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50】藏身离开,原地待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腊月二十日,卯时初

    暴风雪过后,星殒城迎来了难得的好天气,久不露脸的太阳公公好似勤劳了起来,待白白的浓雾散尽,明媚的阳光便照拂了整个浩瀚大陆。ggaax

    寒冬里的天亮得晚,浓雾又下得大,不说是伸手不见五指,视线所及之处也不过就周遭的两三米内范围。

    母亲,这天寒地冻的,您早些回去休息,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劳累母亲这么大年纪还为我们两个不孝子操心,儿子们心下难安。

    为娘身子好得很,这点算不得什么。年轻时候的老穆国公夫人,那可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实打实是随夫上过战场的。

    虽说上了年纪近些年来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但若比起其他府中的老夫人来说,老穆国公夫人的身体是真挺硬朗的。

    哪怕真就亏损得厉害,近一年来宓妃送了那么多调养身体的药丸到穆国公府,别说将老穆国公夫人的身体养得棒棒的,就连她的几个舅舅跟舅母,表哥跟表姐表妹们也是一个都没落下。

    那身体杠杠的,自是不用多说。

    皇上既是如此信任我穆国公府,那你们兄弟俩就越要替皇上把差事办好了,定要对得起皇上的这份信任。穆氏一族从祖辈传承下来就是行伍起家的,历代都是忠君之士,有些思想是烙印在骨子里的。

    请母亲放心,我们定会好好替皇上办差,绝不辜负皇上的信任。

    嗯。老穆国公夫人听了满意的点点头,又想到二子跟三子在朝堂上所受的委屈,难免就出声安慰道:明面上瞧着你们是被皇上打压了,实则往长远了瞧,皇上却是在明贬暗升,别人不知情你们心中可要有数。

    整件事情里面的弯弯绕绕,老穆国公夫人也是见过大风大浪大场面的,稍稍动脑子想一想,她就能弄明白前因跟后果了。

    也是亏得宓妃丫头是自己人,性子又极其护短,有好东西有好事情从来都不会忘了穆国公府,不然不知其中内情,指不定还要怎样疑心于她。

    尤其是这次皇上对穆二爷跟穆三爷的安排,倘若没有宓妃的明示,穆国公府被推上风口浪尖是小,成为别人阴谋下的棋子才最是可怖可怕。

    母亲,儿子们不是那等拎不清的。

    你们都是为娘教养出来的,你们是什么品性为娘心如明镜。

    穆二爷跟穆三爷默默对视一眼,一时间竟被说得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回话才好。

    皇上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前面的路要如何走也是他们兄弟自己选择了,不管将来的结果如何,不管是穆二爷还是穆三爷都绝对不会后悔。

    这条路是儿子自己选择的,无论前路怎样的艰险,儿子都不会退缩,也绝不会后悔的。穆二爷已经不小了,他也为人夫为人父了,自是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母亲,我的想法跟二哥一样。

    为娘没有要反对你们的意思,对于你们自己的选择,为娘是支持的。老穆国公夫人可不是一般的内宅妇人,她的眼界既高又宽,哪里想不明白这是皇上给她两个儿子的一条康庄大路。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总得有付出才会有收获,在通向那条康庄大路的过程中,又焉能没有风没有雨,只是一路的平坦?

    遂,老穆国公夫人不会去做那等折断自己儿子羽翼的事情,她就算担忧却也会默默的支持他们,她相信她的儿子们没有一个是孬的,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

    难得妃丫头将你们这做舅舅的脾性摸得这么清楚,还为你们争取到了表现的机会,你们做舅舅的可不能输给她。提到宓妃那个孩子,老穆国公夫人脸上的笑意就越发柔和了些,又有些日子没见到她,着实怪想念的。

    想到宓妃的那些本事,穆二爷跟穆三爷倒也不怕自己不如外甥女而丢脸,异常默契的出声道:咳咳妃儿那丫头本事忒大,我这做舅舅的就是拍上马也赶不上。

    噗――

    难得这么严肃认真的时候,老穆国公夫人还被自己两个儿子给逗笑了,没看那几个孙子辈的孩子脸都憋红了么!

