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28 重伤毒发,筹谋得逞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坤宁宫・清宁坊

    “夫人。”

    “钱嬷嬷可有打听到些什么?”温夫人昨个儿就被庞皇后以赏花为由接进了宫,并且直接就将她安排住进了坤宁宫里面,也不知庞皇后在谋算些什么。

    对于庞皇后的种种举动,温夫人心中觉得奇怪,却又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脑子里乱得就跟锅浆糊似的。

    好以进宫之前,宓妃就打点好了一切,让温夫人只管放心,她的安全绝对有保障,最后还曾隐晦的向温夫人提及过后宫中有陌殇的人手,一旦她若察觉不对,自会有人接应于她。

    不管庞皇后把她接进宫里,又阻拦她出宫是为了什么,她的阴谋都是不会得逞的。

    “回夫人的话,坤宁宫里的这些宫女嘴巴都死紧,甭管奴婢怎么偏敲侧击,什么有用的都问不出来。”

    “这…”温夫人柳眉轻拧,细思下来也觉自己此举并不妥当,坤宁宫乃是庞皇后的地盘,像她那样的人自己的地方肯定都很干净,外人想将手伸进这里怕是没甚机会。

    “夫人也别着急,咱们不还有樱嬷嬷么。”

    温夫人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伸手揉了揉眉心对钱嬷嬷又吩咐了几句,“清宁坊内伺候的宫女都是庞皇后的眼线,钱嬷嬷行事多加留意小心一些。”

    “是,老奴省得。”

    清宁坊内得了庞皇后示意的宫女自是一个个想方设法的要近身伺候温夫人,但温夫人始终牢记宓妃的叮嘱,万万是不敢让这些宫女近她身的。

    好在她相府夫人的身份还够尊贵,正一品诰命夫人的品阶也不是摆设,她甭管怎么说都是一个正经的主子,那些宫女也不敢在温夫人面前做得太过。

    住进清宁坊之后,庞皇后为表对她的看重,安排了四个宫女近身伺候她,四个宫女在院子里伺候,温夫人不仅丝毫没有感觉到庞皇后对她的看重,反倒觉得庞皇后此举根本就是在软禁她。

    只可惜温夫人一直没有摸清楚庞皇后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她的这些举动又有什么深意?

    又或者说在她的身上到底明什么是庞皇后正在或是意欲要图谋的?

    温夫人百思不得其解,也只能把纷乱的想法压在心里自己瞎琢磨。

    不想自己的一举一动时时刻刻暴露在他人的监视之下,温夫人就以自己喜欢清静为由,让宫女们都在房外伺候,身边也就只留下钱嬷嬷跟樱嬷嬷,旁人都不让靠近。

    清宁坊里发生的事情哪有一件是能瞒得过庞皇后的,温夫人的反应早在庞皇后的预料之中,她丝毫不觉得奇怪。

    倘若温夫人什么举动都没有,又或是对她没有一丁点的防备,那才需要庞皇后小心提防,以防有鬼。

    “夫人,这是御膳房精心炖熬了两个时辰的乌鸡汤,奴婢刚刚提回来的,想必味道非常不错,夫人不妨过来尝一尝,若是喜欢的话,奴婢就去向皇后娘娘求个恩典,也好让御膳房每餐都给夫人送点过来。”

    几乎是秒懂了樱嬷嬷话里的暗示,温夫人面上不动声色,如水的眸子里却荡漾出几分温婉柔和的笑意,语带打趣的道:“本夫人怪道嬷嬷你去了哪里,敢情就是去御膳房了?”

    “回夫人的话,奴婢确是去御膳房了。”樱嬷嬷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回话的同时手上的动作也不慢,直接从食盒里端出一个青花瓷盅,动作娴熟的盛了一碗乌鸡汤出来,恭敬的又道:“这会儿鸡汤的温度刚刚好,夫人要不要尝尝看?”

    “难得嬷嬷这么有心,那本夫人就尝尝。”

    “夫人这两餐都没怎么吃东西,看起来胃口很不好的样子,这样下去身体可怎么受得了,奴婢可不就得想点办法让夫人吃点有营养的,不然回府后要让郡主发现夫人清瘦了,奴婢肯定是会受罚的。”

    温夫人进宫就只带了两个嬷嬷,其余的丫鬟那是一个都没有带,她们主仆三人被安排着住进清宁坊,这算不得大也不算小的院落里,不管发生点儿什么都会第一时间传进庞皇后的耳朵里。

