻幽夜,幽夜不备胸口受了一掌。

    “噗――”

    “幽夜你自己小心。”

    苍茫咬牙杀退包围他的黑衣人,硬是冲出一条路来,高声道:“王爷,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再发一次求救信号。”

    “是。”一边吩咐暗卫驾着马车走,一边吩咐其他身上都染了血的暗卫跟影卫,“你们定要护着王爷杀出一条血路来,追过来的人交给我。”

    “是,苍茫大人。”

    转过身,苍茫双目猩红的怒视着层层包裹向他的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胸口掏出一个信号弹拉开发射了出去,耀眼的赤红在空中炸开,那颜色犹如鲜血般妖娆,艳红。

    “不能让寒王冲出包围圈,也不能让他们等到援军,咱们要加快速度,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杀…”

    到底是敌众我寡,任凭幽夜跟苍茫再如何的能以一敌十,也终是敌不过黑衣人的人海战术,他们完全被拖住,根本就腾不出手来再去支援寒王。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爷坐的马车被迫停下,保护王爷的暗卫跟影卫们跟数以百计的黑衣人浴血奋战,顷刻间,喊打喊杀之声响彻九天。

    “咳咳…咳…”马车被迫停下,前路被挡后路被断,寒王有如孤立无援的被困朱雀街。

    此时此刻,面对这般局面,只要寒王还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那么依照他的脾性绝对是会露面的。

    只要寒王露面,杀手们就有机会能靠近寒王,再找机会杀掉寒王。

    怕就怕寒王一直呆在马车里面不出来,别看外面那些暗卫统统都负了伤,一个个狼狈得不得了,战斗力也被削减了大半,可这些人一个个都是硬骨头,不到倒下爬不起来,那么他们就会死死的缠住他们,不让他们靠近寒王一步。

    时间拖得越长对他们越是不利,一旦寒王的援军赶到,他们就算不死在那些人的手里,也只有挥刀自裁这一条路可走。

    “王爷…”

    只见裹着黑色貂皮斗篷,神情冷峻肃杀却面色惨白的寒王迎着风雪站在马车之上,漆黑如墨的双眸幽深似海,明明没什么情绪的淡淡眸光,偏生让人有种寒气从脚板心直达心脏的刺骨冰寒感。

    浓烈的血煞之气铺天盖地的袭卷而来,他乌黑的墨发在风中飞舞,整个人如杀神降临,周围的空气都不禁为之冻结。

    见此一幕,暗卫本欲对寒王喊的话不知怎的就咽回了肚子里,却听寒王冰冷刺骨的声音在耳畔炸开,“寒王府的所有人,只要你们还有一口气在,那么就给本王站起来,我寒王府没有弱者,没有懦夫,我们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那些倒下的寒王府的侍卫,他们之中的确还有些是活着的,可他们实在太累了,感觉他们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

    然而,当寒王就那么高站在那里,如同神明一般淡漠的俯视底下黑压压一片的黑衣杀人却仍面不改色的时候,有一股什么力量在他们心底悄然萌芽,促使他们挣扎着一个接着一个的站了起来。

    “很好,你们真的很好,不愧是我寒王府走出来的人,本王为你们感到自豪。”

    “誓死护卫王爷,誓死护卫王爷……”

    “今日不论能否杀出重围迎来援军,本王与你们同在。”如此稳定军心,增强气势,陌殇也算是个中高手,运用起来得心应手。

    本王与你们同在…

    本王与你们同在,同在…

    这句话犹如魔音一般在朱雀街的上空回荡,只要想到他们的王爷就在那里跟他们一样与敌人厮杀着,他们就觉得他们没有理由要放弃,他们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哪怕就是血流尽而死,亦绝不退缩。

    黑衣杀手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好不容易才摧垮了寒王府众人的士气与信念,造成他们军心涣散,以便他们可以逐一击破。

    哪曾想寒王不过就是站出来说了几句话,竟然就让那些明明都已经失了战斗力的人,又突然变得凶猛起来,简直气死个人。

    “这些年来想要本王性命的人很多,你们不是第一批,也不会是最后一批,今日本王即便就要折损在这里,亦要你们所有人都为本王陪葬。”

    话落,寒王倒是没有再退回马车里,而是直接飞身而去,与暗卫一起斩杀黑衣人。

    “倘若本王今日死在这里,本王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背后所代表着的那些主子,一个也都别想逃得掉。”

