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33 重伤毒发,筹谋得逞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得老韩国公这话,金殿之下不少人的眼睛都是猛地一缩,浑身上下又崩紧了一些。

    这老韩国公分明就是来者不善,可不得小心防备,以免自己被咬?

    “朕知老国公心中有诸多的话要对朕言,可朕体谅老国公年迈,还是平身坐下慢慢说可好?”

    “皇上,君臣之礼不可废。”

    宣帝看着跪在殿上,神情坚定丝毫不为所动的老韩国公,他的太阳穴也是‘突突’的跳了几下,完全不知该拿他如何是好。

    自己这岳父大人是个什么样的脾性,宣帝早在年轻的时候就领教过了,当初若非他的品性尚佳,又因着是老韩国公的弟子,怕是任他身份再如何的尊贵,也断然娶不到韩锦华的。

    老韩国公疼女儿的架势,就是比起温老爹来也不逊色,瞧瞧楚宣王世子现在都还没有得到认可,便知当初宣帝能跟韩皇后走到一起是多么的不容易了。

    “老国公对朕有教导之恩,是为帝师。”宣帝话锋一转,还是不忍老韩国公跪下与他说话,这明明在他们的计划里就没有这一出的,是谁擅自篡改的剧本?

    咳咳…不用问,宣帝都知道闹这一出的人可不就是老韩国公,他老人家是用这样的方式在表达着他对他的不满,愣是让宣帝反应无能。

    “常言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朕……”

    没等宣帝把话说完,老韩国公板着一张脸打断宣帝的话,沉声道:“天地君亲师,师排最末。”

    言外之外,分明就是在说,即便老夫曾经教导过你,是你的师傅,但君便是君,臣便是臣,就算是皇帝的师傅,那也还排在亲的后面呢?

    宣帝,“……”

    僵着嘴角宣帝愣是无言以对,心说:他这老岳父多年未见,脾气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不可爱,分分钟都能气得他有呕血的冲动。

    众位大臣眼见皇上被老韩国公一句话顶得反应无能,都忍不住把自己身上的皮再给崩得紧点,就怕皇上不能冲着老韩国公发火,他们就要被迁怒。

    一时间,从宣帝的位置往下看,文武百官都拉耸着脑袋,一双眼睛就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脚尖,一个个乖得就跟鹌鹑似的。

    若非时间场合都不对,宣帝还真忍不住就想笑出声。

    当然,就是宣帝被老韩国公给顶得万分心塞,一副‘我已生无可恋’的表情,也着实让人瞧了要忍不住想要喷笑出声,可这个时候谁敢啊!

    就是温老爹看到宣帝那样想笑也得憋着,不然他还得防着皇上什么时候给他穿小鞋呢?

    看戏是痛快,但要因为看戏而付出代价,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就算真的很想笑,放在心里笑一笑也是可以的,便是不要与人分享了。

    “咳咳…那个,既然老国公意已决,朕就不再多言了。”有了老韩国公率先给宣帝的一个下马威,宣帝还真担心老韩国公把剧本整个儿都给改了,那他这个皇帝的戏还要怎么唱下去。

    心下犯着狐疑,面上分毫未显,可到底不放心,还得找个人安安他的心,不由得宣帝的目光就投向了一脸苍白之色的温老爹。

    结果温老爹也没有客气,直接回了宣帝一个单纯又无辜,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看得宣帝心里更堵,眼睛也更疼了。

    “老臣谢皇上体谅。”

    宣帝揉着隐隐作痛的脑门,这个时候他不免有些后悔,早知道他就做其他安排好了,怎么就请了他的老岳丈出山呢?

    这纯粹就是给他自己添堵呢?

    别看这殿上瞧着受罪的人是一把年纪的老韩国公,其实倍受煎熬,犹如置身在冰火两重天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宣帝才是最诛心的那一个。

    “地上寒凉,老国公心里有什么话尽管对朕说,朕定当给老国公一个交待。”

    “有皇上这句话,老臣就放心了。”说到底,老韩国公要的就是皇上的一个态度。

    这金殿之上,文官也好,武官也罢,又有哪个真的就是头脑简单,不通世事的,只是有的人浮于表面,有的人藏得深,最起码的眼力劲还是有的。

    寒王遇刺以致再次重伤毒发的消息在星殒城那是传得沸沸洋洋,一直在护国寺清修的老韩国公这个时候带着先帝御赐的金锏连夜求见皇上,他的意思还不够直白?