    瞧瞧这话说得,你们还真说得出口。

    我们家妃儿丫头原本就厉害,儿子只是实话实说,这有什么可丢脸的。穆二爷说这话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就他们家宓妃丫头那样的,谁家不稀罕,只可惜他们就是眼馋也不顶用。

    每当他觉得将宓妃的本事看到尽头的时候,那丫头又会露出别的本事,她就如同一个深不见底,听不到回声儿的无底洞,想想就令人心惊。

    只是一想到这么厉害的丫头,身上流着他穆家一半的血液,穆二爷就控制不住满心的骄傲。

    可不,输给别人或许还心有不甘,不过输给自己嫡嫡亲的外甥女还真不觉得丢脸。

    听着二儿子话落之后,三儿子这理所当然的话,老穆国公夫人的嘴角也是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果然这属性全然都没救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都打心眼里疼爱宓妃,老穆国公夫人又是满心的欢喜。

    人老了,盼的可不就是家庭和睦,儿孙环绕膝下,共享天伦之乐。

    以前老穆国公夫人最担心的便是嫁出门去的闺女温夫人,生怕一个不好自己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个时候她可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不但是她的女儿享了自己女儿的福,就连她这个做外祖母的也享了外孙女的福。

    她这辈子算是没啥遗憾了,就是立马去死了她也不亏。

    只是可惜了老头子不长命,否则他也该好好享享外孙女的福。

    母亲,时辰不早了,二弟三弟还得尽快离开,有什么话咱们就等下次团聚的时候再说。穆国公称病未上早朝,因着穆二爷穆三爷被贬一事,相信朝中很多人会替他这个‘病’找好借口的。

    如此,也正合了穆国公的心意,不然他都不知道要如何配合陌殇跟宓妃行事。

    母亲,大哥说得对,往后的时间还长着,咱们自有说话的时候。

    嗯。老穆国公夫人点了点头,半晌后又道:你们安心做自己的事情,府里的一切都不用担心,为娘自会看顾好的。

    劳母亲费心了。

    绍宇,你有什么要说的吗?突然,穆国公的目光落到了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开口的温绍宇身上。

    之前是长辈在说话,温绍宇自然不便插嘴说什么,既然大舅舅开了口,他也没啥好扭捏的。

    是这样的,原本妃儿是准备亲自过来一趟的,但她着实太忙走不开,就让我临时跑一趟。

    可是妃儿有事情要交待我们。

    迎视着穆二爷跟穆三爷炯炯有神的目光,温绍宇咧了咧嘴,轻笑道:二舅舅跟三舅舅猜得不错,妃儿的确是有话要交待你们,还有东西要给你们。

    话落,温绍宇也不含糊,直接抓紧时间将宓妃给他的两包东西都拿了出来,细心的叮嘱道:这两个锦盒里装的东西都一样,二舅舅跟三舅舅分别贴身带一个在身上,里面除了常备下的一些急需药品之外,还有珍贵的解毒丹,清毒丹跟续命丸之类的,都是些关键时候可以保命的东西,妃儿交待一定要收好了,虽说不发生什么是最好,但咱也要备着以防万一。

    回去告诉妃儿,二舅舅会贴身带在身边的。

    三舅舅也会,让妃儿不要担心。

    外出领兵可跟之前他们呆在京卫指挥使和兵部不一样,而且他们虽说是奉旨去领的兵,但军营里可不比别的地方,想要让众将士心服口服,不拿些真本事出来就想都别想。

    既然选择走上这样一条路,穆二爷跟穆三爷就早做好了吃苦受累的本事。

    锦盒里其他的药品,二舅舅跟三舅舅倒也不用贴身收带,只要把最贵重那几样贴身带着就好,还有就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穆二爷跟穆三爷无语的对视片刻,这角色是不是搞反了,怎么搞得好像他们一把年纪了才是小孩子,处处都不让人放心呢。

    一旁默默看着这一幕的老穆国公夫人心中憋笑不已,这实在是她那两个儿子的神色太逗人了,她想不笑都憋不太住。

    离开星殒城之后,二舅舅跟三舅舅就会拥有一个全新的身份,不到必要的时想切莫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温绍宇满脑子都是宓妃交待他的话,生怕自己不小心遗漏了什么,愣是一点都没瞧见穆二爷跟穆三爷那堪称‘诡异’的神色,琴郡的五万驻军,其中一万人马已经由顾西元将军率领朝星殒城而来,另外的四万人马则是暂由张将军统领,只等三舅舅过去接手。

    这个我知道。在穆三爷还未被贬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现在听温绍宇提及倒没什么好意外的。

