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38 宣帝出手,寒王府事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寒王没了的消息传进宫,宣帝即便当场就晕了过去,转醒之后的第一反应仍是下旨封锁消息,任何人不得走漏任何的消息,否则杀无赦。

    显然旨意上带着凛冽杀气的‘杀无赦’三个字,便是对金殿之上群臣的赤果果的警告。

    纵然寒王去了,寒王府没了能做主的主子,没有得到他的旨意之前也是不敢挂白灯笼的,尤其寒王身份特殊,他没了的消息一旦外泄,后果不堪设想。

    “封太医,怎么样,皇上龙体如何?”

    “皇上可曾醒了?”

    这皇帝突然晕在金殿之上,这叫他们是走呢走呢还是走呢?

    当然,想走的人大把大把的,却没有一个人有那个胆量敢走,只得全都堵在外面等消息。

    “皇上龙体无恙,只是一时怒火攻心,现已经醒来。”从内殿退出来的几位太医就由封太医做了代表,省得每个同僚都来问他们一句,他们光是回答就得渴死。

    “那皇上对我等可有别的旨意?”总不能将他们全都晾在外面,这得等到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

    “几位王爷都在内殿守着皇上,我等又该如何是好。”

    “兴许寒王没事,就是消息给传错了。”那样一个如同天神般的男人,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虽然一切好像都顺理成章,可一直被一群同僚拥在前面的庞太师却觉得似有什么地方越发的不对劲,寒王到底是真死了还是假死了?

    斗了那么些年的对手突然没了,庞太师这心里的滋味也怪五味杂陈的,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他行事素来小心谨慎,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没有亲眼看到寒王尸体之前,他是断然不信寒王死讯的。

    只是他要怎么做,才能找到机会亲自去一趟寒王府,亲眼看一眼寒王呢?

    “皇上暂时没有什么别的旨意,我等身为臣子自当耐心静候皇上的指示。”

    “可不就是这么个理,眼瞅着再有一个半时辰左右就要上早朝了,诸位大人莫不想着还要回府不成?”

    “依本官之见还是别回了,这天寒地冻的,没得前脚刚踏进府门,后脚就得再进宫上早朝,那不是瞎折腾么。”

    “就是就是。”

    “行了行了,都别议论了,既然皇上已经醒了,本相相信很快就有旨意传达出来的。”话落,只见温老爹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更是忍不住拿出手帕捂着口鼻不住的咳嗽,“咳咳…咳咳咳…”

    原本就跟温老爹是对头,正欲出言辨驳几句的人,一见温老爹咳成这样,不免就收起了心里小小的不满,分分钟不想靠近温老爹,以免给自己招惹了晦气。

    “怎么咳得这般厉害,莫不又染了风寒?”说话间穆国公已经伸手扶住了温老爹,并顺势扶着他走到人少一点的地方坐下。

    “咳咳…无碍,不打紧的。”

    “都咳成这样了还说没事,是不是得咳出血来你才觉得有事。”穆国公黑着脸吼了温老爹一通,两人飞快的互换了一个眼神,“靠在这里先休息一下,不然早朝的时候本国公都担心你直接倒在殿上。”

    心思各异的大臣们眼瞅着温老爹被穆国公训斥着,眸底神色莫明。

    相府与穆国公府可是同气连枝的,身为丞相的温老爹被自己的大舅兄给教训,就是心中有气也得憋着不是,不期然的温老爹就收到不少同情的小眼神儿,让他不禁嘴角微抽。

    这群人,真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鬼?

    “我去找小太监给你送杯热茶过来,也好暖和暖和身子。”

    “咳…有劳穆国公了。”

    穆二爷被皇上训斥贬职,穆三爷替兄不平当众顶撞皇上,惹得皇上震怒,便有人求情皇上也没饶了穆三爷,让他跟着穆二爷一起被贬,说什么这叫他们兄弟有难同当,可见皇上着实被气得不轻,否则也万万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穆国公府一连痛失两员大将,更被皇上所厌弃,倒是让不少人看了穆国公府的笑话,也不怪穆国公全程都黑着一张脸,周围杀气萦绕。

    “封太医也知道,前些日子温相染了风寒,一直将养到今都不见好转,今日又吹了寒风咳得厉害,不知是否身体有恙,还望封太医替温相诊一诊脉。”