    钱嬷嬷是一直都在温夫人身边伺候的,可樱嬷嬷却是没有呆在温夫人的身边伺候,那么对于她的去向,怎能不引起庞皇后的重视。

    只是樱嬷嬷不比钱嬷嬷好拿捏,量她在这深宫之中也翻不出什么浪来,可樱嬷嬷不一样,她的身上是有正规品阶的,就是比起庞皇后跟刘太后身边的头等嬷嬷也不差。

    当初宓妃受封成为安平和乐郡主,皇上除了给宓妃金册金印外加琴郡作为她的封地,更是一连御赐了好些宫女给宓妃,其中就有品阶很高的两个掌事嬷嬷。

    她们就算是出了宫,也是到身份尊贵的正一品郡主身边伺候,因此,樱嬷嬷她们身上的品阶都还保留着,是以樱嬷嬷行走在后宫,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宓妃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临时将樱嬷嬷给调回来跟随温夫人一起进宫。

    一来樱嬷嬷会武功,必要的时候可以保护温夫人的安全,二来也并非没有让樱嬷嬷借此机会打探宫中各处情报的意思。

    虽说就目前而言,由宓妃策划一手建立起来的情报网络已然相当的完善,这偌大的星殒城就没有脱离她掌控的地方,但是古人的心机谋略不容小觑,很多更为详细的情报资料宓妃还是掌控不了。

    “妃儿是个最好的主子不过了,她哪里舍得责罚你们。”

    “郡主待奴婢们自是最好不过了,所以奴婢们才要更好的伺候主子们。”

    “嬷嬷这张嘴可真是会说话,怪不得妃儿最常在本夫人面前提起嬷嬷你了。”

    “那是郡主心善,在夫人面前给奴婢做脸呢。”

    “不过就是有些胃口不好,吃不下也是正常的,本夫人缓缓就好,这宫里人生地不熟的,嬷嬷也莫要四处走动。”

    “奴婢省得了。”

    温夫人是全程都在跟樱嬷嬷说话不假,可她也并非没有留意到宫女们的眼神变化,但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只道:“这乌鸡汤的味道闻着还不错。”

    “那夫人就勉为其难的先尝一口,若是不合胃口,那咱就不喝了。”

    接过樱嬷嬷递到手里的碗,温夫人闻着这诱人的香气,半晌后才享受的道:“看着不油腻,闻着还挺香,本夫人倒是有了点胃口。”

    “阿嚏――”

    正准备要喝汤的时候,温夫人突然就毫无预兆的连打了三个喷嚏,脸色也显得不怎么好看,“夫人这是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觉得有些冷。”说着温夫人放下手中的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樱嬷嬷顺着温夫人的目光瞥了一眼,扭头就对门口伺候着的两个宫女吩咐道:“眼瞅着这雪是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大,屋子里就是放着火盆也觉得凉嗖嗖的,还得劳烦两位姑娘替我家夫人再送三个火盆进来,把那几个地方都给摆上火盆,也好让屋里暖和一些。”

    在宫里当差的宫女儿那一个个都跟人精似的,她们奉了皇后之命来盯着温夫人,可这温夫人也不是个简单的,半天也不出一次房门,根本就不让她们伺候。

    这眼瞅着樱嬷嬷回来定是有什么要悄悄说与温夫人听,原本觉着她们终于能打探到点儿什么,结果却要被打发去搬火盆儿。

    想想这就来气。

    “我家夫人身体不太好,平日里都是精心将养着的,这寒冬腊月的可是一点冷都受不得,不过就是要三个火盆而已,皇后娘娘不会这么小气的吧!”要说以樱嬷嬷的身份,实在不用对这些普通宫女这般客气,可她到底已经离开皇宫跟随宓妃了,该收敛的地方自当收敛。

    两个小宫女心惊胆战的对视一眼,皆是有些无语,她们不过就是怔了一下,不甘心了一下,哪里就值得樱嬷嬷给她们盖上这么大一顶帽子。

    面前这要是别家的夫人也就罢了,偏偏她是相府的夫人,谁不知道丞相大人是个宠妻的,谁又不知道安平和乐郡主是个什么性子的,这要让他们父女知道温夫人在坤宁宫受了委屈,那还不得打上门来?

    远的不说,就说前几天丞相大人因办事不利而被皇上罚跪雪地,结果导致丞相大人病倒卧床不起,皇上几次三番的召见安平和乐郡主进宫,那郡主就还愣是连皇上的面子都没给。

    说不进宫,就不进宫。

    两个小宫女这个时候哪里还敢走什么神儿,想什么皇后娘娘的吩咐,她们只要一想到宓妃,就什么心思都生不出来了。

    要是让郡主知道她们为难了她的母亲,那她们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难不成还能指望皇后娘娘能护住她们?

