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60 成者王,败者寇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腊月二十四,大雪。

    “长漆,你说他们会成功吗?”冰雪寒风中,身着一袭墨绿长袍,墨发高束迎风飞舞的郑天佑站在水榭里眺望着高墙外阴霾的天空。

    宽大广袖中他双手屈握成拳,俊秀棱角分明的脸半隐在阴影中,有些瞧不清他的神色,却能感受到他满身不用言喻的凄凉与孤寂。

    长漆并不知道昨天在国公爷的书房里面,国公爷都对世子爷说了些什么,反正打从世子爷走出书房,他就隐隐察觉到有些事情怕是脱离世子爷的预期了。

    只是主子的事情岂是他区区一个卑微的奴才可以质疑跟言说的?

    “难道本世子这一生就要如此了吗?”他拼命的想要逃脱,却发现在他的身上死死的压着一座任谁也无法巅覆的巨大山峰,他其实连喘息的空隙都没有。

    “世子爷,多想无益,您要放宽心,就就顺其自然吧!”长漆其实真想说的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国公爷自有拿捏世子您的手段,您还是认命的好。

    若是世子爷心狠一些,无情冷血一些,那么他的心中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不忍与割舍不下,也就不会被国公爷拿捏得死死的,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固然国公爷不只世子爷一个儿子,但在国公爷的几个儿子里面,世子爷非但是嫡子不说,就是各个方面的能力也是兄弟几个里面最为出色的。

    有些话是长漆自己心里想的,可他是不敢说出口的,哪怕就是对世子也不能说,谁知道会不会因此惹来杀身之祸。

    想当初郑国公府与相府交手,两府又是联姻的关系,温相虽有三个女儿,但温相最疼爱的女儿就是嫡出的宓妃小姐,那个时候世子与宓妃小姐是有婚约的,且不管相府跟穆国公府对于郑国公府这门亲事满不满意,就为宓妃小姐心系世子爷,两府也会倾尽全力的维护郑国公府,给予世子爷最大的助力。

    更何况撇开宓妃小姐除了不会说话,性格孤僻不喜与人亲近了一些之外,其他方面都是极好的,尤其是对世子爷很好,在长漆看来就一点都不比其他的女子逊色。

    而世子爷虽然很少表露出来,但做为郑天佑的贴身小厮,长漆还是明白郑天佑心意的,否则世子爷就不会抽出那么多的时间陪伴宓妃小姐,一步一步打开宓妃小姐的心门。

    长漆一直以为世子爷跟宓妃小姐会那样好下去,成婚生子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又岂料后面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将原本美好的一切都给毁了。

    “常言道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解不了的僵局又焉知放一段时间之后就没有解决的办法。”

    郑天佑转过身,收回了远眺的幽深目光,静静的盯着长漆的脸看了好半晌他才沉声道:“你是个聪明的,有些事有些话烂在肚子里就好,不然出了事本世子也保不了你的性命。”

    正如长漆了解郑天佑那样,郑天佑这个做主子的其实也很了解长漆,刚才他虽什么都没有说,然而透过他的面部表情与眸色的变化,郑天佑不敢说他将长漆的心思猜到十足十,却也足有七八分了。

    很多时候他不禁也会回想,如果事情不能重头来过,那么他当初所做的选择会不会不一样。

    倘若那个时候他没有动摇,更是态度坚决的坚持了下来,现在是不是所有的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他跟宓妃没有分开,仍旧细水长流的在一起,如今宓妃已经及笄,最迟明年春天她就会嫁给他为妻。

    每每午夜梦回,郑天佑都会被恶梦所惊醒,那一天宓妃在他当众拒婚的震惊受伤的表情,捂脸痛哭狼狈逃走的背影,仿佛都成为了他不可逆转的心结。

    “世子爷,奴才会守住自己嘴巴的。”低着头目光复杂的看了郑天佑一眼,长漆心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打从相府因宓妃小姐与郑国公府彻底撕破脸,穆国公府也站了出来,温相跟穆国公都是行事光明磊落之人,他们就是再不待见郑国公一脉的所有人,却也未曾在明面上为难过郑国公半分。

    当然,曾经的那些维护跟助益却是半点都没有了,打压亦是不少,使得郑国公府往上爬得快,摔下来也快。

    此后,郑国公出于各方面的综合因素考虑,整个郑氏一族都不得不靠向了太师府,再也没有第二条退路可言。

    长漆不知道国公爷心中所思所想,但他却知晓一个最为浅显的道理。

    这世间各种道,自古以来就是邪不胜正的,庞氏一族的确很强大,可金凤国的皇帝毕竟是皇帝,他怎能容忍那般强大的外戚存在。

    兴许也就因着长漆彻底就是一个局外人,他才看得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

    以前庞太师的势力还能力压皇上一头,但那也是因为楚宣王府一直都没有表态,楚宣王世子更是不曾出过手,否则到底谁更强那是明摆着的。

    眼下寒王的确是没了,可寒王没了他手底下的人也没了吗?