    “穆国公客气了,这是下官份内之事。”

    温老爹见穆国公仅是离开一会儿就带了封太医回来,捂着嘴又咳了几声,这才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声音嘶哑的道:“有劳封太医了。”

    “相爷放轻松便是,下官很快便能诊完脉。”

    “嗯。”温老爹似是累极,就封太医诊脉的功夫,他靠在柱子上都险些睡了过去。

    微凉的手指搭在温老爹的脉搏上,随着封太医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围在一旁看热闹的众位大臣也忍不住要上前询问一二。

    “方太医,李太医,胡太医你们且都过来替相爷诊一下脉,这这脉相下官着实是拿捏不准。”说完这话封太医额上都不禁滑下几滴冷汗。

    谁都知道温老爹这所谓的‘风寒’是怎么染上的,只是没人胆敢放到明面上来说罢了,起初不相信温老爹是真病了的占了绝大多数,后来经证实也减少了一部分人的疑心,毕竟那个时候温老爹呆在相府卧床养病,想见他一面都难,又如何能自己直观的判断。

    眼下当他们亲眼看到温老爹的面色,想不相信温老爹是真病都难。

    俗话说假的就是假的,没病装有病可不是那么好装的,很容易就会被穿帮。

    就温老爹这样元气大伤的,说他这样是装的,众大臣都不禁暗忖:你装一个来试试,看看能不能瞒得过那么多太医的眼睛。

    若说一个两个太医有可能是托儿,但十个八个的太医要还是托的话,怕是不管皇上再如何信任温相,也要对他生出疑心了。

    “三位大人,你们觉得相爷的脉相如何?”

    听到封太医的提问,方李胡三位太医都摇了摇头,直叹道:“相爷前些日子染上风寒可谓是元气大伤,已然伤及根本,脉相虚浮无力,若有似无的,就是日日汤药少说也得养上足足半年才能恢复。”

    “咳咳…”耳边响起的是几个太医对他病情的诊断,心里想着宝贝闺女给的药丸可真是好东西,竟然真如她所说,服下过后他就是真病,医术不精的绝对什么问题都瞧不出来。

    因为心里憋着笑,愣是把温老爹的脸都给憋红了,看得封太医几人又是一阵心颤,生怕再晕一个。

    “昨夜下着大雪,相爷怕是难免吹了些冷风,又受了些寒气,回府后都喝些祛风寒的药。”

    “咳咳…好,本相记住几位太医的话了。”温老爹朝他们礼貌的点了点头,接过小太监递到手里的热茶,气质优雅的细品了起来。

    庞太师眯着一双厉眸扫了温老爹一眼,到现在是真的相信上次御书房外,皇上跟温老爹之间不是在演戏了。

    以庞太师对宓妃为数不多的了解,那个丫头深得温相的宠爱,又是个极为护短的性子,单从当初为了替她三哥出气,险些就要了星殒城大半世家子弟的性命便能看得出来。

    温相身体变成这样,归根结底是皇上给罚的,就算温相身为臣子不能说什么,但以那丫头的脾气,此事怕不算完。

    眸底的冷光掠过,庞太师心里又有了新的谋划,寒王事件闹得如此之大,他是得做些事情转移转移皇上的注意力,否则他难免要被盯死,还何谈有其他的动作。

    此时,宣帝休息的内殿之中,以及太子为首独缺寒王的兄弟几个都小心的守在外面,以示自己的孝心,谁的脸色看起来都不太好。

    事情发生得实在太过突然,在他们还来不及去反应的时候宣帝就倒下来,紧接着他们就是一通忙活,直到确定宣帝没事他们才能静下心来,回想自己都听到过什么。

    寒王没了?

    这到底是真还是假?

    那个如同天神般的男人真的就毒发死了?

    为什么他们就觉得那么不真实,耳朵完全产生幻听了呢?

    “太子皇兄,你说会不会是消息有误啊?”华王就不是一个心里能藏得住话的人,想到什么他直接就开口问了。

    太子神色莫明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却暗骂他没长脑子,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不知道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本太子也不知道。”自太子不再将寒王当成是弟弟维护之后,他就没有一天不盼着寒王快去死的,因为只有寒王死了他才能稳坐太子之位。

    明明他是巴不得寒王快毒发,饱受痛苦折磨后死去的不是吗?

