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42】别的安排,舌战群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坤宁宫

    你说什么?

    因着昨夜突降暴雪,待到天亮之时,不说皇宫如何如何了,就是整个星殒城都仿佛成了冰雪的世界,入目所见皆是一片银白之色。13579246/0

    一脚踩到厚厚的积雪上面,那雪的厚度都已能没过膝盖,这还是相对来说积雪比较浅的地方,深一点的地方不是直接没过大腿根就是没过腰际,大人出门都极不方便,小孩子更是只能呆在屋子里,万万不能出去,不然一个不注意指不定就让厚厚的积雪给埋了。

    庞皇后虽说是一整晚都没有合过眼睛,那双凌厉的丹凤眼里布满了血丝,亦面带倦容,但许是寒王死了的这个消息着实令她大感痛快与兴奋,故而她的精神状态仍是相当的不错。

    只那隐约从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阴戾之气,让得伺候在她周围的嬷嬷宫女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低眉顺目的崩紧全身的神经,生怕自己的存在感不够低。

    在她们看来情绪飘忽不定,喜怒无常的皇后娘娘就跟突然疯魔了一样,上一刻还笑着夸你呢,下一刻就能毫不留情的弄死你。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坤宁宫占地面积很大,内里景致在众宫殿中也是排前几的,庞皇后将自己的这块地盘守得极好,可以说在这里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是她的,就算有别宫安排进来的眼线,那也绝对都是在她掌控之中的。

    那些个传出去的消息,还真无一例外都是庞皇后自己想要传出去的,无非就是借那些眼线传了话。

    要知道庞皇后在自己宫里跟在自己宫外,那很多时候都是两种做派,在她手底下讨生活的太监宫女时刻都知道要怎么体现自己的价值,否则他们便会被舍弃,留下的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卯时正,暴雪刚停坤宁宫内的宫人们就忙碌了起来,院子里主道上的积雪必须赶在主子起前清扫干净,不然免不了一顿责罚。

    回娘娘的话,是安平和乐郡主进宫了。此时伺候在庞皇后左右的曼霜跟惜文两个大宫女,而含冬则是一早领了庞皇后的命令出去打听消息。

    这不外面雪虽然停了,可各宫各个地方都积了厚厚的雪,即便四处都有人在清扫,却也速度算不得快,因着雪地湿滑含冬得了消息赶着回来复命又急得很,整个人是弄得极其狼狈。

    谁?庞皇后并非没有听清楚含冬的话,而是下意识的反问出口的。

    她虽不喜欢宓妃,更不待见宓妃,却也知道那丫头不是个好惹的,若能不为敌自是最好,若真碰上了还得万分小心的应对方可。

    回娘娘的话,是安平和乐郡主进宫了。这寒冬腊月的,就算含冬穿得很厚,但在雪地里摔了几跤,又吹了刺骨的寒风,愣是不受控制的连连打喷嚏。

    含冬知道这样会惹怒庞皇后,可她已经极力控制自己了,可就是真的忍不住。

    起来回话。神色寡淡的扫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含冬一眼,想到含冬是为她去办事才如此失态的,便也敛了心中的不满。

    奴婢谢皇后娘娘恩典。

    可有打听到安平和乐郡主所为何事进宫的?

    回娘娘的话,虽然没打听到安平和乐郡主是因何进的宫,但她身边伺候的一个嬷嬷去了慈宁宫,另外一个大丫鬟却是朝着坤宁宫来了。

    去了慈宁宫?

    是的,娘娘。

    闻言,庞皇后直接冷笑轻哼一声,语气颇为玩味儿的道:那小贱人可是个无利不起早,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她进宫来的目的,本宫还得好生琢磨琢磨。

    娘娘所言甚是。

    曼霜。

    娘娘,奴婢在。

    此事你怎么看?