    不说是为了皇权还是什么的,单单就为了替寒王报仇,长漆就有理由相信那些人会与幕后害了寒王之人不死不休的。

    “郑氏一族已经入了局,再无逃脱的可能了。”即便明知最后的结果不会有什么改变,郑天佑也努力为自己争取抗议过,只是郑国公也老早就拿了话堵他。

    他是郑国公府的世子爷,生来即那般尊贵,他的肩上就担负着整个郑国公府的荣与辱,任何人都可以退缩,唯独他这个世子不可以。

    “可是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如果有的话,本世子也不会这么头疼了。”

    “世子爷,如果…奴才说的是如果,如果咱们脱离太师府,还能不能跟……”后面‘相府’两个字到底没有从长漆的嘴里吐出来,就被郑天佑抬手打断了。

    “这个时候靠向相府,谁也不会接受的,说不得还会怀疑咱们的动机,更何况我是不可能背叛郑氏一族的。”

    “世子爷,事情的本身是没有对与错的,咱们也不过就是各为其主,既然没有选择何不坦荡以对。”

    “本世子就心里乱得厉害,倒是跟你说了几句话平静了下来。”

    “能为世子爷分忧是奴才的福气。”

    “你且过来,本世子有几件事情吩咐你去办。”

    “请世子爷吩咐。”

    “附耳过来。”

    长漆俯身附耳到郑天佑的跟前,反复将郑天佑的交待在心里记牢,这才恭敬的退了下去。

    “过往种种,我对任何人都问心无愧,唯独对你还差一个解释。”虽然明知道你不会待见,可还是盼着能见她一面,跟她说说话。

    紧了紧肩上的斗蓬,郑天佑深深的吸足一口气,转身迈着坚定的步伐朝着郑国公府外而去。

    也许明日过后,他跟宓妃就会成为不死不休的死敌,可在此之前郑天佑必须要见宓妃一面,否则他心中的结无法解开。

    “世子去了哪里?”

    “回主子的话,世子在水榭站了几个时辰,好像吩咐了长漆去做事,而世子则是出府了。”

    “你说,世子他会听本国公的话吗?”

    “世子虽说很抗拒咱们要做的事情,但世子不会忘记自己是什么身份的,他就算不会帮咱们的忙,却也绝对不会坏咱们的事。”

    “呵――”

    “世子他是知晓轻重的,主子不用过多忧心。”

    “但愿他不会让本国公失望。”郑国公的声音很低沉,精光熠熠的目光带着锐利的杀气,“安排人去盯着世子,越是这个时候本国公越要小心谨慎,万万不能让人抓紧到本国公的把柄。”

    “是,请主子放心,属下这就去安排。”

    “他的性子倔,怕是忍不住会去见那个丫头,你且派人盯紧一些,莫要让人伤了他。”

    “是。”

    ……

    相府

    观月楼

    “钱嬷嬷,你去碧落阁瞧瞧,若是妃儿回来了就让她过来一趟。”

    “是,奴婢这就去,夫人莫要着急。”

    “好好好,我不着急,不着急。”温夫人连连摆了摆手,可那眼里的着急任谁都瞧得见。

    钱嬷嬷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回了话转身就步脚飞快的往外而去。

    一刻不耽误的被白梅迎进碧落阁,却听闻宓妃尚未回府,钱嬷嬷没办法只能选择等。

    “嬷嬷莫要着急,今日小姐出门之前就有过吩咐,晚些时候就会回府的。”

    “小姐既然说了会回来,肯定就会回来的,老奴等等小姐是应该的,就怕夫人等急了。”

    “那要不就让奴婢去观月楼回禀夫人一声?”