    为什么当寒王真的死了这个消息传进他耳朵里时,他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的痛快,那么的高兴,难道只是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没反应得过来。

    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太子将自己的心绪平复好,又恢复了成一副淡然的姿态。

    明王跟武王一南一北好似两个极端,不说从头到尾他们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就连他们站在那里的姿势都没变一下,只那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让人恨不得能离他们远一点再远一点。

    八个人里面,大概也只有八皇子跟九皇子是真心实意的担心寒王,只盼那个消息是假的,寒王兄其实一点事情都没有,他只是毒发了在救治而已。

    “泽羽怎么办,我心里好慌。”

    “我我也慌。”九皇子墨星羽抿着比女子还要娇嫩水润的红唇,丝毫不掩脸面担忧的道。

    “那咱们怎么办?”

    “父皇都还什么都没做,咱们就是想再多也是白想。”

    “要是可以跟着父皇一起去寒王府探望寒王兄就好了,我这心里不踏实,希望菩萨保佑寒王兄千万不要有事。”

    墨星羽看着神神叨叨的墨泽羽真想一巴掌给他拍不过去,但显然现在场合不对,他只能忍着,眸底却溢了担忧。

    所谓空穴不来风,寒王兄刚遇刺重伤,又接连毒发,早前便有消息传出寒王兄体内的剧毒已然到了没有办法再抑制的地步,换言之寒王兄是一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的人。

    不说以寒王兄那样的身子能不能撑得过去,就是一个身体健康之人遇上这样的事儿,想要落个好都难,到底墨星羽是出自帝王之家的孩子,就算他心性单纯,从无害人之心,可能平安长到这么大也不能没一点本事。

    很多事情不管是他还是墨星羽,他们比谁都看得更分明,在众兄弟中他们亲近寒王,从不参与任何党派之争,除了看得清形势,想要自保之外,当然还有几分天性使然,让他们知道什么人可以亲近,什么人绝对不能沾染。

    “无论如何寒王兄那里咱们都得想办法去一趟,若能跟着父皇是最好不过的。”否则这个时候,凭他们是绝对没办法踏入寒王府一步的。

    “嗯,我相信父皇很快就会有安排的。”墨泽羽握了握拳头,那复杂的表情也是一闪而逝,他聪明的掩藏着自己的情绪,就怕太子等人借机挑事。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父皇他肯定接受不了,咱们再耐心等等,若还是不行那咱们就得做点什么。”

    “我知道。”墨泽羽咬了咬唇,语气带着几分自责跟后悔,他只恨自己能力太小,胆量也太小,很多事情都没能帮到墨寒羽,“不管寒王兄的事情是真还是假,若有机会去到寒王府,我我定要告诉寒王兄小心一个人……”

    然而,一想到寒王可能真没了,墨泽羽就实在说不出后面的话了。

    墨星羽猛地抓住他的手,脸色沉了沉,压低声音道:“这是什么样的场合你不知道,没得让人抓住把柄当了枪使。”

    正当墨泽羽张了张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内殿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太子等人面色一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就要上前说话,却只见张公公从里面走了出来。

    尚不等他们开口,内殿的门又重新闭合起来,张公公将这几位爷的表情都尽收眼底,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分毫未变,清了清自己的尖细的公鸭嗓子,便道:“太子殿下,几位王爷,皇上有新的口谕需要传达。”

    “张公公请说。”

    “皇上口谕,第一,由太子殿下替皇上将诸位大人安置到未与轩,着御膳房给诸位大人准备吃食,三个时辰之后上早朝,期间就由太子殿下代皇上处事。”

    猛地得了这么道口谕,太子的脸色一变再变,可不管他的脸色怎么变幻,却是不能违背宣帝旨意的,“儿臣遵旨。”

    “太子殿下要多多费心了,皇上自会记着太子殿下功劳的。”

    “儿臣自当替父皇分忧。”

    “第二,皇上要即刻出宫去寒王府,明王殿下,华王殿下,武王殿下…以及八皇子跟九皇子都随皇上一同出宫。”

    张公公话里的意思很是直白,只是皇上让他们随他一同出宫去寒王府这事儿,怎么就让明王等人心里颤得慌呢?

    ------题外话------

    存稿用完了,荨今天刚从外地回来,时间很晚也有些赶,只能先更这么多,抱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38宣帝出手,寒王府事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