    回娘娘的话,奴婢以为安平和乐郡主进宫,许是为着丞相夫人而来。娘娘好不容易找了个理由将温夫人留在宫中,并且安置在自己的宫里,无奈这两日接连发生的事情太多,以至于她们根本就无从对温夫人下手。

    此番安平和乐郡主进宫,曼霜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一点,至于其他的她也联想不到。

    看来温夫人是不能动了。那小贱人素来是个不达目的不会罢休之人,她若强留温夫人,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届时她的处境会非常的被动。

    即便庞皇后有的是法子让温夫人主动开口对宓妃说是她自己想要留下的,但真要如此的话,一旦温夫人在宫中出事她这个皇后很难不被迁怒。

    那般亏本的买庞皇后不傻,自是懂得舍取之道,只是可惜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目前局势紧张,咱们确是不宜树敌太多。尤其还是那样一个手里握着足够实权的女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知道将安平和乐郡主牵扯进来会发生什么,能不招惹自是最为妥当。

    罢了,她若真是为了温夫人而来,本宫倒也不好多说什么。摆了摆手,庞皇后是决定放过温夫人这一回了,等寒王事件平息之后,她再别的机会也不迟。

    后宫里面的女人,不是只有主子才心机深沉,哪怕就是一个小小的宫女,那心机跟手段也并非常人所能相提并论。

    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别看庞皇后身边的四个大宫女表面和谐,背地里你争我夺的时候多着,自问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为了争取在庞皇后跟前露脸的机会,她们可是没少踩着别人往上爬,曼霜善谋略,暗地里替庞皇后出过不少的主意很得庞皇后看重,含冬自是不觉自己不如曼霜,这眼瞅着她费尽辛苦打探来的消息,功劳就要落到曼霜的身上,她如何还能忍。

    娘娘,奴婢打听到温相大人元气大伤,每日都需要卧静养,汤药离不得,安平和乐郡主也是恼着皇上,寒王还没去那会儿,皇上几次派人到相府请安平和乐郡主出面请药王出手,结果都碰了软钉子。

    含冬一边说一边小心观察庞皇后的神色,见她没有动怒而是在听她说话的时候,心里仿佛得到了鼓舞,便将自己心中所想跟分析的全说了出来。

    就从那几次皇上派去相府的人在安平和乐郡主跟前碰了软钉子,而皇上都未曾降罪给安平和乐郡主,就说明皇上他是极安平和乐郡主的。

    你接着往下说。

    奴婢以为因着罚温相一个文臣跪雪地一事,让得皇上心中对温相大人有了几分歉疚,因此便纵容了安平和乐郡主的行为。咽了咽口水,含冬越发觉得自己说的很对,就连那双清亮的眸子好似都亮了起来,别说这次安平和乐郡主进宫是为了接温夫人回府,就是别的什么在这个时候她若向皇上提出来,皇上必定都是应允的。

    听起来倒是有那么几分道理。昨个儿夜里庞皇后就得到消息,不但皇上前往寒王府确定了寒王的死亡,就连她后面派去的人也断定了寒王已死。

    寒王府既然已经挂起了白灯笼,那么算算时间,顶多早朝过后寒王已死,准备后事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后宫。

    她倒是有心想要联络联络太子跟庞太师,可后宫已经全被看管了起来,没有皇上的谕令,那是休想踏出宫门半步。

    为免做得越多越是引发怀疑,唯今之计庞皇后只能选择忍。

    忍不住,也要忍。

    惜文,你去传本宫的话,让在暗处看守温夫人的人都撤了,吩咐在那儿伺候的宫女将人给本宫伺候好了。

    是,奴婢这就去办。

    揉了揉眉心,庞皇后正准备问问其他宫里的情况,王嬷嬷就一脸凝重之色的跑了进来。

    只见她的模样也跟含冬差不多的狼狈,想是也在外面摔了跤,就连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留王嬷嬷在这儿回话,你们都退到外面伺候,让院子里的人抓紧时间把雪清除干净,若是等本宫出门的时候还没收拾好,那就一个个的自己去慎刑司领罚。

    是。

    到底出了何事,你怎如此慌张?到底也是主仆三十余年了,庞皇后哪里还能瞧不明白王嬷嬷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的意思。