    “这…”

    “嬷嬷放心,奴婢腿脚快,外面又是大风又是大雪的,嬷嬷就先在暖阁歇歇。”

    “那成。”钱嬷嬷是了解碧落阁中丫鬟的,倒也知道她们说的话都是真心的。

    等到白梅从观月楼回话回来,钱嬷嬷又等了半个时辰,就见宓妃风尘仆仆的踏进了碧落阁。

    “老奴给小姐请安,小姐金安万福。”

    “钱嬷嬷请起,可是娘亲要见我。”

    “回小姐的话,确是夫人等着要见小姐,就吩咐老奴过来看着,等小姐回来就让小姐去一趟观月楼。”

    宓妃揉了揉眉心,嗓音清冷的道:“劳嬷嬷再稍等片刻,容本小姐去换身干净的衣裳。”

    “小姐不用着急,慢慢来就好。”

    “嗯。”

    宓妃的动作很是利落,很快就收拾好自己从净房出来,吩咐丹珍冰彤将她带来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整理好,她就领着钱嬷嬷往观月楼而去。

    尚未踏进观月楼的大门,宓妃就见温夫人来来回回,面露焦急的不停张望,看她来了没有。

    “外面这么冷,娘亲怎么出来了。”

    “妃儿。”

    “就算娘亲想要见妃儿,也不能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下次再这样妃儿可是要生气了。”

    “好好好,娘亲知道了。”温夫人看到宓妃心里就平静了好多,她伸手拍了拍宓妃的手背,眼里满是疼惜。

    一路走进东边暖阁坐下,温夫人才开口细细道出她让宓妃过来的来意。

    “娘亲的意思妃儿都记下了,劳烦娘亲那么忙还处处想着女儿。”

    “娘就你一个闺女,自是要事事都想着你。”

    “娘亲放心,妃儿会照顾好自己的。”宓妃回握温夫人的手,脸上难得露出灿烂的笑容,果然呆在母亲身边感觉最是幸福了。

    “妃儿……”

    温夫人刚开了一个口,宓妃就领会了她的意思,直接开口坦诚没有隐瞒的道:“城里城外都安排好了,今晚就会动手收网。”

    “这么快,有有把握吗?”

    “娘亲放心,你家闺女是个不打没把握之仗的,陌殇也不会做会亏本的买卖,再加上寒王也会出手,庞皇后她跑不了的。”

    宓妃危险的眯了眯眼,说来她还挺佩服庞皇后的,毕竟那样隐秘的传递消息的方法,即便就是她也未曾想到。

    好在他们从一开始目标就锁定住了庞皇后,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围绕着除掉庞皇后而存在,不然怕会没这么顺利。

    现下可好,跟着当初那自寒王府逃走的内奸,也算是将庞皇后守得坚固不摧的城堡打开了一个缺口,给了他们一鼓作气出手的时机。

    “明王跟武王没有参与刺杀寒王一事,他们在这件事情上面干净得很,庞皇后准备好的那盆脏水也没能顺利泼到他们的身上,是以他们两人达成协议,这件事情他们不插手,只管守好自己。”

    “这个娘也有所耳闻。”

    “至于那位一直藏得很深的陈王,这次的事情虽然跟他也没扯上什么关系,但他多年的隐藏却是白费了。”

    “哎,在此之前怕是谁也没有将他跟刘太后联系在一起。”

    听着温夫人略带嘲讽的话,宓妃抿唇笑了笑,可见温夫人是有多讨厌刘太后了,“庞皇后这次的行事难免有冲动的成份,她没有通知太子,也没有通知庞太师,在陌殇跟宓妃的逼迫之下,庞太师跟太子都选择了放弃庞皇后,只求保住自己手中的势力了。”

    “他们的心可真是狠。”

    “狠与不狠都是他们的事情,娘亲不用为他们操那份闲心。”

    “那妃儿一会儿可还要出府?”

    “嗯,是得出府,收网行动展开后,陌殇负责皇宫,而我要肃清整个星殒城纵横交错的兵力。”

    温夫人点了点头,虽说担忧却也并不阻止宓妃,只柔声道:“那妃儿你小心一些,可得保护好自己,明白吗?”

    “娘亲安心吧,女儿就先行告退了。”

    ……

    宓妃前脚刚出相府,就发现后面有人跟着,只等行到人迹罕见之地,方才停下脚步,冷声道:“滚出来。”

    郑天佑知道他跟在宓妃身后并瞒不了她,却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能够多跟她静静的走一段路。

    “本郡主没有上门找你的麻烦,你却自己送上门来,真以为本郡主不敢杀了你。”

    “不,你自是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60成者王,败者寇上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