    能逼着皇上承诺给出一个交待,放眼当下怕也只有老韩国公有这个本事。

    “老臣今日进宫的来意,想来皇上清楚,殿上的诸位大臣也清楚,那老夫也就不藏着掖着,有什么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

    “老国公请说,朕与众卿都听着。”

    “接下来老臣要说的话兴许不那么中听,却也当真就是憋在老臣心中多年的话,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子虚乌有的事情老臣不会拿来说,既说口的话就是真实的不掺假的,若有说了让大家心里都不舒服的话,还望大家体谅体谅老夫这个已经脖子都埋了土的人对外孙的一片疼爱之心。”

    听到这里宣帝便知接下来要切入正题了,他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底下蠢蠢欲动,有意想要打断老韩国公话的人,丝毫不掩眸底的暴虐跟杀气。

    他堂堂天子都没有说话,何时轮得到他们插嘴,一番眼神的较量之下,自是对方狼狈落败。

    “老臣中年丧女,寒王自幼丧母,又惨遭奸人所害小小年纪便身中剧毒,日日夜夜饱经剧毒折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真心疼爱他的师傅,将其带在身边教养长大,体内剧毒仍是未能清除,依旧要承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跟折磨。”

    老韩国公挺直着背脊傲然的跪在大殿中央,他的声音低沉却很有力,饱含感情却平静得令人心生丝丝畏惧,他就好似在讲一个故事,让人有些摸不清他的真实意图。

    “因着寒王身份特殊,也为了避嫌,更是为了断绝某些有心之人拿着寒王与韩国公府的关系大作文章,搅弄风云,老臣在痛失爱女之后便让长子继承了爵位,自己远去护国寺清修。”顿了顿,老韩国公仿佛没有感受到身后投射到他身上灼热的视线,依旧故我的道:“这些年来韩国公府谨守着自己的本份,亦日渐淡出权贵的圈子,明明是与寒王有着血脉亲缘这样的关系,却是不得不疏远着寒王,就怕因此给寒王招了祸患,让人越发容不下他。”

    对于自己已逝长女留下的唯一的子嗣,他的嫡亲外孙,老韩国公不疼,不爱,不宠吗?

    不,他非常的疼爱,可在十多年前,他的寒王的疼爱就如同是对寒王的催命符一样,让得他为了保护寒王,减少寒王所要面对的危险,老韩国公是不得不忍痛疏远寒王。

    寒王乃是韩国公的嫡亲外甥,他做舅舅的就是再心疼寒王也得忍着,只能放在心里疼,面上是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

    饶是如此,那些人还是一力的打压韩国公府,一力的打压他们不让他们出头,怕的就是他们会给寒王助力,会让寒王多几分胜算。

    韩国公府是老牌的名门世家,底蕴根基深厚,远远不是后面起来那些世家所能相提并论的,即便是面对常年的打压,一步一步的后退着,却也还是有自己势力存在的。

    “这些年来,寒王过的那叫什么日子啊,他明明不是孤家寡人,却过得连孤家寡人都不如,他明明有着外祖父母,舅舅舅母,表兄表弟,愣就是连一个都不敢去亲近,老臣瞧了心痛万分呐!”

    “纵然我韩国公府现已落败,且处处小心的避讳着与寒王的关系,但寒王还是隔三差五就遭到刺杀,一次比一次狠的刺杀,他们那是非要寒王的命啊。”

    说到此处,老韩国公的情绪明显激动失控起来,他的脸胀得通红,着实难掩心中的怒气,“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若是早知会有这样一日,老臣不会退让的,韩国公府一门也是不会有半点退让的,我们为什么不去争,不去给寒王争得一丝活命的机会,老臣悔不当初,悔不当初……”

    宣帝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千言万语堵在喉咙口,却一时无言。

    殿下倒是有人想要呵斥老韩国公大逆不道,可明着长眼睛的人都瞧得出来老韩国公的情绪已然失控,这个时候出声的话,难保不会被老韩国公咬着不放。

    在他们跟老韩国公面前,想也知道皇上会选择护着谁,哪怕就是老韩国公明里暗里有指责皇上的意思,但架不住皇上对老韩国公是真有亏欠。

    “寒王他身在帝王之家,有些事情就是不可避免的,谁让他那么优秀,以至于就碍了某些人的眼,让他们就是不择手段也要除掉他。”咬了咬牙,老韩国公打定了主意,他既开了口就要说个痛快,把这些年心里憋屈着的话一股脑的全都说出来。

    “以前寒王遭到刺杀,老臣就想着好歹寒王体内的剧毒还能压制,至少在老臣这个老东西闭上眼睛之前,不会再承受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寒王他还能好好的活着,哪怕每一天都活得无比的辛苦,无比的煎熬,至少他还能说还能动,老臣也就忍着,心说他既享受寒王这个尊贵的身份,必然就要担负起身为寒王的一些责任。”