    回娘娘的话,寒王一事娘娘还得早做准备。话落,王嬷嬷赶紧从怀里掏出一支小竹筒递给庞皇后,压低声音道:这是太子殿下命人传进来的。

    现在后宫已被封锁,没有皇上的谕令,不说皇后就是太后也走不出去。

    要想收集各方消息,传送情报进来跟出去就难了,一个不小心就得把自己给暴露出去。

    看完太子传给庞皇后简短的几句话,庞皇后整张脸都扭曲了,那狰狞的模样吓得王嬷嬷捂着心口倒退一步,惊恐的瞪大双眼却不敢发出什么声音。

    那个小贱人呢?

    小贱人?

    王嬷嬷怔愣片刻,立马就想起庞皇后指的是何人,遂抿唇道:回娘娘的话,安平和乐郡主在金殿外求见皇上,已经被皇上宣进金殿,与众臣一同早朝了。

    你说什么?

    虽说庞皇后的眼神很可怕,王嬷嬷还是清楚明白的将自己的话重述了一遍。

    女人不得干政,她不过区区一个郡主,有什么资格出入金殿,皇上如此又置祖法于何地。

    娘娘,正事要紧。

    该死。庞皇后一巴掌拍在桌上,接着又烦躁的站起身在地毯上走来走去,你说,皇上他是什么意思?

    奴婢不知。王嬷嬷低下头跪到地上,根本不敢直视庞皇后的眼睛。

    以她家娘娘的聪慧,如何能不知皇上是什么意思,这显然是皇上对娘娘起了疑,后面的事情若处理不干净,怕是无法善了了。

    他是觉得寒王的死是本宫下的手?

    耳朵里响起庞皇后的反问声,王嬷嬷默了默,心说:寒王之死,可不就是娘娘您出的手么。

    那么多年的夫妻,皇上倒是了解娘娘,可她家娘娘又真的了解皇上吗?

    起来,本宫还有事情交待你去办。

    是,请娘娘吩吩,奴婢定当竭尽全力替娘娘办事。

    你过来,本宫告诉你

    附耳到庞皇后嘴边听完她的话,王嬷嬷眸光闪了闪,心下不免有几分惧怕,亦有几分犹豫,略带迟疑的道:娘娘,这这样真的行吗?

    行,怎么不行。

    是,奴婢明白了。她做奴婢的,万万不能质疑主子的决定。

    主子怎么交待,她就怎么行事。

    左右不过寒王没了,皇上心中那口气是需要有人来承担的,皇上要幕后真凶,那本宫就送他一个。冷笑过后,庞皇后不禁张狂的道:要是一个不够,本宫就送他两个,总归是能让皇上满意的。

    娘娘说得是。王嬷嬷颤着声,僵着身子回道。

    你怕本宫。

    回娘娘的话,奴婢没有。

    哼,有也好,没有也罢,本宫还真没放在心上,赶紧起来去把本宫交待的事情办好,至于其他的本宫自有安排。

    是。

    目送王嬷嬷逃也似离开的背影,庞皇后的脸上挂着冷嘲的浅笑,整个人看起来阴森森的,仿如那从地狱而来索命的修罗厉鬼。

    事情进行得顺利的话,不但可以帮她洗清这次的嫌疑,还能为她的太子除掉两大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如此,她倒要看看还有谁有那样的资格来跟她的儿子争,跟她的儿子抢。

    寒王没了,明王跟武王再失势的话,太子就是皇上唯一的选择了。

    在庞皇后的眼里,华王跟靖王没什么头脑,外家又不强盛,又是依附太子而生的,他们对太子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八皇子跟九皇子还小,她可以容着他们封王分出宫去,但若他们生了别的不该生的心思,那就莫要怪她心狠手辣容不下他们兄弟两个的命。

    区区两个皇子,显然在庞皇后的眼里也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最后还有谁剩下了,陈王,是陈王。