    真到了郡主因着温夫人打上门来的时候,怕是皇后娘娘巴不得把她们头一个推出去。

    “嬷嬷误会了,这是奴婢们的失职。”

    “温夫人身份贵重,可是一点都不能冻着,奴婢们这就去搬火盆。”

    “如此就有劳两位姑娘了。”

    对上樱嬷嬷不怒自威的那张刻板的脸,两个小宫女吓得腿肚子直打颤,总觉得温夫人身边这位比起皇后娘娘身边那两位都要厉害。

    果然不愧是在安平和乐郡主身边当差的,单是那底气都不一样。

    “嬷嬷,这鸡汤的味道甚是香浓,本夫人很是喜欢。”

    闻言,樱嬷嬷笑说道:“夫人既是喜欢喝,那就再喝一碗,奴婢倒是从御膳房带了不少过来。”

    “嗯。”

    “张大御厨果然没有撒谎,也没有自夸,他亲手炖的乌鸡汤果然是顶顶好的。”

    “那嬷嬷下次再去拿鸡汤的时候,莫要忘了好好打赏张御厨一番。”

    樱嬷嬷自是点头应下,想着她如今的身份到底不一般,御膳房距离坤宁宫说远不远,说不远也不远,她离了温夫人也不妥,便开口向温夫人提了一下。

    “听嬷嬷这么一说,本夫人也觉得这样不妥当。”话是这样说没错,旋即温夫人又表现出一副很喜欢这鸡汤的模样,倒是让樱嬷嬷为难了起来。

    “温夫人,请恕奴婢冒昧,要是温夫人真喜欢喝这鸡汤,不若就去向皇后娘娘求个恩典,这样温夫人每餐都可以在饭桌上喝到这美味的鸡汤。”

    小宫女话音一落,樱嬷嬷就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连连向温夫人告罪道:“夫人,瞧瞧奴婢这记性。”

    “这样既是可行的话,那嬷嬷一会儿便去向皇后娘娘请个安吧!”

    “嬷嬷要伺候夫人,这跑腿的活计不如就让奴婢去,兴许奴婢还能讨个赏钱呢。”

    “也好,那便辛苦你了。”

    在温夫人的示意下,樱嬷嬷拿了一个荷包打赏给小宫女,叮嘱她道:“姑娘可得在皇后娘娘跟前多说说我家夫人的好,你放心,我家夫人是不会亏待你的。”

    “请嬷嬷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做。”收下樱嬷嬷给的份量不轻的荷包,小宫女欢喜的退了出去。

    等到把周围的眼线全给打发走了,温夫人这才起身走进内室,樱嬷嬷关好门窗,确定周围没有人才敢跟上温夫人的脚步往里走。

    “嬷嬷,可是出什么事了?”

    “奴婢收到消息,今日寒王殿下出府到穆宅求诊,途中接连遭到两次大围杀。”

    “什么?”听到这话温夫人下意识的惊呼出声,意识到不妥之后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缓了缓自己的情绪,抿唇问道:“怎么样,寒王他如何了?”

    “寒王重伤以致毒发,现已被送回了寒王府。”

    知道寒王体内的毒已经解了,并且一直住在梨花小筑休养的人并不多,而知晓现在这个寒王其实乃是楚宣王世子所假扮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温夫人确是知情的没错,但她深知此事的重要性,哪怕就是在樱嬷嬷的面前也掩饰得极好。

    她虽知陌殇那个孩子本领高强,又机智过人,就算面对围杀肯定也是早有准备的,但到底还是因着宓妃的关系,温夫人就是想不担心他都难。

    那小子不管怎么说都是她女儿的心上人,他要有个好歹伤难过的还不是她的宝贝女儿,温夫人哪能不挂心。

    “京都的守卫呢?发生这么大规模的围杀,他们总不能一个都没有得到消息。”

    “五城兵马守跟巡城卫全都被人刻意引开了,不然寒王殿下也不至于被困,甚至还险些当场丧命。”

    “消息现已传到宫里了?”

    “这个时候皇上应该得到消息了。”樱嬷嬷抿了抿唇,对她接收到的这些消息,是一点都没有瞒着温夫人,她说出来也是为了让温夫人做足心理准备。

    也不知是谁向寒王下的手,挑选的时机真是好,完全将寒王逼入了险境。

    “今夜,前朝后宫怕是都要不得安宁了。”寒王青天白日在京都接连遭遇两次大规模的围杀,皇上必然震怒,惊天风暴亦即将拉开序幕。

    “夫人所言甚是。”

    “嬷嬷告诉我这些,可是需要我做什么准备?”

    “这次的事情皇上必然震怒,后宫怕是也不会安稳,好在明日郡主一定会进宫面圣,到时候郡主肯定会想办法带夫人一同出宫。”

    坤宁宫里呆着浑身都不自在,要是能离开温夫人自是欢喜的,“即便皇上震怒,要严惩追责,这跟妃儿有何关系?”

