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29 重伤毒发,筹谋得逞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府

    “爹,你这是…”

    听到宓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温老爹的脚步微微一顿,转过身看着出落得越发精致美丽的女儿,心里不禁软乎成了一团,“妃儿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爹爹这是要出府?”宓妃不答反问,她能说她就是因为担心温老爹,所以才突然到观月楼来看看么。

    罚跪雪地之后,丞相大人回府便卧床不起,整个人都病得糊里糊涂的,就连宫中御医也束手无策,一连好几天都没去上早朝。

    那几天盯着相府的人更多了,宓妃倒也不担心她做的手脚被人给瞧出来,大大方方的让御医登门替温老爹看诊,也好通过他的嘴,让藏在暗处那些人都知道,温老爹病得厉害是真,皇上也压根没有与温老爹合演那出戏。

    果然藏着掩着不如大大方方的敞开任由他们瞧个痛快,倒也省了一部分的麻烦。

    “咳咳…那个那个…”温老爹小心翼翼的瞄了一下自家宝贝闺女的脸色,见她一副笑眯眯的俏模样,不知怎的说话就结巴起来,“我家妃儿那么聪明一个孩子,肯定知道爹爹要去做什么吧!”

    宝贝女儿乖是乖,好归好,可真发起脾气来也着实太恐怖了,温老爹表示自己很是有点怕怕的。

    “我可不是爹爹肚子里的蛔虫,我哪儿知道爹爹要去做什么啊?”

    温老爹瞪了瞪眼,僵住,“呃…”

    “这几天呆在府里,爹爹可是闷坏了?”

    “呃…”温老爹眨了眨眼,这话要他怎么回答,陷阱挖得这么明显,他是跳呢还是跳呢?

    “唔,爹爹,妃儿的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没有没有。”温老爹一见宓妃好看的眉头微拧了起来,赶紧连连摇头摆手。

    “那…”

    宓妃红唇轻启,这才说出口一个字,便被穿过花园走进游廊里的温绍云跟温绍宇给打断了。

    “绍云(绍宇)给父亲请安。”

    “云哥儿跟宇哥儿来了啊,天冷记得多穿一点。”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跟宓妃玩点小心机的时想,温绍云跟温绍宇的出现可不刚好解了他的围,温老爹脸上的笑容那是说有多灿烂就有多灿烂,看得温绍云是嘴角直抽,温绍宇却是倍感眼睛疼。

    宓妃则是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白嫩的小手摸了摸秀气的下巴,心中不停吐嘈腹议,她得是有多可怕才能把她爹吓成这样?

    要说温老爹跟温夫人所生的四个儿女里面,温老爹最疼最宝贝谁,当然就是小女儿宓妃了。

    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他们家恰恰相反,爹娘都相对偏疼女儿一些,按理说温绍轩三兄弟应该是要吃醋,不太喜欢小妹宓妃的,不过谁叫温家三兄弟也是无条件无原则宠妹妹的主儿,这样哪里还有什么家庭矛盾。

    对待儿子跟对待女儿的教养方式是不一样的,温老爹会无条件无原则的宠女儿,在女儿面前的形象素来都是慈爱纵容的,却万万不会无条伯无原则的宠儿子,在三个儿子面前也多是严厉刻板的,做错事罚起来绝对不会手软。

    即便就是笑容,温老爹在三个儿子的面前也是很吝啬给予的,这倒并非是温老爹不疼不爱自己的儿子,而是儿子与女儿不一样,女儿多宠一些,哪怕就是真的宠坏了,也顶多就是娇蛮一些,可儿子要是宠过了头,教养成了一个纨绔子弟,那他有何颜面去见温氏一族的列祖列宗。

    对于温家三兄弟的疼家,温老爹是放在心里的,面上永远都是严厉的,纵然就是夸奖也拿捏着分寸,这不温老爹难得在看到两个儿子的时候露出那么温和,那么欣喜的神色,不仅没把两个儿子给惊喜到,反而是吓到他们了。

    眼珠子转了转,温绍云跟温绍宇不禁蹙眉反思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做错事,不小心被他们爹给逮着了?

