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46】消息来源,焦头烂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柳宅

    扣扣扣

    谁?

    爷,是奴婢。ggaax

    进来说话。

    红佩里面穿着竹青刻丝蝶纹素软缎大袖衣,下面搭的一条藕荷色银丝拖地长裙,外面披着蜜织金花卉缎面对襟斗篷,乌黑的发间斜插着一只金蝶戴玉簪,正中间是一个金海棠珠花步摇,如雪的腕间是一只鎏银流苏白玉手镯,赤金缠珠白玉耳坠一左一右的垂坠着,越发衬得那如花儿一般娇美的容颜更是凭添了几分妩媚的风情。

    虽说她是在风尘里打滚讨生活的女人,惯会讨好男人,取悦男人,但她却是被精心培养出来做暗桩的女人,大家闺秀会的琴棋书画,她红佩也是会的。

    哪怕整日里在里迎笑,却也将底线守得牢牢的,举手投足间固然妩媚妖娆,魅惑勾人,浑身上下倒是没有一点风尘味。

    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祝泉本身长相并不差,模样倒也俊秀,可他的相貌却是经不起比较的,只能说放在寻常人中间他挺出色。

    自打他被媚骨老人捡回毒宗收为弟子培养,祝泉的人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他的眼界自然也就越来越高。

    活到他这个年纪,也算是阅女无数了,姿色上乘的女子他不是没见过,更不是没玩过,倒是身边的这个红佩很得他的心,哪怕睡过很多次了,还是一点都没有厌烦。

    回爷的话,奴婢是打探到一些消息,又担心这个时候传信不小心被截,所以只能亲自跑一趟了。她乃女子,因着这身份她就是出了门,会把目光投注到她身上的人也少之又少。

    哦,你都探听到些什么消息,说给爷听听。说话间祝泉的手也没闲着,伸手一拽就将红佩给搂进怀里,脸上带着邪笑就对着红佩上下其手来。

    嗅闻着怀中女人身上的幽香,祝泉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这几日他的日子过得甭得有多憋屈,心里憋着的邪火也没处儿撒,可不差点把他给憋坏么。

    眼前美人儿送上门来,他岂有不吃的道理,哪怕就是发泄发泄也是好的。

    爷别别这样

    嘘,乖乖听话,让爷好好尝尝你的滋味。这要换在平时祝泉不是没有过女人,也断然不会这般猴急,但这些日子他实在憋得狠了,上面有师傅压着,下面还有人盯着他,为了不把自己憋坏,可不就得使劲的折腾红佩么。

    爷。

    乖一点,才能少吃苦头,明白。话落,祝泉也难得去管红佩来此要向他禀报什么,这个时候星殒城内乱得很,不管什么消息晚一点知道也不碍事,反正影响不到什么大局。

    就这么想着,祝泉不禁将红佩给搂得更紧,埋下头粗鲁的就吻上红佩的嘴,将她没出口的话全给吞了。

    眼见挣扎无果,了解祝泉脾气的红佩就只得随他去了,为了让自己少吃一点苦头,她还不得不可劲儿的迎合祝泉粗鲁的动作。

    呵,果真是个浪的,瞧瞧这湿的

    听着从祝泉嘴里吐出来一句比一句粗俗的话,红佩羞红了脸却是无力反驳什么,只得想法子让他舒坦了,否则后头还有苦头给她吃。

    在里她是清倌,打着艺不身的幌子,其实清白的身子老早就被祝泉给夺了。

    祝泉谈不上对红佩有什么感情,但祝泉却是一个霸道的,他睡过的女人如何能允许别人再睡,哪怕就是他不要的女人,也轮不到别人去捡。

    爷

    别急,爷这就满足你。

    嗯

    自知逃不过这一场鱼水之欢,红佩也是个聪明的,自然知道自己要如何做才能不吃苦却享受到快乐,不当自己是被祝泉给强的,就当是自己睡了祝泉那又如何。

    红佩很了解祝泉的脾性,平时也非常注意跟男人保持距离,不然一旦让祝泉认定她背叛了他,她的结局怕是会比死还要凄惨数倍。

    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场激情过后,祝泉浑身清爽舒坦的从红佩身上站起来,从地上捡了一件外袍披上,不带多少情绪的对仍躺在地上面色潮红的红佩道:自己起身去里面收拾一下。

    嗯。刚刚享受过刺激的红佩气息还有些不稳,身子更是酸软得厉害,但她还是咬着牙爬了起来,一件一件拾起地上的衣裙快步退到里面去清理自己身上的痕迹。

    等到红佩将自己收拾干净再回来,祝泉坐在椅子上,那漆黑的眸底的阴戾之气仿佛狠狠的消散了几分,整个人看起来也没有那么令人惧怕了。

    刚才你要禀报什么事儿。

    啊?

