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54】风雨欲来,成王败寇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末将童一海参见楚宣王世子。

    茂密的丛林中,一袭火红的暗纹锦袍包裹着颀长挺拔俊逸的身躯,宽大的袖口用金色的丝线勾勒出振翅欲飞的苍鹰,衣袂随风猎猎作响。

    满头银发柔顺地自然垂肩,好似一道顺流而下飞溅的瀑布,那双深邃而狭长的紫色眼瞳里掠过璀璨的光芒,犹如漫天星辰被悄然点亮,越发的勾魂慑人。

    无需多礼。陌殇骑在马上,眸光淡漠的扫过童一海以及他身后近两百的赤湮军,俊逸非凡的脸上瞧不出半点情绪。

    礼不可废,末将等誓死听从楚宣王世子的调令。此番寒王调出赤湮军,童一海便是潜伏在星殒城外赤湮军五千铁骑的总统领。

    即便星殒城内寒王的死讯传得沸沸洋洋,可赤湮军上下在接到寒王消息之前,却是半点都不知情的。

    当然,收到寒王传去的密令,为确保陌殇等人计划的顺利进行,整个赤湮军也只有绝密的最高层知晓寒王并未身死,而是解了毒在静养这件事情。

    童一海乃是寒王手下的得力干将,主子下达的命令他自当不问原由的执行,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更何况楚宣王世子是谁,他可是在用兵方面能与寒王旗鼓相当之人,又如何会失误。

    是以,在寒王不能露面的情况之下,陌殇无疑是掌控赤湮军最佳的人选,其他人站出来怕是收服不了这群桀骜不驯的将士。

    龙麟山庞家的暗卫营可都收拾干净了。陌殇并未在意童一海的态度,只是眺望着远方挑了挑眉,暗磁的嗓音低沉,淳厚,惑人。

    回楚宣王世子的话,一场冲天大火,该毁的都已经毁了,该杀的一个也没跑得掉。赤湮军虽说一般情况之下是不会出世的,但就目前而言显然情况特殊,他们不过问外面的事情,却不代表他们消息闭塞。

    既然金凤国已经到了该重新洗牌的时候,他们也应当肩负起自己的使命,完成自己的责任。

    可有波及到山中储备的物资?金凤国的国库算不得丰硕,就算宣帝一省再省还是省不了多少,进也进不了多少,还多亏宓妃名下发展起来的产业创造了丰厚的税收,不然国库里的资金还要一再缩水。

    本着有得拿就白不拿的原则,陌殇在选择动龙麟山之前就打上了那些储备物资的主意,虽说他是看不上那点儿东西,但可以充足国库不是?

    为了替寒王创造出好一点的条件,陌殇也是够拼的。

    那倒没有,事前准备充分,那些物资都保存完好,可要赶紧运走?

    那地方不安平,吩咐下去抓紧时间将那些物资通通运走,不管是归入国库还是带回去作为你们的储备物资,都比浪费在这里好。

    是,请楚宣王世子稍等片刻,末将这就去安排。

    马副统领,你去安排吧!

    是,楚宣王世子。马副统领看了童一海一眼,转身小跑离开去传达陌殇的命令。

    即便这已经不是初次见到楚宣王世子,童一海仍然有些不敢明目张明的看陌殇,原本在他的世界,他的认知里,他家王爷长得已经够天人之资,俊美无双了,但这楚宣王世子怎的瞧着还要略胜一筹?

    话说这男人长成这样,叫他们这些男人还怎么活?

    又叫这天下的女人怎么活,不定就受刺激找个绳子上吊去了。

    只见端坐在马背上的楚宣王世子美如冠玉,剑眉秀雅,鼻梁高挺,樱花般的唇形绝美,细腻白皙的脸庞精致得挑不出一点瑕疵,棱角分明犹如鬼斧神工一笔一画的雕刻,如梦似幻,又如诗如画。

    这样的男子,注定一眼望去就是摄人心魂,深入灵魂的惊艳。

    等到东西全部运走,立即清除所有痕迹,本世子不希望出现任何的差错,明白吗?

    是。

    放走那个人可有察觉到异样?

    回楚宣王世子的话,末将按照您的吩咐,于混乱之中故意放走一个暗卫回星殒城太师府去向庞太师报信,他伤得极重,顶多凭借暗卫的不屈跟韧性坚持到见到庞太师,要想活命是不可能的。

    赤湮军虽然神秘莫测,却也是奉寒王为主的,而寒王亦是训练他们的人,交给他们的某些东西,那是烙印进骨血里都不会遗忘的。

    既然清剿了龙麟山,在有计划的前提之下,断然不允许出现活口。

    若非楚宣王世子有要求,那个黑衣暗卫是逃脱不了的,可怜他满心以为自己历经千辛万苦逃出生天,赶着回去报信是效忠主子之举,孰不知他根本就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至死,黑衣暗卫都不过是颗任人左右生死的棋子。

    你不好奇本世子为何要多此一举么?陌殇勾唇邪魅一笑,风轻云淡的背后充斥着凌厉的杀伐之气。

    末将心中确有好奇跟疑问,但末将更明白一个军人应该做到令行禁止。毕竟身份是不一样的,童一海不能要求陌殇每下达一个命令或是做出一个决定都要向他解释原由,人家没那个义务。

    他自己想不透个中原由,那是他自己蠢笨,更是怨不得旁人。

    呵呵倒是不愧是阿寒看重之人。

    童一海沉默,不知该如何接陌殇的话才妥当,你说透过那个必死的黑衣暗卫,姓庞那老匹夫会联想到赤湮军吗?

