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562 成者王,败者寇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慈宁宫

    “太后娘娘,这是刚刚从宫外传进来的最新消息,娘娘请过目。”

    “拿来。”

    打从那一日皇上亲临慈宁宫跟她单独说了一番话,刘太后这心里就一直憋着一股气,不上又不下的,反正怎么难受怎么来。

    也是想着皇上那一日绝决离开的背影,刘太后第一次觉得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之外,并且她再没有那个能力可以挽回什么,心中的不安就如飘荡在茫茫大海中的帆船,好似随时都有被风浪击沉的致命危险。

    信上的内容很是简短,刘太后拿到手里只一眼就看完了,一张五十多岁了却仍然保养得宜,似是瞧不太出岁月痕迹的脸,有那么瞬间变得惨白如纸,就连那坐在软榻上的身子都有些摇摇欲坠。

    “娘娘莫要如此,保重凤体要紧啊!”朱嬷嬷虽不知信上都写了什么,可她乃是伺候在刘太后身边的老人了,察言观色这项本事可谓练就得炉火纯青,这一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皇上他是铁了心啊,铁了心。”明明那天皇上就对她把话说得那么明显直白了,可刘太后仍然不愿去相信,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怎就真能将她给舍下?

    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刘太后非常不甘心的在赌,也在搏,她不相信皇上真的会那般对待她这个生他养他的母亲,哪怕她曾在他的心口上捅过刀子,可她不管怎么说,不管她做错过什么,她终归是他的母亲不是吗?

    “娘娘,皇上兴许兴许是……”

    “够了,你用不着替皇上找借口,皇帝他是逼着哀家做决定呢。”死死将手中的信件捏成团,恼怒的将其扔进火炉中烧成灰烬,刘太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奴婢该死,请娘娘恕罪。”

    “哀家心中不痛快,倒不是对你发火。”

    “奴婢明白,能替娘娘分忧那是奴婢的福气。”

    “去替哀家研墨。”沉重的闭了闭眼,皇上一把将她的软肋拿捏得死死的,刘太后不觉得她还有第二条退路可走。

    罢了罢了,她就如了皇帝的愿又能如何?

    “是,娘娘。”

    自宣帝登基为帝,刘太后母凭子贵被册封为太后,她就一直挖空了心思在扶持她的母族荣昌伯府,只是烂泥终究扶不上墙,有些时候真真是将刘太后气得半死。

    然,那又能如何,眼看着她的母族日渐衰败,刘太后哪里真的就能做到不理不睬?

    到底刘太后与庞太师夫人,她的嫡亲姐姐不一样,无论荣昌伯府再如何扶不上墙,她始终一直扶持着,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而庞太师夫人自打出嫁,若是不能为太师府创造利益,那么她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好比当年由她作主将庞皇后指给宣帝为妃,就是庞太师夫人一次两次进宫游说她的结果,说什么她们荣昌伯府没有姑娘,宫里一定得有一个她们自己的人,否则荣昌伯府的荣华很快就会没有。

    虽说庞皇后不是荣昌伯府的血脉,可庞皇后是她嫡亲的女儿,是刘太后嫡亲的侄女,也是荣昌伯府的外孙女,怎么都撇不清血脉关系,总比外人来得要好。

    便是想着这些,刘太后才会一力扶持庞皇后上位,结果却是养了一头白眼狼。

    “娘娘,笔墨都备好了。”

    站在书案后,刘太后眉头紧锁,手指捏了捏隐隐作痛的眉心,半晌后提起笔却是久久都未曾落下一个字。

    饶是时至今日,刘太后舍得下庞皇后,舍得下她那个嫡姐庞太师夫人,甚至是抛下庞太师那个同盟者,却仍是舍不下荣昌伯府。

    即便荣昌伯府再怎么不好,只要她还活着一天,就绝不能眼看着它败落下去。

    皇上将她的心思摸得透透的,根本就没有给她第二个选择。

    “朱嬷嬷,你先退下吧,哀家这里不需要你伺候。”

    “是,娘娘。”

    直到朱嬷嬷听了刘太后的吩咐退到殿外,刘太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方才提笔一蹴而就的写下一封信。

    在刘太后与她的兄长荣昌伯之间是有着秘密传信手段的,但这个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是不允许使用的。

    眼下消息被荣昌伯以那样的手段送到刘太后的手里,刘太后是个聪明的,怕只怕荣昌伯以为他的手段隐秘,却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着。

    皇帝不阻止,只当自己不知道,其目的还不是看她这个太后要如何取舍。

    “来人。”

    “娘娘,奴婢在。”

    “安排人将这封信送到荣昌伯府。”她的那个兄长有勇却谋略不足,偏他又自视甚高,少不得就很容易被人给加以利用,皇帝现在只是将荣昌伯府给看管了起来,一旦她做出的决定不符合皇帝的要求,那么从今往后世间将再无荣昌伯府。

    皇帝的做法虽然让刘太后恼怒,可刘太后也不得不承认,只要有皇帝在,那么荣昌伯府的荣华就还在,既是没有那样的能力,也就不要想着还能更进一步。

    “娘娘,需要用……”

    “都到这一步了,你以为这封信送进来皇帝他一点都不知情?”