    怎么,爷没喂饱你?

    迎面对上祝泉冷冰冰的眸光,红佩一张脸瞬间爆红,她咬着唇瓣低声道:奴婢失仪了,请爷息怒。

    你可是爷的小宝贝儿,爷怎么舍得罚你。

    爷,奴婢

    祝泉抬手打断红佩的话,冷声道:捡重要的情报说给爷听,其他的不必多言。

    那天在药楼他被师傅媚骨老人径直丢下,甚至于那一刻媚骨老人对他是动了必杀之心的,后来他被那大掌柜给丢出药楼,算是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

    只是出了药楼又如何,媚骨老人既已对他起了杀心,如若祝泉想不到一个万全之策,他回到媚骨老人身边就只有死路一条。

    好在祝泉气运还不错,也是他命不该绝,虽是费了一番口舌却打消了媚骨老人心中的疑虑,从而不但回到了媚骨老人的身边,他在毒宗的地位也一点没变。

    寒王死了的消息一出,星殒城都炸了锅,皇帝势必会有大动作,百姓皆以替寒王守孝,那些地方也歇业了,你的消息又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时候的皇帝必然正在气头之上,那些大臣又不是傻的,谁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去逛,那不是嫌自己命长是什么?

    回爷的话,奴婢的消息不是从里得来的,而是其他地方传来的。

    哦?

    那些探子都是爷之前安排到奴婢手下的。

    你的忠心,爷自是不怀疑。红佩的性命都握在祝泉的手里,除非红佩不怕死,否则她断然没那个胆量背叛于他。

    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争取毒宗下一任宗主的位置,祝泉从几年前就开始在谋划,也在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红佩是他手下的人,哪怕就是媚骨老人也不清楚这一点。

    奴婢收到三个消息,爷若是还有其他打算,可得要提前筹谋一番。

    哪三个消息,你说。

    回爷的话,第一个消息是说琉璃国,北狼国还有梦萝国秘密派了三到七人不等的人潜入星殒城,其目的暂时还不明确。

    以前金凤国有寒王那样一个战神,其他三国就是想要挑起战事都要再三惦量惦量,就怕讨不到好处不说还要损兵折将。

    但寒王薨逝的消息不知怎的就传播速度那么快,那三国分明就是听到了风声,这才巴巴跑来一探究竟的。

    星殒城这池水已经够乱了,他们是觉得这水还不够浑,还想搅上一搅?

    这个奴婢不知。

    哼,你自是不知。祝泉冷哼一声,他的眉头拧成一团,半晌后才冷声道:寒王的确是没了,可他手下的麒麟军跟那支神秘莫测的赤湮军还在,尤其别忘了那楚宣王世子还在,谁倒霉还尚未可知呢。

    撇开种种成见不谈,要说祝泉其实是非常敬佩寒王的,毕竟寒王的战神之名可不是白得来的,光是他的名字就威震四方了。

    有寒王在一日,其他三国谁敢来犯。

    只可惜寒王眼下没了,倒是让某些人又忍不住冒了出来,要说初闻寒王死讯那一刻,祝泉都足足怔愣了好长时间,总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那样一个男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因着不死心,祝泉可是亲自夜探了一趟寒王府,亲自去确认了一番的。

    第二个消息是什么?

    药王的大弟子跟二弟子最近两天将会到达星殒城。毒宗既然跟药王谷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那么药王谷突来两员大将,红佩心中自是担忧的。

    江湖上药王的名声很响亮,但他名下四大弟子的名声也异常的响亮,也就宓妃不曾在江湖上行走,因此,大家对于药王的关门弟子宓妃还不了解。

    但饶是如此,就凭宓妃能入药王的眼,得药王亲自教导,就没有人胆敢小瞧宓妃。

    这个消息你可确认过,是否属实?

    回爷的话,此事事关重大,奴婢是确认过的。

    该死,看来事情是当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祝泉沉着脸又道:可有办法近距离的跟踪他们。

    回爷的话,这怕是不成。

    眼见祝泉的眉头再次拧得死紧,红佩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低声道:药王的大弟子跟二弟子行走江湖都是戴着面具的,至今无人知晓他们的真实面目,奴婢就是有心想要安排人去跟着,可压根就行不通。

    这事儿怪不得你。

    奴婢谢爷体谅。

    让底下的人这两日特别留意城门口,就算他们两人的相貌咱们不知道,但从气质而言还是瞧得出几分的,让人多注意一下。

    是。

    还有什么消息一并说了。

    回爷的话,最后一个消息若是利用得好,对咱们会很有利,可若利用不好,怕会惹火烧身。该说的红佩不会隐瞒,至于要如何抉择却不是红佩能够左右的。

    说来听听。

    爷,消息是从坤宁宫传出来的。

    闻言,祝泉面色一怔,立马就坐正了身子,他目光如炬的盯着红佩,不愿错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坤宁宫?

