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48】独处时光,步步紧逼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寒王府

    安平和乐郡主进了寒王府,你去将消息传递回去,速度要快行动要隐秘。ggaax

    那你盯着这边,可别出什么差错,要不咱们谁也讨不到好。

    知道,赶紧去。

    刷!

    刷刷刷!

    就宓妃踏进寒王府那片刻的功夫,寒王府一道道人影那是‘刷刷刷’的飞来飞去,场面好不热闹。

    要说寒王府的暗卫都是瞎子么,他们就一点没发现府外的动静?

    不不不,寒王手下培养出来的暗卫岂能是瞎的,他们不过就是得了上面的指示,一个个憋屈的装瞎罢了。

    否则哪里能允许那些‘眼睛’在府外活动,还外带传递消息,甚至时不时还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那些‘眼睛’闯进寒王府内查探。

    到底寒王不同于一般养尊处优的亲王,他是从战场上历练出来的,也是惯会领兵出征的,因此,但凡他手底下的人别的方面兴许会欠缺一点,但却基本都有着军人的特质,将‘令行禁止’这四个字诠释得非常完美。

    只要上面命令下达下来,那么他们就会坚决的去执行命令,即便是心中有所疑问,有所不快,却也不会违背命令行事。

    一切只因他们心中有着一个坚定的信念,待得时机成熟他们的疑虑自会有解答的一天。

    陌殇将计就计引蛇出洞,以及寒王假死的消息,偌大的寒王府仅有不过一手之数的人知道内情,其余的隐卫,暗卫还包括寒王的亲卫队在内,他们统统都不知晓内情,只以为他们的王爷是真的死了。

    此事牵扯甚大,稍有一点风声外传,最后都达不到这样的效果,也很难取信于人。

    是以,寒王假死这件事情本身就不能让太多人知晓其中内情,遂,除了个别人之外,寒王府上上下下所有忠于寒王的人都是真情流露,全然不似演戏。

    在那些人看来,就算是演戏也演不到这么逼真,只要事情是假的,寒王府上下这么多的人,又岂会找不出一个两个露出破绽的。

    唯有让寒王府上下众人都认定寒王已死这件事情是真的,他们才能表现出最为真实的一面,如此,方能取信更多的人,让那幕后之人尽快暴露出来。

    也正是利用了那几拨人的这起子心思,这才使得那些接二连三潜进寒王府暗查寒王身死真假的人更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然后回去回禀的话就更如了陌殇的意。

    郡主。

    前院正厅的灵堂内放置着装有寒王的棺材,里外都跪着身披孝服之人,王府大管家看到一袭白衣素裙走进来的宓妃先是恭敬的行了礼问了安,这才递了一柱香给宓妃。

    宓妃喜怒不形于色的接过那柱香,然后对着寒王的灵位行了礼,又低声对大管家说了些什么,一切看起来都合情又合理,却是让得那暗处隐藏之人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偏又不敢动作太大以免将自己给暴露了。

