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49】独处时光,步步紧逼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子珩算是上了陌殇的贼船,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了身,否则他才没这闲功夫搭理这些破事儿,老早带着赤霜就给溜了。ggaax

    听到书房内陌殇的声音传出来,赫连子珩这才伸手推门而入。

    只见他白衣墨发,精致的浮光锦长袍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和晕,乌黑的头发都飘飘逸逸的散落于脑后,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他的不快不慢的步伐就好似神明降世一般。

    他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露在外面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漆黑如墨的眼睛里闪烁着水晶琉璃般的光芒。

    尤其是他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从骨子里无形散发出来的气质,才是最引人注目的。

    咦,你怎的顶了自己的脸出现?从赫连子珩推门开始,宓妃就挣脱了陌殇对她的束缚,自己挑了一张椅子坐下不说,还恶狠狠的瞪了一脸哀怨之色的陌殇几眼。

    虽说她跟陌殇的关系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她也不惧在外人面前与陌殇亲近,但这要讲究时间跟场合好伐,不然她的脸皮也没厚到陌殇那种程度。

    毕竟在宓妃看到赫连子珩这张脸之前,她还以为赫连子珩会顶着陌殇的脸出现,那她若还呆在陌殇怀里的话,会不会很有一种诡异感?

    也正因为如此,陌殇才没有强留宓妃在怀里,否则真把他家小女人给惹毛了,倒霉悲催的还不得是他自己。

    咳咳难不成我的脸很难看?赫连子珩绝对是个如假包换的美男子,比起陌殇来也只是差了那么小小的一丢丢而已。

    那倒没有。看着赫连子珩摸自己脸的动作,宓妃后脑滑下几条黑竖线,嘴角也跟着一僵。

    这莫不是家族遗传,否则赫连子珩怎的就跟陌殇一样一样的自恋。

    我就猜到阿殇在寒王‘死后’不会自己躺到棺材里,更加不会还顶着寒王的脸,所以不见他的时候,我顶着他的脸也就罢了,跟他碰面我可不想顶着他的脸,不然心里}得慌。

    说到这里赫连子珩还超级形象的摸着自己的脸抖了抖,一副他怕怕的样子,看得宓妃脑门上挂的黑线都差不多能下一碗面条了。

    你还真了解他。这一点就连宓妃自己都没有想到,大概也是忙昏头了,不然她早该有此觉悟的。

    那是。虽然宓妃的语气听着怪怪的,但赫连子珩全当这是宓妃对他的赞扬了,接收起来一点压力都没有。

    别看他到了星殒城住进楚宣王府之后,还不曾有机会跟寒王碰上一面,但赫连子珩却也是了解到一些关于寒王的事情。

    其中别的事情赫连子珩都不感兴趣,最最感兴趣的当然就是寒王也心仪宓妃,结果一步错,错终身,就因为慢了一步,结果宓妃就跟他亲亲表弟成为一对了。

    是以,情商还是很高的赫连子珩一点都不认为,陌殇在跟宓妃有单独相处机会的时候,他会顶着一张寒王的脸,那他到底是得有多没脑子。

    别的不说,他可是知道他家亲亲表弟对宓妃那霸道占有欲的,这要不是寒王是他看重之人,而寒王亦是一个坦坦荡荡的君子,怕是陌殇别说助寒王一臂之力了,就是想方设法给寒王添堵也是有的。

    也是寒王心怀坦荡,在明确被宓妃拒绝之后,即便他仍一时放不下对宓妃的感情,却也把住了彼此间往来的分寸,这才使得陌殇又格外看重了他几分。

    毕竟大家都是男人,行事自有一套自己的准则,什么事情说开了就算完,不似女子那般斤斤计较。

    哼!瞥了眼赫连子珩脸上那洋洋自得的神色,陌殇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表情那是臭得可以。

    一向都只有他看别人笑话的,今个儿轮到赫连子珩瞧了他的笑话,陌殇这是妥妥犯了小心眼,心里不痛快了。

    啧啧啧,赶紧管住你家男人了,我怕再继续呆下去会横尸街头。赫连子珩僵着嘴角受着陌殇的眼刀子,俊脸上的笑意却有些崩不住,宓妃没看出陌殇对他的威胁,倒是瞧着他那行为妥妥是在挑衅某世子啊!

    白嫩纤细的小手摸了摸下巴,宓妃眨着水灵的大眼睛粉唇轻抿,莫测高深又似笑非笑的软声道:你都说这是我男人了,自然我是夫唱妇随的,不管熙然想做什么,我都无条件支持。

    赫连子珩好似受了惊吓般瞪大双眼,望着宓妃那是一脸的不敢置信,就连微张的嘴巴都忘了要闭合上,你你你

    颤着手指着宓妃,愣就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可见受的刺激不小。

    哈哈哈相对于赫连子珩对宓妃一句话的无奈又无语,陌殇整个人却是心花怒放,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

    能得自家小女人这般爱重,他能不乐呵么!

