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47】紧锣密鼓,庞府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父亲。ggaax沉默半晌,户部尚书庞统还是眉头紧皱的开了口。

    昨个儿夜里到今日早晨,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也分不出那么多的心神去筹谋别的,只能先顾好自己,才不至于被皇上迁怒。

    期间虽说他也没能跟父亲庞太师谈上什么话,可到底他们是父子,哪怕就是一个极小的眼神细节传过去,便能揣摩到各自的几分意思。

    这里没什么外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常言道,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但凡有底蕴的名门世家亦是极其重视长子嫡孙的。

    庞太师虽说除了正妻刘氏之外,还有好些个妾室,但嫡庶有别,在这一点上庞太师的界线分明得很,庶子庶女再如何优秀,那也终将是要为嫡子嫡女铺路而存在的。

    嫡子嫡女的资质即便就是再差,他也看重维护得很,不会叫他人笑话半分去。

    庞太师是个极其重利之人,哪怕就是娶妻生子也是步步算计着的,太师夫人刘氏之所以能将正妻之位牢牢的坐着,让得庞太师对她很是有几分敬重,还得多亏她的肚子够争气。

    成亲不过一年就怀上第一个孩子,成功替庞太师生下嫡长子骁勇侯庞正,狠狠将庞太师其他的妾室踩在了脚下,即便就是有得的妾室生下了庶子庶女,又怎么可能跟她的儿子相提并论。

    嫡庶有别,这是没有任何可能逾越的鸿沟。

    两年后,太师夫人刘氏再次怀孕,随后生下庞太师的嫡次子,便毫无疑问将太师夫人之位坐得稳稳的,再无人能撼动她在太师府的地位。

    府中庶女的出生虽然让庞太师看到了一些希望,但在有几个儿子之后,他更盼望着自己能有一个嫡出的女儿,那样握在他手中的筹码才会更大。

    后来太师夫人刘氏再次怀孕,如愿生下一个命格贵重,容貌绝美的嫡女,便是最后入主中宫的庞皇后。

    对于打小就捧在手心上疼着着的嫡女庞皇后,庞太师对她是寄予了厚望的,索性庞皇后也从未让他失望过,当真就坐稳了后位。

    相较于庞太师对庞皇后的疼爱与纵容,他对两个嫡子的要求是非常严厉的,只可惜他的两个儿子无论是谋略还是其他方面,比起他这个父亲来都要逊色得多。

    嫡次子庞统还好,心思深,有勇有谋,沉得住气也懂得隐忍,但嫡长子庞正比起他弟弟来就要差上两分,性格颇有些好大喜功,让庞太师忧心不已。

    只是嫡长子终究是嫡长子,就算明知他有所不足,庞太师依旧很看重他,有些时候也难免就会偏心于他,好在庞太师精通于平衡之道,否则庞正庞统这对嫡亲兄弟,搞不好怕是还得成仇,明里争暗里斗。

    二弟,大哥脑子没你转得快,你有什么想法什么意见或是什么点子,又或是掌握了什么新的情报尽管开口说,为兄想事情看事情一直都没有你想得周到看得全面,难不成你说了还怕为兄心中记恨不成?

    要说庞正会不知道他在把握人心跟城府谋略方面不如弟弟庞统吗?

    不,其实他是心如明镜的,只是他善于伪装跟隐藏,连带着把他的父亲庞太师都忽悠了过去。

    他知道很多人都明里暗里的说他不如庞统,若非他占着嫡长子的身份,根本就没可能拥有骁勇侯的爵位,但这又如何,谁叫他那么好命先从太师夫人刘氏的肚子里钻出来?

    纵然在暗地里被人说他不如弟弟庞统,可庞正就是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全当那些话就是耳旁风,吹过也就算了,他懂得如何扬长避短来成全自己。

    是以,他将最为真实的那一个自己隐藏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庞太师很看重他嫡长子的身份,因而,他只要不犯任何原则性的错误,那么不管庞统有多么的优秀,他也只有辅佐他的份儿,万万是越不过他去的。

    说句不中听的,你我乃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为了我庞氏一族的繁荣昌盛,咱们应该拧成一条绳,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应是奔着那个目的去的。

    庞统微微垂下眸子,漆黑的眸底幽光闪烁,有时候他不禁满心的怀疑,他大哥究竟是太没心机,还是心机太深,怎的连他也有些看不透他。

    我庞氏一族要想荣华不衰,不是谁一个人就能成事的,为父已经老了,你们兄弟自当要齐心协力,互帮互助才好。通常情况下,庞太师对自己的两个嫡子都是一碗水端平的,不会太偏颇着其中一个。

    他给嫡长子庞正求了骁勇侯的爵位,却也为嫡次子庞统争取到了六部尚书之一的户部尚书之位。

    执掌着户部就好比拿捏住了皇上的钱袋子,因此,只要庞统手脚足够的利落干净,他是可能为自己谋取非常多利益的。

    而他得到的那一部分好处,庞太师却从未找他索取过,就全当是对庞统的弥补。

    父亲还健朗得很,何必要说这些丧气话来给自己找晦气。

    庞太师看了说话的庞正一眼,对这个长子还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可即便就是庞太师更为看好次子庞统,却也磨不过心中那个梗。