    好在此刻正心情激动的温老爹没有注意到那么多,不然看到温绍云跟温绍宇的表情,指不定就能想到些什么,到时难保不会被气得吐出口老血来。

    “扑哧――”温绍云跟温绍宇不知道温老爹为什么会这副表情,宓妃还能不知道么,想想她这爹还真是可爱啊,实在没忍住就给笑喷了。

    她这都还什么都没说,也还什么都没做,怎的就让她爹想了那么许多?

    “妃儿也在。”

    “我可比二哥来得早,哼,二哥忽略我的存在,我可是要生气的。”瞅着宓妃那故作娇蛮的小模样,温绍云笑着揉了揉她的发顶,接过话头柔声安抚道:“二哥就是忽略了谁也不能忽略了妃儿不是。”

    “妃儿居然笑话三哥,真是不厚道。”温绍宇点了点宓妃的鼻尖,眸底满是宠溺与疼惜。

    温老爹看着他们兄妹三人笑闹成一团,下意识就扯着袖口擦了擦脑门,呜呜…他真是太感动了,宝贝女儿的注意力终于从他身上转移开了。

    显然温老爹的小动作一点都没有瞒过他的三个儿女,温绍云跟温绍宇还不停朝宓妃挤眉弄眼,那意思分明就是在说‘妃儿,你对爹爹做什么了,瞧你把爹给吓得’。

    宓妃撇了撇嘴,水灵灵的大眼睛转了转,‘是爹自己胆子小还想太多,我什么都没做,你们别想把这事儿栽在我的身上’。

    “你们兄妹在打什么哑谜呢?”

    “才没有,爹爹看错了。”

    “对,是爹看错了,我们跟妃儿就只是打了声招呼而已。”

    温老爹狐疑的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女儿,他就知道这三个凑到一块儿,他这做爹的也得往外靠,不过眼下他有急事要办,也没时间跟他们扯那么多。

    “行了啊,一个个的都长大了,有点小心思还要瞒着为父了。”

    “爹爹,你觉得你女儿是个好忽悠的人吗?”

    “呃…”温老爹还自以为这事儿过去了呢,怎么他家丫头的记性就那么好。

    “爹爹。”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喊爹的时候故意拖得尾音长长,听得人骨头都快酥掉了。

    “咳咳…妃儿,爹爹要是说了你可不能生气,而且那天我也说过不再计较那件事情的。”

    “好,不生气,保证不生气。”她这人记仇是有的,而且她也不藏着掖着,报起仇来也绝对不手软。

    虽说宣帝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可他让宓妃不痛快了,宓妃也就直接丢脸子,丝毫不给他那个皇帝面子,直到心里的气消了,她才透露给宣帝想要知道的,那件事情方才算正式翻了篇儿,往后她也不会再拿那件事情来说事。

    显然这两日她对宣帝之事漠不关心,定是让她家爹爹给误会了,这才闹了现在这一出。

    “云哥儿宇哥儿,你们找为父何事?”且容他在心里组织一下语言再说,温老爹崩着脸瞄了宓妃一眼,转头对两个儿子不客气的吼道。

    突然被点到名的温绍云跟温绍宇僵着脸扯了扯嘴角,心中也是忍不住狠狠的吐嘈他们这亲爹,平日里的威严都到哪里去了。

    可转念一想到他们确是有正事才来的观月楼,便也收起闲拉胡扯的心思,由温绍云开口道:“寒王接连两次遇刺且这两次刺杀都是有预谋的,消息传入宫中皇上震怒,已经等不到明日早朝再议此事,连夜召集群臣进宫议事。”

    “五城兵马司,巡城卫,顺天府,京卫指挥使,乃至于就是兵部怕是都要被问责。”

    温绍宇话落,温绍云又接着补充道:“二舅舅跟三舅舅这次怕是会很麻烦。”