    拧着眉反复想了想,庞皇后猛地意识到什么,她面色猛地一变,厉声道:出来。

    主子。

    去,给本宫仔仔细细,好好查一查陈王。

    全身都包裹在黑袍里面的暗卫怔了怔,恭敬的沉声道:是,属下立马就去。

    等到寝殿内只有她一人,庞皇后才快步走到边,在不起眼的地方轻轻敲了几下,便从的后面露出一条亮着微光的通道来。

    她提着长长的裙摆走了进去,通道的入口眨眼之间便重新闭合而上,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就算皇上震怒,老臣也一定要说,就是拼死也要说,老臣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皇上做错事。

    有了一个楚宣王世子就够让庞太师头疼的了,若是再加上一个难缠的,又跟太师府有仇的安平和乐郡主,庞太师都不敢去想事情会发展到何种失控的地步。

    哪怕就是暴露一些他的心思,也万万不能让安平和乐郡主掺合进寒王这件事情里面。

    自古以来女子不得干政,平日里皇上甭管怎么着安平和乐郡主,微臣等都不觉得不妥,可前朝之事如何能让她一个女子站出来指手画脚。

    皇上,微臣的看法与庞太师一样,女子不得干政,还请皇上三思。

    臣附议。

    臣附议。

    有着庞太师开了头,后面站出来反对宓妃插手寒王一事的大臣就越来越多,文官与武官皆有。

    龙椅之上,宣帝喜怒不辨的看着那一个个跟着庞太师站出来的大臣,甭管他们怎么说,他这个皇帝还愣就是不接话头,场面一度险些失控。

    皇上,虽说老臣的话不中听,可老臣的一片忠心天地可鉴,安平和乐郡主既是皇上亲封的郡主,那她就应该做好天下闺阁女子的典范,闲来无事留在府中绣绣花,赏赏景就好,朝堂万万不是她能来的地方。

    安平和乐郡主你怎么说?宣帝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直接就将争论良久的这个皮球,一脚又踢回给了宓妃。

    接收到宣帝那眼神儿,宓妃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听着那些以庞太师为首的大臣说她的那些话,倒是一点儿都没有生气。

    今日的宓妃穿着金凤国正一品郡主所规制的郡主朝服,那耀眼的紫金色尊贵无比,倘若迎着阳光,尚能瞧见那衣服之上龙与凤的精美图腾,单就是这样一件朝服,就连嫡出长公主都未能有此荣耀。

    可见宓妃这个金凤国近几百年来唯一的一个四字封号正一品郡主是何等的尊贵无双了。

    迎着朝阳走进金殿的宓妃一点都没有收敛自己的气场,她挺直了背脊站在殿上,就连诸多的男儿都要逊色于她。

    当然,气场超级强大的她,纵然仍是有人不免惊叹于她的美貌,却也无一人胆敢光明正大的盯着她瞧。

    既然诸位大人都说完了,不若就容许本郡主说上几句。宓妃的声音很是清冷,明明如风掠过,却有着不容拒绝,不容质疑的强势。

    众人看了看高高在上的皇上,又看了看似笑非笑的安平和乐郡主,最后只得沉默。

    庞太师,不知本郡主可否问你几个问题。

    听着宓妃的话,庞太师的嘴角抽了抽,她这都已经决定了,他还能说什么。

    郡主请问。

    好。宓妃点了点头,冷声道:你说自古女子不得干政是也不是。

    是,女子无才便是德,郡主自幼应该学过。

    要知道说出去的话,就好比泼出去的水,庞太师可得想清楚了再回答本郡主。

    老夫想得很清楚。

    好,就当庞太师你想得很清楚,那本郡主今日就好好给你,还有你们都补上一课。

    庞太师一听这话,立马就怒了,斥道:放肆。

    不知是本郡主放肆了,还是庞太师你放肆了,你都这把岁数了莫还分不清尊与卑么。宓妃勾了勾嘴角,冷笑出声。

    你

    迎着庞太师的怒视,宓妃慢慢幽幽的道:古语有云:后宫女子不得干政。

    闻言,殿上众臣皆是一愣,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何区别。

    为何后宫女子被勒令不得干政,那是因为后宫之中的女人都是皇帝的女人,难免就会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还有自己的利益引左右皇帝的决定,有道是枕头风很厉害,难免就会使得皇帝不自觉的犯错,故而,鲜血般的历史告诉历代帝王,绝不允许后宫女子妄谈政事。