    庞氏一族的家业,最终到底还是要交到嫡长子的手上才好。

    父亲放心,我跟大哥是亲兄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儿子比谁都明白,谁也挑拨不了我跟大哥之间兄弟感情的。从很小的时候庞统就知道,即便他各个方面的才能都比大哥要优秀那又如何,就因他不是嫡长子,所以即便他也是嫡出,却愣是处处都要让着大哥。

    不懂事的时候他还会觉着不公平,脾气上来了还要去争上一争,待懂事之后,庞统就学会了收敛自己,再也不会去做那些无所谓的争取了。

    要说庞统嫉妒庞正吗?

    那他当然是嫉妒的,但他还没有到非得弄死庞正自己冒头的那种程度。

    这也许是庞太师的平衡之道起了一定的作用,反正在庞统看来,只要庞正威胁不到他的利益,那么他就是退让一些也无妨。

    名头上的一些东西,哪里能比得过实实在在握在自己手里的权利?

    别看庞正占着骁勇候的爵位,面子上瞧着好看,实则手中没有一点实权,想做什么都施展不开手脚,反倒是他这个户部尚书,简直不要做得太潇洒。

    只有咱们庞氏一族好了,咱们兄弟才会越来越好,地位也越来越高。野心这种东西,一旦在心里生了根发了芽,也就不是那么容易舍下的了。

    庞氏一族有着怎样的野心,那差不多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当然,明眼人是知晓他们野心的,却也架不住还有一大群看不透实质的人存在。

    父亲也请放心,不管儿子做什么,事先都会跟二弟商量着来的,断不会自己拿主意。庞统都表态了,庞正还能干坐着么,自然也要表一表自己的衷心。

    你们兄弟俩儿能这么想就对了,只要你们兄弟齐心,那就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越是这个时候你们越要心齐,所有力气都往一个地儿使,唯有如此才能战胜所有敌人。

    也是这些日子庞太师太过忙碌,堆积了很多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少了时间关注两个儿子,突然察觉到他们兄弟之间的异样,少不得就要出言敲打敲打他们。

    儿子谨记父亲教诲。

    这些事情暂且不谈,咱们要分析清楚眼下的局势再做出对咱们最有利的谋划跟安排,都说说你们的看法跟想法,也让为父瞧瞧你们都有长劲没有。

    说来庞太师对孙辈是非常不满意的,嫡长孙庞翔跟另外四个男孙都没啥大智慧,心计城府这些简直可以忽略不许,行事张扬鲁莽不说,帮不上家里的忙还尽给他惹祸,光是替他们收拾善后都让人头疼。

    也是以前没有将他们给教好,现在就是后悔也找不着门儿,索性还有两个小子年纪尚小,往后悉心培养教导还能有出息。

    翔哥儿跟西哥儿他们都大了,有些东西他们学都算晚的了,你们为人父的应当好生教导,不得再让他们这游手好闲下去。

    是,父亲。

    让他们都收收心,该学的现在都要好好的学起来,你们就告诉他们,为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亲自考教他们,倘若达不到为父的要求,那么就丢出家族去基地历练,你们让他们自己选择未来要走哪一条路。

    庞氏一族的将来是要站在更高位置的,庞太师自己已经老了,但他的儿子正值壮年,他的孙子还年轻,他们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么他就不能将他们给养废了。

    告诉他们这次别想偷奸耍滑,为父既能将你们兄弟都教育好,没道理会收拾不了他们几个小子。

    是,父亲,他们的确是该收心了。

    哼,你们心中还有数就成。

    说到对各自儿子的教导问题,庞正跟庞统都不敢顶庞太师的嘴,实在是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们是什么德性,要说比起他们的同龄人来说,特么还真当得起‘废物’这个称呼。

    尤其最近这几日让他们就呆在府里什么地方也不许去,没得坏了咱们自己的计划,还落到别人的陷阱里给敌人增加筹码。

    到底是自己的嫡亲孙辈,倘若真要落到别人的手里,还以此来威胁于他,那他到底是舍还是不舍?

    父亲放心,那几个小子也是知晓轻重的,从前个儿开始就呆在府里什么地方都没去。

    庞太师看了庞正一眼,抿着唇沉声道:他们听话自是最好,大家都省心。

    一晃时间也过去了大半年有余,年后找个时间将菲姐儿接回来,身为庞家的女儿,她的肩上还有她未完成的使命。庞菲原是庞太师精心培养出来的一枚棋子,只可惜好好的一枚棋子却被宓妃给毁了,害得庞菲声名尽毁,不得不离开星殒城的贵圈儿去躲避风头。