    朱嬷嬷扯了扯嘴角,低眉顺目的无言以对,显然跟随刘太后时间长了,她也还是很有眼力劲的。

    “不用藏着掖着,用正规的渠道将信送去荣昌伯府,皇帝是不会阻止的。”

    “是,娘娘,奴婢省得了。”

    刘太后没有说话,只是疲惫的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开,这厢朱嬷嬷拿着信刚才,殿外就再次响起田嬷嬷恭敬请安的声音。

    “进来回话。”

    田嬷嬷与朱嬷嬷一样都是刘太后身边得力的心腹奴婢,步子虽说踩得很快,礼仪却非常的规范,“奴婢给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说吧,你都打探到些什么消息。”

    “回娘娘的话,皇上大概就这一两日就会动手了,娘娘可得早做准备。”

    “皇帝等这一日也等得够久了。”说到这里刘太后的脸色就不太好看,她仰头笑了笑,复又一脸复杂的低下头与田嬷嬷对视,“楚宣王世子即便人不在璃城,亦将整个璃城牢牢的掌控在手里,他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必定会让某些人狠狠的大出血一顿。”

    “娘娘所言甚是,比如说太师府就没有讨到便宜,奴婢打听到太师府这次可是折损了不少暗处势力,偏生庞太师有苦说不出,只能混着血往肚子里咽。”

    “能让那个老匹夫肉痛,也算是替哀家出了一口恶气。”刘太后原就是争强好胜的性子,她喜欢凌驾世人之上,却绝对忍受不了屈居人下。

    区区不过臣子而已,竟敢在她的面前摆谱不说,还当真以为她堂堂太后需要依靠他才能成事?

    简直笑话。

    “可不,楚宣王世子对庞太师出手,可算是替娘娘报了一箭之仇。”

    “皇后那边呢?”短暂的沉默过后,刘太后不禁关心起庞皇后的处境来。

    她既已传信给荣昌伯让他安份一些,乖乖呆在府中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想,也就等于刘太后答应了宣帝提出的条件。

    倘若荣昌伯忤逆她的意思,非要去掺和旁的,那么不管结局如何,刘太后都将不会再插手,便任由荣昌伯府自生自灭。

    荣昌伯自视虽高,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可他心里还是有着一杆称的。

    他的两个妹妹,一个贵为皇太后,一个乃是太师夫人,可这两个妹妹到底哪一个比较靠得住,荣昌伯还是拎得很清楚。

    刘太后态度不明之时,他还有几分底气相信太师夫人画给他的大饼,但在刘太后把话说得那么直白的情况之下,甭管太师夫人说什么,荣昌伯都知道选择哪一个才是正确,可保他荣华的。

    如此,一方面避免了太师府将荣昌伯府拖下水,使得刘太后不得不在宫中相助庞皇后,另一方面将太师府与荣昌伯府的联系就此斩断,彼此之间有了裂痕,再想没有间隙的联系在一起怕是不能了。

    “回娘娘的话,皇后倒是写了一封信要交由娘娘过目。”话落,田嬷嬷就恭敬的将庞皇后信呈给刘太后,复又低头垂目退下。

    飞快的将信中内容看完,刘太后抿唇冷笑道:“都到这个时候了,她竟还在妄想利用哀家,简直不知所谓。”

    “娘娘,容奴婢说句大逆不道的话,综合目前的各种情况来看,皇上废后的决心已下,怕是不会有什么变动了。”说这话的时候,田嬷嬷规矩的双膝跪地,连头也是不敢抬起来的。

    “呵呵…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就算哀家有心想要助她也是无力的,除非哀家真铁了心要与皇帝撕破脸为敌。”只是为了一个背叛她,忤逆她的庞皇后,值得么?

