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45】调兵边关,大战在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梨花小筑

    最近两天感觉如何?飘散着淡淡药香的卧房中,天山老人一边替寒王诊脉,一边轻声问道。ggaax

    他虽为医者,透过脉相也能知晓很多,可有些感觉还是只有病患自己才能有最深切刻骨的体会。

    幽夜跟苍茫照顾得很细心,一直都有遵循宓妃的叮嘱,大部分时间都在卧休息,偶尔会到园子里赏赏雪,看看梨花,劳心伤神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去做,身体是从未有过的轻松跟舒畅。

    倘若仅仅只是因为眼前这些事情就坏了往后的人生,不用别人说什么,单就是寒王自己也得后悔死。

    为了他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没道理所有人都在努力争气的时候,他自己个儿却跑出去搞破坏。

    墨寒羽清楚且深刻的认识到,他若真想帮得上忙,其实就是什么都别做,安安心心将自己的身体养好,争取以最快的时间恢复健康才是上上之策。

    果不出宓妃丫头所言,你的解毒过程虽说惊险万分,几乎九死一生,但只要熬过了那个临界点,你就当真是脱胎换骨了。只要一想到墨寒羽在解毒过程中服用过的那些珍稀药材,以及到今时今日都还每天都要泡一次的药浴,即将为他带来的好处,天山老人就忍不住满心的激荡。

    那丫头,妥妥就是他这小徒弟的福星。

    只是可惜了,他这小徒弟下手慢了一步,就从此错过一生,那丫头终究是属于别人的了。

    如今你体内气血充盈,全身的七经八脉都被融入你体内的药效给冲击开来,再以每日药浴润养你的筋骨,从而促进整体的吸收,待得完全将那些药效吸收殆尽,便是你可动用功力,更上一层楼之时。

    如此说来,小师弟获得此机缘的几率是超大的?溥颜眨了眨眼,俊脸之上表情还有些怔怔的,但心里却是异常的开心。

    那么些年了,墨寒羽能解了体内火毒跟寒毒,他是打心眼里高兴,只愿在往后的人生里,墨寒羽能够活得自在洒脱惬意随性一些。

    师傅这样的神色,莫不是小师弟的恢复情况比起宓妃师妹预计的还要快,还要好一些?

    难得自家大徒弟一口气说出这么长一句话,天山老人将手指从墨寒羽的腕间挪开,抬着看着燕如风沉声道:确是比宓妃丫头预计的要快一些,可见你们这小师弟距离那个机缘更近了一步。

    墨寒羽倒不是特别在意能否获得那个机缘,于他而言再没什么比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更为重要的。

    机缘什么的,对他就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他半点都不会强求。

    为师还是那句老话,莫要这个时候想着去做什么,自己放空心神,凝心静气好好休息才是王道。

    寒羽谨记师傅教诲。

    有幽夜跟苍茫两人在,想必最近几日宫里宫外的消息你都心中有数了。

    嗯。从一开始不管是陌殇还是宓妃,他们压根没想瞒着墨寒羽行事,因此,两个但凡有新的行动跟新收到的情况消息都会第一时间派人通传给墨寒羽。

    与其让墨寒羽什么消息都不知道,从而花费心神去胡乱猜测,倒不如直接将所有事情都摊开到他的面前,如此,他才能更好的休养。

    整件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咱们的网也差不多全撒下去了,就只等最后收网了。饶是天山老人知晓其中各种内情,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被陌殇这样大的手笔给惊到了。

    他所处的位置跟墨寒羽所处的位置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也让得天山老人很是担心,待得金凤国朝堂之上的毒瘤除尽之后,原本已死的寒王再突然冒出来,这又是否会对寒王的声望造成影响。

    天山老人倒是不怕墨寒羽会因此而失了民心,他所担心的是那些人会借此大作文章,再给墨寒羽扣上其他大帽子。

    你的那个表弟就是个心黑的,所有人都被他算计在内想逃也逃不了。阴谋诡计神马的,历来都是极其惹人厌烦的,可偏偏陌殇那样的明着谋算,让人恼也恼不起来。

    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虚与委蛇了那么些年,墨寒羽早就厌倦了,如果不是解毒后需要休养那么长时间,他也不会让陌殇代他去做这些事情。