    那么一颗绝佳的棋子,舍弃掉本就让庞太师如同割肉一般了,又如何甘心让她说没就没了,当然得想其他办法保住庞菲,毕竟在庞太师看来庞菲还是有大用处的。

    菲姐儿若是知晓父亲还这般惦念她,定会非常开心的。打从他的正妻白氏娘家败落,又累得太师府‘荣登’了药王谷的黑名单,白氏在整个太师府就如同隐形一般的存在了。

    她失势之后,二房迅速崛起,庞正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计较着的,若是他那个聪明绝顶的宝贝女儿能回来,压下弟媳妇孙氏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不只一次庞正很懊恼,觉着庞菲怎就是个女儿,若他是个儿子的话,太师府哪里还有他二弟庞统的位置。

    让烟姐儿什么都不要想,就乖乖呆在绣楼里绣自己的嫁衣就好,太子妃之位非她莫属,不要坏了名声。

    父亲放心,烟姐儿是个听话的,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另外也别误了洁姐儿跟芯姐儿的教导,她们是我庞氏一族的女儿,就合该得到最好的。交待完这些,庞太师也就收了心,谈论的事情慢慢回归正题,温家那丫头太过狡猾,派出这么多的人也没试探到她的底,实在可恨至极。

    只要一想到早朝时分在金殿之上,宓妃一字一句将他堵得哑口无言,庞太师就恨不得将宓妃给撕了。

    他简直就跟宓妃八字不合,一旦有那丫头出现的地方跟插手的事情,他就是想顺利都顺利不起来。

    可若换一个角度去想,庞太师又不免哀叹,怎的那丫头就不是出在他庞家。

    如若她是出在庞家的孙辈,怕是庞太师也会非常的庞她,又何愁他们的大计会不成。

    寒王之事有楚宣王世子插手就够棘手的了,现在又掺合进一个温家丫头,怎么算都对咱们很不利。固然寒王死了,庞正的心里很痛快,觉得挡在太子跟前的最大障碍被除了,可谓是扫清了太子的路。

    但是,那接连两次刺杀寒王的人黑衣杀手都是些什么人,又是谁派出去的,庞正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不知怎的心里还相当的慌乱。

    不清楚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跟发展,就算寒王死了,庞正的心也安定不下来,就怕那把火会烧到自己的身上,就连防都防不住。

    以前还好,皇上或多或少都还有所顾忌,更是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但显然这次寒王毒发身死,已然彻底触怒了皇上,没得就要死些人来平息皇上的怒火。

    尤其那温家丫头跟咱们太师府相当不和,难保她不会把脏水往咱们身上泼,咱们不得不防。

    那丫头是个什么性子谁也没琢磨得透,又是个不喜按牌理出牌的主儿,光是防着她还不够,还得想办法主动出攻才成。庞太师皱着眉头,反正就觉得能跟宓妃扯上关系的事情那都不是好事。

    除了温家丫头要防之外,楚宣王世子更得格外注意,毕竟他跟寒王可是嫡嫡亲的表兄弟,平时虽不见得他跟寒王有多少交情,但谁又知晓他们私交如何。比起宓妃显然庞统更为担心和警惕陌殇,偌大一个璃城都能被陌殇守得跟铁桶一样,那他就绝非简单的人物,稍稍一个大意就会让他们立于万劫不复之地。

    父亲,二弟说得不错,那温家丫头就算从琴郡调来驻军也无妨,她手下有兵咱们也有,总不能让她一个女人骑到头上。沉着脸皱着眉,庞正顿了顿又道:倒是楚宣王世子在朝堂上喜怒不形于色,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怕是为寒王报仇都不足以泄他心头之恨。

    嗯,继续安排人盯死了温家丫头,她既然已经知晓那些刺杀她的人都在试探于她,那本太师就不介意再多送一些人过去堵着她。

    父亲这般安排也好,至少能分散一些她的注意力,咱们也好着手布置别的。

    楚宣王世子那边也盯紧了。

    父亲放心,人是我亲自安排的。庞统虽说很不想跟陌殇打交道,但都这个时候了也由不得他愿意还是不愿意。

    父亲,儿子有一个问题不问,心中不痛快。

    你说。庞太师看了一脸阴沉纠结的庞正,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慑人的阴冷。

    那些刺杀寒王的黑衣杀手,父亲知道是谁的人吗?庞正跟庞统还算是孝顺的孩子,更何况那么大的事情,他们没有得到庞太师的许可,断然是不敢自己下达命令的。

    遂,不只庞正很好奇,就连庞统都好奇不已。

    为父要是知道也就不头疼了。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庞太师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庞皇后身上,只可惜现在后宫被严密的看管了起来,他也不敢冒然传信到宫中,唯有静待庞皇后给他传信。

    这事儿你们先别管,这几件事情由你们亲自去办,否则为父不能安心。

    话落,庞太师将庞正跟庞统叫到身边,对着他们耳语了几句,可都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

    去办吧!

    是,父亲。

    等到庞正庞统足足离开约莫一刻钟之后,庞太师才沉声对着某一处空气道:来人,去替本太师联络几个人。

    是。

    接过庞太师递到手里的信物,四个黑衣影卫不如风去也如风,几乎转眼之间就失去了踪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47】紧锣密鼓,庞府纪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