    星殒城现已是风雨飘摇,表面平静无波,内里暗流涌动,他们欲想一招釜底抽薪,必然是要有所牺牲跟付出一定代价的。

    不过既已走到这一步,便再无回头的可能,陌殇不会放弃眼前大好的机会。

    世子是故意要让他们揣测不安的?可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末将一时想不明白。

    你说本世子现在毁了龙麟山的暗卫营,让得庞太师损失惨重,他该当如何?

    平均一百个人里面,最后能培养出来的优秀暗卫不过十余个,眼下一夜之间就损失了近百个,足以让庞太师暴怒到跳脚了。

    呵――陌殇冷笑一声,接着又道:本世子折损他一处暗卫营,他可以打落牙齿混着血往肚子里吞,若是本世子再折损他其他的暗卫营,你说他会如何?

    童一海猛地瞪大双眼,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换成是他的话,手中隐秘的暗卫营接连被毁,怕是得发疯。

    设下寒王假死局之前,本世子就知道幕后出手的人是庞皇后,但这又能如何,你拿不出证据就不能把她怎么样,她既然有那样的实力将寒王逼退到那样的绝境,那她自然也会有将自己摘清干净的手段。

    听到这里童一海要是还不明白陌殇故意放走那个暗卫是想做什么的话,那他的脑子铁定就是被门夹过了,不然能蠢到这种地步?

    本世子派了那么多人死盯着她,结果都不曾找到她往外界传递消息的渠道,不得已只能改变一下策略,不从她的身上着手了。

    世子爷是想激怒庞太师,从而达到目的。童一海转过那个弯,眼前便拨云见雾了。

    以庞皇后对寒王动手却没有知会庞太师跟太子,就足以说明庞皇后有自己善后的办法,可为了防止庞太师或是太子坏她的事,她必然会传递消息给庞太师或是太子,再由他们相互告知彼此。

    陌殇想到了这些是没错,只是一直抓不到庞皇后的把柄,让他不得不一等再等。

    索性最新收集到的情报里面提到了龙麟山,引出了庞家的暗卫营,倒是让陌殇找到一条新的路子。

    你说这个时候那老匹夫会觉得你们是本世子手下的猎云骑呢还是寒王手下的赤湮军呢?

    瞅着陌殇脸上越发明媚邪魅的笑容,勾魂夺魄惊艳无比的同时,童一海也不禁是对与陌殇为敌的人默默的掬了一把同情泪。

    怎么就那么想不开,犯到谁头上不好,偏偏就要犯到这位主儿的头上。

    末将以为他们怕是会更加偏向于赤湮军。

    不管那老匹夫怀疑到谁的身上,只要他自乱阵脚就是咱们的机会。

    世子所言甚是。唯有庞太师一再失误,暴露出可以攻击的地方,才有机会将脏水泼到庞皇后的身上,皇上才有废后的条件。

    而目前可以让庞太师自乱阵脚并且暴怒的事情,自然是不计代价一一拔除他散落四处的暗势力。

    寒王传密信给你的时候应该有提到,对于你们的调动权除了本世子之外还有安平和乐郡主,此事了结之后你且尽快跟她联系,兴许还能有意外的收获。

    既是王爷的交待,末将莫不敢忘。

    小瞧女人是会吃大亏的。宓妃的威信用不着陌殇帮她树立,她自会想办法得到这些人的认可。

    是以,面对童一海面上的恭敬,心下的不以为然,陌殇只是淡淡的提醒了一句,却并未过多的苛责。

    禀世子,一切收拾妥当,可以随时撤离此地。

    陌殇拍了拍胯下的马儿,修长如玉的手轻抚着它的柔顺的毛发,沉声道:撤。

    无悲无喜紧随其后,离开前却是目光幽幽带着冷冽的看了童一海一眼,呵呵胆敢小瞧他们世子妃,有你们苦头吃的。

    阿嚏――

    统领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觉着世子那两个贴身侍卫临走前的目光别有深意呢?

    童一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说:莫不是他被惦记上了?

    我没事,抓紧时间,咱们快些跟上去。

    好,统领走前面,我到后面断后。话落,马副统领就要转身离开,不料童一海突然拉住他,表情略显怪异的道:你说安平和乐郡主是个什么样的人,王爷将咱们的指挥权交到她的手里靠谱吗?