    虽是双眉都快皱成小山状,温绍云还是将自己心中的担忧都说了出来,二舅舅是京卫指挥使,三舅舅就算不是兵部尚书却也是兵部左侍郎,这个时候他们太容易被推出去。

    “眼下局势虽然很乱,可机遇往往都是伴随着危机一同存在的,对我们而言是祸,对他人而言只要用心筹谋,那可未必就不是福。”

    “你们能想到这些,就说明你们都长大了,为父心中也甚是担心那些人会将寒王遇刺这件事情无限度的放大,毕竟事情已经发生,而且结果无法逆转,皇上震怒是必然,为了免责或是减轻自己身上的罪责,他们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此中内情温老爹固然心知肚明,可却阻止不了旁人的谋划跟算计,哪怕皇上心中亦有一杆称,分得清对错是非,但这戏还是得继续往下唱的。

    “不管背地里他们与寒王遇刺之事有无牵扯,至少在明面上是没有的,而你们舅舅他们虽然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这次却难以避免要被泼脏水。”

    即便是会受些委屈,温老爹还是不愿损了穆国公府的清名,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他得尽他所能周旋一二。

    虽然宓妃一直听着父兄的对话没有开口,但她也是知道父兄口中那些个别有用心之人是指哪个的,“爹,既然那些人处心积虑要将二舅舅跟三舅舅拉下马,你何不就顺了他们的意,让他们先暂时得意得意。”

    “妃儿是有别的打算?可真要是那样的话,爹就担心会给穆国公府抹黑,以致穆国公府清名受损。”

    “爹,外祖母可不是那么在乎名声不名声的人,而且二舅舅跟三舅舅也都不是在乎名声的人。”对于自己两个舅舅的脾性宓妃还是了解的,话锋一转又道:“况且此时两位舅舅若是被降职或是被革职也未必就不是好事。”

    “这…”温老爹不是没有听出宓妃的言外之意,只是事情真要发展到那一步?

    “今年金凤国这个年谁也别想好好的过了,若能在这个时候肃清一切,倒也能让后世之人将这段时期浓墨重彩的写上一笔。”

    “妃儿,这是你的想法还是…还是皇皇上的想法。”

    “爹爹以为呢?”

    “哎,你这丫头快些给爹爹说明白,不然爹这心里就跟提了七八只水桶似的,不安定还毛躁。”

    后面这些话哪里还能在外面说,温老爹不顾宓妃的反抗直接就把她给拉进了房间,还示意两个儿子把门窗给关上,这才坐到宓妃的对面,用那一双漆黑深邃却在看向她的时候溢满疼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宓妃瞧,看得宓妃是什么脾气也不敢有了。

    “庞氏一族,皇上是必然要除的。”

    “呃…这个爹知道。”

    “以前皇上还能忍着,退让着,一半原因是寒王体内剧毒未解,他很犹豫墨氏皇族的江山到底要交到谁的手里他才能真正的安心,另一半的原因有些复杂,各个方面都包含了一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皇上手中的势力还不够,动是能动可却不能将敌人连根拔起,若留下后患那是相当可怕的。”

    “如今寒王体内剧毒已解,皇上这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所以他不愿再忍了。”

    宓妃看了眼说话很直的温绍宇,抿唇轻笑道:“正如三哥所言,寒王痊愈了,而太子的表现一直都让皇上不甚满意,加上先皇的一些旨意至今都影响着皇上,所以事情发展到现在,不是皇上还愿不愿意隐忍的问题,而是命运的齿轮已经悄然转动起来,又岂是人力所能阻止。”

    “不说庞氏一族根深蒂固,势力盘根错节,就是其他几方也不是省油的灯,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要他们都闹起来,恐会动摇国本啊!”

    “这次不动,谁能知晓下一次动,又将是怎样的局面,会不会局面比现在还要难以掌控?”