    听着寒王不带任何情绪的话,黑衣杀手们的动作微僵,片刻怔愣过后仍是向寒王举起了屠刀。

    主子们事后会不会死他们不知道,他们只知道现在不作为,那他们现在就得死。

    陌殇将这些人的神色尽收眼底,手下收割人命的速度却是一点都不慢。

    只是陌殇也没有忘记他可是一个病人,而且还是一个濒临死亡的病人,因此,出手很有保留,意在引出暗处那几个真正要夺他性命之人。

    不出陌殇所料,当陌殇站了出来,带领寒王府众人差不多要逆转局面之际,六个全身都裹在灰色斗篷里面的人终于现身了。

    他们从不同方向将陌殇团团围住,身上所化之杀气有如实质,不难看出他们是杀手之中的高级杀手,就连身上的气息都大不一样。

    “呵呵…竟能引得六人同时向本王出手,本王还真是三生有幸。”

    “寒王,受死吧!”

    “寒王,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六个灰袍人无意与陌殇交流,也根本就不接陌殇的话,碰面之后就直接正面交锋。

    正常情况下以寒王的武功,以一敌六并非没有胜算,可偏偏现在的情况一点都不正常,寒王固然修为没有退步,但他体内的剧毒就如一枚定时炸弹,在外人眼中可不得留出一部分功力来压制体内剧毒,真正能运用的功力将至少减到一半。

    “联手围杀他,他身中剧毒,必定不敢与我们硬拼。”

    “嗯。”

    “莫要拖延时间,杀了他。”

    以寒王目前的身体状况,应对一些普通杀手还好,若与高手过招对他极其不利,面对六个灰袍人的联手攻击,寒王只得节节败退。

    纵然就是只守不攻,他也守得非常的辛苦。

    “噗――”

    一个失神的瞬间,被灰袍人之一逮住机会,接连两拳打中寒王的胸口,重伤了寒王。

    自寒王口中喷出的鲜血不似常人一样乃鲜红色,他的血带着一点紫黑,溅到地上那一块雪地都瞎间被腐蚀掉,可见他体内的剧毒是有多毒。

    “就趁现在,杀了他。”

    寒王被击中身体倒射出去数米方才颇显狼狈的稳住身形,不等他稍做调息,另外四个灰袍人又接连攻来,正当他满心以为自己今日真要折在这里之时,接到他求救信号的寒王府大批暗卫赶了过来不说,他手下的亲兵更是直接调动了三百人过来。

    除此之外,赶过来的还有五城兵马司,以及护城军,这个时候他们倒是来得很齐全。

    “师弟,你怎么样?”

    寒王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话,直接‘噗’的一声再次吐出一大口血,随后眼前一黑就昏死过去。

    “不好,师傅,大师兄,师弟他毒毒发了。”及时赶过来救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寒王的师傅天山老人跟他的两位师兄。

    “立即带他回寒王府,快。”

    一阵慌乱过后,昏过去寒王被七手八脚的带上马车,着寒王府直奔而去。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竟敢重伤老夫的爱徒,老夫定要活剥了你们。”

    即便天山老人近些年很少在江湖上行走,可他的大名在江湖上还是赫赫有名的,再加上天山老人武功修为深不可测,更是无人胆敢去招惹他。

    眼见只差一点就能杀死寒王,怎么也没料到天山老人师徒会突然冒出来。

    此时此刻,饶是六个灰袍人也不得不承认寒王的命不太硬,还简直特别的好。

    “师傅,他们就交给我来对付,三师弟他怕是重伤毒发了,您赶紧回王府看看,二师弟怕是应付不来。”

    “对对对,如风说得对,你作为大师兄可得替你师弟报仇。”

    “请师傅放心,我自当提着他们的首级去给三师弟解气。”

    “好,这里交给你,为师先走一步。”

    燕如风点了点头,虽然明知这是一个局,可若没有楚宣王世子这么苦心的筹谋,今日发生的这一切,便是寒羽真正要应对的一切吧!

    只要想到刚才那一幕,燕如风胸中便燃起熊熊大火,恨不得将这些人碎尸万断。

    寒王已被救走,大批的援军又赶了过来,眼见大势已去,那些黑衣杀手一个不留尽数被诛杀,六个灰袍人对视一眼,同时出声道:“撤。”

    “现在才想着要撤走,会不会晚了一点。”

    眼睁睁的看着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包围起来的寒王府暗卫跟五城兵马司的士兵,灰袍下六个人脸色大变,他们可没有寒王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

    他们不想死,自然而然就会畏惧死亡,见此情景满脑子想的都是该如何逃脱。

    “尽可能的抓活口,如若他们反抗得太厉害,就直接取下他们的首级。”

    “是。”

    这六个人燕如风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放过的意思,至于他们的生死,他也根本没放在眼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27重伤毒发,筹谋得逞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