    如若刘太后与庞皇后之间没有撕破脸,刘太后也没有察觉到庞太师的野心,兴许她还真的会想办法保住庞皇后,然而,眼下即便就是刘太后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还能分出心神来搭理她。

    “把信烧了,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是,娘娘。”当年韩皇后逝去之时,皇上就算什么证据都没有,也是对庞皇后动了杀心的。

    现在就连寒王也没了,如果不让皇上如一次愿,谁敢去想象皇上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太师府的动静如何?”

    “回娘娘的话,太师府舍弃了皇后,就连太子府亦是如此。”庞皇后兴许对谁都心狠手辣,可她所做的一切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太子,只为了太子。

    可偏偏就是她一心为着的太子,竟然在这个时候舍弃了她,简直讽刺至极不是吗?

    “哀家对此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明王府跟武王府都很安静,一直闭府不出,完全是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田嬷嬷倒是没有刻意提起华王跟靖王两位,他们兄弟素来以太子为首,既然太子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华王跟靖王只会躲得更远。

    “嗯,他们也是把楚宣王世子的性子摸得很透,深知只要他们不曾参与朱雀街一事,那么楚宣王世子是不会向他们出手的。”

    庞皇后若非太过冲动,跟皇帝杠上,非得逼着皇帝拿出一个态度,她如今的地位是无人能够憾动的。

    即便就是皇帝要动她,也得好生惦量惦量,只可惜她拿着一手好牌,却是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

    “娘娘,陈王殿下那里是否要提点一二?”不出寒王那档子事儿,陈王就不会浮出水面,皇上也不会特意走一趟慈宁宫跟娘娘‘谈心’。

    陈王殿下是娘娘握在手中最后的一张王牌,平日里陈王的存在感很低,在刘太后的面前也不受重视,就连陈王的母妃在后宫也是不争宠,每天除了必要的请安之外,自己的宫门都不会踏出一步。

    偏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入了刘太后的眼,也让刘太后乐得培养她的儿子,打着扶陈王上位的主意,而陈王也是个聪明的,他的种种表现都让刘太后异常的满意。

    却不知哪里出了纰漏,一直没甚存在感的陈王暴露了,一时间吸引了诸多的注意力,连带着刘太后都跟着浮出水面,使得那几位忌惮不已。

    “哼,他若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还得哀家替他善后,那哀家养他何用。”她的确需要培养一个听话的未来储君,可那个储君也不能一点本事都没有,否则如何能堵得住前朝悠悠众口。

    “娘娘说得是,陈王殿下是娘娘一手培养出来的,定会将此事处理得妥妥当当。”

    “但愿他会真如你所言,将自己露出的尾巴给收拾干净了,不然哀家还得好生跟他算算账,竟然大意的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这简直就是在打哀家的脸。”

    刘太后一直以为宣帝那天会主动找上门,是因为陈王露了马脚才会怀疑并查到她的身上,孰不知宣帝早就将陈王调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关于陈王一事宣帝早就心中有数,这是连宣帝倚重的大臣都不知道的。

    寒王因为身体的原故,宣帝就算属意他为储君,却也不能全将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在他剩下的几个儿子里面,太子虽受封为太子,也是目前昭告了天下的储君,但太子过于依赖信任他的外家太师府,屡次教导过后太子仍未有所收敛,也就渐渐让宣帝对他冷了心。

    恰巧这个时候宣帝从他的暗卫首领那里得知了一个令他相当意外的人,那人便是他一直也没太注意过的陈王。

    细细一番查探下来,宣帝自然知晓了他是由刘太后一手培养起来的,其目的是什么,宣帝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

    此后,宣帝就暗中安排了人将陈王监视了起来,但他对陈王依旧漠不关心,毫不在意,只是默默的关注着他的成长,对他心中也有了几分评价。

    甚至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宣帝已经打算好了,如果寒王真的保不住,那么太子肯定也是不能留的,否则庞氏一族只会越作越大,继而影响到墨氏皇族的根基。

    废太子之后,必须另立储君,比起其他两个省心的来说,陈王更符合宣帝心中的期望,善起后来动荡会非常的小,动摇不到金凤国的根本。

    他的母后已经老了,宣帝自有法子断了她的念想,让她生不出别的心思,而刘太后身后的荣昌伯府根本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他们不给陈王拖后腿就罢了,哪有可能给陈王增添助力。

    再有一点陈王的母妃虽然也是妃位,可林淑妃的父亲不过只是一个从五品的翰林院参政,林家是三代的官家没错,可却着实算不上什么世家,这样的外祖家在太师府那样的家势背景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宣帝要动庞氏一族难,可他要动林家那还不容易?