    “妃儿,爹爹的担心也不无道理,真要打起仗来苦的还不是黎民百姓。”

    “行行行,我是知道二哥爱国的,你们以为皇上他是傻子……”

    “妃儿,不得无礼。”这丫头胆子也忒大了,居然连皇上是傻子这样的话都敢说,温老爹真心是替她捏了把冷汗。

    “我口误,口误。”不想听温老爹说教的宓妃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那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看得温老爹是又好笑又好气,“既然要动庞氏一族,其他那几个你们以为皇上他们放过吗?难不成皇上还能只动庞氏一族,留下其他几方做大,还趁着皇上跟庞氏一族斗得两败俱伤之时,他们坐收渔翁之利吗?”

    且不说皇上有无想过这些,单单就是寒王也不能看着他们那么作,莫不还真当寒王是个死的。

    “丫头啊,你说得爹爹都糊涂了,那个皇上手中的势力虽然不少,但也还不够对抗几方的吧!”

    “爹爹是真傻还是假傻,明明都猜到了还在女儿面前装糊涂,真就是只老狐狸。”

    “噗――”

    实在是温老爹被宓妃明说是只老狐狸时,温老爹的表情太搞笑,温绍云跟温绍宇一个没忍住就笑喷了。

    “妃儿,你是说陌殇会出手。”

    “你也会出手。”

    温绍云跟温绍宇的话一前一后,陌殇的本事他们都是清楚的,而自家妹妹宓妃的本事,以前他们不知道,现在还能不知道么。

    “大概就是因为想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皇上可是老早就挖了坑给我跳。”说起这个宓妃就咬牙切齿的,那恶狠狠的模样看得温家父子三人都缩了缩脖子,毫不怀疑要是皇上在这儿的话,该不会打起来。

    “当初没想明白皇上怎么把琴郡给我做封地呢,现在可算想明白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温家父子都是聪明睿智的,对视一眼齐声道:“妃儿,你是指琴郡外的驻军。”

    “明面上那支驻军的数量大家都知道,可实际上的数量却只有皇上跟我知道,所以爹爹你闺女根本就是上了皇上的当,被他给坑了。”

    温老爹嘴角一僵,又是一抽,这要他怎么安抚,跟着她一起痛骂皇上一顿?

    “撇开我跟熙然能够给予皇上的助力,还有一个人爹跟二哥三哥可别忽略了。”

    “寒王。”

    “宾果。”宓妃打了一个响指,重重的点了点头,“寒王的真实实力可远远不只你们所能想象的那样,那家伙心思深着,小看他的人纯粹就是在找死。”

    综合这些来看,温老爹之前的那些担心跟风雨过后即将迎来的彩霞相比,倒显得无足轻重了。

    “那庞太师最好不要把主意打到二舅舅他们的头上,否则他敢斩断穆国公府两只臂膀,姑奶奶就不介意提前废了他庞氏一族出的唯一的一位皇后。”

    宓妃眸底掠过一道凶戾的冷光,她的两位舅舅就算下台也还有重新站出去的机会,甚至手中握的权利还会更大,但庞皇后一旦下台,呵呵,对庞氏一族不可谓不是一个大灾难。

    “寒王遇刺,不管会引发怎样的动荡,皇上这次必然是要彻查的。”

    “爹明白你的意思,皇上已经走了第一步,后面还会一直走下去,直到将整个前朝跟后宫都肃清干净。”

    宓妃点了点头,轻笑道:“寒王遇刺追查幕后真凶一事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皇上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用,废后也好,废太子也罢,这一步都是关键。”

    “你这丫头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爹,你闺女可不傻,这要说的对象不是你跟两位哥哥,你当我乐意说。”

    “是是是,我闺女最聪明不过了。”

    “哼,爹爹少给我带高帽子,我可不吃这一套。”

    温老爹自知理亏的摸了摸鼻子,讨好的扯了扯宓妃的袖口,不由低声哄道:“爹爹错了,闺女你得原谅一个。”

    “到底是事关二舅舅跟三舅舅,爹爹找个机会先跟舅舅他们通通气,听听他们的想法,这样也便于你们临场随机行事。”

    “妃儿,若是你两个舅舅都将现在的位置让了出去,你是怎么安排的,又或者说皇上是怎么安排的。”

    闻言,宓妃抬眸看向她爹,心说老爹你也太聪明了,竟然猜到这是皇上的意思,“皇上的意思是趁眼前这个机会将二舅舅跟三舅舅都送出星殒城,暂时兴许要受此委屈,可之后却是前途一片光明。”

    “那妃儿你的意思如何?”