    妃儿安排了两个人在军中接应三舅舅,他们都是可信之人,三舅舅若有万分紧急的事情,可以直接召唤他们为你办事,不用担心他们会泄密。

    嗯。一想到宓妃连这个都安排好了,穆三爷满心的感动,只能把这份好给记在心里。

    三舅舅要统领的那四万人马都还好说,他们到底是妃儿手下人训练出来的,对妃儿信服至极,绝对能做到令行禁止,三舅舅可以省了心力,但二舅舅要负责统领的十万东林卫队就麻烦了,怕是过程会无比艰辛。

    绍宇放心,你二舅舅不是个怂的,早晚会把那帮小子收拾得服服贴贴。

    那是当然,绍宇相信二舅舅的能力。

    在妃儿开口点破之前,就连我们都是不知东林卫队存在的,那真可谓是皇上的私军,妃儿那丫头到底是如何知晓的?有时候,穆二爷是真想不通,皇上跟宓妃这两只之间到底是个什么相处模式。

    宓妃在皇上面前的放肆,每每总是能让穆二爷在心中替她捏上一把冷汗,但皇上每每对宓妃的纵容,却也让穆二爷非常直观的感受到皇上对宓妃发自真心的疼爱。

    于是乎,他这脑子不够用了,怎的皇上到了宓妃面前就成了没爪的老虎?

    好在宣帝并不知道他在穆二爷的心目中,已然成了这么个形象,否则搞不好他真得哭。

    这个妃儿倒是没有细说,只是东林卫队之所以传到妃儿的耳朵里,那是皇上自己说漏嘴的。

    然而事实却是这样的,宓妃受封为安平和乐郡主,御赐封地琴郡,后又因琴郡地理位置特殊,遂,宣帝调派了五万驻军在琴郡扎营安定。

    原本宣帝那样的举动就并非是要监视宓妃还是什么的,是以就将那五万驻军的调动权交给了宓妃,宓妃就想着那好歹也是她自己的人,于是顺手就将日常的操练事宜也接手了过来。

    不出一个月的功夫,驻军在宓妃新的训练方式下就出了不错的效果,宣帝看过之后难免就心痒了。

    于是寻了机会套宓妃的话,没曾想反倒被宓妃给套了皇上的话,这才牵扯出东林卫队。

    只是对此宓妃兴趣缺缺,却也拗不过宣帝,只得调了几个自己的人去宣帝的东林卫队混混。

    那几个人应该早就收到了妃儿新的指令,二舅舅到了那里可别跟他们客气,咱有关系不用那是傻的,更何况他们在那里的存在,也算是为了等待二舅舅的降临。

    闻言,穆二爷嘴角微抽,不禁黑了黑脸道:绍宇这嘴皮子如今也越发厉害了,愣是说得二舅舅我无言以对。

    我只是实话实说,他们几个原就是妃儿手下的人,被皇上借用那么长时间也该把人还回来了,也许不用二舅舅跟他们接触,他们自己就会找上二舅舅的。

    好,我都记下了。

    他们同样是可信之人,二舅舅倒是可以放心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他们。

    嗯。

    仔细回想了宓妃交待给他的话,直到想不出来温绍宇才作罢,二舅舅跟三舅舅出门在外保重自己就好,这里还有我们在呢。

    父亲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家里的。穆昊天跟穆昊铮好不容易找到说话的机会,赶紧表明自己的态度。

    母亲,大哥,那我们就先走了。

    去吧,一路小心。老穆国公夫人骄傲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她期待他们实现自己梦想的那一天。

    保重。

    目送穆二爷跟穆三爷动作利落的翻身上马,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离开,穆国公沉声道上了一句保重。

    待得他们归来之时,他相信金凤国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因着穆二爷跟穆三爷是隐藏身份秘密离开星殒城,是以他们都是独自骑马离开,身边就连一个随从都没有,也难免会让人对他们的安全忧心。

    外祖母跟大舅舅放心好了,妃儿有安排影卫暗中保护二舅舅跟三舅舅,直到他们平安抵达目的地。就他家宝贝妹妹那周全的心思,温绍宇觉得他再多长两个脑袋也是不够用的。

    呃

    谁也不会想到二舅舅跟三舅舅会在这个时候玩上一出金蚕脱壳的戏码,尤其他们将穆国公府盯得死紧又如何,只要府里那两个‘替身’不露破绽,他们就没有精力往别处想。说到这儿温绍宇不由冷哼一声,漆黑的眸底有着浓浓的讽刺跟不屑,妃儿只等琴郡那一万人马抵达星殒城就会有所行动,届时那些人自己顾着自己都来不及,手也就伸不到那么长了。