    比起一点一点猫戏老鼠似的瓦解那些人的势力,墨寒羽也会选择釜底抽薪这一招,以此来永绝后患。

    毕竟有陌殇跟宓妃撑着,甭管即将展开的这一场肃清之战会闹至何种地步,至少都不会动摇到金凤国的根本,那么墨寒羽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他要趁此机会将那些毒瘤一个接着一个的清除掉,否则不知又要等上多少年才有此天赐良机。

    为师只要做好自己本职的事情就好,至于其他的由得你们自己去折腾。朝廷之事,天山老人没兴趣,更不可能去参与什么。

    师傅就放心好了,寒羽知道该怎么做,断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拿自己开玩笑的。

    嗯,反正你那个表弟厉害得很,索性就让他把事情都给你处理妥当了,也省得再多浪费时间。天山老人脸色颇为幽怨的撇了撇嘴,想到宓妃是被那小子给拐走的,他这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你只管照顾好自己,两天后就可以自己慢慢的调动体内真气,然后一点一点的蕴养自己的七经八脉,但切记操之过急,绝对不可以强行贯通明白吗?

    寒羽省得。

    陌殇那小子有宓妃丫头做帮手,甭管事情闹得多大,为师相信他们两个可以处理好,而寒羽你尽可能恢复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回报。自家徒弟是个什么样的心性,天山老人还是明白的,该提点的自是不会忘了。

    墨寒羽点了点头,想到自己体内的某些变化,便拧着眉沉声道:既然师傅说我恢复的情况比宓妃预计的要好,那每日喝的药可否需要更换新的药方?

    这个时候星殒城内的形势肯定万分紧张,墨寒羽自是明白宓妃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来替他复查,想必就算宓妃很厉害,这个时候怕也脱不开身的。

    要不怎么说墨寒羽很有真相帝的前途呢?

    此时此刻的宓妃的确很忙,而且还一个不小心就被围攻了,啧啧啧,真是吓死宝宝她了。

    师傅不妨看看药方,若有需要改动的地方,改一改也不错。宓妃替寒王解毒之时,溥颜跟燕如风可都是在现场的,同为学医的他们,难得见到那样的场面,自是向宓妃询问了不少东西。

    云雾仙山乃天下医道之源,宓妃自继承云雾仙山之后,巴不得能把医之道发扬光大呢,自是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知道的讲解并教导给他人。

    燕如风跟溥颜都是有着非常不错天赋的医者,宓妃教起来也乐意,倒是他们师兄弟俩学了不少东西进去。

    幽夜,你将药方拿来。

    是,王爷。

    仔细看过药方,天山老人没有率先说什么,而是将药方递给了燕如风和溥颜,让他们也看一看,算是顺带考查他们。

    药方上这几味药可以减一些量,这两种药材可以去掉,再重新加入一株紫宝石花就很好。

    燕如风话落之后,天山老人又将药方拿起,侧身看着溥颜,沉声道:你大师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你给为师说说你的看法。

    师傅这是考我?

    就是考你,赶紧说。

    溥颜捎了捎脑门,又摸了摸鼻子,然后指着药方道:这五味药可以减量一些,最后两种药材不要,再加入一株紫宝石花即可。

    他们师兄弟三人,除了墨寒羽仅是对医术略懂皮毛之外,燕如风跟溥颜都是尽得天山老人真传的,那高超的医术并非常人可相提并论。

    要说他们在江湖上那也是跟药王谷药王的四大弟子齐名的,可见他们的医术是有多好,也是因为遇到宓妃那么个不科学的家伙,才会显得天资平庸的。

    嗯,说得非常不错,你们两个的医术倒是有所长进了。天山老人扶着花白的胡子,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重新铺上纸,提笔重新写下一张新的药方。

    快速的写完后,天山老人提起来吹干墨汁,沉声道:晚上就换这张药方熬药。

    是。

    朝中之事为师不想管也不想搭理,但因着你小子,为师想不担心也难。

    墨寒羽看着天山老人,心下不禁有些酸涩,师傅若非是为了他,怕是不会踏出天山的。

    陌殇那小子以你的身份诈死,等到除夕之夜你突然冒出去,会不会

    师傅不要担心,阿殇行事从来不会让人抓住把柄,他既安排了这次诈死,那么后续有可能发生的种种情况他定然都心中有数,肯定会早做安排的。

    罢了,为师着实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还是让那小子烦恼去,你也不许为此浪费心神。

    是。墨寒羽笑了笑,难得柔声安抚他家师傅,一会儿我就下达几个命令,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插手,等到阿殇传来我可以露面的时候,我才会接手后续的一系列事情,如此师傅可能安心了。

    嗯。满意的拍了拍墨寒羽的肩头,转念又想到寒王府那一团乱,天山老人就拧眉道:演戏演全套,溥颜就留在梨花小筑,如风随为师回寒王府。

    虽然宣帝已经下旨昭告天下让百姓为寒王守孝,整个寒王府也一片素白之色了,可架不住不断有人明里暗里摸进寒王府试探真假。

    天山老人作为一个疼爱徒弟的师傅,这个时候不在寒王府岂不惹人怀疑?