    如若当真走到那一天,宣帝要扶陈王登基,那么林家必须牺牲,荣昌伯府也必须牺牲,刘太后手中的权利更加会被彻底的架空,否则宣帝如何能安心退位。

    “陈王那里不用管,他自己的事情让他自己去办,皇后那里不用回信,她该知晓哀家的态度,等朱嬷嬷送信回来,封锁慈宁宫的宫门,一切等到尘埃落定再说。”

    “是,娘娘。”

    ……

    坤宁宫

    信送出去两个时辰都没有收到任何的回音,偏殿花厅内端坐着的庞皇后,如何还能不明太后的意?

    “那个老妖婆,她竟见死不救。”不掩满脸愤怒的低咒一声,庞皇后难以控制脾气的砸了一套白瓷牡丹茶具。

    “请娘娘息怒。”

    “本宫早就应该想到的,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走到这一步庞皇后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她虽后悔自己的冲动之举,却从不认为她做错了。

    在她看来她所做的所有疯狂的一切都是被逼的,皇上欠了她的,韩皇后也欠了她的,他们就应该给予她补偿。

    既然他们不给,还不许她自己去夺吗?

    明明她的儿子是尊贵的太子,凭什么皇上还要偏着那个要死不活的寒王,她除掉寒王替自己的儿子铺路有什么不对?

    “本宫是不会输的,谁也别想抢走属于太子的东西,谁都别想。”

    皇上确是封锁了后宫是没错,但皇上一点都没有阻止外面的消息传入后宫,因此,这短短的三日以来,星殒城内外的各种消息其实在后宫之中都是流通着的。

    王嬷嬷跟吴嬷嬷替庞皇后私下做的事情最多,她们心中明白庞皇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太子,亦是为了庞氏一族,可就在庞皇后最需要他们帮助的时候,他们竟然同时舍弃了庞皇后。

    且不说庞皇后心中滋味如何,单单就是王嬷嬷跟吴嬷嬷也觉心中寒凉至极。

    “你们就先留在这里,本宫回寝殿歇歇,没有传唤谁都不要来打扰本宫。”

    两人默默的对视一眼,恭敬的沉声道:“是,娘娘。”

    庞皇后目光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起身拂了拂身上正红色的宫装,踩着细碎的莲步迎着风雪出了花厅。

    即便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扶太子上位,可当她得知太子为了保全自己,不受她的牵连而将她这个母后抛弃之时,庞皇后说不清自己心里是种什么滋味,反正就是堵得厉害。

    至于她的父亲庞太师会舍弃她,以此来保全庞氏一族,庞皇后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她从小到大就是接受的这样的教导,哪里还会去怨怪什么。

    她既不能再为她的家族创造利益,那么别说只是舍弃她,就是亲手来了结她的性命也是使得的。

    回到寝殿将宫女们都打发出去,庞皇后直接闪身进了地下密道之中。

    ……

    “属下烈锋奉皇上之命听候楚宣王世子的差遣。”

    星殒城北城之外的洪荒山庄,在没有被陌殇查到底细之前,就跟这城外其他大户人家的别院山庄一样,很是平常并无什么特色。

    直到陌殇一连领着赤湮军灭了庞太师不大不小几个暗卫势力,惹得庞太师短暂抓狂出手露了破绽,逮到一些个把柄又再一次引了庞皇后出手善后,这洪芒山庄可算渐渐浮出水面入了陌殇的眼。

    虽然庞太师醒悟得很快,咽着血果决的斩断了自己两条手臂,绝了陌殇跟他继续往下耗的心思,终将目光落回到庞皇后的身上,但还是给陌殇创造了无比好的机会。

    “带了多少人过来。”

    “回世子爷的话,皇上说人太多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是以除开属下之外,另外还有二十个暗卫可供世子调配。”

    “哼!”陌殇冷哼一声,他会不知道皇上的那点小心思?

    罢了,他懒得跟他计较,不然气着的人还得是他自己。

    “城里郡主开始行动了吗?”

    “回世子爷的话,属下出城之时正是城中兵力调派最频繁之时,郡主应是已经动手。”

    按照陌殇跟宓妃商量好的,宓妃会在城内动手,肃清五城兵马司,京都指挥使等等,而陌殇则要拿下洪荒山庄,从山庄内的密道进入坤宁宫,将庞皇后拿个正着。

    既然拿捏不到寒王遇刺的证据,无法将庞皇后拉下马,那么陌殇跟宓妃也只能另辟蹊径,打庞皇后一个措手不及了。

    “那咱们也该行动了,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拿下洪荒山庄。”

    陌殇话音一落,以烈锋为首的宣帝的暗卫就齐声道:“是,请世子爷下达指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562成者王,败者寇中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