    本郡主奉旨跟楚宣王世子一同彻查寒王遇刺事宜,大管家应该也收到了消息,为了尽快找出幕后真凶,本郡主希望大管家能全力配合。

    请郡主放心,老奴会领着寒王府上上下下所有的人全力配合郡主调查,务必要将那害了王爷的真凶给找出碎尸万断,否则都对不起王爷的在天之灵。

    皇上对此事很是重视,本郡主跟楚宣王世子也会竭尽全力,你们就先放心吧。

    不知郡主有什么想要问的,老奴必定知无不言。

    先领本郡主去寒王的书房看看,等一会儿本郡主将情况了解一下,还要见什么人的话,你再行安排。

    是。

    晚些时候楚宣王世子应该也会来,他若到了你便直接领他来见本郡主即可。

    是。

    幽夜跟苍茫可是一直都近身伺候寒王,直到后面的话宓妃并没有说完,相信大管家也能明白她的意思,倒不用刻意点出什么。

    回郡主的话,幽夜跟苍茫的确是一直伺候着殿下的,郡主可是要找他们问话,老奴一会儿便去安排。

    嗯,本郡主的确有几个问题要问他们,就叫他们到寒王书房来见本郡主。

    是。

    大管家走在宓妃的前面领路,只稍稍领先宓妃一步半,且还规矩的错开了位置,丝毫不敢拿大。

    随着他们两人一边走一边声音不大不小的交谈声渐远,那隐没在后面的人左右张望了片刻,确定自己没有被盯上,方才敢起身离开外往而去。

    该死,那些人果然没有死心。

    有什么可气可恼的,不过就是一群秋后的蚂蚱了,无论怎么都蹦Q不了太久的。

    话是那么说,但也着实太膈应人了。

    爷难得花费那么多心思,那么多精力布下这么大一个局,若是不能拔出萝卜带出泥,将幕后藏着那人给收拾干净了,那爷岂不是白忙活了。

    他家爷不做的时候还好,谁也犯不到他手上,但只要他家爷打定主意要做什么的时候,那与之为敌之人也就惨了。

    更何况这次最大的后盾可是皇上,这天下除了意图谋反之辈外,谁敢称自己是老大,谁又敢只手遮天?

    哼,那些人就是日子过得太顺遂,没事儿就非得找点事儿,最后就是死了也是活该。

    先别废话了,之前按照爷的吩咐,咱们一个放了六个探子进来,现在有两个溜了,另外四个可得盯紧一些,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可得倒霉悲催的受罚。

    成,溜掉那两个交给寒王府的影卫首领去盯着,咱们两个兵分两路,一人负责两个。

    嗯。

    这会儿只有郡主来了,世子却还未来,他们定是打着想要探一探郡主跟世子都要谈些什么才会给自家主子传信或是离开,倒是先离开那两个比较聪明。

    虽然还未得到明确的指示,但就宓妃跟赫连子珩先后在寒王府出现,那么剩下那四个探子就没有必要再回去复什么命了。

    他们的命必须留在寒王府,成为陌殇跟宓妃打响第一战的引路石。

    反正都是要死的,不过早一点跟晚一点罢了。

    真正的幽夜跟苍茫自是随侍在梨花小筑寒王左右的,此时刚被宓妃点名要见,实则藏在暗处掌控整个寒王府局势的幽夜苍茫,其实就是无悲跟无喜。

    他们倒是很想跟在自家世子爷的左右,但架不住他们有一个很不待见他们的主子好伐,陌殇哪里需要他们的保护,还是让他们物尽其用的痛快。

    若是天山老人跟寒王的两位师兄得空了,大管家不妨知会他们一声,就说本郡主想要见一见他们,有些问题要请教。

    殿下的师傅跟师兄现都暂时住在殿下的院子,老奴这便去请示他们,看看这个时候他们是否愿意见郡主。大管家虽说将寒王府里里外外都打点得非常妥当,但他却是个不知情的。

    不然他若知晓寒王是假死的,怕就难以骗过那么多人的眼睛了。

    无妨,大管家只管去问就好,他们的心情本郡主都能理解,更何况本郡主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怕是这个时候天山老人正恼得很。

    寒王到穆宅向药王求诊被拒一事,在星殒城压根不是什么秘密,而后天山老人舍下脸面亲自去请药王来替自家徒弟诊治,却回来晚了一步,寒王毒发没了。

    可想而知这会使得天山老人有多么的愤怒,没有迁怒于药王都不错了,哪里还会给药王好脸色瞧,连带着药王的徒弟都不得天山老人待见。

    是以,这个时候宓妃提出要见天山老人跟他另外两个徒弟,也不能怪天山老人欺负宓妃这个小辈,谁叫她的师傅是药王呢。

    大管家且去问问就好,见与不见都莫要为难,本郡主再想其他办法便是。

    郡主奉旨彻查殿下的事,那是为了还殿下一个公道,老奴相信天山老人前辈作为殿下的师傅,另外两位公子作为殿下的师兄,他们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赌气的。

    嗯。宓妃点了点头,自己推门走进书房,颇有些不放心的又道:如果他们不愿意切莫勉强,等会儿本郡主亲自去见他们便是。

    大管家恭敬的颔首,待得书房的门再次闭合上,他才收回目光退了下去。

    我以为你会躺到棺材里。

    寒王的书房很大,非常的宽敞不说,里面更是藏书超级的丰富,比起一般的藏书楼都不会逊色。

    宓妃穿过几排书架走到里面,抬头便见身着一袭玄色锦袍,银发紫眸的陌殇邪魅慵懒的斜躺在一张贵妃椅上,瞧瞧他还真是会享受得很。

    只是她一开口,那语气真是说不出的遗憾,听得某世子嘴角直抽抽。

    媳妇儿,为夫并没有那样的癖好好不?一双如紫水晶般璀璨的凤眸流光溢彩,惑魅之气横生,一眼望进他的眼里好似连整个灵魂都要被吸进去,满目都是惊艳。

    闻言,宓妃不爽的翻了个白眼,正准备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陌殇却是长臂一伸直接就将宓妃给搂进了怀里,抱到腿上坐了起来。