    师傅跟两位师兄都回寒王府,那些人没那么容易死心,我现在的情况很是不错,真要有什么异常情况再通知师傅也是来得及的。话锋一转,不待天山老人开口,墨寒羽又道:阿殇虽说手下能人众多,可架不住需要他处理的事情也多,人手很容易被分散,还得劳烦师傅跟师兄多出手相助一些。

    左右权衡之后,天山老人觉得墨寒羽所言有理,便不纠结这个问题,又细心交待了墨寒羽几句,就领着燕如风跟溥颜离开了。

    苍茫,去请莫失莫忘过来。

    是,王爷。

    无悲无喜易容成幽夜跟苍茫跟随陌殇一起住进了寒王府,而莫失莫忘亦是陌殇身边得用之人,虽说身份尊卑有别,可墨寒羽对陌殇身边的人都带着一分敬重,没有一点看不起的意思。

    这就好比陌殇对他身边的人,亦是如此一般。

    莫失(莫忘)见过寒王殿下,不知寒王殿下有何事要吩咐。陌殇离开前早有交待,莫失莫忘自然也是诚心听从寒王调遣的。

    本王叫你们来的确有些事情要吩咐。

    莫失莫忘神色未变,面色恭敬的静待墨寒羽的下文,倒是难得沉稳的性子,现如今星殒城的混乱情况,本王都心中有数了,因此有几个指令需要你们代为去传达。

    请寒王殿下吩咐。

    原本还以为能够过一个好年,又岂知世事难料,金凤国这个年怕是过不好了。墨寒羽的声音很低沉,但却极有磁性,煞是悦耳好听。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星殒城现如今的局面,怕只怕已然传遍了整个浩瀚大陆,难保其他三国就会没有点别的想法。

    莫失莫忘猛地眸光一亮,看到他们的反应,墨寒羽就知道他们联想到了什么,心下不由感叹陌殇手下确确实实无弱兵啊!

    不管朝中会不会爆发内乱,本王都绝不允许他国之人擅入我金凤国的领地,遂,各边关需要兵力调动,从而加强守卫。

    边关的某些驻军并不得墨寒羽的信任,而且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庞太师的人,这让墨寒羽越发的不放心,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你们要替本王安排可信任之人,其中三人分别带着本王的谕令去调集麒麟军,将麒麟军兵分三路,加快速度赶往边关隐秘驻守,一旦边前有所异动,可由他们直接接手边防守卫。

    是,寒王殿下。

    另外,你们两人中派出一人,带着本王的玉佩前往赤龙峰,让赤湮军铁骑潜伏于星殒城外不得打草惊蛇,全权听从楚宣王世子的调动,如有违令者,杀!

    是。

    等莫失莫忘离开去办墨寒羽交待的事情,墨寒羽又将幽夜跟苍茫叫过来交待了他们几件事情,沉声道:务必将事情都办妥当了,本王并不希望造成更多无谓的牺牲。

    是,王爷。

    郡主那边也安排人注意一下,别让人伤了她三个字终是没能说出口,许是墨寒羽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就猛地意识到如今能伤宓妃的人怕是不存在了。

    至于他的担心,完全有些多余。

    王爷,郡主那边除了郡主自己的人,还有世子爷的人在,咱们再安排人过去会不会不太好。幽夜也是硬着头皮说完的这句话,说完之后就低下了头,静待墨寒羽的责罚了。

    罢了,你说得对,她的身边有阿殇安排的人,本王不该再去添乱。

    王爷

    行了,你们去安排本王交待的事情,本王也累了需要睡一觉,苍茫吩咐房外伺候的人,看着时间叫醒本王。

    是,王爷。

    看着自家王爷落寂的神色,幽夜苍茫默默无语的对视一眼,叹只叹情之一字,难呐!

    穆宅

    师傅,外面都闹得天翻地覆了,您老可真清闲。

    云公子,乐公子。温绍轩被药王拉着下棋,可外面乱得厉害,温绍轩的心思又哪里还在棋盘上,自然是输得相当的惨烈。

    这不一见云锦跟乐风,温绍轩不禁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府中这下有人了,那就不会一直拉着自己下棋了吧!