    难为妃儿想得这般周全。

    所以外祖母就要好好保重自己,莫让妃儿操心就成了,至于其他的外祖母就放宽心好了。

    好好好,外祖母就听宇哥儿的。

    咱们出来时间不短了,趁着浓雾还未散尽,一切回府再谈。

    嗯。老穆国公夫人赞成穆国公的提议,任由大孙子穆昊宇将她扶上马车,回府。

    如同从穆国公府出来时那样,他们一行人回到穆国公府也是静悄悄的,基本上没有惊动什么人。

    打从几个月前开始,每到二十这一天,穆国公府的老夫人就会在寅时初出府,差不多到卯时末回府,之前此举确是引起了多方势力的注意,结果打探来打探去都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随后也就不关注了。

    这次穆二爷跟穆三爷能够如此顺利的离开星殒城,并且没有引起任何的怀疑,还得多亏了老穆国公夫人的出行车驾。

    哪怕事后真有人怀疑到这一点,等到他们反应过来,黄花菜都凉得差不多了,又还有何惧之。

    温绍宇进城之后就找了机会将一拨暗探给顺势引开,就怕他们盯上老穆国公夫人的马车。

    宇哥儿,天哥儿还有铮哥儿,府中之事你们都不要插手管了,都光明正大的去相府,看看有什么能帮到妃儿的地方,那丫头就算本事再大,她也只有两只手,总有忙不过来的时候。

    是,祖母。

    去吧,你们都是好孩子。

    穆昊宇他们本就是闲不住的,尤其之前由温绍云来安排他们去做的事情,兄弟三人是早就做完了,想到为了寒王能打一个完美的翻身仗,楚宣王世子将自己也给搅进了混水里,他们作为寒王的好兄弟好朋友,又岂能只是冷眼旁观。

    这次得了祖母的指令,他们也不用担心宓妃顾忌他们的安危,不给他们安排事情干了。

    阿嚏――

    阿嚏阿嚏――

    正忙着分工的宓妃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可把底下听她吩咐的人都吓了一跳。

    宓妃摸着仍隐隐作痒的鼻子,没好气的嘀咕出声,谁在背后念叨我,丫的欠揍是不?

    撇开宓妃这边忙得热火朝天,陌殇那边也没有闲着,他们这次是铁了心要拔除金凤国潜藏毒瘤的。

    他们俩儿都不闲着了,作为他们敌人的庞太师等人,自然而然也是恨不得时间能够多一点再多一点,巴不得一个人可以拆分成两个人来用。

    接连派出去试探宓妃的人都无功而返,虽说未能达到预期的目标,但庞太师还是瞧出了些门道,打着主意要暂避宓妃的锋芒,以免不小心赔了夫人又折兵。

    皇宫里,宣帝默默看完陌殇传给他的密信,神色莫辨的将纸条仍进了火盆里,不一会儿便叫来暗卫传达了几个新的命令。

    一时间,整个后宫犹如被黑压压的乌云罩底,那股令人窒息的压抑气氛,好似能把一个人给逼疯。

    娘娘。

    怎么样了?

    回娘娘的话,后宫的守卫再次加强了,各宫各门出入更为艰难,严密的连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

    闻言,庞皇后的眉头皱得死紧,她虽早知道向寒王下杀手必会招惹来皇上的震怒,甚至是不顾后果做出某些不可预料的事情出来。

    但庞皇后幻想过很多种后果,却不曾预想到现在这样的结果。

    娘娘

    鬼吼鬼叫什么,本宫还没死呢。

    娘娘息怒,奴婢该死。

    滚下去。

    是是。

    废物。庞皇后怒砸了一个青花瓷茶杯,她的脸色相当的不好看,却又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不能坐以待毙,可究竟如何行事才是对她最有利的。

    此时此刻,庞皇后最担心就莫过于,她的父亲庞太师跟她的儿子太子不知怎么回事而冒然行事,届时,她哪怕满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该死的,行不行只能赌一把了。咬了咬牙,庞皇后犹豫再三还是拿了主意。

    即便皇上将后宫守得犹如铁桶一般,难道她就真的没办法传递消息出去,那也太小看她了。

    禀将军,前面就是东城门了,咱们是否要就地扎营。

    先原地待命,雷副将你且骑马进城请示郡主。

    是将军,末将领命。

    顾西元骑在高头大马之上,扭头看了看身后的整整一万人马,倘若他就这么领兵进了城,那城里还不得乱套,郡主还不得收拾他。

    琢磨了一下,还是小心为上。

    传本将军的令,由战虎营保持警戒,其余人等原地放松休息。

    是,将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50】藏身离开,原地待命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