    果然还是我家宝贝儿心疼我。说着陌殇就没忍住一把将宓妃给抱了个满怀,全然就当赫连子珩不存在。

    你们赫连子珩眼瞅着宓妃被陌殇给抱进怀里,起先还挣扎了两下,结果陌殇抱太紧根本挣脱不开之后,宓妃也就随他去了。

    反正赫连子珩也是自己人,被他看去就被他看去了,宓妃短暂的纠结片刻,立马就接受了现实。

    秀恩爱死得快。终是没能忍到最后,尤其是看到两人竟然都当他不存在之后,赫连子珩也暴走了。

    哼,说什么秀恩爱死得快,本世子看你这是羡慕嫉妒恨才对。他乐得跟自家小女人秀恩爱,更是一点没将赫连子珩这话放进眼里,他分明只在赫连子珩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羡慕跟嫉妒。

    熙然说得对,他就是羡慕嫉妒恨咱们,谁让他是孤家寡人呢。

    赫连子珩,

    僵着脸,颤着手,赫连子珩万分无语的摇了摇头,以他一人的战斗力实在是斗不过这两货,他还是妥妥的败退为妙。

    既然你们都知道我是孤家寡人一个,那你们是不是就该注意注意影响,好歹也顾忌一下我的感受成不?突然,赫连子珩流露出一副受了欺负的委屈模样,直瞧得陌殇跟宓妃鸡皮疙瘩掉一地。

    若非知晓这货是个什么属性的,只怕两人都要认定赫连子珩这纯粹就是在隔应他们。

    你要羡慕的话,那就赶紧去找一个,相信舅舅跟舅母知道了会非常的高兴。

    人活着就要往前看,虽然一开始在‘绝望深渊’紫晶宫的日子并不太美好,甚至陌殇还险些被逼着去做自己不喜之事,但陌殇也不是是非不分之人,他心里还是知道的。

    如若他们当时还知晓别的法子可以救他的性命,陌殇相信他们不会那般不顾他的意愿,到底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陌殇便选择了原谅。

    纵然有那么一段时间,陌殇对存在于自己回忆里的母亲寒了心,认为她做出来的事情不可理喻,甚至于令他厌烦不已,但不管怎么说赫连梓薇是打心眼里疼爱他这个儿子的,他便不能忘了她的生养之恩。

    好在赫连梓薇醒悟得早,也愿意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陌殇又如何不能再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不管怎么说那终归是他的母亲。

    至于宓妃,从一开始她固然对赫连家那些人的做法大感不满,心中也是恼怒的,但就如同陌殇心里所想的那样,在那样的局势之下,站在他们的立场来说,他们其实并没有错。

    一切的一切,皆源于他们想要让陌殇活下去,至于陌殇此后会不会幸福,压根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换个角度去想,倘若是温老爹跟温夫人还有她的三个哥哥站到赫连家的立场,如果那是救她的唯一方法,宓妃相信她的爹娘跟兄长都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取舍。

    在他们看来没什么比性命更重要的,在活命面前,其他的统统都要靠后。

    是以,宓妃没什么不能愿谅的,更何况赫连子珩从头到尾都对陌殇极为照顾,可谓是妥妥将陌殇这个表弟疼进了心坎里。

    这份情宓妃是记在心里的,该给的尊重自不会少。

    你若拿不定主意,我们可以帮你参考参考。说起这个宓妃那是一脸的认真,看得赫连子珩连连摆手,一脸的敬谢不敏。

    你们之间这叫天设的一双,地设的一对,两情相悦,白首不离的,看着你们之间这羡煞旁人的感情,我自是也想寻个合心意的。

    说到此处赫连子珩就恨恨的瞪了一眼这两人,没好气的道:但能相互喜欢,又钟情于彼此的人,又岂是那么容易找得到的,你们嘴上说着倒是轻松,还真就觉着这世间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的。

    以前赫连子珩的面前可没有如陌殇跟宓妃这样的范例,他对男女之情也看得极淡,只道是一切随缘。

    可在接触过陌殇和宓妃之间这样的感情后,赫连子珩的眼界跟要求可就高了很多,如若没有遇到对的那个人,他又怎肯舍出自己的那颗心。

    咳咳跑偏题了,咱们聚在一起可不是讨论终身大事的。

    闻言,赫连子珩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他轻扯着嘴角,心中不断的腹议,这事儿到底谁先挑起来的?