    都说过多少次了,咱们之间的关系可与旁人不同,相互之间直接喊名字就是,何必搞得那么生疏。

    可不,妃儿虽说是你嫡亲妹妹,却也是我们嫡亲的小师妹,算起来咱们可都是做兄长的,就你那称呼累不累了。

    云锦乐风一人一句,直说得温绍轩耳根发红,连连摆手才放过他,是我着相了,我给赔罪。

    你们两个臭小子怎么来了?

    听着药王明显不待见他们师兄弟的语气,云锦跟乐风都是嘴角微抽,他们怎么来了,他们难道不是接到他老人家的诏令才赶来的吗?

    要说温绍轩还真挺看不懂他们师徒相处方式的,总觉得那什么满满。

    大公子。

    何事?

    刚有一身着玄衣的人送来这封信,指明要亲自交到大公子的手里。

    那人呢?

    回大公子的话,他留下这封信之后就走了,奴才也没能追得上。

    温绍轩点了点头,拆开信看了内容,只见他那如谪仙般的脸上神色莫辨,就连一门心思沉浸在棋局中的药王都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

    可是出了何事?

    未曾,一切尚在掌控之中。

    嗯。药王点了点头,半晌后他摆弄着棋子又道:既是有其他事情就快些去忙吧,老夫这里有这两小子留下作陪就成。

    前辈,那晚辈先告退一下。

    去吧。

    温绍轩对着药王行了礼,这才捏着那封信大步朝花厅外走去,那周身的冷意让人莫名感觉有些冰寒。

    师傅,按照您的吩咐,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云锦也没客气,直接挑了药王对面的凳子坐下。

    嗯,有备咱无患,前面铺设了那么多,总归是要收回点什么才成。药王谷与毒宗的恩怨也是时候了结了,不能再纠缠到下一代去。

    毒宗的野心越来越大,尤其是近几年越发控制不住,不说金凤国被他们伸进了手,就是其他三国也没能幸免。

    药王谷座落于浩瀚大陆之上,因何而隐世,这其中就有着药王谷埋藏最深的秘密,同时也是药王谷最终存在的意义。

    药王谷在何处一直都是一个秘密,上千年来都未曾有人找到药王谷的踪迹,它不参与四国之事,却是平衡四国的微妙存在。

    反观毒宗的存在,却是为了颠覆某些东西,借着四国意欲获取一把神秘的钥匙。

    当年药王之所以被媚骨老人偷袭暗算,可不正是因为药王察觉到了一些不妥之处,追查之下查到了媚骨老人的头上,同时也生了要毁灭毒宗之心,这才导致不死不休的局面。

    当然,毒宗的野心由来已久,可不单单是在这一代,因此,药王谷与毒宗只能留存一方。

    毒宗不除,天下难安。

    啪――

    随着药王落下那枚白子,桌上的残局由死转生,竟是白子逆袭必胜的黑子。

    媚骨老人这些日子可有何动作?

    明处什么动作都没有,暗地里小动作不断,却又好似在等待什么。媚骨老人那里是由乐风亲自去监视的,安派别的人去怕也打探不到什么情报。

    哪怕就是乐风也不敢靠得太近,毕竟媚骨老人的功力可不浅,远不是乐风能够抗衡的。

    哼,这倒挺符合那个老东西的脾性。药王冷笑一声,抬头看着那株开得正艳的红梅,轻笑道:仍旧暗处盯着那老毒物的一举一动即可,不需要靠得太近,只待陌殇那小子跟小妃儿抛出砖引出那块玉之后,便是咱们与毒宗正面交锋之时。

    那师傅要不要出去活动活动筋骨?

    闻言,药王一巴掌朝着乐风拍过去,没好气的道:别以为为师不知道你们那点花花肠子,小妃儿办事可比你们妥当得多,没得让你们去坏了她的事。

    咳咳瞧师傅这话说得,我提出这建议那不是因着来穆宅的路上,看到小师妹被围攻了么。

    你敢确定那丫头不是故意的?围攻她,药王简直不相信,她不围攻别人就不错了。

    呃

    与其想着去坏你们小师妹的事儿,倒不如去盯着两个人,相信对小妃儿会更有助益。药王说得神秘兮兮的,云锦跟乐风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45】调兵边关,大战在即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