    你

    媳妇儿,咱们这都好几天没见了,快说有没有想为夫,嗯?陌殇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挑起宓妃的下巴,狂放肆意邪魅逼人的紫眸一瞬不瞬的望着宓妃,那眸底写满了期待。

    如此近距离的凝视宓妃绝美脱俗的小脸,尤其是那水润的红唇,更是让得陌殇受不住般,低首就浅吻了几下,怎么都不够似的。

    谁是你媳妇儿了,胡说八道。男人魅惑至极的暗磁低沉嗓音,听得宓妃浑身直冒鸡皮疙瘩,身子竟不受控制的软了几分,这让某女相当的懊恼。

    可恶,这家伙对她的影响力真是越来越大,害她自控力都降低了,简直不能饶恕。

    我的媳妇儿可不就正被我给抱在怀里,宝贝儿你说是也不是。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你给我正经一点。宓妃无奈的撇了撇嘴,真是拿这家伙没办法。

    为夫很正经啊,难道宝贝儿希望为夫对宝贝儿做点不正经的事情。

    宓妃嘴角一抽,俏脸一黑就想一巴掌招呼到某世子的脸上,某世子却好似看穿了宓妃的小心思,直接就将宓妃纤细白皙的小手给握在了手心。

    媳妇儿,你有想我吗?

    想了想了,我想死你了。很多时候某世子是近乎偏执的,他要不能得到一个答案,就会一直闹到你没办法为止。

    说得这么勉强,看来是为夫做得不太好

    没等陌殇把话说完,宓妃倒是豁出去的猛地抱住陌殇的脖子,然后飞快的吻过他微凉的嘴唇,白净的脸蛋儿立马嫣红一片。

    唔待陌殇反应过来,自是不会让宓妃有机会临阵逃脱。

    开玩笑,他已经好几天没能好好亲近亲近自己的小女人了,说好的吻呢,哪里能让她飞快的吻上来就一触即离。

    陌殇的吻强势而霸道,丝毫不容许宓妃有半点退缩,如狂风刮过,又如暴雨侵袭,你以为他会一直狂肆霸道下去,却不知他越吻越是,节奏慢下去之后又如细风和雨,直到宓妃在他怀里软成一摊泥。

    混蛋。

    暖暖的手掌轻轻揉了揉宓妃的发顶,垂眸看宓妃趴在他的胸口微喘,陌殇深邃的眸底就好似能溢出水来,那温柔,那溺,好似能将人给溺毙了去。

    阿宓,我好想你。

    嗯。

    你就是我媳妇儿,下次再敢否认看为夫不惩罚你。

    宓妃无语的撇了撇嘴,猛地想到这家伙超强的战斗力,又只得极其不甘心的敛了心思,没好气的道:是不是还说不准呢,等你是了再叫也不迟。

    宝贝儿难道是着急着嫁我?

    宓妃,

    这家伙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怎么说得她就非他不嫁了呢?

    虽然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可她万万不会承认的,省得这家伙尾巴都能翘到天上去。

    阿宓不着急嫁我,为夫却着急要娶阿宓。经历了那么多风雨,陌殇从来都不会怀疑宓妃对他的感情,哪怕偶尔他会吃些小醋,却也不会搞些有的没的出来让宓妃表现得有多在意他。

    那般幼稚的行为,某世子是表示不屑的。

    你就没个正经的。宓妃伸手点了点陌殇的额头,如水的眸子却是直勾勾的瞅着他瞧,倒是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

    她看自己的男人,又没招谁惹谁的,谁还敢有意见不成?