    统领应该相信王爷,不管怎么说王爷都不可能将咱们交到一个绣花架子的手里。

    这这好像也有些道理。

    我可是听说安平和乐郡主是有封地的,并且貌似她的手里还握有兵权。

    童一海面色猛地一沉,拽住马副统领沉声道:你从何处得知的。

    咱们奉命潜伏到星殒城外,当天夜里我便悄悄潜进城打探了一番消息,回来之后还未来得及跟统领你谈一谈,就接到楚宣王世子的指令奔袭到龙麟山,一忙起来就给忘了。

    眼见童一海面色变幻莫测,马副统领倒是一点都没有小瞧宓妃,拍了拍童一海的肩膀,很是直白的道:你也不想想看,能让咱们王爷跟楚宣王世子都高看一眼的女人,她能是个简单的女人么。

    倒是我眼界窄了。

    嘿嘿,要我说像安平和乐郡主那样的女人,两三百年还不定出不出得了一个呢,你会有那样的想法很正常。

    听了这话童一海僵着脸嘴角直抽抽,却是知错能改的摆正了自己的心态,世子让我们回去就与安平和乐郡主联系,还说兴许会有意外收获。

    军令高于一切,咱们只要服从命令就好。

    你说得对。

    安平和乐郡主到底有没有资格指挥我们,现在说什么都不算,还是等见了面再说。马副统领说完就大步离开,他始终牢牢记着寒王曾说过的一句话,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对手,哪怕他的实力弱于你,哪怕她是一个女人,故而他从来都不觉得女人就是柔弱的。

    女人为相,女人为将的例子不是没有,别的国家都能出一个两个,为啥金凤国就不能有那样的奇女子。

    阿嚏――

    妃儿你这是

    宓妃抬起雾蒙蒙的水润双眼,连接又打了几个喷嚏才软糯的开了口,估计是有人在背后骂我。

    不是感染风寒就好。冬日里染了风寒不易好,温绍云眸底溢满了关心。

    二哥这个时候怎么会过来?

    看来妃儿是忙昏头了,二哥可是完成了你的吩咐,特意过来向你汇报进度的。说着温绍云伸出手揉了揉宓妃的发顶,这习惯怕是改不了了。

    唔,我家二哥真厉害。

    少拍马屁,这些妃儿看看,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分一部分给二哥,没得你把自己给累坏了。

    眼瞅着自家宝贝妹妹这么辛苦,温绍云不免就有些迁怒寒王了,都是因为他的事情,不然妃儿的日子不知过得多逍遥。

    二哥附耳过来。

    什么事情要这么神神秘秘。嘴里这么说着,温绍云却是将耳朵贴了过去,咳咳妃儿这招会不会太损了点,真要这么做?

    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咱们不痛快了岂能让他们痛快。

    对对对,就按妃儿说的办,二哥保证完成任务。

    嗯。宓妃笑着点了点头,抿唇轻笑道:现在该结盟的都结好盟了,该出手的也准备要出手了,我该安排的也都安排出去了,只等熙然那边的消息传过来,我们就能收网逮大鱼了。

    妃儿自己机灵点儿,趁着没事儿的时候好好休息一会儿,不然就是铁打的身体都吃不消。

    我听二哥的话。

    事情忙完就去睡会儿,二哥去将宫里宫外,还有太子府,明王府等等的消息汇总一下,然后妃儿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好,二哥小心,宫里若是插不上手,切记不要勉强,是庞皇后那里。

    放心,你家二哥不傻。

    庞皇后一定会出手的,咱们要做的就是静待时机,千万不能乱,不能慌。

    嗯,二哥心中有数。

    赤湮军是不会轻易出世的。话虽如此,可庞太师却没甚底气。

    但那么多人也不像是楚宣王世子的猎云骑啊!黑袍暗卫眉头紧蹙,被面具遮挡住的面部表情阴冷可怖。

    猎云骑具体有多少人一直都是个秘密,楚宣王世子明面上不能带那么多人进星殒城,却不表示他只能带那么点人进城。

    庞太师的话让黑袍暗卫沉默了,想到折损的那些暗卫他的心头就好似在滴血,哑着声道:主上,属下请命去龙麟山调查一遍。

    也好,说实话本太师也不能确定那些身着铠甲的士兵究竟是猎云骑还是赤湮军,但你亲自去查访一遍,兴许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属下定不负主上所愿。

    小心一些,切莫暴露了行踪。

    主上,猎云骑的一些特片属下知晓,可却不知赤湮军有何可供辨识的特征?

    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庞太师在地毯上来来回回的走,满是皱纹的手指揉着眉心,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本太师想起来了。

    话落,庞太师急步走到书案前摊开一张白纸,然后提笔飞快的画出一个图形,冷声道:相传在每个赤湮军的头盔上面都有这样的标记,你便按着这个去证实。

    是。

    速去速回,如若什么线索都没有,就立即撤回来不要逗留,以免节外生枝。

    属下明白。

    这厢黑袍暗卫刚刚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庞太师的眼前,不等庞太师喘上一口气,负责管理后院的二管家就满头大汗的冲进了房间。

    太师,宫中传来的消息。

    正欲呵斥怒吼的庞太师面色僵了僵,急促的喘了两口气,厉声道: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逞上来。

    哦是是是。二管家哪里是愣在那里,他是被庞太师眼里不加掩饰的杀意吓在那里忘了反应的好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54】风雨欲来,成王败寇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