    是的,奴婢也是意外截获到的信鸽,爷看过这个就明白了。

    话落,红佩从腰间的香囊里面取出一个精致小巧的铜筒,然后双手捧着递到祝泉的面前。

    将铜筒打开看过里面的信,祝泉的神色一变再变,倒是能体会红佩之前话里所要表达的意思,这个消息的的确确还真就是利用得好,他会得利,但若利用不好,那可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你先回去,注意别让什么尾巴给盯上了。

    是,爷。

    那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乐郡主是何脾性尚未可知,寒王之事宣帝既已经交到他们两人的手上,怕是近几天城里都不太平,你自己行事小心谨慎一些。

    这可不是祝泉担心红佩还是什么的,他只是不希望有猪一样的队友,凭白无故的拖了他的后腿。

    是,奴婢谨记。

    很好。祝泉说完就冲红佩摆了摆手,而他自己却是连头都没有抬。

    红佩前脚离开柳宅,祝泉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他得到的消息赶紧告诉媚骨老人,不然这几天他好不容易缓和的局面又会对他不利。

    以前他极得媚骨老人的信,自然不怕什么人在他背后嚼他的舌根,但今时不同往日,哪怕就是他也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师傅,弟子有事禀报。

    进来吧。

    祝泉轻手轻脚的将门推开走了进去,只见媚骨老人在窗台边的软榻上打座,他快步上前恭敬的行了礼,又一点都没有拖拉的将红佩禀报给他的消息,没藏没掖的对着媚骨老人说了一遍。

    到底是师徒那么多年的,祝泉对媚骨老人的脾性还算摸得清,尤其这个时候他的资本低得很,可不就得乖觉一些,让媚骨老人少注意捉磨他一些。

    你说的这些消息可都属实?

    师傅,弟子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说这些胡话的。

    都确认过了?

    回师傅的,除了这纸上所写的还未确认,其他两个消息都确认过了,是真的。

    再看了一遍那纸上所写,媚骨老人就将那纸扔回给祝泉,沉声吩咐道:这上面所写不要改动,重新装回去,让它去它该去的地方。

    是。至于原因,媚骨老人不说,祝泉就聪明的不问。

    那庞皇后是个有意思的女人,呵呵比起她爹庞太师还有意思。

    祝泉心下狐疑却不会妄自说什么,只是恭敬的站在那里听从媚骨老人的安排,既然药王那老东西都将自己的弟子全部叫来助阵,为师又岂能怕了他。

    师傅的意思是将师兄跟师弟们都叫来?

    嗯,这事儿你去安排。

    是,师傅。

    媚骨老人此时的想法非常简单,就算他收的弟子资质不如药王那又如何,但架不住他名下的弟子多,就是凭着人数也能压药王一头,让他翻不了身。

    将其他三国都有哪些人来星殒城打听清楚,若有咱们自己人,就发布密令,为师忍不住想要玩一把大的。寒王毒发死了,媚骨老人其实真觉得挺可惜的,他那颗想要收他为徒的心还真是真的。

    不过有了药楼那一次经历,媚骨老人也不待见寒王起来,对于寒王已死,外界虽有各种传闻,甚至还有怀疑寒王没死的,媚骨老人不置可否。

    在他看来寒王老早就是强之末了,火毒与寒毒缠身又岂是那么容易解毒的?

    真要能解毒的话,那天山老人还不得早就替他给解了,何至于拖到现在。

    请师傅放心,弟子保证完成任务。

    去吧,将他们的身份调查得越清楚越好。

    是。

    太师府

    真是一群废物,本太师养你们何用?

    啪!

    啪啪!

    这已经不知道是庞太师摔的第几只茶杯了,但某太师的气却一点都没有消。

    你们说说你们还能干什么,本太师交给你们办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办好,废物,饭桶,本太师真想一把掐死你们。

    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本太师滚出去。

    滚――

    一群人灰溜溜的退到房外,一个个全都拉耸着脑袋,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都给埋进胸口里去。

    面对庞太师的声声怒吼训斥,他们那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下一刻就会没命。

    爹,您消消气儿,别把自己给气坏了。

    爹,事情还得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

    哎!庞太师抚着长长的胡子慢慢冷静下来,不发那一通火,他才真怕把自己给憋死了,行了你们说的为父心中有数,都坐下为父还有事情交待你们去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46】消息来源,焦头烂额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