    “穆国公府乃是行伍世家,天生就应该活跃在战场上的,可从先皇那一代开始,穆国公府就被束缚在皇城之内,虽说也是领着兵的,可平日里却是连战马都接触不到。”

    “还是你这丫头看得透彻,怪不得你两个舅舅那么疼你。”

    “皇上有意让二舅舅替他统领私兵,官职兴许会低一点,可握在手中的实权却是实实在在的,兵部尚书之位,皇上也是属意三舅舅的,但在兵部尚书下马之前,皇上的意思是让三舅舅秘密前往西北统领二十万庆林军。”

    看出温老爹跟两个哥哥脸上的惊讶之色,宓妃摊了摊白净的小手,安抚她爹道:“皇上已经是做好要开战准备的,但若能不开战自是最好,可若开战他也不能没有准备,等到情况稳定一些,皇上不但会找上爹爹,也会找上三个舅舅的。”

    宣帝对宓妃是不是真的疼,宓妃心中有杆称,就凭宣帝对她的坦诚与坦荡,她就乐意在她能力范围之内给予宣帝她所能给的帮助。

    “皇上是很信任穆国公府的,否则同一门中焉能集聚那么大的兵权。”

    “这个为父知道,但到底要怎么选择还得看你两个舅舅自己的选择。”

    话是这么说,可温老爹心里明白,他那两位舅兄选择的一定会是放弃眼前的,拥有以后的。

    “时候不早了,爹爹先进宫去吧。”

    “妃儿你…”

    “爹,我跟皇上的事情一码归一码,再说那件事情已然了结,女儿不会抓着不放的。”

    温老爹点点头,觉得还是他闺女深明大意,“那敢情全是爹爹自己想多了。”

    “那是。”

    “妃儿有没有让脸色变得苍白,身体也很虚弱的药,爹爹现在还是病人呢。”

    宓妃眨了眨眼,觉得她爹还真是算无遗策,一点破绽都不留,“有,爹爹进宫之时把它含在嘴里,不用太长时间一小会儿就会见效。”

    “宝贝闺女的东西,爹爹相信得很。”

    “天都全黑了,我亲自送爹进宫。”

    “二哥三哥别忙活了,安排府中铁卫送爹进宫就好,经过白天的事情,你们觉得这个时候还有谁会傻得冒出来,那不是自己找死么。”

    “你们妹妹说得对,由你们相送反而不妥,眼下事情还有很多,你们两个做哥哥的多替妹妹分担一点。”

    “是,父亲。”

    温老爹摆了摆手,还想再说点什么,铁卫统领就过来告诉他一切准备妥当,再不进宫怕是赶不急会坏事,“爹爹把心放回肚子里,娘亲那边我有安排,不会让庞皇后伤到娘亲的,待天亮之后女儿也会进宫,届时就将娘亲带回来。”

    “好,那爹就先行一步。”温夫人被庞皇后接进宫的那一天,温老爹乔装打扮出去办事没在府中,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担心。

    好在闺女是个有本事的,处处都安排妥当,温老爹也不怕出乱子。

    目送温老爹离开,宓妃便拉着温绍云温绍宇两个哥哥咬耳朵,“妃儿,你确定要这么做?”

    “妃儿,这会不会太损了一点?”可温绍宇这话气分明就听出了幸灾乐祸好不。

    “我很确定要这么做,二哥三哥你们帮不帮忙?”

    “帮,一定帮。”

    “这还差不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29重伤毒发,筹谋得逞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