    收到自家小女人的眼神警告,陌殇也是收了心思,就怕真把宓妃给惹毛了,虽然私心里他是挺想将宓妃留在身边多陪陪他的。

    但一想到外面那个巨大的烂摊子,得,还是先将麻烦解决干净了再说。

    言归正传,我们就是在等你来了,再商议商议后续事情要如何处理的。

    该撒的网咱们都已经撒下去了,而且就连周边的网咱们都收拢了一部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剩下的也都不过是些收网善后工作了。好歹赫连子珩也曾是涅城的少城主,眼界也好见识也罢,那都非常人所能比拟,自然这些日子配合起陌殇来也是行云流水,丝毫不露破绽。

    诸如此类的事情,纵然以前见得不多,可架不住人聪明,又懂得举一反三,做起事来自然事半功倍。

    你所扮的寒王已经如幕后之人所愿那般死了,几次三番来试探之人回去后都该心下安定了,加之全城百姓都在为寒王披麻戴孝,就算有些人心中还是不放心,却也不会联想到这事儿从头到尾就是寒王设下的一个局。

    听着赫连子珩的分析,宓妃只是点了点头,却未曾着急着说话,只等他将自己的意思全表达完了再说也不迟。

    现在阿殇已经从‘寒王’这个身份里摘了出来,寒王府明面上由天山老人坐阵即可,至于阿殇便能隐在幕后掌控全局就好。话锋一转,赫连子珩接着又道:另外,我就不需要再以阿殇的身份出现了,倒是可以空出手来去帮阿殇做点别的。

    不是没有察觉到赫连子珩在说后面句话时,幽深眸底那丝丝戏谑之意,陌殇只当自己没有瞧见。

    那货的言外之意可不就是,你瞧,我可是了你跟宓妃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怎么样你得感谢我吧!

    咳咳,说来也是这么回事儿,按照宣帝的旨意,寒王一事交由陌殇跟宓妃负责彻查,这赫连子珩退出来,陌殇可不就能光明正大跟宓妃同进同出,相互亲近了。

    阿珩放心,我自当好好谢谢你。

    呃

    赫连子珩只觉小心肝颤了颤,他怎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某世子的眼神儿太过犀利。

    正好熙然脱不开身,你若能代表着熙然去璃城主持主持大局也是极好。

    阿宓说得不错。收到璃城传来消息的那一刻,陌殇心中就已经有了打算。

    目前星殒城局势不稳,一个搞不好就要爆发战事,陌殇这个时候自然走不了。

    然而,眼下璃城的局势也不好,因着他不在,楚宣王府可是闹得很厉害,他若再不发声的话,还不知要闹出什么样的乱子。

    尤其这个时候陌殇更不能允许他人将手伸进璃城,否则往后还有他头疼的地方。

    你你你赫连子珩指着陌殇‘你’了半天都没说出句完整的话,好半晌后他才拉耸着双肩,黑着脸不甘的道:敢情你这小子老早就算计到我身上了,亏得我被了还在帮你数钱。

    噗――

    实在是赫连子珩大受打击那副‘我已生无可恋’的表情把宓妃乐得不行,没忍住就给笑喷了。

    璃城风光独好,你会喜欢那里的。陌殇一本正经的说着违心话,看得宓妃嘴角直抽抽,也是不禁在心里替赫连子珩掬了一把同情泪。

    没曾想这都还不算完,陌殇仍不忘继续补了两刀,正好母亲当年在楚宣王府可是受了那老妖婆好些委屈,你作为母亲的娘家人,自当去为母亲讨还些公道。

    这下不但是赫连子珩瞪大了双眼直瞪陌殇,就连宓妃也是惊诧的瞅着陌殇,暗忖:这货的这算计,简直也是没谁了。

    我就知道你透过管家的嘴将璃城的情况透露给我知晓就没安好心。撇了撇嘴,赫连子珩虽说对此万分无语,却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正如陌殇所言,他作为赫连梓薇的娘家侄子,可不得去为自家姑母讨还公道么。

    索性我在这乌烟瘴气的星殒城也呆得烦了,换个地方去整得别人人仰马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的身份我会安排,到了璃城之后自会有人接应于你,而你直接代表着我,倒是不用给他人什么颜面。

    既是有阿殇这句话,那我便不客气了。

    只要在我回璃城之前不搞出人命,你便将那些人当作玩具好好玩耍一番吧!