    “爹,您身体不好,大夫交待您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切记不要太过激动,不然…”

    这个时候没人敢往老韩国公的枪口上撞,但韩国公因为担心老父的身体而开口说话,就连皇上怕也不忍心苛责于他。

    “你给老夫闭嘴,老夫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现在还死不了。”

    “可是…”韩国公不放弃,看着脾气上来倔强不已的老韩国公,他还想再劝两句,结果直接惹怒了老韩国公。

    “老夫不用你管,你给老夫滚下去,老夫今日是一定要把话说完的。”

    “爹…”

    “韩国公,你先退下,让老国公把话说完。”

    听到皇上的声音,又接收到皇上的暗示,韩国公神色担心凝重的点了点头退了下去,恭敬的道:“是皇上,微臣遵旨。”

    固然老韩国公出场有作戏的成分,但老韩国公的身体的确是不太好,韩国公在这点上面并未说谎,再加上老韩国公今日在殿上所说的每一句,还真不是为了做戏而说的,是确确实实憋在他心里十多年的真心话。

    “虽然老臣一直清居在护国寺,不问世事已久,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护国寺那等人来人往的地方,有些消息是不可避免的传进了老臣的耳朵里。”

    “先是几个月前,寒王遭到毒宗的围杀,虽侥幸逃脱保全了性命,却也受了很重的内伤,体内好不容易被压制住的剧毒爆发,哪怕就是天山老人本领再强却也无力再次替寒王把体内毒素给控制住。”

    回想起寒王从小到大吃的苦,老韩国公想要说的话那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虽说对于自己毒发一事,寒王一边将消息封锁了,一边也远远的退到了边关,可架不住有些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愿放过他,愣是逼得他不得不又回了星殒城。”

    说到这里老韩国公就忍不住恨,他不只一次的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还是错,或许当年他没有选择避让,现在的局面就会有很大程度上的不一样。

    “老臣确是不通医术,可想起寒王那个孩子,老臣就会不只一次的梦到老臣那已逝的女儿,她是看不得寒王再受苦,她是回来要带走寒王的。”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老韩国公因为思念两个女儿,倒是真的会时常梦到韩皇后跟赫连梓薇,算不得他在这事上面做假。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老臣心里就做好了某种准备,想着或许寒王命该如此,他此生受了太多的累,吃了太多的苦,真的离开了来世会过得很好。”那双满是沧桑有着太多岁月沉淀的墨瞳里闪烁着泪光,听得殿上众人心里颇不是滋味的,“想着这些老臣哪里还能在护国寺坐得住,立马就起程回了韩国公府,打算在寒王最后的这些日子里,多陪陪他,多看看他,莫要忘了他长什么模样。”

    眼瞅着老韩国公这同情牌打得越来越热烈,不知怎的庞太师的眼皮就跳得越发的厉害,凭直觉来说,这貌似是不好的征兆啊?

    心下有过短暂的犹豫,庞太师终是认为不能继续再由着老韩国公这么说下去,这个时候必须有人站出来。

    那不幸被庞太师挑中的林大人,收到庞太师向他下达的命令,什么都还没有做一张脸就已吓得惨白惨白的。

    明知他是被庞太师抛出去的棋子,舍弃的棋子,可面对拿捏着他把柄跟命脉的庞太师,他又如何拒绝得了。

    “老韩国公这话下官可不敢苟同,寒王殿下好好的,怎就值当老韩国公这么诅咒寒王殿下命不久矣了。”

    听到这义正严词,满是对寒王一片维护之心的声音,老韩国公仍是跪在地上没起身,却也扭过了身去,漆黑幽深的目光与林大人对视,沉声道:“老夫就是诅咒你,也不可能诅咒老夫的嫡亲外孙。”

    回完这一句嘴,老韩国公看了没看林大人的脸色,他又径直转过身去,怒道:“咱们远的不说,就说说最近这十天来,打从药王出现在星殒城,多少人见不得寒王好,那是明里暗里阻止着寒王去向药王求医,你们所有人都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老夫说的对也不对,是也不是。”

    “那老韩国公今日是来替寒王殿下讨公道的?”没有丝毫准备的慌乱中被推出来的林大人,原就没想好要怎么跟老韩国公斗智斗勇,刚被老韩国公那么一激,他就冲动之下说出了一句特别欠抽的话。

    话一出口,林大人就后悔了,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大耳巴子,叫他嘴快。

    “蠢货。”林大人的表现叫庞太师失望之余又不禁满心的愤怒,这个时候若再有人冒头,那就太过打眼,细思片刻庞太师只能选择放弃。

    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显然庞太师将林大人推出去,非但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反倒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林大人这句话可算是说到老夫心里去了,没错,老夫今日到这金殿之上,就是来给寒王撑腰的,讨要说法的,老夫要让你们知道,寒王他也是有外祖家的。”

    自知说错话的林大人急得双眼发红,差点儿憋不住都快哭了,正欲开口描补描补之时,精明的老韩国公哪里还会给他说话的机会。

    “药王谷的规矩不可破,老夫也不能指责药王没有医者仁心,可是寒王他也是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生死面前他也有争取那一丝丝可能活命的机会,老夫就想问问诸位大人,寒王他亲自去穆宅求医,他有错吗?”