    宝贝儿你再这么盯着为夫瞧,可就别怪为夫不客气了。

    咳咳宓妃轻咳两声,小脸上的表情宓模虼降溃罕鹉帧

    没闹,是阿宓太过诱人。

    我又不是吃的。

    可为夫却是太想吃掉阿宓了。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陌殇要没一点想法,那才见了鬼了。

    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宓妃没有经验却不代表她没有见识,几乎秒懂了陌殇的意思。

    不要扯那些有的没的,我来可是跟你谈正事的,你那甩手掌柜也别做得太痛快。

    是是是,正事要紧,为夫就是把什么给忘了也不会忘记眼前的事。提到这个陌殇心里就有把火在烧,脸上的表情也臭臭的,要不是还有这事儿横在中间,为夫早就上相府提亲成功了,也向全天下的人宣告,阿宓是我的,谁也不许打阿宓的主意。

    原本陌殇跟庞皇后之间还没大仇怨的,但经这么一闹,陌殇都恨不得一剑了结庞皇后,没她这么能作,他何至于到现在还没能在宓妃的身上打上他的标签。

    我爹跟我娘虽说对你的态度尚可,但明显还没有同意你跟我的事情呢,熙然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上相府提亲就能成了。

    索性正事也要等到赫连子珩来了再谈,不然他们两个谈过了,等赫连子珩来了还得再说一遍,懒得浪费那个口水。

    为夫的自信可不是别人给的。

    哦?

    宝贝儿要不要猜猜看?

    宓妃抿唇不语,摇了摇头,大有一种我就是不上你当的气势,为夫的自信可是宝贝儿你给的。

    不说浩瀚大陆之上其他三国,单单就是放眼金凤国,但凡知晓宓妃的,就找不出不想迎娶宓妃为妻的男人,若非是宓妃认定了他,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人上相府提亲。

    好在他是先下手为强的,否则现在站到宓妃身边的男人指不定是谁呢。

    熙然的嘴巴可是吃糖了,怎的越来越甜。

    呵呵你个小丫头就当为夫是吃了糖吧!

    哼,就算爹娘点头了,还有哥哥们那一关呢,你啊现在得意还太早。宓妃哪里知道,她家哥哥们老早就把她给了。

    咳咳要说也不是,而是她的哥哥们虽说都是妹控属性的,但却架不住他们都有一颗想要自家宝贝妹妹拥有幸福的心。

    所以,陌殇既是她自己选定并且喜欢的男子,那么他们做哥哥的固然会刁难陌殇,却断然不会毁坏自家妹妹上好姻缘的。

    尤其撇开所有其他因素不谈,单单就只看陌殇这个人,无论各个方面都是极其出挑的不说,还是世间女子都想嫁的那一类。

    如此好的条件,他们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反正即便他们心里是认同陌殇做自家妹婿的,却也忍不了自家宝贝妹妹养大后就被狼给叼走的浓浓失落感,愣是一点没手软的揍了陌殇一顿。

    你这丫头这么幸灾乐祸真的好吗?

    有吗?宓妃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那一脸无辜的小表情,愣是让陌殇内伤不已。

    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小东西,还真是知道他哪里痛就往他哪里踩。

    阿宓只要安安心心等着做我的新娘就好,至于其他的为夫心中有数,断然不会让阿宓等太久的。

    那我就等着。

    溺的看着宓妃脸上绽放的笑颜,陌殇的一颗心被胀得满满的,他轻刮了刮宓妃挺俏的瑶鼻,柔声道:阿宓可有去梨花小筑看过阿寒的恢复情况?

    能入陌殇眼的人并不多,寒王便是其中一个。

    在世人看来,陌殇会护着寒王那是因为他们之间或多或少有着血脉关系,实则却不然。

    楚宣王妃的身世之谜揭晓之后,陌殇跟寒王之间可是一点血脉关系都没有,但这又如何,只要是他陌殇所认定之人,哪怕彼此之间半点关系都没有,他亦会倾尽全力相互的。

    太忙了,没时间过去。

    嗯。

    倒是幽夜跟苍茫传了寒王的近况过来,我多少也能评判到他的情况,再有诸葛前辈跟燕如风和溥颜盯着,想来恢复情况很好,不然他们肯定早就找上我了。

    寒王危险就危险就在解毒之前跟解毒之时,只要熬过那一关,后面养起来却是一点都不费劲。

    阿寒恢复得好就好,我可不想一直替他收拾这烂摊子。

    他这摊子是挺烂的,不过璃城那个摊子也没比这里好到哪里去,你也的确分不出这么多的精力来管这里。

    陌殇凤眸微扬,看着宓妃道:宝贝儿的消息可真是灵通,就连为夫也是刚收到的消息。

    哼,我自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扣扣扣

    陌殇到了嘴边的话被打断,他看了眼宓妃,又抬眸看了看外面,轻笑道:阿珩来了。

    快些叫他进来谈事情,我还有一些事情得亲自去安排才能放心。

    嗯。陌殇轻点了点头,沉声道:进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48】独处时光,步步紧逼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