    嗯,如此正合我意。

    宓妃看看陌殇,又看看赫连子珩,最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只是有点接受不了他们就这么三言两语,竟然就决定了一帮子人的命运。

    啧啧啧,从此刻开始,宓妃不禁担心璃城楚宣王府那些人会不会太脆弱,但愿不要被某少主给玩死了。

    另外有关璃城的一些详细资料,我会吩咐人给你准备一份,不会让你抓瞎的。

    嗯,你的安排我自是放心。

    如此,今晚你便起程离开星殒城,前往璃城吧。

    好。赫连子珩此番出来历练,增长见识,兴许就是要透过这些繁琐之事,他才能真正的做到悟,否则他在修为之上怕是难以再有所精进。

    我离开之后,阿殇便接手我之前做过的事情,这上面是我记下的一些重点。话落,赫连子珩递给陌殇一个小巧精致的册子。

    可见,从陌殇将璃城的消息透露给他,赫连子珩便猜到了陌殇的打算,也就做好了给予陌殇助力的准备。

    握着那本册子,陌殇自是呈赫连子珩这份情的,但面上却难以表现出什么。

    璃城之事交给子珩表哥最为妥当,也是解了熙然的后顾之忧,至于星殒城这混乱的局势,有我跟熙然解决就好。似是瞧出他们之间那宓钠眨靛适笨诨馑堑霓限危渌涤泻眉覆θ硕济俺隼词蕴搅宋业纳硎郑渲姓季荼壤畲蟮挠Ω檬桥犹ε沙隼吹模蠢此嵌⑸衔伊恕

    后宫被皇上盯死了,庞皇后消息渠道再如何的隐秘,越是这个时候她就越发不会冒险,怕是就连庞太师跟太子都在疑虑,寒王之事到底是不是庞皇后出的手。若非是发现了潜藏在寒王府中,隐藏得最深的那枚暗棋,就连陌殇都想不到庞皇后还有这般手段。

    不得不承认,之前陌殇是小看了庞皇后的,直到那枚暗棋浮出水面,陌殇才不禁后怕的想到,也是之前庞皇后未曾想过要取寒王性命,否则寒王哪里还能等到宓妃回来替他解毒。

    熙然说的只是一个方面,庞皇后既然出了手,那么必然还有后招的,否则她岂不是挖了坑,还准备将自己也给一起埋了。

    嗯,我觉得宓妃说得对,那庞皇后还得小心应对,只怕宫中皇上防得再紧,庞皇后真要有心,她也定然会传递消息给庞太师或是太子的。

    否则一旦庞太师跟太子因着顾忌她而做了什么坏她大计的事情,届时,庞皇后才真该哭呢。

    这次无论如何本世子都要将庞皇后连根拔起,算是为以后清除庞氏一族做准备。

    嗯,咱们就来做第一步好了,后面的事情自有寒王自己超心。

    嗯。陌殇跟赫连子珩都认同的点了点头,这是属于寒王的战场,他们可不能将寒王的猎物全给猎杀了。

    接下来三人又对如何拉出庞皇后商量了一番,最后制订了计划,对于另外几个消息,也做了一番安排跟部署才觉得心里踏实了。

    琉璃国,北狼国跟梦萝国潜过来的人就交由我来负责,阿宓不要插手。

    嗯。

    但药王谷与毒宗一战,阿宓可要抓紧一些。

    好,这个不成问题,寒王恢复的情况不错,等我找个时间亲自去看看,若是行的话,他也应该早些参与进来。

    不瞒你们两个,这一点也正是我想说的。赫连子珩摸了摸鼻子,突然被陌殇跟宓妃盯着看,他还觉得脸皮有些发烫。

    太子明王等人那边

    他们有我的人盯着,阿宓不用担心他们会有精力跑出来作乱。

    嗯?宓妃扬了扬眉,倒是没有想到陌殇手下还有人可调派。

    想什么呢,我手下的确还有人,不过调来盯着太子他们的人可不是我的,而是阿寒的。

    寒王。

    他虽要将养身体脑子却没有废,麒麟军被他分别安排去了边关,而赤湮军中的骑兵却是悄然潜伏在星殒城外了,阿宓若有需要倒是可以调用。

    宓妃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她怎么把这给忘了,赤湮军那几个头头被你征用了?

    只是小部分,大部分留着给阿宓。

    宓妃撇了撇粉嫩的小嘴,并没有太过在意,说到军队她的手上也用,只是并不宜冒出来罢了。

    封地琴郡外的驻军虽说不是宓妃亲自训练出来的,却也是按照她的方式训练出来的,那能力自是非一般军队士兵所能相比。

    此番正是她需要用到他们之际,断然不能让人小瞧了去,那就先这样,咱们就开始期待暴雨风来得更猛烈些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49】独处时光,步步紧逼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