    面对老韩国公的质问,金殿之上谁敢站出来说话,没得就要像那位林大人一样闹个没脸。

    别说是处在寒王这样身份跟地位的人,能活就不会想去死,就是换成一个普通百姓,在还有一线生机的时候,怕也会不顾一切的去抓住。

    寒王他何曾有错。

    “白日里都发生了什么,只因实在闹得太大,想必不用老夫说出来,诸位大人都心中有数。”这次一前一后的两次围杀与之前不太一样,这一次那些黑衣杀手显然是抱着必须杀掉寒王的决心出手的,“寒王不过就是走出寒王府,前前后后加起来还不到四个时辰的时间,可他却接连遭到了两次大规模围杀,老夫就想问问城中守卫都是干什么吃的,朱雀街发生那大的事情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发现,以至于弄到现在寒王命悬一线。”

    这要换在以前说寒王命悬一线的话,绝大多数的人是不相信的,他们会认为是寒王在演戏,不知背地里又在谋算些什么。

    但这一次不一样,朱雀街上寒王被围杀,以太子等人的势力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收到,虽然事情不是他们出的手,可这不妨碍他们捡便宜。

    因此,寒王被六个灰袍人其中两个正面重伤,他们派去的人瞧得清清楚楚,就连天山老人赶到之时,寒王吐血昏迷都没有逃过他们的眼睛。

    又有后来宣帝领着御医赶去寒王府,即便到最后御医们都没能替寒王把到脉,可那些御医却是见到了寒王本人的,经验丰富的他们从寒王的气色上便能瞧出些门道。

    是以,这一次传出寒王命悬一线,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的消息,还真没什么人怀疑。

    “这还是在天子脚下,他们行事就敢如此明目张胆,毫无顾忌,倘若换了别的地方,他们还能只手遮天,狂妄的做起土皇帝来吗?”

    “老老韩国公你这是危言耸听。”

    “老夫危言耸听?”突然,老韩国公从地上站了起来,但因跪的时间有些长,他的双腿发麻脚下踉跄了一下,好在韩国公眼明手快伸手给扶住了。

    “你说老夫危言耸听,那老夫就来跟林大人你细细的说道说道。”

    林大人面色一僵,刚想反驳就被老韩国公给打断,只听老韩国公厉声几乎是低吼道:“寒王出府若非是有楚宣王世子同行,怕是等不到寒王从穆宅出来回王府就惨着了毒手,那行凶之人如此的胆大妄为,林大人还觉得老夫是危言耸听?”

    林大人,“……”

    “寒王也好,楚宣王世子也罢,他们都是老夫嫡嫡亲的外孙,不管是伤了哪个老夫心里都疼,也是都要讨回公道的。”

    没有老韩国公这句话,殿上众位大臣好像还真忘了,不但寒王是老韩国公的外孙,就连楚宣王世子也是,只怪楚宣王妃死得太早,璃城又距离星殒城颇远,不然他们也不至于会忽略了这一点。

    因着众人对楚宣王世子的忌惮,再联想到楚宣王世子与韩国公府的关系,一时间众人的心思都飞快的转了起来,或多或少对韩国公府有了几分忌惮。

    在你觉得楚宣王世子不在意外祖家会如何如何的时候,万一人楚宣王世子很在意呢?

    他们真要对韩国公府出了手,没准儿就会被楚宣王世子给惦记上。

    “皇上,老臣的来意就正如林大人所言,希望皇上能对寒王遇刺一事,给老臣一个说法。”话落,老韩国公再次推开韩国公的手重重又是一跪。

    这一次韩国公却没有退开,而是跪到老韩国公的身边,看向皇上恭敬的沉声道:“臣请皇上还寒王一个公道,定要将那幕后之人追查出来严惩不殆。”

    “寒王之事,皇上心中自有论断,老韩国公你又何必倚老卖老闹到金殿之上,皇上不说话那是……”

    还没等皇上开口斥责林大人,一道乖张邪魅,满是戏谑的暗磁男声便不客气的响了起来,“本世子竟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区区一个小小的下官也敢这么指着本世子外祖父的鼻子说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33重伤毒发,筹谋得逞8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