    “夫人,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只有等明日郡主来了,您亲自问她。”

    “嬷嬷你说这事儿跟…哎,算了,我还是别想那么多了,只要熬过今夜就好。”

    樱嬷嬷早前推算过,庞皇后若想对温夫人出手,最好的机会就在这一两天,可今天出了寒王的事,想必庞皇后也顾不上夫人了。

    “夫人今晚什么都不要想,就安安心心的睡上一觉,明日一切都会好的。”

    “嗯。”一下子接收到的消息有点多,温夫人颇感有些吃不消,摆了摆手示意樱嬷嬷退下,她则是躺到贵妃椅上放松自己紧崩的神经。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小太监抬着火盆进来,樱嬷嬷给了他们打赏,便退到房外守着。

    宫女们眼见樱嬷嬷都在外伺候着,温夫人怕是累了就在贵妃椅上小睡起来,她们便收敛了各自的小心思。

    ……

    “娘娘。”

    “何事?清宁坊的吗?”庞皇后花了那么大的心思将温夫人请进宫,又留她住在坤宁宫,自然不是没有目的的。

    可庞皇后的目的却不是算计温夫人什么,更没有生出要温夫人性命的心思,她可一点都没有想去捅相府那个马蜂窝的意思。

    那温宓妃就是一个疯子,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庞皇后绝对不会去招惹宓妃。

    “回娘娘的话,奴婢却是有些清宁坊的消息要禀报。”

    “说。”

    庞皇后刚下达完命令,放在她胸口的音令就剧烈的颤动起来,这还是头一回出现这样的情况,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娘娘…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本宫没事。”

    “那…”

    “清宁坊的事情本宫现在不想听,你且先下去,本宫想要一个人呆会儿,不需要人伺候。”

    吴嬷嬷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庞皇后那张神色莫明的脸,心里瑟缩了一下,抿着唇恭敬的道:“奴婢告退。”

    “不管温夫人有什么要求都尽可能的满足她,切莫把她给得罪了,你把本宫的话交待下去。”

    “是,娘娘。”

    “不要限制她的行动,随她想去哪里都可以,但要安排人把她的一举一动都记下来,待明日再来禀报给本宫听。”

    “是,娘娘。”

    “好了,本宫没有别的交待了,下去吧!”

    吴嬷嬷躬身退到大殿外,想到庞皇后的吩咐,她一刻也不敢耽误,立马动身就去安排。

    随着那厚重的殿门紧紧的闭合上,庞皇后面沉如水的起身走向她的凤床,接着不知在什么东西上面按了一下,整张大床从中间分开,露出一间密室的大门来。

    庞皇后提着长长的裙摆走进密室,闻到血腥气的时候她的眉头仅是皱了皱,可当她看到密室内的情景之时,整张脸就崩不住了。

    “属下等给娘娘请安。”

    面前这些黑衣人都是她手中的精英,他们的本事庞皇后最清楚不过,可这却是庞皇后头一回见到他们如此狼狈,一个个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着实令她看得眼睛疼。

    “这次的任务失败了?”

    “你们那么多的人,拥有那么多的助力,你们是要告诉本宫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们都刺杀失败了?”

    庞皇后看着面前这些全部负伤的黑衣人,也尚未听他们的一句解释,自己就被自己幻想出来的结果给激怒了,情绪濒临崩溃。

    该死的,寒王的命真就那么硬?

    她就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杀不死他吗?

    不,她绝不承认。

    “那你们告诉本宫,本宫养着你们这一群废物还有何用,还有何用?”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从来不露显自己会武功的庞皇后一掌就劈了出去。

    跪在距离庞皇后最近的三个黑衣人,直接被掌风击中当场气绝身亡。

    “请娘娘息怒。”

    “请娘娘息怒。”

    “息怒?”庞皇后不怒反笑,她不住的深吸吸,以此来扼制胸中不断翻腾的怒火,“你们这群废物,交待给你们的事情就没有一件办得让本宫满意的,除了会叫本宫息怒息怒之外,你们还会干什么。”

    寒王必须死,他绝对不能活,这个执念已经深深铭刻进庞皇后的骨血里面,怎么都不能回头了。

    “娘娘,属下等虽然没能当场杀了寒王,可却是重伤了寒王,并且……”

    “重伤了他?”

    “寒王的确是重伤,且还当场吐血了,属下等万万不敢欺瞒皇后娘娘。”

    “哼,量尔等也不敢。”虽说没能当场杀死寒王,重伤了寒王也是好的,她从来都是喜欢做两手准备的人,计划一失败,不还有计划二么。

    “这次寒王不但重伤,而且他还当场就毒发了,属下以为寒王怕是…怕是…”

    黑衣人的话到底没有全说出来就被庞皇后一个阴戾凶狠的眼神给逼退了回去,他更是被吓得后背都汗湿了,只觉身上的伤口更疼了几分,隐隐还有寒气在其中流动。

    “好,伤得好,毒发得好。”庞皇后仰天大笑出声,这一次,她断然不会再给寒王翻身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28重伤毒发,筹谋得逞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