    话落,宓妃也不给庞太师开口的机会,直接开口又道:扯远的咱们不说前朝如何如何,单单就说其他三国,琉璃国有女太医,北狼国有女将军,梦萝国更有女丞相,她们都是女子,她们也都功在社稷,庞太师可敢在她们的面前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年前,北狼国女将军在与琉璃国一战中扬名四国,她开创了北狼国历史之上的一个新里程碑,手下那支五百人的女子亲卫队,更是能以一敌十,让无数北狼男儿都望其项背,深得武帝重用,青史留名。

    怎么,这位大人想说那女将军是母老虎,母夜叉,男人婆?别自己没本事就随意攀咬别人,这只会让你显得更加的愚昧无知罢了。

    那位大人被宓妃一句话堵得面红耳赤,怒瞪着宓妃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再说梦萝国那位女丞相,她在梦萝国的功绩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哪怕就是放眼这殿上诸位大臣,怕是半数以上连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你们身为男子都不曾感到羞愧么?

    嘶――

    宓妃的话犹如一把把尖刀扎刺进这些人的心里,让得他们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那些个极个别的女人,虽说他们也是早有耳闻,但多半都是贬低的多。

    从不曾过会有一天,有那么一个女人站在金殿之上,当着他们的面将那一个个女人摊在他们的面前来说,这简直比打他们耳巴子还要难受。

    庞太师,综上所述,你那女子不得干政这句话,还当真是挺打脸的。

    你庞太师怒极却又一时找不到反驳宓妃的话,毕竟她拿出来说的全是事实,在场的人也都不是傻子,他那样的目的太明显,是不可取的。

    本郡主又不是后宫里的女人,谈什么干政不干政的,更何况自打本郡主受封以来,可曾妄议过朝政,又可曾左右过皇上的什么决定,你那么一大顶帽子压下来究竟目的何在。

    皇上,微臣以为安平和乐郡主说得没错,女子若是有才华又有那个能力,确是不比男儿逊色,就算为将为相也不是不可以的。

    就正如郡主所言,她乃皇上亲封的郡主,又非后宫嫔妃,纵然是领了皇上的旨意替皇上办差事,那也跟干政搭不上关系。

    皇上,微臣就是一个大老粗,说话直来直去的您听了也别动怒,虽说郡主之前一番话挺打咱大男人脸的,可那既是事实咱就得接受,要是连承认自己不如别人这点勇气跟胸襟都没有,那还谈什么保家卫国。

    微臣以为别的女子怎么样,咱们是不知道,可咱们郡主怎么样,臣等的目光还是雪亮的。

    听得这话宣帝心下有些乐了,他沉声道:柳爱卿此话何意?

    回皇上,郡主文武双全,在微臣看来一点都不会逊色于北狼国的那位女将军,再来皇上将琴郡赐于郡主做为封地,那地方虽说不大却也不小,可在郡主的治理之下那是日渐繁华,百姓安居乐业,足以说明郡主的才能。

    嗯,说得不错。

    再来琴郡外还有皇上安排的驻军,微臣虽说上了年纪记性还是不差的,微臣可是记得皇上将那些驻军交由郡主训练了,如此说来,吾金凤国未必就不能出一位能够争战沙场的女将军。

    好,说得不错。宣帝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宓妃就道:宓妃丫头,若真有那样一日,你可愿领兵出征啊!

    犯我朝天威者,虽远必诛。

    明明是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不难听出里面凌厉的杀伐之意。

    好,好一句犯我朝天威者,虽远必诛。宣帝目光幽幽的看着宓妃,只叹这丫头不是男儿,否则这天下应当会是另外一番局面吧!

    庞太师你之前所言的理由不充分,你若无法反驳,朕即刻就下旨,寒王一事交由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乐郡主协同查办,务必要给朕找出幕后真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42】别的安排,舌战群臣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